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3月10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缅怀向警予同志
蔡 畅
在纪念“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的时候,我深切地怀念为革命牺牲了的女烈士们,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国工人运动、妇女运动的杰出活动家向警予同志,就是其中的一个。警予同志是我的同学、良师和亲密的战友。她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了一生,一九二八年五月一日,在国民党反动派的屠刀下壮烈牺牲。
向警予同志在青年时期就跟随毛主席干革命,她无限崇敬毛主席,忠于毛主席,是毛主席的好学生。一九一八年,灾难深重的祖国,处于内忧外患,十分黑暗的时代。为了寻找“改造中国与世界”的途径,毛主席偕同蔡和森等革命同志,建立了新民学会。当时,具有强烈的反帝反封建思想的警予同志,在毛主席的影响下加入了新民学会。从此,她常常参加毛主席组织的革命活动,聆听毛主席的教诲,不断受到毛主席的启发和激励。那时,警予同志对毛主席远大的革命理想,伟大的胸怀,渊博的学识,非凡的毅力,深为敬佩,认为有了毛主席,中国就有了希望。一九一九年秋,毛主席在北京发起留法勤工俭学运动,警予同志积极响应。她是湖南妇女界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的首创人。她组织了一批要求进步的男女青年,奔赴有着无产阶级光荣革命传统的法国,寻求革命真理。她一面在树胶厂、纺织厂做工,一面努力学习法文,不久就能够流畅地阅读法文译本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和其他革命书报,接触了当时法国工人阶级的革命思想。由于她如饥似渴地勤奋地钻研马克思主义,接受革命导师的教导,思想更加开朗了,在她眼前展示了一条崭新的革命道路。她开始认识到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改造中国与世界”,中国必须走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的道路。她逐步确立了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坚决信仰马克思主义,决心献身于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当时,周恩来同志和蔡和森、赵世炎等同志成立了“工学世界社”,组织勤工俭学学生开展各种革命活动,一边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同无政府主义、工团主义、社会民主派进行斗争,一边领导勤工俭学学生同反动势力作斗争,争取劳动、教育、吃饭的权力。警予同志积极参加周恩来同志领导的这些革命活动,在反对北洋军阀勾结帝国主义压迫勤工俭学学生时,她斗志昂扬地走在示威游行队伍的前列,英勇战斗。在勤工俭学期间,警予同志曾写信向毛主席汇报学习心得,检讨以往的言行,表示迫切改造中国的心情。毛主席复信赞扬她这种革命精神,希望她继续努力。警予同志就是这样在毛主席的亲切指引下,经过革命斗争的实践,坚定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回国以后,不论是在革命顺利的时刻,还是阶级斗争激烈的艰苦岁月,她总是坚定不移地站在毛主席一边。在毛主席同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作斗争时,她坚决地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中国革命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有了党的领导,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面目焕然一新,由少数知识妇女运动发展成蓬蓬勃勃的以广大女工和农妇为主体的群众运动一九二二年,警予同志在上海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同年在我党召开的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委员,担任党中央妇女部第一任部长,成为我国妇女运动的杰出领袖。在她担任妇女部长三、四年间,她协助党中央制订了有关指导妇女运动的文件,撰写了大量文章,精辟地阐明了马列主义和毛泽东同志关于妇女运动的学说,针对中国的政治经济情况和妇女的地位,对妇女问题发表了很多卓越的见解。她指出:中国妇女解放运动是中国整个革命运动的一部分,只有推翻剥削阶级,才能实现妇女的真正解放,妇女运动必须与革命运动相结合;妇女解放运动必须唤起最受压迫的千百万女工、农妇和一切劳动妇女群众参加,而有组织能战斗的新兴劳动妇女是妇女解放的先锋,是民族民主革命的前卫。她批评资产阶级的女权运动和那种把妇女运动从革命运动中孤立起来,脱离政治的错误倾向。
