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2月28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哥伦比亚马列主义联盟机关刊指出苏联是最危险的超级大国
毛主席三个世界理论推动世界革命形势向前发展
新华社北京二月二十六日电 哥伦比亚马克思列宁主义联盟中央机关刊《新民主》在一月份一期中,发表一篇文章,题目是:《我们坚决捍卫三个世界的科学理论》。
文章说,“毛主席提出的三个世界的科学理论也是无产阶级制订适应当前世界形势的战略和策略的基础。”“我们马列主义联盟坚定不移地站在三个世界的科学理论一边,而且毫不妥协地捍卫着毛泽东思想。”
文章说:“有些人顽固地否认和攻击这种分析和这种战略,他们提出,今天还存在社会主义阵营,主要矛盾仍然是这个阵营和帝国主义阵营之间的矛盾。其实这些人不了解客观现实,他们的定义是他们自己的主观想象。”“特别令人气愤的是他们反对关于第三世界及其反帝、反殖和反霸斗争主力军作用的定义。”
文章回顾说:“占世界人口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亚、非、拉各国人民在近三十多年中进行了反帝革命的主要斗争。……这些斗争都是以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特别是两个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为目标的,是具有伟大历史意义和政治意义的。它们清楚地说明了今天世界的主要倾向,这就是‘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文章指出,尽管在第三世界中存在着一些差别,但是这并不能改变它的主力军的作用。世界无产阶级应该欢迎和热烈支持第三世界的英勇斗争。
文章对那些自称马列主义者攻击三个世界理论的错误观点逐一进行了批驳,指出苏联是最危险的超级大国和战争的主要策源地。文章还驳斥了反对把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区别开来的错误观点,强调马克思主义坚决主张必须为革命利益而利用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必须争取中间势力去同主要敌人作斗争。
文章说,“三个世界的理论也根本不是取消或调和各国阶级斗争并导致放弃革命的。相反,这一理论把人类未来的希望寄托在全世界人民的革命斗争上,它鼓舞着各国和国际革命形势向前发展。只有那些拒绝分析整个世界形势的人,才不承认世界革命和各国革命之间的辩证关系。”
文章强调说,三个世界的理论受到了中国无产阶级的捍卫和宣传,“受到了世界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拥护;得到了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的绝大多数的支持和实践;同时也遭到了两个超级大国,特别是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攻击,这就非常清楚地表明了它的阶级内容,表明它完全符合客观实际,具有深远的意义。因此,我们坚定地认为,毛主席这一光辉理论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伟大贡献,它照亮了全世界无产阶级、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彻底解放的道路!”
文章最后说,“一个自称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党、组织或个人,不能同时又否认和攻击毛泽东思想。因为,毛主席不仅在国际无产阶级的战略和策略方面,而且在经济、哲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各个方面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所以,攻击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主席,就是攻击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


第6版()
专栏:

齐奥塞斯库同志在罗大学生代表会上要求改进教育工作
培养有高度政治觉悟和科技水平的青年一代
新华社布加勒斯特二月二十五日电 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共和国总统尼·齐奥塞斯库,二月二十四日在罗马尼亚共产主义大学生联合会代表会议上发表讲话,要求进一步改进教育工作,以保证罗马尼亚整个教育保持相应的科学水平,使教学内容不断反映出科学、技术和各个活动领域知识的新成果,积极培养有高度政治思想觉悟和科学技术知识水平的新社会建设者。
罗马尼亚共产主义大学生联合会第十一次代表会议于二月二十四日在布加勒斯特开幕。尼·齐奥塞斯库、马·曼内斯库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了会议开幕式。齐奥塞斯库总统发表了长篇讲话。
齐奥塞斯库总统指出,我们应当采取一切措施进一步改进教育工作。他说,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忘记,教育是一个革命的过程,它应当考虑到科学和人类普遍知识的迅速发展。我们要对罗马尼亚科学、对未来的干部负责,尽一切努力经常保证我国整个教育有相应的科学水平。为此,我们要对课本和课程的内容予以更多的重视。课本和课程的水平应当适应当前的需要,应当不断反映出科学和技术、各个活动领域知识的新成果。
齐奥塞斯库要求更加重视贯彻有关教育同科研紧密结合的决定。他说,高等院校甚至中学的一切干部都要积极参加在研究院统一计划范围内开展的科研活动。应当大大加强大学生和中学生科学小组的活动,并采取一切措施,使大、中学生除了学好课程外,还要参加研究工作,参加生产实践活动。应当懂得,只有使教育紧密地同科研和生产相结合,才能培养出具有高度技术水平的、既能完成任何物质生产任务又能完成精神活动方面任务的专家。
齐奥塞斯库说,还应当保证各院校教好社会科学课,用科学社会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先进思想更好地培养青年一代,使未来的专家不仅能够揭示科学和技术的奥秘,而且能够揭示经济—社会的发展规律,能够正确理解人类发展的普遍倾向,成为为争取世界革命变革而斗争的积极参加者。
齐奥塞斯库在讲话中还谈到了提高罗马尼亚青年一代和全体劳动人民的政治思想觉悟水平和加强教师的工作的问题。他指出,必须用革命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武装青年一代和全体劳动人民,必须加强教师的责任感和斗争性,使他们用人类智慧的最新成果不断丰富自己的知识。
罗马尼亚目前有四十四所高等院校,在校大学生共十八万二千人,其中全日制学校学生十二万九千人。据罗马尼亚共青团中央书记、共产主义大学生联合会理事会主席扬·萨苏在这次代表会议上的报告,自上次学联代表会议以来,罗马尼亚在贯彻罗共十一大和全国代表会议关于改进教育工作的决议,使教育更紧密地与科研和生产相结合、用当代科学技术和知识的最新成果培养干部和专家方面取得了新的成就。例如,在一九七六——一九七七学年度,各大学按照合同为国家生产了九千台机器设备、装置和仪器,十三万个零部件,设计了三百台设备和装置,试制了二百个机器样品,制定了近一百种先进的生产工艺。同一学年度,按照合同参加科研活动的学生增加了两倍,解决了一千一百多个重点题目,做出了七百二十九项发明创造。在这一时期内,罗马尼亚青年学生的道德和政治面貌也发生了积极变化。


