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2月8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善始善终贯彻中央两个文件精神
中共安徽省委召开政策汇报会,针对存在的问题,提出全省进一步落实中央两个文件精神的意见。要求地委、县委抓好典型,以点带面,抓出成效
新华社合肥十二月七日电 中共安徽省委在最近召开的政策汇报会上指出:全省贯彻落实中央关于湘乡经验和旬邑调查两个文件的精神,虽然取得了成绩,但是进展不平衡,思想阻力不小,还有不少问题急需解决。省委号召全省各级党组织,一定要下决心,作艰苦的努力,把这两个文件的精神善始善终地贯彻到底。
中央两个文件下达后,安徽省委和各级党组织抽调了一万三千多名干部,组成调查组,由各级党委负责人带队,到九个县、一百七十六个公社、两千零四十九个大队进行重点调查。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各地基本上摸清了农民不合理负担的情况和干部作风上存在的问题,初步采取了一些整改措施,退赔了一批款项、粮食、土地,刹住了一些歪风,调动了农民的社会主义积极性,推动了抗旱救灾和农村各项工作的开展。
安徽省委在肯定成绩的同时,针对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全省进一步贯彻执行中央两个文件精神的意见。
第一,要进一步提高各级党委的思想认识,把贯彻落实中央两个文件作为当前农村实现大治,高速度发展农业生产的一件大事来抓。各级党委都要以整风精神认真对照检查前一阶段贯彻落实中央两个文件的情况,查一查以农业为基础的思想树立得怎么样,执行党的政策怎么样,作风怎么样,肯定成绩,找出差距,总结经验教训,坚决改变有些地方存在的决心不大,领导不力,等待观望,拖而不决的状况。要放手发动群众揭矛盾,摆问题,大胆支持群众给自己提意见,勇于带头检查和纠正自己的缺点、错误。要制订切实可行的整改措施,从各方面减轻农民不合理负担,保障社员的民主权利,尊重生产队的自主权。要把贯彻中央两个文件的好坏,作为考核干部的一个重要内容。对贯彻落实文件长期无动于衷的领导干部,要采取有力措施,尽快加以解决。对于那些嘴上喊贯彻而实际继续违犯中央文件精神的人,要严肃处理。
第二,各个部门、各行各业要坚决改变那种对过去加重农民负担的某些规定这也不敢碰,那也不敢动的现象,破除“平调合理”和“与己无关”的错误观点。凡是由于上级领导机关有明文规定而加重了农民不合理负担的,由上级领导机关和有关业务部门承担责任,坚决改正,研究提出退赔意见。各有关业务部门要在认真调查研究,检查本部门执行党的政策的情况,清理本系统存在的问题的同时,督促所属部门和基层单位主动搞好退赔工作。各个部门、各行各业都要牢固地树立以农业为基础的思想,制订具体方案和措施,努力减轻农民的负担,群策群力,千方百计支援农业。
第三,要特别注意落实基层干部的政策,保护农村广大基层干部的积极性。在贯彻中央两个文件中,既不要走过场,流于形式,挫伤群众的积极性,又要实事求是,正确区分和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防止扩大化,保护基层干部的积极性。要把斗争锋芒指向林彪、“四人帮”。对犯错误的干部,包括犯有严重错误的干部,要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扩大教育面,缩小打击面。前几年农村经济政策和干部作风上发生的问题,主要是林彪、“四人帮”及其在安徽的代理人干扰破坏所造成的。工作上发生的一些问题,有许多是上面布置下去的,主要责任在县以上领导机关。除少数贪污盗窃、投机倒把、严重违法乱纪分子以外,绝大多数的基层干部是认识问题,主要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帮助他们总结经验教训,增强政策观念,改变作风,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中共安徽省委指出,今年安徽省遭受百年未遇的大旱,农业生产受到严重损失,群众的生产和生活都有很多困难,因此,进一步贯彻中央两个文件,落实农村各项经济政策,改进干部作风,密切干群关系,对于战胜困难,安定民心,巩固和发展全省的大好形势,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各级党委都要把贯彻落实中央两个文件的工作,在前一阶段重点调查的基础上,于今冬明春全面铺开。在贯彻落实中,每个地委要重点抓好一个县,每个县委要重点抓好一到几个公社,以点带面,一抓到底,抓出成效。


第2版()
专栏:

解放思想 转变作风 跟上中央部署
