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4月13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讲求实效 不图形式编辑同志:
在“四人帮”横行的时候,出现了不少形式主义的东西,开会只图形式,不讲实效,就是一种。
不是吗?在“四人帮”的淫威和影响下,那时有些会议,不论是学习会还是座谈会、批判会,一发言就是照本宣读,内容空洞而冗长,抄书抄报,没有什么新意。有时念稿声变成催眠曲,使人兴味索然,昏昏欲睡。念稿人费力不讨好,与会人得不到启发。
这种形式主义的出现,当然不是发言念稿同志的过错,而是“四人帮”及其党羽抓辫子、戴帽子、打棍子造成的。他们出于篡党夺权的反革命目的,往往抓住有些同志特别是领导干部讲话中的片言只语,肆意歪曲,无限上纲,加上种种罪名,必欲置人于死地。为了提防“四人帮”搞鬼,当时有些同志,要么就不发言,要么就把报刊上的东西拿来照抄照念。这在当时,也是对付“四人帮”的一种办法。
打倒“四人帮”,思想大解放。现在,大家已无后顾之忧,开起会来,能够畅所欲言了。你看:不少同志从形式主义的桎梏中挣脱出来,不再照念那种长而空的讲稿,而是紧密联系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实际,敞开思想,讲得生动活泼,引人入胜。参加这样的会议,使人耳目为之一新,受益不浅。
但是也应当看到,“四人帮”的流毒尚未肃清,一些人痛定思痛,仍然心有余悸,所以开会的形式主义并未绝迹。有的同志不讲实际,不讲思想,仍然习惯于照抄照念那些现成的东西。有的领导干部不在调查研究上下功夫,只依靠别人给他抄报刊、编讲稿。他们认为,这样做既保险,又省事。因此,有些会议,依然是一人念稿,大家听稿,内容空泛,形式呆板,既不能给人以启发,也不解决任何问题。
为了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大路线,完成五届人大提出的新时期的总任务,抓纲治国,大干快上,我们在各方面都要反对形式主义,开会也不能例外。要坚决反对华而不实的开会方法,少讲空话,多做工作,少讲形式,多讲实效,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提高会议质量,讲求会议效果,更好地为抓革命、促生产服务。
中共北京市委组织部 袁亮


第3版()
专栏:

这件事处理得好,深得人心编辑同志: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河南省遂平县城关镇镇委擅自组织公社、大队、生产队和社直属部门干部三十七人,由镇委副书记张坤山带队去大寨参观。他们只在大寨和石坪大队溜了一圈就回阳泉,他们又乘火车到了北京,游览故宫、十三陵、颐和园。然后,他们又到了山东曲阜县。接着,他们先后在南京和上海游览名胜古迹。以后,又乘轮船到武汉游玩后才返回遂平县。
遂平县群众对张坤山等人到处游山逛水非常气愤。群众说:利用学大寨的名义,游山玩水,浪费国家钱财,实在痛心。遂平县委听到群众反映,立即派出干部进行调查处理。两个月来,城关镇委多次召开公社、生产大队、生产队干部会议,镇委主要负责同志和张坤山反复检查错误。会后,他们又到各大队向社员群众承认错误,听取群众的批评。县委决定给予张坤山同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我们感到县委严肃处理这件事,平了民愤,刹了歪风,教育了干部,深得人心!在我们遂平县,有些干部利用开会游山玩水,大吃大喝。这种风气一定要刹住。
读者 丁群


第3版()
专栏:

少开会 开短会编辑同志:
“会议太多了!别说做工作,就连贯彻会议精神都来不及。”这是最近一些基层干部的普遍反映。
开会,是我们研究、解决问题的方法之一。那些非开不可的会,不仅要开,而且一定要开好。但会开得太多、太频繁,老是把干部泡在会议里,就成了问题。
会议多而长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几种:
一是“四人帮”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恶劣作风的影响。一些领导干部和领导机关,至今没有从这种恶劣作风的影响下解放出来,他们脱离群众,脱离实际,决定工作方针,解决实际问题,不作深入的调查研究,只靠开会过日子。
二是没有真正实行党委的集中统一领导,机关工作存在着分散主义的倾向。工作一来,你也开会,他也开会,本来集中开一次会就能解决问题,却分散地开了多次会议。
三是会前缺乏认真的准备,没有重点,没有中心,东拉西扯,面面俱到,所谓“嘴上挂铃铛——想(响)到哪说到哪”,使会议拖得很长。
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早在一九五三年就提出要解决包括“会议多”的“五多”问题。我们一定要坚决落实毛主席的指示,扫除主观主义、官僚主义作风,克服分散主义倾向,深入实际,深入群众,加强调查研究,确实改变领导作风。那些可开可不开的会,坚决不开;非开不可的会,也要分别情况,能在下面开的,就不到上面开,能合并开的,就不分散开;能开短会,就不开长会。总之,力求少开会,开短会,让大家从那些可开可不开的会议中解脱出来,腾出时间,多做工作,多出成效,多作贡献。
武汉部队某部 郑惜时


