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2月27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发扬政治工作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
——纪念伟大导师毛主席诞辰八十五周年
韦国清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和伟大导师毛主席缔造的一支英雄的无产阶级军队。“这个军队也不是一开始就象现在的情形,它也曾经过许多的改造工作,主要地是肃清了军队内部的封建主义,实行了官兵一致和军民一致的原则。”(《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342页)毛泽东同志在创建我们这支军队时用巨大的心血创建了我军的政治工作。这种革命的政治工作,是中国历史上没有过的。正是靠了它,使我军一新面目。我军政治工作以其经验之丰富,新创设之多而且好,同我军的英勇善战一样闻名于世。
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的创建、发展和它做出的第一等成绩,是毛泽东同志创造性地运用马列主义的光辉范例。毛泽东同志说:“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61页)我军的政治工作是从实践中产生,随着实践的发展而发展,并在长期革命斗争实践中经受了检验,证明它确确实实是我军的生命线。今天,我们纪念伟大导师毛泽东同志诞辰八十五周年,就要把毛主席留给我们的政治工作的宝贵财富继承下来,特别是把我军政治工作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发扬起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发展,使政治工作在新时期总路线和总任务的指引下,为加快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加速我军的革命化现代化,发挥它的强大威力。
无一不闪耀马列主义光辉
无一不具有中国革命特点
毛泽东同志创建我军政治工作,完全是从中国革命斗争实际出发的。
我们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开始于一九二七年的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搞武装斗争就要有支军队,这个军队应该建设成什么样的军队呢?毛泽东同志的观点是,我们的军队不是也不能是其他样式的军队,它必须是服从于无产阶级思想领导的、服务于人民斗争和根据地建设的工具。我们军队的军事工作建设从这个观点出发,政治工作建设也同样从这个观点出发。
我们军队建设当时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历史环境呢?
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军阀割据连年混战的局面,由于大革命的失败,人民痛切感到要有一支自己的军队,人民又惧怕、痛恨千百年来欺压人民的那种军队;
由于我国革命必须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我党首先在农村建立革命武装根据地,我军的成分主要是农民,一部分是游民无产者,还有一部分是解放过来的敌军士兵;
我军一成立就处于频繁的战斗中,昨天入伍今天就要打仗,简直无所谓训练,生活又极为困苦,每天每人只有五分大洋的油盐柴菜钱还难乎为继;
敌人强大,我军弱小,战略上完全处于敌人的包围之中,我们的胜利不但依靠我军的作战,而且要依靠敌军的瓦解。
毛泽东同志依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原理,分析了我们军队所处的环境和部队的实际情况,提出必须加强党的领导,加强无产阶级思想的教育;在军队内部实行官兵一致,废除打骂制度,肃清封建主义,建立自觉纪律,实行同甘共苦的生活;在军队和人民的关系上,实行军民一致,宣传、组织和武装群众,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保护人民利益,严格尊重人民的政权机关和群众团体;同时要建立瓦解敌军和宽待俘虏的正确政策。毛泽东同志提出的这些问题,一开始就同一切旧军队相对立,划清了新旧两种军队的界限。
毛泽东同志关于军队政治工作的建树,不是照抄当时苏联红军的政治工作,也同中国共产党参加领导的北伐军的政治工作不一样。北伐军已经设有党代表和政治部,但是由于陈独秀的机会主义路线,我们党在北伐军中的政治工作没有很好展开。这样,即使是共产党员比较多的叶挺同志领导的部队,党的支部也只建立到团一级,抓不住士兵,政治工作制度不系统不健全,国民党一反动,部队就经不起考验。
毛泽东同志着手改造军队,成为我军政治工作真正开端的,是著名的三湾改编。在这里,第一次在军队各级建立党的组织,连队有党支部,营团有党委,连以上都设置党代表,把军队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为了扫除旧军队的不良制度和习气,果断地采取了许多革命性的措施,例如士兵委员会的建立,打骂制度的废除,军官每顿饭四菜一汤的待遇改为和士兵吃一样的饭菜、穿一样的衣服等等。那时士兵委员会的权力很大,干部要受它的监督,做错了事它可以制裁。改善官兵关系包括物质待遇完全一致,这在当时情况下是完全必要的,不这样做就不能有效地肃清旧军队的一套带兵方法,奠定新型的官兵关系。
