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2月8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索马里苏丹谴责苏古干涉非洲和非洲之角
也门总统萨利赫呼吁排除国际争夺使红海成为和平区
《世界时代》揭露苏联海军加强在非洲沿海活动并企图控制几内亚湾
据新华社开罗十二月五日电 据中东通讯社报道,索马里十二月四日给阿拉伯联盟发了一份备忘录,向阿盟成员国通报索马里面临的危险形势,谴责苏联和古巴粗暴干涉非洲之角的事务。
备忘录说,埃塞俄比亚的军用飞机十一月三十日空袭索马里西北部,使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受了损失。
据新华社北京电 据苏丹通讯社报道,苏丹总统尼迈里不久前在接见法国广播公司记者时说,苏联和古巴对非洲的干涉,是它们实现其战略野心,以便取代前殖民主义者的一种手段。
尼迈里说,苏联人和古巴人现在在非洲已经开始利用他们的新的地位来威胁那些反对他们的政策的国家了。他说,苏丹不会同意超级大国的军事冲突转移到非洲来。
新华社萨那十二月三日电 据萨那电台今天广播,阿拉伯也门共和国总统兼武装部队总司令阿里·萨利赫说:“我们对红海安全问题的立场是明确的,这就是呼吁并努力使红海地区成为安全、和平区,排除国际争夺,使它的海峡和水域成为和平航道。”
萨利赫总统是在回答伦敦出版的一家阿拉伯文报纸主编提出的问题时说这番话的。
他在谈到厄立特里亚问题时说,我们一贯主张应通过和平、公正的途径解决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之间的分歧。
据新华社讯 阿拉伯也门共和国《革命报》十一月二十六日发表社论说:“五十年代钦佩古巴革命的人民,七十年代却为古巴在两个超级大国争夺和瓜分世界的阴谋中所扮演的宪兵角色而感到震惊。”
新华社伦敦电 在伦敦出版的十一月十一日一期《世界时代》发表文章说,为了便于利用古巴对非洲进行扩张,苏联正在大力谋取非洲的沿海设施。
这篇题为《苏联在非洲寻求桥头堡》的文章指出,最值得注目的是苏联海军在非洲大西洋沿岸的活动。很明显,俄国人期望扩展从安哥拉到加那利群岛之间的一系列基地,以便取得这一航道的“制海权”,而目前西方所需石油的百分之六十以及西方同亚洲和远东贸易的百分之八十五都要经过这一航道。文章接着说:“苏联海军正在把它的触角伸向北面,企图控制几内亚湾。”
文章指出,苏联把非洲西海岸的一些设施迅速扩建为核潜艇和带核弹头的轰炸机的重要战略基地,反映了它在世界范围内设立空军和海军基地网的欲望。
文章说,值得注意的是,在西非一些沿海国家里“正在进行的巨大工程”,不仅是海军设施,而且可以用来做为苏联的空军基地,直接参与古巴对非洲的侵略活动。


第6版()
专栏:

