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2月27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波尔布特总理接见美国报纸编辑
柬埔寨保卫和建设国家形势大好
柬电台揭露越南当局迫害下柬埔寨高棉人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二十五日电 据民主柬埔寨电台今天广播,民主柬埔寨政府总理波尔布特二十二日下午在金边国宾馆接见了在柬埔寨访问的美国《圣路易邮报》编辑理查德·达德曼和《华盛顿邮报》编辑伊丽莎白·贝克尔。
波尔布特总理向美国报纸编辑介绍了柬埔寨保卫和建设国家的大好形势,并回答了他们提出的问题。
这两名美国报纸编辑是十二月九日到达金边的,已于二十三日离金边回国。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二十五日电 民主柬埔寨电台二十五日广播一篇文章,揭露越南当局疯狂迫害下柬埔寨高棉人的残暴罪行。
文章说,越南当局使用一切恶劣手段来灭绝下柬埔寨高棉种族。例如,对怀孕的高棉族妇女注射一种药,使婴儿胎死腹中;不让高棉族男女青年结婚;禁止高棉人保持本民族的风俗习惯;不许他们学习高棉文等。越南当局还任意逮捕和杀害下柬埔寨高棉人。
文章说,越南当局的残暴行径激起了下柬埔寨高棉人的强烈反抗。他们成群结队地跑进森林,拿起武器,在保卫下柬埔寨高棉族委员会的领导下,进行英勇的斗争。


第6版()
专栏:

柬电台就英国教授在金边被害事件发表公告
指出敌人企图阻止外国朋友宣传柬埔寨的辉煌胜利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二十六日电 民主柬埔寨电台十二月二十六日就英国教授马尔科姆·考德威尔在金边被谋杀的事件广播了一项公告。公告说:“这一谋杀事件是柬埔寨革命的敌人所进行的具有政治性的罪恶活动,其目的是阻止民主柬埔寨在世界上的真诚朋友进行友好活动,不让他们继续宣传取得越来越辉煌胜利的柬埔寨革命的影响和威望。”
公告说:“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零时三十分(金边时间),正在民主柬埔寨访问的英国教授马尔科姆·考德威尔先生,在他所住的金边宾馆,不幸被凶手杀害。在这次事件中,守卫在那里的一名战士被打死,另一名被打伤。
“马尔科姆·考德威尔教授是一位进步人士,同情民主柬埔寨。为了支持柬埔寨人民的斗争,他不断进行活动。在对民主柬埔寨访问期间,马尔科姆·考德威尔教授说:‘多年来,我在英国努力对你们国家进一步加深了解和寄予同情。同时,我清楚地知道,在我访问之后,我还要继续进行这一工作,并且将取得更大的成果。’”
公告说:“很清楚,柬埔寨革命的敌人想堵住马尔科姆·考德威尔教授的嘴,不让他传播他在民主柬埔寨亲眼看到的真实情况。”
公告说:“奉行侵略、扩张、吞并领土和灭绝种族政策的越南施展各种阴谋手段来破坏民主柬埔寨和民主柬埔寨革命。”
公告说:“民主柬埔寨政府和柬埔寨人民对失去马尔科姆·考德威尔教授先生感到十分痛心,并向他的家属和朋友表示最深切的慰问。”
公告说:“民主柬埔寨政府对杀害马尔科姆·考德威尔教授先生的凶手,给予罪有应得的严厉惩办。”
据民主柬埔寨电台十二月二十五日广播,马尔科姆·考德威尔教授是十二月九日抵达金边的。他访问了柬埔寨的许多地区。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民主柬埔寨政府总理波尔布特在金边接见了他。


第6版()
专栏:

法柬友协创建委员会在巴黎成立
新华社巴黎十二月二十六日电 法国—柬埔寨友好协会创建委员会最近在巴黎成立。
这一委员会发表的一份新闻公报说:“这个协会将向所有希望了解柬埔寨的真实情况,愿为人们更好地了解这个国家作出自己的贡献,以及愿意发展法国人民和柬埔寨人民之间、法国和民主柬埔寨之间的关系和友谊的人们开放。”
公报说,协会的目的是为实现法国和柬埔寨之间建立外交关系而进行努力。
公报说:“协会坚持维护民主柬埔寨的民族独立和领土完整。”
创建委员会将发起一个吸收协会会员的运动和为协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作准备。协会还准备出版一份名为《柬埔寨新闻》的季刊。


第6版()
专栏:

苏联染指伊朗引起海湾国家警惕
海湾舆论支持各国政府为海湾安全采取的行动
新华社贝鲁特十二月二十二日电 阿拉伯舆论最近指出,社会帝国主义染指伊朗动乱的事实已经引起了海湾产油国的警惕。这些国家正在采取具体措施增强这地区的稳定和安全,恢复阿拉伯世界的团结和统一,以便挫败颠覆力量企图散布骚乱的计划。
贝鲁特最近一期的法文周刊《黎巴嫩杂志》发表评论说,“海湾国家有理由行动起来,因为在伊朗国土上的麻烦是苏联搞的。”这家周刊指出,伊朗的动乱直接冲击海湾的经济和安全。一方面伊朗“在中东构成抵抗俄国渗透的一道防护堤”,另一方面,伊朗保卫着极为重要的石油通道——霍尔木兹海峡,海湾的大部分石油出口,即每日三千万桶的石油是通过这一海峡运往世界各地的。
另一家周刊《阿拉伯和海湾》揭露苏联在伊朗浑水摸鱼。它说,“可以设想,在德黑兰的一个亲莫斯科政权将会考虑在有利的情况下颠覆和侵犯海湾对岸的阿拉伯国家。”
海湾地区的舆论支持海湾各国政府团结、合作,为海湾的安全采取行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报》指出,海湾国家“从未象现在这样需要互相间的紧密合作和协调”。
据报道,沙特阿拉伯内政大臣纳伊夫早些时候说,沙特阿拉伯期望海湾各国之间在安全方面进行更高级的合作,并在这方面采取实际行动。
科威特王储兼首相萨阿德最近访问了沙特阿拉伯、巴林、卡塔尔、阿联酋和阿曼。他同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举行了会谈并一致同意增强双边和地区的合作与协调。


第6版()
专栏:东京通讯

搞霸权不得人心
本报记者 聂长林
越南政府副总理兼外长阮维桢于十二月十四日到二十日访问了日本。东京《每日新闻》在阮维桢到达之前报道说,日本有关方面透露:阮氏此行是乞求日本提供新的援助。今年七月越南副外长潘贤访日时,日本政府已经答应从今年起四年内向越南提供三百六十亿日元的援助,其中一百六十亿是无偿援助。阮维桢要求在这个基础上再增加五百亿日元。但是,双方谈判的结果,只是按照原有协议的来年日本援助份额,给予一百亿日元的有偿援助、四十亿日元赠款和为了照顾灾民,日本提供十五万吨大米的有偿援助。
日本政府对于同越南搞经济合作,曾经表示过关心。但这次阮维桢亲自出马,为什么不见新的进展呢?这必须回溯一下日越经济合作的短暂过程中所发生的一些情况。
据《每日新闻》报道,今年七月四日,越南加入“经互会”之后访日的越南副外长潘贤,曾经向园田外相确认:越南将致力于印度支那的安定,坚持独立自主路线。园田外相也明确地对潘贤说:“如果越南不贯彻独立自主路线,倒向苏联一边,日本将中止已经答应的援助”。这都是言犹在耳的事情。但实际情况正如《每日新闻》记者五岛在一篇文章中所历数的,越南支持反柬埔寨政府的傀儡组织所谓“救国民族团结阵线”;在不结盟国家外长会议上,“阮维桢亲自打出拥护古巴论,一味表示对苏联的忠诚”;接着又缔结了苏越条约,“更加倒向苏联”。《读卖新闻》十四日的社论也说:苏越条约“包括有在非常时进行协商这种内容,军事色采是很浓厚的”。
越南这种投靠苏联、在印度支那半岛肆意推行霸权主义的行为,引起了东南亚各国的严重不安。《东京新闻》记者户塚一雄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东盟各国看到用苏制武器加强的越南精锐师团深入柬埔寨境内,提高了警惕”。《每日新闻》驻曼谷记者柴田十四日报道:泰国担心越南利用“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把柬埔寨置于越南的绝对支配之下。东盟各国最怕越南的影响通过泰国而笼罩东盟地区”。
据《每日新闻》报道,日本“外务省首脑最近也断言:‘越南的目的是在柬埔寨培植亲越政府,到时候建立包括老挝的印支联邦’”。因此,许多日本报纸都要求日本政府“重新考虑今后的对越政策”。《产经新闻》记者友田锡在一篇报道中说:“日本援助越南,只能减轻苏联的负担,越南直到脖子根都陷进苏联了,希望用援助来使它对苏联保持独立自主的态度,不过是幻想”。《每日新闻》也说:“日本这种想用钞票购买和平的作法,能否如愿以偿,迄今尚无确证。”
在这次两国外长会谈时,园田外相一开始就对阮维桢表示,“东盟各国对(越南)最近倒向苏联感到不安;既有不安,(日本)想援助也不好办”,“包括日本等许多国家,能否顺利地援助越南重建,就看越南如何贯彻独立自主路线,如何对邻国、包括对柬埔寨贯彻和平外交路线。”事情已经点得十分清楚了。但是,阮维桢却仍然不知趣。他硬说越苏条约是“为加强和平友好关系,说成军事同盟是歪曲事实的国际舆论造出来的”,“和平解决与柬埔寨的方针未变,遗憾的是因为柬埔寨进行了侵略,才行使自卫权”,力图继续用谎言进行搪塞。在十二月十九日下午的记者招待会上,阮维桢根本不敢触及越南侵略柬埔寨的具体事实,只能用“歪曲”、“捏造”蒙混收场。一位日本记者十分不满地说,“这是一次谎言连篇的无聊的记者招待会”。
阮维桢的日本之行已经结束了。他这次访日,在乞援方面毫无建树,在日本舆论界也没有留下好印象。这只能说明,搞侵略、搞霸权的人是多么不得人心。


