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3年12月3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水利局长竟在防汛季节大摆宴席为孙女“做九”
7月下旬,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防御特大洪水的紧急指示下达后,我县设在水利局的县防汛办公室人员昼夜值班,时刻警惕着雨情、汛情的变化。然而,就在这紧张的时刻,作为县防汛指挥部的领导成员、县防汛办公室主任、县水利局长的郭治源同志,却置防汛大事于不顾,为给孙女“做九”(庆祝诞生九天),大摆宴席,请客收礼。场面之大,来客之多,为当地所少见。
“做九”的前一天(7月27日),郭治源动用本单位的小汽车,指派本单位食堂的炊事班长专程去新乡市采购肉、菜等;从机械厂请来厨师和本单位食堂的炊事员,占用机关职工食堂的大伙房杀鸡炖肉,开始忙碌。有人计算了一下,“做九”这天,郭治源共摆酒席近20桌,每桌花费不下40元。送礼的近200户。
在防汛的紧要关头,身为县防汛指挥部领导成员的郭治源,竟大操大办为孙女“做九”,这会在群众中造成什么影响!?
河南封丘县水利局 干 部


第5版()
专栏:调查汇报

怎能带这样的头?
本报记者 赵蓓蓓 刘淑芳
我们来到河南封丘县时,县纪律检查委员会正根据群众来信及县委的意见,对郭治源同志的问题进行调查。经向参加“做九”的有关人员了解,证明“干部”同志信中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
封丘,位于黄河下游,历史上是豫北的老灾区。今年5月初,这个县就成立了“防汛抗旱指挥部”,郭治源被任命为“内地防汛办公室”主任。6月24日,县委领导人在防汛工作会议上强调:“决不能有任何麻痹思想和侥幸心理,对特大洪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7月18日至20日,黄河下游首次出现洪峰;7月2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了关于防御特大洪水的紧急指示。当地人都知道,“七下八上”(指7月下旬和8月上旬)是防汛最紧张的时候。郭治源正是在这个时候为孙女“做九”的。
7月28日“做九”这一天,早饭刚过,郭治源的爱人就到家属院和职工住处通知人们中午去赴宴。防汛办公室的几个青年同志一早就腾房扫地,搬桌摆凳,前后奔忙。郭治源还指定两名干部负责照应来客,张罗应酬。防汛办公室简直成了郭家的宴会厅。整个机关院的屋里屋外,熙熙攘攘,宾客如云。参加酒宴的除水利局的干部、群众外,还有县人大常委和县直机关等五六个单位的一些负责人,引黄局的局长和代表也专程乘小车前来庆贺和赴宴。水利局的小汽车接送来客,进出频繁。
经调查,“做九”这一天,郭治源共摆酒席18桌,除烟酒、冰糕、西瓜外,每桌有20道菜。收礼情况,据郭自己说,有红糖38斤,鸡蛋1,856个,布93尺,小绒毯7条,被面8条,毛巾被4条,床单2条,童衣1身,另外还有儿童玩具及50元现金。
我们还了解到,在封丘,为婚丧嫁娶、生孩子、“做九”等大操大办之风相当严重。一些党员和领导干部习以为常,不但不劝阻,有的甚至带头大办,并把它作为经济上捞好处、政治上“拉关系”的手段,力图通过大搞排场来提高声望,显耀地位;一般干部群众却因此不得不增加额外经济负担,有苦难言!


第5版()
专栏:

这样胡作非为是不能允许的
我矿工人刘慎吾,于1979年8月29日在矿区附近的公路上,因突然横过公路而被“湘运”的汽车撞伤,当即由车方送新化县人民医院抢救。刘自住院至1981年10月,共开支医药费22,000多元,月平均约1,000元,1981年11月,车方将刘移交我矿按有关劳保政策安排,刘在1981年12月至1983年5月的18个月中,在我矿共报销医药费4,692元,月平均260元,其中最高月份为500多元,有一天开出的处方金额达190元。
刘慎吾与新化县杨木洲公社卫生院新佃桥医疗点负责人刘克桂(医生)有一“诀窍”,即在吃药和报销药费时,使用两套处方、发票。一套实际用药的处方、发票,由医疗点用来记帐收费,另一套伪造的,拿到我矿报销,他们双方得利。据查,仅1982年9月至1983年5月,刘克桂给刘慎吾开出的报销单据计款2,725元,而实用药费只有125元。今年7月8日,刘克桂又给刘慎吾开出6月份医药费发票482元,而实际药费仅40多元。
今年7月31日,我矿派了三名同志前往这个医疗点调查,结果三人中有两人遭到刘慎吾的辱骂、毒打,刘克桂也提凳相助。我矿一名纪检副书记被打得多处软组织挫伤和轻度脑震荡;一名工会干事也被打得软组织挫伤。调查被迫中断。
事情发生后,矿里先后向有关领导机关汇报,要求处理,但至今无结果。刘慎吾却四处扬言:“我是个癫子,打死人是不会犯法的。谁敢不给老子报销药费,老子的铁棍是不认人的。”刘慎吾这样跋扈,我矿的干部职工非常气愤。
刘慎吾近年来添置了许多家具、农具,买瓦屋约80平方米,还积存木材近10立方米。群众纷纷议论:“刘慎吾月薪46元多,全家8口不愁吃穿,汽车一撞,成了个‘财神菩萨’。”
湖南娄底地区马鞍山煤矿 曾安仁 曾维坤等4人


