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2月10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战地

在浪尖上
——给韩志雄以及他同代的青年朋友
艾青
一、“是韩志雄”我把你介绍给别人:“这是一个英雄。”你却笑着否认:“不是英雄,是韩志雄。”自封的“英雄”当然可耻,人民给的称号最光荣——你可以当之无愧的是“天安门事件”的英雄。豺狼张牙舞爪的时候居然敢上去拔毛,你在斗争中的勇敢可以引为一代人的骄傲!而你是清醒的象大风大浪中的一个岛;你在万里晴空下,宁静地注视着万顷波涛……二、这是什么战争好象不是战争,却都动用了刀枪,说的是“触及灵魂”,却造成了千万人的伤亡;“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百分之百的虚伪,彻头彻尾的欺骗;最残酷的迫害,最大胆的垄断,比宗教更荒唐,比谋杀更阴险;一边说:“文攻武卫”,一边说:“放火烧荒”,一边喊:“砸烂公检法”,一边煽动:“打砸抢”;念的是“限制资产阶级法权”,侵吞的是“抄家物资”;在“反复辟”的烟幕里进行疯狂的掠夺;理性被本能扼杀,用武断蛊惑人心;奸诈的耀武扬威,忠诚的受到诬陷;野心在黑夜发酵,情欲随权力增长;自私与狂妄赛跑,良心走进拍卖行;聪明的变狡猾,老实的变傻瓜;谣言通行无阻,真话倒要追查;不知以破坏为手段,还是以破坏为目的——好象是在玩魔术,好象是在演杂技;“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对右倾翻案风”,谁有威信打倒谁,跳梁小丑显神通;正义被绑着示众,真理被蒙上眼睛,连元帅也被陷害,总理也死而含冤。从十岁到二十岁,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韩志雄被大风大浪,送到了一九七六年。三、悲哀的日子敬爱的周总理和我们告别了——敌人没有想到会激起这么大的哀悼: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得到过这么多诗篇;历史上没有一个人得到过这么多花圈!花的山、花的海、诗的海、泪的海、无边浩淼的大海汹涌着人民的悲哀……多少的阴谋诡计,多少的造谣诽谤,多少的栽赃诬陷都无损于他的形象;他是一架大山——敌人难于逾越的屏障;他的崇高显出了敌人的卑鄙;他的光芒刺痛了敌人的心脏;敌人不准人民戴黑纱,敌人禁止人民送花圈!敌人揉碎了马蹄莲,敌人踩烂了君子兰;但是,远处的山,窗前的树,路边的清泉,都使人想起周总理;周总理象空气,象阳光,象水,好象很平凡,却谁也不能离开;总理是大家的,空气是大家的,太阳是大家的,土地是大家的。四、丙辰清明从来没有一个清明节,象丙辰的清明节流这么多的泪活着的时候越无私,人民的怀念也最永恒;韩志雄在天安门前一天一天的听朗诵诗篇——悲痛止不住泪水,愤怒把泪水烧干;千万首诗,千万个火炬,火炬又总燃火炬,照澈了初春的夜晚;为了维护真理,必须投入战斗——思想是旗帜,语言是子弹;韩志雄写的诗贴在纪念碑东面,象燃烧的火炬,象闪光的宝剑:“历史有纪念碑,历史有斩妖台,历史是裁判员,历史把人民的忠臣敬在纪念碑上——永远怀念!历史也将把人民的奸臣押上斩妖台——怒斩!…………历史哪容这团妖雾横行。人民将把这些乌鸦身上的孔雀毛拔去,撕开马列外衣。在纪念碑前,在人民的怒吼中无情地判决他们——一小撮民族的败类!历史永垂的纪念碑在地球上向着太空发出了雄壮浑厚的声音:‘倘若魔怪喷毒火自有擒妖打鬼人。’…………碑上总理显神灵唤来无数驱妖人。”听,韩志雄的诗,象响彻长空的雷声……五、我愿坐牢一千年!这个青年工人被捕了,地点是列宁像的下面,时间是清明节前两天——夜晚十二点。他被推进了牢监,马上被剥光了衣服,接着拳打脚踢之后,是蒙头盖脑的皮鞭!审问的不知是哪国人,铐上“紧铐”要他供认:“为什么悼念周总理?为什么拥护邓小平?”这儿有另外的“法律”把革命的打成“反革命”把爱国者当作“罪人”这儿执行的是“女皇”的命令;听,他们说的是什么语言:“这儿是专政机关镇压反革命的地方,从这儿出去?别痴心妄想!”韩志雄回答得多么坚硬:“我愿坐牢一千年!”他好象进入中世纪,等待的是“宗教裁判”!六、“天安门事件”人民的总理死了,为什么不让悼念?为什么撕掉诗文?为什么撤走花圈?为什么放出便衣,在群众中来回打转?谁指使走狗喊反动口号,想把群众的愤怒扭转?是谁躲在阴暗的角落精心策划“天安门事件”——拷打一个十四岁的少年,逼他供认自己是“纵火犯”?是谁想在天安门前把“国会纵火案”重演?是谁把群众的革命行动污蔑为“匈牙利事件”?“天安门事件”是光明与黑暗、民主与专制、革命与反动的白刃战;“天安门事件”象乌云深处的闪电,照出了鬼魅的原形,画出了刽子手的嘴脸;“天安门事件”敲响了“四人帮”的丧钟,加速了“四人帮”的灭亡——把人民的眼睛擦亮;“天安门事件”是最辉煌的诗篇:是革命与反革命的分水岭;是中国历史的转折点!七、革命意志越烧越旺经过十一个月的黑夜,韩志雄重新见到太阳,即使身上有了创伤,革命的意志越烧越旺。为什么,伟大的祖国在推翻了三架大山之后会出现林彪、“四人帮”,至今还留下深刻的内伤?这些妖孽从何而来?滋长他们的是什么土壤?如今还活着的人怎么不应该想一想?斗争远没有结束,要把眼睛擦得更亮——要用科学代替迷信,冲出一切精神牢房!不容许再受蒙蔽了,不应该再被欺骗了,我们要的是真理,我们要的是太阳!不依靠神明的怜悯,不等待上帝的恩赐,人民要保卫民主权利,因为民主是革命的武器。一切政策必须落实,一切冤案必须昭雪,即使已经长眠地下的,也要恢复他们的名誉!八、你勇敢的飞翔吧如今,年轻的司机开着一辆推土机,正在加大油门,清除长期积累的垃圾——清除一切障碍物——封建的、法西斯的、宗教迷信的、腐朽的,为四个现代化腾出基地!韩志雄经受了烈火的锻炼,经受了十二级台风的考验,是属于毛泽东时代的青年,是政治风暴浪尖上的海燕!“为人类的幸福而斗争”这是他的光辉的誓言——韩志雄,勇敢的飞翔吧,看,华主席在向你召唤。要是有人问:“文化大革命有什么成果?”这就是最明显的一件:中国出现了新的一代青年。
〔原载《诗刊》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号〕


