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2年2月20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书信往来

关于“苦命娜”要当尼姑的问题
“苦命娜”的来信报社同志:你们好!
今特去此信,有事向你们请求帮助。我是一个年轻姑娘,名叫苦命娜,今年22岁。本人一没有小偷小摸,二没有抢劫国家财产,三没有去做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事。只因为命运不好,生活上遭到不幸,而于1980年12月30日离开家乡,又于1981年1月1日落难到天津收容所。谁也不知道我内心的痛苦。自己实在不愿意回到家乡再受折磨,决心在外熬煎困苦一辈子。开始到收容所,我不了解本所的情况,本来一心想在这里度过时光,就一直呆到现在。天长日久,才知道这里的一切。在这里,不知实情的人会对我误解。常言道“人要脸,树要皮”。我觉得在这里名声太不好听,实在也不愿意在自己脸上抹黑。为了摆脱这个困境,不让别人说闲话,为了避免他人的误解,我必须离开这里,但无投身之处。我实在没有办法。又不想寻求任何绝路,只想赖活在人间虚度年华,不使他们称心。我愿意在世上做个正直善良的尼姑,为国家做一点有益的事。由于个人太单薄,本人又不知道何处有尼姑庙,今来信特地麻烦你们打听一下,帮助我早日找到此庙,把我从绝望中救出来,实现我的理想。若是访问到了,请你们及时来信。我衷心地感谢你们。要是没有该庙,那我只能听天由命在这里毁灭终生。
亲爱的同志,请你们不要误解我。我不是一个不平常的人。请你们不要以为在收容所的人都是不好的。我相信你们不会误解人。
此致革命的敬礼
苦命娜字 1981年7月19日
本报群工部给“苦命娜”的复信“苦命娜”同志:
看了您的信,我们一时不知道怎样回答您才好,所以迟至今日才回信。请谅解。
今天虽然写信了,但还是不知道写些什么才适合您的心情。我们知道您的内心很痛苦,一定有许多难以出口的话没有说出来。虽然不知道您的具体情况,但对您的处境和遭遇还是十分同情的。
您到底有什么不幸的遭遇,您不明说,我们也不便打听。但是,我们总觉得,在社会主义新中国,作为一个青年,纵然有千难万难,问题总还是能够解决的;即使一时解决不了,也应该从大处着想,看看世界,看看全国,摆脱或突破个人问题的牢笼,服从国家、社会的利益。在这个前提下,逐步求得问题的解决。如果能这样,您的心情一定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您谈到命运问题。迷信命运的宿命论是不对的。命运不是注定的,而是可以改变的。生活上发生不幸事件,应该实事求是地正确对待,经过主观努力,是可以改变事情的后果的。
您说,回到家要受折磨,那种折磨是不是可以改变呢?自己力量小,是不是可以求助于当地党委或人民政府呢?总不能说问题根本没有解决的希望吧!您现在天津收容所,是不是可以向收容所的领导说明情况,求得他们的帮助,使您的问题得到适当解决呢?
您要求我们帮您打听“尼姑庙”,我们没有打听。因为我们压根儿就不同意您这种想法。这样逃避现实,躲避矛盾,“只想赖活在人间虚度年华”,“在世上做个正直善良的尼姑”,这同一个社会主义新中国的青年所应有的理想、志向是很不相称的。我们估计,这可能是您处在困难、痛苦和没有看到前途的情况下一时冲动而想出的“出路”;等您冷静下来了,脑子清醒了,您一定会实事求是地想出更合乎现实的出路。
希望您认真地想一想,找出一条合乎实际的、切实可行的出路来,提起精神,鼓起勇气,拿出青年人的劲头来,向现在笼罩着您思想的消极、悲观、绝望的情绪展开斗争,战胜它,使自己成为生活中的强者,积极地向美好的未来前进。看看全国日益发展的大好形势,未来的幸福正在向您招手,迎上去吧,“苦命娜”同志!
写了上面这么多话,供您参考。我们希望它能对您起一点作用。如有不对的地方,愿意得到您的批评意见。看到信后,还有什么想法,如您觉着方便,就写信告诉我们。总之,我们希望您能从痛苦和绝望中解脱出来,改变现在的状况,并得到美好幸福的未来。
此复。 祝愿健康,进步! 并致敬礼!
人民日报群众工作部
1981年8月12日
本报群工部致天津市公安局的信天津市公安局负责同志:
我们收到天津市西郊收容所一位署名“苦命娜”的来信,述说她的不幸遭遇和当前思想状况。从来信中可以看出,此人内心十分痛苦,在思想上充满绝望情绪,又无法摆脱困境。我们感到,对这样一个22岁的女青年,党和政府有责任给她以切实有力的帮助,使她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我们给她回了一封信,做一点力所能及的思想工作。现特请求公安局负责同志关心一下这件事,最好能派专人了解一下情况,做些必要的工作,求得问题的圆满解决。
以上建议供参考,并请将处理情况及结果函告我部。
此致敬礼!
人民日报群众工作部
1981年8月12日


