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2月28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动乱和斗争锻炼了非洲人民
新华社记者述评
一九七八年,苏联扩张主义的幽灵,以气急败坏的神态和更加阴暗的心情在非洲大陆到处游荡,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灾难,使非洲局势更加动乱不稳。非洲之角,硝烟弥漫;非洲腹地,干戈不息;南部非洲,种族主义和霸权主义象两个毒瘤折磨着人们的精神和躯体;从印度洋、大西洋到地中海的非洲沿岸,苏联扩张主义的魔爪伸向一个个战略要地,争夺一处处战略资源,并企图控制一条条战略通道,从而威胁着非洲许多国家的独立和安全。
面对这种严峻的局面,非洲人民怎么办?是屈辱妥协、苟安偷生吗?不!他们继续高举团结战斗的旗帜,在反对外来干涉、侵略、控制、扩张的道路上不断取得胜利,为整个第三世界的团结反霸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头脑发热的苏联扩张主义者从来不甘心自己的挫折、碰壁和失败。一九七七年,苏联在扎伊尔、苏丹、索马里等国的侵略扩张活动,遭受了严重挫折。但是,在称霸非洲的野心驱使下,莫斯科在一九七八年却更加疯狂地加紧了它的侵略扩张步伐。在东北非,它以空前的规模,把一万七千多名苏、古军事人员,四百多辆坦克、五十多架新式战斗轰炸机、大量导弹和大口径火炮等价值十亿美元的武器运进非洲之角,在今年二、三月对这个地区进行肆无忌惮的军事干涉。在中部非洲,它在继续残酷镇压、围剿安哥拉游击队的同时,五月间又策动数千名加丹加宪兵,以突然袭击的方式,第二次入侵扎伊尔沙巴省,企图在非洲中央突破,横断非洲。在南部非洲,它竭力插手津巴布韦、纳米比亚人民的解放斗争,通过提供顾问和武器进行渗透,同时在前线国家和各解放组织之间挑拨离间,分化瓦解,千方百计要把这个地区的民族解放斗争纳入它争夺势力范围的轨道。据统计,在非洲的苏、古军事人员已有五万多名,分布在十六个非洲国家之中。非洲大陆沿岸被苏联控制和使用的港口、机场、导弹储存地、军事通讯站等设施达二十多处。
事实表明,苏联在一九七八年对非洲发动的一连串攻势,其规模之大、来势之猛、范围之广,都是前所未有的。这进一步暴露出这个后起的超级大国对外扩张的疯狂性与冒险性,也使它囊括非洲进而包抄欧洲的战略图谋昭然若揭。
苏联在非洲之角的所作所为,同它在整个红海地区、波斯湾一带的扩张行径是紧密配合的,同它在非洲其他地区的活动也是互相呼应的。其意图是:通过对红海周围地区的军事占领,控制连接地中海和印度洋的通道,同时在南部非洲抢夺战略要地,以便在战时卡断西欧赖以生存的石油等原料的南大西洋运输线。扎伊尔报纸指出:“苏联向非洲这些拥有重要战略地位的国家和地区进攻,是为了吞并和控制它们,特别是把它们的通道置于它的监护下,从而从侧翼包抄欧洲。”
苏联在非洲的扩张活动采取了种种阴险、毒辣的手段。其中最得手的一招是由它出钱、出枪,并用高价收买代理人为它充当炮灰。近几年它在安哥拉、扎伊尔、非洲之角挑起的四次战火,都使用了古巴雇佣军为它打头阵,而它却在背后策划。最近一年,古巴在非洲的军队又大量增加了,古巴整个军队的四分之一已派往非洲,成为非洲大陆上最大的一支外来干涉军。这支军队在为它所控制的国家里横冲直撞,胡作非为,成为这些国家的“太上皇”。
