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2年2月11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
专栏:

“群胆”和“孤胆”
李培垣
领导之所以成其为领导,识与胆总是不可或缺的要素。无识之胆,固然不足为训;然而无胆之识,即使见解过人,最终也只能归于纸上谈兵一类。
胆,人人皆有。不同的是有大小、壮怯之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胆气之豪自见;“生怕树叶打破头”,胆战心惊之态可掬。这两种情况,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在某一个具体人身上,则往往又交互出之,不协调,却是事实。
试看在一些会议桌旁,慷慨陈词者此呼彼应。或指斥歪风邪气,莫不义愤填膺,止之唯恐不力;或商讨革新之道,热情四溢,虑之唯恐不周。见诸文字,洋洋洒洒,也称得起无懈可击。及至真的实行起来,那原先的锐气就不免打起了折扣。因为集体的决议再好,总要靠具体的个人来组织实施,总要接触实际,也总少不了面对面的“交锋”。于是,一连串的难题就随之而来了。临难而上者自然所在不少,退避三舍者也不乏其人。这种状况,有人做了个总结,叫做“群胆可以,孤胆不行”。
胆而曰孤,不算很确切,因为既然有集体作后盾,何孤之有?不过那意思倒是明白的。它指的是一个人行动的勇气。许多看起来强有力的决议常常被付诸优柔寡断的执行,所谓“雷声大,雨点小”,或者“光打雷,不下雨”,大抵都同这种壮于“群胆”而怯于“孤胆”的精神状态有关。从这点上说,扫一扫头脑中个人患得患失的沙尘,好好壮一壮“孤胆”,实在是至关重要。
“群胆可以”,无疑是件大好事。如果“群胆”也不行,那“孤胆”便真个是名副其实的“孤”了。但是,“群胆”到底是不是可以,又得用“孤胆”来加以验证。倘若“孤胆不行”,那“可以”云云,恐怕就要打个问号,起码讲它的根基是不牢靠的。如此看来,“孤胆”不壮,“群胆”也就算不得真壮。譬如唱歌,尽管总的曲调是昂扬激越的,但每个具体的演唱者如果都柔软似绵,可以想见,进行曲也会唱成催眠曲。
顺理成章的结论只能是:必须使“群胆”和“孤胆”都壮起来!那么,领导者的远见卓识,方可化为果决的行动。


第8版()
专栏:

龙兴寺的联语
徐子芳
据说,朱元璋做了皇帝后,叫人在龙兴寺门口写上这副联语:
大度能容容天下难容之士
慈颜常笑笑世上可笑之人
龙兴寺的旧址,在安徽省凤阳县凤凰山日精峰(又名盛家山)下。龙兴寺原名於皇寺,亦名皇觉寺。皇觉寺始建于宋,遗址在今天凤阳县二十郢公社小李庄。
原来,在朱元璋17岁时,凤阳瘟疫盛行,在不到半月之中,朱元璋一家便死了三人——父母双亲和哥哥。他在
“天葬”父母之后,家道惶惶,无处栖身,不得不“空门礼佛,出入僧房”,这僧房就是原於皇寺。他在寺中四年,先当了一段时间“行童”,然后“化缘”于合肥、六安、信阳、亳县、淮阳千里途中。
三十二年后,已身为“天下第一人”的朱元璋又来到於皇寺,旧地重游,但见一片“瓦砾荆棘”,勾起往日心头的凄楚。因此下旨择地(因原寺址离他父母坟地太近,有碍祭祀)重建,“更寺名龙兴”,而且执意派人在山寺门楹写下那样的联语。
然而,历史无涯,岁月无情,几百年后的今天,龙兴寺早已毁于兵火动乱,只存有一片残垣断壁了。面对碎瓦陈砖,一页页悲壮的历史从我眼前掠过,那漫天的风沙,那古城的冷月,那边塞的胡笳,那荒野的白骨……小小的凤阳呵,你的胸膛流过多少苦难?我怎么也不能忘怀我在凤阳采访时,群众述诉着这样一件件小事:
早几年之前,在这个县夹河滩大队,农村的孩子却不知道什么叫鸡,鸡是什么样子?要问那里的鸡呢,问题却很简单,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割了。还有,队里种花生,得先将花生种在牛尿里泡一遍,生怕有人把它吃了……
忽然一阵清风吹过,顿时觉得浑身上下清爽起来。甜蜜的花香飘来了,耳边飞过嗡嗡营营的蜜蜂。我抬头望去,不觉吃了一惊: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瑰丽无比的景象。纵横的阡陌,波浪似的岭头,广袤无垠的山野间,象节日的夜晚放着焰火,一下爆开漫空金花——一大片一大片的油菜花全端到我的眼底来。绿油油的麦子长起来了,随风起伏,一浪一浪地直扑胸怀,仿佛是天上的仙女们下到人间,跳着舞蹈,绸裙缎带在天地间飘漾。山下远处,隐隐传来了农家特有的鸡鸣狗叫——一曲农家乐的合奏曲拉开了序幕。我知道,这是农村实行“责任制”后的变化。
原来,我已穿过古寺废墟,登上了日精峰。
时令已是四月之初,柔风送来暖意,登上山头时,我已是热汗涔涔。我正待举手拭去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却有人在身后问我:
“你同志也来看景?”
说话的是个老者,长须飘拂,洁白如霜,睛目矍铄有神,面容慈祥可亲。
我点点头。
“呵,你不说我也猜得出。”老者抚掌呵呵大笑说,“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呀,总爱寻个幽探个胜,发思古之情……”
我惊讶了。暗道:“你怎么看出了我的心思呢?”不觉细细端详起他来,他神态安详,举止飘逸,果然气度不凡,只得暗暗称奇。
不料老者却先说了:“不瞒同志说,我在这日精峰下活了八十多年,什么样兴亡盛衰事体没经历过?什么样头头脑脑人物没交接过?比如说,十年之前吧,多少人拥上山来,呼天喊地横扫牛鬼蛇神,泥菩萨是推倒了,寺庙也毁坏了,但是,林彪、“四人帮”却妄图在人民中推行现代迷信,制造新的愚昧,然而那只是他们的梦想而已……”
不意这“山野之夫”,竟滔滔不绝论起天下大事来了。
“当然,人与人是不一样的;来龙兴寺的人也不会只有一个目的。就说几天前,听说还是一个不小的‘官’儿,来到龙兴寺,还到老朽家里去看望,并且召开座谈会,听取对农业责任制的意见哩。”
“要你们提意见?”我的心猛地一沉。我急迫地问,“他说了些什么?”
“他呀”老者兴奋起来,捋了捋满把胡须,朗声说:“他说干工作,搞生产,采取什么方法,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水路旱路都可以走,不要再干一刀切那样的蠢事。”
我放心了。
“你知道龙兴寺寺门那副对联吗?”老者突然转了话题说,“连朱元璋都知道从那副联语中悟出真谛,我们今天的人为什么不能比他做得更好呢!”
我心中一热,竟产生了一个可笑的想法:假如我是这个公社的党委书记或别的什么头儿,一定请这老者去任“顾问”!
极目远眺,莽莽苍苍,偌大的江淮原野,气魄恢弘,一览无余。长河短渡,大山小岭,仿佛都苏醒了,在这春天的舞场上,尽情欢跳滚舞,浩荡向前,那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的!


第8版()
专栏:

鹧鸪天
周一萍
为纪念周恩来、陈毅同志对我国围棋事业的关怀,一月十日,北京、上海举行缅怀棋会,特填词志感。
济济精英集沪京,
别开生面寄深情。
联棋千里怀先烈,
快赛终局涌新星。
棋运盛〔注〕,
国中兴,
神州崛起慰英灵。
开来继往今更好,
无限春晖照眼明。
〔注〕陈毅同志名言:“国运盛,棋运盛。”


第8版()
专栏:

海外诗简
辛笛
风景画片
飞过蓝天大海落
脚在千水的湖边
山鸟和海鸥来来去去
亲切忘掉了语言
走进明丽的山川
一心却去拣风景画片
寄去时间和地点
伴着对祖国深情的思念
“代沟”上握手
过午的阳光照亮林荫
灰鸽白鸽跳跃在绿色草坪
我边在诗叶上题字
边听你絮语低声
我忘记了你是我学生的女儿
你忘记了我祖父般的年龄
你谈论你青春的梦想
我心上响起驼铃
隔代人共同来找生命的支点
鸿沟能不能就美好地犁平?


第8版()
专栏:

鸟瞰(二首)
赵大昕
湖边
花朵上有一颗露珠,
望着干涸了的湖底
发出一声轻轻的嘲讽:
“这算是什么湖泊!”
烈焰炙烤着大地,
卷起阵阵热风——
咦,露珠怎么不见了,
花朵也低垂美丽的额?
山间有两条小溪奔来,
左冲右突,清流如注——
花朵重又露出了笑容,
映着一池粼粼的碧波。
山中
一阵霹雷闪过,
有片森林起了火。
不远处,小树歪斜着头:
“烧吧!反正烧不着我!”
火越燃越猛,扑腾着
灼伤小树娇嫩的皮肤……
火越烧越近,蔓延着
要把小树整个儿吞没……
几条戴红臂章的手,
开出一道防火沟——
火灭了,又捧把焦土
培在小树裸露的根部。


