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0年3月23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林区农民烧材问题要解决
管涔山林区是我省著名的天然林区之一,林象好,木材质量高。宁武县大庙公社境内的森林,被定为全国的标准林象,林区主要木材之一的华北落叶松被定为全国的珍贵木材。
最近,我们在宁武县采访,听干部、群众反映,宁武县到处是煤,可是林区农民做饭、取暖,却以木材为主要燃料。
大庙等四个公社粗略地算了两笔帐:一天一户社员平均烧柴三十斤,其中一半是成材,一年就烧木材五千四百斤,折两个半立方米还多;四个公社总共有二千二百三十户,每年烧掉的木材达五千五百七十立方米。一立方米木材按一百二十元算,总值就是六十六万九千元。烧的木材相当于宁武全县每年给国家提供木材的两倍半,占整个管涔山林业局在宁武境内采伐量的四分之一。
假如烧煤的话,每户每年按四吨算,共需八千九百二十吨,仅是烧掉木材总值的五分之一。
林区农民烧成材的主要原因是收入不多,生活困难。这四个公社的五十二个大队工分值平均只有五角左右,即使有少数社员花得起买煤钱,也雇不起汽车和拖拉机。春景洼公社有三个小煤窑,社员买一吨煤只需四元钱,够便宜的了。可是一年也得十几元,而烧柴却只要受点累,一分钱不花。其次是林权政策不落实,时至今日,这四个公社有争议的森林仍有一万八千一百四十二亩。国家、社、队“三不管”,社员对这些森林不爱惜。三是交通不便,缺乏运输工具。四个公社总共才有三辆汽车、五台拖拉机,而且有二十多个大队不通公路,运输仍然靠人背驴驮。烧煤只不过是愿望而已!
这个问题如何解决呢?社队干部、社员及林场的同志认为,不解决实际问题,便制止不了烧材现象。大家提出了一些办法和设想:改变体制,场社合一,划分林区;从实际出发,调整农业的内部比例,发展林牧业生产;扶植林区社队办林副产区加工业;深入贯彻《森林法》,树立“护林光荣,毁林可耻”的社会风尚,教育社员尽量多烧废柴枯枝,不烧或少烧成材。
宁武县委通讯组 郭炳章
山西人民广播电台记者 赵青槐
《山西日报》记者 张锦才


第3版()
专栏:

“读者来信”搭了桥
你报一月六日三版刊登我们写的《化肥包装急需改进》的来信以后,九江磷肥厂召开了紧急会议,并会同九江地区生产资料公司来我县调查了解,征求意见,准备采取有效措施,改进化肥包装。
更令人高兴的是,我们还收到了浙江、广东、黑龙江、吉林、江苏等省一些单位推销化肥包装的来信。浙江嵊县的同志来信说,他们愿意协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该县生产的塑料编织袋适合包装化肥,可以满足供应。我们已将这些信转给化肥生产部门。
江西永修县供销社 闵道章 徐恒华


第3版()
专栏:

这些单位都可提供堆码机
一月六日本报刊登了湖南岳阳冷冻加工厂陶方明《给我们研制一种堆码机》的来信以后,陆续收到上海商业储运机械厂、杭州装卸机械厂供销科、江苏启东县供销机械厂、水产总局渔机化局和福州齿轮厂的同志给陶方明信的抄件,说这些单位都可提供堆码机。
——编 者


第3版()
专栏:

“千里退款”不宜提倡
你报二月二十二日四版《千里退款 精神可贵》一文,我们读后有不同看法。象这样找错钱、算错账的事,全国每天都有发生,如果都象上海车站那样,派人千里迢迢去退款,不知要浪费多少人力和财力。他们完全可以问清楚旅客的住址,把钱寄去就行了。我们这里的同志们认为,这件事不宜登报宣传。
李宝存


