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谁是苏华等人违犯财经纪律的支持者?
河南省委副书记王维群带头违法乱纪
省委决定放手发动群众对他进行彻底揭发批判
中共中央通报河南省委严肃处理原驻马店地委第一书记苏华等人违犯财经纪律的严重事件之后,河南省委认真贯彻执行中央指示精神,以揭批“四人帮”为纲,结合“一批双打”,发动群众进行财经纪律大检查。据初步清查,各地区许多部门都有不同程度违犯财经纪律的问题。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河南省违犯财经纪律的问题如此普遍如此严重?谁是苏华等人违法乱纪的支持者、纵容者?参加省委三级干部会议的同志,在揭发批判中常用这样一句话:
“上梁不正下梁歪”。违犯财经纪律的“上梁”,就是省委主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王维群。
在“四人帮”横行时期,王维群推行林彪、
“四人帮”假左真右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鼓吹什么经济工作“需要就是计划,合理就是合法”等谬论,破坏国家计划,破坏财经制度,滥上计划外工程。当时有人指出“这样做不符合国家制度和规定。”王维群却气势汹汹地训斥:“都按制度办事还要你们干什么?”“要冲掉条条框框”,“破除清规戒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嘛”,等等。在他的错误思想指导下,截至一九七六年河南全省乱上地方建设项目一千一百多项,总投资达三十三亿六千多万元,使不少国家重点建设项目迟迟不能“上马”。特别是粉碎“四人帮”以后,党中央、华主席三令五申,强调要认真执行国家财经纪律,王维群置若罔闻,继续胡作非为。去年,全省又搞了计划外工程等五百七十七项,建筑面积八十二万九千多平方米,除侵占、挪用、挥霍国家资金外,还平调了农村社队大量的资金和土地。
由于王维群带头违犯财经纪律,一些地、县的负责人越来越有恃无恐,恣意侵占、挪用、挥霍救灾款物和国家资金,争盖楼堂馆所。有的挪用国家流动资金,擅自提高产品出售价格;有的侵占、挪用扶持穷队资金、救灾专款专物;有的私分小厂应纳的税款和所得的利润;有的侵占、挪用国家拨给的行政事业费、教育事业费、救灾医疗补助费;还有的电业部门,弄虚作假,克扣应该如数上缴的电力费等等,真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巩县县委某些负责人,仅截留国家税收和上缴利润等就多达五千三百多万元,如果用这些钱购买40—“东方红”拖拉机,全县二百八十个生产大队,每个队可武装二十台。可是,他们用这些钱修建高标准宾馆和办公大楼,非法购买小汽车四十三辆,仅请客送礼就花了二百七十多万元。县委主要负责人参加了一次广交会,挥霍浪费数千元,全部实报实销。就是这样一个违法乱纪的县,还被王维群树为“先进典型”在全省推广。一九七五年,王维群兼任驻马店地区救灾指挥长时,指使苏华等人,向国家多要救灾粮两亿多斤,这些粮都被苏华等人挪作它用。他还在一次救灾会议上说:“要乘机把县、社工业武装起来”。于是,驻马店地区各县、社干部四出求援,挪用大量的救灾款,盲目办工业。令人不能容忍的是,遭受特大洪水灾害的商水、项城、沈丘、西华等县,不顾灾民生活困苦,侵占、挪用大批救济粮、煤和木材去修建什么
“华尔街”,“规划区”,“书记院”。商水县县直机关投资一千六百多万元,建筑面积十八万五千多平方米,占耕地二千八百多亩。由于与民争钱、争材、争砖瓦,这四个县至今还有百分之五十左右的灾民住在茅草庵中。对这种违法乱纪的行为,不少干部和群众早有揭发和反映。河南省商业部门曾给王维群写过五次报告,强烈要求制止挪用商业流动资金的问题。王维群充耳不闻,熟视无睹,听任违犯财经纪律的坏人胡作非为,以致全省挤、占、摊派和截留税利、动用流动资金达九亿四千多万元;向社队摊派、挪用农贷、信用社资金款达六亿多元,给河南省经济工作造成极为严重的恶果,河南人民怨声载道。
王维群主持河南经济工作期间,大搞地方主义、分散主义,弄虚作假,欺骗中央,大量隐瞒列入国家计划的主要产品产量。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七四年至一九七六年,少报原煤五百三十多万吨;一九七二年至一九七六年,少报水泥一百七十多万吨,机床一万六千多台;一九七三年至一九七六年,少报各种拖拉机三万二千九百多台,汽车七百七十多辆。
