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0年3月2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海外来信

新春贺信暖人心
新春佳节,我收到了南京大学寄来的贺信。信中对我们这些阔别亲人、远涉重洋到国外进修学习的教师和学生表示亲切的问候,还报道了全国各条战线取得的成就、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提出的教育工作的安排以及南京大学所发生的一系列变化,对我们的学习和工作也提出了要求和希望。南京大学还举行了出国人员家属茶话会,表示要照顾好家庭,使亲人在国外无后顾之忧。
读罢新春贺信,我心情振奋。它将激励我们更加刻苦学习,努力工作,为中华民族的繁荣富强贡献力量。我把贺信拿给其他外国学生看,他们羡慕、赞叹,对这样的人与人之间、人民与国家之间的关系非常向往。
每逢佳节倍思亲。新春贺信暖人心。衷心感谢南京大学对我们的关怀。南京大学赴西德留学生 戴继强


第3版()
专栏:

简易锁边器的厄运
去年三月二十二日《湖南科技报》刊登了邓顺喜同志写的关于简易锁边器的报道。我认为很好,去信了解详情。最近收到邓顺喜的信,恳求我单位帮助生产。我对这个技术革新者深感同情。特寄上他的信。
沈阳六○六所 赵峥嵘
附:邓顺喜的信
我是一个回乡知识青年。我用业余时间研究了两年,自己花了一百多元钱,在一九六八年初,设计、试制成功了安装在各类家用缝纫机上的简易锁边器。它在社会上引起许多人的兴趣。可是,对这种好事,我们公社个别领导不支持;在我取得了成绩,受到群众好评时,他们看见可以有大笔收入,又想独占,不愿让别人得去。
这个锁边器由我公社农机厂试产。由于技术水平低,设备条件差,一年多时间都不能成批生产。他们全面封锁技术,研究所派人来,公社领导不准和人家见面。把我的锁边器样机和工具箱锁起不准我管,不准任何人插手。产品没搞出来,他们便向全国发信。现在,经常收到全国各地寄来的订货款,但没货寄,便从各队抽来百多人盲目上马生产锁边器,做了一些不合格的产品,不经过鉴定就出售。公社个别领导人不准我继续研究。我只好在完成厂里十二小时工作后,每天晚上在家里继续研究到深夜。去年七月又试制成功第二台锁边器,把原来二十多种零件减少到十多种。在构造、美观、耐用方面都有所提高。最近,我又研究出一种只用八种零件的锁边器,比第二台又大大跨进一步。你们能不能帮助我试产? 邓顺喜
调·查·汇·报
接到赵峥嵘同志的信,我们到邵东县科委、檀山铺公社农机厂去了解。邓顺喜同志反映的情况符合实际。
去年三月,《湖南科技报》介绍了邓顺喜同志写的简易锁边器的消息后,截至十一月底,接到来自全国二十八个省市的六千多封信,四万多元订货款,来厂参观学习的达四百多人。来信来访者一致说好。他们认为这种锁边器构造简单、造价低,可以推广。可是,时至今日,简易锁边器非但没有成批生产,而且没有鉴定。
群众喜欢的产品为什么如此难产?我们在承担试产任务的檀山铺公社农机厂看了几个生产点。确实,这个厂机器设备简陋,生产技术落后,锁边器的二十多种零件主要是靠手工敲敲打打做出来的。
邵东县科委曾提出由设备条件较好、技术力量较强的县机械厂承担试产任务。但公社农机厂认为创新者是本公社管辖内的,产品是本厂搞出来的,只能在本厂生产,不能让外单位插手。
公社农机厂还以“公社研究决定”为名,收走了邓顺喜的样机。不让邓接触外厂人员,厂方也不接待外单位来访参观。去年五月,山东济南来两位同志想和邓顺喜同志谈谈,厂领导没有同意。经过再三要求,在县科委同志的陪同下,才见了面。公社个别同志还叮嘱不要把技术传出去,否则要受纪律处分。广西某部队的同志来厂取经,要求看看样机,准备订货,厂方也不同意。部队的同志只好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一项群众欢迎的技术革新成果不能成为国家财富,邓顺喜同志感到十分痛心,邵东县科委也为此事着急。
本报记者


