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7月20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增强团结 反对大国干涉 加速非洲解放
非统组织首脑会议隆重开幕
邦戈总统主持开幕式 尼迈里总统致开幕词
新华社喀土穆七月十八日电 非洲统一组织第十五届国家和政府首脑会议七月十八日晚在这里的友谊厅隆重开幕。
非统组织成员国的国家和政府首脑或他们的代表出席了开幕式。他们将根据部长理事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为首脑会议准备的议程,讨论加强非洲团结、反对外国干涉和加速非洲解放的方式和方法等问题。非洲各解放运动领导人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了开幕式。
今天,美丽的喀土穆市呈现出一派节日景象。在宏伟的友谊厅前面,四十九个非洲独立国家的国旗迎风飘扬。
会议开幕式由上届首脑会议执行主席、加蓬总统邦戈主持。苏丹总统尼迈里致开幕词。
尼迈里总统在致词中,首先热烈欢迎非洲各国领导人来到喀土穆。
他表示苏丹坚决支持南部非洲人民反对种族隔离和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他说:“非洲的觉醒摧毁了殖民主义的堡垒。非洲正在进一步觉醒,南非、津巴布韦和纳米比亚也不会例外。纳米比亚人民和津巴布韦人民日复一日地表现出的十分英勇的精神使人们坚信,他们必定会达到他们争取解放和获得主权的目标。”他强调说:“自由之风将继续在南部非洲劲吹。”
在谈到大国对非洲的干涉时,他说,“大国把我们的大陆变成了战场,把我们的人民变成了它们进行战争的炮灰。”
在谈到不结盟运动时,尼迈里总统强调说:“我们的主要目标应当是使非洲避免结盟的危险,不卷进集团的斗争,不陷入势力范围”。他说,“我们的外交部长们应当代表我们把这种精神带到即将在贝尔格莱德举行的不结盟国家外长会议上去,他们应当为保障不结盟运动和它的原则而大声疾呼。”他接着说:“让这次(首脑)会议响亮地宣布我们忠于不结盟原则,使之捍卫我们的大陆,以摆脱大国集团的争斗和势力范围。”
尼迈里总统强调非洲国家之间的团结和非洲人民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他说:“让这次会议重申:我们保证坚持团结,加强统一和互相尊重主权,保持睦邻和兄弟关系。”
在谈到非洲—阿拉伯团结时,尼迈里总统说:“阿拉伯国家一贯支持非洲国家争取独立和发展的斗争。”他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是这个伟大的正在进行斗争的民族的唯一合法代表。(以色列)从所有被占领的阿拉伯领土、包括神圣的耶路撒冷全部撤走和不容许在这些土地上留下任何殖民主义的痕迹,是合理解决这个问题的组成部分。”
他在谈到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时说:“非洲已经表明它愿对第六届联合国特别会议的决议承担义务。这次会议呼吁必须改变目前的世界经济体系,并且发表了一个盼望已久的新的世界经济秩序的行动纲领。”
利比里亚总统托尔伯特在讲话中说,本届非统首脑会议是在非洲大陆和非洲人民处在发展的关键时刻召开的。他说,在过去一年里,非洲土地上出现了大国的矛盾,非洲的团结很可能产生不可弥补的裂缝。
托尔伯特总统在谈到反对外国对非洲的干涉时说,“非洲始终是能够用非洲的方式来解决非洲的问题的。”他对外国军事力量在非洲的存在和由此造成的紧张局势、不团结、分裂和破坏表示十分不安。他要求非洲以外的国家不要干涉非洲的内部事务。
尼日尔国家元首孔切在发言中说,非洲国家当前的迫切义务是巩固非洲的和平、安全与兄弟情谊。他要求非统组织创造并进一步加强调停与和解的条件,以便为非洲国家之间的冲突找到解决的办法。
上届首脑会议执行主席、加蓬总统邦戈在发言中呼吁非洲国家巩固它们之间的谅解与团结,以消除殖民主义制度遗留给非洲国家的分歧和那些在非洲的分裂中捞到好处的人所制造的不团结。
邦戈总统指出:“显然,在当前的世界局势中,内部的分裂和兄弟之间的谩骂只能使形形色色的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继续对我们大陆进行剥削,从而阻挠我们各国人民在政治、经济上真正地站立起来。”