在毛主席的教导下,警予同志深刻地认识到工业无产阶级是近代中国最进步的阶级,是中国革命的领导力量。因此,她经常带领干部深入到工厂,进行调查研究,宣传鼓动,放手发动群众,组织女工开展革命斗争。一九二四年上海丝厂、烟厂大规模的女工同盟罢工,就是她亲自领导的。当时她在女工群众中有很高的威信。她很重视知识妇女和劳动妇女相结合,提倡、鼓励有觉悟的知识妇女到女工、农妇中去工作、学习、锻炼,努力增进劳动妇女和革命知识妇女的团结。为了把广大的女工、农妇、革命知识妇女组织起来,经过党中央的同意,警予同志负责成立了“妇女解放协会”。后来,“妇女解放协会”在全国各地很快发展起来,成为当时反帝反封建的一支重大力量。中国的妇女运动由单纯争取女权运动,纳入整个革命运动的轨道,有了正确的政治方向。这是由于有了党的领导,也是同警予同志的努力分不开的。
向警予同志无限忠于党的革命事业,立场坚定,刚毅勇敢,艰苦奋斗,舍己为人,为了党的利益不怕牺牲,是无产阶级的坚强战士。一九二七年蒋介石、汪精卫叛变革命,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白色恐怖笼罩着祖国大地,反革命气焰十分嚣张。在这严峻的时刻,党分配警予同志到武汉工作。她先后在武汉市总工会、汉口市委宣传部工作,当时局越来越险恶时,她又负责湖北省委、武汉市委的领导工作。警予同志在白色恐怖的武汉,临危不惧,沉着镇定,坚守战斗岗位,经常深入到工人群众中间,用一切方法保持党和广大群众的联系,团结广大革命群众和基层干部,顶住逆流,坚持斗争。有些工人认识她,见到她来,便暗地里互相鼓励:“总工会还在”,“共产党还在领导我们战斗”,更加激发起革命斗志。
警予同志是敌人的眼中钉,反动派时时刻刻想逮捕她。后来由于叛徒出卖,警予同志在一九二八年春天不幸被捕。警予同志把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在敌人的法庭上和监狱里,面对面地同敌人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她经受各种严刑拷打,毫不屈服。她严守党的机密,教育难友们坚定革命必胜的信心,组织绝食斗争,坚持战斗。她这种威武不屈,忠于党、忠于革命的顽强战斗精神,使敌人胆战心惊。直到临刑的时刻,警予同志面不改色,仍然慷慨激昂地沿路向群众发表演说,高呼口号,英勇就义,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崇高的革命气节。
半个世纪以来,警予同志的高尚品质和革命精神,一直活在人民的心中,鼓舞着人民坚持战斗。回顾五十年来在伟大领袖毛主席领导下,中国革命斗争的艰苦历程,缅怀敬爱的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无数革命先烈的光辉业绩,深感胜利来之不易。今天,喜看英明领袖华主席领导我们继承毛主席的遗志,扫除“四害”,保卫了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果实,夺取了抓纲治国初见成效的伟大胜利,心情无比振奋。我们一定要学习革命先烈的光辉榜样,高举毛主席的伟大旗帜,紧密地团结在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在党的十一大路线指引下,进一步肃清“四人帮”的流毒和影响,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为实现华主席在五届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发出的向四个现代化进军,建设强大社会主义祖国的伟大号召,继续长征,夺取新的胜利。(附图片)
向警予烈士 (一九二○年在法国)


第2版()
专栏:

向模范妇女领袖向警予学习
刘 昂
