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0年3月23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简明新闻

简明新闻
英国西德将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
英国国防部二十日宣布,英国和西德九月份将举行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一次军事演习。
约三万部队将参加这次代号为“战斗者八十”的演习。演习将包括英国三个装甲师、美国一个师、西德一个装甲旅以及比利时和荷兰的其他部队。
美国提供的潜艇编入土耳其海军
土耳其二十一日在伊斯坦布尔附近的格尔居克海军基地举行特别仪式,由美国提供的一艘潜水艇和一艘公海援救船以及四艘土耳其建造的登陆艇编入土耳其海军服役,以加强土耳其的海防。
黎巴嫩要求安理会制止以色列入侵
黎巴嫩政府二十二日就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南部一事提出强烈抗议,要求联合国安理会采取措施,制止以色列行动升级。
据黎巴嫩电台广播,得到以色列支持的哈达德民兵的远程炮兵部队,自三月十四日以来连续六天袭击赛伊达地区,造成多人伤亡。
拉普拉塔河流域财政基金会开会
拉普拉塔河流域财政基金会领导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二十二日在亚松森结束。会上决定增加四千万美元的活动资本。
阿根廷、玻利维亚、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等五个拉普拉塔河流域财政基金会成员国参加了这次为期两天的会议。
印尼宣布二百海里专属经济区
印度尼西亚官方三月二十一日发表一项声明宣布,它的海岸线附近二百海里为专属经济区,同时强调印尼愿意就重迭海域的问题同其他国家谈判以便达成协议。印度尼西亚宣布,对专属经济区拥有勘探、开发、管理和保护一切自然资源的主权。    (据新华社)


第4版()
专栏:

英国医疗技术展览会闭幕
新华社北京三月二十二日电 英国医疗技术展览会今天在北京展览馆闭幕。在十天展出中,中英两国医务工作者和技术人员举行了三十多个医疗技术方面的座谈会。展览团人员还同我国有关进出口公司进行了贸易洽谈,并签订了一些合同。


第4版()
专栏:

全明洙大使在京举行记者招待会
谴责美国南朝鲜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
据新华社北京三月二十二日电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驻中国大使全明洙今天上午在大使馆举行记者招待会,谴责美国和南朝鲜当局三月一日至四月二十一日在南朝鲜进行名为“协作精神—80”的大规模军事演习。
大使说,他们的这个行动是给朝鲜人民对统一的热切希望泼冷水,是破坏北南对话气氛的人为的妨害活动。
他反驳了这次演习是一次“例行”的军事演习的说法。
全明洙大使呼吁世界舆论积极支持朝鲜人民争取国家自主和平统一的正义事业。


第4版()
专栏:

英国向津巴布韦提供一千万镑援款
据新华社索尔兹伯里三月二十二日电 津巴布韦总理穆加贝昨天发表一项声明说,英国政府已决定向津巴布韦提供一千万英镑的援款,以帮助津巴布韦重建国家。
穆加贝感谢英国政府的这一行动。他在声明中表示,他的政府保证致力于国家的稳定、发展和重建工作。


第4版()
专栏:

余秋里会见日本朋友
据新华社北京三月二十二日电 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今天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日本日中经济协会前理事长渡边弥荣司和现任理事长井上猛等日本朋友。余秋里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会见时在座的有贸促会主任王耀庭等。


第4版()
专栏:

突尼斯总统特使在京举行答谢宴会
据新华社北京三月二十二日电 突尼斯总统布尔吉巴的特使、社会事务部长穆罕默德·恩纳赛和夫人,今天晚上在这里举行答谢宴会。
我国国务院副总理姬鹏飞和夫人许寒冰,外交部副部长宫达非,国家计委副主任兼劳动总局局长康永和,国防部军工生产部负责人叶正大等,应邀出席了宴会。
恩纳赛特使在宴会上祝酒时说,他这次在北京同华国锋总理和中国有关方面负责人的会晤,很有意义并一定会产生卓有成效的影响。他说,突中两国对当前国际形势的分析在许多点上非常吻合,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正在发展。他祝愿突中友谊与日俱增。
姬鹏飞在致答词时指出,恩纳赛特使这次圆满地完成了布尔吉巴总统托付的使命,为两国人民的友谊和两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他说,在当前国际政治风云急剧变幻的情况下,为反对霸权主义、保卫世界和平的共同斗争,中突之间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多,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将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恩纳赛特使在京期间曾会见了我国国防部副部长粟裕以及康永和和叶正大。
恩纳赛特使和夫人将于明天去上海访问,然后经北京回国。


