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2月8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血洒长空 一心向党
——记与叛徒英勇搏斗的飞行中队长陈修文同志
一九七一年九月,在我们国家里发生了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
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在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团结战斗,粉碎了林彪反党集团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反革命阴谋,叛徒、卖国贼林彪预感到末日来临,带着老婆、儿子于九月十三日凌晨,爬上三叉戟飞机,叛国投修,仓皇逃命。
就在林彪出逃不久,林彪死党周宇驰等三人,慌忙收拾起他们窃取的党和国家的重要机密,偷偷潜入北京某机场,妄图劫持直升飞机,尾随林彪,叛国投修。在这严重时刻,空军某部飞行中队长陈修文同志,临危不惧,与叛徒展开英勇搏斗,壮烈牺牲。他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粉碎了林彪死党的罪恶阴谋,保存了党和国家的重要机密,为党和人民做出了重大贡献。陈修文同志是党的忠诚战士,是勇敢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光辉典范。
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凌晨约两点四十分,陈修文同志正在飞行员宿舍熟睡。长期以来追随叛徒周宇驰的副大队长陈士印来到他床前,要他马上起床执行“紧急任务”。陈修文同志是个技术比较全面的优秀飞行员,深夜被唤起去执行紧急任务的事,过去是有过的。听到通知,他迅速穿好衣服,走出宿舍。早就在汽车上等候的林彪死党周宇驰,拿出林彪的亲笔“手令”,在陈修文眼前晃了一下,鬼鬼祟祟地说:“任务紧急,要保密,对谁也不能讲。”
陈修文来到停机坪,象往常一样,认真地进行飞行前的各种准备。他跨进座舱,坐在左座正驾驶的位置上。很久没有飞过这种型号的直升飞机的陈士印,坐上右座副驾驶的位置。周宇驰也急急忙忙挤进驾驶舱,紧坐在右座的后边。另两个死党爬进了与驾驶舱隔开的后舱。陈修文与林彪死党周宇驰等人素不相识,而现在,这伙匪徒正把一个毒辣的阴谋圈套加在他的身上。
陈修文按照正常飞行的要求准备起飞。他打开电台,刚要和机场调度室联络,周宇驰制止说:“要保密,不要联络!”
陈修文打开夜航灯,周宇驰连忙伸手关掉。
陈修文开车加温。按照规定,必须等滑油温度上升到四十度,才可以接通飞机旋翼。可是,刚到三十度,陈士印就在周宇驰的指使下,急不可待地扳动开关,接通了旋翼。于是,三点十五分,飞机就拔地起飞了。
飞机升向灰蒙蒙的夜空,周宇驰告诉陈修文,航向三百二十度。陈修文按照指定的航向,驾驶着飞机往西北方向飞去。
夜色茫茫,云雾沉浮,银色的河流,闪耀着灯火的村镇,在机身下掠过。突然,耳机里传来地面机场的呼叫:“3685,3685,我是××,你听到没有?请回答!”
陈修文刚要回答,周宇驰慌忙阻止说:“任务机密,不要回答。”
飞机临近张家口上空,机场上的灯光已荧荧在望。按照过去情况,飞这条航线的直升飞机必须在这里降落。但是,周宇驰却拿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北京——乌兰巴托——伊尔库次克航线图,命令陈修文:飞乌兰巴托。
飞乌兰巴托?!这个出人意料的“命令”,强烈地震撼了陈修文。
陈修文按了机外送话按钮,提高了声音说:“油量不够,要下去加油。”张家口机场调度室的值班员,清晰地听到了陈修文同志的呼唤,并且作了记录,得到了他发来的这个讯号。反党分子周宇驰听到这句话,就象被火燎着一样,立刻凶相毕露,拔出手枪,对准陈修文,威胁说:“你要落地,我就打死你!”
敌人的伪装被剥落了,狰狞的面孔全部暴露出来。他们根本就不是去执行什么紧急任务,这伙凶残的阶级敌人,是要劫持飞机,叛国投修!
熟悉陈修文的同志都知道,他对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有着刻骨的仇恨。在我国遭受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苏修背信弃义,和其他帝国主义一起卡我们的脖子,给我国社会主义建设造成了严重危害,陈修文对这些有着深切的体验。一九六九年在珍宝岛地区执行任务时,他还亲眼看到苏修新沙皇侵占我国领土,杀害我阶级弟兄所欠下的累累血债。现在,苏修在北部边境陈兵百万,随时都想对我国发动武装侵略。在全国亿万军民同仇敌忾,准备反击侵略的关头,周宇驰等一伙林彪死党,竟想威逼他驾驶着人民的飞机去叛国投修,这简直是白日做梦!
一九六一年,陈修文在党的生日那天,在日记上庄严地向党宣誓,“为了党的事业,不惜牺牲一切,直至牺牲个人的生命,在任何危急情况下,永不动摇,永不叛党。”
眼前,尽管敌人凶相毕露,尽管匪徒的手枪对着他,党的忠诚战士陈修文,毫无惧色。他毅然掉转机头:返航!