我军政治工作的理论、路线、方针、原则的系统化,形成于一九二九年的古田会议。古田会议决议的产生,是毛泽东同志坚持实事求是,用马列主义之“矢”射中国革命之“的”,解决我军建设重大课题的更加伟大的创造。毛泽东同志深入连队亲自作了周密的调查研究,总结了从南昌起义开始两年多来的建军实践,特别是同各种错误思想作斗争的经验,针对当时红军党内存在的单纯军事观点、极端民主化、非组织观点、绝对平均主义、主观主义、个人主义、流寇思想、盲动主义残余等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进行了科学的分析,找出了它们产生的阶级根源和社会根源,提出了纠正的方法。明确规定我军人民军队的本质和根本任务,指出中国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组织红军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实现党的纲领路线,完成党的政治任务;规定我军永远置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强调加强军队中党的组织建设,强调要对党员进行党的正确路线的教育;规定了红军军事系统和政治系统的关系、红军和人民群众的关系;规定了军队内部厉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生活,正式宣布废止肉刑,优待伤兵。古田会议决议肃清旧式军队的影响,使我军完全建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础上。我军后来的政治工作有很多的创造,都是在这个基础上向前发展的。
回顾毛泽东同志创建我军政治工作的这段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毛泽东同志是怎样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特别是革命武装斗争的实践结合起来的。它无一不闪耀着马列主义的光辉,又无一不具有中国革命的特点。它完全是实事求是的,理论和实际结合,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实事求是,是毛泽东思想的根本点、出发点,也是毛泽东同志创建我军政治工作的根本点、出发点。实事求是才能有所创造,这一点从毛泽东同志创建我军政治工作的实践中特别明显,是我们做政治工作的同志特别要努力学习的。
从群众中来,从实践中来,
不断发展,不断丰富
毛泽东同志创立和建设的我军的政治工作,不是依照的本本,而是从群众中来,从实践中来,随着革命斗争的发展而不断发展、丰富、充实和完善起来的。
毛泽东同志常讲,我们党的工作的基本的路线是群众路线,基本的领导方法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也就是“将群众的意见(分散的无系统的意见)集中起来(经过研究,化为集中的系统的意见),又到群众中去作宣传解释,化为群众的意见,使群众坚持下去,见之于行动,并在群众行动中考验这些意见是否正确,然后再从群众中集中起来,再到群众中坚持下去。”(《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854页)我军政治工作的许多内容首先是群众创造的,毛泽东同志敏锐地及时地加以总结提高推广全军。解放战争时期运用诉苦和三查的方式进行的新式整军运动,开始是在西北野战军的一个部队搞起来的,毛主席抓住了这件事在全军普遍推行,不仅在解放战争时期对提高全军指战员为被压迫阶级而战的觉悟起到极大作用,而且在以后也作为我军政治工作一个重要内容,一直坚持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
我军的政治工作,不是一开始就很完善的,而是根据实际情况的发展和革命斗争的需要,不断地补充、修正,从不完善到比较完善的。比如毛泽东同志制订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开始,秋收起义的部队只有三大纪律,上井冈山之后毛泽东同志根据部队执行纪律和政策的情况,并不断听取群众的意见,才有了六项注意。一九二九年春,红军向赣南、闽西进军,部队还是老习惯在野外大便,在沟里村边洗澡,引起群众不满,这时六项注意以外添了两条:洗澡避女人,大便找厕所。以后,战斗更加频繁,俘虏增多,就提出了不搜俘虏腰包的政策。一九二九年以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基本上确定下来了,但是内容仍然随着情况的变化而不断有所修改,筹款归公改为缴获归公,不拿群众一个红薯改为不拿一个鸡蛋,到陕北后改为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九四七年重行颁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内容上又有修改,上门板、捆铺草改为不打人骂人、不损坏庄稼,洗澡避女人、不搜俘虏腰包,改为不调戏妇女、不虐待俘虏。这样,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含义上,都更加全面,更加完备,更适合实际情况的需要了。