第4版()
专栏:

南外交部发言人驳斥越苏报刊的攻击
指出越南不限于报纸,已扩大到官方对南斯拉夫的攻击
新华社贝尔格莱德三月二十一日电 南斯拉夫外交部发言人米尔科·卡莱集奇今天在记者招待会上,驳斥越南和苏联报刊对南斯拉夫外交政策的攻击。他在谈到越南报纸最近对南斯拉夫的攻击时说:“这些文章发表在越南军队和党的正式报刊上,已经不是什么报纸之间的争论,而是越南官方对南斯拉夫的攻击。”
南斯拉夫外交部发言人在评论苏联报刊不仅转载越南报纸对南斯拉夫的诽谤而且自己发表文章攻击南斯拉夫的对外政策时指出:显然,有人又掀起了反对南斯拉夫的新的浪潮,其目的是为了向南斯拉夫的独立的和不结盟的政策施加压力。
同一天,南斯拉夫《新闻周报》发表评论,揭露越南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散发越南《人民报》的文章对南斯拉夫在柬埔寨和阿富汗问题上的严正立场进行攻击。《新闻周报》指出,越南大使馆这种对驻在国进行最露骨的敌对宣传的方式,在贝尔格莱德的外交使团中是没有先例的。


第4版()
专栏:

非亚欧许多国家领导人支持南非人民正义斗争
联合国、日内瓦和坦桑尼亚集会纪念国际反种族歧视日
据新华社北京三月二十二日电 利比里亚总统、非洲统一组织执行主席托尔伯特,埃及总统萨达特,尼日利亚外交部长伊沙亚·奥杜,土耳其外交部长埃尔克门和希腊总统察佐斯等非洲、亚洲和欧洲国家的领导人就南非沙佩维尔惨案二十周年致电联合国有关机构或发表讲话,要求消灭任何形式的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表示将从物质上和道义上支持南非人民的正义斗争。
新华社联合国三月二十一日电 联合国反对种族隔离特别委员会今天上午举行会议,纪念国际反对种族歧视日,并宣布开展“声援各国人民反种族主义斗争周”活动。
特别委员会主席克拉克(尼日利亚)在讲话中警告南非当局说:“如果不让二千二百万非洲黑人获得平等的公民权和在政治上充分参与自己国家的治理,如果不让他们通过经济和社会的根本变革来公平地和恰当地分享他们的国家财富,那么南非就不会有什么前途。”
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在会上说,只要继续推行把人口中的大多数排除在政治生活之外的政策,继续监禁他们的领导人并禁止他们活动,那末,在南部非洲,特别是南非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和持久的和平。
非洲国家的代表、毛里塔尼亚的艾哈迈德·乌尔德·塔亚在发言中指出,南非在今后几年中很可能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严重的威胁。他表示,非洲争取自由和真正独立的斗争将会继续下去。
亚洲国家和拉美国家的代表也在会上发言,表示坚决声援南部非洲人民的正义斗争。
据新华社日内瓦三月二十一日电 纪念国际反对种族歧视日大会二十一日在日内瓦万国宫举行。
非洲统一组织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反种族隔离特别委员会的代表在大会上发表讲话,强烈谴责南非种族主义政权血腥镇压和屠杀黑人的罪行,要求彻底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敦促国际社会声援南非黑人反对种族隔离政权的斗争。
据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三月二十一日电 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今天举行群众集会,纪念南非沙佩维尔惨案二十周年。
坦桑尼亚青年组织发起了这次集会。除坦桑尼亚青年外,在坦桑尼亚的民族解放运动代表和一些驻坦桑尼亚的外交官也出席了会议。
阿扎尼亚泛非主义者大会主席马克在会上发表讲话说:从发生沙佩维尔惨案以来,我们的人民一直在进行斗争,以便把武装斗争发展到能够迫使南非进行变革的程度。他说,津巴布韦的胜利增加了我们加紧斗争的可能性。
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的代表在会上讲话时指出,沙佩维尔惨案和索韦托惨案一样是经历了种族隔离、压迫和奴役的可怕的漫长夜晚之后的起义军号和黎明的信息。阿扎尼亚人民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不断地进行斗争,并取得了许多重大的胜利。


