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0年3月22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姬鹏飞会见并宴请新共(马列)筹委会访华团
据新华社北京三月二十一日电 国务院副总理、中联部部长姬鹏飞今晚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并宴请新西兰共产党(马列)筹备委员会访华团全体成员。宾主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区棠亮副部长参加会见和宴会。


第4版()
专栏:

薄一波会见西德下萨克森州经济代表团
据新华社北京三月二十一日电 国务院副总理薄一波今天上午会见了西德下萨克森州经济交通部部长比尔吉特·勃洛伊勒夫人率领的西德下萨克森州经济代表团。薄一波说,通过这次了解情况,彼此都发现可以合作的范围很广泛。他希望双方继续保持接触,具体商谈经济合作的形式和项目。


第4版()
专栏:

中苏国境河流航行联合委员会举行例会
新华社北京三月二十日电 一九八○年二月五日至三月十九日,中苏国境河流航行联合委员会在黑龙江省黑河镇举行了第二十二次例会。
双方讨论了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等中苏国境河流上存在的航行和航道业务问题,达成了部分协议。双方同意第二十三次例会在苏联举行,具体日期另行商定。双方就上述协议签订了会议纪要。


第4版()
专栏:

回忆党的忠诚战士徐冰同志
钱之光 许涤新 平杰三 薛子正 童小鹏 金城
徐冰同志是我们党的优秀党员,是中国无产阶级的忠诚战士。半个世纪以来,他在党的领导下,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贡献了自己的毕生精力。
可惜,在林彪、“四人帮”一伙的诬陷迫害之下,一个忠心耿耿为党的事业奋斗不息的老党员、老干部,竟然含冤逝世,这不但使人感到无限悲痛,而且使人感到无比愤慨!
(一)
徐冰同志是河北南宫人,原名邢西萍,青年时代在上海读书。在五四运动新思潮的影响下,积极参加进步的学生运动。一九二三年,赴德国留学。一九二四年三月,在德国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五卅”运动以后,他积极投身于宣传活动和学生运动,因此遭到德国政府的逮捕。不久,党派他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并在共产国际兼任翻译。那时,徐冰同志鄙视王明的所作所为,坚决反对王明的宗派活动。
一九二八年,他回国抵上海,在党中央和周恩来同志的领导下,担任中共中央翻译、上海反帝大同盟党团书记,并在中共中央职工部、全国总工会工作。一九三二年秋,他受党中央委派到青岛视察职工运动,由于叛徒出卖而被捕。在敌人的监狱中,他坚持斗争,经受了严峻的考验。
徐冰同志于一九三三年春出狱后,回到北平继续从事党的地下革命斗争。在北方局和北平市委的领导下,他同杨秀峰、黄松龄、张友渔、阮慕韩等同志一起,在北平、太原积极传播革命思想,推动抗日救亡活动。他先后编辑《世界论坛》、《中外论坛》等刊物,介绍革命理论。他还利用多种形式(包括他哥哥邢赞亭在北平的上层社会关系)进行活动,广泛联系、争取、团结文化教育界的知名人士,宣传党的抗日救国的方针,揭露蒋介石国民党卖国投降政策。
一九三五年,日寇直逼平、津,华北危急。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途中于八月一日发出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提出了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八一宣言》发表后,华北的知识界积极响应。这时,徐冰同志在党的指示下,先后在太原、北平组织了“华北救亡会”、“北平文化界救亡会”和“华北民众救亡同盟”等统一战线组织,努力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同年八月间,徐冰同志邀集了北平各大学的一部分进步教授在西郊玉泉山聚谈,讨论如何发动群众响应《八一宣言》。不久,北平市学生在党的领导下,成立了联合会,终于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反蒋抗日的“一二·九”运动。徐冰同志从统战工作方面积极配合和支援这场伟大斗争。一九三六年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发生后,北平文化教育界的有些人士对我党采取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缺乏认识,特别是对释放蒋介石,更是想不通。为了团结抗日,徐冰同志与许德珩同志积极工作,并邀请了各校一些进步人士,由地下党的领导同志出面讲解当时国内政治形势和我们党的方针,从而提高了党外朋友对党的政策的认识,使他们进一步团结在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周围。