第5版()
专栏:

编后
工人刘慎吾自己不慎,被汽车撞伤,国家为他支付医药费,这已经够关心、照顾的了。但是,他贪心不足,竟然与医生刘克桂相互勾结,多次冒领医药费,大发横财,并殴打前往调查的干部。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愤慨。
我们的国家关心每一个职工,但是,如果有人趁机任意胡作非为,侵吞国家财物,那就不能允许了。有关领导机关不能放弃原则,一味退让。对于刘慎吾这件事,有关领导机关应该认真处理,以严肃法纪,扫除歪风。


第5版()
专栏:来信述评

勿让读者为订阅报刊而踌躇
当前正是预订1984年报刊时期,人们都想选订几种心爱的报刊,以指导自己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但从读者来信反映的情况看,也有些人考虑到过去所订报刊往往发生短缺,因此,订与不订,他们犹豫不决。
据了解,近几年各种报刊出现短缺丢失的情况,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1981年全国发行的报刊短缺约708万份,1982年短缺880万份,今年有可能突破1,000万份。这在订户中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山东莱西县林木公社前寨小学来信说,他们学校今年共订报刊20多种,其中广西的《花朵》订了三份,但从开始到现在,只收到过一份;本来订的是上海《文汇报》,收到的却是《青岛日报》;订的是《江苏教育》小学版,收到的则是中学版。济南驻军某部战士王振师今年1—9月所订的《文摘报》、《北京青年报》、《新闻战线》等6种报刊中,缺数最少的占22%,最多的达50%,虽曾多次到邮局查询,但至今没有结果。
造成上述状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据调查,不少报刊在邮局交给运输部门时就不足数。今年5月20日至6月7日的十几天中,北京邮政局北京站发报点分发的报纸,共短缺8种计6,892份,其中《北京晚报》就少了4,000多份。在邮局收取、分发传递报刊的过程中,若干环节都有私自抽拿现象。以北京东四邮电支局为例,1—9月份被抽拿的报刊达9,000多份,这些报刊大都被抽拿者赠给了亲友和“关系户”。
报刊短缺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运输部门人员在运输途中,也有私自抽拿报刊的。徐州火车站今年4—9月份共发生14起抽拿报刊的事。山东济南今年上半年发到青岛、淄博两地的报刊短缺数高达59,000份,其中60%左右是被铁路、公路及其他单位的职工中途抽走的。再一个重要原因是,有些印刷单位把报刊交付邮局时就份数不足。如南京几家报刊今年交付邮局时的短缺率为万分之九至万分之九十四。上海的短缺率最高时达万分之四十四,沈阳为万分之五十八。另外,报刊到了单位收发室后,也有人私自拿取。
报刊是传播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科学知识,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工具,是群众生产和生活中的顾问和良师益友。为了保证将报刊按时无缺地送到订户手中,希望邮电系统在今年开展的通信服务质量大检查的基础上要进一步采取措施,切实改进这项工作,也希望其他各有关部门,特别是铁路、交通运输、出版部门以及机关团体、厂矿企事业单位的收发室等,也采取相应的措施,共同努力,把报刊发行工作做好。这样,读者就不会再为订阅报刊而踌躇了!
(马中艳)