第6版()
专栏:

第三十三届联大休会
据新华社联合国十二月二十一日电 第三十三届联合国大会全体会议十二月二十一日休会,将于明年一月十五日复会,继续审议本届联大议事日程上遗留下来的议题。
本届联大全体会议是在九月十九日开幕的。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联大一些主要的委员会就中东、南部非洲、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以及非殖民化等方面的问题通过了二百多项决议。
正如人们所预料的那样,本届联大全体会议并没有在任何紧迫的问题上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苏联在本届联大期间的表现使得人们更加看清它本来的面目。


第6版()
专栏:本报记者述评

在坎坷的道路上
——评一九七八年西方经济
一九七八年西方经济继续呈现黯淡局面。所有主要工业国家都在忙于医治它们在一九七四——一九七五年经济危机以后遗留下来的通货膨胀、失业和经济停滞等各种痼疾。
经济实力强大、自然资源雄厚的美国是首先走出危机,开始经济回升的。尽管回升的步伐一直是蹒蹒跚跚,走走停停,而且越来越慢,但是同大多数西欧国家相比,仍然起了“火车头”的作用。今年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大约为百分之三点七五,比过去两年都低,但是仍然高于西欧国家平均不到百分之三的增长率。美国经济的增长较快,有助于国内就业人数的增加和失业问题的缓和。几个月来官方公布的失业率已从经济危机时期高达近百分之九的水平降到大约百分之六左右。但是,由于企业界尽力减少雇佣工人,今天美国的失业率要回到上次经济危机以前的百分之五的水平,几乎已不可能。
不过,美国政府最迫切需要解决的还是国内通货膨胀的日趋恶化。六十年代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平均约为百分之二点六。一九七○年到一九七七年上升到平均约百分之六点六。今年上半年美国物价上涨幅度按全年计算已超过了百分之十。当然,在上次危机中,美国的通货膨胀率一度曾接近百分之十二。通货膨胀一方面严重削弱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从而大大加剧生产和消费之间的矛盾;另一方面,它又使美国工人进一步要求增加工资,企业界进一步要求提高产品价格。在整个社会经济生活受通货膨胀冲击呈现动荡不定的情况下,美国的投资者更加感到市场和利润两者都没有保证,从而不肯进行大规模长期投资。而这点恰好是美国保持经济有所增长,减少失业所必需的条件。根据美国《商业周刊》不久前进行的调查:明年美国企业界的新厂房设备投资将只增加百分之二,大大低于正常状况下应有的百分之九到百分之十的增长幅度。这就是说,通货膨胀已成为阻挠美国经济发展的严重隐患。
美国的通货膨胀还使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美元在国外更加丧失信用。由于美国对外贸易逆差巨大,美元滚滚外流,今年以来,西方的国际货币市场上一直是金融风暴迭起,引起各方抱怨。西欧共同体国家为防止美元动荡不定,冲击它们的经济,已建立起欧洲货币体系。这一切都迫使美国政府不得不采取遏制国内通货膨胀和抢救美元的各种紧急措施,如:大力削减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严格限制国内货币供应增加的数量,连续提高银行利率,限制工资和物价上涨等等。但是,西方人士担心,所有这些紧缩经济的措施,都将有可能使明年美国经济出现停滞甚至衰退。
当美国经济越来越趋向停顿的时候,长期被严重的通货膨胀、疲弱的经济、创纪录的失业大军和巨大的贸易亏空所折磨的西欧大多数国家却出现了从冬眠状态中逐渐苏醒的迹象。