第3版()
专栏:来信

会风值得一整编辑同志:
会风,是党的作风的一个重要表现形式。毛主席历来十分重视会风的改进,严肃批评那种烦琐冗长、形式主义、充满八股气的会风,大力提倡发扬民主,生动活泼,讲求实效的会风。
可是,近几年来,林彪和“四人帮”为了掩盖他们假左真右的面目,大搞华而不实、弄虚作假的形式主义,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严重地败坏了我们党长期形成的好会风。现在,“四害”虽除,余毒犹存,影响尚在,会风不正的现象还时有所见。这个问题应当引起各级领导机关的重视,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加以解决。
正当实现新时期的总任务,只争朝夕的今天,时间是极其宝贵的。广大群众和干部深深感到时间的紧迫,都在争分夺秒地大干,为加速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努力奋斗。他们热切希望各级领导机关开好会,不图形式,求实效,切实解决问题,树立起革命化、战斗化的新会风。特别在农村大忙季节,尽量少开会,开短会,组织广大基层干部深入第一线领导生产。平定县委书记李锁寿同志为了弄清平定问题的症结所在,不是把干部们集中在会议室里,而是率领干部实地调查,发现问题,及时解决。这种领导作风值得提倡。
会风和党风、学风、文风有着密切的联系;会风不正,说明作风有问题。整顿会风,是整党整风、加强党的建设的重要一环。我们要恢复和发扬党的优良作风,彻底批判“四人帮”破坏党的作风的罪行,就要把会风整顿好,以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加速实现社会主义的四个现代化。
新疆哈巴河县 李殿星


第3版()
专栏:

纪念毛主席在阜平伟大革命实践
阜平“城南庄革命纪念馆”开馆
新华社石家庄四月十二日电 四月十日是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来到河北省保定地区阜平县三十周年。这一天,阜平县共有七千多名干部和群众代表,在毛主席居住和工作过的城南庄隆重举行了“城南庄革命纪念馆”开馆仪式和纪念大会,并在会后参观了纪念馆以及毛主席在城南庄的旧居。
在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反攻的重要时刻,毛主席、周恩来副主席和任弼时同志从陕北东渡黄河,经山西来河北,于一九四八年四月十日到达当时中共中央北方局和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所在地阜平县。毛主席在阜平县西下关村路居一夜,四月十一日来到城南庄,以后又转到花山村,于五月二十六日离开阜平前往平山县西柏坡村。
毛主席在阜平县总共住了四十五天。城南庄革命纪念馆里陈列的大量实物、照片和图片,详细地介绍了毛主席当年在阜平期间所进行的革命活动:领导了全国的土地改革和整党工作,写下了《新解放区农村工作的策略问题》和《一九四八年的土地改革工作和整党工作》等光辉著作,进一步批判和纠正了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在土改、整党运动中所推行的形“左”实右的反动路线,并亲切接见了参加土改和整党工作座谈会的阜平、曲阳、定县三县的县委书记和部分区委书记,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部署和指挥了全国的解放战争,亲自在阜平主持召开了军事汇报会议;为党中央起草了一九四八年《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提出了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政治主张。展品还生动地反映了伟大领袖毛主席与阜平人民心连着心,关心和了解群众的生产、生活和文化教育事业的情况。


第3版()
专栏:

耿飚同志会见卢森堡共产主义同盟访华团
新华社北京四月十二日电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联部部长耿飚今天上午会见以政治局委员夏尔·德尔纳为团长的卢森堡共产主义同盟访华团,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会见时在座的有中共中央委员、中联部副部长冯铉,中联部副局长周尔流等。(附图片)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联部部长耿飚会见以政治局委员夏尔·德尔纳为团长的卢森堡共产主义同盟访华团。
新华社记者摄


第3版()
专栏:

文化部决定恢复所属艺术团体的建制和名称
新华社北京四月十二日电 为了拨乱反正,澄清被“四人帮”搞乱了的是非,整顿文艺工作,经华主席、党中央批准,文化部决定恢复所属艺术表演团体原来的建制和名称。
要恢复的单位是:将中国京剧团恢复为中国京剧院;中国话剧团恢复为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中央实验话剧院;中国歌舞团恢复为中央歌舞团、中央民族乐团、东方歌舞团(已恢复);中国歌剧团、中国舞剧团恢复为中国歌剧舞剧院、中央歌剧舞剧院。
这些艺术表演团体,是在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指引下,在敬爱的周总理的直接关怀下建立和发展起来的。多年来,这些团体坚持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积极贯彻党的文艺方针、政策。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它们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和艺术特色。“四人帮”出于反革命的需要,挥舞“文艺黑线专政”论和“重新组织文艺队伍”的大棒,实行资产阶级文化专制主义,采取阴谋手段分裂文艺队伍,打乱了这些单位的建制,对许多单位多方压制。文化部关于恢复这些艺术表演团体的建制和名称的决定,反映了广大文艺工作者的愿望和要求,是深入揭批“四人帮”的一项成果,对于贯彻党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推陈出新的方针,充分调动广大文艺工作者的积极性,将是一个有力的推动。


