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0年2月7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经济工作笔谈

自负盈亏与统负盈亏
廖源
长期以来,人们习惯把由企业自负盈亏的集体所有制经济称为“小集体”,把由主管公司或局统负盈亏(有的地区叫“共负盈亏”)的集体所有制经济称为“大集体”。经济管理部门依据大、小集体的不同,规定了政治上、经济上的不同待遇,其结果是逼着人们从“小集体”往“大集体”奔,力图变自负盈亏为统负盈亏。
“大集体”是否就比“小集体”先进?统负盈亏是否就比自负盈亏优越?这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
有些同志认为,公司或局属的企业,在公司或局属范围内实行统负盈亏,是城镇集体所有制经济的较高级的形式。理由是:统负盈亏可以集中资金办单个企业无力兴办的事业,生产建设上得快。其实,这只是看到了事情的一面。统负盈亏虽然有集中使用人力、物力、财力的好处,但集体所有制企业劳动者创造的财富被抽肥补瘦,无偿调走,实际是一种平调。这种平调的办法,其结果就形成了“吃大锅饭”,不利于调动企业和劳动群众的积极性。在集体企业单位,劳动者可以决定生产和分配,这体现了集体企业的优越性。由上级部门强行组成“大集体”来统负盈亏,恰恰可能削弱这种优越性。
从辽宁省的历史情况来看,城镇集体企业在自负盈亏的时候,职工的积极性就比较高,生产发展得就比较快,企业盈利也多;在强行统负盈亏的时候,就出现了相反的情况。以辽宁省二轻系统为例,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实行自负盈亏,产值每年递增百分之二十一。到了一九五八年,搞什么“升级”、“过渡”、“一步登天”,由自负盈亏改为统负盈亏,生产很快就下来了。后来又由统负盈亏改为自负盈亏,产值又以每年百分之十二点六的速度递增。文化大革命期间再度实行统负盈亏,集体企业生产发展速度又大大减慢了。去年七月,有一批集体所有制企业恢复自负盈亏试点,国家、企业、个人三方面都很快增加了收入。事实雄辩地说明,不顾生产力发展水平,由自负盈亏改为统负盈亏,不是前进,而是倒退。
有的同志提出,对自负盈亏究竟应该怎样理解?在主管公司、局范围内的统一核算,不也是公司、局范围的自负盈亏吗?我们认为,自负盈亏不单纯是一种核算形式,它是同所有制相关联的。既然集体所有制的基础是独立的生产单位,自负盈亏当然是指独立生产单位即企业的自负盈亏。至于将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由单个企业自负盈亏转向公司或更大范围的自负盈亏,应该同现在讲的公司或局的统负盈亏不是一回事。因为现在的公司、局统负盈亏,不能切实保护联合起来的各个方面的利益,有时候是采取无偿占有的办法。
城镇集体所有制经济在发展生产、繁荣市场、满足人民生活需要、扩大商品出口、为国家积累建设资金和广开就业门路等方面,都起着重要作用。根据我国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社会经济状况,集体所有制经济有着广阔的发展前途。但是关键要坚持自负盈亏,不能搞统负盈亏。企业自负盈亏,就能够比较认真地实行按劳分配,国家、集体、个人三者利益也联系得比较密切。企业自负盈亏,看来具有很大的生命力。当然,实行统负盈亏的企业是否都要恢复为自负盈亏,这牵扯到许多复杂问题,各地区集体经济的经营管理体制也不尽相同,应该从实际出发,不能“一刀切”。


第2版()
专栏:

辽宁部分集体企业恢复自负盈亏
取消“大锅饭”,实现了国家、企业、个人三增收
本报讯 记者张振镛报道:辽宁省二轻系统二百三十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恢复自负盈亏的经营原则,取得显著效果,职工们正在欢天喜地地进行年终劳动“分红”。他们高兴地说,取消吃“大锅饭”,砸碎“铁饭碗”,企业变了样,生产大发展,国家、企业、个人三增收。
辽宁这批集体企业从去年七月先后恢复自负盈亏以来,全部做到了增产增收。一批多年亏损的企业,第一次摘掉了亏损帽子,开始为国家做出贡献。以沈阳、旅大、丹东等五个市的一百一十三家试点的企业为例,恢复自负盈亏前后比较,平均每个月工业总产值增长了百分之十五点四,交给国家的所得税增长了百分之三十八点七,企业税后利润增长了百分之三十七点六,职工工资增长了百分之十六点三。这些企业平均每个月增加收入一百三十二万元,其中国家增收占百分之五十一点多,企业增收占百分之三十二点多,个人增收占百分之十五以上,较好地兼顾了国家、企业、个人三者利益,体现了国家多得、企业和个人有所得的原则。
辽宁二轻系统在林彪、“四人帮”的极左路线干扰破坏时期,曾经大搞“并厂”、“升级”、“过渡”,照搬了全民所有制企业的经营管理原则,用产品统购包销、利润全部上缴、开支全包的统负盈亏办法,代替了企业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开“大锅饭”的结果,给企业带来了效率低、品种少、积累少、贡献小、发展慢等严重后果。
在贯彻调整、改革、整顿、提高方针的过程中,中共辽宁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同志经过调查研究,明确提出对集体所有制企业恢复自负盈亏的试点。开始不少干部和职工担心,怕被说成是什么“倒退”,不光彩,觉得不如搞统负盈亏、吃“大锅饭”省心、保险。通过发动老职工回忆过去实行自负盈亏时的兴旺景象,对比现状,使大家提高了认识,解放了思想。人们说,恢复自负盈亏不是什么“倒退”,恰恰符合我国现阶段生产力发展水平,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这批企业恢复自负盈亏之后,普遍召开了职工大会或职工代表大会,发动群众讨论决定全厂生产和管理中的重大问题。有的还民主选举了厂长和车间主任,从而增强了职工的主人翁责任感,出现了大家关心企业生产,努力提高质量,增加品种,降低消耗的新局面。许多企业还恢复了走访用户、调查市场、来料加工、前店后厂等传统的经营方式,企业办活了,既增加了国家、企业、个人三方面的收入,又大大地方便了用户。


第2版()
专栏:

试行厂内经济合同制好处多
兰州铅丝厂各项经济技术指标刷新了历史纪录
新华社兰州电 兰州铅丝厂试行内部经济合同制以后,生产面貌焕然一新。前些年,这个厂管理混乱,长期完不成计划指标。去年,这个厂提前七十天全面完成国家计划,主要产品产量比一九七八年增长百分之二十三,上交利润增长百分之二十二,产品质量达到全国同行业先进水平,各项经济技术指标都刷新了历史纪录。
这个厂从去年四月份开始在厂内试行经济合同制。办法是,由厂部根据国家计划和与商业部门签订的产销合同,把全厂各项生产任务,包括产品数量、质量、品种规格、包装和产品交付时间等,分别下达到各个车间,然后与各个车间签订为期半年的合同。合同规定,厂部保证供应车间生产所需的原材料、燃料和动力,并负责设备维修;车间要按期完成各项生产任务,并按照合同要求向厂部如数交付产品。凡是执行合同好,各项经济技术指标优于合同要求的,给予必要的奖励,凡是执行合同不好或八项经济技术指标达不到要求的,则酌情进行经济制裁。他们还规定,实行内部合同制以后,车间有权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调整生产任务,改变劳动组织,厂部不得乱加干涉。如果因为厂领导或职能科室靠行政命令瞎指挥给车间生产造成损失时,厂领导也要受到经济制裁,扣发其工资和奖金。
在厂部与车间签订经济合同后,车间又把合同要求的指标落实到班组及个人,实行了任务包干负责制。
这个厂九个多月的实践证明,工厂实行内部经济合同制,好处很多。一是有效地减少了命令主义和瞎指挥;二是使厂领导干部从繁杂的事务中解放出来,得以集中精力钻研业务技术,考虑企业发展规划等大事;三是经济合同把企业经营好坏与职工切身利益紧密结合起来,进一步加强了职工的责任心,调动了生产积极性。过去,这个厂工人的劳动纪律松散,生产被动。还由于产品品种不对路、质量差等原因,商业部门经常大批退货。试行内部经济合同制以后的九个多月来,主要产品合格率均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