一九三六年,党的北方局分析了当时华北民族斗争和阶级斗争形势。为了适应抗日高潮的需要,经党中央批准决定,营救在北平监狱中的一大批有经验的党的干部出狱。徐冰同志根据北方局领导同志的指示,积极开展营救工作,通过有关同志的关系,向狱中党支部传达了北方局的决定。其后,一部分出狱同志又经徐冰同志联系,与党组织接上了关系,分赴抗日救亡斗争的各条战线。在北平地下工作时期,还有一件事需要提到,这就是红军长征胜利结束后,邓颖超同志秘密地到北平治病。徐冰同志利用他的社会关系,为我们敬爱的邓大姐提供了安全治疗的条件。
一九三七年初至一九三九年春,徐冰同志在延安任党报委员会秘书长、解放社编辑,负责编辑《解放周刊》、《新中华报》。当时,解放区的新闻出版工作正在开创时期,物质条件都很困难。他克服各种困难,筹办报刊出版,为建立党的新闻出版工作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和心血。在繁忙的工作中,他还与成仿吾等同志合译了《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判》等经典著作,在传播马克思主义方面也作出了贡献。
(二)
抗日战争期间,为了加强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工作,一九三九年夏,中央派徐冰同志到重庆,担任南方局文化组组长,后任重庆局委员。这个时期,我们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中心任务,就是贯彻毛主席关于在统一战线中坚持独立自主和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方针,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反对顽固势力,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徐冰同志在南方局和周恩来同志的领导下,坚定地贯彻执行了党中央的方针、政策,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他的工作。当时,重庆是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中心,环境极其险恶,徐冰同志不顾个人安危,英勇机智,克服重重困难,积极开展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在团结文化界和民主党派工作方面,作出了重大的成就。徐冰同志不愧是周恩来同志在统战工作方面的得力助手。
国民党统治区文化界统战工作的基地,是郭沫若同志为首的第三厅。通过第三厅团结了文化界、教育界、新闻界的大批进步文化工作者,广泛开展了爱国抗日的文化活动,宣传了我党的抗日主张。那时,文化界多数人有抗日救国思想,但也有些人对国民党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反动政策认识不清;他们对国民党腐败无能十分不满,但对八路军、解放区又缺乏了解,因而有些人看不到出路,对抗战前途感到渺茫。在周恩来同志的领导下,徐冰等同志具体分析研究了文化界的情况,认为要争取、团结这些党外朋友,必须做深入细致的工作。关键是使他们了解我党抗日团结进步的方针,宣传八路军、解放区,揭露国民党。为此,要通过各种渠道,利用各种形式,广泛结交文化界的朋友。徐冰同志善于结交朋友,由于他热情真挚,平易近人,深得文化界党外朋友的热爱。
一九四一年皖南事变后,国民党不断强化它的法西斯统治。但是,在党的领导下,文化统一战线却有了深入发展。徐冰等同志在周恩来同志的指示下,采取了多种多样的方式,如通过纪念鲁迅先生逝世,庆祝郭沫若、洪深等同志的生日,悼念邹韬奋同志等方式,联系和团结文化界。在第二次反共高潮之后,重庆的文艺界又逐渐恢复活动,特别是话剧界比较活跃。徐冰同志协助周恩来同志,利用文化这个阵地,运用话剧这个武器,揭露国民党反共、投降、倒退的政策,同国民党进行斗争,政治上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如轰动一时的《屈原》、《虎符》、《棠棣之花》以及《蜕变》、《日出》、《风雪夜归人》的演出,对提高蒋管区人民的爱国思想和反抗精神起了很大的作用。同时,徐冰同志还直接领导了进步书店的出版工作,出版了大批的进步书刊。
当时,徐冰同志与文化界人士关系密切,交往很多,工作是很深入的。唐瑜同志在重庆盖了所房子,一些没有住处的文化、新闻、戏剧界的朋友便借住在这里。文化界一些进步人士经常借这个地方聚会、交谈,因此,后来受到了国民党特务的监视。徐冰同志也常通过这个场所进行联系文化界的活动,并曾笑称这个地方可取名叫“二流堂”。文化大革命中,林彪、“四人帮”利用所谓“二流堂”问题,对郭老和徐冰同志妄加罪名,甚至借此攻击周恩来同志。
在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工作方面,在周恩来同志的直接领导下,徐冰同志进行了大量的团结工作。他经常同沈钧儒、陶行知、许德珩、李公朴、王昆仑等同志联系,开展各种活动和工作。这对开展同国民党的斗争,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起着重要的作用。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后,毛主席赴重庆谈判。毛主席在重庆会见民主人士和各界朋友,主要是徐冰同志协助周恩来同志安排的。
