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0月5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铁道兵前无险阻
——南疆铁路建设工地巡礼
从新疆吐鲁番到库尔勒全长四百七十四公里的南疆铁路,正在加紧建设中。担负这条铁路建设任务的铁道兵部队,征服“火洲”,凿穿冰山,大战流沙河,克服了施工中的无数艰难险阻,创造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征 服 “火 洲”
南疆铁路从吐鲁番一起步,就要穿过一百多公里的戈壁滩。这里是著名的吐鲁番盆地,素有“火洲”之称。我国古代神话小说《西游记》写到玄奘赴天竺取经路过此地时,多亏孙悟空借来巴蕉扇把火扇灭,才过了火焰山。神话传说虽然有些过分渲染,但火焰山,即克孜里塔克山,却真象一堆熊熊烈焰燃烧在盆地之中。我们来访时正是夏天,热风扑来,俨若熏烤,地表温度高达摄氏六、七十度,如果把鸡蛋埋进沙里就会被烫熟。
在戈壁“火洲”修筑铁路,铁道兵战士们究竟付出了多少汗水,人们是无法计量的,只知道每人每天要喝十多公斤水,施工头三个月,体重平均下降五公斤。面对这艰苦的环境,战士们毫无畏惧,他们用充满战斗豪情的诗句表达自己的决心:
炎热酷暑我不怕,
敢与悟空争高下;
“火洲”深处摆战场,
定叫铁龙早飞跨。
某部十六连的战士在戈壁滩上担负爆破任务。他们首先要在作业点上凿出一米宽十几米深的炮洞,人在里面施工就象钻在大烟筒里,又闷又热。一个烈日当空的中午,战士们正在洞里作业,突然一股热浪扑来,灌进洞里,人们连气都喘不过来。有的战士干着干着就昏倒了,其余的人一个接一个争着下去顶替。他们就是这样,顶烈日,冒酷暑,用一个多月时间,凿出三十六个炮洞,圆满完成了任务。
在“火洲”筑路,对机械兵也是个严峻的考验。我们看到驾驶推土机的战士,从早到晚汗流浃背地开着机械穿行在风沙尘土之中,一个工班下来,只能看清两只转动的眼珠,而分辨不出是谁。炎热的气候,给汽车兵带来的困难更大。夏天,汽车在戈壁滩上行驶,跑不到半个小时水箱就开锅。在内地遇到这种情况,只要找个树荫地方歇一歇,或是打桶冷水掺到水箱里,问题就解决了。可是,在这茫茫戈壁“火洲”,跑上半天也见不到一棵树、一滴水,汽车水箱开锅成了司机最头痛的事。一次,司机黎庆福开着汽车为施工连队运送材料,汽车行驶到戈壁滩,火辣辣的太阳烤得驾驶室象个“蒸笼”,热得人嘴唇干裂,嗓子冒烟。出发前,他预备了两提壶凉开水,但他一滴也不舍得喝。不多时,汽车上水温表的指针到了一百度,黎庆福立即停下车,把凉开水掺进水箱,水温下降到七十度,汽车又顺利开动了。当他按时把材料送到工地时,鼻孔流血,嗓子已经干渴得说不出话来。
铁道兵战士们就这样征服了“火洲”,在戈壁滩上铺筑了一百多公里的钢铁大道,实现了南疆铁路线首战告捷。
凿穿冰山
穿过酷热的“火洲”,汽车沿着崎岖的山路爬行三个多小时,就到了南疆铁路的最高点奎先达坂。六月天,迎接我们的却是一场暴风雪,只见漫天雪花飞舞,一片银白世界。在这里,指战员们凿穿沉睡千年的冰山,正在修建一座长达十二里的“地下长廊”——奎先隧道。
我们走进“地下长廊”,宛若进入闹市。灯火通明的隧道里,人来车往,机声隆隆,一派繁忙景象。正在打整体道床的战士兴奋地告诉我们,这是我国目前最长的四座隧道之一。
开凿这座隧道遇到的困难是难以胜数的。施工刚开始,就遇到了永冻层。钻头打进以后,摩擦热把冰溶化,流出来一些石粉浆,由于天气奇寒,粉浆还没有流出炮眼,又冻成冰疙瘩,将钻头卡住。战士们在工地召开“诸葛亮”会,反复试验,才找到对策。他们把炮眼打得略微向下倾斜,便于石粉浆流出来;当炮眼打到预定的深度后,从风钻水孔加进热水,促使冰疙瘩溶化;趁这个机会,迅速拔出钻杆。就这样,指战员们的智慧终于征服了永冻层。
