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1年12月31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农村通讯

刘开吉千里问富
汽车在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通往刘滩大队的土路上颠簸前进。我们要去访问的,是这个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刘开吉。早就听说,他在三中全会以后,对农村政策看不惯,想不通,还曾申请退党,撂下挑子跑了;可是后来他转变了,干得不错……
同车的台儿庄区委宣传部张部长介绍:“刘开吉1948年参军,几年战斗生活,荣立大功十几次。解放上海,他领一个排,七天七夜没下战场,战斗结束,被评为三级战斗英雄。
“他当支书十八年,对国家一心无二。就说交公粮吧,晒干扬净不算,还要粗、细筛子过两遍。
“抗旱时,他把公社奖给的机器送给邻近大队,自己挑水浇地;秋种时,他动员社员用锨翻地,让出牛犋给没有牲口的兄弟队。
“他自己一根草刺也不沾,两袖清风为集体……”
对这样一位同志,用不着拐弯,一见到他,我们就直截了当地问:“当时你是怎么想的?”他也坦率地告诉我们:农村搞起各种责任制,还让搞包产到户,我怎么也想不通,以为要倒退了。我想,好不容易走上集体化道路,现在又要各种各的地,怎么行?搞社会主义我带头,走回头路说什么我也不干。所以,邻近生产队搞责任制,我还是领着社员合伙着干;公社通知开会,领导找我谈心,我都躲着。没想到,去年年底,社员们也起来要求搞大包干,我一气之下,含着眼泪写了辞去党支部书记的报告和退党申请,借了150元钱,离开了家乡。临走,我给大队长扔下一句话:“你要分了地,共产党跟你算帐。”
接着,刘开吉给我们叙述了这次使他难忘的千里之行:我想,收音机里说安徽、河南大包干生产责任制搞得好,莫不是吹牛?我决心去看个究竟。到安徽砀山县那天,正是中午,我下了车,径直出了城,搭眼望去,看不到边的淮北大平原上,到处有人干活;那地,种得跟我们家菜园一样;抽水机“突突”地响着,正在冬灌小麦。这情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跟正在地头歇息的社员拉呱,问起生产责任制的事儿,都七嘴八舌夸个不停:“俺这里前年就把地包给个人种啦,这两年,小麦产量都是成倍增加,最高的亩产一千多斤。”“那菜地,以前亩产万斤顶了天,现在包产一万五,实产两万都不止。”“收入普遍增加啦,现在,家里存个三千四千的也不稀罕!”我听着直皱眉头,心想,说得真玄!
一位四十多岁姓张的社员见我不信,拉我到他家里坐。嘿!真好气派?红砖院墙,水泥勾缝;高大门楼,外带耳房。进大门,靠西墙一溜鸡笼,靠东墙一溜兔笼;正北,一排六间大瓦房。进房来,两边是两个单人沙发和折叠椅,贴北墙的大方桌上,放着电视机、收音机。“老刘哥,你看我住得怎么样?”老张问道。我说:“俺们村还没有这么一份。”他乐呵呵地说:俺胜利大队,在城关公社收入算高的,可我全家八口,前些年除了吃喝穿用,也剩不下啥。自打前年,包了五亩菜地,还有两个劳力在大队副业上干,当年收入6,000元。去年更多,全家收入9,000多元。拿出5,800元盖了六间房子,添了家具,还存了几千元呢!
正说着,张家大嫂端上午饭。炖小鸡、炒肉丝、葱花蛋……,八、九道菜,还烫了一壶酒。我嫌太过分了,老张说:菜、蛋、鸡是自家的,如今,要买啥也方便。他说,俺们村人多地少,前几年硬要把人捆在这几分地里,动不动就批“歪门邪道”,“割资本主义尾巴”,弄得你缺这少那。不怕你笑话,那时来个客人,真犯愁哩!现在好啦,实行了责任制,地里家里巧安排,两头都不丢。你看,我养了300只母鸡、150只长毛兔,一年卖蛋、卖兔毛也收入二三千元。
吃过饭,老张领我挨着门看了七八家,看摆设,有的比老张家还要讲究。老张说,这才两年,往后变得更快。
