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0月5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金日成主席在朝鲜全国教育工作者大会上发表讲话
必须发挥知识分子作用和提高教育质量
新华社平壤十月二日电 金日成主席在朝鲜全国教育工作者大会上谈到知识分子的作用,并强调提高教育质量。他说:工人阶级的党要建设新社会就必须有知识分子参加。
据朝鲜《劳动新闻》报道,这个大会于九月二十九日到十月一日在平壤举行。金日成主席在大会上发表讲话时还说:朝鲜劳动党非常珍视科学家、教育家等劳动知识分子。
金日成主席在谈到朝鲜教育事业的成就时说:解放前,朝鲜没有一所大学,每个道只有一两所中学。现在每个里都有高等中学,全国有一百几十所大学。受免费教育的学生达八百六十万名,超过全国人口的半数。
金日成主席提出了贯彻教育提纲的任务和方法。他说,首先必须进一步提高教育的质量。为了提高教育质量,就要提高教员的水平。各级党组织要加强对师范大学的指导,注意培养教员和保育员。同时要加强在职教员的培养工作,通过函授教育体系,使所有的教员都能得到进步。学校要充实实验设备和搞好实习基地。在自然科学教育中要使学生更多地进行实践活动,在社会科学教育中要经常组织辩论会和讨论会,开展生动活泼的宣传活动。
他说,在提高教育质量方面的另一重要问题是让学生掌握现代科学技术。为此,所有大学生都要加强外语学习,在大学期间要掌握一种以上的外国语。
他说,在引进先进技术方面必须根据朝鲜国民经济的主体化、现代化和科学化的需要。
他说,要响应党的“全党、全民、全军都要学习”的号召,不论是教师还是学生或者工作人员,都要多学习,要彻底执行学习、学习、再学习的原则。
金日成主席指出,各级党委会、人民委员会、行政委员会要给学生提供学习条件,要使全体人民都有学习的机会,彻底实现全社会知识分子化。
金日成主席还提出要进一步加强党对教育工作的领导,要加强学校少年团和社会主义劳动青年同盟的工作。
朝鲜党政领导人、幼儿园、小学到大学的各级教育工作者和中央、地方的党政机关有关人员一万五千余人参加了大会。
大会传达了金日成主席有关社会主义教育提纲的著作。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党中央书记金焕在会上作了题为彻底贯彻金日成同志提出的《社会主义教育提纲》的报告。
新华社平壤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朝鲜全国的人民学校(即小学)的学生在今年夏天举行的期末考试中,有百分之九十二点二的学生获得优等和最优等的成绩。
据报道,平壤市万景台区顺和学校等二十三所学校的小学生全部获得了最优等。有四千三百五十五个班级获得最优等班级的荣誉。
报道说,各人民学校的教师为了提高教学质量,除努力提高自己政治思想和业务水平外,还编写了许多补充教材,同时加强了对学生的个别辅导。在教师的指导下,学生们的学习兴趣大为提高,努力掌握文化科学知识,人人争当优秀学生,学习成绩也随之得到提高。这次期末考试成绩同上学期期末相比,所有学生的平均成绩提高了一点一分(十分记分制),最优等的学生、班级以及学校的数字大幅度增加。


第6版()
专栏:

美共(马列)机关报《号角》周刊发表文章
古巴在苏联的“国际分工”中充当炮灰
新华社北京九月二十八日电 纽约消息:美国共产党(马列)机关报《号角》周刊最近刊登的一篇题为《古巴今日生活》的署名文章写道:“看来,古巴除了为富有的俄国人生产食糖以外,在苏联人喋喋不休地谈论的臭名昭著的‘国际分工’中的真正作用是为苏联在非洲打仗提供军队和士兵。”
文章作者作为旅游者访问了古巴,他介绍此行的见闻和观感说:在哈瓦那,“大多数俄国人都居住在以前在巴蒂斯塔政权统治时期富有的美国人住过的地方”。
“同古巴人民的生活相比,俄国人在哈瓦那过着一种享有特殊待遇的奢侈生活。他们在专门为外国人开设的商店里购买东西,那里卖衣服、电气装置和食品。……有人严密地看守着这些商店,并完全禁止古巴人入内。”
文章作者引用一位古巴青年的话说:“我辛辛苦苦地工作”,“但是,才挣一百五十比索。在我们国家,有许多东西脱销。但是,俄国人可以买到他们想买的东西。这是不对的!”
作者写道:“苏联对古巴的愈来愈紧的统治到处可见。一位经济教授对我说,最近,古巴修改了宪法,现在它同苏联的宪法更相似了。”根据新宪法,工厂的领导人拥有巨大的权利。“这些人受俄国‘顾问’支配,因为苏联是古巴经济的主要投资者。”
文章作者写道,他在古巴耳闻目睹的一些情况给他留下俄国人在古巴经济中起着重要作用的印象。“首先,他们使古巴变成了一个附属国,欠苏联五十亿美元债务,并使这个岛国‘加入了’由苏联领导和对苏联有利的国际经济组织经互会。但是,苏联的这种大力援助和许多顾问的到来,并没有使古巴经济多样化。它仍然是依靠食糖收成,就象在美国统治时候一样。食糖占古巴出口的百分之八十五,其中大部分食糖是向苏联出口。”
文章作者说:“我所交谈过的绝大部分人现在至少有几个朋友或亲属在非洲。人们对我说,原先的服兵役期限只是一年。但是,现在已经延长到两年。”“有一个人对我说,‘在安哥拉,我们出了我们能出的东西,即军队。我们没有指挥军队的资格。这是苏联的事,而我们所起的作用是出兵’。但是,现在有许多人开始对这种做法提出质问,一位妇女对我说,‘俄国是一个富国。古巴是一个穷国。苏联出兵更方便’。我发现许多青年没上战场,尽管所有的男青年都有服兵役的义务。象在越南战争时一样,失业的青年工人最终是当炮灰,而那些出身尊贵的人躲避服兵役。”
文章作者写道:“许多古巴人听信了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其他领导人的‘其国际主义义务是去非洲打仗’的宣传。为了增强这种信念,政府企图隐瞒事实。
“例如,我发现许多人认为在非洲的战斗已经结束。我还发现很少有人知道在埃塞俄比亚有一万六千名古巴士兵和他们参与对厄立特里亚的袭击。”
文章作者说:“尽管在人民中间存在着一定的不满情绪,但是,他们的指责还没有发展成严肃而有组织的运动。”
文章作者最后指出:“但是,如果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古巴人民无疑将组织起来,象在一九五九年的革命中推翻美帝国主义者那样推翻苏联帝国主义者。”


第6版()
专栏:

许多国家代表在联大一般性辩论中发言
要求加强团结合作 反对超级大国干涉
新华社联合国电 在联合国大会的一般性辩论中,许多国家代表要求加强团结与合作,反对大国对各个地区和国家内部事务的干涉。
苏丹总统尼迈里以非洲统一组织主席的身份发言。他说,今年七月在喀土穆召开的第十五届非洲统一组织最高会议“表明我们有责任维护我们曾坚决收回的主权和杜绝外国的干涉”,强调非洲国家有“不可动摇的决心,抗击威胁我们国家、人民和我们大陆的任何危险”。他指出,“非洲统一组织过去一年来的经历证明,非洲作出了认真和不懈的努力,以显示非洲大陆在没有外来干涉和压力的情况下,解决非洲问题的能力。”
毛里求斯总理拉姆古兰在发言中指出,对非洲的外来干涉值得注意。他强调,“虽然在非洲的严重冲突是发生在非洲国家之间,但是外部大国肯定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非洲“某些外部大国的扩张主义”“是明显的”。外来干涉威胁非洲和平与安全。他说,“我们曾不断要求大国对它们在我们这个地区扩大军事势力进行控制。”
冰岛外交部长格伦达尔谴责超级大国在全世界海洋上的对抗。他指出,“在海军、商业、船运、渔业和科学研究各个领域中的大规模的、日益扩大的竞赛,都是为了军事目的”。
法国外交部长德居兰戈指出,世界局势是不稳定的。今年非洲遭受了新的折磨,许多新独立的非洲国家被卷进并非它们自己引起的和危及本国利益的冲突中。刚果的沙巴省连续两年经受了外来分子的血腥入侵,非洲之角的动荡局势也是很明显的。他强调,应当由非洲国家解决它们自己的争端。不能容许那些把非洲当做争夺场所的外来势力侵犯非洲国家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外交部长根舍代表欧洲共同体发言说,尊重各国的独立和平等在今天的世界上是最重要的。他强调,“任何国家无论多么强有力,都不能扭转历史的车轮。”根舍说,欧洲共同体准备接纳希腊、葡萄牙、西班牙和其他欧洲国家加入这个组织。他还指出,欧洲共同体根据洛美协定同非洲、加勒比和太平洋国家以及东南亚联盟国家建立了密切合作关系。他说,欧洲共同体九国欢迎同中国签订贸易协定,并希望不断扩大双方经济关系。
日本外务大臣园田直在发言中也表示要同发展中国家加强经济往来。


第6版()
专栏:

葛罗米柯徒劳的压力
东民
在本届联合国大会上,九月二十六日苏联外长葛罗米柯在发言中指责日本的政策中“流露出值得警惕的倾向”,要日本在与苏联建立良好关系方面“采取适当的行动”。在此之前,九月二十五日,葛罗米柯在同日本外相园田直的会谈中,重弹攻击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滥调,并且要日本用“认真采纳苏联所建议的苏日睦邻合作条约”,来表明日本“真的要推进”同苏联的关系。葛罗米柯对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无理攻击和把苏联提出的“睦邻合作条约”强加给日本的企图,暴露了苏联大国霸权主义的嘴脸,遭到了日本方面的有力驳斥。
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园田外相在会谈中要葛罗米柯“好好读一读”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的内容,指出这个条约是“为了亚洲的和平和繁荣而拟定的”。园田外相对苏联单方面公布苏联提出的所谓睦邻条约草案表示甚为遗憾,并且指出,日本一贯主张应该先解决“包括尚未解决的问题在内的和约”,然后才谈得上考虑睦邻条约的问题。日本驻联合国大使安倍,二十七日也在联大发言,驳斥了葛罗米柯对日本的攻击。
葛罗米柯对日本的攻击,是苏联在阻挠破坏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订遭到失败以后,妄图继续对日本施加压力,迫使日本屈从于苏联强权外交而采取的一个露骨的行动。
一年多来,苏联一直对日本实行“高压外交”。它拒绝承认苏联占领日本北方四岛是日苏间尚未解决的问题,竭力打击日本北洋渔业,加紧对日本进行军事威胁,竭力破坏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谈判,并大肆攻击日本政府的自主外交政策。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胜利签订,使苏联离间中日关系的阴谋宣告破产,对它在亚洲推行霸权主义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在这种情况下,苏联妄图用又拉又压的两手政策,再次诱迫日本同它签订“睦邻合作条约”。
苏联口口声声要同日本“睦邻合作”,难道苏联真想解决日苏之间存在的包括北方领土问题在内的尚未解决的问题,同日本签订苏日和约吗?苏联的一贯态度是既要缔结“睦邻合作条约”,又要签订经济贸易协定,至于领土问题,是从来不许提及的。日本不少有识之士更深刻地指出,苏联是“企图在‘睦邻’‘合作’的幌子下永久占领北方领土”,进而把日本作为“苏联霸权主义在东方的屏障”,“成为亚安体系的一环”。
为了诱迫日本上苏联的圈套,苏联采取了软硬兼施的手段。九月十九日,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接见日本海外文化交流协会会长松前重义的时候,故作姿态地说什么苏联“任何时候都准备高兴地接受日方的各种建议”;还说什么只要提出关于“睦邻合作条约”的“日方对案,不拘内容、名称,都准备同意进行谈判”;并且表示任何时候都可以就苏联提出的日苏长期经济合作协定进行谈判。
但是就在柯西金作出这种所谓“低姿态”的时候,苏联却在日本周围、特别是北方四岛进行强大的军事部署,对日本进行露骨的恫吓和威胁。日本舆论指出,苏联的“东进战略”,其目的是在不归还北方领土的情况下,“把连结萨哈林(库页岛)、千岛、堪察加半岛的东北太平洋海域,作为通向太平洋的门户兼作战基地,从侧面来遏制日美间的大回旋海空航路交通网”。它们指出,苏联远东军队“对日本的军事威压已是家常便饭”,每年都有数百艘军舰出入于宗谷、津轻、对马等海峡,苏联的军舰、飞机侵犯日本的领海、领空日甚一日,在日本周围进行的军事演习“每年都有四十至八十次之多”,日本的北方领土已成为苏联侵略扩张的基地。
据日本报纸最近揭露,远东苏军目前已展开一系列的极其频繁的活动:新配备了一个由四个师左右兵力组成的“萨哈林军”;在择捉岛周围设置六处海面禁区,以供进行导弹和实弹射击训练之用。苏联正在日本北方领土的国后、择捉两岛上建设大型基地,并大幅度地增强地面兵力,在择捉岛的天宁有飞机场以及苏联空军的战斗机部队两个中队、配备了地面战斗用的重型装备,已派进了一个团乃至三千人左右的地面部队;在色丹岛配备有十几艘警备艇,建了机场,随时都可进行部署。据日本报纸报道,苏联塔斯社曾狂妄地说:“第二条西伯利亚铁路建成以后,如果青函隧道完成了,北海道就成了非常有效的中转基地”。日本舆论惊呼:“苏联的大规模兵力已经扩张到几乎一瞬间就可以对我国实行突然袭击的地方”,日本“已处于‘如剑在颈’一般的境地”。
透过苏联放出的重重烟雾,撕去它所谓“睦邻合作”的层层面纱,苏联霸权主义的狰狞面目暴露无遗。日本报刊指出:“军事压力与政治压力并用,是苏联的故伎,首先表现了它霸权主义的真面目”,“所谓‘睦邻合作条约’,正是它讨价还价的商品,十足的挂羊头卖狗肉的货色”。葛罗米柯利用联合国讲坛对日本施加压力,看来是徒劳的。


