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0年3月15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抵制莫斯科奥运会的一些国家将开会
讨论另组国际运动会取代夏季奥运会
新华社北京三月十四日电 伦敦消息:英国外交部发言人十三日宣布,决定抵制莫斯科夏季奥运会的一些国家下周将在日内瓦开会,讨论是否可能另外组织一次国际运动会来取代莫斯科夏季奥运会的问题。
这次会议是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三国共同发起的。决定抵制莫斯科奥运会的数十个国家的政府已被邀请参加会议。


第6版()
专栏:

乔森潘总理结束对朝鲜友好访问离开平壤
行前李钟玉总理和乔森潘总理举行会谈
新华社平壤三月十四日电 以民主柬埔寨国家主席团主席、政府总理乔森潘为团长的民主柬埔寨政府代表团结束对朝鲜的友好访问,今天上午乘专机离开平壤。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总理李钟玉、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许锬和副总理孔镇泰等到机场送行。
中国驻朝鲜大使吕志先也到机场送行。
新华社平壤三月十四日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朝鲜政务院总理李钟玉和民主柬埔寨国家主席团主席、政府总理乔森潘三月十三日在平壤举行了会谈。
会谈是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
当天,乔森潘等民主柬埔寨贵宾在李钟玉等陪同下参观了朝鲜祖国解放战争胜利纪念馆。


第6版()
专栏:

南通社严词驳斥越苏报纸造谣攻击
南对柬阿问题的立场和不结盟不容歪曲
新华社贝尔格莱德三月十四日电 南斯拉夫通讯社十三日发表两篇报道,驳斥越南和苏联报纸对南斯拉夫在柬埔寨和阿富汗问题上的严正立场的攻击。
南通社在题为《越南攻击南斯拉夫》的报道中说,越南《人民报》和《人民军队报》发表文章,对南斯拉夫关于某些迫切的国际问题、首先是关于东南亚和阿富汗局势问题的立场进行造谣。报道指出,这些离奇的和荒谬的论点甚至达到了这样的地步,竟指责南斯拉夫侵犯阿富汗的主权和干涉它的内政!
报道说:越南报纸“还在不结盟政策问题上教训南斯拉夫,说南斯拉夫使不结盟运动背离它的主要目标。”“据说,南斯拉夫对柬埔寨和阿富汗问题的立场与不结盟运动的崇高目标是不一致的。”报道指出:什么是真正的不结盟原则,这是人们十分清楚的。“对不结盟政策的狭隘理解和企图把这一政策纳入自己的利益范围,正如越南报纸所做的那样,是与不结盟国家和整个不结盟运动的基本原则和根本利益完全背道而驰的。”
南通社以《〈真理报〉转载越南对南斯拉夫的攻击》为题的另一篇报道指出,数月来,苏联报纸没有转载南斯拉夫对最近恶化了的国际形势的真正立场。但是,十三日《真理报》却用很大篇幅刊登了越南《人民军队报》的文章,毫无根据地攻击南斯拉夫的报纸和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官方机构。这就为对南斯拉夫的没有原则的、片面的、没有任何根据的攻击提供了广泛的可能。
南通社的报道说:“正当几乎整个世界、特别是不结盟国家赞扬南斯拉夫的总统和整个南斯拉夫多年来在真正的不结盟原则基础上为加强不结盟运动所作的贡献时,越南却企图抹煞我国独立的和坚持原则的不结盟政策,这确实是一种哀鸣。”
报道指出:“南斯拉夫对越南军事干涉民主柬埔寨的立场是众所周知的。南斯拉夫为争取各国人民的自决权利,为争取每个国家选择自己的国内发展道路的权利,为争取各国对民族和国家主权的权利,作了坚持原则的努力。我国坚决地反对任何侵略和施加压力的作法,不管它们用什么样的意识形态借口和政治借口。”
报道接着指出:“对苏联读者来说,南斯拉夫的上述立场是无从了解的,特别是在最近几个月。可是,今天的《真理报》还是不加任何限制地转载了越南报纸的诽谤。”
南斯拉夫《战斗报》和《政治报》在十四日也分别刊登了自己记者写的有关报道。


第6版()
专栏:

中朝一九八○年换货议定书在平壤签字
新华社平壤三月十四日电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一九八○年换货议定书今天在平壤签字。
朝鲜政务院副总理桂应泰、中国驻朝鲜大使吕志先等出席了签字仪式。
中国政府贸易代表团团长、外贸部副部长陈洁和朝鲜政府贸易代表团团长、贸易部副部长韩秀拮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在议定书上签字。
签字仪式前,桂应泰副总理接见了中国政府贸易代表团全体成员。


第6版()
专栏:

日本撤回驻阿富汗大使
新华社东京三月十四日电 据日本《读卖新闻》十四日报道,日本驻阿富汗大使前田利一十三日回到日本。
日本外务省高级官员同一天表明,英国、法国、西德等西方主要国家都已撤回本国驻阿富汗大使,这次命前田大使回国,事实上就是撤回。
报道说,在日本不承认由苏联军队入侵而成立的卡尔迈勒政权和苏联军队占领阿富汗长期化的情况下,可以认为外务省的这一行动是对苏联不满的一种表现。


第6版()
专栏:小资料

二十年前的马山烽火
三月十五日,是南朝鲜马山市人民为反对李承晚集团法西斯统治和包揽伪总统“选举”举行大示威的二十周年,这场人民斗争导致了李承晚独裁统治的垮台。
当时,根据南朝鲜伪“宪法”,改选“总统”应在一九六○年七月十五日举行,但李承晚却突然宣布提前到三月十五日,以便他在反对党准备不及的情况下占居上风。李承晚的主要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赵炳玉二月十五日在华盛顿“突然死去”,出现了一场李承晚同死人“竞选”的滑稽戏。在许多投票所,李承晚集团在“选举”的前一天——十四日晚上,就把相当于选民总数百分之四十的伪造支持李承晚的“选票”成捆投进票箱。“选举”那天,选举场所部署了大量警察,逼使选民必须投李承晚集团的票。李承晚就是凭借暗杀、舞弊和刺刀连任伪总统的。
三月十五日,马山市数千名青年学生和市民示威游行,高呼“选举无效”等口号,愤怒地焚烧了一所警察派出所,捣毁了另外四个派出所和李承晚的自由党市党部,包围了马山“市政府”办公厅。李承晚调去大批军警镇压,打死打伤示威群众一百多人,进一步激起了遭受美李集团十几年暴政统治的南朝鲜人民心中的怒火。示威运动迅速遍及汉城、釜山、清州、光州、大丘、仁川、晋州、大田、全州、水原等几乎整个南朝鲜。群众示威的巨大声势,迫使许多“道知事”和“市长”等贪官污吏纷纷认罪下台或抱头鼠窜。最后,人民大示威的风暴把卖国贼李承晚从伪总统的宝座上掀下了台。
·修庆·


第6版()
专栏:

解决阿富汗问题的正确途径
观察家
苏联入侵阿富汗,引起了国际局势的紧张,严重地威胁了世界和平。如何解决阿富汗问题,制止苏联的侵略,已经成为全世界普遍关心的问题。
造成阿富汗问题的根本原因,是苏联对阿富汗的侵略。苏联为了推行霸权主义的全球战略,不顾一切国际关系准则,悍然出兵占领阿富汗,野蛮镇压阿富汗人民,妄图把阿富汗变成它向南亚和波斯湾地区扩张的跳板。因此,要解决阿富汗问题,必须从阿富汗撤走全部苏联军队。对侵略者决不能采取姑息、纵容的态度,容许它采取拖延时间、提出先决条件、留下部分军队等手段来达到其侵略目的。联合国紧急特别会议和伊斯兰国家外长特别会议要求苏联立即全部从阿富汗撤军的决议,正是体现了这一基本原则。
然而,苏联对于这些决议却拒不执行,反而企图把自己的侵略行为,说成是对阿富汗的什么“援助”,宣称只有其他国家“完全停止”对阿富汗的“干涉”,它才“准备撤军”。人们早就指出,苏联这种为撤军提出先决条件的论调,实际上是妄图反诬别人干涉了阿富汗,从而推卸自己的侵略罪责,并进而肆无忌惮地继续向阿富汗增兵,血腥镇压阿富汗人民的反侵略斗争。如果此计得逞,任何时候,它都可以声称由于外来“干涉”没有“完全停止”,因而它不能撤军。显然,它的所谓“准备撤军”,实际上就是无限期不撤军。
最近,苏联又通过各种渠道,暗示苏联愿意同其它国家谈判阿富汗问题;只有其它国家“保证”或“保证尊重”阿富汗的“中立”,苏联才“准备撤军”。苏联这种为撤军提出先决条件的又一种论调,是一个一石数鸟的诡计。
首先,任何国家如果和苏联共同“保证”或“保证尊重”阿富汗的“中立”,就使自己处于同苏联一起对阿富汗事件负有责任的地位,等于接受苏联为它侵略阿富汗辩解的借口。
其次,苏联可以拖延谈判以赢得时间,以便它在阿富汗进行大规模的扫荡,扑灭阿富汗人民的抵抗,巩固它对阿富汗的控制。
第三,苏联可以借口正在进行谈判,缓和世界舆论要它撤军的压力,破坏全世界对它的制裁,在反对苏联侵略的国家之间制造分歧,各个击破。
第四,苏联可以用“保证”或“保证尊重”阿富汗“中立”为借口,限制和阻止各国人民对阿富汗人民反侵略的正义斗争的支援。
第五,苏联可以在长时间谈判期间,在阿富汗扶植傀儡,安排“顾问”,布置特务,精心制造出一个名曰“中立”、实为苏联附庸的阿富汗,并在各国
“保证”之下心安理得地把阿富汗纳入它的势力范围。
最后,苏联可以把阿富汗问题的这种“解决”办法,应用于其他地区,使之成为侵略扩张的一种新的模式。
十分明显,苏联目前暗示可以先谈判后撤军,其目的同样是不撤军或撤军而不放弃阿富汗。苏联入侵阿富汗,不是权宜之计,而是经过反复权衡利害得失而采取的战略行动。它现在遭到阿富汗人民的抵抗,世界舆论的谴责,国内人民的反对,处境被动孤立,但是它还没有遭到重大的挫折,因而决不肯轻易撤军或者放弃阿富汗。它关于撤军的一切谈论,都不过是将计就计,为达到它的侵略目的而玩弄的策略花招而已。
事情很明白,任何真正解决阿富汗问题的方案必须坚持三项原则:
第一,苏联力图推翻联合国大会和伊斯兰国家会议要求苏联立即无条件地从阿富汗撤出全部军队的决议,因此人们必须坚持这两项决议,决不能从这两项决议后退。苏联撤军不能有任何先决条件,也不能成为一揽子解决的一部分。
第二,苏联力图在国际“保证”的名义下干涉阿富汗的内政,继续控制阿富汗,因此人们必须坚持阿富汗的内政只能由阿富汗人民自己解决。既不能强迫阿富汗人民接受苏联入侵所造成的现成事实,也不能背着阿富汗人民,把任何东西强加于他们。
第三,苏联力图消灭阿富汗人民的抵抗,阻止各国人民对阿富汗人民的支援,巩固它对阿富汗的控制,因此,各国和各国人民必须坚决支持阿富汗人民当前反对苏联占领军的斗争。各国和各国人民有义务积极支持阿富汗人民维护民族独立、反对外国侵略的正义斗争,以创造迫使苏联撤军的条件。任何把这种支持攻击为干涉阿富汗内政的说法,都是对国际道义的无耻诬蔑。
制止苏联对阿富汗的侵略,打击苏联霸权主义的嚣张气焰,是一场严重的斗争。苏联是一个既凶狠而又狡猾的侵略者,只有坚持上述三项原则,才能防止它利用各国人民的善良愿望来达到它的侵略目的。世界局势正处于一个紧要关头,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只要敢于斗争而又善于斗争,保持警惕而又沉着冷静,维护世界和平的事业是一定能取得胜利的。


第6版()
专栏:

黄华外长结束访菲前往吉隆坡
指出中菲两国的共同利益是维护世界和平
新华社马尼拉三月十四日电 中国外交部长黄华及其一行在结束了对菲律宾的三天正式友好访问,今天下午乘飞机离开这里前往吉隆坡。
菲律宾外交部长罗慕洛、副部长何塞·英格莱斯和曼努埃尔·科连特斯前往机场送行。
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陈辛仁以及驻菲律宾的泰国大使和马来西亚临时代办也到机场送行。
在登上飞机前,黄华对新闻记者说,他的这次访问十分成功,有助于协调两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行动。他说,“我们双方有着共同的利益,那就是要维护世界和平,维护亚洲和太平洋地区以及东南亚的和平与稳定。”
黄华指出,他在这里交换意见和进行讨论有助于互相深入了解彼此在国际局势中共同关心的问题上的观点。
黄华表示相信,随着菲律宾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中菲两国扩大贸易和经济合作有着良好的前景。
菲律宾总统的夫人伊梅尔达·马科斯今天为黄华举行了午宴。
三月十二日,黄华拜会了菲律宾国防部长胡安·庞塞·恩里莱。恩里莱在十三日晚设宴招待黄华。
马科斯夫人三月十二日陪同黄华参观了菲律宾贸易展览中心以及大马尼拉市的一个住房建筑工地。在市内参观时,她向黄华介绍了大马尼拉市最近几年取得的成就。中国外长及其一行还参观访问了风景优美的山城碧瑶和内湖省的马基林——巴纳豪地热发电厂。