中央领导同志曾经尖锐地批评河南是:财政上的分散主义,粮食上的资本主义,煤炭上的地方主义。王维群虽然也假惺惺地检讨了几句,但他并不改正错误,继续支持各级领导干部用公款请客送礼,拿国家的物资拉关系。王维群不只一次地胡说什么:“急需钢材、木材可以用手榴弹(酒)、二十响(香烟)去换”,“你们有香油,给人家抹抹嘴就解决问题嘛”,“河南有大肉吃,可以拿去换东西嘛”,“花小钱占大便宜”,等等。在王维群的鼓动下,一些地方和部门拿国家的香油、香烟、名酒以至自行车、电视机等请客送礼,走后门、拉关系,大搞以物易物。项城县某些负责人,在灾民仍住茅草庵的情况下,为了套购物资,近三年请客送礼的香烟就有十一万条,酒九万九千多斤,猪肉九万八千多斤,香油七万五千多斤,粮食二十八万多斤。不少县的领导干部还以“拉关系”、“换东西”为借口,假公济私,游山玩水,寻欢作乐,铺张浪费,在经济上带来重大损失,在政治上造成极坏影响,完全败坏了我党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和作风。
王维群身居高位,把持着河南省的经济大权,不仅支持和纵容了以苏华等人为代表的一些坏人违犯财经纪律,他本身就有严重的贪污受贿行为。开封生产的电视机,在郑州展览后送给王维群一部。安阳开关厂为了试制电冰箱,从北京买来一台样品。王维群催要试制品,让一个干部打电话说:“哪个厂先搞出成品,我就给那个厂批投资、批原材料。”这个厂的领导干部心领神会,把电冰箱上的“雪花牌”商标撬掉,换上本厂的“文峰塔牌”商标,然后专程送到王维群家中。这台电冰箱原价九百三十六元,王维群拖了很长时间才勉强付了二百五十元。王维群曾批给驻马店地区多台拖拉机和汽车,有关的单位就给王维群送去大量的香油、小麦、蚕豆、大蒜等农副产品。他还以“品尝”为名,接受伊川县送的“杜康”名酒七十四瓶,分文未付。王维群有礼就收,而且还无耻地主动索取。他在中牟县“抓点”期间,吃喝、送礼和索取的土特产品价值一千一百多元。一九七六年,他还带着老婆、孩子到这个县过所谓“革命化春节”,白吃白喝,一顿饭就花费一百多元。群众说:“这哪里是‘抓点’,明明是‘吃点、喝点,拿点’啊!”王维群还经常到省农科院白拿白吃各种农副产品,包括作科研用的名贵种鸡种蛋。而这些送礼的人多数受到王维群的重用、照顾和庇护。省农科院有个“五毒”俱全的新生资产阶级分子,民愤很大,由于给王维群送礼,被王维群提拔为农科院党的核心组副组长。
在王维群的影响下,害了不少干部,也害了自己的孩子。王维群的一个儿子是“双突”干部,他爬上郑州郊区十八里河公社党委副书记兼公社化肥厂党支部书记的职位之后,利用王维群的“关系”,跑遍了北京、上海等九个省市,套购和倒卖汽车、拖拉机、钢材、化肥等国家物资,从中牟取高利。仅据公社化肥厂有账可查的,就倒卖各种汽车二十四辆、三轮摩托车两辆、拖拉机十一台。这些东西,有的是公社使用一段时间以后,外加管理费高价出卖;有的原封没动,加价出售。为了招揽生意,他还采取了“买空卖空”的手法,仅从一九七七年三月至十月,预收各地的汇款十六万六千九百多元,请客送礼的开支有帐可查的就有二万六千多元。他多次带着老婆游览名胜,挥霍浪费,多报冒领。一九七七年一年中,就自开“白条”报销出差费七笔,共计二千多元。
最近,中共河南省委决定放手发动群众,揭发批判王维群的问题,彻底整顿财经纪律,肃清“四人帮”在财经工作中的流毒和影响。省委这一决定,得到了广大干部和群众的热烈拥护和赞扬,全省财经纪律大检查的群众运动正在深入开展中。
本报记者 林晰 石德连


第1版()
专栏:社论

严守党纪国法
我们的干部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们的法律是保护人民利益的。广大干部、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应当是遵守党纪国法的模范。但是,有些干部,包括少数高级干部,在林彪、“四人帮”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腐蚀影响下,凌驾于党和人民之上,横行于党纪国法之外,他们不是遵法守纪的模范,而成为违法乱纪的罪人。现在,中共河南省委决定发动群众揭发批判的省委副书记王维群,就是一个违法乱纪的典型。河南省委的决定,维护了党纪国法,大得人民群众的拥护。
我们的干部是受人民委托来管理国家的,人民群众给了我们权力,让我们代表他们,为他们服务,维护他们的利益。王维群是党的高级干部,他应当是严守党纪国法的模范,是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勤务员。可是,他掌管河南省的财政经济大权,却带头为非作歹,给党和人民造成严重的损失。王维群本身就有严重贪污受贿行为,他带坏了一批干部,也带坏了自己的儿子,使他们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王维群为什么能如此横行霸道、肆意侵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什么他长期违法乱纪而不能及时加以制裁?