第4版()
专栏:巴基斯坦通讯

杜兰线上
本报记者 李云飞
暮春三月,正是巴基斯坦北部地区春暖花开时节。但是今年的气候却很反常,不时风雨交加,寒意袭人。我们来到开伯尔山口那天,阴云蔽日,雨丝连绵。站在边防哨所向西南望去,只见远处两山之间有一道白色地段,恰似一条素色的缎带,又宛如飞流直下的瀑布,而实际上却是天然的白色石土。这就是十九世纪末由英国人杜兰划定的阿富汗和英属印度的分界线——杜兰线。印巴分治后,它成为巴基斯坦与阿富汗的边界线。
开伯尔山口两侧附近是巴丹人的部落地区。他们不需要护照或签证就可以自由来往。一群群阿富汗的巴丹人面带愁容地到巴基斯坦这边来买粮食、油和日用品等,然后头顶着或手提着大包小裹回去。一位巴基斯坦商人说:“过去来去的人数都是差不多的,现在却是来的多,去的少了。百分之八十的阿富汗人都不想回去,因为那边物资很缺,连生命也没有保障。”开设在山口的旅馆空荡荡的。经理叹息说:“自从苏联人入侵阿富汗后,经开伯尔山口去阿富汗的游客就绝迹了。”的确,尽管阿富汗是一个历史悠久、风光独特、吸引游客的地方,现在却没有人愿意花钱而又冒着生命危险去那炮火连天的地方观光游览了。
苏联的入侵给杜兰线以西的阿富汗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解放阿富汗伊斯兰联盟的最近一份公报揭露:“由于俄国人的恐怖和野蛮行径,已经有五十多万阿富汗人成了无家可归的难民,大约三十万人死于惨无人道的连续轰炸,四万多人被投入监狱。”在开伯尔山口与白沙瓦之间有一个绵延五英里的贾穆卢德难民营,里面一万五千多人住在帐篷里。在这个难民营里,一位楠格哈尔省的巴丹族农民向我们控诉说:“两个多月前,苏联人用凝固汽油弹和现代化武器攻打我们村,我们不分男女老少用砍刀和土枪向他们还击。但是几天后,我们弹尽粮绝。为了妻子儿女的生命,我们全村决定到巴基斯坦来避难。我们历尽艰辛来到这里,有九名妇女在路上冻饿而死。只要有足够的武器,我们一定能打败俄国人。”在白沙瓦,我们遇见的阿富汗游击队的领导人都表示,虽然他们在组织上还没有完全联合起来,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俄国人是他们的共同敌人。他们说,阿富汗也许要牺牲三百万或四百万人,但只要还有一个人,也要战斗到底!
杜兰线两侧的巴丹人的骁勇善战和反抗外来侵略的光荣传统,是人所共知的。据说阿富汗这个名称来自普什图语,原来的意思就是“骏马之乡”。在巴丹人的部落地区,几乎家家都有枪,因为持枪不需要执照。十几岁的男孩手里都拿着枪。他们不仅善于用枪,而且造枪的本领也是罕见的。在白沙瓦南面二十六英里的巴丹人部落地区,有一个名叫达拉的村庄。好几百米长的街道两旁全部都是一家家造枪的工场和卖枪的商店。不管什么型号的枪枝,他们都能用手工仿造。一位阿富汗的巴丹诗人曾经写下这样的诗句:“如果你不愿挥舞军刀,那你还想做什么呢?你是吮吸阿富汗母亲的乳汁长大的呀!”
阿富汗人民现在面临的是用现代化武器武装到牙齿而又无比残暴和阴险的苏联侵略者,他们所承受的深重灾难和巨大牺牲是不难想象的。他们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道路也将会是艰难、曲折而长期的。但是,这样的民族最终是不可能被征服的。
离开杜兰线,从开伯尔山口回来,路上我们再次看到崎岖的盘山公路两旁堆积着许多水泥制成的路障。陪同的巴基斯坦朋友感慨地说:“这个山口历来是北方入侵者进入南亚次大陆的必经之地。虽然我们很不希望使用这些东西,但是在目前这种形势下也不能不有所准备。”(附图片)
巴基斯坦白沙瓦附近阿富汗难民营中的小女孩。
传真照片(新华社发)