苏联在非洲还竭力利用分歧,扩大争端,实行分而治之的策略。例如,它挑动和加剧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的争端,一会儿同这个
“结盟”,一会儿又同那个签订“友好条约”,有打有拉,或先拉后打,或先打后拉,必欲使其听话而后止。非洲舆论对苏联这种卑劣的手段深刻地指出:“大陆东部正在成为巫婆的一个永久沸腾着的容器,国家间的领土争端、战争和内战不断从这只容器中烹调出来,而俄国人和古巴人则忙于划定战略地区,以巩固他们的影响和军事存在。”
尤其可恶的是,苏联往往根据自己的需要,为了拉拢一些人和打击一些人,可以随意给任何国家、组织或个人贴上勃列日涅夫号的“进步”或“反动”的政治标签。例如,对于埃及、苏丹、索马里等国,苏联头目们一度秋波频送,笑脸相迎,竭力拉拢。但当它们为维护独立和主权而采取的原则立场触动了苏联扩张主义的利益时,苏联老爷们就暴跳如雷,把它们列入“反动政权”的黑名册。苏联还攻击红海和西非地区国家建立区域合作组织是拼凑“军事政治集团”,一再威胁说这些“小集团的建立迟早会招致与此对抗的联盟或集团的建立,并由此产生种种后果”。谁都明白,苏联所谓“种种后果”,就是要对这些不听命于它的国家进行干涉和侵略。在苏联唆使下,古巴雇佣军正蠢蠢欲动。苏联在这个地区扩大侵略是非常现实的问题。就是在安哥拉和埃塞俄比亚,苏联也是个很值得提防的“盟友”。苏联去年在安哥拉策划未遂政变,今年六月把埃塞俄比亚现政权的反对派头面人物秘密运进古巴驻埃使馆,都是发人深省的事件。
苏联在非洲的横行霸道,从反面教育了非洲人民,促使非洲国家联合起来同它作坚决斗争。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认识到,要维护国家安全,免遭苏联及其雇佣军的侵犯,就必须加强集体防御,采取联合军事行动,共同抗击和挫败这个最危险的敌人。在苏联大举干涉非洲之角后,红海地区国家采取各种措施,加强合作和联合防务,坚决保卫红海的安全。四月间,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十六国举行首脑会议,讨论安全问题,并通过了互不侵犯条约草案。在扎伊尔第二次沙巴战争发生后,十几个非洲国家向扎伊尔提供了道义和物质上的支持,六个非洲国家毅然派出军队,组成联合部队,同扎伊尔军队并肩战斗,终于将外来的雇佣军驱逐出境,制止了苏联在非洲中部的军事扩张,显示了联合防御的强大威力。
非洲人民的抗霸斗争,也得到一些西欧国家的同情和支持。非洲和西欧国家联合抗击苏联霸权主义的斗争也有新的发展。
今年以来,一些西欧国家向受到苏联干涉和威胁的非洲国家提供了各种援助。
广大非洲国家认识到,要使非洲大陆保持稳定,就必须排除外来势力,特别是苏联霸权主义者的干涉。一年来,它们要求苏、古军队撤出非洲的呼声空前高涨。七月在苏丹举行的非洲统一组织第十五届首脑会议上,反对苏、古军队干涉非洲事务,成为讨论的重要议题。尼日利亚国家元首奥巴桑乔说:“非洲并不想挣脱一副殖民主义枷锁而套上另一副殖民主义枷锁”。这反映了非洲人民的共同意愿。经过充分讨论,这次会议通过了反对外来军事干涉和建立非洲干预部队的决议。这对千方百计在非洲谋取军事基地,蛮横干涉非洲事务的苏联霸权主义者,不啻是当头棒喝。
斗争是艰巨的,道路是曲折的。苏联社会帝国主义者及其古巴雇佣军不会自动退出非洲,他们还会在非洲进行破坏和捣乱。然而,非洲人民不可侮。历史已经证明,他们能把老殖民主义者赶出非洲。历史还将证明,他们也能把苏联新殖民主义者赶出非洲。


