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空军党委号召广大指战员为四个现代化勇猛攻关
赵大亭科研贡献突出获雷锋式干部称号
本报讯 空军党委最近向部队发出命令,批准在科研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的某研究所技术员赵大亭同志为雷锋式的干部。空军司令部党委也作出决定,给他荣记一等功,提前晋升一级,并召开干部大会,号召广大指战员学习赵大亭同志为“四个现代化”勇猛攻关的革命精神。
今年年初,赵大亭和他的战友,接受了一项紧急的战备科研任务。如果采用国内沿用的老方法进行设计,不仅周期长,需用元件多,而且达不到高性能的指标要求。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国外提出的先进方法,赵大亭只是听说过,国内有的单位试验过,没有成功。为了高速度高质量地完成科研任务,赵大亭和他的战友们决定采用国外的先进方法。赵大亭说:党和人民需要我们出力,战备工作需要我们出成果,再大的困难也要上!
他日夜翻阅资料,到处请教学习。他星期天不休息,连春节休假也在老师家里求教。从接受任务到完成任务的五个多月里,赵大亭的体重减轻了三十多斤。
在党组织和同志们的支持下,赵大亭应用先进的最优化理论和计算机辅助,一次设计成功的这套战备急需的科研设备,现在已试制出样机,经在部队试用,性能良好,引起了军内外专家们的极大兴趣和重视。


第1版()
专栏:

贯彻落实新时期总任务 积极抓好十项准备工作
石油部工作中心转上四化轨道
打破林彪、“四人帮”设置的精神枷锁,解放思想,是加快石油工业发展步伐的重要保证
据新华社北京十二月二十一日电 本社记者于有海报道:从五届人大以来,石油工业部努力贯彻落实新时期的总任务,为把工作中心转到四个现代化上来作了积极的准备。
石油部是揭批“四人帮”运动搞得比较好的一个单位,到今年初就取得了运动的重大胜利:与“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活动有牵连的人和事已经查清,需要说清楚问题的人绝大多数说清了自己的问题并得到解脱,冤案、错案、假案基本上都进行了平反昭雪,重大的路线是非基本上清楚了。在贯彻五届人大精神时,部领导分析了这种情况,决定除了对少数人继续进行专案审查和从思想上、理论上深入批判林彪、“四人帮”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外,要迅速行动起来,为把工作的中心逐步转到四个现代化上来做好准备。他们在抓这一准备工作方面,主要做了以下十项工作:
第一,把思想认识统一到四个现代化上来
部领导组织干部、群众学习党的十一大和五届人大文件,使大家懂得在本世纪内把我国建设成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是毛主席和周总理的遗愿,是全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为了把人们的思想认识真正统一到四个现代化上来,他们帮助大家解决“两个认清”:一是认清实现四个现代化的重大意义,即认清只有这样,我们的国家才能摆脱落后、挨打的地位,人民生活才能提高,社会主义制度才能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加强;二是认清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有利条件,即认清国内人心思治、人心思上的大好形势和有利的国际环境,抓紧时机大干快上。许多干部、群众都说:我们的一切言行都要服从四个现代化这个大局,要千方百计地使我们的社会主义祖国尽快地强盛起来。
第二,选好新长征的带头人
从今年四月份到八月份,石油部在筹建部党组和司局领导班子时,有一个很明确的指导思想,干部路线要为党在新时期的总路线服务。他们选拔参加领导班子的同志,大都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经过考验,在长期的生产斗争、科学实验中经过锻炼,德才兼备、又红又专的干部。这些人都是石油工业的内行,其中还有不少是技术专家。四名专家做了副部长。在十六个业务司局的五十八名领导干部中,技术人员有二十三人,技术人员担任一、二把手的司局有九个。部和司局的领导同志精通业务,他们中大部分又是身强力壮的中年干部,群众满意地称他们是“新长征的带头人”。
第三,把大目标落实到当前的工作上
石油部门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奋斗,就是要响应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的号召,在本世纪内创建十来个“大庆油田”。朝着这个宏伟的目标,部领导规划出在一九八○年、一九八五年、一九九五年几个阶段先后要完成的生产任务,又根据一九八○年以前的任务具体安排了当前的工作。他们在制定今年的生产计划时,从各油田的实际情况出发,分别提出“上台阶”——产量逐月提高的指标,使人们明白做好当前的工作就是为四个现代化添砖加瓦。现在许多钻井队安排生产的时候,也是这样做的。他们说:我们钻井生产也要按计划正点运行,决不能让四个现代化的列车在我们这里晚点!