第3版()
专栏:读者评报

这个百分比是怎么得出来的?
你报二月二日刊登的《喜看辽宁新变化》报道说:“由于农业丰收,社员收入普遍增加,平均每人从集体分得的收入已从一九七八年的九十一元,提高到一百零四元,增长百分之三十六点五。”这个百分比是怎么得出来的?一百零四元比九十一元净多十三元,增长百分之十四多一点,怎么会达到百分之三十六点五呢?
军事学院 军卫


第3版()
专栏:

保护森林资源 不能坐吃山空
福建是我国四大林区之一,现有林地六千七百万亩,每年向国家提供三百多万立方米木材。但我省的森林资源受到很大破坏。目前每年生长量是九百万立方米,而消耗量却达一千三百万立方米。总蓄积量在一九五七年到一九七二年的十五年间,从三点四亿立方米下降到二点四亿立方米。
森林资源消耗的原因主要是:
一、各级领导对发展林业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前些年在贯彻“以粮为纲”的方针中,有些干部把抓粮当成硬任务,林业建设摆不到日程上;还以为福建山多林多,木头砍不完。现在呢,又只顾眼前抓钱;特别是一些基层干部,觉得只要在自己任职期间把大家的收入提高就行了。因此只顾砍伐不抓造林,个别人甚至带领群众大砍大伐。还说什么:“福建要先富,上山去砍树。”
二、木材经营管理混乱。“一把锄头造林,几把斧头砍树。”不少地方只有林业部门抓造林,但收购、销售、加工却由商业、供销、手工业、社队企业和林业部门同时经营。有些部门和单位为了多赚钱,不顾国家计划,大量购销计划外木材。一九七七年,供销社、二轻系统通过铁路运销外省的计划外各种木材,就达八千八百六十三个车皮,计三十六万立方米,折原木资源七十万立方米。去年十一月至今年一月三个月中,社队企业局、供销社、二轻局和林业局共运出计划外小方料、木制成品、半成品三十二万多立方米,折原木资源六十五万立方米。
三、大材化小材。“小方料”每立方米价格是一百六十至二百元,最高达三百元以上,比原木价格高三四倍。因此助长了大材化小材,浪费了大量资源。建瓯县有一百三十七个小料加工厂,一年要锯木材三万五千多立方米。光泽县不仅社队企业办小料加工厂,连城关的元钉厂、砂轮厂、水泥厂等三十多个与木材生产无关的工厂也加工“小方料”,大发其财。有的社队为了全力以赴搞“小方料”,竟连一米原木也不向国家交售。为了制止这种情况,一九七八年六月省革委下达文件,但至今未能制止住。
四、把木材充作工业、民用柴。全省每年工业和民用柴、木炭,要消耗资源五百多万立方米。建阳县一百零三家工厂和五万五千多户居民,每年要烧柴二十多万吨,折木材二十三万多立方米。南平市西芹造纸厂一台二吨的锅炉,一年要烧柴四千立方米。这样的工厂在林区极为普遍。
五、厂矿企事业单位和部队到林区乱购木材。顺昌县一九七八年共有七十七个单位向社队买杉木一万四千立方米。
六、森林火灾和病虫害严重。森林火灾大都是由用火不慎、烧灰积肥等引起的。一九七七年全省发生火灾二千六百多次,烧毁林木五千四百多万株。一九七八年发生九百多次,毁林木一千四百多万株。一九七九年发生一千五百多次,毁林木三千多万株。
全省每年都有百万亩以上马尾松林和沿海防护林发生虫灾。一九七九年虫害较重,受害面积达三百四十多万亩,严重影响了林木正常生长。
七、《森林法》颁布后,无人执法。武夷山是国家重点自然保护区,但是经常被人乱砍滥伐。崇安至邵武林区的公路被乱砍下来的木头堆满,汽车无法通行,始终无人处理。林权问题牵涉面广,又无具体规定,因此谁也不愿出面,出面也不好解决。
上述状况如不改变,我们将会坐吃山空,后悔不及。
福建省林业局报道组


