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1年6月17日人民日报 第7版

第7版()
专栏:专论

中苏边界谈判的症结何在
编者按:关于中苏边界问题谈判的真相,苏联方面最近散布了不少谎言,企图歪曲事实,混淆视听。将于7月1日复刊的《国际问题研究》季刊,刊载了题为《中苏边界谈判的症结何在?》一文,以有力的事实驳斥了苏联方面的谬论。现将该文摘要发表如下:
李汇川
中苏边界问题,是中苏两国之间悬而未决的一个重大问题。
早在1964年,中苏边界谈判一开始,中国方面就郑重声明不要求收回沙皇俄国通过不平等条约从中国割去的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同意以这些条约为基础解决中苏边界问题。1969年重开中苏边界谈判时,中国政府又一再重申了这个立场。可是,中苏边界问题却至今也没有解决。这是为什么?苏联政府究竟还要求什么呢?
这些年来,苏联力图使人相信,阻挠解决边界问题的责任在中国。然而,任何不怀偏见的人,只要把苏联方面的言论同中国政府的立场同时加以研究,就不难看出中苏边界谈判的真正症结所在。
(一)
目前的中苏边界,是由沙皇俄国同中国签订的一系列条约规定的,其中包括1858年的中俄《瑷珲条约》、1860年的中俄《北京条约》、1881年的中俄《改订条约》等,以及十几个名目繁多的勘界议定书。这些条约是沙俄侵华的历史记录,是沙俄帝国主义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
根据这些条约,沙皇俄国从中国割去了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领土,相当于三个法国或12个捷克斯洛伐克。这样疯狂的领土掠夺,在历史上确属罕见。
所有这些宰割中国领土的条约,都是沙俄利用半殖民地中国的虚弱,用军事占领和武力威胁的手段强迫清朝政府签订的。
还应指出,这些中俄条约,具有帝国主义列强在1840年以后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的一切特点,诸如割占中国领土、向中国勒索赔款、强迫中国开辟通商口岸、在中国行使领事裁判权、在中国享受片面的最惠国待遇,等等。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割占中国领土的面积之大,使任何别的帝国主义国家望尘莫及。如果说连这样的条约都不是不平等条约,那么,世界上也就没有不平等条约了,帝国主义侵华的历史也就不存在了,中国近代史也得全部改写了。
对于沙皇俄国侵略中国、把不平等条约强加于中国的历史事实,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著作里也早有定论。中国政府关于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割占中国领土的论断,实际上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论断,但是,苏联政府却攻击这种论断,说这是“毫无根据”的。这的确令人愤慨,但也并不出乎意外。中国政府早就指出,苏联领导已经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二)
中国政府在指出有关目前中苏边界的中俄条约的不平等性质的同时,同意以这些条约为基础解决边界问题。中国政府在谈判一开始就主动作出了这样重大的让步,这在世界上任何两国的边界谈判中恐怕是很难找到先例的。然而,苏联政府的反应却是得寸进尺。他们不仅不承认这些条约的不平等性质,而且也不同意以这些条约为唯一基础解决中苏边界问题,从而为中苏边界谈判设置了又一个巨大的障碍。
本来,对于沙俄同中国签订的一切条约,列宁和他领导下的苏维埃政府是主张废除的。