政治工作上的一些规定和做法,有些开始有的,以后改掉了;有些开始没有的,以后有了;有些开始有的,中间改了,以后又恢复了,都是从实际出发的。士兵委员会的演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为了破坏封建雇佣军队的军阀习气,在军队内部实行民主主义,我军初创时期普遍设立了士兵委员会,而且权力很大,古田会议以后,部队的组织状况和思想状况都比初创时期有很大的进步,士兵委员会的权力不需要那么大了,就作了相应的限制。抗日战争时期,不再设士兵委员会,而是设连队救亡室,解放战争初期改为军人俱乐部,作为战士群众性的组织。一九四八年,伴随着新式整军运动的开展,为了实行有领导的有组织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民主,为了使这些民主生活能够通过一定的组织形式当做一项制度建立起来,我军各个部队又普遍在连队建立了士兵委员会,以后称为战士委员会,以后又称为革命军人委员会。它在连队党支部和行政首长的领导下,对于开展连队的民主运动和群众性的政治工作,提高指战员的阶级觉悟,发挥大家的积极性创造性,起了很大作用。这已不是红军时期士兵委员会的简单的恢复,而是在新的条件下的更高级的发展。
政治工作强调什么,侧重什么,在各个时期、各种环境以及军队担负的各种任务的不同情况下,是不同的。比如,民主和集中、自由和纪律,是辩证统一、相辅相成的,不能偏废,强调哪一面就应依情况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井冈山时期,毛泽东同志非常强调民主,毛泽东同志说:“中国不但人民需要民主主义,军队也需要民主主义。”“红军的物质生活如此菲薄,战斗如此频繁,仍能维持不敝,除党的作用外,就是靠实行军队内的民主主义。”(《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64页)但是,部队中的民主生活必须是在军事纪律所许可的范围内,必须是为着加强纪律而不是为着减弱纪律,所以毛泽东同志又指出,在部队中提倡必要的民主的同时,必须反对要求极端民主的无纪律现象。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同志亲自总结了我军实行民主的经验,写了《军队内部的民主运动》,把我军的民主制度概括为政治、经济、军事三大民主,指出:“部队内部政治工作方针,是放手发动士兵群众、指挥员和一切工作人员,通过集中领导下的民主运动,达到政治上高度团结、生活上获得改善、军事上提高技术和战术的三大目的。”(《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170页)为此,毛泽东同志还规定:“应当使士兵在必要时,有从士兵群众中推选他们相信的下级干部候选人员、以待上级委任的权利。”(《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170—1171页)而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我们即将取得全国性的政权,已经不是处于分散的农村的环境了,毛泽东同志就要求在发扬民主的同时全党全军必须强调纪律。毛泽东同志看到打锦州的部队住在苹果园不吃老百姓一个苹果的消息很感动,经常拿这个事例教育大家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不断提高遵守纪律的自觉性。抗美援朝期间,鉴于出国作战的特定条件,毛泽东同志更加强调纪律,指示志愿军要爱护朝鲜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不拿朝鲜人民的一针一线,尊重朝鲜人民,尊重朝鲜的党、政府、军队和朝鲜人民的领袖。
毛泽东同志历来主张军队的政治工作要根据实际情况去规定方针和任务,痛恨凭主观办事、发空洞议论而不具体分析情况的作风。还在井冈山时期,毛泽东同志对人作宣传作教育就常说,马恩列斯不会把解决一切问题的方策都替我们准备得好好的,让我们安享其成。毛泽东同志要我们有独立思考问题的勇气,有独立解决问题的勇气,要学习马恩列斯的革命精神,懂得应用历史唯物主义和唯物辩证法。一九三○年,在《反对本本主义》一文中,毛泽东同志说:“红军中显然有一部分同志是安于现状,不求甚解,空洞乐观,提倡所谓‘无产阶级就是这样’的错误思想,饱食终日,坐在机关里面打瞌睡,从不肯伸只脚到社会群众中去调查调查。对人讲话一向是那几句老生常谈,使人厌听。”发生在一九三一年到一九三四年的王明“左”倾机会主义,对军队中的党的工作和政治工作破坏很大,为了肃清王明路线在军队工作特别是政治工作中的影响,毛泽东同志亲自主持写了留守兵团政治部在西北局高干会议上提出的政治工作报告。这个报告着重讲了在工作上爱好空谈、脱离实际,重视形式、轻视内容,团结少数、脱离多数的表现,讲了作风上存在的形式主义、平均主义、空喊和孤立主义的毛病,指出“政治工作中存在着这样的作风,就会减弱它的革命性,即使党的路线是正确的,政治工作方向是正确的,如果这些作风不改变,仍然无力完成政治工作的任务。”