根本的原因,就是林彪、“四人帮”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没有得到彻底的清算。他们长期骑在人民头上,心目中没有党纪国法,完全无视人民的权利不可侵犯的原则。在林彪、“四人帮”严重破坏的情况下,不少干部受到腐蚀,犯了贪污盗窃、违法乱纪的错误。林彪、“四人帮”是最大的教唆犯,是罪魁祸首;不少受腐蚀而犯了错误的人,自己也是受害者,他们只要在揭批林彪、“四人帮”的斗争中,主动承认错误、适当赔偿损失,而且改过自新,努力做好工作,是会得到群众谅解的。对于象王维群这样严重违法而又累教不改的人,给以严肃处理,是十分必要的。只有这样,才能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法制。无产阶级的法律,是专政的重要工具,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的刀把子。没有这个刀把子,就会给敌人破坏社会主义法制留下方便之门和可乘之机。很清楚,如果我们不彻底批判和肃清林彪、“四人帮”的流毒,不大力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就不可能制止违法乱纪的行为。毛主席早就说过:“对于某些犯有重大错误的干部和党员,以及工农群众中的某些坏分子,必须进行批评和斗争”;“应当宣布,群众不但有权对他们放手批评,而且有权在必要时将他们撤职,或建议撤职,或建议开除党籍,直至将其中最坏的分子送交人民法庭审处。”(《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166—1167页)对王维群这样的坏人就是要按照上述原则依法审处。
把王维群的问题揭露出来是件大好事,这是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抓纲治国战略决策的胜利,也是揭批林彪、“四人帮”斗争继续深入的必然结果。林彪、“四人帮”继承地主资产阶级的衣钵,利用窃取的权力,大肆推行实际上是“刑不上大夫”的律条,大搞“刑不上帮,法不上派”,保护他们的帮派利益。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里,没有两种法律,只有一种法律,这个法律人人都要遵守。在这方面,我们的干部应起模范带头作用。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每个机关工作人员,不论职位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务员,而不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应该象普通群众一样,严格遵守宪法、法律、法令和规章制度,谁也没有特权可以违法而不受制裁。河南省人民在开展财经纪律大检查中,把王维群揪了出来,正说明了这一点。群众真正发动起来了,问题就会越揭越清楚。苏华等人的问题暴露之后,人们立即提出一个顺理成章的问题:谁是违法乱纪的支持者、纵容者?王维群这个庞然大物很快被人们揪出来,人民要审查批判他,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最近,华主席指出:“对于违反财经纪律、浪费国家资金的一切错误行为,不论其借口如何,都要坚决制止,必要时进行经济以至法律的制裁。”王维群的问题必须彻底清算,严肃处理,以平民愤,以正法纪。只有这样,才能狠狠打击坏人,促使一些犯了错误的干部从中吸取教训,放下包袱解脱出来。当然,在清查工作中,必然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阻力,需要我们进行大量的工作和坚决的斗争。我们一定要牢牢掌握斗争的大方向,通过“一批双打”,深挖林彪、“四人帮”的社会基础,打击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打击资本主义势力的猖狂进攻,巩固社会主义公有制,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在斗争中,一定要注意党的政策,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打击面要小,教育面要宽,要认真执行给出路的政策。对违犯财经纪律的问题,本着过去从宽、今后从严,一般干部从宽、领导干部从严,生产性建设从宽、非生产性建设和挥霍浪费从严的精神,区别对待,严肃处理。既要着重思想教育,又要严格执行纪律。有的人在揭批“四人帮”运动中仍然坚持错误、继续犯法,把中央的三令五申当耳边风,对这种现行罪犯必须从严处理。只有这样,才能分化、瓦解敌人,团结更多的人,把揭批林彪、“四人帮”的伟大斗争深入地开展起来。