十月革命后,列宁领导下的苏维埃政府曾经多次发表对华宣言和声明,深刻地揭露和谴责了沙俄强占中国领土、压迫和掠夺中国人民的罪行。苏维埃政府在1920年9月27日对华宣言中明确宣布:“以前历届俄国政府同中国签订的一切条约全部无效,放弃以前所夺取的一切中国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俄国租界,并将沙皇政府和俄国资产阶级残暴地从中国夺取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地归还中国”。
1924年5月签订的《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又规定,在双方商定的会议上,“将中国政府与前俄帝国政府所订立之一切公约、条约、协定、议定书及合同等项概行废止,另本平等、相互公平之原则,及1919和1920两年苏联政府各宣言之精神重订条约、协定等项”,并“将彼此疆界重新划定,在疆界未行划定以前,允仍维持现有疆界。”根据这一协定,中苏双方在1926年举行了会谈。但由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在边界问题上没有达成协议,没有签订平等新约,中苏边界问题至今还是悬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成立时,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布,对于旧中国同外国签订的各种条约和协定,要分别按其内容,或者承认,或者废除,或者修改,或者重订。
对于有关目前中苏边界的中俄条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进行了慎重的研究。尽管这些条约都是不平等条约,但是,考虑到这些条约是沙俄帝国主义在中俄两国人民都处于无权地位的情况下强迫中国签订的,苏联人民是没有责任的;同时还考虑到苏联广大劳动人民在这些土地上长期居住的情况,中国政府从维护中苏两国人民友谊的愿望出发,仍然准备以这些条约为基础,确定两国边界的全部走向,解决边界上存在的一切问题。
遗憾的是,苏联政府并不以继承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割去的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为满足。因此,它蓄意在是否以中俄条约为唯一基础的问题上挑起争论。这一点,在苏联公开发表的文章里也反映出来了。他们也讲边界的“条约法律基础”,但是,他们说,中苏边界不仅是中俄条约规定的,而且是“历史形成的”,由苏联军队“实际守卫的”,这就构成了他们所说的“现有的边界”。他们谈论“历史形成”的边界线和“实际守卫”的边界线,有时候听起来象是同条约规定的边界线一致的,是一条线;有时候听起来又象是不一致的,是三条线。其实,今天苏联政府所主张的边界线,在许多地段上大大地越过了条约规定的边界线。其中一部分是反映了沙皇俄国和苏联违背不平等条约的规定对中国领土的侵占,苏联政府无法为这样的边界线找到条约根据,因此需要发明“实际守卫”线和“历史形成”线的说法。还有一部分则仅仅反映了苏联对某些中国领土加以侵占的企图,它至今也还根本没有能够在那里实行“实际占领”,这样的边界线既没有条约根据,又不能称为“实际守卫”线,大概只能满足于“历史形成”线一个称号了,因为昨天苏联政府在地图上画了这条线,今天就可以称为“历史形成”了。由此可见,苏联政府玩弄的“实际守卫”线和“历史形成”线的概念,不仅是恶劣的,而且是危险的,它们散发出浓烈的扩张主义气味和火药味。
苏联方面一再攻击中国对苏联提出“领土要求”。其实,要判断究竟谁对谁有领土要求,也并不难。同意以中俄不平等条约为唯一基础解决边界问题,条约规定属于谁的领土就属于谁,这是中国政府的立场。在这里,不仅找不出半点中国提出领土要求的影子,相反,只能看到中国在领土问题上的重大让步。而苏联政府除了中俄不平等条约的规定外,还要求把所谓的“历史形成”线和“实际守卫”线也作为解决边界问题的“基础”。这就是说,它不仅要继承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割去的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而且要把沙俄和苏联违约侵占和企图侵占的中国领土也进一步划归苏联。这才是不折不扣的领土要求。