第4版()
专栏:

卡特对美运动员说美国不参加莫斯科奥运会
蒙代尔强调必须继续加强对苏联的制裁
新华社北京三月二十二日电 华盛顿消息:卡特总统昨天在白宫接见美国运动员时强调说,美国将不参加莫斯科夏季奥运会。
大约一百名运动员参加了会见。卡特说,“目前我不能说哪些国家将不参加(莫斯科奥运会)”,但是“我们(的运动员)将不参加。我毫不含糊地这样说。已经作出了决定。”
卡特表示他理解运动员将为这一决定作出牺牲并对此感到失望的心情。但是他说,“同样紧迫的是,我们和别的相信自由和人权的国家应该使人听到我们的呼声。”
卡特说,苏联已经把世界置于比一九三六年希特勒统治时期在柏林举行奥林匹克运动会时更加严重的地步。
卡特指出,运动员支持政府抵制莫斯科奥运会是很重要的,因为运动员受到美国人民的尊敬。
卡特表示,有关方面正在研究在八月份举行一次代替奥运会的竞赛的计划。
新华社北京三月二十二日电 纽约消息:美国副总统蒙代尔二十一日说,美国“必须继续和加强”对苏联的制裁。
蒙代尔说,美国必须向苏联发出一个能刺痛它的信息。他是在接见名为“纽约论坛”的记者组织成员时说这番话的。
他说,美国愿意同苏联保持良好的关系,但是,俄国人“一面谈论和平,一面(又在阿富汗)发动战争”。俄国人在这场危机中采取的唯一新行动就是在阿富汗“挖壕固守”。
蒙代尔说,在目前的情况下,美苏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没有希望得到批准。(附图片)
美国总统卡特在白宫向运动员讲话,要求他们支持抵制莫斯科奥运会。      传真照片(新华社发)


第4版()
专栏:资料

阿扎尼亚人民坚持反对种族主义斗争
多年来,阿扎尼亚人民为反对南非种族主义政权的残暴统治,进行了英勇不屈的斗争,举其大者有:
一九五○年六月,数十万阿扎尼亚人民在全国各地抗议南非当局通过种族歧视的《集团住区法》和《镇压共产主义条例》。
一九六○年三月,在南非德兰士瓦省沙佩维尔镇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抗议《通行证法》,遭到反动当局残酷镇压。这就是引起全世界注意的沙佩维尔事件。
一九六一年五月,全国主要城市百分之九十以上居民参加总罢工,抗议和抵制“南非共和国”的成立。同年,出现了武装斗争组织“民族之矛”和“波戈”。
一九七二年十月,德班的两千多名非洲码头工人举行南非有史以来非洲工人的第一次罢工斗争。一九七三年初,德班的六万五千名非洲工人进行了持续一个多月的罢工斗争。斗争迅速扩大到许多城市和许多行业。
一九七六年六月十六日,约翰内斯堡郊区索韦托区的数千名黑人学生示威抗议南非当局强行规定在黑人学校用少数白人统治者的语言——南非荷兰语讲课。南非当局进行血腥镇压,打死一百七十多人,打伤一千多人。这是沙佩维尔事件后,南非当局制造的又一次骇人听闻的流血惨案。激起了广大黑人的极大义愤,抗暴斗争迅速扩展到南非大部分地区。
在索韦托事件之后,南非一部分黑人青年在津巴布韦和纳米比亚民族解放斗争的鼓舞下,决心为推翻种族主义统治而开展游击战争。南非的城市游击队袭击活动大为增加,不断发生炸弹爆炸事件。特别在德兰士瓦东部,游击队和南非警察之间小规模战斗的次数显著增加。
·静舫·