向警予同志是湖南省溆浦县人,生于一八九五年。她排行第九,人们称她“九姑娘”、“向九姐”。我认识她,是在我舅舅蔡和森同志家里。我一岁多,父亲去世,就和母亲到外婆、舅舅家生活。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知道毛主席与蔡和森同志是最要好的同志和朋友,常来我家同蔡和森等同志讨论救国的真理。一九一八年四月十八日,毛泽东、蔡和森、何叔衡、张昆弟、罗学瓒、陈昌等十三人,在我们家开了新民学会的成立会。当时警予同志和蔡畅同志是长沙周南女校的同学。她们冲破“男尊女卑”、“男女授受不亲”等传统观念的束缚,毅然加入了新民学会。警予同志有时也到我家来,同毛主席、蔡和森同志一起研究改造中国、改造世界的大事,寻求革命的真理。她和毛主席、蔡和森等同志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一九一九年秋,毛主席和蔡和森同志一起,组织湖南新民学会一部分会员到法国去勤工俭学。警予同志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响应,从溆浦赶到长沙,和蔡畅同志一起,组织湖南女子留法勤工俭学会。一九一九年十一月,警予同志与蔡和森、蔡畅和我年过半百的外婆,从上海乘坐邮船去法国。
警予同志到了法国,在蒙达尼女子公学补习法文,并先后在树胶厂、纺织厂做工。她勤奋好学,有着坚强的毅力。只要找到一本在国内读不到的马克思主义著作,她就孜孜不倦地刻苦学习。短短几个月,她就基本上掌握了法语,读完了法文版的《共产党宣言》、《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等著作。她为革命刻苦学习,废寝忘食,还感到跟不上形势的发展,“心潮起落,不止万丈”。警予同志殷切希望国内有更多的人到法国去接触革命思潮。她写信给国内的新民学会的朋友,要求多组织些有思想、有抱负的女青年去法国勤工俭学,为中国革命多培养一些人才。警予同志的这个想法,得到毛主席的赞同和支持。毛主席写给警予同志的信中说,希望你能引大批女同志外出,多引一人即多救一人。
向警予同志和蔡和森同志都非常敬佩毛主席。在法国,警予、和森同志精心研究各种主义、思潮,研究世界大势,特别注意研究俄国革命的情况,主动把自己学习的心得、体会写信告诉毛主席,诚恳地要求毛主席“赐教言”。一九二○年六月二日清晨,警予同志给在国内的毛泽东同志写信说:“此后驾飞艇以追之,犹恐不及;而精力有限,更不足以餍予之所欲,奈何?计惟努力求之耳!数年后,或有以报同志。”警予同志还写信给国内的朋友,要他们向毛主席请教。一九二○年四月,警予同志给她的侄女写信说:“现在正是掀天揭地社会大革命的时代,正需要一般有志青年实际从事。世界潮流、社会问题,都可于报章杂志中求之,有志愿改造社会的人,不可以不注意浏览。毛泽东、陶毅这一流先生们,是我的同志,是改造社会的健将。我望你常在他们跟前请教!”
当时在法勤工俭学的新民学会会员中,以蔡和森同志为首的一派,包括警予同志,主张旗帜鲜明地成立共产党,走俄国十月革命的道路,同无政府主义、工团主义、改良主义的派别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争论双方都写信给毛主席,请他表示意见。毛主席于一九二○年十二月一日给和森同志和在法诸会友复了一封长信,表示坚决赞同和森同志的主张,反对走改良主义的道路。蔡和森、向警予等同志在法国蒙达尼组织“工学世界社”,宣传马克思主义。警予同志积极参加了周
恩来同志领导的革命斗争,始终站在斗争的前列。
一九二二年,警予同志回国后,有一段时间,和毛主席、杨开慧同志一起住在上海,象一家人那样共同生活。毛主席和杨开慧同志称她为“大嫂”。
党的三大前后,毛主席提出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正确主张,张国焘表示反对,党内有些同志思想也不大通。警予同志坚决支持毛主席的主张,还向那些思想不通的同志做工作。当时,警予同志还积极协助毛主席改组上海国民党党部,开展统一战线的工作。他们之间进一步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后来,警予、和森同志牺牲了,毛主席对他们的子女给予极为亲切的关怀。一九四六年一月八日,毛主席亲笔给烈士的儿子蔡博等同志写信,教导他们说:新中国需要很多的学者和技术人员,你们向这方面努力是很适当的。勉励他们要努力学习,为新中国服务。
一九二二年七月,警予同志参加党的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央委员,并担任中央妇女部部长,直到一九二六年。党的三大、四大,她都当选为中央委员。这几年中,警予同志写了大量论述妇女解放的文章。党中央关于妇女运动的决议和文件,大多数都是她提议和起草的。警予同志对中国妇女的解放运动,有很卓越的见解。她把妇女问题和总的社会问题联系在一起,和整个劳动人民的解放事业联系在一起。她认为“政治问题如果不解决,妇女问题是永远不能解决的”,“妇女解放与劳动解放,是天造地设的伴侣”。
警予同志写了一系列文章,批判当时军阀官僚玩弄的女子参政运动的反动实质。她说:“女子参政运动弄成了女子个人做官做议员的运动”,“如果秉着此种意义去做参政运动,其结果不过是无聊的议员队里增加了无聊的女议员,可耻的官僚群中添多些可耻的女官僚,可以说毫无意义。”