毛致用同志要求省直机关干部,摆脱繁琐的事务,去掉漫无边际的不解决问题的会议,努力学政治、学业务、学科学技术、学管理
新华社长沙十二月六日电 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毛致用同志在省委召开的省直属机关负责干部会议上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凡是经过长期社会实践证明是符合客观规律,符合大多数人利益的事,我们就坚决地办,坚持到底。他要求领导机关进一步解放思想,切实整顿作风,改进工作,以适应加速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
毛致用说,实现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是一场伟大的革命,这场革命,对我们每个同志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如何使我们的思想迅速跟上形势的发展,在行动上真正紧跟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战略部署,是一个十分严肃、十分现实的问题。我们省直机关的负责同志,对华主席、党中央的指示学习得好一些,执行起来自觉性高一些,这对加快全省的建设步伐,有重大的影响。每个领导同志都要充分认识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伟大的深远意义,明确自己在这场革命斗争中肩负的重任,坚决贯彻执行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提出的加速实现四个现代化采取的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和措施,努力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
毛致用说,从湖南省直机关的情况来看,两年多来,认真贯彻落实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提出的抓纲治国战略决策,深入开展揭批“四人帮”的伟大斗争,各方面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出现了安定团结的局面。经过思想整顿和组织整顿,绝大多数领导班子的革命化程度有了很大提高,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正在恢复和发扬。但是,应当看到,由于小生产习惯势力的影响,林彪、“四人帮”的干扰破坏,至今在我们一些领导干部中还存在不少糊涂观念。有的同志办事不是遵照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原理,不是遵照党中央的指示精神,从实际出发,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而是拘守于过去的老框框,固步自封,安于现状,满足于“步子不大年年走,贡献不多年年有”;有的同志总是顾虑重重,怕这怕那,本来可以办的事情不敢去办,甚至别人已经做了的也不敢做,不敢理直气壮地抓生产,抓整顿,抓党的政策落实,抓有真才实学的人材的使用;有的同志只看到个人的力量,看不到群众的力量,更看不到科学技术的力量,只相信自己的狭隘经验,不愿改革,不敢创新;有的同志不遵守党的纪律和集中统一的原则,办事没有章程,生产不按计划,习惯于自由散漫,冲击和破坏国家计划管理,造成人力、物力、财力上的浪费。还有极个别的同志革命意志衰退,对工作拈轻怕重。总之,按照加快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要求,我们省直机关,思想状况、组织状况、干劲和作风,都还很不相适应。我们揭露这些问题,目的是真正认识这些问题,认真地去解决这些问题,使我们的工作搞得更好些,进一步发展安定团结的大好形势,使湖南的社会主义建设上得更快些。