一九四六年初停战协定签订之后,徐冰同志在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任中共方面顾问。在叶剑英同志领导下,他坚决地执行了中央的指示,揭露蒋介石国民党独裁、卖国、内战的反动政策,积极开展反蒋爱国的统一战线工作。当时,他负责同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的联系工作,经常向进步朋友和各界人士介绍国内形势,阐述党的政策,或请一些领导同志与党外朋友会见,扩大党的政治影响。在统一战线工作中,他坚持又团结又斗争的方针,经常向进步朋友提出,只要不是投靠蒋介石国民党的,就要坚持团结,要团结一切力量共同反对美蒋反动派。直到北平军调部撤退前夕,叶剑英同志和徐冰同志还利用最后机会向一些民主人士进行工作,勉励大家坚持同国民党斗争。明确提出,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不会长久了,希望不久回来共庆胜利。
在解放战争时期,徐冰同志曾任中共潍坊市委书记和济南市副市长。在这两个城市解放之初,他努力贯彻党的城市政策,在维护社会秩序、恢复生产和建设人民政权等方面做出了显著的成绩。北平解放前夕,徐冰同志参加了和平解放北平的谈判和接收工作。
(三)
一九四九年初,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决议的光辉指引下,人民解放战争更加迅猛地向前推进,我国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正经历着历史性的变化。筹备和召开新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实现全国人民的大团结,建立新中国,是全党和全国人民的一项十分紧迫的战斗任务。徐冰同志在北平解放后不久,就被委任为党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在毛主席和周总理的领导下,协同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同志和其他领导同志为新政协的筹备和召开,开展广泛的活动,做了大量的政治工作和组织工作。当时,各民主党派和各人民团体的负责人、各界代表人士以及从国民党阵营分化出来的爱国人士陆续云集北平。徐冰同志同他们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接触,耐心地倾听他们的意见,详细地向他们讲述革命形势和党的各项政策,同他们沟通思想,协商筹备和召开新政协的有关问题;同时,妥善地处理他们提出的各项要求,热情地帮助他们解决各种实际问题,调节他们彼此间的关系,促进统一战线内部的团结。在此期间,他的健康状况很差,经常吐血,但他不辞辛苦,不顾个人的病痛,为巩固和发展统一战线而奋斗。
建国以后,徐冰同志历任政协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秘书长、副主席,历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部长,中共八届候补中央委员。在一九五六年社会主义三大改造高潮以前,徐冰同志在帮助各民主党派贯彻执行《共同纲领》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整顿和发展组织,推动和组织成员参加各项政治运动和建设事业,在实践中改造思想,提高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觉悟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与此同时,他在建立和活跃中国人民政协的工作,开展政治协商活动和组织各界人士的学习以及开展国际统一战线活动,对各方面爱国人士在政治上、工作上的适当安排,广泛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搞好党与党外人士合作共事关系等方面,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在这些工作中,他一如既往,坚持党的又团结又斗争的方针,贯彻执行党对各民主党派和各界人士的团结、教育、改造政策,对推动各界人士积极投入历次政治运动,接受社会主义改造,有重大的意义。
一九五八年下半年,徐冰同志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在统战工作中强调采取和风细雨、正面教育的方法,推动党外人士到工作和劳动实践中去,调动他们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积极性,同时在实践中继续进行改造。一九五九年元旦,在中央统战部举行的招待各民主党派的会议上,徐冰同志针对当时统一战线出现的一些情况,宣布了党的“五不变”政策(即定息不变、高薪不变、学衔不变、政治安排不变和教育改造不变),以概括的语言阐明了党在当时情况下所采取的政策方针,对稳定和团结统一战线各方面人士起了重要的作用。