这晚,主人为我单独安排房间,被褥是里外三新,可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看起来,大包干能治穷致富,可是我又想:这个干法,能叫社会主义吗?
第二天,我告别了好客的主人,边走边看,转到安徽省阜阳县城。傍晚,在北关集上,结识了北关大队支部书记李先文。老李领我到他家去住。进门一瞧,大小沙发、彩色电视机、大小衣橱、座钟挂表,比俺们公社还强。老李一边沏茶递烟,一边跟我介绍:这两年搞了大包干,全村社员收入都多了,都盖了新房,添置了新家具。
老李也是转业军人,俺们从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拉到互助合作、搞集体化,又拉到现在党中央的政策,整整扯了一个通宵。老李说:“老刘兄弟,不瞒你说,开始搞责任制那阵,我也看不惯。现在想通啦,咱们过去拚命流血,还不是为了人人都过上好日子?干社会主义,也是国家、个人越富越好啊!”我说:“这法能富起来不假,就是各种各的地,分田单干了,能叫社会主义?”老李说:“这同过去的单干可不一样,现在土地是集体的,只包给个人种,不能买卖,就跟人家大工厂里一个工人管一台机器一样,所以叫它责任田。再说队上也不是撒手不管,该分的分,该统的统,作物安排,农业机械,水利工程,还有照顾四属、五保,干部都得操心。跟从前不一样的,就是不搞‘大呼隆’了,不吃‘大锅饭’了,你说这有啥不好的。”我想也是,咱刘滩搞了多少年‘大呼隆’,吃了多少年‘大锅饭’,分配老在四、五十元上打转转,人家这里变了个法,给国家的多了,集体留的多了,社员也富了,这不叫社会主义,难道捆在一块受穷倒叫社会主义?我满脑子的疑虑,不知不觉渐渐消散了。
第二天,老李领我参观村子。在别处,我已经看了不少一般社员的家,所以,这次专门走了几家“五保户”。老人都穿得板板整整,住的是一明一暗两间瓦房,床上新印花被褥,大队还给他们每户买了一台收音机。一位五保大娘跟我说:“他大兄弟哎,刚包地那阵子,俺就担心,往后各种各的地了,谁问俺们的事呀!队上说:只能更好,不能变坏。还真格的,打上年给俺们都盖了新房子,添了新铺盖,每人每月五块零花钱,吃药打针,队上也包了。常年吃白面不说,还给100斤地瓜干换粉条,100斤棒子换大米吃……”老李说,钱粮都是从公益金、公用粮里提的。现在家家都富了,提点钱粮办公共福利,还不容易??
这样串了3家,到了第四家,我拉住老李说:“不用看了,我懂什么是大包干责任制了。俺老家有地、有人、有气力,这么干,不会比你们差!”老李高兴地使劲攥住我的手:“好哇!老兄弟!你回去好好干出个名堂来,给党争口气!”
就这样,我从新年到春节,在外转了一个月,走了上千里,开了眼界,长了见识,高高兴兴踏上归程。腊月二十九到家,痛痛快快过了年,就上了公社。我找到公社王书记检讨了撒手不干和申请退党的错误,说:对不起党的培养,犯了错误。出去看看人家,我开窍了,还是党中央的政策好。以后我一定按党的政策办。王书记高兴地拍着我的肩膀说:我们相信你一定会认识过来的,我们等的就是这一天。党委信任你,你就领着大伙干吧。
刘开吉回到刘滩,和大队的几位干部一商量,又开大会征求了社员的意见,决定在全大队实行大包干。说起这一年刘滩的变化,刘开吉更是眉开眼笑:过去下地,要围着村子喊几圈,现在是人人都拚上劲,比着干,家家都变着法儿买化肥、弄良种。千年茅草荒地,今年变得平展展;撂了多年的地头地脑,今年种严了种满了。秋后算盘一响,粮食总产26万斤,增了七成。丰收了,大家争着交公粮卖余粮,一下子超包购任务四倍。去年每人平均收入130元,今年一下子跳到360元;去年,全村社员户里没有一辆平板车、手推车,今年,户户都添了;80%的社员户要买自行车、手表。刘滩的日子从来没象今天这样红火。
说到高兴处,刘开吉站起来,领着我们看他家里的粮食。大小十几个缸满满的,两个大囤尖尖的,地瓜干堆得跟小山一样。老刘说,他已卖了一万斤粮食,1,100斤花生,余下的,还够全家七口人吃两年。我们夸他卖粮多,他满有把握地说:“照这么干法,明年准能拿三万五千斤,卖两万斤没问题。这才是真干社会主义呢!”
本报通讯员 徐继武 本报记者 尹建华