第1版()
专栏:

访问泰国和马来西亚后
邓副总理抵新加坡访问
受到李光耀总理等的热烈欢迎
离开吉隆坡时侯赛因总理等前往机场欢送
新华社新加坡十一月十二日电 应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的邀请,邓小平副总理在访问了泰国和马来西亚之后,今天上午抵达这里,对新加坡共和国进行友好访问。
当邓副总理的专机在新加坡国际机场着陆后,他走出机舱时,李光耀总理和夫人,以及负责接待邓副总理的新加坡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王鼎昌在红地毯上热烈欢迎邓副总理。邓副总理是第一位访问新加坡的中国国家领导人。
邓副总理和夫人卓琳以及李光耀总理和夫人登上周围挂着两国国旗的一个台上,这时,军乐队演奏中国和新加坡两国国歌。接着,邓副总理在李光耀总理的陪同下检阅了仪仗队。
欢迎仪式结束以后,邓副总理以及黄华外长等随行人员被介绍给新加坡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吴庆瑞和外交部长拉贾拉南、其他内阁成员以及外交使团成员。欢迎的人群挤在机场大楼顶层上欢迎中国客人。接着,邓副总理及其一行在李光耀总理的陪同下,驱车离开机场前往新加坡市内的国宾馆,他们受到了站立在机场入口处和沿途群众的欢迎。
新华社新加坡十一月十二日电 邓小平副总理今天抵达新加坡,这是对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一九七六年访华的回访。邓副总理说,他在这里进行两天的访问期间,“双方将就两国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我们相信,领导人的互访,将有助于加深我们之间的相互了解,增进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
在新加坡机场散发的书面讲话中,邓副总理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李光耀总理以及新加坡政府和人民给予他的热烈欢迎表示衷心的感谢。
邓副总理说,中新两国人民之间有着悠久的友好接触。他指出,“新加坡独立以来,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友好的。一九七六年李光耀总理访华为中新两国友好关系的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邓副总理最后转达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新加坡政府和新加坡人民亲切的问候和良好的祝愿,并祝中新两国的友好关系不断发展,祝中新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万古长青。
新华社吉隆坡十一月十二日电 邓小平副总理今天上午在起程前往新加坡共和国进行为期两天的友好访问时,向聚集在吉隆坡机场候机室的一百米长廊上的马来西亚欢送人群挥手告别。
在专机的舷梯前,邓小平副总理握着侯赛因总理的手说:“非常感谢阁下、马来西亚政府和人民对我们的热情接待。在北京再见。”马来西亚总理说:“接待您,我们感到莫大的荣幸和愉快。”
这里的观察家指出,邓副总理对马来西亚的访问虽然是短暂的,但是访问非常成功和富有成果,因为这次访问加深和增进了两国和两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友好关系。
今天,吉隆坡沐浴在早晨温暖的阳光下。邓副总理在侯赛因总理陪同下驱车前往苏邦国际机场。沿途电灯柱上悬挂着的中马两国国旗迎风招展。
邓副总理到达机场后,走在一百米长的红地毯上,向马来西亚副总理马哈蒂尔、上议院议长翁毓麟、下议院议长赛义德·纳西尔、内阁部长等以及外交使团的成员告别。
在装饰着中国和马来西亚两国国旗的机场上举行了热烈的欢送仪式。邓副总理和夫人卓琳在侯赛因总理和夫人娜汀·苏哈伊拉的陪同下登上致敬台时,军乐队演奏了中国和马来西亚国歌。接着,仪仗队队长请邓副总理检阅仪仗队。然后,军乐队再次奏两国国歌,欢送仪式到此结束。
邓副总理和夫人卓琳在马来西亚总理侯赛因和夫人、外交部长里陶丁、劳工和人力部长何文翰和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叶成章的陪同下走向飞机的舷梯旁时,两国领导人再次相互祝贺和握手告别。
当邓副总理登上飞机舱口时,鸣礼炮十七响。邓副总理满面笑容,向机场上的欢送群众挥手告别。
中国外交部长黄华和夫人何理良、国务院办公室副主任李力殷等同机离开马来西亚前往新加坡。(附图片)