在回顾了非统组织宪章的各项目标后,他高兴地说,非统组织创建十五年以来,非洲解放的进程不断加速。他重申坚决支持南部非洲解放运动正在进行的斗争和巴勒斯坦人民争取恢复合法权利的正义斗争。
津巴布韦爱国阵线两主席之一穆加贝代表非洲各解放运动发言。他对非洲独立国家,特别是前线国家对解放斗争的坚决支持表示深切感谢,并希望非洲独立国家继续给予支持直到非洲完全摆脱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桎梏。
穆加贝在阐述了解放斗争的形势以后说:“为了民族独立,首先,我们必须继续和加强武装斗争,其次我们准备以坚定的态度同殖民主义势力进行谈判。”他还表示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的正义斗争。他说:“这场斗争同我们自己的斗争是一致的。他们的斗争就是我们的斗争。”
根据塞内加尔总统桑戈尔的提议,一致选举苏丹总统尼迈里为非洲统一组织第十五届国家和政府首脑会议的主席,选举几内亚、埃及、博茨瓦纳、布隆迪、毛里求斯、利比里亚、冈比亚和贝宁等国的国家和政府首脑为副主席。


第5版()
专栏:

耿副总理在牙买加参观访问受到热烈欢迎
新华社金斯敦七月十八日电 耿飚副总理和夫人赵兰香及其他随从人员,十八日在牙买加地方行政部长西摩·马林斯和夫人的陪同下,参观访问了牙买加北部海岸的奥乔里奥斯城和附近圣安娜区的一个农村中心。
当中国客人抵达这个农村中心时,他们受到了二百多位男女村民的热烈欢迎。村民们唱了一首专门为欢迎中国客人谱写的歌曲。墙上贴了用英文和中文书写的“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副总理”的标语。这个中心设有几个小型的食品、鱼品加工车间和毛纺车间。它们利用当地的原料制造各种产品。中国客人很有兴趣地观看了这些车间的生产情况。
参观后举行了简短的欢迎仪式,马林斯部长发表了欢迎中国客人的讲话。然后,村里的儿童表演了民歌和舞蹈节目。主人和客人相互赠送礼品。
随后,中国客人前往旅游城市奥乔里奥斯访问。在那里,马林斯部长和夫人设宴招待耿飚副总理和夫人赵兰香及其他中国客人。宾主双方在充满热情友好气氛的宴会上相互祝酒。
十七日晚,牙买加—中国友好协会举行宴会,招待耿飚副总理及其一行。宴会由协会主席吉米·洛主持,牙买加的朋友们发表了热情的讲话,赞颂牙买加和中国两国和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王海容副外长代表耿飚副总理对牙买加朋友的欢迎和款待表示衷心的感谢。接着,牙买加朋友演出了歌舞节目。这些节目反映了牙买加人民过去遭受压迫的历史。演出结束后,耿飚副总理同主人和演出者分别合影留念。
同一天晚上,旅居牙买加的华侨也举行招待会,欢迎耿飚副总理及其一行。
这两个招待会分别有三百多人参加,都是在热情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
新华社金斯敦七月十七日电 耿飚副总理和夫人赵兰香今天下午拜会了牙买加已故民族英雄诺曼·曼利的夫人、牙买加总理迈克尔·曼利的母亲埃德娜·曼利。
宾主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埃德娜·曼利愉快地回忆了她在一九七五年对中国的访问。
中国驻牙买加大使王崇理和夫人刘善庭拜会时在座。
今天上午,赵兰香在牙买加外交部政务次官德里克·希文的夫人和全国艺术馆馆长戴维·博克塞陪同下,到全国艺术馆欣赏了绘画、雕塑和其他艺术品,艺术馆的陈列室里展出了埃德娜·曼利一九三五年创作的著名作品——木刻《觉醒的黑人》。赵兰香向戴维·博克塞馆长赠送了中国国画。


第5版()
专栏:

我代表在中越谈判第十七次会议上
抗议越方诬我掀起“强迫华人迁居运动”
新华社河内七月十八日电 中国驻越南大使馆代表七月十七日在关于中国派船接运难侨回国的谈判的第十七次会议上,对越南方面诬蔑中国方面掀起所谓强迫“华人迁居”运动和一再用谎言诬蔑、攻击中国大使馆表示坚决的谴责和严正的抗议。
中国大使馆代表严正指出,越南方面为了掩盖其有领导、有计划、有预谋地排斥、迫害和驱赶华侨的真相,便制造谎言,说什么大批华侨回国是由“华人中的坏分子”造谣引起的。在这种谣言破产之后,越南方面又进一步编造谣言,诬蔑中国方面掀起“强迫华人迁居”运动。他指出,越南当局所说的“华人”,都住在越南,中国方面怎能“强迫”他们“迁居”呢?又怎能“掀起一个运动”呢?