第8版()
专栏:新书架

《人境庐诗草笺注》
《人境庐诗草》是我国近代诗歌史上著名诗人黄遵宪的主要诗集之一。黄遵宪,字公度,广东嘉应州(今梅州市)人,是晚清古典诗歌改革的倡导人。二十九岁中光绪举人,曾任驻日、英、美等国外交官。二十年的外交生活,扩大了他的视野,在政治上赞同康有为变法之说,在艺术思想方面也有不少进步的见解。他要求严复造新字,变革文体。在诗歌领域里,也揭起“别创诗界”的旗帜,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他的成就,不仅高出于同时旧派诗的作家,而且也超越了同时新派诗的作家。在二十一岁所写的《杂感》诗里,就已主张“我手写我口”,用通俗语言入诗,反对盲目尊古与模仿。由于黄遵宪生活在列强疯狂侵略中国的时代,他的爱国精神渗透在全部诗作里。
钱仲联先生的《人境庐诗草笺注》在解放前后都曾出版,公认为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现经钱先生重加厘定,增补改正了很多材料,并加新式标点,还有多种附录,由上海古籍出版社重排出版。钱先生治黄诗数十年,曾三度增易其稿,这次出版的是他最费心力的定稿,堪称笺释近代诗歌史上著名诗人黄遵宪诗集的最完善定本。(文萱)


第8版()
专栏:新书架

青年之友
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应该树立什么样的理想和志向?什么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如何才能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怎样才能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青年修养读物《踏入社会门槛之后》回答了这些问题,而《恋爱与家庭》、《让生命更有意义》、《文明礼貌浅谈》、《发扬雷锋精神》、《青年自学漫谈》等,则分别回答了青年在恋爱、婚姻、家庭、待人处世、交朋结友、自学成才、兴趣爱好等方面的问题。
这些读物采取谈心的方式,比较注意知识性、趣味性,注意用事实说话,谈天说地讲故事,就事论理,谆谆善诱,娓娓而谈。书中引用了不少古诗格言、成语典故、寓言传说,引用了许多古今中外著名政治家、科学家、文学家和现实生活中先进人物的生动故事。(王传明)


第8版()
专栏:新书架

长篇小说《金人》
约卡伊·莫尔是十九世纪匈牙利浪漫主义文学的杰出作家,长篇小说《金人》是他的代表作。小说通过对商船总管提玛尔由于意外收获,大发横财,成了暴发户,后来弃家出走,经历种种冒险场面的描写,通过他精神世界,尤其是爱情生活的冲突,反映了当时匈牙利资本主义的发展及其矛盾;揭露了那个社会形形色色的丑陋面貌,并对金钱的万恶予以无情的抨击。
《金人》问世以来,还是初次和我国读者见面。本书现编入《外国文学名著丛书》,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蔚青)


第8版()
专栏:拾柴集

海内忧心
习书
“……豪华餐馆,每张餐桌上都用一盏中国式的油灯,取代辉煌的电灯,据说可以烘托出一种古雅的朦胧气氛。”“……更有趣的是,有位青年工人买到一把陶制夜壶,兴冲冲拿回家摆在客厅的壁炉架上观赏。”
我从《美国圣诞节前的“中国热”》这篇文章里看到了上面的一段话。
外国人把昏暗的中国“油灯”誉为“古雅”,也许还能理解;把“夜壶”“兴冲冲”地摆为“观赏品”,这是可能的实事,却又有点荒诞。站到我们本民族的立场上来认识,这些是否就是我们的“胜利”呢?是否就是“中国精神文明冠于全球的一个证据了”呢?是否就体现了我们的“东方文明”呢?我以为不是!
反过来说,喇叭裤、长头发等等是否就是“西方文明”冠于全球的例证呢?我认为也不是!
是什么呢?读过鲁迅书的该知道:蔑视不该不必蔑视,崇尚不该不必崇尚,都是构成阿Q形象的不同性格侧面,都是心灵的豁缺,也都是损害民族尊严的。
资本主义国家的某些人精神空虚,我们社会主义国家里,也不能说没有这种人。对于外事外物,我们有些人抱了什么样的接受态度?——精神的,物质的。对于自己的民族做了什么样的估价?——精神的,物质的。这是值得引人深思的。
事实说明,“中国热”和“外国热”的“热头”上都有生长“癞头疮”的可能;“东方”、“西方”都有某种“病态心理”。问题早已被人发现了,关注了,可是要扭转起来并不容易。从对自己的民族负责出发,我们是否可以这样:在笑过别人把“夜壶”当做“观赏品”以后,再想一下别人会怎样笑话我们!
我所见的文章登在“海外掠影”栏里,故这篇名就叫“海内忧心”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