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0年3月14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西德新任驻华大使修德向乌兰夫递交国书
新华社北京三月十三日电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新任驻中国大使修德今天上午向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乌兰夫递交了国书。
外交部副部长韩克华递交国书时在场。
(附图片)
修德大使向乌兰夫副委员长递交国书。新华社记者 摄


第4版()
专栏:心里话

我的话是怎样变灵的?
我们大队党支部遇到一些大任务,总爱叫我去带队,说我的“指挥棒”灵。
以前,我说的话也是不灵的。前年四月三日上午,四队社员平整沟田,我老远看见他们干得热火朝天,打心眼里高兴。可是,当他们看见我来了,有的把脸扭到一边,只当没看见;有的干脆坐下休息。我看见社员们这样气我,很恼火,但又不好发脾气。后来,我多次找群众谈心,了解到群众主要是嫌我参加劳动少,下田只是指指划划,干一些活,也很少流汗。打那以后,我一有时间就参加劳动,以实际行动影响和带动群众。去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从公社开会回家已经很晚了,看见社员们还在挑堤,就立即赶到工地,挑起一大担就跑起来了。挑了不几担,浑身都是汗。我挑得多跑得快,不小心跌了一跤,摔得腿麻了半天不能动弹。社员们劝我休息,我活动了几下,又继续干。社员们见我这样干,放工时都不肯回家,多干了一个多小时,还是在我多次催促下才收工。
去年,党支部一班人在生产中发挥了模范作用,调动了社员的积极性,粮食产量比一九六九年翻了一番。
我决心带领群众再接再厉,夺取更大丰收。
湖北汉川县里沄公社建设大队党支部副书记 李咬其


第4版()
专栏:

方毅会见美国教授安德森
据新华社北京三月十三日电 国务院副总理方毅今天晚上会见了美国全国科学院院士、贝尔实验室顾问主任、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菲利普·安德森。
安德森教授是世界著名的固体物理学家,一九七七年物理学诺贝尔奖金获得者。他是应清华大学邀请前来讲学,于二月二十七日到达北京的。会见时,方毅同安德森进行了友好交谈,并设宴招待。


第4版()
专栏:读者来信

让先烈们安息吧!
我到江西上饶市出差,去瞻仰上饶集中营。我感觉,工作人员对先烈太不尊敬。陈列馆已给公社民兵住宿,谢绝参观。烈士纪念碑前,民兵在瞄准打靶。碑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先烈们安息吧!”这样搞法,怎么叫先烈们安息呢? 浙江绍兴 戴小苟


第4版()
专栏:读者来信

保护这些烈士纪念塔
神木县采林抗战烈士纪念塔,是一九四五年七月由晋绥边区各界代表为纪念
“抗战八年来殉国烈士”修建的。塔四壁有贺龙、关向应等许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题词及碑文。“抗日阵亡烈士纪念塔”是一九四六年八月一日,由当时神府县委、县人民政府、晋绥边区河防司令部在沙峁村修建的。在贺家川有为纪念在抗日战争时期为国牺牲的马全英等同志修建的烈士纪念塔。
来到这些塔前,只见过去的题词经长期的风雨侵蚀,大多字迹模糊,石面剥落,塔基周围杂草丛生,垃圾遍地。“抗战八年来殉国烈士”纪念塔,离黄河很近,如不采取措施,遇到大的洪水,可能被冲毁。
希望对这些烈士纪念塔加以必要的保护。
陕西榆林地委 马兰 马向周


第4版()
专栏:

“雷锋式的干部”——陈宝俊
六十年代初期,我们的国家出现过一位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他的崇高品德和思想,深深教育了亿万人民。今天,我们的国家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当年培育雷锋的人民军队里,又出现了一位雷锋式的战士——沈阳部队某部二营机枪连政治指导员陈宝俊。
学雷锋,让别人生活得更美好
“活着,就是为了使别人过得更美好。”雷锋同志的这句话,在陈宝俊同志短暂的一生中,放射着灿烂的光辉。
部队驻地双树大队七十多岁的田大娘,家中只有三个不满十岁的孙女孙儿和一个守寡的哑巴媳妇。陈宝俊知道了田大娘家的困难,便把田家当作自己的家。春天种自留地,夏天抹房子,秋天收庄稼、腌酸菜,冬天糊墙扒炕粘窗缝,一年四季的事全让陈宝俊和战士们包下来了,连蒸馒头用的面起子都及时给大娘买来。
有次,陈宝俊外出回来刚下火车,听说田大娘病倒了。他把皮包往连里一放,拎起特意给大娘捎的点心和挂面,撒腿就往村里跑。一进屋,陈宝俊边问病情,边拿点心。大娘牙口不好,宝俊就把点心掰碎泡在水里搅和开,站在炕沿下一勺一勺地喂到大娘嘴里。田大娘逢人便讲:“别看俺这晚辈子身旁没个亲生骨肉,可自从宝俊他们一来,真比自己的亲儿子还亲啊!”
在部队服役的六年里,为了让别人生活得更美好,陈宝俊不知牺牲了多少个人的休息时间,不知主动承担了多少额外的“负担”,用身上的热和光去温暖别人。部队拉练途中在一个村庄驻训,陈宝俊便为一个双目失明的五保户大娘料理了一个月的家务。临走前他给大娘磨了一袋玉米面,说:“大娘,这些面差不多够您老吃两个月了,磨多了怕捂!”他见大娘家的烧柴不多了,便把屋后一棵枯榆树放倒,一段一段劈成柈子,码得齐齐整整。部队离开村子那天,大娘早在村口等候了。一个月的朝夕相处,老人听惯了宝俊的声音,熟悉了宝俊的脚步,最大的遗憾是看不见宝俊的模样!她拉着陈宝俊的手舍不得松开,抚摸着陈宝俊的头依依惜别,想好的好多感激话这会儿一句也说不出了,干瘪的眼窝滚出两行热泪。
顶逆风,带头树立社会新风尚
二机连的战士们说,陈宝俊学雷锋的可贵之处,是勇于顶着林彪、“四人帮”十年猖狂刮起的逆风浊流前进。那年月是非颠倒,雷锋被诬蔑为“只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是没有“路线觉悟”的典型;有人对“活着,就是为了使别人过得更美好”这句话也怀疑起来了,甚至把话中的“别人”二字换成了“自己”,社会风气遭到严重破坏。
一九七三年,陈宝俊入伍来到部队。部队举行学习雷锋经验交流会,两位同志的事迹给了陈宝俊极其深刻的印象。一位是入伍两年的老战士,埋头苦干养军马,年年出色完成任务,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另一位是入伍二十多年的副团长,他走到哪里都象雷锋那样把为人民服务的好事做到哪里,扫地、倒痰盂、刷厕所不嫌脏、不怕累。陈宝俊心里想:我们的目标是奔共产主义,平时就是要用共产主义精神去改造社会,决不能容许剥削阶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一类的腐朽观点泛滥。我们无产阶级的军队就是要带头树立新的社会风尚。他立下志愿:“学雷锋,是正道。当兵就要当雷锋这样的兵,做人就要做雷锋这样的人。”