第3版()
专栏:编辑后记

想想后代子孙
就福建省林业局报道组来信提出的问题,我们访问了林业部,他们又介绍了一些情况。
世界上许多经济发达国家都在千方百计保护、发展森林资源。欧洲一些国家森林覆盖率已达百分之六、七十,日本等国也达百分之六十以上。但这些国家仍不满足于此,有的甚至制定法律:不准动用本国一根林木,所用木材一律进口。我国的森林资源贫乏,森林覆盖率只有百分之十二点七。尤其应该注意的是,目前我国森林蓄积量仍在下降,每年森林资源的消耗量,远远超过国家计划的采伐量,而国家计划采伐量,在一些重点林区还超过林木生长量。
我国林业这种状况,并非历来如此。建国初期,福建的森林可伐量高达一亿七千八百万立方米,现在只剩下八千九百万立方米。过去有句俗话:“砍不完的高阳杉,吃不完的浦城米。”现在“高阳杉”砍完了,浦城稻田旱得厉害。其它重点林区的情况也大同小异。如:云南省建国初期的森林覆盖率是百分之五十五,现在是百分之三十。海南岛在建国初期,天然热带雨林的覆盖率是百分之二十五点七,现在只有百分之七点二了。
森林覆盖率大幅度下降,使生态环境严重恶化。建国以来,全国沙化面积已从十六亿亩增加到十九亿亩。修建水库八万二千座,总库容量四千亿立方米,已被泥沙淤积一千亿立方米。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平均每年受水旱灾害面积一点九亿亩,第五个五年计划期间,平均每年受灾面积达四点五亿亩。
森林是怎样被毁坏到今天这种地步的?主要就是福建林业局报道组来信所说的那些原因。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是:各级领导没有充分认识发展林业的重要性。这是当前全国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林区不少干部认为,树长出来就是让砍的,不砍白不砍。福建省有个地委书记在干部会上甚至说:“山上的树哪棵大你就砍哪棵,谁有钱你就卖给谁,林业部门不要干涉。”
由于某些领导、特别是某些负责同志的认识问题没解决,所以在许多地方留下了“后遗症”。如:许多报告和文章中总说以“营林”为主,但在体制、计划的安排上,却以“森林工业”为主。从编制到投资,常常是砍树的一方面占绝对优势。当然砍树的同志是照计划、按规定办事,但长此以往,哪能不坐吃山空?
希望有关领导同志,在这个问题上,多想想人民的利益,多想想后代子孙,赶快扭转这种局面。


第3版()
专栏:

为华侨送被面的故事
去年,年近六旬的老华侨曾光顺从朝鲜回到阔别三十多年的山东五莲县许孟公社曹家屯大队探亲。一天,他来到县百货大楼,想买些祖国的商品,带回去办理儿子的婚事。售货员杨志芬热情地为老人挑选了需要的商品。老华侨还想再买两床大花贡呢被面,并说这是老伴和儿子再三嘱咐要买的。小杨拉开柜橱一看,这种被面已经售完。与仓库联系,仓库也没有了。这时,商店主任王爱山走过来,问明情况,沉思片刻,对老华侨说:“请您把姓名、地址和离华日期留下,我们一定想办法在您动身前帮您买到。”
老华侨走后,老王、小杨立即与附近商店、供销社联系,还是没有。事情传到党支部书记高有秀那里,她想起了正在青岛的采购员孙培产,便让他想办法。孙培产接到任务后,走遍青岛市的棉布店,还是一无所获。最后,向外地采购员求助,终于从上海买到老华侨需要的被面。然后请县商业局去青岛拉货的汽车,连夜把被面捎回五莲。
已是深夜十一点了,老王和几个售货员正在着急,因为明天老华侨就要启程了,被面能否买到还没消息。当司机拿着被面突然来到面前时,售货员们高兴得都跳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朝阳还没有爬上五莲山,杨志芬已带上被面,骑着自行车奔驰在通往曹家屯的公路上。从县城到曹家屯五十多里路,她一个多小时就赶到了。当小杨汗流满面来到老华侨家门时,老华侨十分感激。他抚摸着带有牡丹、凤凰的大花贡呢被面,紧紧握住小杨的手,好久才说出一句:“祖国好!祖国好!社会主义祖国培养出来的售货员,真是尽心尽力地为人民服务。”
今年元旦,老华侨的儿子结婚了。在他们全家欢聚的时刻,给祖国家乡的百货公司写来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表达全家对祖国人民新道德、新风尚的爱慕和对五莲县百货商店的赞誉。
山东五莲县人民武装部 王金发 陈维友 张其绍