这时,陈修文以迅速、熟练的动作,把组合罗盘上预定航向指针倒拨了一百八十度,使飞机已经往南飞了,而指针仍停留在往北飞行的位置上。周宇驰从另一个罗盘上发现了航向的变化,质问陈修文是怎么回事,陈修文回答:“那个罗盘坏了,以组合罗盘为准。”
叛徒周宇驰为了搞反革命阴谋活动的需要,曾经偷偷摸摸学过驾驶另一种直升飞机。虽然不懂组合罗盘,但是他从感觉上察觉到直升飞机在转弯,便恶狠狠地问陈修文:“飞机怎么拐弯了?”陈修文回答:“有飞机拦截,作机动飞行。”
这时,毛主席、党中央采取了果断措施,我军奉命执行拦截任务的歼击机,在直升飞机上方呼啸着掠空而过。与此同时,耳机里又传来地面机场的呼叫。祖国银燕矫健的身影,地面战友亲切的呼唤,对于正在同敌人进行英勇机智斗争的陈修文同志,是多么巨大的鼓舞和支持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陈修文驾驶着飞机划过夜空,以最大的速度飞向原来起飞的机场。当飞到八达岭上空时,前方一眼望不尽的灯火把东方的天空照得通亮。
灯光,北京的灯光!有多少个夜晚,陈修文和战友们就是以它作为地标,驾驶着飞机胜利返航的。
灯光,毛主席、党中央所在的北京的灯光!有了毛主席和共产党,陈修文这个出生在淮北平原的贫农的儿子,才扔掉了讨饭篮,插上了钢铁的翅膀。今天,在激烈的战斗中,陈修文又看到了伟大首都这明亮亲切的灯光。
可是,北京的灯光又好似无数把利剑,直刺敌人的心脏,周宇驰惊恐地狂叫起来:“怎么又回来了?……你骗了我们,我要枪毙你!”
面对暴跳如雷的敌人,陈修文镇静自若,他不理睬敌人的狂叫,头也不回,从容地驾驶着飞机,向机场继续下滑飞行。
机场上,我军指战员早已布置就绪,准备捉拿叛徒。飞机徐徐下降,跑道灯也打开了。就在这时,一场激烈的争夺又在飞机上展开,只见正要落地的直升飞机,在离地面百十米时,又拉了起来,绕过机场上空,向东北方向飞去。
一切反动派都是不甘心自己死亡的。原来,叛徒周宇驰眼看飞机要降落,他们一伙匪徒要被活捉,便歇斯底里地吼叫着,威胁说:“飞向山区!”贪生怕死的陈士印,按照叛徒周宇驰的旨意,猛一蹬舵,强行操纵飞机飞往山区。
机场是祖国的机场,山区是祖国的山区。看东方已经破晓,计算一下,飞机上的油量已经不多,不管飞到哪里,你们这伙叛徒是肯定逃不出人民的手掌了。
飞机越过群山,来到怀柔县沙峪公社上空。沙峪,是陈修文和战友们进行战备训练来过多次的地方。这里,群山环抱,村落棋布;住着富有光荣革命斗争传统的民兵和人民群众。陈修文沉着地驾驶着飞机在沙峪上空盘旋,寻找着着陆场。
在一条河滩上空,陈修文操纵飞机缓缓下降,一百米,八十米,六十米,……。飞机每下降一米,叛徒周宇驰就增加一分紧张、一分恐惧。当飞机降到离地面二三十米的高度时,陈修文稳住杆,用敌人不易察觉的熟练动作,将座椅旁的防火开关猛地提起,切断了油路。用这种切断油路的方法关车,不但可以防止飞机着陆时起火,而且在没有地面设备的情况下,飞机就不能重新起飞,这样做,就能保存飞机,活捉叛徒。
飞机在空中紧急停车。
就在同一瞬间,赤手空拳的陈修文同志,突然转身向死心塌地的林彪死党周宇驰猛扑过去,以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与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
凶狠残暴的法西斯分子周宇驰,被无产阶级英雄战士陈修文同志勇猛突然的行动吓呆了,他躲在机舱角落里,惊叫着,连开数枪。子弹穿过陈修文同志的胸膛,从机舱左侧玻璃上飞出去。中国人民的好儿子,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毛主席的好飞行员陈修文同志,怒视着敌人,慢慢倒下去,鲜血染红了飞机的驾驶舱……。
就在这同时,失去动力和操纵的直升飞机,摇晃着降落在河滩上。
在陈修文同志与叛徒搏斗的时候,正准备下地劳动的沙峪民兵和社员群众,突然听到乒乒乓乓的枪声。他们就象听到战斗号令的解放军战士一样,有的提起枪,有的拿着铁铲,有的顺手抓起镰刀,从四面八方火速向直升飞机坠落的河滩奔去。民兵们赶到时,陈修文同志因流血过多,已经光荣牺牲了。周宇驰等一伙叛徒跳下飞机,在玉米地里东奔西窜企图逃命。久经战火考验的民兵们,封锁路口,抢占山头,布下了天罗地网。杀害陈修文烈士的凶犯周宇驰及另外两个死党,疯狂挣扎,走投无路,有的自杀,有的被活捉。就在叛徒、卖国贼林彪摔死在蒙古温都尔汗之后不到五个小时,这几个林彪的余孽也落入了人民的法网,飞机回到了人民手中,党和国家的重要机密保全了。
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金色的阳光洒满了层层山峦和沸腾的山村,一个紧张战斗的夜晚过去了。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将作为中国人民粉碎林彪反党集团叛国阴谋的胜利日子载入中国革命斗争的史册。
我们的党是伟大的党,我们的人民是伟大的人民,我们的军队是伟大的军队。陈修文同志不愧为我们伟大军队的光荣一员,不愧为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无产阶级忠诚战士。 联合报道组(附图片)
陈修文烈士遗像 新华社发