中国大使馆代表说,越南的报纸、广播散布了大量谎言,今天这样讲,明天又那样讲,漏洞百出。
中国大使馆代表还指出,越南当局蓄意煽动民族仇恨,利用历史问题进行反华宣传由来已久,在抗美战争胜利后则变本加厉、日趋严重。中国方面曾多次劝告越南方面不要做那些有损于两国人民友谊的事,停止这种别有用心的宣传。越南当局根本不听,在报上大肆宣传所谓“北方侵略”,煽动民族沙文主义,敌视中国人民,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中国大使馆代表说,在第十七次会议上越南外交部代表的发言,企图通过对会谈情况的回顾,使用歪曲事实的手法,把会谈陷于僵局的责任推给中国方面,这是完全徒劳的。这只能进一步说明,越南方面仍在顽固地坚持自己的错误立场,阻挠谈判达成协议。


第5版()
专栏:

马来西亚报纸连续发表文章指出
苏越一反常态支持东盟值得玩味和警惕
新华社北京七月十八日电 马来西亚报纸连续发表社论和文章指出,苏联和越南最近突然改变对东南亚国家联盟的态度,相继公开表明支持及承认东盟,值得东盟国家加以警惕。
马来西亚《光华日报》七月十五日的社论说:众所周知,在印支战争结束之后,东盟国家一直不断地通过种种可行的途径,设法与印支三国建立友好合作的关系,以期早日实现东南亚中立化计划,以便对整个东南亚的美好前途作出应有的贡献。然而,越南不仅一直对东盟的宗旨和东南亚中立化计划表示怀疑,而且,还一再抨击东盟、指责它是一个军事集团,并声言它在一九七一年所采纳的《吉隆坡宣言》是在美国鼓吹下出现的“产物”,充分表现了河内对东盟的不满及敌视态度。
社论说,种种迹象显示,越南对东盟所采取的敌视态度的主要因素,是“别有居心的幕后势力在暗中作祟”。
社论接着指出,“本来,苏联与越南一反过去的态度,承认东盟是一个非军事组织,以及支持东盟所倡议的中立化概念,自应令东盟国家感到鼓舞及欣慰的。然而,鉴于苏越两国过去所作所为,以及它们对东盟所采取的政策,东盟国家对苏越态度的突然转变,采取谨慎保留的态度对待乃是一种‘不足为奇’的必然反应。”
社论说,“促使莫斯科与河内这次表示承认及支持东盟的目的,只不过在于取悦东盟国家,借以拉拢东盟,而使东盟卷入有关纷争,以便加强它们各自的地位,这种支持势必受到东盟拒绝,因为,东盟所需要的是真诚支持,而且,东盟国家已一再表明不会介入印支纠纷。”社论最后说:“总的来说,苏越在此时此刻突然改变对东盟的态度,确实值得有关方面深加玩味及警惕的。”
《新海峡时报》七月十一日的社论说,在俄国“非正式地”在它对东盟的态度和同印支国家的关系上改变主意的同一周末,河内“突然”承认了(虽然是间接的承认)东盟,这不可能是巧合。以前,莫斯科对东盟持毫无掩饰的敌对态度,对东南亚和平中立区计划态度冷淡。现在,它却主张老挝、柬埔寨和越南加入东盟,还说政治制度不同不应该成为加入东盟的障碍。
《南洋商报》七月十二日发表社论说,越南最新的态度,在时间和动机上,都颇启人疑虑。其中所说的“真正独立”、有益的区域合作的含义,隐然否定东盟及东盟国家的独立地位。社论指出,假使它的用意在拉拢东盟国家,和使之成为国际政治权术赌注的筹码,则应不是东盟及东盟国家所愿见。


第5版()
专栏:

中秘人民架起了友谊的长桥
中国新闻代表团
在南美大陆巍巍的安第斯山区,早在公元前当地人民就创造了灿烂的印第安文化。公元十二至十五世纪,印加人在这一带建立了印加帝国。现今秘鲁共和国的库斯科城,就是印加帝国的首都,当时已成为一个颇具规模的城市。今年五月中旬,我们来到这个安第斯国家。热情的秘鲁朋友,盛情地安排我们去参观他们文化宝库中的两颗明珠——库斯科和昌昌。