第6版()
专栏:战地

·《战地》征文·
丙辰清明纪事
伟大的“四五”运动,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我国政治生活中的重大革命行动。它以鲜明的战斗旗帜,磅礴的革命气势,史无前例的巨大规模,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人民,只有人民,才能决定中国的命运,才是创造历史、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在这场轰轰烈烈的人民革命运动中,千百万群众表现了很高的政治觉悟和斗争艺术。这个伟大的革命行动,将以辉煌的篇章载入千秋史册。
但是,在“四人帮”及其心腹、党羽控制舆论的时候,有关“四五”运动的真实面貌,没有也不可能公之于众。只有在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为天安门事件彻底平反的今天,它的真相才能大白于天下。为了更充分地反映这一场全国规模的伟大革命运动,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下真实的斗争纪录,使它更好地发挥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战斗作用,我们特举办《丙辰清明纪事》征文,热烈欢迎全国广大读者
(包括港澳同胞、海外华侨)予以支持。
一、征文内容:真实地记载一九七六年丙辰清明节前后,在首都天安门广场,在上海、南京、杭州、郑州、武汉、重庆、贵阳以及全国其他地区人民群众坚决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沉痛悼念周总理、愤怒讨伐“四人帮”的波澜壮阔的革命运动。从一滴水看大海,从一个侧面反映这场斗争的面貌。每篇稿件,不要求全面、详尽,但一定要真实、具体。不是道听途说,而是自己亲身经历的所见、所闻、所感。
二、征文体裁:以散文和报告文学为主,包括通讯、速写、随笔、小品、日记、书信等形式。长短不拘,但希望不要太长。
三、应征稿件,请在稿末注明真实姓名、单位和通讯地址,信封上注明“征文”字样,寄到人民日报《战地》编辑组。稿件一律不退,请自留底稿。
四、本报将从一九七九年一月起在《战地》副刊和《战地》增刊上陆续选登部分征文稿,由人民日报出版社汇编成书出版发行。
五、为了使征文工作做得更好,我们请下列同志担任征文评选顾问:
茅 盾(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主席)
巴 金(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刘白羽(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部长)
贺敬之(文化部副部长)
宋侃夫(全国总工会副主席)
胡德华(共青团中央委员会书记)
李宝光(全国妇联副主席)
沙 汀(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
李 季(《人民文学》主编)
冯 牧(《文艺报》主编)
童怀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汉语教研室)
《战地》编辑组


第6版()
专栏:战地

一字之差
耿世怀
在某市第二次科学大会开幕式上,某书记在热烈的掌声中从容不迫地走上讲台,习惯地从右边衣袋里掏出一份讲稿,待掌声一落,就大声宣读起来:“各位代表,我市第二次科学大会今天闭幕了……”
台下的“各位代表”一下怔住了,随后爆发出一阵大笑。
某书记这才“哦”了一声,又从左边衣袋里掏出一份讲稿,清清嗓子又高声读起来:“各位代表,我市第二次科学大会今天开幕了……”