第2版()
专栏:在地方报纸上

关心农民根本利益 珍惜农民劳动成果
肥西县引导农民联合集资兴办企业
本报讯 据《安徽日报》报道:安徽省肥西县在连年夺得农业丰收之后,县委积极引导农民把钱用到生产上,出现了农民自愿联合集资兴办企业和开展多种经营的热潮。据县有关部门不完全统计,从今春以来,全县社员与社员,社员与社队,社员与国营企业,自愿联合,共集资81.4万多元,兴办企业106个,到11月底已获纯利润37.867万元。
县委早在去年夏天召开的三级干部会议上,就及时提出要鼓励社员把增产增收得来的钱用到发展生产和多种经营上,首先支持和鼓励农民联合集资兴办砖瓦窑厂,从去年秋天到今年11月底,全县共兴建12座轮窑厂和40多座小土窑。与此同时,许多社员还因地制宜联合集资兴办了磷肥厂、沙石厂、小化工厂、稻草厂、食品厂、榨油厂、酱油厂等。不少依山傍水的社队,社员们还纷纷集资购买树苗、鱼苗,大力发展林业、渔业。
肥西县农民集资兴办企业和开展多种经营的形式有以下几种:一是社员户与户之间的联合。例如南岗公社瓦屋大队去年秋天兴办的酱油厂,就是由社员沈光福牵头与另外5名社员各拿150元集资办起来的。二是社员与社、队的联合。例如,已兴办起来的12个轮窑厂,绝大部分由公社或大队筹集部分资金和出面组织,招收社员带资金进厂当工人。
《安徽日报》为此发表题为《引导农民把钱用在生产建设上》的评论员文章说:随着党的各项农村经济政策的落实和联产计酬责任制的普遍实行,我省农村出现了粮多、钱多的大好形势。对于广大农民手中不断增加的钱,应该十分珍惜,引导他们把它用到最需要的地方。
尽管农民手中拥有的现钱,已经比过去有较大幅度的增长,但远远没有达到富裕的水平,所以,我们没有丝毫理由满足现状,贪图享乐,把刚刚到手的一些钱单纯地消费掉,甚至任意挥霍掉;而应当从长计议,立足于向生产的深度和广度进军,向更富裕的目标前进。如果不引导农民把钱用到正道上来,那就很容易用到大吃大喝上去,甚至用到赌博、投机倒把和封建迷信活动上去。我省个别地方已发生这些不良现象,必须引起重视,采取有力措施加以制止。
在引导农民把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这个问题上,肥西县提供了有益的经验。实践证明,农民联合集资兴办企业不仅为目前农村多余资金、多余劳力找到了出路,而且增加了社会财富和市场供应,使小钱变大钱,为农民带来更大的经济利益。希望各级领导都能象肥西县委那样,深切关心农民的根本利益,珍惜农民的劳动成果,妥善处理生产与生活、积累与消费的关系,积极地引导农民把手里的钱主要用到生产和建设上。


第2版()
专栏:

帮助缺少技术的社员发展多种经营
应山县建立家庭副业技术辅导网
本报讯 记者段贵金报道:湖北省应山县为使社员的家庭副业发展更快,县委和县人民政府组织家庭副业收入上千元的户,建立社员家庭副业技术辅导网,受到社员好评。
近年来,应山县家庭副业发展较快,今年有2,500户家庭副业收入超千元。这些户大都有传统的养鸡、养鸭、养猪、养蜂技术。许多有剩余劳动力的农户,迫切要求学习他们的本领。应山县委和县人民政府组织“千元户”建立家庭副业技术辅导网,将“千元户”的典型经验编印成册,发到各个生产队;开展联户帮教活动,聘请了315名有技术专长的人当技术辅导员。郝店公社红旗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匡华旭,向附近社员传授养“土鳖虫”技术,提供种源,带动了12户社员养起了“土鳖虫”。十里公社九联大队社员袁永远是养长毛兔的能手,为全大队社员提供种兔149只,并逐户辅导直到他们掌握养兔技术。