(三)
1969年10月20日,中苏双方又一次开始举行边界谈判。在此之前,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于9月11日在北京机场举行了会见,并达成了谅解,从而为边界谈判提供了基础和出发点。但是,苏联方面事后又变了卦。多年来,这一谅解竟也成了苏联恶意攻击中国的题目之一。这样,苏联政府就又为边界谈判设置了新的巨大障碍。
周恩来总理和柯西金主席在那次会见中,主要讨论了边界问题,当然也谈了两国关系中的其他一些问题。两国总理一致同意,中苏之间的原则争论不应该妨碍两国国家关系的正常化;中苏两国不应该为边界问题而打仗;中苏边界谈判应该在不受任何威胁的情况下举行;双方为此应该首先签订一个关于维持边界现状、防止武装冲突、双方武装力量在边界争议地区脱离接触的临时措施的协议,并进而谈判解决边界问题。两国总理还就临时措施的基本内容进行了讨论,并达成了协议。
苏联方面拒绝履行两国总理谅解,并且对要求履行这一谅解的中国方面进行攻击。他们一口咬定中苏边界上不存在争议地区,坚决不同意双方武装力量在争议地区脱离接触,反对在谈判解决边界问题之前首先签订维持边界现状的协定,根本否认两国总理已经就这些问题达成了明确的谅解。他们甚至说,两国总理谅解的一些重要内容是中国方面“臆造”的。
说中苏边界上存在着争议地区,这不过是客观地反映了存在着一些中国说是中国的、苏联说是苏联的地方,这里既没有讲形成争议的原因,也没有讲解决争议的办法。这样一个把双方完全置于平等谈判地位的措词,苏联政府却越想越不能接受。由此自然产生一个问题:他们究竟要把自己置于什么地位呢?
“对苏联来说不存在任何争议地区。”但是,双方地图上画的边界线有那么多地方不一致,这叫什么呢?
“所有这些地方都是苏联领土。” 但是,究竟是谁的领土,不能苏联一方说了算。苏联政府总是想把自己的意志当作中国必须服从的法律,这怎么行呢?
“中国地图上的边界线随心所欲地标在苏联领土的纵深上”,“中国方面拒绝援引条约文件作为它提出的边界线依据”。但是,中国政府既然主张以有关的中俄条约为基础解决边界问题,它所主张的边界线当然是严格地按照这些中俄条约的规定标绘的,倒是苏联地图上所画的边界线在许多地段上都违背了这些条约的规定而标在中国领土的纵深上,有什么条约依据呢?
苏联方面特别顽固地拒绝双方武装力量在争议地区脱离接触。他们就此攻击中国说,这是“指望苏联武装力量单方面撤出争议地区”。但是,白纸黑字明明说的是“双方武装力量在争议地区脱离接触”,何来“单方面撤出”一说呢?前面已经指出,苏联所画的边界线,划去了一些按照中俄条约属于中国的、苏联军队从来也未能占领的地方,那里是中国边防部队在守卫着,例如珍宝岛。一旦签订了双方武装力量在争议地区脱离接触的协定,中国边防部队当然也将从这些争议地区后撤。这是十分清楚的。苏联方面抛出这种危言耸听的说法,只能说明它为了反华而不择手段。
苏联政府把首先签订一个维持边界现状的协定说成是中国方面为边界谈判提出的“先决条件”,并且造谣说,这是中国方面在两国总理会见之后才提出的。对此,必须指出:第一,在边界问题通过谈判解决之前维持边界现状,防止武装冲突,双方武装力量在争议地区脱离接触,这是中国政府的一贯主张,早在1963年8月23日就本着这个精神向苏联政府发出照会,提出了六项具体建议。怎么可能是在1969年两国总理会见之后才提出这个问题呢?第二,两国总理会见中,已经就首先签订这样一个协定的问题达成了谅解。要求履行两国总理的谅解,怎么是提出“先决条件”呢?第三,签订这样一个协定,是从中苏边境的实际情况出发,为了保证谈判在不受干扰和威胁的情况下进行所必需的。
苏联政府喜欢把别人揭露苏联的威胁说成是“神话”。但是,事实是顽强的。把事实说成是“神话”,并不能改变事实。
全世界都知道,十多年来,苏联在与中国毗邻的地区大量增加武装力量,部署越来越多的进攻性武器,组成战区指挥部,并且不断地进行矛头针对中国的各种规模的军事演习和其他军事活动。这就构成了对中国的军事威胁。