警予同志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高度评价劳动妇女运动。她说:“只有新兴的劳动妇女最有力量,最有奋斗革命的精神”,这支“有组织而能战斗的新兴妇女劳动军,不独是妇女解放的先锋,而且是反抗外国掠夺者的国民革命之前卫”。警予同志在党内外的会议上,在报刊上,在同周围同志的接触中,都大力宣传知识妇女要到工农劳动妇女中去工作和学习的道理。她还直接组织和带领知识分子出身的女同志到女工中去工作。她在上海工作时,去得最多的是女工集中的浦东、杨树浦、小沙渡的纱厂、丝厂和烟厂,亲自参加各种会议,深入工人家庭,向她们宣传革命道理。她还开办工人夜校、平民夜校,用马列主义武装工人,组织她们起来斗争。著名的上海丝厂和南洋烟厂工人罢工,就是她领导的。
为了集中精力做好妇女工作和党的工作,警予同志把刚生下的儿子交给我母亲抚养。记得一天晚上,在月光下,全家人坐在一起,警予同志亲切地对我母亲说:“我们很快就要走了。大孩子要姐姐你带着,小的也要你带,我心里很过意不去,但又不得不这样。革命事业需要我去做的工作太多了,只好连累姐姐了。”
一九二五年冬,警予同志到莫斯科东方劳动大学学习,一九二七年四月回国,参加了党的五大。在五大期间,警予同志对陈独秀的投降主义路线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五大后,党派警予同志到武汉市总工会工作,不久,又调到汉口市委宣传部。
“马日事变”后,外婆带着我们到了汉口。这时武汉的形势已很紧张了。因此,我们决定还是回湖南去。临走那一天,警予同志刚开完会匆匆地赶来送我们。她紧握着我的手,严肃地对我说:“今天的朋友,明天可能就是敌人。昂昂你要注意呀!”想不到这就是警予同志和我的最后一次见面。
不出所料,武汉国民党汪精卫政府于七月十五日叛变革命,立即对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进行极端野蛮的大屠杀,我们党的工作被迫转入地下。当时,组织上考虑到武汉环境的险恶,打算让警予同志到湖南去工作。但警予同志说:“武汉的工作很重要,不能放弃,要有人留下来坚持斗争。”她坚决要求党同意她留下。后来组织决定警予同志留在武汉,担任重要的领导工作。
党的“八七”会议后,警予同志坚决执行党的决议,积极准备组织武装暴动,反击国民党的叛卖和屠杀。当时,我们党掌握的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错过了参加南昌起义的时间,转入江西修水。该团有几个担任领导工作的共产党员来武汉找到警予同志,请示工作。警予同志向他们传达了“八七”会议的精神,要他们带领部队参加秋收起义,坚持武装斗争。后来,这支部队在江西铜鼓同毛主席领导的部队会合,成为秋收起义的主力部队之一。
向警予同志留在武汉后,党中央调她到湖北省委工作,主编党刊《长江》。不久,湖北省委负责人罗亦农等同志调走了,省委的领导工作就落到警予同志身上。作为一个长期公开工作的著名共产党员和妇女运动领袖,要在武汉地区进行秘密工作,是极其艰难的。但只要党和革命需要,她从不顾及个人安危。她日夜奔忙,不知疲倦地深入工人和学生群众,千方百计保持党和群众的联系,不屈不挠地对敌人斗争。当时,地下党组织不断地被破坏,同志们都为警予同志的安全担心,劝她转移到别的地区去工作。她坚定地说:“不,斗争越是困难,越是残酷,越需要我留在这里。为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我决心贡献自己的一切。”
一九二八年春天,由于叛徒的告密,警予同志在汉口法租界被捕。在法庭上,警予同志先是用中文而后用流利的法语严词责问法官:“这里是中国的土地。你们有什么权利来审问中国的革命者?你们把法国大革命的历史都忘记了吗?你们法国人不是鼓吹自由、平等、博爱吗?不是说信仰自由吗?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来干涉我们的信仰自由呢?”法官被问得哑口无言,他们没有立即把警予同志“引渡”给国民党当局。后来,法国政府撤换了汉口的法国领事,于四月十二日把警予同志“引渡”给伪武汉警备司令部。
国民党反动派妄想从警予同志口中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但是,在对党对革命事业赤胆忠心的警予同志面前,敌人用的各种严刑和种种阴谋诡计都失败了。她不仅在法庭上对反动派坚决斗争,而且在狱中继续传播革命真理,鼓励难友坚持革命气节,并领导了绝食斗争。
敌人无计可施,最后把叛徒宋若林拖出来。警予同志见到这个无耻叛徒,怒不可遏地痛斥:“我为党的事业而死,无上光荣。而你这个叛徒,活着是条走狗,死了遗臭万年。无产阶级是不会饶恕你的!”警予同志威风凛凛地站在敌人的法庭上说:“你们要杀要剐随便。我向警予一个人倒下了,千千万万个向警予会站起来。你们等着吧,你们的末日就要到了!”