第4版()
专栏:

李先念副总理李井泉副委员长观看墨西哥艺术家的演出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七日电 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井泉今天晚上观看了墨西哥维拉克鲁斯大学民间舞蹈团的演出。
维拉克鲁斯大学民间舞蹈团成立于一九六四年,经常在国内和到国外演出,曾多次获奖。舞蹈团继承、发扬了墨西哥文化艺术的传统。他们今晚演出的印第安人舞、塔巴斯州舞、《地峡的婚礼》、《乡村的节日》、《十字架节》等舞蹈,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浓郁的乡土气息。演员们以朴实、简练的舞姿,热情、明快的音乐旋律,豪放而浑厚的伴唱,独特而富有节奏感的踢跶舞步,表现了墨西哥人民勇敢、乐观的性格,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演出时场内响起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演出休息时,李先念副总理,李井泉副委员长会见了舞蹈团团长米格尔·贝莱斯·阿尔塞奥和舞蹈团其他领导人以及主要演员,祝贺他们演出成功。
出席观看演出的还有文化部部长黄镇,外交部副部长王殊,文化部副部长周巍峙、姚仲明,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毛联珏,对外友协副会长林林等。墨西哥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杜埃尼亚斯和夫人陪同观看演出。(附图片)
李先念副总理、李井泉副委员长等观看墨西哥维拉克鲁斯大学民间舞蹈团的演出后,上台和演员合影,祝贺演出成功。 新华社记者
 李燕明摄