第2版()
专栏:编者的话

迎新
明天,我们就进入新的一年——1982年了。过去的一年,全国农业生机勃勃。原来一些生产条件较差,生产落后的地区,象鲁西北、豫东、苏北、淮北等地,生产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我们的案头,还堆放着来自各地的许多反映农村新形势的稿件:长期贫困的江西吉安地区和陕北一些地区,今年扔掉了“三靠”帽子,开始走上富裕之路;一些遭到严重水灾的地方,今年依然夺得了好收成;生产发展水平比较高的山东烟台地区,战胜大旱,跨出前进的新步伐……这些情况,以生动的事实,向我们显示了一幅生气勃勃的农村形势图。
我国农村发生的一件件、一桩桩新变化,概括来说,就是八亿农民在党中央的政策鼓舞下,发挥出前所未有的生产积极性,抛弃了多年来“左”的桎梏,放开手脚,坚决与贫穷、落后开战,取得了巨大战果。多年以来,在农村工作中一直探索企图解决而未能解决的一个大问题,就是如何把八亿农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调动起来,卓有成效地建设社会主义经济。党的三中全会总结了我国农业发展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制订了一系列方针、政策和措施,各地贯彻执行以后,农民的积极性真正发挥出来了,全国的农业生产正在社会主义道路上阔步前进。
我国的农业改革已经初战告捷。当然,在新的形势下也出现一些新的情况、新的问题,有待我们去研究、去探索、去解决。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松懈下来。我们要引导农民在国家计划的指导下,因地制宜地向更加广阔的生产领域进军。新的一年,将是生产责任制继续巩固和完善的一年,科学种田水平进一步提高的一年,多种经营大发展的一年。良好的前景展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乘胜前进,以扎扎实实的工作和劳动,更上一层楼吧!


第2版()
专栏:

西藏澎波农场大力培养藏族农业科技人员,许多藏族农机手在生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新华社记者 土登摄


第2版()
专栏:农村新貌

五路山上五喜进门
山西省左云县的五路山区是革命老根据地。这里山高路陡,交通闭塞,抬头一线天,出门就爬坡。前些年,这里贫穷落后的面貌,长期没有改变。三中全会的春风吹进了塞北高原,五路山区开始发生了变化。五路山上的陈家窑公社,去年全社人均分配203.80元,比1978年增加了3倍多。社员富了,集体家底也厚实起来。这个穷乡僻壤,现在新事不断涌现,群众说是“五路山上五喜进门”。
一、公路庄庄通。以前,山区群众需要的生活和生产用品,全靠肩扛人背,毛驴驮运。到今年,全公社18个大队,队队通了汽车。汽车进了村,男女老少欢喜雀跃,有的人还是第一次见汽车哩。
二、电灯户户明。在国家的帮助下,今年,全公社670户,家家都点上了电灯。每到晚间灯火通明,社员都说:“穷山沟落下了夜明珠,享的是三中全会的福。”
三、家家烤火炉。这里虽是山区,却缺柴少草,到了冬天,群众家里冷得象冰窖。山里通了汽车,煤炭运上了山,群众买上了火炉,冬天到了,家家暖烘烘。
四、校校新桌凳。今年,公社新建了一所8年制学校,盖了9间教室。全公社18所学校,都改善了学习条件,全做上了新桌凳,学生们再也不用坐在土炕上听老师讲课了。
五、户户装喇叭。现在,全公社共有广播喇叭700多只,平均每户一只多,集体和社员还买有收音机400多台。昔日闭塞的山沟,能听到北京的声音了,群众生活变得丰富多采。王品中


第2版()
专栏:农村新貌

老草匠改行
江苏省海安县曹元公社杭庄大队一队社员杭仕银,是个做了23年手艺的老草匠。他盖屋美观牢实又省工,修屋堵漏省草又抗风。他经手修盖的草屋有一两千座,先后带过6个徒弟,是个远近闻名的“大师傅”。谁知,自前年开始,请他翻修草屋的人渐渐少了起来。人们相继把草屋改建为瓦房。村里出现这个变化后,人们发现“老草匠”杭仕银的车上,原来的朴扒、梳扒、嵌钩等草匠用具不见了,驮着的是一只泥灰桶和一张瓦刀。他白天跟瓦匠师傅一起外出砌房,边干边学,晚上回家后还在油灯下练习,砌砌拆拆,拆拆砌砌,掌握打灰砌墙的基本功。他还爬到自家的猪圈上,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盖瓦打脊。工夫不负苦心人,四个月时间他就出师了。
杭仕银当了20多年的草匠,就是修修补补,盖盖嵌嵌老一套,可现在他不但会调配使用水泥和制作各种水泥品,而且还掌握了其他泥水匠技术,光是打屋脊就会七八种式样。两年来,他已参加砌瓦房210多幢,最近又买回有关建筑知识书籍,钻研起修建楼房的技术。
顾延长