顶着社会上的逆风,踏着雷锋的足迹走,陈宝俊更坚定地以雷锋同志为榜样,天天为战友、为人民做好事。吃完饭,他主动帮助炊事员擦桌子、洗碗筷;别人休息了,他悄悄找出战友的脏衣服,洗了一盆又一盆;星期天、节假日还跑到附近生产队帮助社员干活。
一天,陈宝俊因公外出,登上从锦州开往山海关的列车。一上车他就脱掉上衣忙碌起来,一会儿扫地、擦地板,一会儿给旅客找座位、倒开水,每到一站都主动帮助下车的老人、妇女提包裹、抱孩子,汗珠挂满了笑脸。陈宝俊对同志、对人民这种火一样的热情,得到了许多旅客的赞许。
还有一次,连队在兴城县望海公社单独执行军农生产任务。陈宝俊看到夜晚站岗的同志因为没有钟,常常误了交接班,就用每月节省下来的津贴费买了一只闹钟。有人却说他是“用金钱买荣誉”。陈宝俊并没有责怪那些说风凉话的人。这是林彪、“四人帮”造成的浑浊社会风气,蒙住了他们的眼睛。他只是更加坚定地用多为人民做好事的行动,去同这种歪风邪气作斗争。
做雷锋,对战士充满革命热情
陈宝俊从战士走上基层政治工作干部的岗位以后,不仅自己坚持学雷锋,做雷锋,而且还用他那爱同志爱战士胜过自己亲兄弟的一团火,去点燃别人蕴藏在心底的革命热情,帮助别人懂得生活的目的和意义,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道路上迅跑,使党的政治工作发挥出了更大的威力。
一九七七年冬一个刮西北风的深夜,大家都在热被窝里酣睡。战士张绍仁得了重感冒,发烧到三十九度,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喘粗气。一只手轻轻地放到了小张滚烫的额头。张绍仁睁开眼一看,原来是副指导员陈宝俊。这时,陈宝俊左手端着装酒精的碗,右手拿着饱蘸酒精的棉球,借着手电的光亮,在他额头轻轻擦了起来。小小棉球在陈宝俊手里转动,先是抹额头,随后又抹背部,挥发的酒精带走了体内的一部分热量,病人渐渐地觉得松快多了,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张绍仁一觉醒来已是凌晨两点多钟。陈宝俊还守护在床边,他端过一杯水,亲切地说:“把药吃了,再舒舒服服睡上一觉就好了。”
战士侯柱荣,刚入伍时对助人为乐的事做得还不是那么自觉。他在连部当通信员,同陈宝俊住在一起。陈宝俊就用自己的行动去教育他。在连的干部工作忙时,通信员主动帮助他们洗几件衣服是平常的事。陈宝俊却常常是把通信员、文书脱下的脏衣服悄悄拿去洗了。连队组织学雷锋的理发组、修补组、木工组、医疗组,陈宝俊实际上是每个小组的成员。侯柱荣从陈宝俊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学到了助人为乐的思想,为人民群众做好事越做越自觉了。
陈宝俊带动周围的同志一起学雷锋,一起向前进。在部队的六年里,陈宝俊当班长,他们班是学雷锋的先进班,荣立集体一等功。他当副指导员,负责共青团工作,团员和青年积极学雷锋,连队团支部被评为“先进团支部”。他当指导员,全连学雷锋,树新风,样样工作成绩突出,两年连续被评为学习硬骨头六连的先进单位。
本报通讯员 《解放军报》记者 新华社记者
(附图片)
一九七八年初,陈宝俊荣立一等功参加授奖大会时留影。新华社稿