第2版()
专栏:短评

还是有一点“夫妻店”好
不少城镇个体工商户取得营业执照重新开业,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但也有人看法不同,认为这是助长了资本主义,因而忧虑重重,似乎只有割了这个“资本主义尾巴”,才能保持社会主义的统一市场,才能体现社会主义商业的优越性。
其实,小商小贩,还有那些“夫妻店”,在五十年代,对于活跃城乡交流、为生产和消费服务起过积极的作用,这是人所共知的事。今天,他们的存在,是不是会助长资本主义,因而必须取缔呢?北京市仅有的一家夫妻小店——海淀区天义客店存在下来的事,倒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尽管这家“夫妻店”很小,设备简陋,在二十六年的风风雨雨里,居然能够延续到今天,这固然带有一定的偶然性,但更重要的是,在国营旅店长期不能满足需求的情况下,它确实为群众所需要,从这一点来说,它的存在又是必然的。象这样的“夫妻店”,怎么能同资本主义联系在一起,而非加以取缔不可呢?更不用说小商小贩、“夫妻店”并不靠剥削他人而靠自己的劳动经营谋生了。试问,世界上哪有这样的资本家呢?
个体工商户、小商小贩,他们有的坐店经营,有的摆摊设点,有的走街串巷,有的肩挑贩运,总之经营方式机动灵活,能够适应群众的不同需要,为生产和消费提供良好的服务,在这一点上,允许小商小贩、个体工商户开业,可以说是社会的需要。他们的存在,不仅对国营商业是一种补充,而且有利于改变国营商业独家经营、越搞越死的局面,有利于克服某些“官商”作风。
在国民经济调整过程中,疏通各种传统的商业渠道,恢复群众喜闻乐见的经营方式、经营特色,一句话,把市场进一步活跃起来,这是人民经济生活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看来,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做法是不得人心的,还是有一点“夫妻店”好。


第2版()
专栏:

长安县收回自购小汽车开展出租业务
陕西省长安县委不久前作出决定,收回各单位未经上级主管部门正式批准、自行购置而又不急需的小汽车,开展对外出租业务。
收回的小汽车归县财政局管理,对外出租按规定标准收费,增加财政收入。
同时,县财政局还规定各单位的小汽车除因公和干部、职工患急病、重病使用外,个人因其他私事确实需要使用的,必须经领导批准,计程收费。他们还规定,机关各部门开会,经批准用车,按每小时五元收费。此外,机关车辆在空闲时,也可对外租赁。实行不到一个月,县委机关小汽车租赁收入就有五百多元。
(据新华社)


第2版()
专栏:

人们需要这样的“夫妻客店”
北京海淀区八里庄街东口路南有一家夫妻店——八里庄天义客店。这个客店是乔天民夫妻俩在一九五三年一月开办的,至今已坚持营业二十多年。
乔天民今年七十岁。土改时,体弱多病的老乔分得房屋后,为了解决一家人生活问题,夫妻俩腾出一间房,砌上土炕,借了两张炕席、一个桌子,买了一套茶具,在工商部门的支持下,办起天义客店。当时,走村串户做小买卖的人比较多,所以客店里人来人往,生意兴隆。乔天民一家人的生活有了保证。一九五六年实行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时,有关部门将天义客店与八里庄其他两家个体经营的客店组成联营小组。一九六○年又收归国营商业管理。一九六二年由于实行精简,又将这部分人“吐”出来,仍旧单独开店,自负盈亏。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个体经营户都被迫停业,老乔一家四口吃喝无着,政府虽然给他们安排了工作,却因老乔身体不好没有干成。区工商管理部门看到这种情况,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老乔继续开店。
最近,玉渊潭公社和八里庄街道办事处分别在天义客店的门前一百米处新建两个旅店,每天可接纳二百多旅客。在这种情况下,天义客店的生意该清淡了吧?不然,客店平均每月仍接待一百多人次。它说明,这家夫妻小店几经风雨一直能够存在到今天,是因为群众需要它。
这个夫妻小店开业二十多年来,以每月平均缴税十元计算,共交给国家三千多元的税款;按每天房客为五人次计算,一年是一千八百人次,二十多年间来住店的,就有四万六千多人次,这该为多少群众解决了无处投宿的困难啊!至于老乔一家,每月能有七、八十元收入,能供养孩子们念完中学,参加了社会主义建设。这样的客店有什么理由不许它存在呢?
方黎辰


第2版()
专栏:来信

商品破损严重 不能无动于衷
编者按:工农劳动群众用汗水辛勤生产出来的商品,还没有到达消费者手中就破损了,这是多么令人痛惜的事!对此,我们不能无动于衷。各个环节必须严格责任制。对那些违章行事,使国家财产受到损失的人,应该给予经济制裁和纪律处分。编辑同志:
我们在营业中,深感目前商品的损耗率十分惊人。去年以来,仅我社经营的商品就损失了一万多元。特别是玻璃制品、陶瓷器、搪瓷制品等商品的损失更严重。我社综合门市去年一次进苏州产的玻璃口杯八箱,其中一箱七十二只装就破损三十一只,南京产的台灯座二百五十只破损九十六只,苏州产的五磅水瓶胆一百二十只破损三十一只。武进县产的三十瓦日光灯管一百支,有四十五支插头爪子活动而不能出售,厦门产的三百瓦罗口灯泡一百五十支,有五十多只罗口与玻璃泡脱落,连云港产的台式五管收音机二十台有六台刻度玻璃被打破,河南产的瓶装青梅白酒二百瓶,有九瓶破损。
造成商品破损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有些单位至今对产品质量验收不严,使用的包装物不当。二、有些装卸工人在搬运商品时,不按照商品类型轻搬轻放,而是乱堆乱撞。三、有些运输部门在运输中对易碎商品未能执行分船分舱,而是乱装乱踩。四、有些仓库保管员保管不善。五、商品运输层次太多,一种商品最少要有三上三下才能到达基层零售单位。六、有些营业员缺乏商品保养知识,工作责任心不强,业务水平低。我们恳切希望有关单位和同志,要珍惜工人同志的辛勤劳动,爱护国家财产,在运输、保管、经营各个环节,都要加强责任心,按章办事,采取一切措施,尽量防止商品破损。
江苏盐城县秦南供销社
王为全
孙中太


第2版()
专栏:

“夫妻理发店”座无虚席
山西省长子县城南街,有个理发店,店主人是南街同昱大队社员王富义和妻子侯建英,所以人们称为“夫妻理发店”。别看这个理发店门面不大,每天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一点,两把转椅座无虚席。
王富义夫妻是出名的好理发把式。前些年,在林彪、“四人帮”极左路线的干扰破坏下,生产队硬拖他们去干农活,使他们不能发挥一技之长。去年春天,王富义所在的大队认真落实党的政策,由生产队同王富义夫妻俩签定了理发合同。合同规定:每年向生产队交一部分现款,生产队给记工六百个,超额收入归己。签定合同后,夫妻俩的劲头可大了。店里为顾客备有报纸、小人书和开水。夫妻俩还提出:有些老弱病残、满月婴儿不便出门理发的,可以登门理发;有些顾客白天没空理发的,可以约定时间晚上理。前些日子,县委书记也前去理发,热情地鼓励了他们夫妻俩。去年开店以来,仅仅九个月的时间,提前完成和生产队签定的合同任务,还用盈利添置了十六件理发工具。
张凡成 张建中 王学文