第3版()
专栏:

邓顺喜最近来信
在地委的建议下,去年十二月份,县委让我组成一个科研小组,暂时在县科委继续研究。可时过两天,县委又解散科研小组,县机械厂也不同意我在他们厂里研制样机,我只好独自东奔西跑,求助别厂,自筹费用,继续研究。
经过四十五天的努力,终于制成第三台锁边器——两线简易锁边器。这种锁边器可安装在各种家用缝纫机上。在县服装厂使用时,师傅认为比三线简易锁边器好。
县委岳书记看了样机认为不错,要我找经委刘主任。可刘主任说:“这东西我们不能搞。如果搞了,社队企业局和农机厂就会找我们的麻烦。”科委唐主任又为我找了县委书记,书记找了刘主任。刘主任说,“若是只试制,不生产,农机厂不干。”我去找地委,地委书记亲自给县委打电话,请他们办好这件事。等到现在,仍无音讯。外地有几个研究所和缝纫机厂来信欢迎我去他们那里试制,可县里不放人,奈何! 邓顺喜


第3版()
专栏:探讨与研究

这种技术保密对谁有利
当前,随着工厂之间的产品竞争,发生了这样的现象:一些单位对于来取经、参观学习的兄弟单位,严加封锁各种资料,不介绍先进技术,应付了事。在一些全国同行业技术经验交流会上,互相交流的不是先进技术,而是些老生常谈,相互之间技术保密很厉害。这种现象很不好。
厂与厂相互保密,影响生产发展,阻碍各厂之间互相借鉴、启发,不利于科学技术的提高。任何发明创造,都是经过反复实践才成功的。各厂一保密,不少单位就要重走许多弯路,浪费许多人力物力,失去许多宝贵的时间。我们生产的目的是实现四个现代化,逐步提高人民的生活。这单靠一两个先进企业是不行的,而要全国所有工厂都添砖加瓦才能达到。如果把先进的科学技术运用到全国成千上万个工厂,所发挥的作用就相当可观了。同时,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企业之间不能互相保密、拆台,而是要发扬共产主义风格,反对本位主义,进行技术协作,取长补短,全国一盘棋。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制订一些办法、制度,如发明先进技术的单位要拥有技术专利权,奖励发明推广先进技术有成绩的单位等等。这样,照顾到国家、企业、个人的利益,以利于技术的交流和推广。
华北制药厂
许留明


第3版()
专栏:新风集

馆长要求补考
我馆去年下半年掀起学习业务高潮,从《图书馆学》基础课入手,组织专人讲授,实行考核制度。年终考试时,馆长仲宇同志外出开会,未能参加。回馆后他主动要求补考,并请群众监督。
因而赞曰:
转向四化,业务必精。
领导干部,身体力行。
拨乱反正,树立新风。
河南省图书馆 贾连汉


第3版()
专栏:新风集

小吉普换成了大轿车
前几年,上级拨给安阳第二制药厂一辆北京牌吉普车。去年十一月,厂领导把它换成一辆大轿车。原来,这个厂远离市区十多里。工人骑车上班要三四十分钟,不会骑车的只好徒步上班。有的女工拖儿携女,遇到刮风下雨更困难。
如何解决职工上下班困难,成为厂领导的一块心病。几年来,他们多次设法买辆接送工人上下班的大轿车,都未能买到。去年十一月,厂领导同志听说有个单位想用大轿车换小吉普,便立即研究,认为:虽然我厂只有这一辆小吉普,工作又需要,但是,我们要把职工的疾苦摆在第一位。决定把小吉普换成大轿车。
大轿车进厂后,老工人李秀英说:“厂领导把小吉普换掉了,自己骑自行车,我们一定要把劲都用在四化上。”
河南安阳市 志明 长生 武勋 苏波


第3版()
专栏:

让牧民的收音机常响
现在,收音机成了牧区人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正蓝旗一万三千七百多户就有半导体收音机一万一千多台。牧民们对收音机有很深的感情。因为牧区交通不便,居住分散,报纸、杂志半月才能到一次,电影、戏剧经常看不到。牧民的文化娱乐生活、了解国内外大事,都靠收音机。
但是,现在市场上除一号电池,其它号的就难买了。基层商店半年也不进一次货,旗县以上的城镇也经常脱销。牧民们想方设法托人到大城市购买,可是,有时一些大城市又有不少规定,什么要当地的购货证或居住证明、用旧电池换购等。
其次是牧区旗县以下集镇根本没有修理收音机门市部,就是旗县以上城镇也只是广播站里有几个人修理。牧民的收音机坏了,要走百里、数百里才能找到一处修理点。由于修理人员太忙或缺少零配件,牧民们要等几个月,甚至经年还得不到修理。正蓝旗广播站修理组积压待修的收音机就很多,牧民们意见很大,修理人员却无能为力。
内蒙古正蓝旗计委 赵俊


第3版()
专栏:建议与要求

来自西藏职工的一个小小要求
在西藏,职工都在食堂用餐。一些年老体弱一时生病的同志,需要有一些粮票,以便买些挂面、点心。可是,管辖方圆几十里的林芝县八一镇粮店,只许在粮店按规定数量、品种买粮油,不发放一两粮票。希望改变这种做法。 西藏八一人民医院 迟文瑞


第3版()
专栏:建议与要求

把蒲草利用起来
我社位于苏北平原,三面濒湖,湖面宽阔,出产蒲草,每年收获上亿斤,可以用来编席子、蒲包和扇子,是编织业的好原料。但在我们这里,却把它下灶当了燃料。如果组织收割,编成蒲席等,价值可提高四倍多。
希望有关领导扶持、鼓励集体和社员编织,希望商业部门积极组织收购。 江苏金湖县白马湖公社 李雪松


第3版()
专栏:读信札记

谁出“主意”谁付钱
一位读者来信谈到:某林区大设宴席,招待上级派来验收的人。酒菜刚上桌,外面传来了宣读国务院关于禁止请客送礼、大吃大喝通知的高音喇叭声。客人面面相觑,十分尴尬。“好客”的主人却依然满面春风,提起筷子道:“它播它的,咱吃咱的,……”
中央和地方一些领导机关,三令五申严禁用公款请客送礼,大吃大喝;为什么有的人还是明知故犯呢?读者说:“要是掏他自个儿的钱,看他还这么‘大方’不!”可谓一针见血。看来,要刹住这种不正之风,单靠文件和报纸批评是不够的。应该明确规定一条:谁要请客送礼,大吃大喝,必须“掏他自个儿的钱”,谁出“主意”谁付钱。希望对那些用公款请客者,严格执行这一条建议。 任群


第3版()
专栏:读者评报

也要救救那几个“时髦”青年
读了《人民子弟兵奋力破冰救青年》的报道和编者按,我部指战员对破冰救学生的空军战士和划船相助的工人师傅十分钦佩,同时对那几个见死不救、冷嘲热讽的“时髦”青年表示鄙视!在他们眼里,是与非、荣与辱,全然颠倒了。极端个人主义的毒菌已经侵入了他们的肌体,理所当然地要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
对于这些“时髦”青年,我们绝不能象他们对落水学生那样见“死”不救。整个社会都要动员起来,救救那些在极端个人主义迷途中游荡的青年人。虽然这比从湖水中救出一个学生不知要艰巨多少倍,但是,却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北京通县驻军 白凤昆


第3版()
专栏:

为什么封锁自己人?
去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市建委一个同志和宝鸡市建材厂工人、厂长共五人组成一个学习小组,去汉中县机砖厂学习门窗代用材料钙塑生产工艺。二十三日下午该厂一位同志接待我们时不耐烦地说:“今天是我们厂的星期六,负责试制这项新产品的同志回家了,离此四十里路。”我们说:“那让我们到试制的车间学习学习吧!”接待的同志又说:“搞试制的同志可能到河北、西安等地出差,钥匙也带走了。门锁着,没法看。塑料厂也参与了试制,他们知道。”学习组的同志反复说明来意,再三请求看新产品的样式和介绍试制配方及有关资料,但他们什么也没介绍。在我们请求下,出于无奈,才让从门缝向里望了望。后来,学习组的同志到汉中地区建委换介绍信。建委的同志说,塑料厂有两个大学生对这种工艺比较钻研,直接参与过砖厂的试制工作。二十四日上午,学习小组的同志又赶到汉中县塑料厂请教。该厂生产科长说:“配方是机砖厂拿来的,我们不知道,人家也不会给你们讲。不用见我厂的那两个大学生了,他们不是学这个的,现在搞基建,不知人是否在。”当时学习组有一名成员曾随陕西省建委、建工局、建设银行联合组织的新产品试制费检查组来过。他说:“上次我和省里几位同志在地区亲眼看到了这种窗户新工艺样品,一扇窗户净重十四公斤,每公斤只花三元成本费,物美价廉,也解决了建筑木材不足的问题。如果在全省推广,将节省不少木材。假如在全国推广,作用就更大了。”那个生产科长又说:“那你们到西安塑料三厂去参观吧!”
汉中一行,双手空空。学习组的同志只好赶到西安,通过私人关系在塑料三厂找了一个同志,简单介绍了这种工艺,又找到一位熟人利用下班时间带进厂内,间接地看了工艺过程和有关设备。无意中,我们发现了一张配方。经过对照核实,这些资料数据与那人介绍的有不一样之处。同志们说:“人家给咱念的不是真经,我们把真经取回来了。”
此事传到宝鸡之后,引起了强烈反响,干部、工人纷纷议论。有的说:“现在工厂企业做生意都有绝招。人家的东西让你学会,人家的那一套就不吃香了。”有的说:“我们去上海等地参观了几处,人家介绍的经验和实际经验有区别,都留一手,都怕自己的生意不兴隆了。”有的说:“我们搞四化也要竞争。给别人介绍经验,自己拆自己的台,打自己的饭碗。”有一个厂长说:“西宁市学习了我们的经验后,自己生产方便了,不定我们的货了。”一些同志不同意上述看法,感到汉中县机砖厂和塑料厂的做法保守,影响很坏,应该反对。
我们认为,一种新技术出现后,一定要大力普及,使之成为全国全民的财富,发挥更大的效用。掌握这种技术的同志应该心想全局,团结起来搞四化。
陕西宝鸡市革委会建委
雷逢富 孙志强


第3版()
专栏:编辑后记

需要立个法
记者在邵东县采访时,当地的同志说,技术封锁是目前带有普遍性的问题,不只锁边器这一件事。湖南的同志到广东去学习烧制陶瓷的经验,到浙江去学习纺织丝绸的经验,有的人对关键部分都留一手。宝鸡的同志反映,他们去上海几个厂学习,也遇到类似情况。可是他们把自己的经验告诉了西宁市的同志,结果西宁市自己生产,不订他们的货了。我们拿着这两份稿子访问国家科委和轻工业部主管这部分工作的单位。他们都说,这两件事还小,比这重要、经济价值更大的事有的是。
我们觉得这件事很重要。我们国家正在搞四化。如果一个地方的发明创造不能推广,不能变成全国的财富,这不是一个大损失吗?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应该全国一盘棋。但是,象有些同志说的,把自己的发明创造、先进经验无代价、无保留地告诉别人,结果自己得不到发展,甚至缩减生产,“自己拆自己的台,打自己的饭碗”,这也是实际问题。
怎么办呢?我们把上述想法提出来,向有关部门的同志请教。回答是:“以教育为主,坚持技术交流。”
我们认为,目前存在着实际问题,既要做思想工作,也要采取符合经济规律的办法,适当加以解决。根据国外经验,制定发明创造登记制或“专利法”很有作用,希望主管部门对此给予认真的考虑。