第4版()
专栏:

邓小平会见澳门总督伊芝迪将军
新华社北京三月十三日电 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今天上午会见澳门总督伊芝迪将军,同他进行了友好的谈话。
葡萄牙驻中国大使加西亚,伊芝迪将军的随行人员,参加了会见。会见时,外贸部长李强,外交部部长助理宋之光等在座。
澳门总督和夫人一行将于明天离开这里前往上海、广州访问。今天晚上,总督和夫人举行了答谢宴会。
(附图片)
邓小平副总理会见澳门总督伊芝迪将军。 新华社记者摄


第4版()
专栏:

乌兰夫会见奥地利柯尼希红衣主教
新华社北京三月十三日电 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乌兰夫今天下午会见奥地利友好人士弗朗茨·柯尼希红衣主教,同他进行了友好的交谈。
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局长肖贤法、对外友协副会长谢邦定参加了会见。


第4版()
专栏:

法文化与通讯部长同首都文化界人士见面
新华社北京三月十三日电 法国文化与通讯部长让·菲·莱卡和夫人一行今天下午在文化部举行的招待会上,同首都文学、戏剧、舞蹈、音乐、美术、电影等各界人士见面。
法国朋友同六十多位我国著名的作家、导演、演员、歌唱家、画家等一起座谈,交流经验。大家频频举杯祝愿中法两国文化交流日益发展。


第4版()
专栏:探讨与研究

要造新林,也要管好旧林
每年落实造林任务时,总听到基层干部群众强烈反映: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花工少、见效快、收益大的现有山林不管理,却把时间和劳力花在开山造林上。这种做法,很值得研究。
松溪县旧县公社的六垱大队,原是油茶产地,有油茶林一千多亩,茶油年产量二万多斤。一九五八年全国农业先进代表大会上,这个大队曾荣获国务院颁发的“油茶先进单位”奖状。“四人帮”横行时期,许多油茶林荒废了,产量下降了,现在老油茶林只剩下四百多亩,年产茶油不到三千斤。近几年虽然造了五百多亩新油茶林,但由于没有时间管理,其中早造的一百多亩已到试花期还不能结果。存在这些问题,除了单纯抓粮食的错误做法外,种与管的关系处理不当是个重要原因。这个大队的干部算了一笔帐,全大队三百多个劳力,有三千多亩杉木幼林、三百多亩竹林、九百多亩油茶、四百多亩茶叶,仅管理这些林地,平均每年每个劳力要干四十多天;还要接受五六百亩新的开山造林任务。每年林事活动安排不了,只好丢开管理的“软任务”,去应付造林的“硬任务”。顾此失彼,原有林地得不到巩固提高,新造的林地也往往“春造秋荒冬不见”。六垱对门山面积七百多亩,连续造林四年还不成林。群众说:在我们这个地方,除了积极发展油茶生产外,可以适当发展一些用材林,但必须根据生产单位的能力合理安排,上一阵巩固一阵,再稳步前进,不要年年下达过头的造林任务,前面造,后头荒。
渭田公社的木丘大队,有二万多亩宜林荒山,七千多亩有林地,其中有二千亩林地需年年抚育。这个大队近二百个劳力,每年除了管好二千多亩林地外,只能再造新林二百多亩。可是,近几年,每年下达给这个大队的造林任务少则六七百亩,多则一千多亩。一九六七年以来共造用材林五千多亩,大部分是“一锄一株苗,种下没人管”,现在有成林希望的不到一千亩,其它全部报废。干部群众说:要真正脚踏实地,每年干它二百亩,造好管好,十年后就是二千亩。空喊滥造,欲速则不达。
在种与管问题上,反映还有许多。如强调搞千亩片、万亩林,毁掉不少阔叶林、先锋树种和灌木群落。种下后管理没有跟上,老林没有了,新林上不来,地表裸露,涵养水源能力下降,影响农业生产,破坏生态平衡等等。
福建松溪县 俞文慧 黄水金 林纾


第4版()
专栏:

蚕乡为什么不养蚕了?
我们到著名蚕乡滦县商家林公社孟家屯大队访问,原准备了解一下这里今年养蚕的打算,可是得到的回答却是:“我们不养蚕了。”
孟家屯大队养蚕历史悠久,经验丰富。前些年每年最多养蚕种六百五十多张纸,产蚕茧二万七千二百多斤,收入四万多元。可是近年来养蚕不断下降,去年养蚕量下降到一百五十四张,产茧一万零六百斤,收入仅一万九千元。
为什么这个大队养蚕一年不如一年,今年干脆不养了呢?根本原因是现行的蚕丝收购价格偏低,蚕农得不到经济利益。他们算了一笔账:养一张蚕种纸出蚕丝六十五斤,价值一百二十元。成本费多大呢?养一张蚕种纸用工五十六个,按现在全大队平均工值六角计算,得开销三十三元。添食、桑叶开支和蚕具开支又需七十多元。总计开销大约一百一十元左右。养一张蚕种纸获利只有十元钱左右。
蚕农们还对照了养蚕同交售花生、栗子所得的经济收入。国家收购花生、栗子,除大幅度提了价以外,每卖一百斤花生还要奖售小麦十五斤、化肥三十斤,并有返销花生饼。栗子除奖售化肥以外,一斤奖售一斤小麦。而交售蚕丝却没有奖励。
养蚕对桑条生长也有影响。这个大队每年出产桑条三十万斤以上,是柳编副业的好原料。假如不养蚕,全大队每年可多生产桑条十万多斤。养蚕得利小,索性养桑条。这也是群众不愿养蚕的原因之一。
这个问题不是个别的,附近几十个蚕乡大队也有类似问题。
 河北《唐山日报》社 李锦林