第5版()
专栏:调查汇报

“苦命娜”其人及其现状
我根据群众工作部给天津市公安局负责同志和“苦命娜”的信,特意去找“苦命娜”所在的收容所和她本人。公安局负责同志对报社来信十分重视,曾分别与劳改局、市信访处联系,都未查到“苦命娜”;市局又多方了解,知道收容所是民政部门所属的单位,便将信件转到天津市民政局。民政局责成收容所按编辑部的要求,“给她以切实有力的帮助,使她从困境中解脱出来”。
元月7日,我乘公共汽车到天津西郊区,在大芦北口站下车,又走了半里多路,才到了天津收容所。原来,民政部门所属的收容所与公安部门的管教所不同,这里多数是走失或遗失的呆、傻、哑人或儿童,有的是因个人遭遇不好,断然离家的。他们都是流落街头被收容的。因为一般都不是有意干扰社会秩序,都属于人民内部的事,所以都能得到适当安置。
收容所的方针是“为国家分忧,为群众解愁”。把这些无家可归的人收容起来,衣、食、起、居都得到解决,就不再流浪了。经过整休,进行思想教育,就组织他们参加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与此同时,设法同他们的原籍联系,或叫亲人来领,或派专人送回。暂时找不到家或本人不愿意回去的,就在这里生活。
自称“苦命娜”的女青年,真名叫耿小毛,又叫耿梅仙,是江苏省金坛县登冠公社耿庄大队人,读过一年初中。家有母亲及两个妹妹,另有两个姐姐已出嫁。“苦命娜”确如她自己所说,没有做过危害社会秩序的事,是一个老实、纯朴的农村姑娘,是愿意为社会主义出力的。那么,她内心有什么痛苦?怎样流落到收容所,又为什么想当尼姑呢?
据她本人谈,母亲对其大妹偏爱,这个妹妹会在母亲面前讨好,所以母亲对其信任、溺爱;而对她冷言冷语,在家干活多也不讨好,还责怪打骂她,甚至扬言要她滚出去,并声称“你远远走,一辈子也别回来,我们还省心……。”小毛倔强而又固执,自尊心又很强,觉得年已二十出头,老受母亲打骂无脸见人,早有离家远走的想法。据其姐耿冬仙来信称,其父耿松法原系区供销社职工,1979年病故。在其父病危时,组织决定安排一个女儿顶替,家中决定叫大妹去顶替,仍留小毛在家劳动,这就越发结下了疙瘩。1980年12月30日,她又因同母亲发生了一场不愉快的事,一怒之下于第二天乘火车外出。1981年1月1日,她在天津市和平区马场道一带流浪,天抹黑时发觉有几个男人跟踪,她害怕了,赶紧到当地派出所要求收留。几天后,她被转到天津收容所。
“苦命娜”刚到收容所时情绪低落,甚至终日不语,谈话中拒吐真情。收容所人员看出她内心有痛苦难以出口,对她体贴关怀,促膝谈心,交流感情。历时40天,她才于2月18日倾吐出她的苦楚。
收容所的领导和一般工作人员帮助她正确认识和处理母女之间的矛盾,劝她早日回家团聚,但她决心和家庭决裂,死不回家。她对家里的来信看也不看,当即撕掉,或者写上“查无此人”将信退回。她在收容所听个别人谈论“进收容所的没好人”,又触动了她的思想。她认为有家难归,有所难呆,于是给人民日报社写信,要求帮助她找尼姑庙。
报社群工部给“苦命娜”来信后,收容所的同志认为,这是党报对于处于困境中的青年的关怀,并按来信要求多次与她谈话,指出逃避现实的想法不对头,同时为她指明了前途。她表示不再坚持自己原来的想法。
在一所宽敞、明亮而又整洁的集体宿舍里,我同“苦命娜”谈了一个多小时。她身体健壮,面色红润,衣着整齐、干净,见大人就称“叔叔”、“阿姨”,很有礼貌,一眼就看出她是一个勤劳、朴实的农村姑娘。她话语不多,但流露出对党和政府的感激心情。她流浪在天津街头,后来自己找到派出所,人身安全得到保障,食、宿有了着落。特别是当她思想苦闷、无法解脱,想当尼姑时,报社的同志帮助她端正思想,认清生活的道路,鼓起创造新生活的勇气。她在这里工作踏实、肯干,交给的任务都能很好完成,受到领导的信任和群众的拥护。她是妇女儿童队妇女第三组的组长,是收容人员中的骨干。现在每月自理费26元,除去个人花费,还积存了近百元。她切身体会到,只要做一个勤劳、正直的人,在社会主义新中国,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能受到尊重;也深刻认识到,正如报社写给她的信中说的,命运不是注定的,是可以改变的。她虽然至今还没有回家团聚的念头,也不愿久留收容所,但她的心胸开阔了,憧憬着美好、幸福的生活。她不再把当尼姑作为归宿,而愿意到山区或祖国边疆,为保卫祖国作出贡献,或者到祖国需要的其他岗位上。临别时,她再三表示,报社的来信给了她创造新生活的信心和力量,向同志们致谢,祝贺节日愉快。
从“苦命娜”流浪,到想当尼姑这件事,人们应该得到哪些启示呢?了解她这段经历而又热心帮助她的天津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孔令志同志讲了很多想法。他说,家长对子女的教育是一门科学,应当作为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重要内容认真研究。父母对子女教育要尊重人格,耐心开导,不能粗暴对待,更不能辱骂、毒打。一个青年在家里得不到温暖,甚至感到成天受“折磨”,就容易产生各种想法,如果与社会上的坏人混杂在一起,还会被引上歧途,甚至干出危害社会秩序的事;如果精神受了刺激,创伤过重,还会出现“人格变态”,到那时就后悔莫及了。要针对子女的性格特点、心理变化进行耐心细致的教育,才能使青少年德、智、体全面发展。报纸上应该介绍教育子女的经验,帮助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人生观。
眼下,“苦命娜”同家庭、特别是与母亲的关系还未根本扭转,决意不回家团聚。根据收容所过去的经验,象这种情况,家长经过别人开导,会悔悟到过去对待子女的态度不对,气氛缓和下来就会主动前来领人。那时亲人都会悔恨不已,声泪俱下,感情创伤得到弥合。现在,天津市民政部门正在与耿小毛原籍的民政部门联系,分别做家属和本人的工作,使她们正确认识和处理母女关系,促进家庭团圆,让耿小毛同千百万新中国的青少年一样,愉快、幸福地生活。
本报记者 范银怀
1982年1月10日