毛致用说,为了适应加速现代化建设的需要,必须切实整顿机关作风,改进机关工作。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这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搞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是一个新课题,我们还缺乏经验。毛主席曾经指出:“在社会主义建设上,我们还有很大的盲目性。社会主义经济,对于我们来说,还有许多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我们要在今后的实践中继续去调查它,去研究它,从中找出它固有的规律,尽量避免盲目性,尽量少走弯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凡是经过长期社会实践证明是符合客观规律,符合大多数人利益的事,我们就坚决地办,坚持到底。这次会议后,大部分同志要深入下去,进行调查研究,帮助基层抓好工作。省委直接抓几个点,由省委常委、省革委会负责同志分工去抓,从省直机关抽调一批干部参加,组成精干的工作队。其余的干部,由各条战线、各局自己组织到本系统搞调查研究,办样板,抓后进。各单位都要有自己的点,局以上领导干部每个人都要有联系点。对蹲点的情况要定期检查,汇报成果。总之,一定要使我们的工作和作风有一个很大的改进。
毛致用同志强调说,湖南省直机关的同志,特别是负责同志,要充分看到在这场伟大革命中,已经开始出现而且将继续出现大量的我们所不熟悉的新情况,新问题,新矛盾。我们不仅思想跟不上,而且知识贫乏。大家都要有紧迫的革命责任感,用饱满的热情和坚韧的毅力,加倍努力地学习,加倍努力地工作。要摆脱那些繁琐的事务,去掉那些漫无边际的不解决问题的会议,革除那些形式主义的礼仪活动,为自己、为干部提供学习和深入实际的条件,努力学政治、学业务、学科学技术、学管理,不断提高我们的思想水平、业务水平和管理水平。


第2版()
专栏:

绝不让揭批查的“死角”滑过去
长江航运管理局党委透过沙市港的装卸质量问题,寻根究底,抓紧清查和“双打”,解决了这个港原党委主要负责人长期捂盖子的问题
本报讯 长江航运管理局党委透过沙市港的装卸质量问题,寻根究底,抓紧清查,解决了这个港原党委主要负责人在揭批“四人帮”斗争中长期捂盖子的问题,扫除了一个几乎在揭批查和“双打”斗争中滑过去的“死角”。
在林彪、“四人帮”的干扰破坏下,沙市港无政府主义泛滥,企业管理混乱,整个港口生产指挥无人管,装卸操作无规程,库场管理无制度。“四人帮”被粉碎以后,这种情况依然如故,甚至有增无减。在今年九月“质量月”活动中,这个港竟接连发生了四起质量事故。长航党委根据群众和驻港工作组的反映,经过调查,发现这个港存在严重问题。一是揭批“四人帮”走过场。在“四害”横行时,沙市港是左右沙市“形势”的三个单位之一。这个港的一些“角刺”人物和“闹而优则仕”的家伙,内外勾结,结成了一股帮派势力,干了大量坏事,把个好端端的沙市港搅得一团糟。对这些人的问题,理所当然地要搞清楚,但在揭批查中,有的是触而未动,有的则根本没有触动。这个港有三个帮派头面人物,其中两个是在市里挂了号的。但对这三个人的审查也是不了了之。有的中层干部,既有经济问题,又有需要清查的问题。去年,沙市市委和长航武汉分局党委曾决定让这个港的原党委副书记停职检查,但原党委并没有发动群众对他进行揭发批判。特别是原党委主要负责人,从批林批孔以来,就一直投靠帮派势力,大搞“双突”,把帮派人物拉入党内并委以重任。在他的支持下,沙市港帮派势力十分猖獗。粉碎“四人帮”以后,群众积极起来揭批“四人帮”,强烈要求清查与“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活动有牵连的人和事。但是,他一方面捂盖子、压群众;另一方面则为帮派势力撑腰打气,竭力包庇。
二是“双打”也走过场。沙市港是沙市和荆州地区交通运输的枢纽。由于沙市和荆州地区不通铁路,公路运量又小,沙市港就成为荆沙地区独此一家的重要港口。一小撮阶级敌人和资本主义势力利用这一有利条件,大搞贪污盗窃、投机倒把;少数人掌握着货运大权,对货主敲榨勒索,要挟刁难。去年,长航党委根据全国铁路治安会议精神,在全航线部署了“双打”,但这个港并没有认真搞。今年年初,中共沙市市委部署“双打”,这个港只是抓了几条浮在水面上的“游鱼”,就草草结束了,真正的“老虎”不仅没有被揭露,有的还继续为非作歹。在中层干部中,甚至在局的领导干部中,有的人本身就不干净。原党委主要负责人利用职权,擅自决定处理和私分“无主货”,用国家统配物资拉关系、走后门,并以优质低价、少买多拿的手法购买木材。
鉴于沙市港问题的严重性,长航党委立即派出检查团到港解决问题,交通部一位副部长亲自到港做发动群众工作。在沙市市委的支持下,长航党委检查团调整和加强了沙市港党委,把原党委主要负责人的问题揭开了。同时,对清查和“双打”进行补课,把“老虎”、“双料货”一个个地挖了出来,广大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第2版()
专栏:

机关工作侧面观
——采访小柴油机产销情况的徒劳奔波
十一月初,我到河北省了解小柴油机的产销情况。
省委办公厅的同志问明来意之后,对我说:“你去农办吧!有什么要求,找他们。”我提着包,带着介绍信,穿过一个庭院,来到了农办。农办的同志却说:“那属经委管的,你去那里吧!”到了经委,接待的同志又说:“这要找机械局才行!”