第3版()
专栏:

远从日本寄药来
前不久,许昌铁路分局职工康同云,突然接到一副从日本寄来的药。他捧着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一九七六年,康同云患病,分局党组织先后让他到许昌、郑州、北京等地十多个医院治疗,住院六七个月,一直疗效不大。去冬,他在许昌地区人民医院住院期间,听说有个患者曾服用一种日本药治好了病。从那以后,康同云,朝思暮想这种良药,可是,一不知道此药出自日本何地何厂,二来在日本无亲无友。他托人往香港写信打听,也杳无音讯。恰巧,分局职工袁宝安的母亲——华籍日本人肖平回国探亲,主动承担了买药的义务。肖平回国后,四处寻问,查找了东京、仙台、盛冈、青森等城市的医院,最后,在她哥哥、日本国会众议院议员、日中农业农民交流协会副会长米内山义一郎先生帮助下,终于买到了这种药,并立即寄来中国。
康同云得到这副药,非常高兴。他说:“我一定要教育子孙,把中日两国人民的深厚友谊继承下来,流传百代。”
河南许昌 王殿卿 崔凤亭


第3版()
专栏:新风集

国际友人的高风格
一天上午,扬州市友谊商店内热闹非凡,一群来自日本大阪市的朋友们,有的兴致勃勃地选购各种纪念品,有的在服务台前等候兑换外币。服务员把一叠数好的人民币递给一位外宾,他草草一看,又把钱还给服务员,并用很不熟练的中国话说:“错了,多了。”服务员没有领会他的意思,重新核对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服务员把一张三千日元的旅行支票错看成三万日元了。
这位日本朋友名叫长谷新太郎,是一位有十五年海上经验的海员,去年年底调到日本关西国际旅行社工作,是第一次来我国访问。他一踏上中国国土,就被中国人民对日本朋友的深厚情谊所感动,曾不止一次地对中国陪同人说:“我到过世界上许多国家,从来没有象生活在中国这样感到亲切。我要努力学习中文,努力工作,为促进日中友好事业尽力。”
中国国际旅行社 陈志江


第3版()
专栏:毖后录

这样招揽生意要不得
去年底,我参加了一些全国性的机械订货会议。会议实行产销见面,会场内外商标广告琳琅满目。然而,高兴之余也不免有一种“谷米虽好内有稗秕”之感。原因是,有些经销人员,不是以本企业的优质产品和良好的服务态度去招揽生意,而是采用“钓鱼”战术,用“引饵”去抢生意。在山东胶南召开的一次全国性的订货会议上,就出现过“公文包”交易,即供方赠送给需方一个漂亮的公文包,里面装有该厂的产品目录、“纪念品”等,以引诱需方经销人员订货。在江苏镇江召开的一个全国性订货会议上,有个单位竟然以广告方式标明:“签定××万元合同,赠送外国录音机一部;签定××万元订货,赠送电视机一台。”此外,还出现过互相挖墙脚、败坏名声等现象。
在社会主义的市场上,这种经营作风是要不得的。
广东韶关齿轮厂 陈松林