第2版()
专栏:

唐怡艺靠“三技”发家
江西省万载县鹅峰公社里泉大队第八生产队社员唐怡艺依靠自己养鱼、打猎、杀猪的技能,1979年收入1,400多元,1980年收入2,400多元,今年可能超出3,000元。昔日到处流浪的单身汉,现在已建立起幸福的家庭。
唐怡艺今年五十岁,会养鱼、打猎和杀猪。就说打野鸡,远近的人都知道他是个铳响野鸡落的神铳手。1979年里泉大队党支部批准唐怡艺为专业工,共同签订了在四亩水面繁殖鱼苗的生产合同。通过一年白天黑夜的劳动,唐怡艺终于得到1,400多元收入。去年他使出了全副本领,起早贪黑地割鱼草,在科学饲养上动脑筋,同时改变经营方法,养鱼收入1,830元。在养鱼空隙,他上山打猎,仅打野鸡就达340只,收入600多元。今年,唐怡艺又采取提高密度的办法,使鱼苗放养率比去年增长20%。他靠“三技”今年收入超过3,000元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党的政策给唐怡艺带来了幸福。去年春,他成了亲,今年有了个男孩。如今唐怡艺已买了建筑材料动工盖砖瓦房子。唐怡艺高兴地对我们说:“这几年,我是三喜临门,以前做梦也想不到!”
相如 年生 新民


第2版()
专栏:农村新貌

孙金阁三换盛油缸
山东省成武县田集公社二全庄大队过去社员吃粮紧张,吃油更困难。有一年春节,生产队分油,社员孙金阁家一个盛5斤油的罐子仅盖住了罐底,连炸筐丸子都不够,只好兑上水,作了一小筐油水氽丸子过了年。金阁一气之下把大油罐换了个小油罐。全家一年到头,菜碗里很少见油星。
去年,孙金阁家包种了3亩半棉花,他们精心管理,每亩产皮棉120斤,还收了700多斤棉籽。金阁一喜,买了个能盛五、六十斤油的大缸。他家今年又包种了10亩棉花,没想到,每亩产皮棉140多斤,收入现金3,000多元,还收棉籽2,500斤,完成集体和国家交售任务后,自己可换油200多斤。为了盛油他不得不又买了两个大缸。孙金阁高兴地说:“过去吃油用小罐,现在盛油用大缸!”
赵宗广 谈焕俊


第2版()
专栏:

一所农民自办的业余技校
在陕西省大荔县范家公社雷北大队,一所农民办的业余技术学校,已经坚持三年了。
从1978年12月起,雷北大队办起了农民业余技术学校,党支部有一名支委专门抓农民教育。学校设有两名专职教师,四名兼职教师。专门腾出了校舍,购买了图书资料和教具。大队计划每年用于办技校的投资8,000元。他们认为,要提高农民的科学种田水平,就应当搞点智力投资。这样看起来花了些钱,但是,农民懂得了科学技术知识,一旦同生产相结合,取得的成果是难以计算的。去年,他们推广玉米单行去雄技术,仅1,000亩玉米就增产7万多斤。过去每年给棉花防治虫害要花四五千元,近两年,加强了棉田科学管理,农药开支节约4,000多元,投工节省1,000多个。由此可见,只要真正把干部社员的科学技术水平提高了,花些钱也是必要的。
学校的学习内容是根据本大队的生产实际需要安排的,共编了粮食、棉花、畜牧、机电和管理五个班。为了做到既不误农时,又不误课程,他们规定每周的一、三、五晚上为学习日,每节课一个半小时,主要讲各专业当前生产中最急需了解的知识;农闲时,学员就全天学习,讲授比较系统的基础知识。这样做有利于学员融会贯通,加深对平时所学内容的理解。
这所学校很注重学习的实效。技校规定,凡参加学习的学员,都要进行技术考核,根据学习成绩,结合科研和生产实践,达到规定标准的,就被评定为农民技术员。三年来,这个大队共培训农民178人,经过考核,有30人被评为农民技术员,其余大多数学员也普遍增长了科学种田和经营管理的知识。阎文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