革命实践是政治工作创立和发展的唯一源泉,也是检验政治工作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方法是否正确的唯一标准。实践证明是正确的,符合千百万人民群众利益的,就要坚持,否则就要改变,就应该改变。政治工作要建立什么、改掉什么,增加什么,去掉什么,提倡什么,反对什么,当然都只能是这样一个标准。总而言之,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在毛泽东同志亲自领导下的一部我军政治工作发展史,就是一部紧密联系实际,随着革命实践而不断修改,不断补充,一次比一次更加充实,更加丰富的发展史。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政治工作要有新的创造
当前,我们国家进入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新的发展时期。全国范围的大规模的揭批林彪、“四人帮”的群众运动已经基本上胜利完成,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从明年起,把全党工作的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建设上来。四化之中有一化,就是国防现代化。我们军队工作的着重点就要转移到国防现代化建设上来。华国锋同志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的讲话中说:“我们要在全国人民群众中进行广泛的宣传和教育,动员群众,组织群众,为实现新时期的总任务而奋斗。这是我们党在新时期的一切思想政治工作的中心内容。”全党、全国、全军工作着重点的转移,要求政治工作必须适应这个转变,跟上形势的发展。我们要调动全军上下一切积极因素,同心同德,鼓足干劲,全力以赴,加快我军革命化现代化建设,加强整军备战,积极参加和保卫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为把我军建设成为一支现代化的革命军队贡献力量。
从民主革命时期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在经过二十多年的战争之后,又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和平环境,我军许多方面发生了新的变化,而且随着国家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我军革命化现代化建设的发展,还将有更多新的情况新的问题摆到我们面前。我们是处在一个新的历史条件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样继承毛主席留给我们的政治工作的宝贵财富,发扬我军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呢?最根本的问题仍然是实事求是。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的基本精神就是实事求是,就是有针对性地研究解决新的历史条件下政治工作面临的新问题,我们要认真贯彻落实,从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实际出发,使我军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有所发展,有所提高,有所创造,有所前进。
一讲到发扬传统,有的同志就以为把战争年代的东西原封不动地搬过来就是了。这是不对的。他们不懂得,继承和发扬传统也需要有新的内容不断补充进去,没有发展和创造,传统也就没有生命力,也就要失传。政治工作的基本原则不能变,但是许多具体内容、具体做法和具体形式,就不仅应该而且必须依情况的变化而变化。哪些在过去的情况下是正确的移到现在不合适了,哪些过去是好的、现在还适用,如何同新的情况相结合,用新的实践经验丰富它,这些都要解放思想,开动脑筋,认真地独立思考,并且把群众新的创造总结起来。世界上没有完全不走样的东西。一个人的两只手尚且不可能一模一样,主要是做人的工作的政治思想工作怎么可以不顾时间、地点、条件、对象,而千篇一律呢!从这个意义上讲,不走样不能叫做发扬传统。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是检验我们政治工作的唯一标准。目前正在进行的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实质上是一个要不要解放思想,要不要实事求是的问题,关系到四个现代化能不能实现,意义深远,非常必要。如果思想僵化,不从实际出发,一切凭本本办事,一切囿于陈规旧套,照抄照转照搬,不敢闯新创新,那就一步也不能前进。对于党和国家来说是这样,对于军队来说是这样,对于我军政治工作来说也是这样。