第6版()
专栏:

葛罗米柯在联大发言为什么绝口不提朝鲜问题?
联合国人士的一种看法是:俄国人正在牺牲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利益来讨好朴正熙集团
新华社联合国十月二日电 本社记者夏兆龙报道:苏联外交部长葛罗米柯在本届联合国大会一般辩论中的发言绝口不谈朝鲜问题。
这对联合国总部的外交官和记者们震动很大,因为这是数十年来苏联代表在联大讲坛上的发言中第一次不提朝鲜问题。
一个南朝鲜驻联合国的记者在他的报道中喜出望外地说,和传统的作法相反,苏联代表自一九四五年以来第一次回避提到朝鲜问题。
苏联代表在发言中不提朝鲜问题引起了此间人士广泛的猜测,人们在走廊上和咖啡桌上活跃的谈话中,试图联系苏联最近在朝鲜半岛和整个亚洲的所作所为来弄清楚苏联不提这个问题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一种说法是,俄国人正在牺牲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利益来讨好朴正熙集团。莫斯科同汉城之间暗中勾搭的新发展使这种说法得到了支持。据报道,上个月,苏联异乎寻常地使它同南朝鲜政权的调情升了级。它第一次向南朝鲜政权的一名内阁成员和两名记者发了签证,并且在他们在苏联停留期间给予他们以“热情的接待”。同时,苏联报刊开始把朴正熙集团叫做“大韩民国”,而过去这样做是被禁止的。
在这种背景下,苏联在朝鲜问题上保持沉默是意味深长的。在联合国的一般辩论期间,当来自第三世界各国的代表一个接一个地重申它们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争取朝鲜自主和平统一的斗争,并且要求美国和朴正熙集团停止为了制造“两个朝鲜”而施展的各种阴谋诡计时,苏联在朝鲜问题上的这种沉默就显得格外突出了。人们不禁要问:苏联这个自命为第三世界国家“天然盟友”的国家究竟站在哪一边?葛罗米柯前几天在联合国的这间大会厅里吹嘘,苏联的“同情是在那些为了争取民族独立而战斗的人民一边的”,难道苏联在朝鲜问题上这种改变方向能够表明这一点吗?


第6版()
专栏:

黎巴嫩总统宣布将采取措施摆脱危机
据新华社贝鲁特十月三日电 黎巴嫩总统萨尔基斯十月二日下午发表告人民书,宣布他打算在至多不超过十天的时间内实施一项新的安全计划和组织新的政府,以消除阿拉伯威慑部队和黎巴嫩阵线民兵之间的摩擦。
他说:“在这个地区的国际政治赌博的后果和这个地区存在的危机,使黎巴嫩身受其害。”
他指出,黎巴嫩的“安全情况的恶化已经超出了一切限度。许多地区的公民一直在,而且现在仍然遭到不分青红皂白的杀害,他们的财产被肆意摧毁,这使人耽心黎巴嫩结构的主要支柱可能被毁掉。”他说:某些集团“经常挑动阿拉伯威慑部队”,这些集团的所作所为,“引起了全面的暴力反应”,使许多无辜人民倒了霉。
他在文告中说,为了黎巴嫩公民和阿拉伯威慑部队的安全,决定:在至多不超过十天的时间内实施一项能消除摩擦的新的安全计划,并且“由黎巴嫩各主要政治力量组成一个新政府,其主要任务是处理我国当前的危机,特别是从政治上以及从国内的、阿拉伯的和国际的各个方面来处理,并寻求切实的解决办法来拯救这个国家。”


第6版()
专栏:

美国特使艾瑟顿结束中东北非之行
据新华社北京十月四日电 据外国通讯社报道,美国特使艾瑟顿结束了中东北非之行,于十月三日离开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前往欧洲访问。从九月二十四日以来,艾瑟顿先后访问了科威特、伊朗、土耳其、约旦、以色列、埃及、突尼斯和摩洛哥。艾瑟顿这次出访的主要目的,是向上述中东和北非国家通报有关戴维营协议情况以及万斯出访中东的结果。


第6版()
专栏:

侯赛因国王访问海湾五国
新华社北京十月四日电 约旦国王侯赛因结束了海湾五国之行,十月三日回到首都安曼。
侯赛因国王于九月三十日到十月三日先后访问了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巴林、卡塔尔和阿曼。他分别同这些国家的领导人进行了会谈,讨论了阿拉伯地区当前的形势和约旦同这些国家的双边关系问题。
据约旦通讯社报道,侯赛因国王还向这五国领导人介绍了约旦对最近举行的戴维营会议的协议的立场,同他们讨论了阿拉伯团结的问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