伊朗局势动荡不已 霸权主义虎视眈眈
本报记者述评
最近,伊朗局势继续动荡。在首都德黑兰等地再次发生大规模的群众示威和流血冲突。这是十一月六日军政府成立以来,经受的又一次严重的考验。世界各国都十分关心和注视着这一局势的发展。国际舆论指出,伊朗的动乱,既有复杂的国内原因,也有明显的国际背景。苏美两国领导人相继就伊朗局势分别发表的谈话和声明,使这种国际背景更加显而易见了。
十一月十八日,勃列日涅夫亲自出面,警告美国不要“干涉伊朗内政”。他说:“苏联认为,对伊朗——同苏联直接接壤的国家——事务进行任何干涉,尤其是军事干涉,就如同是触及苏联的安全利益。”苏联宣传机器就立即大叫大嚷,宣称这是一个“及时而严肃的警告”,苏联不能对邻国事务受到任何干涉而“熟视无睹”。勃列日涅夫谈话的第二天,美国国务卿万斯发表声明,反唇相讥,要苏联“也以同样的准则来指导他们自己的行动”。十一月二十七日和十一月三十日,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罗伯特·伯德和美国总统卡特都重申了上述立场。这种公开的互相指责,反映了两个超级大国对于伊朗局势的演变都有各自的考虑和安排。
海湾地区是一个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地区。这里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伊朗是这个地区重要的产油国。从海湾每天运出的石油超过世界石油日产量的三分之一。西方报刊指出,从这里到地中海连成的一条石油运输线,“关系到西方的生死存亡”。美伊之间保持着一种“特殊的关系”。美国认为,“同一个强大而独立的伊朗保持友好关系”,对美国以至整个西方“都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苏联对伊朗的石油资源和战略地位垂涎已久。早在沙俄时期,俄国当局就把南下印度洋作为它对外侵略扩张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伊朗则处于首当其冲的地位。苏联演变为社会帝国主义以后,继承和发展了沙俄的侵略野心,千方百计地对伊朗进行渗透。据报道,赫鲁晓夫曾对美国一位专栏作家说过这样一段露骨的话:伊朗是“一个烂熟的苹果,我们要做的是等待它自己掉进我们手里”。过去伊朗政府曾破获苏联间谍网和私运武器活动。伊朗国内局势日益动荡以来,苏联插手的迹象更加明显。据外国报刊最近透露,苏联已经在苏伊边境地区部署了一个由会讲波斯语的士兵组成的陆军师。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英国《泰晤士报》社论指出:勃列日涅夫最近这次谈话,“是为苏联假借保护伊朗主权的名义进行干涉作准备”。从苏联《真理报》十二月三日在一篇关于伊朗事态的文章,也可以看出一些苗头。这篇文章认为,一旦在伊朗出现“非常情况”,美国可能采取行动;接着又说,“就象去年春天扎伊尔发生的事情一样,上述地区并没有排除公开的干涉”。众所周知,去年春天苏联策动雇佣军入侵扎伊尔的沙巴省。扎伊尔人民奋起反击,并得到了许多友好国家的帮助和国际舆论的支持。那时候,苏联宣传机器群起鼓噪,大叫外国“干涉”了扎伊尔,竭力装出它们最“关心”扎伊尔的领土主权完整的样子。现在,当伊朗国内局势动乱不已的时候,它们又重演故伎,大叫“公开干涉”的危险。这就不能不使人们警惕地注视着:苏联是否要在这里制造出一个新的“沙巴事件”来。事态如何发展,人们且拭目以待。


第6版()
专栏:

基辛格批评美国的软弱造成严重后果
美国有责任建立对抗力量防止苏联扩张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七日电 纽约消息: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最近在一次谈话中说:缓和,如果正确理解其含义的话,是必要的,“但是,我们决不能因为缓和而心安理得,放松防务努力”,“否则,缓和就会变成姑息”。“我们不能接受这样的意见,即认为苏联有权直接地或通过代理人无限制地在世界各地进行干涉,而我们却应该为了缓和紧张局势而不作出反应。”
提前出版的十二月十一日一期的美国《新闻周刊》刊载了基辛格最近对该刊记者发表的这一谈话。
基辛格谈到了美国在外交上面临的一些问题。他说,由于美国的软弱,美国在近年来遇到了一些挑战,先是在安哥拉,然后是在埃塞俄比亚,这些挑战所造成的后果,“不仅使非洲,而且也使中东对我们的信任产生了动摇”。
基辛格说:“俄国正在大规模地扩充军事力量,如果这种势头延续到八十年代而西方又不采取相应的行动,那就必然会在政治上给我们造成严重的弱点,而这反过来又会给苏联人带来政治上的好处。”他认为苏联肯定是要最大限度地利用它的力量的,美国有责任建立起必需的对抗力量。
基辛格还谈到,不能让苏联人派飞机到古巴,而把古巴飞机替换出来派到非洲或其他多事的地方去。他说:“我们不能允许苏联通过重新部署其武装力量,把代理人的军队腾出来用于海外进行逐步的扩张。”
基辛格在谈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防务问题时承认,美国在战后大部分时间内所拥有的核优势已经不复存在。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及其盟国必须拥有在北约范围内外进行区域性防御的能力。他说,“不建立这样的能力,到八十年代我们就将为此付出严重的代价。”
基辛格在谈话中还指责勃列日涅夫不久前提出的要美国不得干涉伊朗内政的警告是“毫无道理的,是挑衅性的”。基辛格说,相比之下,美国的回答就不够强硬。“在我看来,这不是在理直气壮地肯定我们对一个利害攸关的国家所承担的义务,也不象是警告苏联人要他们不要干涉伊朗内政。这听起来倒象是我们在宣布伊朗是个中立区似的。”
当记者问到,苏联在波斯湾和南部非洲的渗透活动是否表明它想控制西欧的这两根“颈静脉”,从而迫使西欧实行绥靖和中立时,基辛格说:“苏联的基本战略是要把它的势力扩张到最大限度,同时逐步削弱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苏联人很善于积聚力量,而力量反过来又产生自己的现实。因此,从长远看,这些活动所产生的后果很可能是这样的。”