第5版()
专栏:毖后录

不许侵占学校场地
我市第54中学新校舍,是经市规划部门批准复建的,今年7月即将竣工时,市农业机械化服务公司竟在学校东院墙处打开一个很长的缺口,占用了学校操场740平方米,建起6间汽车棚、6间宿舍、办公室和库房。
学校操场被占后,校方联同路北区教育局,派人到农机公司查问情况。农机公司办公室主任说,这件事是市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赵俊杰口头答应的。9月7日。学校派人到市建设指挥部搬迁组询问这件事,这个组的赵顺如同志说:“这事不好办,目前恐怕解决不了。当初赵俊杰口头答应后,曾召集房管局、市二建、搬迁组等有关部门开会商议定下来,但没有任何文字根据和批准手续。”后来校方直接找到赵俊杰同志,他则说:“当时是我点头答应的,没办法了,先这么着吧!”无奈,校方又找到负责文教工作的副市长李建新同志。李副市长让校方通过组织上报解决。9月中旬,市教育局以正式文件上报市建设指挥部,并抄报杜静波市长、李建新副市长。时至今日,一个多月过去了,问题仍未解决,严重地影响着学校的正常教学。
国务院曾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许占用校舍,已占用的必须退还。市农业机械化服务公司只凭个别领导人的口头答应,不经规划部门批准,擅自侵占学校场地,是违背国务院指示精神的,应当尽快把场地退还给学校。 河北唐山市 益 学


第5版()
专栏:新风集

部长带来了好作风
十月二十日至二十四日,航天工业部、省、市企业整顿联合验收组来我厂,对企业全面整顿工作进行检查验收。接待这样的验收组,对我厂来说,还是头一次。
航天工业部部长张钧同志,下火车后坚决不住已经为他安排好的高级宾馆,一定要到我厂的普通招待所,和验收组的其他人员住在一起。吃的也和其他成员一样,一菜一汤;到厂区时,也不坐专车,不吃特殊的饭菜。伙食标准超过一点也不允许。
验收工作结束时,张钧同志又专门看望了招待所的服务员、炊事员及工作人员,并一再感谢大家为招待验收组的同志付出了辛勤劳动。
张钧同志这次来我厂检查工作,为国家节省了不少开支,也给我厂的领导和工作人员留下很深的印象。航天工业部的领导有这样好的作风,定能带动航天工业系统全体同志把工作搞得更好!
辽宁新光机械厂招待所 张荣学


第5版()
专栏:街谈巷议

无大风大雪,哪来的“躺山材”?
现在,我们这里正在大量收购“躺山材”,价格超过计划材的一倍。群众议论纷纷,有的说:“今年没有多砍几棵树,这下吃亏啦!”有的说:“我走运,砍了不少树,这下可发财啦!”还有人说:“明年我起码要多砍它几十立方米!”等等。这里没刮什么大风,也没下什么大雪,哪有什么风折树和雪压树!这“躺山材”从何而来?这不是鼓励人们滥砍滥伐吗?
以前,我们闪里乡综合厂收过一次松树梢,第二年就有许多社员超砍了计划材的两三倍。象现在这样高价收购“躺山材”,我担心明年不知道要超砍到什么程度呢!
因此,我建议:降低“躺山材”的收购价,一定要比计划材收购价低;要明文规定,今后再不收购“躺山材”(风灾和雪压造成的躺山材除外)。对超计划砍伐的社员要进行教育,严重的要依法制裁。上面不乱收购,下面就会少砍林木。
安徽祁门县闪里乡
魏 林


第5版()
专栏:建议与要求

农村急需培训接生员
前不久,我回怀远县燕集公社东刘大队探亲。乡亲们对我说,由于农村缺少接生员,一些民间“接生婆”就乘机敲竹杠。接生个女孩要5元钱,接生个男孩要10元钱。这些“接生婆”未经专门训练,不懂新法接生和婴儿护理常识,采用的是旧法接生,因此产妇和婴儿的生命得不到保障。为此,乡亲们要我向党报反映,希望卫生部门尽快为农村培训一些接生员。
安徽宿县地区农业局 刘诗万


第5版()
专栏:建议与要求

希望多生产些低跟、平跟女鞋
现在市场上卖的女鞋几乎都是高跟鞋。年纪大的妇女穿上它,走不了路;劳动妇女穿上它,无法劳动;女学生穿上它,不能上体育课。希望各鞋厂除生产高跟鞋外,还要多生产一些适于年纪大的妇女、劳动妇女和女学生穿的低跟、平跟鞋。
新疆墨玉县人民法院 吐合提尼莎


第5版()
专栏:

“风水先生”害得我好苦!
今年秋天,我家粮食丰收,准备盖两间新房,储存粮食。由于我还有封建迷信思想,建房前,请了个“风水先生”来看屋基。
“风水先生”到我家后,东比比,西划划,然后装模作样地说,我家房子盖不得;如要盖,要在16天内落成,盖得越快越好,不这样,全家就会遭灾。我信以为真,12天就把房盖好了。由于赶工盖房,墙未干透,加上连阴雨,房子质量很差。10月19日,正当我和妻子、女儿三人熟睡时,房子突然倒塌,我那25岁的妻子当场身亡,我也身负重伤。好端端的一家人,被“风水先生”害得家破人亡。我痛不欲生!多亏政府和乡亲们帮助,安葬了妻子,并在生活上给了我照顾。
我痛定思痛,这血的教训实在太深刻了。现在农村有少数人还迷信看“风水”,我劝他们想一想,千万不能再象我这样上当受骗了!
江苏灌南县田楼乡合兴村 李长玉 口述 黄以华 吴江 整理


第5版()
专栏:不文明的角落

怪!有奖储蓄也搞“搭配”!
我们机关出纳员到人民银行高平县支行提取11月份工资时,这个支行竟擅自规定,在每人工资内必须搭配10元有奖储蓄券,否则不准提取工资。出纳员无法,只有按照银行的“规定”办。我们机关的干部和职工对此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是他们想多捞点奖金,不择手段地强迫储蓄。有的说,商品搞搭配是错误的;现在有奖储蓄也搞起搭配来,真是怪事!
山西高平县粮食局 张廷业 晋保才


第5版()
专栏:问事窗

防止钟表磁化
问:三个月前,我买了一台“钻石”牌闹钟,走时一直很准确。可是,有一次我无意中将它放在电视机上,从此,这台闹钟每天慢半个小时。请问这是什么原因?
辽宁抚顺矿区人武部 金敏杰
答:原来走时很准确的钟表,放在电视机、半导体收音机或收录机上,突然变得走时不准了,这是因为钟表的“心脏”——游丝被磁化了。电视机、半导体收音机和收录机里的喇叭、磁棒、变压器等元件都有磁性,在它们周围形成了磁场。把钟表放在这些电器上,就是把钟表置于磁场之中。由于钟表里的零件多是用钢材制成的,在磁场中易被磁化,尤其是游丝,它被磁化后便影响走时,严重时甚至停走。即使是防磁表,虽然它的游丝是用不易被磁化的镍基合金制成的,但其他零件仍是用高碳钢制成的,在强磁场的作用下,也会被磁化而影响走时准确。所以,不管是防磁钟表还是不防磁钟表,都应尽量远离磁场,不要放在电视机、半导体收音机、收录机和其他磁性物品上。一旦发现钟表被磁化,应送钟表店去“退磁”,以恢复准确的走时。
科学普及出版社《科学大观园》编辑部
耿守忠


第5版()
专栏:

我们需要报刊图书阅览室
我处有600多名职工,没有一个报刊图书阅览室。今年7月,振兴中华读书活动一兴起,我处中青年职工就踊跃参加。仅二轧检验站80多名职工中,就有30多名中青年工人参加了读书会。
可是,由于管理处没有可供借阅的图书,大家只好在业余时间寻亲访友,借书来看。大家要求处工会买点报刊图书办个阅览室,但工会经费有限,不能如愿。由于缺少书籍,一些人的学习热情也慢慢低下来了。
我们恳切盼望上级党、团、工会和妇联组织,支持我处的读书活动,帮助我们办个报刊图书阅览室,以便让更多的中青年职工通过读书增长知识和才干,为四化作出更大的贡献。
安徽马鞍山钢铁公司质量管理处 朱守业


第5版()
专栏:批评以后

《天津学生联合会报》已修复加固
10月20日你报第七版读者来信,批评我馆对待珍贵文物《天津学生联合会报》不负责。现在,我们已在南京博物院技术部的协助下,将原件修复加固,并微缩复制。为了保护珍贵文物,修复加固后的原件已入库妥为保管,今后只提供复制件使用,原件概不提供调阅。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第5版()
专栏:立此存照

时过景未迁
——河南新乡市胜利路上
王全 柴景新 摄
交通要道,双石桥上,不知何时突兀现此屋,有人安然住下来了。
整顿市容办公室断定,这是违章建筑,在白粉墙上大书了一个“拆”字。然而,几年过去了,这里的羊肉烩面,依然天天飘香;车辆行人,依然天天绕房而行。
时过景未迁。究其原因,不知可是这小屋竟成了遵章建筑,变得有利于交通?还是有人大发“钉子”脾气,有人害上了“软”病?
——编者附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