第二天上午,我左打听右打听找到了机械局。机械局的同志谈了一些情况之后,我请他们提供一些具体数字,想不到这难为了他们。综合计划处的同志说:“谁也说不清!现在统计一次一个数字!”据说这些数字都是各单位的负责人报的,不知为什么就报不出个真正负责任的数字!
接着,综合计划处的同志讲了最近的几件事。
“前不久,省里召开排灌机械计划会,省里有关部门的负责同志以及各地专员、水利局长、农田排灌机械公司经理等都参加了,研究明年究竟打多少眼深井,需要什么样的泵,怎样配套,等等。会议开了三天也定不了数。上次全省农田基本建设会上,曾经落实深井泵三万九千台,并以省委的名义向一机部写了报告。可是,这次会前报来的数比这多二千台,等到开会的第二天再统计时,又少了二万二千台。主持会议的同志一看这个会没法开了,要求订合同,采取经济手段解决问题。结果谁也不敢签字。一些地区的同志说:‘让我们回去研究一下,十五天后再来复会。’会议就这样中断了……”
“目前,全省到底有多少眼井?农田排灌机械公司掌握的是六十六万眼,下面上报的是六十二万眼,会上统计的是六十一万眼。三个数字,哪个为准?这里面虚报、瞒报都有。例如,交河县报的数与普查的数相差九百眼。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这与上边追求数字,说大话有关。下面不说打那么多不行!东西分下去了,有些社队没钱买,根本没有打井,或是不够数……这种不实之风,在我们河北较为普遍。再拿九月间制订大柴油机的计划说吧。省计委的同志要我们生产二万台,和打井配套,而实际生产能力只有五千台;我们提出少打些井,他们不听。你说,这样的数字又有什么实际意义?由于数字不一,往往给我们安排生产带来困难。”
为了摸准小柴油机的销售情况,我到了农田排灌机械公司。经理先是说:“真不凑巧,具体管的人去广州了。他过十几天就回来了,到时候再告诉你吧。”我说:“能否马上给查个数字?”经理说:“只能是个大概数。我们这方面做得很差,工作不够深入。但我们管的也不全,有些销往外省的产品并不都经过我们。”
跟几个部门接触后,给我的印象是,要想搞个确切的数字,确实不是件容易事!
晚上,我回到省委招待处,看到人不少。一打听,原来省里又有几个会同时在这里开。我还听一个同志说:“刚开了一个会,又是一个会,怎么来得及传达布置呢?会议成风,真难办!”我又想起白天一个基层单位的领导同志对我讲的,有个管理局并不大,论编制不过一百七八十人,但正副局长就有九个,还加个顾问。一个报告送上来,他画圈,你画圈,等画完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有一次,群众写信批评局领导,不知局领导看了没有,就大笔一挥,批给下面的基层单位去处理。基层的同志哭笑不得:“我怎么好处理我的顶头上司?”这听起来象个笑话,可事实就是这样的。
这些同志有精力泡在会议里,搞公文旅行,为什么就不能跑到基层去作些调查研究呢?浮在上面的这么多人,为什么就不能办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呢?