第6版()
专栏:

泰外长说泰外交政策原则不变
强调外国军队必须从柬埔寨撤走
新华社曼谷三月十四日电 据泰国《民族评论报》三月十四日报道,泰国外交部长西提·沙卫西拉三月十三日说,泰国政府外交政策的原则和过去一样,仅仅在某几点上将加以修改,使之更为明确。
西提说,新政府将不会违背印度支那难民的意愿,把他们遣返回国。
西提外长说,泰国政府允许这些难民暂时在泰国停留,在战争结束后,如果他们愿意返回自己的国家,他们可以回去。
西提外长答应泰国政府将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合作,并要求联合国派观察员到泰国。
西提强调说:“我们坚持从柬埔寨撤走外国军队,并且让柬埔寨人民选择自己的领导人”。


第6版()
专栏:短评

螃蟹的唾沫
最近,河内起劲地辱骂南斯拉夫“政府中一些负责的人物”和“贝尔格莱德的报纸”是什么“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走卒”,在“同魔鬼结盟”等等。与越南相隔万里的南斯拉夫,什么地方得罪了河内当局,使它肝火如此之旺呢?
原来,南斯拉夫政府和人民主持正义,对越南侵略柬埔寨和苏联占领阿富汗表示愤慨和谴责。贝尔格莱德新闻界一再明确指出,如果听任苏越这样横行不法,那还有什么国际关系准则可言?还有一件事也招惹得河内当局焦躁不安,就是南斯拉夫向一些国家正式提出召开关于阿富汗问题的不结盟国家外长紧急会议的建议。这本来是理所当然、无可非议的。一个不结盟的国家阿富汗遭到外来的武装侵略和占领,南斯拉夫作为不结盟运动的发起国,提出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是责无旁贷的。
可是,河内却指责南斯拉夫打着不结盟的“招牌”,“已经和正在同魔鬼结盟”。真是可鄙又可笑。谁人不知,至今混在不结盟运动内部,同苏联这个超级大国在法律上签订军事同盟性质的条约,仗势欺侮弱小近邻的,不就是河内当局吗?!一只横行的螃蟹,居然吐出诬蔑的唾沫,骂别人不走正道,实在丑恶之至!
看来,河内当局也有其难言的苦衷。如果不结盟国家外长紧急会议召开了,会上绝大多数主持正义和坚持不结盟原则的国家,无疑将对不结盟的阿富汗和柬埔寨受到侵略表示真诚的同情,对侵略者表示正义的声讨。这就必然要把苏联和越南这对难主难仆再次拉到被告席上。这种情况当然是他们极端畏惧的,于是便先下手为强,妄图用污水把别人泼脏,用咒骂把别人吓倒,替自己壮胆。这当然是徒劳的。不过,人们由此懂得,每当越南当局声嘶力竭骂人之时,正是他们心虚理屈之日。


第6版()
专栏:

阿游击队收复重镇阿斯马尔
苏军又调兵遣将包围中部游击队占领区
新华社北京三月十四日电 据西方通讯社报道,阿富汗游击队收复了库纳尔省边境重镇阿斯马尔,并且在战斗中消灭了许多苏联侵略军。
合众国际社三月十三日报道,阿富汗游击队发言人在白沙瓦说,苏联军队力图用伞兵部队增援阿斯马尔,但是遭受重大伤亡之后,已经从这个镇撤退。游击队重新控制了阿斯马尔。在战斗中,游击队打死了一百多名苏联伞兵。
这位发言人还说,在库纳尔省抗击苏军进攻的游击队战士有二千多人。
另据法新社报道,在楠格哈尔省的游击队三月十一日晚破坏了贾拉拉巴德的主要电站,使苏军使用的当地机场断了电,一片漆黑。这个机场近几周来在晚上一直遭到游击队的袭击。十一日晚上,游击队还在贾拉拉巴德郊外打死了一些苏联士兵,烧毁了敌人的吉普车,缴获了一些步枪。
新华社北京三月十三日电 据西方通讯社报道,苏联侵略军在继续进攻阿富汗东部地区的同时,又调兵遣将包围了阿富汗中部游击队占领的广大地区,准备对游击队发动新的进攻。
合众国际社十二日援引阿富汗游击队领导人的话报道说,苏联军队已经包围了阿富汗中部三十三个哈扎拉族人聚居区,并将在冰雪融化时对这些地区发动进攻。这位游击队领导人说,哈扎拉族游击队在同苏联侵略者和喀布尔当局进行战斗的过程中解放了这些地区。
报道说,在东部地区,苏联军队和阿富汗游击队之间的战斗仍在继续。一位游击队领导人在白沙瓦说,阿富汗游击队在楠格哈尔省省会贾拉拉巴德以东三英里的地方与苏联军队和阿富汗政府军交火,使苏军遭到许多伤亡,并打死政府军二十五人,击毁敌人坦克四辆。在战斗中有二百多名政府军携带武器投诚,参加了游击队。
报道说,在此之前,阿富汗游击队在帕克蒂亚省的一次历时四十八小时的战斗中,打死苏联军队一百多人。此外,在南部的坎大哈省和西部的赫拉特省,游击队采取“打了就跑”的战术,不断袭击和骚扰苏军和阿富汗政府军。
(附图片)
在岸纳尔省的阿富汗游击队员。 传真照片(新华社发)


第6版()
专栏:外论摘要

阿富汗:是中立还是被阉割?
英国《苏联问题分析家》双周刊三月五日刊登一篇文章,题为《阿富汗:是中立还是被阉割?》,摘要如下:
苏联领导人真想通过谈判从阿富汗脱身吗?人们普遍认为,克里姆林宫对入侵阿富汗的后果估计完全错误,所以,西方政界人士继续在寻找一个能保留面子的办法,好让苏联军队体面地摆脱这种估计错误所造成的困境。
但是,现在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能表明苏联领导人对他们插手阿富汗的升级的做法真正感到后悔。
在三月的头一个星期里,华盛顿、西欧和不结盟国家中出现了各种企图,想通过外交途径取得一个经过谈判解决阿富汗危机的办法。欧洲经济共同体各国外长正在根据英国卡林顿勋爵提出的主张阿富汗成为中立和不结盟国家的建议制定一项计划,而华盛顿则企图协调西方对莫斯科的压力,迫使苏联撤军。
但是,主张阿富汗中立的建议大概不会取得成功。对“中立”的解释,如果适合于西方、不结盟国家和绝大多数阿富汗人的口味,就不会被克里姆林宫所接受。当然,这些建议本身是很有意义的,能给苏联提供一个办法,在不太丢面子的情况下,摆脱伤亡日益增多的困境和随着占领阿富汗出现的国际形势复杂化的局面。可是,如果苏联领导人愿意接受这种建议,他们当初就不会出兵阿富汗了。
确实,最近莫斯科伸出过一些大加宣扬的“触角”,但是这些“和平触角”能说明什么呢?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克里姆林宫将愿意从阿富汗撤军——在局势“稳定”以后——但是这根本没有表明他们改变了主意。苏联领导人一向打算等到他们在阿富汗的控制牢靠以后撤回一些军队——相应地宣扬一番——而留下足够的“顾问”和“专家”来支持阿富汗傀儡政权。没有迹象说明这种意图有所改变。
当苏联人对占领阿富汗的理由的这种解释还在莫斯科流行的时候,就没有可能把苏联军队撤回而让阿富汗人民管理自己。巨大的危险在于:西方领导人出于他们要想结束危机的自然愿望,将会相信莫斯科已表示了足够多的诚意,而把某种假的中立当做真的来接受。除非能商定出有效的手段来监督苏联撤军和阿富汗举行自由选举——可能通过强有力的联合国出场——否则就不应该同莫斯科达成协议。
(附图片)
苏联已经把阿富汗当作鸭子在火上烤,标志着“欧洲共同体”的人提着“中立”的笼子,希望鸭子进去。 原载西德《劳工世界》周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