第3版()
专栏:新风集

副部长黑夜扫地
我因工作经常晚上七八点钟回家,每次几乎都碰到一个人在打扫公共楼道,因天黑,看不清是谁。一天晚上,我特意看了看,原来是外经部李克副部长。他住楼下,我住楼上。我问他:“怎么经常碰到你黑黑地打扫呢?”他说:“白天没时间。”我们相对笑了笑,他继续扫地。
李克同志生活很朴素,住房和我们一样。交通部远洋运输局 之平


第3版()
专栏:

订报碰到的麻烦
升入二年级以后,我们几个同学感到学习任务更重了,决定凑钱订一份《人民日报》,课外阅读。没想到我校所在地松林店邮局的同志说过期了,不能订。听说县城里能订,我们就跑二十多里去县邮局。很顺利,给订了一九七九年十一、十二两个月的,并告诉我们:到时给转到松林店支局,由支局直接投递。十一月到了,一天、两天……十天过去了,也见不着报。我们又利用星期日去问是怎么回事。县邮局同志说,给转下去了;松林店支局的同志则说没给转来。来回推托了五六次,也未解决。最后,我们在县邮局里遇上了松林店支局的负责人。我们当着他们双方的面提出这个问题。他们商量后说:“由十二月二十四日起给你们送报吧!”我们要求把以前的钱退给我们,他们说不行,还说没有别的解决办法。耽误了我们的学习不算,三元钱只给八天的报纸,这能行吗?事情不大,却使我们很生气。谁能管一管他们这种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呢?我们不得不给你们写信了。
河北涿县房树中学33班 几个学生
编者附言:收到这封来信后,本报会同邮电部派人调查,证明读者反映的问题完全属实。涿县邮局已作检查,采取了改进措施。类似这样的问题,在全国不是个别的。希望有关邮局注意搞好报纸发行工作,使广大读者能及时订阅报纸。


第3版()
专栏:读者评报

真实地报道 积极地引导
一月十九日第一版《人民子弟兵奋力破冰救青年》,是一篇褒贬分明、发人深省的报道。
这篇报道反映了落水青年生命危在旦夕时,所出现的奋勇舍己救人、站在岸上袖手旁观、非但见死不救反而对救人者冷嘲热讽三种态度。许多人看了这篇报道,都说:这样写法好,更能教育人。
这篇报道尖锐地提出了社会风气被严重破坏的问题。人们关心这个问题,迫切希望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因此,觉得这篇报道有真实感,愿意看,争着看。
以前的这类报道,往往回避了反面的行为和言论,只赞颂舍己救人者,不触及见死不救者,对袖手旁观者在报道上也来个“袖手旁观”。于是真实的事实走样了,本来鲜明的表现模糊了,活生生的东西变得呆板了。不仅如此,这种回避性的报道,还给那些类似见死不救的袖手旁观者以错觉。他们似乎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好,认为我袖手旁观,不表扬我也就是了。从而觉得心安理得。
可以想象,凡是看了这篇报道的读者,不能不认真地想一想:文中出现的各种人,谁是谁非?如果我遇到了这个场合,应该怎么办?
可以预料,如果再出现类似的事情,象曹怀亮、乔晓亮、刘顺义等同志那样舍己救人的人,一定会多起来,而那些见死不救、甚而对救人者冷嘲热讽的人,一定会日趋减少。 河南漯河市教育局 肖万君


第3版()
专栏:读者评报

百余字短文一错再错
二月五日《人民日报》第四版《杜康名酒获新生》一文,短短百余字,却一错再错。书名是《中国人名大辞典》,写成《中国名人大词典》。编者臧励龢,除励字外,其余皆错,写成著者“藏励酥”。原书在《杜康》条目下,只有四个字:“周,善造酒”,未说明东周或西周,而作者不知何以知其为东周人。这些错误,咎应属谁,我们不知道;但象《人民日报》这样的报纸却实在不应该如此粗疏。希望今后不再发生这样的事。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一读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