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3月10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日内瓦通讯

“看我公樽俎折强权”
——忆周总理在日内瓦
在景色秀丽的日内瓦莱蒙湖畔,座落着联合国万国宫(又名国联大厦)。一九五四年周恩来总理曾经亲自参加的、举世闻名的日内瓦会议就是在这座大楼的二层六号会议大厅里举行的。在万国宫的六十多个会议室中,六号大厅是专供重大国际会议使用的,平时可供游览者参观。当我们来参观这个会议大厅时,导游指出:在这里还保存着当年周恩来总理开会坐过的椅子和签字的桌子。
人们还都记得:从一九五四年四月到七月举行了讨论亚洲问题的日内瓦会议。这是战后在这里举行的第一次重要的国际会议,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第一次参加重要的国际会议。当时由周总理为首的近二百人的中国代表团到达日内瓦时,引起了世界舆论的强烈反响,成了瑞士各界十分瞩目的事件。瑞士《巴塞尔新闻》指出: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会议这一事实,就使得会议成为一次有历史意义的事件。
四月二十六日下午当地时间二时五十五分,周总理和中国代表团的轿车来到会场。插在车头上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鲜艳醒目。当周总理下车时,聚集在万国宫前的人群中发出一阵掌声和欢呼。大批摄影记者争抢着摄下这个历史镜头。周总理笑容可掬地频频招手,健步走入了大厦。
四月二十八日,周总理代表六亿中国人民,第一次在会上用安详有力的声音发言的时候,会场里的人们凝神静听。周总理全面阐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亚洲问题、特别是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问题的立场,强烈谴责美帝国主义在亚洲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周总理的正义声音,引起了会内外的广泛重视。会后在中国代表团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三百多名外国记者挤满了“记者之家”的会议厅,听取情况介绍,索取发言稿。第二天,不但在瑞士,几乎欧洲所有的重要报纸,都把周总理的发言登在第一版最重要的地位,而把那天另一个发言——美国国务卿杜勒斯的发言放在较次要的地位。《日内瓦报》的评论指出,周恩来的发言代表了亚洲人的声音。文章说:“亚洲广大人民已发出了怒吼,这是历史的一个新现象。……那里的人民已经觉醒了。”
一位曾经采访一九五四年日内瓦会议的瑞士记者告诉我们,周恩来总理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说,尽管当时会议斗争十分激烈,但是每次看到周总理进出会场时总是面带笑容,不时向周围人们招手致意,态度沉着坚定,显得对胜利充满信心。在大厦的记者大厅里,几位采访过这次会议的外国记者告诉我们:他们都保存着周总理参加会议活动的珍贵照片。
在万国宫北楼图书馆里,保存着有关一九五四年日内瓦会议的全套文件资料,其中有周总理每次会议上发言的专集。在图书馆楼下书库里还保存着这次会议讨论的全部记录和有周总理与各国代表团长亲笔签字的日内瓦会议最后宣言。我们翻阅这些资料时可以看到:美国代表团在会上不但没有提出任何一个建设性的建议,反而一味制造障碍,破坏会议。这些历史记录就是杜勒斯之流捣乱、失败的最好见证。