实事求是,对于我们做好新时期的政治工作是极端重要的。过去,战争强迫你实事求是,不实事求是马上就受到惩罚。现在,由于我们所处的和平环境,也由于我们思想作风上存在的主观主义和官僚主义等问题,不实事求是的后果往往不能一下子反映到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的头脑中来,所以更加需要强调实事求是。只有实事求是才能认识和解决新的问题、新的矛盾。事实上,已经有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在敲我们政治工作的大门,要求及时地正确地予以回答。比如,搞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是不是继续革命?要不要学习外国的先进经验?究竟怎么看社会主义条件下的按劳分配、物质利益问题,以及在教育、科学、文化、外贸等等方面当前所采取的一系列政策?这就涉及到要把被林彪、“四人帮”搞得混乱不堪的思想、理论、路线澄清过来,涉及到完整地准确地理解和掌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问题,我们对干部战士进行政治教育就不能回避这些问题。再比如,在整个中华民族科学文化水平提高之前,我们每年入伍的战士的文化水平不可能是很高的,而国防现代化又要求我们有较高的文化科学知识,这个矛盾就要靠我们部队自己加强文化教育来解决。这样,文化教育就应该列为正课,放在重要位置上。又比如,关于红专的标准问题,也是干部战士迫切要求回答的。为了社会主义的四个现代化,为了国防现代化而钻科学文化技术,钻现代战争知识,这是又红又专呢,还是只算专不算红呢?应该说,这是又红又专的表现。总而言之,这些问题的解决都要求我们实事求是。没有实事求是,政治工作就不能发挥它应有的威力;没有实事求是,政治工作就不能适应新的历史条件的需要;没有实事求是,就不能把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和我军的革命化现代化建设搞上去。
这些年来,林彪、“四人帮”对我军政治工作建设破坏极大,而对实事求是这一优良传统的破坏尤为严重。他们颠倒理论和实践的关系,贩卖唯心主义、形而上学、假左真右的一套货色,说大话、说假话、说空话,扣帽子、打棍子。谁要是坚持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谁就是犯了弥天大罪。他们的流毒影响所及,使一些同志头脑僵化、思想偏狭,不敢实事求是,不敢根据实际情况思考问题、提出问题、解决问题,习惯于老一套的观念、老一套的方法。有的人甚至灵台如花岗之岩,不管情况千变万变,他还是那一套,简单从事。工作着重点的转移,首先要求我们要转变思想,克服一切妨碍我们前进的思想障碍。我们要肃清林彪、“四人帮”的流毒,消除小生产和习惯势力的影响,改变那种心有余悸、因循守旧、故步自封、安于现状、无所作为的精神状态。
发扬政治工作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还要求我们的领导机关、领导干部和政治工作人员在作风上来一个大的转变。脚踏实地埋头苦干,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密切联系群众,倾听群众呼声等等,历来是我军政治工作的优良作风。处处以身作则,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身先士卒,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要求别人不做的自己坚决不做,这更是我军政治工作人员的优秀品质。毛泽东同志在这方面也是我们的楷模。毛泽东同志非常重视深入基层,非常重视调查研究,非常重视总结群众的斗争经验,亲自找干部战士谈心,做政治思想工作,和群众心连心。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习毛泽东同志的光辉实践。新时期的新任务对我们政治工作干部的要求更高了。作风问题不是一个小问题。一个好的作风是做到实事求是的重要保证。漂漂浮浮决然得不到真知,华而不实什么事情也办不成。如果我们做政治工作的高高在上、夸夸其谈、养尊处优,就必然脱离群众脱离实际,说什么要做到对部队情况了如指掌,要坚持实事求是,那只能是一句空话。我们领导作风上存在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主观主义和封建衙门习气等等,一定要下决心加以改正。政治思想工作是我们做好一切工作的重要保证,过去是这样,现在仍然是这样。我们加强现代化建设,丝毫不意味着可以放松和削弱思想工作,而是要把思想工作贯穿到现代化建设的各项工作中去。我们要深入实际,不尚空谈,把思想工作做深做细,有力地克服部队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使全军几百万指战员的革命积极性创造性,在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极大地迸发出来。
毛泽东同志创建我军政治工作的伟大业绩是前无古人的,毛泽东同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创造精神是千古不朽的。我们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八十五周年,就要在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很好地学习毛泽东同志的这种创造精神,用这种精神做好我们的政治工作,发展我们的政治工作,完成新的历史时期赋予政治工作的伟大任务。
(《解放军报》供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