库斯科位于海拔三千三百五十米的高原,全城建筑物都由巨石砌成,座落在白雪皑皑的群山之中,许多城堡、庙宇把这座城市烘托得更加美丽。印加人的建筑技术是非常高超的。建筑用的石块有的高达两米,重三、四百吨。石面平整光洁,石块与石块之间不用粘结物。结缝严密,有些地方竟连接缝在哪里都不容易看出,真可谓是“天衣无缝”了。
昌昌在今特鲁希略城之外数公里,曾是奇莫帝国的首都,这是另一土著居民奇莫人当时的统治中心。与库斯科城不同,它位于海滨,城墙和房屋全部用土坯筑成,共占地十八平方公里,为西班牙入侵前秘鲁境内最大的城市,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土城。向导告诉我们,一九七○年秘鲁发生大地震时,土城原有的部分均未受到影响,而修复的部分却遭到了破坏。建筑艺术上的这些杰出成就雄辩地说明秘鲁人民从来是勤劳勇敢和富有创造性的人民。
秘鲁人民不仅和我们有着同样古老优秀的文明,也同样有着一部遭受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侵略、掠夺和压迫的苦难史和一部反侵略、反压迫、争独立、争自由的斗争史。
十六世纪西班牙殖民者的入侵揭开了秘鲁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印加人创造的文化和财富遭到骇人听闻的摧残和掠夺。各种金银财宝被洗劫一空。印加人最高的神庙中的用纯金制成的“太阳”也落入了殖民军头目皮萨罗的私囊。印加人的古城被拆毁,成了殖民者建筑新城时获取建筑材料的“采石场”。我们还亲眼看到,印第安人的神庙被埋入土中,而就在它上面盖起了天主教堂。已经开采出来的金银抢光之后,殖民者贪得无厌的双手又伸向了秘鲁丰富的地下资源。到十八世纪,在秘鲁竟有七百二十八个银矿和六十九个金矿在同时开采,殖民者残酷地驱使印第安人在极端危险和恶劣的条件下为他们乱开乱采,大量的印第安人死于非命。继西班牙殖民者之后,英、美等帝国主义又相继入侵。庞大的矿业公司代替了殖民时期的小矿,他们以更大的胃口,更高的速度,吸吮秘鲁人民的血汗和财富。生活在富饶的土地上的秘鲁人民陷入了贫困的深渊,象秘鲁朋友们说的,成了一个“坐在金凳子上的乞丐”。
但是秘鲁人民是有英勇斗争传统的人民。印加人是有骨气的。他们自称是太阳的子孙,又把自己比作矫健的山鹰,因为他们热爱光明和自由。为了反抗西班牙的殖民掠夺和统治,他们不屈不挠地进行了几个世纪的英勇斗争。杰出的印第安人领袖图帕克·阿马鲁今天被尊为民族英雄。他的画像、塑像至今在秘鲁到处可见。他的斗争精神永远鼓舞和激励着秘鲁人民,他们从西班牙的殖民统治下取得了独立,在独立后又始终不懈地为保卫民族独立,发展民族经济而继续战斗。
正是在这个斗争中,秘鲁人民感到中国人民是他们同呼吸、共患难的朋友。在这次访问中,从官方人士到一般群众,我们和他们相处的时间多则几天,少则只有几分钟,但是他们对中国人民的诚挚友谊却使我们深深感动。在卡萨格朗德合作社的牧场里,年已六旬的全国著名驯马师,骑上秘鲁特产的舞步马,为我们表演了精湛的骑术。在加尔塔维奥合作社午餐时,全国少年民间舞蹈冠军以及其他一些小朋友,在母亲们陪同下,从外地赶来为我们表演了优美的民间舞蹈。在特鲁希略城,几位学习新闻专业的女学生,从报上知道中国新闻代表团访问该市的消息后,为了见见我们,竟一家一家地到中国饭店去找。当我们从一家中国饭店吃完饭出来时,终于被她们找到了。