第四,使思想来一个大解放
石油部门经历过三次思想大解放,这就是在一九五八年、大庆石油会战和粉碎“四人帮”以后。石油工业的各项方针、政策和管理制度、管理方法都是在实践中产生和完善起来的。石油部总结了这些经验,强调要打破林彪、“四人帮”设置的精神枷锁,解放思想,认为这是充分发动群众、加快石油工业发展步伐的重要保证。为此,他们按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引导干部、群众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肯定文化大革命以来那些经过实践检验证明是正确的东西,清除那些经过实践检验证明是错误的东西,一切从有利于实现四个现代化出发。为了进一步调动各方面的积极因素,部领导还采取各种形式,广开言路,发扬民主,发动职工群众就生产建设和其他一些工作“横挑鼻子竖挑眼”,群策群力地完成各项任务。
第五,领导的主要力量放在抓生产上
在石油部,部长亲自抓生产,十名副部长中有八名分管生产和科技工作,其余两名除了负责人事教育、政治工作以外,也都兼管一定的生产工作。他们平时按照各自的分工抓生产建设,还规定每星期五的白天举行研究生产的会议,晚上召开各油田或炼油厂负责人参加的电话会,检查、部署生产。他们在部长领导下设立了以总调度司为中心的生产指挥系统,整个石油系统就象一部完好的机器一样正常地、有节奏地运转。
第六,进行现代化试点
为了取得搞现代化的经验,部里根据国务院领导同志的指示,从今年四月起在大庆搞试点。试点工作的目的,是促使大庆从七个方面创造新水平:石油勘探的新水平,钻井速度的新水平,采油和油田集输的新水平,石油化工的新水平,科学技术的新水平,农林牧副渔生产的新水平,企业管理的新水平。半年多来,大庆在这些方面都做了一些工作,一些生产岗位开始采用自动化装置,基本建设正在运用现代化的施工方法,有的单位“小而全”的体制正在逐步为专业化分工所代替,按经济规律办事和技术革新活动都取得了新的成果。
第七,领导带头学习科学技术
石油部领导和司局长从今年三月二十日起,除了自学以外,每星期一晚上上两个小时的技术课,直到现在。凡是没有出差的部局领导,到了上课时间,不论工作多忙,都能按时坚持听讲。有的同志星期一晚上要开会,他们也照常坚持先上课,下课后再开会。在七、八个月的时间里,部长和司局长们请技术人员当老师,总共上了二十七课,先后学习了钻井、采油、测井技术和石油地质、电子计算机以及我国一些油气田的地质构造、资源预测等专门的科学知识。
第八,大胆引进国外先进技术
凡是国外先进的石油技术,他们都虚心学习,凡是有利于加快我国石油工业发展速度的先进设备,他们都争取引进一些。今年以来,他们先后派出五十一批人到十五个国家进行技术考察,并且每次都要组织出国的同志认真写出总结报告,给大家讲见闻,谈感受,帮助大家开阔眼界,取人之长,补己之短。部里的同志还主动和来访的外国专家进行技术交流,同石油工业比较先进的国家接触,与这些国家的厂商和科技界人士谈判引进技术以及联合开发、勘探我石油资源的问题。石油部今年从国外引进的先进设备比去年增加了一倍多。在这同时,出口的原油和其他石油产品质量符合合同要求,出口量比去年同期增长四分之一左右。
第九,深入第一线指挥