第4版()
专栏:

审议禁止细菌和毒剂武器公约会议在日内瓦举行
美代表指责苏联违反公约 苏代表竭力抵赖
国际红十字会医师团证实侵柬越军使用毒气
据新华社日内瓦三月二十一日电 历时两周的审议禁止试制、生产和储存并销毁细菌(生物)和毒剂武器公约会议二十一日在日内瓦结束。会议通过一项最后声明,重申该公约所规定的原则。
这项公约于一九七一年制订,经二十二个缔约国批准后于一九七五年三月生效。迄今为止,将近八十五个国家批准了这项公约。
美国代表弗洛厄里在今天下午最后一次全会上指出,苏联有可能试验和制造了细菌武器,从而破坏了这一公约。最近西方新闻报道说,一九七九年四月三日,苏联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市附近的一个制造细菌炸弹的工厂发生爆炸,致使一千多人由于受到空气中散布的细菌生物的感染而死亡。
苏联代表在答复美国代表的问题时辩解说,这个事件是由于“通常发生的西伯利亚热病而引起的”。他还反驳说,西方报道的目的是“破坏缓和和裁军”。
据新华社东京三月二十二日电 日本《朝日新闻》记者二十一日自曼谷报道说,越南军队在泰、柬边界附近对正在顽强展开游击战的民主柬埔寨军队和居民很可能使用了毒气。
报道说,国际红十字会医师团二月中旬解剖了据认为是由于越军施放毒气而致死的民主柬埔寨军队六名士兵的尸体,并将尸体的血液和施放过毒气地带的树叶的样品送到了设在日内瓦的国际红十字会总部。负责解剖尸体的国际红十字会医师团的一名医生说:“三周前我还不相信使用了毒气,但是,现在我确信是使用了。”
民柬士兵和居民证实,越军施放毒气方法有两种,一种是装在迫击炮和大炮里发射;另一种是由直升飞机撒下。


第4版()
专栏:札记

草木皆兵
今年三月二十一日正好是传统的穆斯林新年。过去,每逢新年,总有数以万计的阿富汗人聚集到首都喀布尔热闹一番。今年阿富汗当局却突然下令禁止人民在喀布尔庆祝穆斯林新年。这当然是秉承苏联侵略军的旨意。
熟悉阿富汗情况的苏联侵略者自然清楚这一禁令违背阿富汗人民的意愿。然而,前不久,喀布尔等许多城市罢工罢市,使他们犹有余悸。他们除了高压再高压以外,不敢稍有懈怠。
这突出说明了侵略者在阿富汗日子日子难过。据西方报刊透露,今年以来,已有五百多口苏军官兵尸体的棺材送回苏联国内。他们有的是被游击队打死的,有的是被起义的阿富汗军队的士兵打死的,不少是被阿富汗老百姓杀死的。
阿富汗政府军不断开小差,已从原有的九万减少到现存的两万。开小差的士兵往往带走他们的枪械。谁知道它们的子弹会在哪里打击苏联侵略者呢?
一个名叫库瓦贾·穆萨哈菲亚的小村庄,只有五十五间小土屋。在这里,苏联侵略军采取“梳篦战术”,一家不漏地反复搜查,有时一天要搜三、四次。即使如此,四名苏联士兵最近就在村边被人用刀捅死了。
苏联侵略军在大城市并不比在农村更安全些。在马扎里沙里夫市,一次,五十名苏联士兵去观看当地群众的马背叼羊竞赛。结果,他们全部被愤怒的群众杀死,没有一个活着回来。
苏联的入侵军队虽然已增加到十多万人,但是他们连个传统的穆斯林新年也怕得要命。在他们眼中,所有的阿富汗人都是要他们的命的游击队员。阿富汗的春季到来了,但是对于侵略者来说,明媚的春光在哪里呢?    ·梁丽·