第6版()
专栏:

为夺取全面军事优势争霸世界
苏联竭力使军事科研为扩军备战服务
据新华社北京电 苏联正在加紧进行军事科学研究,制造新式武器。据认为,其目的显然是为了在军事实力上全面超过美国,以争霸世界。
据西方报刊报道,苏联的“科学研究费”的百分之八十用于军事目的,为美国的二点五倍。军事科研人员迅速增加,苏联较高级的军事科研人员约为美国的两倍。十多年来,苏联疯狂地发展核武器和更新常规武器。目前,苏联的战略核力量已与美国势均力敌,而常规武器已占显著优势。美国原空军部长说:“在过去十年中,变化是十分惊人的。我们看到了苏联的一种可怕的势头。”
近年来,苏联军界头目极力宣扬加强军事科研的重要性。早在一九七五年,前国防部长格列奇科在《苏维埃国家武装力量》一书中就鼓吹:“不能削弱科学探索战线,要继续进行科学研究和试验设计工作,利用科学技术进步的成果来制造有发展前途的武器和技术兵器,缩短把科学研究成果运用于生产所需要的时间。”苏联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奥加尔科夫说,“重要的是,使现在所进行的各项研究工作都能成为对发展军事的实际贡献,更充分地考虑到军事发展的前景”。
近几年,苏联在加紧研制新式武器过程中,正在把加速导弹多弹头化,提高命中精确度,作为发展战略核武器的重点。这是苏联竭力在核武器质量上赶超美国,夺取全面优势的重要步骤之一。据美国《国民评论》今年六月二十三日的文章报道,一九六七——一九七七年的十年间,苏联在战略核武器方面的开支以二点五与一之比超过了美国。苏联发展的第四代四种新型陆基洲际导弹全都可以安装分导式多弹头。现在,苏联正在研制第五代洲际导弹。在潜艇发射的导弹方面,苏联正在建造一艘可与美国三叉戟潜艇相匹敌的巨型潜艇“台风号”,它能发射二十到二十四枚新型导弹。从新型潜艇DI级上发射的SS—N—18远程弹道导弹,每枚携带三个核弹头,射程达七千多公里,可从摩尔曼斯克海域击中美国任何重要目标。这是苏联第一种供潜艇发射的多弹头导弹。据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估计,随着分导式多弹头导弹的发展,到八十年代初,苏联核弹头数量将增加一倍左右,而每个弹头的爆炸力将大大超过美国。
苏联也十分重视发展和更新常规武器。目前,苏联拥有各型坦克的数量比美国多三倍,装甲输送车辆比美国多近一倍。苏联海军舰只总吨位虽不及美国,但舰艇总数却大大超过美国,尤其是潜艇数量比美国多两倍。苏联海军已由近海防御力量发展成远洋进攻力量,这是苏联继打破美国核优势后又一战略性变化。这也是苏联发展成为社会帝国主义的一个重要标志。
据西方报刊报道,苏联已大量生产T—72新型坦克,并用来装备其驻东欧部队,占其坦克总数的百分之四十。T—80新型主战坦克已研制成功,用来对付美国XM—1坦克和西德的豹Ⅱ式坦克。
苏联还在加紧研制各种战略轰炸机。目前除保持已有的“熊”式和“野牛”式远程轰炸机外,近年来,还加紧生产“逆火”式轰炸机。据报道,这种轰炸机“如果在飞行中加油,它们能够飞到美国并返航。据北约组织专家说,苏联正以每两个月生产五架的速度制造‘逆火’式轰炸机。”
苏联在发展军用卫星方面近十年也有重大进展。截击卫星系统是当前苏联军事科研的重点项目之一。美国国防部长哈罗德·布朗一九七七年十月四日称:“苏联已拥有能用来对付某些卫星的作战能力。”
研制“不致无形陈旧”的武器是苏联领导集团向军事科研人员下达的一项重要任务。据西方通讯社报道,所谓“不致无形陈旧”的武器包括大功率激光武器、气象武器、遥控武器、细菌武器和化学武器等。据报道,“苏联对生物、化学武器越来越大的兴趣引起了美国及其盟友的极大忧虑”。