石油部领导同志认为,搞四个现代化,干部必须有一个深入实际、联系群众的好作风。他们以身作则,发扬部长亲临第一线的优良传统,带领大批干部奔赴油田、炼油厂等生产单位蹲点调查和指导工作。平时,有三位副部长分别在大庆油田、华北油田、胜利油田兼任领导职务,其他部长、副部长除留在机关主持日常工作外,也都深入第一线办公,面对面地进行领导,解决问题。为了推动工业学大庆运动,搞好明年的生产准备工作,石油部从十月下旬开始,又有百分之八十的部党组成员、百分之五十的司局长和大批处以下干部分赴各生产单位。
第十,把政治挂帅挂到生产上
拨乱反正,清除“四人帮”在政治工作中假左真右的影响,是石油部贯彻落实新时期总任务的一个重要方面。他们提出,实现四个现代化是我们党和国家在新的历史时期最大的政治,政治工作必须围绕着生产建设和技术革命进行,并促进生产建设和技术革命。为此,他们带领广大群众深入批判林彪、“四人帮”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同时,坚持各级政工干部都要由懂得生产的人担任,他们要参加研究生产的会议,要在生产过程中进行工作,保证生产任务的完成,并且要用生产和其他业务工作的成绩来检验政治工作的成果。
(附图片)
大庆油田采油一部中一队团支部带领广大青年努力学习和掌握现代科学技术,做加快实现油田现代化的突击队。
新华社记者摄


第1版()
专栏:

戈壁滩上女英雄
——记冶金战线的女劳动英雄俞浣贞
出席全国冶金战线群英大会的代表中,有一位来自戈壁滩上的女汽车司机。她只用了四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就完成了今年全年的矿岩运输任务。运输吨位、节约汽油、车辆保养和单车成本等项指标,都名列全矿第一。
她就是被这次大会命名为劳动英雄的新疆雅满苏铁矿女司机俞浣贞。
俞浣贞是一位上海姑娘。一九六六年她从上海来到新疆后,开始时开的是四吨的解放牌自卸车。一九七五年,周总理在四届人大向全国人民发出了要在本世纪内把我国建设成为现代化强国的伟大号召,俞浣贞请求领导上让她上山开大汽车,并且立刻把两个孩子送到上海,请婆婆抚养。因为男驾驶员总感到女同志麻烦事多,不愿意同她搭班开一辆车,领导上只好安排她的爱人余忠华同她合开一辆车。
一九七五年年初俞浣贞上山后,每天早出车,晚收车,很快就把几十名男驾驶员甩在后面,夺得了冠军。这件事震动了全矿。从此,他们夫妇俩开的十九号车一直在全矿名列前茅。
今年一月,俞浣贞在北京参加全国冶金工业学大庆会议,听到今年钢产量要达到三千万吨的消息,立即给她爱人写了一封信,要余忠华抓紧维护好车子,做好大干的准备。当时俞浣贞身体不好,医生要她休息十五天,但她一天也没休息,急如星火地赶回矿山。一到矿上,她就向爱人提出两个人干三班的建议。从一月下旬开始到九月中旬全矿提前完成全年国家计划,他们俩一共多干了一百八十五个班,为国家多拉矿岩近四万吨。在那紧张的日日夜夜里,他俩每天就是在采场交接班时见面。交接班时,先交接公事,后交接私事。同志们开玩笑说:“你俩就象天上的太阳和月亮,总是碰不到一起啊!”
雅满苏铁矿在茫茫戈壁滩上。维语“雅满苏”是苦水的意思。这里滴水不见,一年大部分时间风沙漫卷,不见天日。冬天,气温降到零下三十多度,驾驶室里象座冰窟;夏季,驾驶室热到五、六十度,好似个蒸笼。夜里开车,常常要打瞌睡。俞浣贞为了赶走“瞌睡虫”,每次上夜班都装上一把硬蚕豆,瞌睡一来,就放一粒硬蚕豆在嘴里不停地嚼,嚼得两腮发痛,瞌睡就跑掉了。为了三千万吨钢,俞浣贞费了多少心思,流了多少汗水啊!