第6版()
专栏:

索马里新闻和国家指导部长谴责苏联干涉非洲之角
苏联企图控制东部非洲、红海和印度洋
布热津斯基谈苏联向非洲之角运去大批武器和万余名古巴军事人员
新华社伊斯兰堡二月二十七日电 索马里新闻和国家指导部长阿卜杜勒·卡西姆·萨拉德·哈桑二月二十六日在这里发表讲话时指出,非洲之角的战争是由俄国人和古巴人一手造成的。
他说,苏联想“攫取与非洲之角相连的索马里的北部地区,一方面控制东部非洲,另一方面控制红海和印度洋”。他重申,非洲争端应由非洲人自己来解决。
这位部长二月二十六日会见了巴基斯坦负责外交事务的顾问阿迦·夏希,他向夏希介绍了非洲之角的军事和政治形势。
他是在前往中国途中于二月二十六日在此作停留的。
据新华社北京电 华盛顿消息: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布热津斯基在二月二十四日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一名苏联将军正在欧加登地区的哈勒尔战区“直接指挥战斗”。同时,苏联已向埃塞俄比亚运去了大约四百辆坦克和大约五十架米格式飞机,派到那个非洲国家的古巴军事人员已经增加到一万一千人,“目前正在参加战斗”。
布热津斯基说:“这是一件相当不寻常的事”,“这肯定是对于一个纯属非洲地区性冲突的一种外来的外国入侵”。
布热津斯基说,“非洲人无疑不希望通过外国军事力量的入侵来解决非洲问题;他们更不希望把纯粹是非洲的冲突变成重大的国际冲突”。
美国国务院二十五日发表声明说,苏联继续向非洲之角“运送武器和军事人员”的做法“势必扩大和加剧敌对行动,并使世界紧张局势的总的情况更加严重”。
美国国务院的这项声明是针对勃列日涅夫二十四日在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一次会议上的讲话而发表的。勃列日涅夫在那篇讲话中谈到苏美关系时,指责“美国有人想要阻挠”美苏限制战略核武器会谈。
美国国务院的声明说,苏美在决心努力迅速达成一项对双方都是有利的限制战略核武器协议方面的“意图是一致的”,但是,“我们总的关系的性质还取决于为了帮助解决象非洲之角这样的局部地区的冲突所进行的有克制的、建设性的努力”。


第6版()
专栏:

日本各界人士怒斥苏联霸权主义
在东京和横滨集会抗议苏联单方面公布日苏条约草案
新华社北京二月二十七日电 据东方通讯社报道:在苏联单方面公布“苏日睦邻合作条约”草案之后,日本各界人士在东京和横滨举行的一些集会上,愤怒谴责苏联的卑劣行径。
二月二十六日,归还北方领土神奈川促进会在横滨市举行集会并通过一项决议。决议指出,苏联单方面公布“苏日睦邻合作条约”草案,充分地暴露了苏联霸权主义的真面目;苏联企图通过签订这样的条约“永远占领北方领土,并想把日本变成它的附属国,以实现它的‘亚洲集体安全体系’的设想”。
归还北方领土东京促进会组织的一些青年妇女,于二月二十六日在街头征集签名,散发《归还北方领土促进报》的号外,要求苏联归还北方领土。号外的文章强烈反对苏联抛出的“苏日睦邻合作条约”草案,指出如果日本接受这项条约,“不仅有损于日本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而且会被拖进苏联策划的‘亚洲集体安全体系’中去。”号外还指出,苏联企图通过这项条约,把日本纳入苏联的军事战略中去。
日本记者同盟议长甲斐静马在号外上发表的文章指出,“苏日睦邻合作条约”草案与睦邻合作是毫不相干的,它的真正目的是极其阴险的,它企图把日本置于其控制之下。


第6版()
专栏:

朝鲜党政代表团结束对莫桑比克访问
据新华社马普托电 由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委员会委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副主席朴成哲率领的朝鲜党政代表团,二月二十日乘专机抵达马普托,对莫桑比克进行正式访问。
二十日晚上,发展和经济计划部长桑托斯举行宴会欢迎朴成哲副主席以及其他朝鲜贵宾。
莫桑比克《新闻报》二十日发表题为《莫桑比克和朝鲜人民的友谊和团结万岁》的文章,欢迎朝鲜党政代表团。
二月二十五日,朝鲜党政代表团结束了对莫桑比克为时五天的正式访问,离开马普托前往马达加斯加访问。
在莫桑比克访问期间,萨莫拉总统二十一日接见朝鲜贵宾,并且同他们进行了友好的谈话。朴成哲副主席向萨莫拉总统递交了金日成主席的个人信件。


第6版()
专栏:

“红色的纪念碑”
汉文 荣子
多夫塔纳在罗马尼亚地图上是一条很不显眼的小河,但它在罗马尼亚人民的心目中却是共产党人百折不挠、坚贞不屈的象征。因为,在那暗无天日的旧社会,罗马尼亚共产党人曾在这条河附近的一座监狱中同反动派进行过可歌可泣的英勇斗争。
一九三三年二月罗马尼亚铁路、石油工人在共产党领导下举行了震撼全国的大罢工,遭到反动政府残酷的迫害和镇压。多夫塔纳监狱,在当时是反动政权迫害和摧残政治犯的人间地狱,被称为“罗马尼亚的巴士底监狱”。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共和国总统尼·齐奥塞斯库同志以及已故的罗马尼亚党政领导人格·乔治乌—德治、埃·波德纳拉希等都在这里被监禁过。解放后,党和政府把这所监狱改为进行阶级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多夫塔纳博物馆。
我们有机会曾多次参观过这个地方。多夫塔纳监狱建在一个坡度不大的山丘上,厚厚的围墙和高高的岗楼把它紧紧围住。我们走进监狱的黑森森的大铁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挂在门洞两侧墙上的一条条沉重的铁链和各种刑具。陪同我们的馆长同志怀着沉重和愤怒的心情控诉了当年反动政权的暴行。他说,每个被押进来的政治犯,刚跨过监狱的门槛,狱卒们就象野兽般朝他扑来,给予一阵毒打。然后,被拖进“铁工房”,十几公斤重的手铐和脚镣就死死地套在他的手腕和脚踝上。在狱中,政治犯们在精神和肉体上横遭摧残,过着非人的生活。
穿过一个不大的庭院,我们走进关押政治犯的主楼。一进去就感到潮气逼人、阴森恐怖,走廊上的玻璃窗都涂上了黑漆。走廊地上有两条平行的白线,当年政治犯只能走在两条白线之间,一越出了就会遭到毒打。主楼两侧,是一排排的囚房。黑牢是关押那些敢于反抗反动派迫害的“危险分子”的地方,这里更是一片黑暗。借助于在解放后安装上的电灯灯光才能辨明里面的轮廓。在一间牢房的门口,现在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尼·齐奥塞斯库同志曾在这里被监禁过”。透过微弱的光线,我们看到这窄小而潮湿的牢房里连窗户都没有,阳光永远也不会照射到这里。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只有一堆稻草,一只饭碗和一个便桶。馆长说,齐奥塞斯库同志入狱时还不满十八岁,他由于同狱方针锋相对地斗争而被关进黑牢。在这里,他依然坚贞不屈,表现了共产党员藐视敌人的大无畏革命精神。馆长还指着牢房顶部的一根根铁管说,反动当局为了折磨革命者,在黑牢各牢房里都安装了铁管。到了隆冬季节,牢外北风呼啸,牢里寒风逼人。从铁管里流出的冰水,不停地滴在穿着单薄衣裳的革命者身上。夜间,他们只好在湿漉漉的水泥地上蹲着身子熬过长夜。
然而,反动派打错了算盘。野蛮的迫害、残酷的折磨,丝毫动摇不了革命者们钢铁般的意志和胜利的信心。一位囚犯在狱中的墙壁上写下了这样充满坚毅的革命信念的诗句:
屠杀永远扑灭不了正义,
正如太阳的光辉不能被息灭一样。
你可以任意折磨我的躯体,
而要动摇我的信念,那是休想!
……
砸碎锁链之日,
已经为期不远。
一座红色的纪念碑,
将作为历史的见证,在“多夫塔纳”出现!
一九三五年,一个叫塞维内斯库的家伙到多夫塔纳当狱长,这个在德国受过法西斯专门训练的刽子手对政治犯更加凶残。反法西斯战士米罗纽克竟被他活活打死。全体囚犯立即宣布绝食,同他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有一次,这个狱长又肆意打人,囚犯们就涌到牢门口齐声高呼“不准打人!不准打人!”囚犯们的呐喊声象火山爆发一样,穿过层层牢墙,冲出黑色的狱门,传到远方。附近的石油工人听到呼声,立即赶来聚集在监狱门口,高呼抗议口号,迫使狱方不得不停止殴打。
监狱和集中营,绝不是共产党人束手待毙的地方,而是他们的另一个战场。馆长在一间陈列革命文物的房间里,指着一辆普普通通的木制水车说:“别小看这辆水车。当年,共产党员们就利用到河里汲水的机会,把信件藏在车身里,带到狱外,交给上级党组织并把新的指示和情况带给狱内的战友。”战友们在狱内相互传递消息的方法就多种多样了。有的同志从床板上劈开一根细木条,把木条一端拴上装有文件的小布袋。趁着看守不在时,便从牢门的风洞把木棍伸出去,递给左右两侧牢房中的战友。同志们风趣地把这根木条叫做“小毛驴”。另外,共产党员们还在狱中学习马列主义和党内文件,讨论国内外大事,学习地理、历史、数学、外语,开展文娱活动。他们把监狱变成了一座革命的大学校。
喀尔巴阡山上的青松傲然挺立,一批忠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战士在多夫塔纳这座监狱里经过严峻的考验和锻炼而变得更加坚强。这些人后来成为领导罗马尼亚人民打败法西斯、建立新社会的骨干力量。
一九六五年三月二十五日上午,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在罗马尼亚访问时曾参观了多夫塔纳博物馆,仔细观看了博物馆的各个部分,凝神地听取了讲解员的解说。参观结束后,周总理在博物馆的留言簿上写下了意义深邃、令人难忘的题词:“反动阶级所设置的监狱,只能折磨坚强革命战士的肉体,绝不能动摇而且会更加坚定他们的革命意志和斗争决心。所以我们共产党人说监狱是锻炼革命战士的学校,是进行合法斗争和非法斗争并把它们结合起来的场所,因而也就是在一定意义上的革命指挥部。这一经验可于多夫塔纳监狱中看到。罗马尼亚工人党于一九四九年重建这一监狱,它的作用不仅在于纪念过去,而更重要在于教育后代,使他们认识到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得来不易,要更加努力来保卫无产阶级专政,建设社会主义社会,学习马列主义和革命历史,支援世界被压迫阶级和被压迫民族的革命运动。让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失掉了锁链,得到全世界!”每当中国同志到这里参观时,博物馆的负责人和工作人员总是深情地回忆起敬爱的周总理当年参观博物馆的情景,并把他们珍藏着的周总理题词展示给大家看。
当我们穿过庭院向大门走去时,一批天真可爱的孩子正举着右臂,宣读入队誓词。鲜艳的红领巾在他们的胸前飘动。在博物馆门口,我们见到了一队队等待进馆的学生、青年和军人。这时,我们联想起那个革命者在狱中所写的诗句:“一座红色的纪念碑……在‘多夫塔纳’出现!”如今,在我们眼前呈现的不正是一座雄伟、庄严的红色纪念碑么!它不是用石块、水泥砌成,而是用革命先烈的生命和鲜血铸造的。它是罗马尼亚共产党人对革命事业赤胆忠心的见证,是罗马尼亚人民光辉斗争历史的见证,是镌刻着罗马尼亚人民永远不忘记过去和决心建设美好未来的誓言的基石! (新华社)(附图片)
齐奥塞斯库同志曾被监禁在多夫塔纳监狱的这间牢房里。
新华社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