第6版()
专栏:

北极熊态度何其蛮横
苏联领导人坚持霸占北方领土激起日本朝野强烈不满
据新华社东京十二月二十二日电 苏联领导人二十日再次向日本施加压力,攻击日本要求苏联归还日本的固有领土北方四岛“就等于放出战争的恶魔”。
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苏联共产党政治局委员兼书记苏斯洛夫二十日在接见飞鸟田一雄率领的日本社会党代表团时,就国际形势及日苏关系等问题讲了一番话。
据报道,苏斯洛夫说:“日本政府是不友好的。说苏联对日本的军事威胁这种无端的宣传和要求归还领土的运动,就是证明。”他说,日本政府提出归还固有领土的要求,“就等于放出战争的恶魔”。
苏斯洛夫的这番攻击日本的谈话,在东京引起强烈反应。据日本《东京新闻》二十一日报道,日本政府人士在二十日晚向日本记者发表谈话驳斥说:“对于前往访问的客人说出这种话是十分失礼的。无论怎么说,北方领土是日本固有的领土,今后只能顽强地谈判下去。”
在这次谈话中,苏斯洛夫再一次推销苏联的“亚洲集体安全体系”。他说:“我们希望通过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各国的积极行动来使亚洲安全保障体系的精神固定下来。”他强调,“苏联将一如既往,站在越南一方。苏联同越南的友好合作条约是这种团结的证明”。
据新华社东京十二月二十六日电 以飞鸟田委员长为首的日本社会党第六次访苏代表团,在苏联访问期间,在要求苏联归还北方领土等问题上同苏联方面发生争执。
日本社会党代表团在苏联同以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苏斯洛夫为团长的苏共代表团举行了两次政治会谈。在北方领土问题上,日本社会党主张苏联归还被它所占去的整个千岛。苏联不但坚持领土问题已经解决完毕的老调,而且还大放厥词,谈什么“提出新的领土要求等于放出战争恶魔”。对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的评价问题,社会党主张赞成这项条约,而苏联“不同意社会党的立场”。另外,就如何对待苏联提出的日苏“睦邻合作条约”问题,社会党主张“现在的内容不能接受”,而苏联却要求社会党“积极支持”这项条约。在这种情况下,在会谈后是否发表联合公报的问题上,发生争执。苏联极希望发表联合公报。在飞鸟田去莫斯科前,苏联就曾通过非正式途径向社会党施加压力说,“如不发表联合公报,就不欢迎访苏团”。社会党则不同意发表具有约束力的联合公报。


第6版()
专栏:国际简讯

国际简讯
英·甘地获释出狱
最近被开除人民院的印度前总理英·甘地,在被印度当局关押了七天之后,已于十二月二十六日获释出狱。
据印度报业托拉斯报道,十九日,印度人民院(议会下院)通过了印度总理德赛提出的议案:把英·甘地从人民院开除并拘押到人民院这次会议休会。这项议案说,英·甘地曾经阻挠议会对她的儿子桑贾伊·甘地经营马鲁蒂汽车厂情况的调查工作,从而侵犯了议会的特权。当天,英·甘地就被拘押在监狱。
英·甘地于一九七七年三月大选失败后,在今年十一月初的一次补选中重新当选为议员。她这次出狱后向记者表示,她要争取再次参加补缺选举。
秘鲁发现两个大金矿
秘鲁东南部的马德雷德迪奥斯省最近发现了两个大金矿,估计它们的黄金蕴藏量共达七十三万五千公斤。将有二百家中小企业在矿区作业,估计可提供五千个新的就业机会,生产出价值近六千二百万美元的黄金。
东盟国家加强粮食互助合作
东盟大米小组第三次会议十二月十九日在菲律宾碧瑶市闭幕。泰国和菲律宾的代表向会议报告了他们优先向东盟成员国出售大米的情况。菲国家粮食局的报告说,菲律宾今年向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出口了八万九千三百吨大米。
东盟国家已拨出五万吨大米,作为东盟共同的储备,其中泰国和菲律宾分别承担一万五千吨和一万二千吨。
(据新华社)