全世界都知道,苏联武装力量从六十年代初就开始进驻蒙古人民共和国,1966年苏联同蒙古人民共和国签订了具有军事同盟性质的、矛头指向中国的条约,随后就在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驻扎和集结了大量的武装力量,建立了军事基地,把苏联的军事力量推进到距离北京只有几百公里的地方,从而在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土上和中蒙边界上也造成了对中国的军事威胁。
全世界都知道,苏联支持越南当局推行地区霸权主义,对中国进行武装挑衅,对柬埔寨进行武装侵略和军事占领,对老挝实行控制,拼凑“印支联邦”。苏联还谋求在越南和印度支那其他地方建立军事基地。越南和整个印度支那地区正在被利用作为反华基地。
全世界都知道,苏联对中国西面的邻国阿富汗进行赤裸裸的武装入侵和军事占领,威胁世界和平,也威胁中国的安全。
这样,苏联的武装力量在中国的北面、南面和西面都构成了对中国的军事威胁。这是铁的事实,是存在于中苏两国关系中活生生的霸权主义。苏联政府倒打一耙,说什么中国“企图通过战争讹诈来影响苏联,并在边界谈判中对苏联施加压力”,这有谁相信呢?
苏联政府建议签订“互不使用武力条约”、“互不侵犯条约”,或者发表一个两国关系原则宣言,似乎这就可以证明不存在苏联的武力威胁了,两国关系就正常化了。但是,历史的经验证明,中苏两国关系恶化到今天这个地步,并不是因为缺少一个条约或宣言。连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的存在尚且未能阻止苏联政府干出那么多对中国实行并加强武力威胁的事来,至今苏联政府连维持边界现状、防止武装冲突、双方武装力量在边界争议地区脱离接触的协定都不肯签订,却热衷于搞一些没有实际措施保证的“条约”、“宣言”,这除了掩盖苏联对中国的武力威胁、欺骗人民之外,还能有什么用处呢?
(四)
研究了中苏双方在边界问题上的立场之后,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中国政府主张分清历史是非,肯定有关目前中苏边界的条约是沙俄帝国主义在中俄两国人民都处于无权地位的情况下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而苏联政府却蓄意颠倒历史是非,洗刷沙俄侵华的罪责,硬说这些条约是“促进睦邻关系”的条约。
第二,中国政府主张照顾现实情况,以这些条约为基础,通过和平谈判全面解决中苏边界问题,确定边界线的全部走向,中国并不要求收回沙皇俄国根据这些条约割去的中国领土。而苏联政府却除了这些条约以外,还要以所谓“历史形成”线和“实际守卫”线为基础解决边界问题,企图把沙皇俄国和苏联违背条约实际侵占或想要侵占的中国领土也都划归苏联。
第三,中国政府主张,任何一方违反这些条约侵占另一方的领土,原则上必须无条件地归还给对方,但是,双方可以根据平等协商、互谅互让的原则,考虑当地居民的利益,对边界上的这些地方作必要的调整。而苏联政府却硬说中苏之间不存在领土问题,拒绝交还它违约侵占的中国领土。
第四,中国政府主张签订中苏平等新约代替中俄不平等旧约,勘界立标。而苏联政府却指望中国政府同意签订一个进一步向苏联割让中国领土的新的不平等条约,然后“采用现代手段建立界牌”,以巩固其新的扩张成果。
第五,中国政府主张履行两国总理谅解,在中苏边界问题通过和平谈判取得全面解决前,维持边界现状,避免武装冲突,中苏双方武装力量从中苏边界一切争议地区,即根据1964年中苏边界谈判中交换的地图双方边界线画法不一致的地区撤出或不进入,脱离接触,并为此签订一个维持边界现状的协定。而苏联政府却违背两国总理谅解,拒绝双方武装力量在边界争议地区脱离接触,阻挠签订维持边界现状的协定,以便保持它破坏边界现状、挑起武装冲突、对中国施加军事压力的行动自由。
问题很清楚,苏联对中国的军事威胁,苏联对中国实行的霸权主义政策,这是解决中苏边界问题的根本障碍所在,也是实现中苏之间国家关系正常化的根本障碍所在。


