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2月3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布加勒斯特盛大集会庆祝国家统一六十周年
齐奥塞斯库总统发表重要讲话重申在华约会议上的严正立场
大会通过决议支持齐奥塞斯库总统坚持罗对外政策指导路线
新华社布加勒斯特十二月一日电 罗共中央、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团结阵线全国委员会和大国民议会在齐奥塞斯库总统主持下十二月一日在布加勒斯特共和国宫联合举行大会,热烈庆祝罗马尼亚统一的民族国家成立六十周年。大会自始至终充满热烈团结的气氛和强烈的爱国主义自豪感。
大会一致通过决议,“高度评价齐奥塞斯库同志和罗马尼亚代表团在华沙条约缔约国政治协商委员会会议上所持的立场和进行的全部活动”。决议指出,齐奥塞斯库总统在莫斯科会议上坚持罗马尼亚对外政策的指导路线,“是符合党的纲领、十一大决议、中央委员会、大国民议会和社会主义团结阵线的各项决议的”。
罗马尼亚党和国家其他领导人马·曼内斯库、埃列娜·齐奥塞斯库等出席了大会。各国驻罗马尼亚外交使节也应邀列席了大会。参加大会的有:罗共中央委员,社会主义团结阵线全国委员会委员,大国民议会代表,政府各部部长,科学、文化和艺术界人士,工人运动老战士,一九一八年阿尔巴尤利亚事件的参加者,群众组织和社会团体的负责人,党政机关的干部,武装部队军人,爱国卫队战士和学生。全国各县派代表团参加了大会。
齐奥塞斯库总统在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他首先指出,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一日特兰斯瓦尼亚同罗马尼亚的统一和罗马尼亚统一的民族国家的形成,是罗马尼亚“命运中的关键时刻,它为罗马尼亚独立的未来开辟了美好的前景”。他说,“一九一八年的统一符合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和要求,其基础就是渴望生活在一个国家里的全体人民有着共同的起源和语言,有着共同的利益和愿望。”
齐奥塞斯库总统在谈到华沙条约缔约国政治协商委员会莫斯科会议时说:“我再次重申,除了公布的宣言,我没有签署任何其他的保证和任何其他的文件。除非根据宪法和国家法律,并得到我们全体人民的批准和同意,我将永远不会在一个关系到我们国家、人民和军队的文件上签字。在这个大会上我还要声明,除非得到党和国家的最高机构的批准,严格遵照宪法和我们全体人民的公开批准,无论国家总统、无论党的总书记和别的任何人都不能代表罗马尼亚签署保证!”
关于欧洲形势,齐奥塞斯库总统说,目前的情况“使我们有理由认为在欧洲继续存在国际生活的最复杂的形势”。齐奥塞斯库要求欧洲两个军事集团的各国,首先是大国停止为扩充军备增加任何新的财政拨款;要求承担义务不再在别国领土上派驻新的部队和装备,削减所有外国军队并将其撤回到本国境内,拆除在别国领土上的军事基地、减少和停止军事演习。他还要求停止在别国边境附近炫耀武力。齐奥塞斯库总统的讲话一再被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所打断。
罗共中央政治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国防部长扬·科曼上将以及来自全国各地、各方面的代表在会上先后发言。
扬·科曼上将在发言中说,罗马尼亚
“国防的组织和领导权只能属于我国社会的政治领导力量——罗马尼亚共产党,属于罗马尼亚宪法规定的合法机关”。
他说:“正如齐奥塞斯库同志指出的那样,‘我们永远不允许别人来指挥罗马尼亚军队参加任何军事行动,只有我们自己和我国人民才有指挥罗马尼亚军队的权利!我们永远不允许任何一个罗马尼亚部队或任何一个士兵接受外国的命令!’”
他最后说:“罗马尼亚军队在党的周围筑成钢铁长城,同全体劳动人民结成一条战线,团结得象一个人一样,随时准备以高度的责任感,忠实和光荣地执行祖国和最高统帅的命令,以国家自由、独立、主权和完整的名义,坚决捍卫我国光荣人民今天和明天的革命成果。”
大会上,齐奥塞斯库向一九一八年罗马尼亚中央全国委员会前领导成员埃·格拉皮尼和一九一八年阿尔巴尤利亚大会代表尼·瓦利亚授以《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星》一级勋章。
经与会者一致赞同,庆祝会授权罗共中央政治执行委员会、社会主义团结阵线全国委员会执行局和大国民议会执行局起草一份致各国议会、政府和世界各国人民的呼吁书,呼吁它们加强争取裁军、争取缓和、和平与各国之间平等合作的斗争。
大会结束后,齐奥塞斯库、埃列娜·齐奥塞斯库以及罗马尼亚党和国家其他领导人步行到共和国宫广场,同聚集在那里的上万名群众代表在欢乐的乐曲声中跳了“统一霍拉舞”。