第6版()
专栏:国际短评

红海的炮声
十二月二日,停泊在红海沿岸的苏联军舰向厄立特里亚游击队阵地开炮轰击。苏联军舰第一次向非洲人民发出的隆隆炮声,撕下了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多年来在非洲的种种伪装,暴露了它侵略扩张的狰狞面目。
厄立特里亚问题是非洲人自己的事情,苏联根本无权过问和干涉。然而,自从苏联武装力量以及它所指挥的古巴雇佣军大规模渗入非洲之角以后,苏联越来越深地插手厄立特里亚问题。古巴战斗部队在这里直接参加了战斗,苏联的高级将领坐镇指挥。现在,事态竟然发展到苏联的海军舰只公然轰击厄立特里亚人民。这是社会帝国主义露骨干涉非洲、屠杀非洲人民的一个严重事件。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过去在非洲问题上不是口口声声说它不干涉别国内政,而且反对别国干涉非洲国家内政吗?它不是曾经振振有词地谴责别人搞炮舰政策吗?厄立特里亚的炮声无疑将使非洲人民更加清醒起来。人们将进一步看清,干涉非洲国家内政是苏联的既定方针,而帝国主义的炮舰政策在苏联的外交活动中也远远没有过时。
苏联军舰炮轰厄立特里亚的事件,引起阿拉伯人民的严重警惕。盛产石油、有着重要战略意义的阿拉伯半岛,同厄立特里亚一衣带水,隔海相望。在阿拉伯半岛东侧,苏联正虎视眈眈、跃跃欲试。红海的炮声,必然要使人们更加关切苏联今后在这一地区的动向。


第6版()
专栏:

西德钢铁工人罢工扩大
据新华社波恩十二月五日电 西德鲁尔区八个钢铁工厂的三万七千名工人的罢工,十二月五日进入第二周;同时,罢工人数已增加到四万人。
这次罢工是当地钢铁工业五十年来的第一次罢工。工人们要求增加工资百分之五和逐步从目前的四十小时工作周过渡到三十五小时工作周,以减少工人失业。据工会方面估计,西德钢铁工业失业人数每月约增加一千人。
十一月三十日,工人们在波鸿市举行一万人的集会,抗议工厂主为对罢工工人施加压力而宣布要关闭另外八个工厂。十二月一日,在工厂主采取关厂措施之后,设在米尔海姆市的曼尼斯曼公司一家工厂的三千名工人宣布也参加罢工,以示抗议。(附图片)
西德杜伊斯堡的钢铁厂工人十一月二十八日在厂门口布置的罢工纠察线。新华社发(传真照片)


第6版()
专栏:

西欧国家在联合的道路上迈出了新的一步
欧洲共同体首脑会议决定建立欧洲货币体系
据新华社布鲁塞尔十二月六日电 欧洲经济共同体国家和政府首脑十二月五日达成协议,决定于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建立欧洲货币体系。
这项决定是共同体九国十二月四日至五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首脑会议作出的。这次会议着重讨论了建立欧洲货币体系问题。
建立欧洲货币体系是实现欧洲经济和货币一体化的一项重要措施。其主要目的是在欧洲共同体成员国之间建立更加密切的货币合作,以便在欧洲建立一个货币稳定区。
据报道,法国、西德、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和丹麦决定加入这一体系。英国持保留态度,不打算在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欧洲货币体系建立时加入。意大利和爱尔兰要求同它们各自的政府和议会进行商量,以便最后决定它们加入与否。
欧洲经济共同体委员会主席詹金斯在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这次会议的成果是有限的。
共同体理事会主席、西德总理施密特会后对记者发表谈话时说:“在这个问题上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说是一种有限的成功,因为三个国家的政府首脑说,他们不能同意目前加入这个货币体系。”他还说:“这一体系应当有利于联合发展经济和推动九国一体化的进程。”
根据决议,欧洲货币单位是欧洲货币体系的核心,它在开始时将与欧洲计算单位等值。每个参加国的货币对欧洲货币单位将确定一个中心汇率,并据此确定彼此货币之间的汇率。大部分参加国的货币上下波动幅度,不得超过中心汇率的百分之二点二五,为照顾个别货币较弱的参加国,它们的货币波动幅度可以超过百分之二点二五,但不得超过百分之六。但是,一旦经济条件许可时,这一幅度必须逐步缩小。在货币体系开始建立时不加入这个汇率结构的共同体成员国以后还可加入。
根据决议,欧洲货币体系需要建立一项总额为二百五十亿欧洲货币单位(约合三百二十亿美元)的欧洲货币基金,由各参加国的中央银行分摊。
会议还讨论了共同农业政策的方针、共同体的扩大、欧洲议会选举、共同体的经济和社会等问题。