第7版()
专栏:读者之声

坚决反击越南当局的挑衅
编者按:越南当局最近不断在中越边界地区发动挑衅,侵犯我国领土,袭击我边防哨所,打死打伤我国军民。这一新的罪行,激起了我国军民的极大愤慨。全国各地的许多读者,纷纷来信,强烈谴责越南当局的猖狂行径,并坚决支持我边防军民英勇反击越南侵略者的正义行动。这里发表的是一些读者来信的摘要:


第7版()
专栏:读者之声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越南当局投靠苏联,对中国恩将仇报,大肆反华,而且发展到连续派军队骚扰和入侵我边境,挑起边境武装冲突。
越南小霸以为依靠大霸的势力就可以无法无天,那是错打了算盘。我们警告你们,中国有句古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如果你们继续干坏事,到头来必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们现在都在加倍努力生产,为早日实现“四化”贡献出一切力量。我们发扬爱国主义精神,不仅建设祖国,而且在祖国需要我们的时候,就将挺身而出,为保卫祖国而战斗。
辽宁
刘锦堂


第7版()
专栏:读者之声

越南当局玩火必自焚
越南当局最近一意孤行,不断指使越军侵我疆土,袭我哨所,毁我财产,杀我边民,破坏我四化建设顺利进行,激起了我们的极大愤恨。中国人民是热爱和平的,但决不容许霸权主义者横行霸道,任意蚕食我国的神圣领土。我们不要别人的一寸土地,但也决不允许别人强占我们一寸领土。我们警告越南当局:中国人民决不是好欺负的,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越南当局以为中国人民能够无限制地容忍他们的挑衅行为,那就大错特错了。俗话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善恶到头终有报。”越南当局必须立即收起你们的魔爪,你们继续玩火,必将自焚。
北京 张大成


第7版()
专栏:读者之声

狗急跳墙 此路不通
越南军队最近又在边境上制造事端,进行挑衅活动,不能不激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
越南当局的反华行径,是有其根源的。两年来,它在柬埔寨战场上连连失利,遭到沉重打击,在老挝统治的日益不稳,在国际上越来越孤立;在其国内,百业凋敝,民怨沸腾。中国有句俗话叫做“狗急跳墙”,越南当局正是到了这种地步。越南当局想用反华来寻找出路,不过是白日作梦,到头来只能碰得头破血流。
四川 刘智明


第7版()
专栏:读者之声

中国人民不可侮!
我英雄的边防部队,最近对不断入侵我国边境地区的越南侵略军队奋起反击,多次全歼来犯之敌。这些胜利,申我民气,显我军威,对入侵者回敬得实在是好得很!
中国人民不可侮,忍让克制岂无边?
我们正告越南当局:两年前尔等接连挑衅,作恶多端,业已饱尝中国人民的铁拳,教训应犹在记忆之中。
看今日,你们赖在柬埔寨逞凶肆虐,横行霸道;又图北窥中国,蓄意加剧边境紧张局势。你们的反华丑行,一旦再度激起中国人民的震天之怒,等待你们的必将是可悲下场。
湖北 杨绍武


第7版()
专栏:读者之声

霸权主义面目又一暴露
越南的所作所为,使我清楚地认识到:越南当局是亚洲的霸权主义者。他们忘恩负义,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一个鼻孔出气。他们是社会主义的可耻叛徒,出卖了自己的朋友和人民,背叛了社会主义。他们靠侵略别国领土,干涉别国内政,颠覆别国政府过日子。他们的所作所为和其主子苏联,完全一模一样。正是因为大小霸权主义的这种侵略扩张,才闹得世界不得安宁。越南当局反华,是他们搞地区霸权主义的需要,同时,也从反面告诉人们:威胁究竟来自何方。
黑龙江 一学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