本报记者 颜世贵


第2版()
专栏:记者来信

“鞭打快牛”合理吗?编辑部:
最近,记者在河南农村采访,听到一些先进社队反映当先进吃亏的问题。他们说,因为粮食产量高,工副业收入多,上边就给他们的粮食征购任务一再加码,上边搞工程、办工厂给他们加倍派款,国家、集体、个人三兼顾的政策总是落实不了,严重影响了这些社队的生产和社员收入。他们比喻是“鞭打快牛,牛心不快”。
安阳县水冶公社和曲沟公社讲了一些“鞭打快牛”的事,听了实在令人吃惊。这两个公社的粮食平均亩产都上了千斤,工副业年产值都在一千万元以上。曲沟公社从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七六年五年平均每年粮食总产为二千四百六十八万斤,比一九七一年增长百分之四十。五年平均每年征购粮食二百八十一万斤,比一九七一年增长百分之六十八。五年平均每年社员口粮为三百九十二斤,比一九七一年增长百分之十四。到一九七七年底,全公社实有储备粮一百六十八万斤,平均每人仅有三十八斤。以一九七五年为例,看粮食征购任务是怎样一再加码的?这一年这个公社粮食总产为二千六百九十三万斤,夏季一次交售小麦二百八十万斤,超额一百一十万斤完成了全年征购任务。可是,上级又向他们增加二十万斤征购任务。到了秋季征购粮食时,又连加两次码,共征购四十六万二千斤,全年交售粮食总数达到三百四十六万二千斤。由于征购数字一加再加,这年虽然粮食总产比上年增长百分之四,社员口粮却比上年减少三斤。水冶公社每人平均只有四分多耕地,原定征购任务为三十万斤,近四年来,平均每年交售粮食一百六十八万斤,一年要完成五年半的征购任务。几年来,水冶、曲沟两个公社由上级摊派出钱、出粮、出人给兄弟单位修建的水利工程负担,大大超过了本公社的农田基本建设开支。水冶公社从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七八年上半年,在本公社范围内搞农田基本建设,共投工二百零一万个,花钱六十九万元。同一时期,由地区和县统一组织他们(自己不受益)给兄弟单位搞水利工程,共投工二百五十万个,花钱二百七十万元,吃粮四百二十五万九千斤,地区、县只补助款四万七千五百元,粮四十三万五千斤。安阳县建一座化肥厂,向全县二十二个公社摊派二百五十三万元。水冶公社拿五十七万元,曲沟公社拿三十万元,共八十七万元,占总派款数的百分之三十四。
“鞭打快牛”,牛心里是不高兴的,到头来快牛可能会变成慢牛。但也有人认为:“不打快牛,打慢牛,解决不了问题。”“支援社会主义建设,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有物出物,越多越好。”这些同志一看到先进社队粮多钱多,就一味要求先进社队发扬“风格”,征粮、派款一再加码。先进社队的干部和社员对这种做法很有意见。他们认为,支援社会主义建设要添砖加瓦,一般社队搬一块,先进社队搬两块是可以的,硬要搬三、四块就违反了党的国家、集体、个人三兼顾政策。这样做,实质上是在支援社会主义建设的幌子下,搞削尖,拉平,究其根源是怕先进社队社员富了,认为“富则会变修”,这是林彪、“四人帮”的流毒在作怪。粮多、钱多是人们的劳动所得;按劳分配,多劳多得,是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也是调动社员社会主义积极性的好办法。那种谁多产谁多拿,谁钱多谁多拿,有多少拿多少,超出了合情合理的杠杠,老是使先进社队吃亏,就必然会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鞭打快牛”的问题,应该引起一些领导干部的深思。在加快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新长征路上,将出现一批又一批先进社队。怎样促进他们先进更先进,为国家作出更大的贡献,关键在于要认真按党的政策办事,保护他们的积极性,鼓励他们的积极性。
新华社记者 戴德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