第4版()
专栏:

莫斯科新的“替罪羊”
本报记者述评
一年一度的苏共中央全会刚刚结束。这种例行的会议一般都是讨论下一年度的计划草案。今年的全会却有两件事情引人注目。一是勃列日涅夫的长篇报告;一是政治局的人事变动。
勃列日涅夫的报告主要谈苏联的经济情况。他除了照例的吹嘘以外,公开承认苏联国民经济存在着“比例失调”,某些指标没有“达到五年计划的水平”,“一系列物资供应仍很紧张,某些资源数量不足”等等。这个报告透露出苏联经济方面存在着一大堆问题。第十个五年计划已经过了三年,情况显然不妙。苏联党政工团曾一齐出动,号召为超额完成今年计划开展劳动竞赛,接着各加盟共和国、各州、各重点企业纷纷提出保证,但是尽管这样折腾了大半年,起色仍然不大。今后两年该怎么办?第十个五年计划怎样完成?勃列日涅夫的报告也拿不出什么美妙的药方。
苏联经济出现的严重问题,是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推行霸权主义,大搞扩军备战,使国民经济军事化所造成的。但是勃列日涅夫在报告中却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而竭力诿过于“计划和经济机关的某些工作人员”,把这些人大大责难了一通。
每当莫斯科公开谈论经济困难的时候,苏联统治集团内部就会发生人事变动,这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了。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每逢农业歉收,都要拿农业部长问罪,前后撤掉了好几名农业部长。有时,甚至牵连到某些高级头目。这实际上是勃列日涅夫推卸自己的责任,同时排除异己,培植亲信,巩固自己势力的一种手段。勃列日涅夫上台以来,被赶出政治局的委员和候补委员就有六人之多。这次倒霉的是马祖罗夫。中央全会上撤掉了他政治局委员的职务,接着在十一月三十日的最高苏维埃会议上又撤掉了他的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的职务。
马祖罗夫的去职,据宣布是由于“健康状况并应本人要求”。这种冠冕堂皇的官话是没人相信的。比利时《晚报》指出,马祖罗夫的去职,“既不是由于他的要求,也不是由于健康原因”。法国《晨报》说:“看来柯西金总理的主要助手马祖罗夫显然成了勃列日涅夫所指的在国民经济各个部门失职的替罪羊”。
马祖罗夫一九六五年进入政治局,长期担任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但是,要他为苏联目前的经济困难负主要责任,也是冤哉枉也的事情。因为,勃列日涅夫所指出的种种问题,有很多是老问题。他所以成为“替罪羊”,西方报刊指出,要从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的权力之争中来找原因。原来,马祖罗夫长期来被称做“柯西金总理的右手”,今年八月柯西金休假时,他还曾一度主持苏联部长会议的日常工作。由于他积极推行柯西金的“新经济体制”,触犯了勃列日涅夫加强中央集权的主张,一九七○年他还“反对勃列日涅夫在经济管理方面,特别是在农业管理方面所谓的缺点和错误”,这就难免要被勃列日涅夫拿来开刀了。
在马祖罗夫下台的同时,原任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契尔年科擢升为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吉洪诺夫提拔为政治局候补委员。西方报纸说:这“指明了这次变动的真实意义。因为,这两个人被认为是勃列日涅夫的亲信”。契尔年科据说一直追随勃列日涅夫,当了二十年的秘书,有勃列日涅夫的“大管家”之称。此人在最近的“两年半中在苏联最高领导层中地位上升得出人意外的快”,“在党内为接替勃列日涅夫而展开的一场勾心斗角的斗争中成了一个有待注视的人物”。吉洪诺夫则是勃列日涅夫的亲信集团“第聂伯帮”的重要成员。勃列日涅夫上台之后,他立即被摆在柯西金身旁,任部长会议副主席,一九七六年九月进而提升同马祖罗夫一样第一副主席。外国报刊认为,这次吉洪诺夫进入政治局更有利于加强勃列日涅夫对部长会议的控制。
苏联领导集团内部的这种尖锐斗争,由来已久,一再反映了苏联国内外处境的重重困难,这就是为什么如此引人注目的原因。