第6版()
专栏:

西欧国家在加强联合的道路上
梅平
今年以来,西欧国家在加强联合方面作出了一些意义重大的决定,迈出了新的步伐,取得了显著进展。
从政治上说,西欧共同体九国政府首脑和外长定期举行会议,对当代重大国际问题经常磋商,密切合作。他们对苏、古干涉扎伊尔内政的第二次沙巴事件,对苏、古在非洲之角的侵略和扩张,以及关于维护中东和平与安全等等国际问题,基本上都用“一个声音讲话”,采取共同立场。特别是在今年四月哥本哈根的会议上,九国政府首脑决定明年六月举行欧洲议会的第一次直接选举,这将是朝政治联合目标迈出新的重要一步。
从经济上说,九国政府首脑达成协议,决定于明年一月一日建立欧洲货币体系。这个体系包括稳定西欧货币比价,扩大西欧货币合作基金,建立作为西欧的国际结算和储存货币的欧洲计算单位等内容。从长远来看,它可能形成共同体的统一货币。
西欧国家今年的另一个重要成就是,共同体开始了同发展中国家续订洛美协定的谈判。一九七五年参加洛美协定的发展中国家有四十六个,现已增加至五十二个。这个谈判有利于促进第二世界与第三世界联合反霸的共同事业。
继一九七五年同我国建立正式关系之后,共同体今年又正式同我国缔结了第一个贸易协定。这也是国际间具有重大影响的事件。
目前,共同体本身正在谋求进一步扩大。它已接受希腊、葡萄牙和西班牙要求参加共同体的申请。如三国加入共同体,西欧国家将在更大范围内联合起来。
西欧进一步加强联合,最主要原因是由于苏联威胁的增长。这些年来,苏联从军事、政治、经济各方面加紧对西欧的威胁。它口头喊“缓和”、“裁军”,但实际上却在扩军备战,形成一个直接针对西欧的巨大的打击力量。它不仅在欧洲东部和南北水域设置重兵,对西欧形成三面包围、中央突破之势,而且还在中东和非洲加紧抢占战略要地,妄图控制从红海、印度洋经好望角到南大西洋这条欧洲的“海上生命线”,从侧翼迂回包抄西欧,力图造成使西欧处于欲战不能的境地。这种状况自然引起西欧国家的严重忧虑。西欧一些政界人士指出:西欧“今天面临着比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任何时候都更加可怕得多的危险。”他们大声疾呼,如不加强联合,“西欧势将不得不越来越顺从莫斯科的意愿行事”。
正是由于苏联威胁的日益加剧,西欧国家一面加强联合,一面加强防务建设。它们曾多次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法国决定建造第六艘核潜艇,西德正在加强海军,英国也在研制新型坦克。西欧许多国家已决定每年增加防务费用百分之三。
为了对抗霸权主义,西欧国家对非洲、中东等地区发生的问题也不能熟视无睹。西欧国家意识到,苏联对非洲、中东的侵略和扩张,不能不危及西欧的切身利益,对此,必须采取共同立场,作出必要的反应。
当然,西欧联合的进一步加强,也反映了西欧国家对另一个超级大国政策某种程度的不满。面对苏联咄咄逼人的扩张,美国政府犹豫不决,缺乏有力对策。在苏美核会谈和美国政府对待中子弹等问题的态度上,西欧国家感到的不安不是没有根据的。特别是在经济上,美国一个时期内放任美元下跌,引起西欧货币市场动荡,削弱西欧商品的竞争能力,严重影响经济增长。这也使西欧国家感到更有必要加强联合,以应付美元危机。
就西欧国家本身而言,它们经济情况和政局的一定改善,也有利于促进联合。一九七七年西欧九国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各国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二十三,接近于美国而居世界第二位,对外贸易总额占世界贸易总额的百分之三十五,居世界第一,黄金外汇储备也超过美国而居世界首位。西欧国家经济的发展和实力的增强要求共同体内部逐步建立统一的货币,以便摆脱外来的干涉和控制,更好地掌握自己的命运。
西欧联合在加强,但道路还是崎岖的。苏联社会帝国主义视西欧的联合为它称霸欧洲的严重障碍,千方百计破坏它,企图软硬兼施,分化瓦解,予以各个击破。美国虽称愿意西欧联合,但也不愿看到西欧联合起来,成为它在经济上的竞争对手。而共同体内部也还存在着各国经济发展的差异和困难以及各国统治集团间的利害矛盾等等。但是,西欧联合是总的趋势;要联合,要反霸,要维护自己的独立与安全,这是西欧国家和人民的共同愿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