第4版()
专栏:

王震副总理会见英国电力代表团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七日电 国务院副总理王震今天上午会见了由英国电力委员会主席弗·图姆斯勋爵率领的英国电力代表团。
英国驻中国大使柯利达参加了会见。会见时在座的有水电部部长钱正英、副部长李代耕,国家计委副主任段云。代表团是应水电部的邀请于十一月十八日到达北京的。代表团在我国期间,参观了北京、西安、上海、杭州的电力生产、科研和发电设备制造单位。英国朋友将于日内离开北京经广州回国。(附图片)
国务院副总理王震会见英国电力委员会主席弗·图姆斯勋爵率领的英国电力代表团。
新华社记者 汤孟宗摄


第4版()
专栏:

廖承志副委员长会见并宴请香港知名人士利铭泽先生一行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七日电 廖承志副委员长今天晚上会见并宴请香港知名人士利铭泽先生一行,同他们进行了亲切的谈话。
参加会见和宴会的有: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林修德,中国旅行游览事业管理总局局长卢绪章等。
利铭泽先生一行是应旅游总局的邀请前来进行参观访问,于昨天到达北京的。(附图片)
廖承志副委员长会见并宴请香港知名人士利铭泽先生一行。
新华社记者 谢丰泉摄


第4版()
专栏:

年近六十的女高音歌唱家张权重返舞台
据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七日电 女高音歌唱家张权,在年近六十的时候,重返首都舞台,受到听众的热烈欢迎,她的歌声仍然是那么圆润、干净,富有艺术感染力。
张权曾在美国伊斯曼音乐研究院声乐系进修五年,获得音乐文学硕士学位。她受过严格的声乐训练,歌唱技巧完美,音乐修养深,对乐曲的处理细腻,内在感情丰富,擅长于演唱抒情歌曲。一九五二年她回国后,先后在中央歌剧院、哈尔滨歌剧院工作,曾经主演过世界著名歌剧《茶花女》和民族歌剧《兰花花》,多次举行过独唱音乐会,经常参加巡回演出,在群众中留下深刻印象。在声乐教学方面,她也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周恩来总理生前十分重视张权的艺术成就,多次去剧场听她演唱,并经常亲自关心她的工作和生活。但是,林彪、“四人帮”一伙却诬蔑张权是“反动学术权威”,对她进行残酷迫害,禁止她演唱达十年之久。
张权现在在北京歌舞团工作。她对记者说:“我虽然已到退休年龄,而且患有心脏病、糖尿病,但是,在新长征中,我仍然有决心把有生之年献给人民的音乐事业,尽可能做一点有益的工作。”


第4版()
专栏:

瑞典工业大臣离京回国
据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七日电 瑞典工业大臣埃里克·胡斯一行,结束了对我国的友好访问,今天乘飞机离开北京回国。
国家经委副主任马仪等到机场送行。


第4版()
专栏:

中国科技代表团赴捷克斯洛伐克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七日电 由中捷科技合作委员会中国组主席、轻工业部副部长余建亭率领的中国科技代表团,今天乘飞机离开北京前往捷克斯洛伐克,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科学技术合作委员会第二十届会议。


第4版()
专栏:

丹麦教育大臣到京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七日电 丹麦教育大臣丽特·比亚高夫人一行七人,应我国教育部的邀请,于今天乘飞机抵达北京。教育部部长刘西尧,丹麦驻华大使莫顿森和夫人到机场迎接。


第4版()
专栏:

中国机械工业代表团回到北京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七日电 以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周子健为团长、吉林省革委会副主任安志文为副团长的中国机械工业代表团,结束了对罗马尼亚、南斯拉夫、意大利、瑞士、西德、法国的访问,今天上午乘飞机回到北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