第3版()
专栏:答复反应

答复反应
广州东方宾馆来信说,你报一月二十日刊登的《第七次回国的感受》,对该宾馆卫生工作的批评是正确的。通过群众性的灭鼠活动,积极捕杀,已经取得显著成效。现在室内很少有老鼠活动,并争取早日做到彻底灭鼠。
山西运城禹门水泥厂建设指挥部来信说,本报二月一日刊登的《我们再也不愿意坐下去了》一信,情况属实。他们决心认真整顿领导班子,努力改进工作,完成任务。
本报去年十二月八日刊登了《为什么粮棉增产了分钱却少了?》来信后,湖北襄阳张湾公社红星大队的群众连续来了十几封信,说这个大队挥霍浪费的情况比以往更甚了,公社、县里都不管。
四川省农业局多种经营处来信说,你报一月二十五日刊登的《四川柞蚕茧生产为何连年下降》一信,反映了山区农民的意见。他们拟报请省人民政府批准,在重点柞蚕产区的国营柞蚕种场,试办缫丝织绸加工工业,走农工结合的道路,以充分利用自然资源。


第3版()
专栏:

出差日志
二月二十日
刚过完春节,我乘二十一次特别快车去上海;乘坐的车厢只有下铺有乘客,中铺、上铺都空着,我的旁边是一对从香港来的中年夫妇,他们向我叙述了在北京遇到的两件不愉快的事情。
这对夫妇是九龙某电子仪器厂的工人。他们利用一年一度的十一天假期回国探亲、旅行,住在北京华侨饭店。为了抓紧时间,他们委托北京民航售票处预定由杭州到广州的飞机票,以便安排到苏州、上海、杭州游览的日程。
第一天与民航北京售票处联系,让第二天听消息。结果一连四天都没有得到明确答复,说杭州没回电报。他们在北京白白地多等了四天,打乱了游览观光的日程,每日多花费数十元。不得已,只好乘火车去上海联系飞机票。他们委托旅社订去上海的硬席卧车车票,结果只得到硬座,说卧铺已经售完。这对夫妇拿了硬座客票到车站,竟然发现卧铺票出售处有票无人问津,只用两分钟便得到了卧铺票。
二月二十二日
二十一日到上海,住在一家十八层高的大饭店。
上海确实有不少地方值得北京学习。譬如服务行业,对待顾客态度和蔼,介绍商品细致,可以说做到了笑脸迎送,不厌其烦。但是上海也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如有的服务员在上班时间嗑瓜子,随手将瓜子皮扔在地上。又如上海的公厕太少也太小,有的小便直流到马路上。最不该的是:在一些戏院、影院门口,或者某些繁华街道上,每到晚间,总有那么数十人或一二百人在换票证或出卖东西。这是不应该允许的。
二月二十四日
今天买好十四次特快卧铺票返回北京。
在餐车吃饭,既便宜又干净,饭菜质量又好。比二十一次车要好得多。十四次车上鸡蛋炒饭,四角钱还有一个汤。而二十一次车上,五角钱盒饭米做得软,菜量少,质也差。这恐怕也是一些人愿意乘13/14次客车而不愿乘21/22次客车的原因之一吧!
北京控制工程研究所工程师 张汝范


第3版()
专栏:

莫乱改成语
你报二月一日八版载《略谈奇才与庸才》一文中有这样一句:“韩信与马谡岂不是半斤五两了?”为何将“半斤八两”改成“半斤五两”?大概笔者认为,过去是十六两一斤,现在是十两一斤,如果还用“半斤八两”来比喻彼此不相上下,就不恰当了。果真如此的话,那“罄竹难书”岂不就应改为“罄纸难书”?“一箭双雕”改为“一枪(弹)双雕”?由此联想,“五马分尸”这条成语不就应抛弃了吗?照这样改下去,还有多少条成语能够保存其原来面目呢?
乱改成语开了头,就会使成语宝库遭到浩劫。
河北石家庄市 周光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