第4版()
专栏:津巴布韦通讯

一个良好的开端
新华社记者 夏泽 应谦
雨季三月,阵雨过后,索尔兹伯里之夜格外清爽。一平如镜的街道上,闪烁的霓虹灯,徐徐驰过的汽车,漫步街头的闲情逸致的行人,点缀着宁静、安详的市容。
津巴布韦新政府组成后,索尔兹伯里的面貌表面上依然如旧,人们仍然过着象往日的生活。然而,情况在逐渐地变化着。索尔兹伯里正在从旧政权的所在地,向着新的津巴布韦共和国的首都过渡。全国许多当务之急的问题正在这里处理;新的津巴布韦的蓝图正在这里绘制。
新政府的组成,揭开了新旧交替变化的序幕。新政府面临的任务是艰巨的。
紧迫的土地和难民安置问题,已列为新政府首要的议事日程。穆加贝总理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强调说,新政府必须尽快地安置难民,给他们以土地。他说,有足够的未开垦和未充分利用的土地,可以立即分配给他们。据报道,津巴布韦难民共达七十五万,目前只有三万五千人已回国并正在等待安置。任务是很繁重的。在新政府组成后的第一个星期天,精力充沛的地方政府和住房部长兹沃布戈就去首都市郊的难民营了解并处理难民迫切需要解决的困难。那天中午,烈日当空,他同土地、安置和农村发展部长塞克拉马伊,汗流浃背地站在汽车顶上,向一千多人发表讲话。接着,他们又认真听取难民们提出的许多具体问题。难民营,不,简直是垃圾堆!我们到那些难民营时,如不仔细搜寻,没法分辨出哪儿是人住的地方。一辆没有顶没有窗的汽车,盖上破布片和纸片,就是一家男女老小的安身处。看过这种难民营的人,就能够理解新政府把安置难民列为当务之急的含义。
人们普遍关心着军队的改组,有关方面的发言人最近说,在三部分军队的友好合作下,改组工作在顺利进行中。穆加贝总理最近告诉记者们,前联合作战部司令告诉他,联合作战部司令部将进行改组。穆加贝总理说,津巴布韦应该有所变化,没有变化,还叫什么新政府!?当然,变化要切合实际,要同其它方面,比如同保留现有的技术力量相适应。
随着形势的逐渐变化,人们的思想、情绪也在起伏波动。地位不同,考虑问题的角度也因之而异。津巴布韦现有二十三万白人,其中不乏有识之士。在知识界,我们曾同一些朋友交谈。他们认为新部长中有不少人才,精明能干、稳重。从这些朋友的谈话中,流露出他们对新政府是满意的,并寄予希望。工商企业界的一些头面人物,最近也纷纷发表谈话,表示愿意同新政府合作,发挥他们的作用。当然,现在还有不少白人需要有一个“等着瞧”的过程。
新闻部长沙穆亚里拉博士前几天向这里公众作了上任后的第一个重要报告,题目叫作《津巴布韦新时代的开始》。他在报告中向这个国家的白人提出要求说,他们应当考虑怎样才能同非洲人共享技术、资源和经济力量的问题。他强调非洲人同白人应当平等。此间一些人士对这位部长的这番讲话颇感兴趣。当地一家报纸为此发表了评论,其结语为,新闻部长这番讲话的信息是清楚的:缩小差别,不是取消差别。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津巴布韦新政府组成刚刚一两个星期,政务繁多,需要逐步地迈进。但是,正如当地报纸评论所说的那样:“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人们正满怀信心地迎接津巴布韦的明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