第2版()
专栏:

工业之窗
最近,江苏、上海、浙江、安徽、山东、北京等地的纺织工业部门陆续开办了一批产销门市部,主要销售各地纺织厂生产的新产品和商业选购后剩余的产品,被称为“工业之窗”。有了这个“窗口”,消费者的呼声可以及时传给企业,企业的新尝试也可以及时告诉消费者了。
本来,新花色、新品种,贵在一个“新”字。过去纺织品由商业部门统购包销,商品流通的环节多,周转慢,产品从核价、定价、收购、调拨到零售,一般要三五个月,甚至长达一两年。有的工厂试制的冬装衣料,夏秋季就开始生产,但一直到第二年春末才能上市,时令错过,新花色变成老花色。一些新产品就是这样被“憋”死了。打开了“工业之窗”,新产品出世三四天,门市部就能按国家的有关规定核价、定价;工厂不必等颜色、尺码配齐才出厂,而是生产一批甚至几十件就送到门市部去试销。产品同消费者见面的时间大大缩短了。
工业部门设立门市部,有了直接听取群众意见的渠道,就可以按照市场需要及时调节生产。安徽蚌埠在门市部销售床单时,发现群众不愿购买六尺宽的床单,而欢迎五尺半的床单,其原因是省布票,价格低,容易洗,比较实用。门市部立即把消费者的这一反映转告蚌埠毛巾被单厂。这个厂很快增加了五尺半床单的生产,受到群众欢迎。
工业部门办产销门市部,还能帮助工厂疏通销售渠道,加速资金周转,减少工厂的损失。例如丝绸工业生产的真丝乔其纱和绝缘纺的零料绸,原来被认为是滞销品,要降价出厂。经杭州丝绸产销门市部多方联系,从去年五月到十一月,这个门市部共销出零料绸六十多万米,减少工厂损失十五万元。
纺织品是国家计划产品,销售渠道主要是国营商业,工业部门的产销门市部只是一个“窗口”,只能起补充作用,不能自销太多,冲击国家计划。但是,这个“窗口”也不宜堵死。经过工商双方共同努力,我国纺织品的生产和销售一定会搞得更好。
新华社记者 李安定
(本报有删节)


第2版()
专栏:

第一条陶瓷杯生产自动线
我国第一条陶瓷杯生产自动线,由江苏省宜兴陶瓷科研所、宜兴陶瓷机械厂、宜兴日用精陶厂等单位协作研制成功。这条生产自动线,每四秒钟就能成型一件陶瓷杯。


第2版()
专栏:

转炉钢渣配烧水泥
上海各钢铁厂每天要排出二、三千吨转炉钢渣。最近上海建筑科学研究所和上海红旗水泥厂等单位试验成功用转炉钢渣配烧水泥,这种水泥早期强度和后期强度都比较好,可以在高层建筑中使用。


第2版()
专栏:

天津劝业场恢复老牌号
天津市最大的商场——劝业场,今年元旦恢复名称以后,经营商品由去年初的一万八千种增加到二万七千多种。
劝业场建于一九二八年。一九六六年,“劝业场”改成“人民商场”。去年,这个商场为了恢复“劝业场”的老牌号,恢复传统经营,与二十多个省、市的五百六十八个单位恢复、建立了商品购销关系。


第2版()
专栏:

上门为用户裁玻璃
江西省横峰县物资局为用户上门裁玻璃,一年节约玻璃一千六百多平方米。
去年,横峰物资局派出“一条龙服务队”,携带玻璃、割刀和帐本上门服务。他们每到一地,先进行观察,然后量窗定料,细心套裁,利用率由原来百分之六十三提高到百分之九十五。
(据新华社)


第2版()
专栏:

上海不锈钢器皿厂工人,大鼓干劲,元月上半月完成了月生产计划。
新华社记者 徐义根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