俞浣贞常说,“时间,万两黄金也买不来。每一分钟过去,就永远不会再来了。”她每天上车,分秒必争。她总是把车开到采场去等电铲司机。她上班抢拉两车,下班多拉几车。采场放炮时,抽空给汽车加油、维护,一切准备工作都在生产时间之外进行。同志们说:小俞把时间都挤出水来了。
有人问俞浣贞:你们夫妻俩已经四年没有看到孩子了,难道你不想他们吗?俞浣贞回答:我是个很喜欢孩子的人,我怎么不想念他们呢?可是,我要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尽快把祖国建设成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生活得更加美好、幸福。
新华社记者 张焕铭


第1版()
专栏:

抓纲治厂见成效 停产整顿气象新
武汉轻工业机械厂恢复生产
据新华社武汉电 武汉轻工业机械厂经过停产整顿,经轻工业部批准,于十二月六日恢复生产。
今年八月,由于这个厂产品质量低劣,轻工业部命令他们停产整顿。四个月来,这个厂在湖北省委、武汉市委和轻工业部的领导下,以揭批“四人帮”为纲,调整了领导班子,对企业的各项工作进行了全面整顿,突出的变化是,大大加强了技术基础工作,保证了重点产品的质量。如这个厂过去生产的缝纫机四立柱铸造流水线设备,粗制滥造,用户意见很大。停产期间,他们对图纸、工艺等不合理部分作了修改;与此同时,建立健全了规章制度,坚持按图纸作业,使零件合格率由停产整顿前的百分之三点七五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经过整顿,全厂使用的机床设备抽查合格率达到百分之九十四点三,其中精密、大型、稀有设备的合格率达到百分之百。热处理室已从铸造车间分出来单独成立工段,改变了以前无图纸、无工艺、无检验、自由处理的状况。全厂专职质量检验人员已经按国家的要求配齐,计量、化验工作得到加强。
最近轻工业部派出检查组对这个厂的整顿工作进行了检查验收,认为他们已基本具备了文明生产和正常生产的条件。


第1版()
专栏:

打开理论工作的广阔天地
本报特约评论员
什么叫理论?什么叫理论家?什么叫理论工作?这是革命导师,特别是毛泽东同志早就讲清楚了的问题。可是,若干年来,一些同志却把它逐渐遗忘了。林彪、“四人帮”一伙假马克思主义的骗子,更把这些问题搞得混乱不堪。因此,重温毛泽东同志的《整顿党的作风》等文章,弄清这些理论工作的ABC,或者说基本常识,是十分必要的。有的同志往往对基本道理或基本常识不太注意,甚至认为不值得多说。其实,有些同志恰恰是在一些普通常识上犯了错误。这一点,毛泽东同志对我们的教导是非常之多的。
真正的理论在世界上只有一种
毛泽东同志指出:“真正的理论在世界上只有一种,就是从客观实际抽出来又在客观实际中得到了证明的理论,没有任何别的东西可以称得起我们所讲的理论。”(《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775页)这种理论,是用科学的方法,对历史和现实的客观实际进行抽象概括而得出来的,它揭示了事物的本质,阐明了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因而它能在实践中经受检验,得到证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是这样的理论。只有这样的理论,才能为革命的政党和群众掌握,成为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精神武器,转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指引我们取得斗争的胜利和事业的成功。
粉碎“四人帮”以来,党中央制定的一些重要文件,中央领导同志的一些重要讲话和文章,以及报刊上发表的不少好文章,就是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为指导,紧密联系实际,阐明了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揭露了林彪、“四人帮”的反动本质,澄清了许多被他们搞乱了的是非,科学地解释了革命和建设中的许多实际问题,因而成为我们拨乱反正,抓纲治国的有力武器。
凡是违背从实际中来,再到实际中去经受检验这一根本原则的任何理论,都不是真正的理论。林彪、“四人帮”及其御用文人搞的那些谬论,例如什么“唯生产力论”,什么“全面专政”等等,既没有客观依据,又根本经不起实际的检验,纯粹是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瞎说。尽管这些东西有的曾被塞进党的文件,但千百万人的实践已经把它们推翻了。这一类的所谓理论,完全是假理论家凭空编造出来的,是为林彪、“四人帮”篡党夺权服务的阴谋理论。
对于任何一种理论,我们要看它是否来自实际,是否科学的抽象,能否指导革命实践。如果是这样的,或大体上是这样的,那就是科学的理论,或基本上是科学的理论。否则,即使是大块的文章,滔滔不绝的演说,厚厚的本本,即使是出之于大人物,出之于权威名家,也不是真正的理论。正如叶剑英同志指出的那样:“如果理论不能指导实际,不受实际检验,那算什么理论!决不能把理论同空谈、吹牛甚至撒谎混为一谈。”(《在中共中央党校开学典礼上的讲话》)有些人不加鉴别,把一些所谓权威人物的东西,盲目地当作科学理论来信奉,结果是受骗上当。这种历史教训是不应当忘记的。