第4版()
专栏:

苏联霸权主义的又一次丑恶表演
企图用苏联公告形式把未被华约会议接受的主张强加于人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二日电 苏联十一月二十九日发表关于华沙条约缔约国政治协商委员会莫斯科会议结果的公告,而这项苏联公告所强调的许多重要主张却是华沙条约国共同发表的宣言中所没有的。这表明,苏联领导集团未能使自己的这些主张为会议所接受,却企图以苏联公告的形式把这些主张说成是会议的精神而强加于人。
公告重申苏联在华约莫斯科会议上提出的要加强华约军事实力、扩大华约集团的活动范围等要求,表明苏联决心不顾其它成员国的反对,要利用华约的军事力量来推行其世界霸权主义。
在这份以苏共中央政治局、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和部长会议名义发表的公告中,有以下几点是莫斯科会议宣言中所未写入的:
——公告说,“由于北约国家不断加紧军备竞赛,因此必须保持和加强华沙条约联合武装部队的防御实力”。西方报刊指出,这句话的实质含义是:要求华约成员国增加军事预算,加强苏联对华约缔约国军队的控制和统一指挥,要在华约成员国领土上组织统一的军事演习,等等。这表明苏联所鼓吹的“停止军备竞赛和裁军”不过是欺人之谈。人们注意到,会议参加国中至少有一个国家已经在会后表示坚决反对这种增加军费负担和损害国家主权的要求。
——莫斯科会议的宣言对越南和古巴等未置一词。但公告却强调苏越条约的缔结,苏联同古巴和越南的“全面合作”、“相互支持”和“牢不可破的团结”,具有“巨大意义”。这表明苏联企图把越南、古巴同华沙条约挂上钩,把华沙条约的义务扩大到欧洲以外地区。而这正是其他一些华约成员国所担心的。
——关于中东局势的声明,是由华约莫斯科会议的六个成员国,而不是所有成员国的领导人签署的。显然,在采取攻击埃及和以色列谈判的立场上,在会议期间成员国之间就存在着分歧。但是苏联的公告仍然渲染这个声明“具有重要意义”。
——苏联公告诬蔑中国领导人是“帝国主义势力和反动势力”的“直接帮凶”。这种反华谰言见诸苏联文件本是司空见惯的事。但是,苏联领导人没有能够把这种反华货色塞入会议宣言,不得不用苏联自己的公告来加以强调,则表明苏联压华沙条约其他成员国追随它一道反华的努力遭到了一次更大的挫折。
人们指出,华沙条约缔约国政治协商委员会每隔几年就举行一次会议,苏联领导人的图谋在这些会议上并不总是能够得逞的。但是,有这么多在苏联当前霸权主义战略中如此重要的主张未被会议参加者所接受,这却是前所未见的。这证明苏联的指挥棒即使在“大家庭”内部也愈来愈失灵了。而苏联不惜以自己单方面的公告把这些主张强加于人,这又证明苏联霸权主义者是何等恣肆骄横。