以“欧洲病夫”著称的英国,经过工党政府近三年来厉行紧缩政府开支,严格控制银行贷款,限制工资物价上涨等分四个阶段执行的反通货膨胀政策,英国的通货膨胀率已从一九七五年的高达百分之二十四的惊人纪录下降到一九七七年的百分之十三和今年的百分之八。在北海石油产量不断增加下,过去英国年复一年地被巨大的国际收支亏空所困扰的狼狈局面已一变而为出现收支盈余。今年英镑在年初贬值后趋于稳定,英国政府降低所得税后使消费者购买力在夏季有所增加,加上出口的改善,失业人数略有下降,将使英国经济增长率达到约百分之三点五,超过了法国和西德的增长率。由于经济稍有稳定,英国企业界的资本投资今年增长也较快。但是,明年英国的经济预计将会由于通货膨胀率再度上升、贸易逆差增大、英镑汇价再次下跌等因素而难以保持它目前的这种脆弱的回升。
另一个“欧洲病夫”意大利,经过一年多的紧缩开支,遏止工资、物价上涨,它的通货膨胀率已从一九七七年的百分之十九降到目前的百分之十一,而且还在继续下降。由于意大利的货币里拉和西欧其他国家的货币相比,汇价一直在下跌,这使意大利对西欧的出口商品因价格便宜而加强了竞争能力,从而大大改善了意大利的对外贸易。尽管意大利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只有百分之二点五,失业问题也很严重,但是在通货膨胀问题和出口问题都日见好转的情况下,意大利政府已在竭力通过继续限制工资增长,降低公共福利费用,鼓励增加资本投资等手段,力图实现它的三年经济恢复计划,以便使意大利明年的经济增长率有可能达到百分之三点七的水平。
法国经济在一九七七年的增长率只有百分之二点九,在经济普遍停滞的西欧国家中,它的速度最快。今年,法国力图在经济增长速度上再压倒其他西欧国家。但是它的企业界的资本投放只增加了百分之一强,再加上通货膨胀严重,失业者多,这个目标已经落空。
一九七四年法国官方发表的失业人数为五十万,现在已达一百三十万,是战后最高纪录。法国政府从年初起采取了控制工资物价的反通货膨胀的紧缩经济政策,这导致了经济停滞和失业增加,但是法国通货膨胀反而加剧。以后法国政府又表示在经济上要采取“自由化”政策,撤销工业品和面包的价格管制,以鼓励企业界增加投资。但是,由于整个企业界对经济前景看来信心不足,因此法国把恢复经济的最大希望寄托于明年对西德的大量出口上。
西德在西欧国家中是经济实力最强的“巨人”,约等于两个英国。因此西欧各国大都把本地区经济的恢复寄托于西德经济发展速度加快来带动虚弱不堪的西欧经济。但是,从一九七四年以来,西德的经济却长期停滞,年复一年地为人们带来失望。今年西德经济估计将只增加百分之二点七。近一百万人失业,消费者的开支增加很慢,企业界的资本投放仍然没有超过七十年代初期的水平,这一切都是西德经济发展缓慢的绊脚石。但是,由于西德的通货膨胀率只有百分之二点三,是西方国家中仅次于瑞士的物价最稳定的国家。这使施密特政府在急剧加大政府开支、减少税收以刺激经济发展方面有很大回旋余地。目前西德在通货膨胀率下降的同时,失业也在减少,出口又在增加。在这种情况下,人们预料明年西德经济增长速度可能达到百分之四左右。这对欧洲经济共同体的成员国说来,可算是一个小小的福音。
日本一向以经济发展速度平均超过百分之十著称。今年它的经济增长速度只有百分之五点六,通货膨胀率为百分之四强,失业率为百分之二点四,对美国和西欧的出口盈余都很大。同美国和西欧国家相比,它的经济状况显然处于比较有利地位。因此今年七月在波恩举行的七国首脑经济会议上,日本一直被迫要求加快它国内的经济发展速度,以便扩大进口,减少对外贸易顺差,从而在西方起经济“火车头”的作用。但是,尽管福田首相承担了这一义务,日本经济从今年第三季度起,发展速度却又大大放慢,企业投资也不振,另外日元升值和国际市场竞争剧烈,也使日本的出口量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经营出口的中、小企业已出现大量倒闭。在这种情况下,据估计,日本明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低于今年,出口盈余也将有所缩减。
一九七四——一九七五年的经济危机之后已经三年多了。资本主义世界仍然处于元气大伤的恢复阶段。据美联社估计,在未来的一年内,“通货膨胀和失业问题很可能成为”西方各国“重大的社会问题”。看来,对西方经济说来,一九七九年仍然将是一个道路坎坷的一年。


第6版()
专栏:

蒙面盗
张文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