第6版()
专栏:

特拉维夫的感激
不久前,勃列日涅夫表示,“苏联今后仍将坚定地站在巴勒斯坦人民一边,支持他们实现自卫合法民族权利的斗争”。这种唱了多年的滥调,在中东地区能够吸引的听众是越来越少了。广大阿拉伯人民,是从行动而不是从言论来判断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立场的。他们根据切身的经验认识到,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如此猖獗,苏联起了不小的作用。
据以色列移民吸收部宣布,从一九七○年到一九七七年,苏联向以色列先后输送了十二万五千名犹太人,人数一年比一年多。苏联当局为此简化了犹太人离境手续,还应以色列的紧急请求,提供十万吨水泥,帮助解决“移民”的建房困难。勃列日涅夫亲自下令,“所有想走的犹太人都让他们走”。于是,成群结队的苏联犹太人涌向以色列。这对于梦想建立“大以色列”而又苦于人力不足的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者来说,不啻是“及时雨”、“雪中炭”。
在阿拉伯和巴勒斯坦人民抗击以色列侵略的十月战争期间,从战争爆发的当天六日至十日,五天内苏联接连“批准”三批共八百一十五人离境,他们搭火车到达维也纳,再登机直飞以色列,昼夜兼程、十万火急!以色列的新苏联犹太人移民协会主任萨拉·萨丁斯基夫人喜不自胜地说,苏联犹太人一到,就“要求”参军,同阿拉伯人打仗。黎巴嫩《生活报》发表评论说:“显然,苏联在为以色列提供其战争所需要的士兵和人力。”评论指出,这就是苏联向阿拉伯人民表示的“友谊”的标志!
去年九月,在阿拉伯国家的倡议下,不结盟国家外长在联大开会,谴责苏联不断向以色列输送犹太人,使以色列得以坐大。会议决议说:“这种移民将巩固(以色列)的占领,和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和其他阿拉伯领土上建立的定居点。”
可是,莫斯科向以色列“供应”犹太人的势头仍然有增无已。设在日内瓦的欧洲政府间移民委员会发表公报说,今年上半年,有五千一百四十二名犹太人离开苏联,到达以色列。另据合众社记者发自莫斯科的一条消息说,苏联当局从今年九月起,进一步大开绿灯,放行的不仅包括农村犹太人,受过高等教育的城市犹太人也不少。美国国务卿万斯的负责苏联事务的特别顾问舒尔曼,在参院作证时说,今年是十月战争以来苏联犹太人移民最多的一年。对此,以色列当局是感恩不尽的。特拉维夫的官员踌躇满志地说,由于苏联犹太人源源不断地到来,需要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保留和扩建定居点。八月,以色列总理贝京宣布决定在约旦河西岸再建三个定居点。据美联社报道,约旦河西岸近三十个定居点中,有一个是清一色的苏联犹太人。
据西方报纸指出,苏联把这种与犹太复国主义狼狈为奸的关系,视为自己中东政策“灵活性”的表现。其“妙用”有二:一是在美国同以色列的关系中打入一个楔子,加强同美国争霸中东的地位;二是保持中东的“不战不和”。当然,还有第三个“妙用”,这也许是违反莫斯科的意愿的,那就是进一步擦亮了阿拉伯和巴勒斯坦人民的眼睛,看清苏联假支持、真出卖的伪善面目。
怀成波


第6版()
专栏:从图片看世界

美国的通讯社和报纸在写稿、改稿、收发稿件、传送图片、储存和查用资料方面,广泛采用电子计算机技术。这是美国《洛杉矶时报》编辑部一角。
(新华社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