会议开始前,美国就散布悲观气氛,破坏会议。杜勒斯甚至对美国代表团说,除非他同周恩来的“汽车相撞”,否则决不同中国代表打交道。会上杜勒斯又对中国人民、朝鲜人民和印度支那各国人民进行诽谤和攻击。周总理以伟大的无产阶级政治家和外交家的气魄和胆略,团结和争取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揭露了杜勒斯之流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在有关方面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挫败了美国的破坏,使印度支那停战和政治解决达成了协议。当时美国舆论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华盛顿邮报》说:“美国在日内瓦会议上已遭到美国历史上一次丢脸的外交失败”。
会议期间,周总理和英国外交大臣艾登举行了多次会谈。六月中,中英两国就在北京和伦敦互派代办达成了协议。周总理还同新上台的法国总理兼外长孟戴斯—弗朗斯举行了会谈,同许多国家的代表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周总理在六月下旬还应邀访问了印度和缅甸,签署了著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扩大了反帝统一战线,打乱了美国企图在亚洲拼凑侵略集团的部署。周总理对会议作出的积极贡献,为社会主义祖国赢得了全世界的尊敬。被孤立的不是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是美帝国主义。
在日内瓦通往洛桑的湖滨公路旁,有一幢乳白色的老式三层楼建筑物,被称为花山别墅。这就是日内瓦会议期间周总理居住的地方。进了大门,有一条碎石铺成的林荫路,周围是大片草坪和树林。湖光山色,环境十分幽美。陈毅副总理在一九六一年至六二年前来参加解决老挝问题的日内瓦会议时也曾住过这所房子。
韶光易逝,二十多年来,这里的环境已起了变化,昔日的草坪树林,现在已建起了一幢幢的公寓高楼。花山别墅显得更加古老了,但是瑞士人民对周总理仍然是记忆犹新。
别墅的二楼是当年周总理的办公室和卧室,在那里敬爱的周总理曾夜以继日地工作。在别墅周围现在还保留着一小块草坪和几棵古老的大树。在这里周总理经常在草坪上和代表团成员和顾问们一起研究形势,交谈工作。
正是这样一幢普通的建筑物,成为当时国际外交活动的一个重要场所。周总理在这里进行了大量的会外活动,会见了许多国际人士。参加会议许多国家的代表团团长和成员,以及路过或居住瑞士的著名人士都到这里来作过客,其中包括英国的工党议员哈罗德·威尔逊(后担任英国首相)、加拿大的友好人士朗宁、受美国非美活动委员会迫害的电影艺术家查理·卓别麟等。艾登在他的回忆录中谈到周总理在花山别墅请他赴宴。他说,“在会谈时,周恩来先生沉着、坚定。他对细节一丝不苟。”威尔逊当时就写道:“当周恩来走到他的别墅门口向我们挥手送别时……我们都有这种印象:周恩来是一个伟大的世界性人物,他对他自己、对他国家的前途抱有信心”。
一位负责当年周总理安全保卫工作的瑞士朋友告诉记者说,在会议期间,周总理的工作精神至今还使他为之感动。他说:“周恩来总理是一个全神贯注会议工作的领导人。他在会议期间表现出不知疲倦的工作精神使我们敬佩。”“即使在会议休息日,他也没有出去过,有时直到深夜,还可以看见他住房的灯光。”
为了表达中国人民对瑞士人民的友好感情,周总理还访问了瑞士首都伯尔尼,并在联邦大厅里发表了十分友好的讲话。中国新闻代表团在去年年底访问伯尔尼时,瑞士联邦主席富格勒接见新闻代表团时还说:“周恩来总理生前对瑞士的访问是瑞士人民特别不能忘记的。”
二十四年,弹指一挥间。国际风云,几经变幻。然而,周总理当年在日内瓦的伟大革命实践,周总理写下的我国无产阶级外交史上的光辉篇章,却永存在人们的心上。陈毅同志在一九五四年四月写了《满江红·送周总理赴日内瓦》。那首词后半阙写道:
“板门店,谈未歇;
日内瓦,话重说。
换唇枪舌剑,议倾坛席。
不管豺狼多诡计,我方事事持原则。
看我公樽俎折强权,
期赢获。”
这首词,象一块晶莹的玉石,镌刻着周总理在日内瓦的光辉事迹和“折强权”的革命精神。
新华社记者(附图片)
一九五四年四月,周总理率领我国政府代表团出席讨论亚洲问题的日内瓦会议。 新华社发