第4版()
专栏:

林业科技人员不能走啊!
五台县最大的五台山林场,文化大革命前是山西省重点新办林场,有十五名技术干部,近几年已全部调走。最近分配来的两个技术员也走了一个。我省大型机械化林场五寨县张家坪林场,调走技术骨干三人,准备走的一人,现只剩下两名,都是本地人。苛岚县三井、中寨林场,五寨县苗圃,文化大革命前的老技术员已全部调走,其它县也有类似情况。
这些人调离的主要原因是夫妇两地生活长期得不到解决,工资待遇低,工作艰苦、条件差。除工资需国家统一调整外,其它问题本来是可以逐步解决的。但是长期以来没人关心。据省科委调查,省林科所是全省科研单位设备条件最差的。省林科所尚且如此,各地区林科所就可想而知了。忻县地区林科所号称“山西第二林科所”,但经费、人员、工资,都没有保障,所址一直占用地区苗圃土地。
由于林业科技人员调离,基层林业单位技术人材青黄不接,林业建设受到严重影响。
山西忻县地区林科所 陈庚锁


第4版()
专栏:毖后录

毁林开荒如同杀鸡取卵
近几年来,我省不少地方单抓粮食生产,毁林开荒,毁草开荒,严重而普遍。延安地区仅一九七七年至一九七九年春,乱开荒地一百八十万亩,相当于同期水土保持的治理总面积。一九五八年全区有天然草场二千八百万亩,目前只剩一千五百万亩。安康地区近几年来开荒一百多万亩。由于乱开荒地,森林草场遭到严重破坏,不仅山区土特产品和畜牧业大大下降,而且破坏了生态平衡,洪涝灾害日趋频繁。一九七七年延安受洪水侵袭,去年汉江也发生了历史上罕见的大水。
毁林毁草陡坡开荒如此严重而普遍,除受“不种百垧,不打百石”的广种薄收思想影响和灾区外流人口乱开以外,主要是有些领导干部不按自然规律办事,不珍惜自然资源,片面认为“粮食上了纲,书记就好当”,一味强调扩大垦种面积,暗示、默许、纵容乱开荒地。有些水土流失严重的地方,已经垦到无荒可垦,但有的领导还要“采取非常措施增种增收”。有的在四级干部会上讲:“粮食上不去,有没有办法?你没有高产田,还没有一般田?没一般田还没广种田?!”这样明支暗许,山区以林牧为主的方针如何贯彻落实?《森林法》的执行也有名无实,水土保持治理也将成为“白搭”。千万不能再搞那“杀鸡取卵,饮鸩止渴,吃祖宗饭,造子孙孽”的蠢事了。
陕西省水土保持局 王正秋等六人


第4版()
专栏:建议与要求

还首义门本来面目
辛亥革命义旗最早升起的地方——武昌首义门(又名起义门)古城楼现已面目全非。往日的城堡只留下断墙残壁,周围杂草丛生,污水横溢。过往行人随地留下的便溺,臭气令人作呕。
为了让我国人民永远怀念为推翻清封建王朝而牺牲的英雄,发展旅游事业,建议对首义门进行修整,还其本来面目。
武汉工模夹具厂 杨朝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