第6版()
专栏:

局长改诗
刘莹
文教局长毅然宣布:今后本县作者的一切文艺作品,他都要过目,亲自把关,以免出纰漏。
小赵写了一首反映农田水利建设的诗,呈请局长审阅,其中有这样一句:“铁臂银锨伏龙王。”局长在这一句下划了一道粗粗的红杠,批示道:
“虚假——手臂怎么能是铁的?浪费——铁锨怎么能用银制?迷信——世界上那里有龙王?”
他把这句改为:“肉臂铁锨挖河沟”。


第6版()
专栏:

鄂温克人和驯鹿
朝襄
在大兴安岭森林里鄂温克人的猎庄周围,人们常常会看到一群群长着犄角的、健壮活泼的动物,在密林和岩石间追逐嬉戏,咀嚼苔藓,那是鄂温克人饲养的驯鹿。
驯鹿,鄂温克语称“道吉”。它的头角象鹿,趾蹄象牛,两耳象马,躯体象驴,所以俗名“四不象”。驯鹿系野生动物,后来,被鄂温克人逮捕回部落围栏喂养起来,年复一年,变成了鄂温克人的“家畜”。驯鹿喜食苔藓。雪花纷飞的隆冬,驯鹿能扒开一米深的积雪吃苔藓。除苔藓外,蘑菇和浆果也是驯鹿的佳肴。
驯鹿头脑愚钝,性情温和,体轻蹄阔,惯于在密林、易陷的沼泽地和深深的雪地里长途跋涉,负重可达百斤,是鄂温克人运输猎物的好工具,深为鄂温克人珍视和喜爱。鄂温克人常常喜欢这样称颂党的好领导:“共产党好!毛主席好!我们的驯鹿成群。”
解放前,鄂温克人的驯鹿常常死于肺结核病,数量逐渐减少。解放后,国家帮助鄂温克人发展驯鹿,派兽医治疗驯鹿的肺结核病,瘦骨嶙峋的驯鹿,变得膘满肉肥,繁殖迅速。
去年仲夏,一些森林资源调查队和地质队开进森林,调查森林资源,探测地下矿藏。
“华主席号召抓纲治国,我们鄂温克人也要出力!”
鄂温克人出动全部驯鹿,热情地为森林资源调查队和地质队搬运帐篷、仪器和行李,熙熙攘攘,浩浩荡荡,打破了原始森林的寂静。
冰化雪消,细雨霏霏,易陷的泥淖和沼泽,大小汽车开不动,马匹寸步难行,森林资源调查队和地质队的粮食供应发生困难。鄂温克人牵着一串串驯鹿,迎着料峭的寒风,把粮食送到客人的营地。鄂温克妇女用煮沸的驯鹿乳和烧烤的驯鹿肉,招待过往的队员。
驯鹿的高大茸角,宛如珊瑚枝一样美丽。鹿科动物中,一般雄鹿有犄角而好斗,温和的雌鹿则无犄角。惟独驯鹿例外,雌雄都长有茸角。从前,鄂温克人虽然晓得饲养和役使驯鹿,却不知道它的茸角的用途。现在化验证明,驯鹿茸的药用价值很高,可以和鹿茸媲美。知道这个消息后,鄂温克人奔走相告:“驯鹿茸角是宝贝!”鄂温克人欢欢喜喜切割驯鹿茸,踊跃向国家交售。驯鹿又为人类增添了一项贡献。


第6版()
专栏:文艺新书

《解放区短篇小说选》
《解放区短篇小说选》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本书选辑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来到建国之前陕甘宁、晋察冀等各个老解放区四十六位作家的五十篇作品。它们组成了一幅伟大时代的画图,把我们带到那难忘的岁月。这些短篇小说,从不同方面,不同角度生动而深刻地反映了当年解放区军民改天换地的革命风貌。在我国无产阶级文艺史上,第一次这样明确和集中地描绘了以工农兵为主人公的人物形象,表达了紧密配合现实斗争的主题思想,概括了革命人民为创建新中国所经历的光辉里程。作品充满强烈的时代气氛和浓郁的生活气息,洋溢着亲切感人的战斗激情,具有群众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中国气派。这是我国老一辈的革命文艺工作者,在《讲话》指引下,深入基层,与工农兵相结合,努力表现新的人物、新的世界所取得的可喜成果。
今天,它们仍然是我们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和艺术创作借鉴的珍贵教材。
这部选集的出版,也是对林彪、“四人帮”的揭露和批判。现在我们能够重读这些作品,倍感亲切兴奋,更增强了对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热爱,激励我们深入揭批林彪、“四人帮”的斗志和决心。
任 文


第6版()
专栏:

瀚海新货〔木刻〕 胡有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