我们还在秘鲁见到了许许多多的老朋友。一对早在五十年代访问过中国的夫妇,如今两鬓已经银丝可辨。他们见到我们,拿出一张珍藏的请柬给我们看。他们说,就在那次招待会上,他们见到了毛主席和周总理;毛主席和周总理是中国人民的杰出领袖,也是秘鲁人民的伟大朋友。他们把这张请柬当作一生中最珍贵的纪念品一直保存至今,还要永远珍藏起来。见到的朋友中也有不久前刚从中国访问回来的。他们亲眼看到中国人民在华主席、党中央领导下,在粉碎了“四人帮”之后,抓纲治国已经初见成效。一谈起访华观感就滔滔不绝。一位报界朋友基洛加先生在访问中国时就认识了穆青团长和其他团员。今天在秘鲁的土地上又见到在中国结识的朋友,不由得分外亲切。他说,对中国的访问是他一生中难忘的经历。他向代表团赠送了秘鲁的“茅台”——一种装在饰有印第安人头像的瓶子中的皮斯科酒。他希望两国新闻工作者不断密切交往。共同打破帝国主义的新闻垄断,增加两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曾到中国访问过的秘鲁政府交通邮电部长巴尼尼对中国人民怀着极为友好的感情。我们到达秘鲁后几小时,他就亲切地接见了我们,和我们畅谈访问中国的美好回忆,盛赞两国从一九七一年建交以来友好关系的迅速发展。我们在秘鲁的最后一个星期天,部长准备了两节专列,亲自陪同代表团参观游览中央铁路。这条铁路从沿海一直通到中部矿区。最低点和最高点相距只有一七二公里,高度相差竟达四千七百多米。火车逶迤爬行于崇山峻岭之中,宾主亲切交谈,爽朗的笑声不时传出车厢。部长说:这条高山铁路是上世纪大批华工和秘鲁人民一起克服无数困难修建成的。这个月正是铁路落成一百周年。我们在拉美,你们在亚洲,两大洲隔海相望,中间没有任何障阻。一位代表团成员接着说,我们两国人民已经在太平洋上架起了一座友谊的长桥,把我们两国紧密联系在一起。部长微笑着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秘鲁人民在前进道路上还遇到不少困难,但他们具有坚强的维护主权、独立和发展民族经济的决心。我们应邀参观了西北地区的石油工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塔拉腊地区的油田和炼油厂原属美国资本,秘鲁政府为了维护民族权益,于一九六八年十月七日收归国有。塔拉腊成了秘鲁的骄傲。
我们参观了那里的炼油厂、熔剂厂和炭黑厂。塔拉腊油田所产的原油和天然气在这里提炼加工。熔剂厂和炭黑厂是新建的。熔剂厂已完工百分之九十五,能年产一万多吨异丙醇和五千吨丙酮。炭黑厂的第一期工程已经投产,每年能生产各种规格的优质炭黑七七○○吨。
从塔拉腊南行,我们又参观了巴约瓦尔石油码头。这里是输油管的终点站。码头水深二十八米,可停泊二十五万吨的油轮。一条八百多公里长的输油管穿过原始森林,跨越一处两千多米高的安第斯山脊,把东部亚马逊地区的新油田和巴约瓦尔港连在一起,使那里的原油能运往各沿海城市或出口。秘鲁朋友高兴地告诉我们,所有这一切都是石油国有化后建设起来的。由于亚马逊地区原油外运问题的解决和塔拉腊油田的发展,今年三月秘鲁实现了石油自给。石油制品除少量尚须进口外也能满足国内需要。
十天的访问很快的结束了。秘鲁古老而优秀的文化,丰富的自然资源,秘鲁人民为保卫民族独立和发展民族经济而进行的不懈斗争和坚强决心,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相信,中秘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和两国人民的友谊,一定会开出更加绚丽的花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