一九六○年到一九六二年,徐冰同志在统一战线工作中,大力调整关系,贯彻政策,进行形势教育,帮助各界人士提高认识,增强克服暂时经济困难的信心,使他们团结在党的周围,更好地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一九六二年以后,徐冰同志受党中央委托,为了充分发挥党外人士和知识分子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重大作用,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政协会议中,都注意安排了大量的各界党外人士,特别是各方面的科学技术专家,对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团结各种爱国力量,动员各界党外人士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起了重大的作用。徐冰同志还积极响应毛主席关于大兴调查研究之风的号召,多次亲自带队到基层蹲点,解剖麻雀,对统一战线内部阶级关系的变化以及基层统战工作的经验和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他亲自向基层干部虚心求教,亲自同党外人士促膝谈心,交换意见。
徐冰同志对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批示交办的有关统一战线方面的工作和一些具体问题,一贯是以极其严肃负责的态度,去认真执行办理。直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初期,在他受到林彪、“四人帮”一伙的迫害时,他仍坚决执行毛主席、周总理的指示,对一部分上层爱国民主人士采取了保护措施,使之免遭林彪、“四人帮”的摧残。
徐冰同志在建国后继续同许多上层爱国民主人士和各界朋友,保持了经常的、广泛的、密切的联系,进行了多方面的工作。他一直深切关心统一战线中各方面朋友在政治上的进步,关心这些朋友在工作以至生活方面存在的问题。他对同党长期合作、深受广大人民爱戴的宋庆龄副委员长十分崇敬,经常探望,并就一些问题交换意见。他与结交几十年的许德珩同志和陈叔通、张治中、黄炎培、程潜、傅作义、章士钊等老先生也经常交往,讨论统一战线方面的问题,推动他们积极发挥作用。由于徐冰同志始终坚持毛主席、周总理倡导的民主协商精神,把原则性和灵活性巧妙地统一起来,加之他对朋友亲切真诚,因而深受党外人士的尊重和信任。
徐冰同志在建国后的十七年中,一直战斗在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岗位上,他坚决地贯彻执行了党中央的路线和方针政策,为不断发展和巩固我国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各种爱国力量大团结的统一战线,为开展和加强政协工作、爱国民主党派工作,为调动党外人士和文化知识界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为台湾归回祖国,实现祖国的统一大业,作出了重要的出色的贡献。
林彪、“四人帮”极力诬蔑和迫害徐冰同志是有其深刻原因的。林彪、“四人帮”一伙出于篡党夺权的反革命目的,疯狂反对毛主席光辉的统一战线思想,肆意践踏党的统一战线政策,他们是全国各族人民和各种爱国力量大团结的死敌。周恩来同志为建立和发展我国统一战线,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是创造性地贯彻执行毛主席统一战线理论、路线的光辉典范。徐冰同志无论在全国解放前和全国解放以后,长期在周恩来同志领导下,从事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周恩来同志了解他,信任他,称赞徐冰同志大事不糊涂。由于这种种原因,林彪、“四人帮”一伙必然要对徐冰同志栽上种种诬陷之词,置之死地而后快。徐冰同志从林彪、“四人帮”一伙登台表演之初,就对他们的反革命阴谋进行了抵制和斗争。一九六六年八届十一中全会期间,徐冰同志与陈伯达、江青有过面对面的斗争。因此,陈伯达狂叫要“炮打徐冰领导的统战部”,江青也攻击徐冰同志“在会上一直唱反调”。从此,中央统战部以至全国统战部门被打成“反革命修正主义司令部”。不久,文革小组的那个“顾问”又炮制了一九三六年“六十一人”这个重大错案,指派专人来向徐冰同志“调查”,借以罗织罪名,诬陷徐冰同志。在这个重大政治问题上,徐冰同志顶住了种种诽谤诬蔑,坚持了党的实事求是的原则,如实地提供了当时的历史情况,指出“这件事情的结论只能请中央决定”。一九六七年以后,徐冰同志遭受了长期的非法监禁关押,政治上被扣上种种莫须有的罪名,精神上、肉体上受到了严重的摧残折磨,但他始终坚贞不屈,顽强地进行了斗争。
徐冰同志在半个世纪的革命斗争中,对党对人民的事业忠心耿耿,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周恩来、朱德同志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非常崇敬和热爱,怀有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我们深切地怀念徐冰同志襟怀坦白,光明磊落;怀念他爱憎分明,敢于斗争;怀念他对战友和朋友,诚恳真挚,热情亲切,对干部宽厚热忱,平易近人。我们要在党中央领导下,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同心同德,群策群力,为进一步巩固和扩大我国统一战线,实现新时期的总任务,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努力奋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