五月一日清晨,警予同志起得很早,从容地梳了头,站在窗前,轻轻地对一个难友说:“五一,知道吗?”她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相信革命一定会成功,鼓励难友们坚持斗争,直到最后胜利。突然,匪徒们来了。警予同志深情地看了难友一眼,昂首阔步,走出牢门。
为了镇压工人阶级的革命斗争,敌人选择了五月一日杀害警予同志。在去刑场的路上,警予同志一边走一边向群众大声演说:“我是中国共产党员向警予,为工农劳苦大众的解放,不惜流血牺牲!”“革命者是杀不完的,反动派的日子不会太长了!”敌人怕极了,穷凶极恶地殴打她,想使她不再说话。警予同志仍然高唱《国际歌》,不断地大声高呼“打倒国民党!”“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党的好女儿向警予同志壮烈牺牲了,年仅三十三岁。
革命者是杀不完、吓不倒的。就在当天的深夜,共产党员、海员工人陈春和同志冒着生命危险,摇着小船,把向警予同志的遗体偷偷运走,埋葬在汉阳古琴台对面的六角亭下。过了三年,警予同志的亲密战友,我敬佩的舅舅蔡和森同志又在香港被捕,“引渡”到广州,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杀害了。这一桩一桩的血海深仇,中国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向警予同志是大革命时代牺牲了的模范妇女领袖。她为妇女解放,为劳动大众解放,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了一生。警予同志的一生,是为革命英勇奋斗的一生。她忠于党和人民,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她用自己的一腔热血,在我们党的革命史册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我们要学习向警予同志崇高的革命品德,认真落实华主席抓纲治国的战略决策,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开创的革命事业进行到底。


第2版()
专栏:

我的老师——向警予同志
张金保
我初次见到警予同志,是一九二七年四月下旬,在武汉召开的我党第五次代表大会上。当时,我是个织布工,没有文化,政治水平也不高,又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会,心里有些胆怯。这时,警予同志主动关心我,给我讲解会上发的文件,讲党的组织原则,在生活上也给我无微不至的关怀。警予同志是个知识分子,又刚刚从苏联学习回来,却丝毫没有与工农不同的样子,我从心里觉得这个同志好。
在代表大会上,警予同志敢于坚持原则,敢于跟陈独秀的投降主义路线斗。她那政治敏感和坚强的革命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大会闭幕后,我要回纠察队训练班。临别时,警予同志对我说:“你走了,要好好为党工作,不要怕困难;要好好学习革命理论,学习文化。要知道没有文化,工作有多么困难。”
五大之后,时局越来越恶劣。“七·一五”汪精卫集团公开投靠蒋介石,向革命反扑,国民党派李宗仁、白崇禧到武汉镇压革命运动,提出“宁可枉杀千人,不可使一人漏网”的反革命口号,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进行血腥大屠杀,武汉三镇处在白色恐怖之中。在这关键时刻,每一个革命者都面临着严峻的考验。警予同志不畏国民党反动派的疯狂屠杀,不怕陈独秀机会主义路线的打击,抛家舍命,到邮电工人区、码头工人区组织群众,准备武装暴动。那时,我看她日夜为革命操劳,面容憔悴,但总是目光炯炯,对革命充满信心,表现了一个无产阶级革命者大无畏的胆略和气魄,给了我很大的勇气和力量。
向警予同志是我们党的好女儿,是我的好老师,永远是我学习的光辉榜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