第6版()
专栏:国际短评

骗不了人的丑剧
最近,罗得西亚史密斯种族主义政权排斥津巴布韦人民的代表爱国阵线,宣布达成所谓“内部解决”津巴布韦的
“协议”。津巴布韦爱国阵线及其武装部队,为了津巴布韦的独立和解放,进行多年的斗争。把爱国阵线排斥在外,任何所谓“协议”都是非法的和无效的。
这个背着前线国家和爱国阵线所达成的“协议”,究竟是个什么货色呢?据报道,协议规定:在议会中,占津巴布韦人口不到百分之三的白人却占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席位,其中大部分席位将由白人直接选举产生;司法系统、警察部队和军队将继续为白人所控制。史密斯政权炮制的这个所谓的“协议”,与津巴布韦人民所要求的真正独立和解放毫无共同之处。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维护史密斯反动统治和白人特权的“协议”。史密斯的这一卑劣的手法,是对津巴布韦人民民族权利的愚弄,是一出延长种族主义统治、继续变相地奴役津巴布韦人民的丑剧。
史密斯在这个时候抛出这么一个“协议”,反映了他黔驴技穷。近年来,由于津巴布韦民族解放运动不断发展和国际舆论的强大压力,罗得西亚种族主义政权处境日益孤立。以史密斯为首的白人统治集团内外交困,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因此,史密斯反动政权在帝国主义的支持和纵容下,加紧使用政治欺骗和军事镇压的反革命两手策略。它一方面玩弄排斥爱国阵线参加的“谈判”阴谋,企图挑动津巴布韦人民内部的矛盾,离间他们的团结,削弱他们的力量,以便从中钻空子,争取喘息的时间,保持其种族主义统治。另一方面,它又加紧镇压津巴布韦的武装斗争,并对莫桑比克、博茨瓦纳、赞比亚等非洲前线国家一再进行武装入侵和军事挑衅,妄图迫使它们停止支持津巴布韦人民的斗争。史密斯政权在公布所谓“内部解决”“协议”三天之后,就大举进犯赞比亚。可见史密斯政权的两种手法,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这就是使与津巴布韦人民为敌多年的种族主义政权能够苟延残喘下去。
当然,史密斯导演的丑剧是骗不了人的。津巴布韦人民从长期斗争中深深地懂得,反动派对革命人民武装力量的策略是:能够消灭者一定消灭之,暂时不能消灭者准备将来消灭之。因而革命人民必须采取针锋相对的原则,立足于打,以革命的两手来对付敌人的反革命两手,争取民族的独立和解放。


第6版()
专栏:

一些非洲国家领导人谴责史密斯玩弄“内部解决”阴谋
坚决支持津巴布韦人民的爱国武装斗争
爱国阵线领导人强调坚持斗争推翻史密斯政权
据新华社北京电 一些非洲国家领导人继续发表谈话,谴责罗得西亚史密斯政权玩弄签署“内部解决”协议的阴谋。
赞比亚总统卡翁达三月四日在卢萨卡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这项“协议”“把一切放在银盘里交给了史密斯”,从而加强了史密斯政权。他重申赞比亚支持爱国阵线开展的武装斗争,强调这是使罗得西亚获得真正独立的唯一途径。
坦桑尼亚副总统琼布三月四日在一次讲话中强调,罗得西亚少数白人政权的史密斯和南非种族主义政权的沃斯特都不能幻想用罗得西亚的“内部解决”办法或在南非搞“班图坦斯”来阻挡历史的潮流。琼布说,坦桑尼亚对津巴布韦解放事业所承担的义务决不动摇。
博茨瓦纳外长莫惠三月四日对博茨瓦纳电台发表讲话说,如果索尔兹伯里的谈判旨在寻求把从事战争的爱国阵线排除在外的解决办法,那末,“罗得西亚的战争甚至会比现在打得更厉害”。
另据报道,索尔兹伯里消息:罗得西亚史密斯种族主义政权同津巴布韦的一些民族主义者三月三日在索尔兹伯里正式签署了罗得西亚问题的“内部解决”协议。
据新华社电 据阿尔及利亚《圣战者日报》六日报道,阿尔及利亚总统布迈丁打电报给非统组织主席哈吉·奥马尔·邦戈。他指出:“这个协议是非法的史密斯政权想要合法化的企图的反映。”
加纳政府三月五日在阿克拉发表声明说,加纳政府拒绝把津巴布韦爱国阵线排除在外的关于津巴布韦独立问题的任何拟议中的解决办法。声明说,加纳政府重申全力支持津巴布韦人民的武装斗争。
尼日利亚联邦军政府三月六日在拉各斯发表声明说,这项“协议”“是对津巴布韦黑人利益的一次出卖”。声明又说,尼日利亚明确地、毫不含糊地拒绝这个“内部解决”协议。
新华社马普托三月五日电 据莫桑比克通讯社三月四日报道,津巴布韦爱国阵线联合领导人穆加贝和恩科莫最近在马普托举行两天会谈之后,于四日发表一项联合声明。
声明揭露说,史密斯策划的“内部解决”协议是“让政治权力和军事权力落到少数殖民者手中”和“维持甚至加强史密斯政权及其虚伪的政治和军事结构”。声明还谴责说,“内部解决”协议企图使史密斯反动统治“合法化”。
声明揭露说,协议让占人口百分之三的少数殖民者有权占有津巴布韦的一半国土;保留种族主义的军队和警察,并且企图摧毁游击队;保留罗得西亚现行的司法制度;在议会席位问题上公开搞种族歧视,把百分之二十八的议席留给占人口百分之三的白人。声明说,津巴布韦爱国阵线坚定不移地为创造一个民主的和非种族主义的社会,为彻底推翻史密斯政权和瓦解其军事力量及准军事力量而战斗。
声明强调,“爱国阵线重申,它所承认的唯一有效的谈判就是包括作为殖民国家的英国和真正代表津巴布韦人民的爱国阵线之间的谈判”。


第6版()
专栏:

美参院两党领袖指责苏干涉非洲之角
新华社北京三月七日电 华盛顿消息:美国参议院两党领袖最近分别发表谈话,指责苏联对非洲之角的干涉。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伯德三月四日对记者说,苏联和古巴在非洲之角的冒险行动“是对缓和的直接挑战”。他认为,美国应该“重新看待”美国同苏联在农业、技术和空间方面的合作。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贝克五日在美国广播公司“问题和回答”节目中说,他认为,对于美国来说,苏联对非洲的干涉是“比控制和限制某些武器系统更大的威胁”。他说,卡特总统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向俄国人表明“强硬的断然态度”。他建议美国政府“暂时中断”美苏限制战略武器会谈,直到苏联停止干涉非洲之角的行动为止。
贝克说:“我们面临着在限制战略武器会谈中要不顾一切地放弃我们的优势的危险。”“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再容忍俄国在非洲胡作非为,我们就将大大削弱我们的国家安全”。


第6版()
专栏:三言两语

不言自明
苏联“援”建尼日利亚的阿乔库塔钢铁厂,竟拖了十五年,工程还没有离开制图板。不管苏联能捏造多少借口,也无法解释:以苏联的经济技术条件,怎么连这区区的“援建”项目也要拖上如此长的时间还走不了一步?如果拿它向非洲之角赶运武器、特别是最近一下子就向那里空运成十亿美元军火来对比,一快一慢之间,说明什么问题,也就不言自明了。


第6版()
专栏:三言两语

骗得了谁
美国总统顾问布热津斯基“警告”苏联“卷入”非洲之角冲突会妨碍限制战略武器谈判。第二天,国务卿万斯就马上退却,否认美国要作此“联系”。但苏联仍不领万斯的情,穷追不已。苏修喉舌《真理报》攻击布热津斯基把两个“毫无关系的问题联系起来”。可是,苏联大搞扩军又大搞扩张,怎能同“缓和”“裁军”之类的鬼话相调和?怎能“毫无关系”呢?当然,布热津斯基的“联系”论,完全是出于同苏联争夺的考虑;然而,他的话显然触动了苏修的痛处。苏联宣传家的“毫无关系”论,除了可以拿来压美国之外,又能骗得了谁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