有的人以为,只有那种空而又空,玄之又玄的长篇大论,才是真正的理论。这正是不懂得理论工作的ABC的表现。列宁说过,马克思的学说就是“由深刻的哲学世界观和丰富的历史知识阐明的经验总结”。(《列宁选集》第3卷第194页)离开了实践的理论是空洞的理论,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样的“理论”,是我们根本不需要的。真正的理论必须是对实践经验的科学总结。
那么,是不是任何具体工作的经验都是理论呢?也不能这样说。我们必须重视经验。但是,我们也不能把局部经验误认为普遍真理。真正的理论,应该是从社会实践中概括出来的规律性的东西,是具有普遍性和系统性的东西,是经得起千百万群众的实践检验的东西。
两种根本对立的理论工作
什么叫理论工作?毛泽东同志说:“马克思在实际斗争中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研究,概括了各种东西,得到的结论又拿到实际斗争中去加以证明,这样的工作就叫做理论工作。”(《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775页)就是说,根据斗争的需要,根据革命和建设的需要,对国内外、省内外、县内外的情况,对有关的历史和现实的情况,进行深入调查研究,详细地占有材料,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引出规律性的东西,得出科学的结论,用以指导实践,并在实践中不断经受检验,根据实践检验的结果,分别对原有的结论进行纠正、补充、丰富、发展。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工作。
与此相反,唯心主义的理论工作,是脱离和违反客观实际的。毛泽东同志说:“世界上只有唯心论和形而上学最省力,因为它可以由人们瞎说一气,不要根据客观实际,也不受客观实际检查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159页)林彪、陈伯达、“四人帮”一伙搞的理论工作,就是这种唯心主义理论工作的典型。他们的所谓理论不是从客观实际中引出来的,而是根据篡党夺权搞阴谋的需要编造出来的。他们的理论也不受客观实际的检验,而是看对篡党夺权有没有用,对他们帮派有没有利。他们表面上是“高举”,言必称马列,实际上是以上帝的名义讲牧师的话,用马克思主义作商标,贩卖“四人帮”的反动谬论。他们这一套卑鄙阴险的手段,曾经欺骗坑害了不少人。
另一方面,林彪、“四人帮”为了搞反革命的舆论一律,对于实事求是的理论工作,横加压制摧残。谁要是从客观实际出发,提出同他们稍有不同的观点,或不合他们心意的理论,就被视为大逆不道,帽子、棍子一齐飞来。许多革命的理论工作者被他们打成反动权威、修正主义分子。在他们的文化专制主义的淫威下,一些诚实的搞理论工作的人,只好远离实际,躲到现成的书本中去。他们不敢对新情况新问题进行调查研究,作出新的概括,得出新的结论,发展理论,只好把自己的任务缩小为搞词句的注释,搞现成观点的汇集。有些人由于中林彪、“四人帮”的“句句是真理”等一套谬论的毒太深,习惯性地照抄照搬,并以此衡量一切。谁要是从实际出发研究问题,他就说你越了轨。还有个别的人,摆出一副教师爷的架势,今天批评这个是否定文化大革命,明天指责那个是砍旗帜。他们还大言不惭地宣称,这是“维护”旗帜。其实,这种做法的本身,离毛泽东思想何止十万八千里!经过文化大革命和揭批
“四人帮”的伟大运动,特别是经过最近有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这一套货色已经没有什么市场了。这实在是激励我们理论工作者奋发有为的一件大好事。
还有一种情况是,有的人连本本也不翻,条条也没有多少,就是靠“摸精神”吃饭,靠小道消息做文章。这种人对实际斗争中存在的大量问题,视而不见;对广大群众的呼声,充耳不闻。他们热衷于探消息,摸精神,听到所谓权威人物的一句什么话,就奉为金科玉律,大作文章。这样的理论工作,是没有出息,没有前途,甚至是很危险的。人们对这样的同志有议论,有批评,这是可以理解的。这些同志应该深刻汲取教训。如果要说摸精神,那么,首先要弄清楚,最基本的精神在那里?最基本的精神就在革命导师的著作中,在广大群众中。你要知道精神,就老老实实地去钻研马列和毛泽东同志的著作,就迈开双脚到群众中去作调查研究。离开了这些而去摸什么精神,那必然是邪门歪道。
做敢于实事求是的理论工作者