第5版()
专栏:新风集

乐于助人的工会小组长
辽宁抚顺龙风矿西机电车间电气队矿灯班工会小组长、青年女工于秀芝,对全班六十多名职工经常进行家访,做到了“三知”(知家庭住址,知家庭人口,知家庭收入)、“三到”(生活有困难必到,有事必到,家庭有了纠纷必到),乐于助人,群众夸她心灵美。
退休多年的老工人刘德山,前几年老伴不幸去世,只剩下孤身一人。他虽然有吃有喝,可家务活没人料理,家里弄得不象样子。于秀芝主动前去帮他洗衣服,老人说啥也不让。她对老人说:“刘师傅,你要是不让我洗,我就不走了。”老人看于秀芝是诚心诚意地要帮助他,这才说:“你每天工作够累了,又来帮我干活,真叫我过意不去。”于秀芝亲切地说:“你老别多心,我年轻轻的,帮你干点活没有啥。”她把老人说服后,就把他所有的脏衣服、被单都拿回家去,用晚上时间洗得干干净净。从此,她把老人该洗的该做的衣服、被褥全包下来了。她还利用下班和休息时间帮老人扫地、擦玻璃,把老人的家整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前年冬天,她给老人织了两双袜子,去年春节前给老人买了两张年画,初一早晨又送去一饭盒热气腾腾的饺子,老人乐得合不上嘴。
有一次,矿灯班一个女工的孩子和婆婆都得了重病,孩子住医院,婆婆卧床不起。于秀芝下了班就去医院帮助这位女工护理孩子。于秀芝知道这位女工已经两顿没吃饭,就回去和爱人一起赶紧把做好的饭菜送到医院。那位女工非常感动,以后逢人就讲:小于总是为我们大家操心,真是我们的贴心人啊!
辽宁省总工会 宋润波


第5版()
专栏:

停止这种成效不大的长途“参观”
去年下半年,万县地区外贸局组织本系统各县外贸公司领导人和部分业务人员,先后到江苏、浙江、上海等地参观一次;后来又由外贸部门出钱,组织万县、开县县委和各区委负责同志,由一个县委副书记带队,前往江苏、浙江、上海等地“参观取经”,时间各一个月左右。据说,每个县每次参观人数约二十名左右,仅来回车船、出差补助等费用就四五千元,两个县花去约一万元。一些干部、群众反映:“县、区委书记丢下工作,跑那么远去看养兔,有这个必要吗?!”一位干部说:“光组织一些当官的去,有什么用?倒不如组织一些养兔技术人员去还好些!”
万县地区外贸局在抓发展长毛兔生产方面,确实做了不少工作,但也存在大轰大嗡、不够认真扎实的问题。由于他们不重视科学饲养管理的技术培训和建设兔笼兔舍,因而在一些养兔老区,出现了兔种退化、产毛量少质差、饲养量下降等现象;新区则发生养兔大起大落、种兔大量死亡现象。开县清泉、河堰两公社,前年夏天共调进种兔三百多只,因为事先没做好兔笼和传授好基本饲养知识,结果不到十天就死兔二百四十多只;奉节县吐祥区,前年一下子从外地买进种兔二千四百五十只,分到各公社后,因无兔笼又缺技术知识,不满一个月就死去一半多!我们认为,把大量的钱花在外出长途跋涉“参观”上,不如花在组织技术培训和加强养兔设备与防疫等方面,更有实效。
四川万县地区畜牧局 吕麟章
《万县日报》记者 黄 白


第5版()
专栏:街谈巷议

“便民车”为什么又停开了?
山西太原市的晋祠,是著名游览地,游人络绎不绝,但每天从太原开往晋祠的只有八路公共汽车。有些司机和售票员服务态度不好,常常不能正点发车;有时车在中途抛了“锚”,把乘客丢在半路。因此,游客怨声载道。
一九八一年,有关部门曾经根据群众的要求,加开了一趟“旅游班车”。这趟车一出现,就以“清洁卫生和服务态度好”得到人们的好评。这个“便民车”一开,“乘车难”的问题基本上得到了解决,而且对八路公共汽车改善服务态度也是一个促进。可是,这样做据说影响了八路公共汽车司机、售票员的奖金,于是就打开了“官司”,最后竟将“旅游车”停开了。群众无不为此打抱不平。《太原日报》两次刊登读者来信,认为不应该撤掉“旅游车”。然而,至今这条路上,还是只有八路公共汽车。它想开就开,想停就停,任你再喊“乘车难”,都没有用。
山西太原市 岳真


第5版()
专栏:建议与要求

管管经营作风不好的小商贩
我们丰润县有些小商小贩,为了多赚钱,弄虚作假,缺斤短两,干出许多坑害顾客的事。
比如,卖油的掺小米汤;卖虾酱的掺盐拌麸、糠;卖酒的掺水;卖烟的以次充好;卖针织品的搞假商标,等等。一次,我在集上花了两元四角买了一双尼龙袜,贴有“上海”商标,说是“出口转内销”的。结果,穿不到七天,就破了两个窟窿。后来了解,他们卖的是处理品,贴的是假商标。
熟肉市和鱼市上,问题更严重。有的熟肉摊卖死猪肉;有的灌肠,专灌小死猪肉、死兔肉、死猫肉,造成一些顾客食物中毒。冬季,为了加重鱼的分量,他们用注射器往鱼肚内注水,鱼体外再冻上几层冰。还有往鱼肚里塞泥、石子、沙粒、铁器的。丰登坞公社胡张坨大队许庆林老大伯,花了十多元从集市上买了一条鲤鱼,回到家里扒膛时,扒出七粒胶轮大车轴上的废滚珠。有的猪贩子,买病猪充好猪卖。
欺行霸市、专吃街头的也有。去年秋后,我去西菜市买苹果,见一个人正与卖苹果的人说:“给你一角五分钱一斤。”那个卖苹果的人说:“我这苹果是黄元帅,少两角钱不卖。”正交涉时,又来了三个人,看来他们是一伙的。那三个人立即把卖苹果的推到一边,动手过秤说:“一角五分一斤,不卖不行,想抬高物价有你亏吃。”就这样,强行把苹果买了。
建议工商管理部门加强市场管理,打击那些损人利己、唯利是图、坑害群众的不法之徒。
河北丰润县 王光枢


第5版()
专栏:

学习雷锋助人为乐
广东江门市紫沙粮站八姐妹,十年如一日,坚持学雷锋,做好事,受到群众的赞扬。图为欧玉莲为“五保户”陈笑莲送粮。
维厚 祖亦摄
山东济南市十九岁的乔宝艳,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自谋职业办起理发店。她不仅在店内热情为顾客服务,还坚持登门到病残者家中义务理发,受到顾客赞扬。去年十二月,她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今年又被授予济南市“新长征突击手标兵”称号。 钱捍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