第4版()
专栏:东京通讯

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以后
大平正芳在预选中取胜后,十二月一日上午自民党第三十五次临时大会一致通过他为第九任总裁。在三日举行的临时国会上,福田内阁将宣布辞职,由大平继任总理,正式组成大平内阁。
对于大平政权将采取什么政策,舆论界纷纷猜测,提出要求,大平本人也曾原则地有所表示。
首先,在党和内阁的人士安排方面,日本商工会议所会长永野重雄要大平“行三顾之礼,请福田出任藏相”,“尽早消除因竞选造成的隔阂”。这反映了财界希望自民党各派能够继续合作的意愿。自民党内各派人士也发表谈话,希望大平能够“实行不拘于派系的清新公正的人事安排”。在预选中全力支持大平的田中派的二阶堂进,表示不向大平“做这样那样的预约,大平新体制,要自己考虑,亲手按自己的设想去安排”。大平本人多次强调“不倾斜于特定的政治势力”,“现在最重要的是谋求党内的和睦和团结”。看来大平将照顾到各个方面,以缓和派系之间的矛盾,从而求得政权的稳定。
在经济政策方面,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土光敏夫说:“不要拘泥于百分之七的增长率”,“只要采取重视改善就业和提高开工率的政策,增长率自然会提高。”经济同友会代表干事佐佐木直说:“福田与大平同是大藏省出身,经济政策不会有大的差别。”二阶堂进向大平建议:“在经济结构危机和失业严重的情况下,应尽量采取积极的对策。”大平提出的“田园城市构想”虽然尚未阐明具体内容,但一般预测,将在扩大国内需求,改善就业和提高开工率方面采取某些具体措施。
在外交方面,据《东京新闻》引述外务省人士的话说:“即使首相换了,日本外交的基本路线也不会变,也不应该变”。大平在竞选中也说:“以日美友好为基轴,同地球上所有国家和睦相处”,看上去仍然是所谓“全方位外交”。但是,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
“大平在十一月二十八日发表的政策纲要中提出‘环太平洋团结’的外交方针”。该报引证外务省事务当局的话说:“虽然没有改变‘全方位外交’的基本路线,关键在于把对美外交与对亚洲外交组合到一起来。”土光敏夫也说,“绝对不能只注意同先进国家交往,而忽视发展中国家的问题”。因此,人们认为大平政权将积极开展对第三世界特别是东盟国家的工作。
关于日中关系,铃木善幸在《读卖新闻》上发表谈话说:“以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为契机,要推进日中间实质性的合作关系。”各界人士都认为,日中关系将会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在对苏关系上,《东京新闻》说:“大平在政策的选择上幅度最小”。“对于苏联提出的缔结日苏睦邻合作条约的号召,(日本)政府一贯以‘搁置领土的形式缔约就不能响应’的答复顶了回去”。《日本经济新闻》十二月一日的社论说:最近河野洋平访苏,柯西金等“苏联首脑们正式表示日苏两国之间不存在领土问题”,“这样一来,不仅日本不能理解,而且增强了为什么对苏联搞经济合作的怀疑,使日本方面醉心于日苏友好的人们都大失所望”。据《每日新闻》驻莫斯科记者佐野报道:苏联人士认为日中条约以后冷却的日苏政治关系不会走向改善的方向。这位苏联人士却把责任归咎于大平,说“因为大平原是日中接近的积极推进论者”,企图掩盖自己的霸权主义嘴脸。
本报记者
聂长林


第4版()
专栏:

万象集会庆祝老挝国庆三周年
新华社万象十二月二日电 为庆祝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成立三周年,万象省、万象市人民革命行政委员会于十二月二日在塔銮广场举行集会。
政府副总理富米·冯维希,最高人民议会副主席西宋喷·洛万赛,以及其他党政军高级官员和万象市各界群众代表出席了集会。
各国驻老挝外交使节也应邀出席。
会上宣读了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和老挝政府的一项号召书,号召老挝全国人民努力发展生产。


第4版()
专栏:

第四届亚乒赛在吉隆坡闭幕
我运动员获男女团体男女单打和少年女子单打五项冠军
朝鲜运动员获男女双打两项冠军 日本运动员获混合双打冠军
据新华社吉隆坡十二月一日电 第四届亚洲乒乓球锦标赛经过十一天的紧张比赛,于十二月一日晚上在这里闭幕。
闭幕式由第四届亚乒赛组织委员会主席曾永森主持。组织委员会副主席陈声新致闭幕词。他说,通过这次比赛促进了亚洲各国人民的友谊。他感谢组织委员会尽全力完成了这项困难的任务,感谢各国代表团给予的合作。
亚乒联盟名誉秘书长宋中在闭幕式上致词。他说,这次比赛充分体现了亚乒联盟的宗旨和亚洲人民的传统友谊。并且证明亚洲乒乓球技术水平有了明显的提高。
接着,由马来西亚文化、青年和体育部长达图·阿卜杜勒·萨马德·伊德里斯、亚乒赛组织委员会主席曾永森,世界乒联主席伊万斯,亚乒联盟名誉秘书长宋中等向获得男、女团体、五个单项以及少年男、女单打的前三名发了奖。
据新华社吉隆坡十二月一日电 第四届亚洲乒乓球锦标赛七个单项的比赛,经过五天的激烈交锋,今天晚上全部结束。中国运动员继十一月二十五日获得男、女团体冠军后,又获得男、女单打和少年女子单打三项冠军。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选手获得男、女双打两项冠军。日本选手获得男女混合双打冠军。
男、女单打决赛都是在中国选手之间进行的。郭跃华以三比一胜梁戈亮,获得男子单打冠军,梁戈亮获得亚军,朝鲜选手赵永浩和中国另一名选手陈新华并列第三名。在女子决赛中,十六岁的后起之秀曹燕华以三比○胜杨莹,获得女子单打冠军,杨莹获得亚军,张德英和张立并列第三名。
女子双打决赛也是在两对朝鲜选手之间进行的。朴英玉和金昌爱配合,以三比○胜李松淑和崔正喜,获得女子双打冠军,李松淑和崔正喜获亚军,中国选手杨莹、曹燕华和张立、张德英并列第三名。
男子双打决赛是在中、朝两对选手之间进行的。决赛结果,朝鲜的赵永浩和尹哲以三比二胜中国的郭跃华和鲁尧华,获得男子双打冠军,郭跃华和鲁尧华获亚军,中国的另一对选手梁戈亮、黄统生和日本的小野诚治、内田雅则并列第三名。
混合双打的冠军由日本的小野诚治和菅谷佳代所获得。这对日本选手在决赛中,以三比一胜中国的郭跃华和张立,郭跃华和张立获得亚军。中国的梁戈亮、张德英和黄统生、杨莹并列第三名。
少年男、女单打的决赛是在十一月三十日晚上进行的。日本的野尻俊信以三比○胜泰国的奥巴斯·廖伦沙,获得少年男子单打冠军,奥·廖伦沙获亚军,朝鲜的朴钟南和印度的曼米特·辛格并列第三名。少年女子单打决赛是在中国的林洁和朝鲜的崔正喜之间进行的。林洁以三比二胜崔正喜,获得少年女子单打冠军,崔正喜获亚军,日本的福田登子和宏川理惠并列第三名。(附图片)
中国队获得第四届亚乒赛男、女团体冠军。这是中国男队领奖后向观众招手致意。
新华社记者韩晓华摄
(传真照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