多年来,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以来,各种各样的冒牌理论家都登台表演,鱼目混珠,欺骗了不少人,也影响了不少人。这种现象,虽然现在已受到批判,但一时还难以绝迹。因此,我们必须把什么是理论家这个问题搞清楚。毛泽东同志说:“我们所要的理论家是什么样的人呢?是要这样的理论家,他们能够依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正确地解释历史中和革命中所发生的实际问题,能够在中国的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种种问题上给予科学的解释,给予理论的说明。我们要的是这样的理论家。”(《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772页)搞阴谋理论的人,当然不能称为理论家,只能称为阴谋家。读书很多的人是否就是理论家呢?不错,理论家是要读很多书的。但是,如果光读书而不研究实际问题,那只能叫“读书家”、“背诵家”,用毛泽东同志的风趣的话来说,是“古董鉴赏家”,而不能称为理论家。如果读了几本书就自以为高明,以为别人什么都不懂,那就更为可笑。这是一种无实事求是之意,有哗众取宠之心的低级趣味。我们还是应当真正尊重实践论,应当在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研究实际问题上下功夫。
邓小平同志最近说:“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我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指导思想。”这句话指出了在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事业中理论工作的极端重要性,也指明了新时期理论工作的方向和根本任务。
实现四个现代化是一场伟大的革命。在向四个现代化的进军中,将要冒出来的新问题、新课题是非常之多的,需要我们去研究,去解决。新时期的历史必定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同四个现代化的具体实践日益结合的历史。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也只能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同四个现代化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本身,也必将在实现四个现代化的过程中得到发展和丰富。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立场、观点、方法,研究四个现代化实践中的各种新问题,逐步地克服盲目性,认识客观规律,到达四个现代化的自由王国,这就是历史新时期理论工作的总的方向和根本任务。因此,就要象斯大林讲的那样:“理论工作不仅必须赶上实际工作,而且要超过实际工作,武装我们的实际工作者去争取社会主义的胜利。”(《斯大林全集》第12卷第126页)这绝不是躺在马克思主义书本上,搞现成的条文和片言只语所能济事的。毫无疑问,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理是不能违背的,但是我们要有所前进,有所创造。马克思、恩格斯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学说,但社会主义在他们的伟大著作中还只是一种科学的预见,因为他们还没有这种实践。列宁、斯大林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学说,我们必须认真研究,但我们现在的工作已远远超出他们当年的实践。毛泽东同志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是我们必须遵循的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但是,我们不能要求毛泽东同志为我们写出社会主义建设的无所不包的百科全书。两年来,历史已翻过了新的一页。新的历史只能由我们自己来创造。同样,我们的后代又会遇到许多我们没有经历过的问题,我们也不可能为他们预先制造出无所不治、千古有效的灵丹圣药。
在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事业中,理论工作者任重道远,天地无比广阔。理论工作能否作出应有的成绩,关键就在能否实事求是。我们要尊重实践论,反对唯心论。一切主观世界的东西都要经受实践的检验。在理论工作中,我们不承认特权,也反对迷信盲从。要敢于接触实际,不要回避问题;要旗帜鲜明,不能含混不清。列宁说得好:“在革命时代对理论问题采取模棱两可或毫无原则的态度,就等于思想上的完全破产”。(《列宁全集》第8卷第287页)当然,坚持实事求是很不容易,除了要肯用气力,不怕艰苦,还要有勇气,有胆略。要敢于革盲目迷信、主观臆断的命。敢不敢实事求是,是有没有党性的问题,是对理论工作者的一个严峻考验。粉碎“四人帮”已两年多了,在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许多禁区都已突破,许多错误都已纠正。党中央为我们作出了实事求是、发扬民主的榜样,我们不能老是以“心有余悸”来原谅自己了。
华国锋同志讲过:“在如此生动丰富的中国革命实践和世界革命实践中,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作指导,全党重视,我们党的理论工作一定能够作出好的成绩。”对此,我们是充满信心的。理论界的同志们,让我们同心同德,努力奋斗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