第3版()
专栏:

二十六个重点高校决定在港澳地区招收研究生
新华社广州四月十二日电 全国有二十六个重点高等学校最近决定在港澳地区招收研究生。凡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祖国,具有大学毕业文化程度,有一定的研究才能和专业特长,年龄不超过三十岁(一九四七年三月一日以后出生),身体健康的港澳青年都可报名。
报名时间从四月十二日开始,到四月二十五日截止。
在港澳地区招收研究生的高等学校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武汉大学、南开大学等。各院校招收研究生的专业目录,可到报名处查阅。港澳青年报考研究生只举行一次笔试,时间在五月十五日至十七日,地点在广州中山大学。


第3版()
专栏:

我民航总局举行招待会庆祝中国民航
北京—卡拉奇—亚的斯亚贝巴航线开航
新华社北京四月九日电 中国民用航空总局今晚举行招待会,庆祝中国民航北京—卡拉奇—亚的斯亚贝巴航线开航,并欢迎埃塞俄比亚友好代表团来华访问。在洋溢着友好气氛的招待会上,民航总局局长沈图和埃塞俄比亚友好代表团团长、埃塞俄比亚民航局长比伊尼·德斯塔先后祝酒。他们表示相信,这一新航线的开辟,必将使中国同埃塞俄比亚和非洲人民的友好往来和友谊进一步发展。
埃塞俄比亚驻华大使范塔耶·比夫图,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驻华经理凯伏勒·依蒂巴莱克等应邀出席了招待会。
应邀出席招待会的还有:巴基斯坦驻中国大使阿尔维,印度驻中国大使纳拉亚南和夫人,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穆拉德和夫人,以及其他外国航空公司驻京办事处经理。
出席招待会的有民航总局副局长张瑞霭、黎明,有关方面负责人王乃天、孔筱、李珩、张昌等。
埃塞俄比亚友好代表团是应民航总局邀请于今天上午乘飞机到达北京的。赴埃塞俄比亚参加开航庆祝活动的中国友好访问团也同机回到北京。


第3版()
专栏:

陈锡联副总理会见埃塞俄比亚友好代表团
新华社北京四月十二日电 国务院副总理陈锡联今天上午会见以埃塞俄比亚民航局长比伊尼·德斯塔为团长的埃塞俄比亚友好代表团,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埃塞俄比亚驻中国大使范塔耶·比夫图,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驻中国经理凯伏勒·依蒂巴莱克,参加了会见。
会见时在座的有中国民航总局局长沈图、副局长张瑞霭,有关方面负责人李珩、刘鸣等。(附图片)
陈锡联副总理会见以比伊尼·德斯塔为团长的埃塞俄比亚友好代表团。
新华社记者摄


第3版()
专栏:

五届政协常委、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
寸树声在昆明逝世
政协主席邓小平等送了花圈
新华社昆明四月十二日电 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委、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政协云南省委员会副主席、云南大学革委会副主任寸树声,因病医治无效,于一九七八年四月一日在昆明逝世,终年八十二岁。
寸树声的追悼会八日在云南大学礼堂举行。
政协全国委员会主席邓小平以及政协全国委员会、中共中央统战部、教育部、民盟中央、中共云南省委、云南省革委会送了花圈。
云南省革委会副主任刘明辉、李启明、高治国以及有关方面负责人参加了追悼会。
追悼会由省革委副主任张铚秀主持,政协云南省委员会副主席、云南大学革委会主任刘披云致悼词。悼词说,寸树声同志是云南省腾冲县人,早年留学日本,参加了党领导下的留日学生进步组织。九一八事变以后回国,热烈响应我党发出的建立民族统一战线的号召,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云南解放后,寸树声先后任腾冲县县长、云南大学教授、副校长,先后被选为第三、四、五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常务委员。他在党的领导和教育下,坚持继续革命,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努力改造世界观。他忠诚党的教育事业,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教育方针,积极参加教育革命,为实现社会主义的四个现代化作出了贡献。寸树声拥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十一次路线斗争中,他坚定地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热爱伟大领袖毛主席、热爱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痛恨祸国殃民的“四人帮”及其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他坚决拥护英明领袖华主席和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拥护党的十一大路线。他对华主席领导全国人民抓纲治国取得的辉煌胜利,由衷地感到欢欣鼓舞,对实现社会主义的四个现代化,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第3版()
专栏:

中国、西德举重队在京比赛
据新华社北京四月九日电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举重队同中国举重队今天下午和晚上在北京体育馆进行了比赛,结果中国队以七比二胜西德队。
中、西德两国运动员今天共进行了九个级别的比赛,双方各有十名运动员参加比赛。中国运动员获得七个级别比赛的胜利,西德运动员获得两个级别比赛的胜利。
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负责人李青川,中国举重协会负责人柏坪、陈镜开,西德举重队领队沃尔夫冈·彼得,西德驻中国大使馆公使凯尔,以及观众近五千人观看了比赛。
西德举重队是四月七日到达北京的。当天,中国举重协会举行招待会欢迎西德客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