邓小平副总理抵新加坡进行友好访问,在机场上受到李光耀总理的热烈欢迎。
新华社记者 张桂玉 摄(传真照片)


第1版()
专栏:

李光耀总理欢宴邓副总理
双方共赞两国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友谊和了解不断发展
新华社新加坡十一月十二日电 新加坡共和国总理李光耀今天表示确信,邓小平副总理对新加坡的访问将增进新中两国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友谊和了解。
李光耀总理是今天晚上在他和夫人柯玉珠为邓小平副总理和夫人卓琳举行的欢迎宴会上说这番话的。
宴会在富丽堂皇的伊斯塔纳宫(总统和总理的官邸)举行。
当邓副总理和夫人卓琳从他们下榻的政府国宾馆 ——伊斯塔纳别墅来到伊斯塔纳宫大厦的时候,李光耀总理和夫人在门口迎接他们。
李光耀总理在宴会上讲话,对中国客人表示热烈欢迎。他说:“阁下是在亚洲历史上的重要时刻前来访问的。”他还说:“许多人正在重新研究以前从未怀疑过的看法,特别是鉴于最近三年来在原先的印度支那国家之间以及它们和它们的邻国之间未曾预料到的一些发展。”
他说:“我欢迎你前来访问,欢迎有机会同阁下讨论我们共同关心和感兴趣的问题。”
李光耀总理说:“新加坡人民知道中华民族的才能。我们祝愿中国在迅速实现工业化方面取得成功。一个拥有近十亿人口的繁荣与和平的国家对亚洲,对全世界来说是一件影响重大的事情。同这样一个中国合作是合乎需要的,实际上是不可抗拒的。”
邓小平副总理在讲话中称赞勤劳勇敢的新加坡人民,在李光耀总理的领导下,在发展国民经济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
他指出:“在国际事务中,新加坡奉行不结盟政策,坚持同各国人民友好相处,坚持东盟提出的东南亚和平、自由、中立区的主张,积极加强同发展中国家的团结和经济合作,注意同发达国家发展经济贸易关系。”
邓副总理说:“我们衷心祝愿你们在前进的道路上不断取得新的成就。”
邓副总理谈到了中新两国人民传统的友谊,谈到了近几年来两国之间在经济、贸易、文化和体育等方面往来的可喜的发展。他指出,一九七六年五月,李光耀总理访问中国,“为中新两国友好关系的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我们相信,通过两国领导人的互访,我们两国的友好关系和两国人民的深厚情谊将会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宴会后,接着在伊斯塔纳宫大厦前面的草坪上举行了文艺演出。在美好的月光下,两国领导人并肩观看了新加坡艺术家们通常在节日期间演出的中国狮子舞。此外,还表演了马来舞蹈,印度民间舞蹈以及反映新加坡各民族团结、和睦的当地民族鼓乐。
文艺演出将近午夜结束。
参加宴会的有:中国外交部长黄华和夫人何理良、国务院办公室副主任李力殷。
参加宴会的还有:新加坡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吴庆瑞、外交部长拉贾拉南、卫生部长杜进才、财政部长韩瑞生、交通部长王鼎昌,以及新加坡其他高级官员、国会议员、著名教育家和商业界人士。


第1版()
专栏:

邓副总理郑重声明中国永远不称霸
重申我反对任何国家在任何地区谋求霸权
新华社新加坡十一月十二日电 邓小平副总理今天在这里重申,“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反对任何国家在世界任何地区谋求霸权,同时一再郑重声明,中国现在不称霸,将来强盛起来也永远不称霸,永远不做侵略、干涉、控制、威胁、颠覆其他国家的超级大国。”
他强调说:“这是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生前给我们制定的基本国策。”
邓小平副总理今晚在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为他举行的欢迎宴会上指出:“中新两国人民都是热爱和平的人民。我们都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来建设我们各自的国家。我们一贯主张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同社会制度不同的国家建立和发展友好合作关系。”
他强调说:“中国政府一贯坚持大小国家一律平等,坚持反对大国欺侮小国,强国凌辱弱国。国际形势的发展越来越证明霸权主义是世界不安宁的根源,严重地威胁着全世界、包括东南亚地区的和平与安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