可是,隧道往前掘进不远,雪线以上的高空冷风一个劲地往里灌,把整个隧道冻成了“水晶宫”。千姿百态的冰笋倒悬在空中,通明透亮的“琉璃”冰砖鳞次栉比地嵌在两厢。尽管战士们在洞口做了挡风门,在洞内安装了“土暖气”,但隧道里仍然寒冷异常。风钻工打钻时,冻得双手麻木,但他们钻速不减,奋力向大山钻去。出碴的战士,推着斗车来回奔跑,眉毛、鬓角结满了冰凌,也没有人吐露半个“苦”字。
随着隧道的延伸和季节的变化,“水晶宫”又变成了“水帘洞”。工作面上,水漏如注,泥沙奔泻,成百上千股水柱汇集成地下长河。由于地下水压力大,新打成的炮眼,个个向外喷水,防潮炸药管一塞进去,立即就被水冲出来,很难引爆。为此,炮手们非常焦急。他们一次次试验,先拣水小的炮眼装药爆破,炸开一层岩石后,裂缝增多,四处喷水,炮眼里水的压力减小了,接着再放第二排炮、第三排炮。战士们用这种“蚕食战”,征服了“水帘洞”。
在这“地下长廊”里施工,困难何止是“水晶宫”、“水帘洞”,还碰到了断层、大塌方,更为艰难的要算“烟老虎”。当隧道延伸到二、三千米的山腹中,排烟越来越困难,里面整天烟雾腾腾。本来高原上空气就很稀薄,加之浓烈的硝烟毒气熏人,战士们在施工中常常发生昏倒现象。但是,指战员们个个是钢铁汉,向“烟老虎”展开了英勇的搏斗。一次,三排参加施工的二十六名战士,昏倒了二十一人,剩下的五名同志把战友们送出隧道后,又回到掌子面上坚持战斗,拿下了最后一排炮。
就这样,“地下长廊”的建设者们战胜了人们难以想象的困难,打通了这个南疆铁路线上的咽喉。
大战“流沙河”
南疆铁路线沿乌拉斯台沟几经迂回辗转,甩开了巍峨险峻的天山,进入了焉耆盆地。据记载,焉耆是唐朝阿耆尼国的都城,也是唐僧西游三十四国中的第一站。在它的正南面,开都河从西向东靠城流过。
开都河,古时称为“流沙河”。相传当年唐僧到西天取经路过此河时,艰难重重,巧得金龟把他背过去;回来时,又多亏神龙变作白马,才把他驮过河。我们来访时,虽是枯水季节,但几百米宽的河面仍然水急浪涌,流沙翻卷。在这充满神话传说的“流沙河”上,我们亲眼看到英雄战士们劈水建桥的动人情景。
指战员们脚踩波涛,垒土围堰,摆开了构筑桥墩的战斗。根据钻探资料,开都河河床地质复杂,细沙、砾石、胶泥,一层接一层,一百多米深还不见岩层和硬土。在打钻孔桩时,那些粘土层和可塑性钙质胶合物常常把钻头“咬”住,钻又钻不进,拔又拔不出,一个工班最多只能钻六十厘米。照此速度,全桥七十二个桩孔要钻到哪年哪月?干部战士们心急如焚。工程师庄义吉,为了改制出一种新的钻头,白天蹲在工地,捧着刚钻出的土样,摸着被打缺的钻头沉思着,晚上一进门就翻阅资料。他还到地方钻井队登门取经。在庄工程师和干部战士的共同努力下,新的钻头改制成功了。这喜讯鼓舞着每个建桥战士,他们甩开膀子大干苦干,工班钻孔进度一下子提高到十四、五米。
有一次,在使用新钻头钻孔的时候,钻头突然脱落,掉进钻孔里。不巧,钻头打捞器又在几天前损坏还未修好。要保住钻孔,唯一的办法只有派人潜入钻孔的泥浆里,用钢绳套住钻杆,然后再用卷扬机把它拖出来。战士牛福德抢先下到钻孔内。可是,因为泥浆浮力太大,他刚摸到钻杆,气就憋不住了,只好爬上来。这时,早已作好准备的二班长陈金波使出浑身劲,一个猛子扎下去。但当他用钢绳去套钻头时,只觉脑子“嗡”地一响,再也憋不住气了,一下被泥浆浮力推了上来。这样,一连五个人下潜都失败了。困难时刻,副指导员提着烧酒来到工地,给大家暖身,鼓励战士们奋勇捞出钻头。深夜十二点,气温下降到零度,不屈不挠的陈金波又赤腿光膀再次下到钻孔内。他冒着窒息的危险,顽强地在冰冷的泥浆中摸索寻找,终于用钢绳套住钻头。卷扬机把钻头吊起来了,工地上又发出突突的钻孔声。
在修建“流沙河”大桥的日日夜夜里,还有许多这样激动人心的场面。一天夜里,战士们正在紧张灌注桥台沉井盖板。突然,狂风大作,河水猛涨。七、八级大风卷着泥沙,掀波起浪,一个劲地朝桥台扑来,打得战士们眼睁不开,脚站不稳。但是,如果停工,一旦洪水继续上涨,灌进沉井,就要返工,影响工程进展,延误一个月工期。指战员们决心保住沉井,同狂风恶浪展开了顽强的搏斗。他们沙尘灌满了耳鼻,泥水打湿了衣服也全然不顾,连续奋战了整整一夜,终于把桥台盖板灌注好了。
如今,“流沙河”上一个个破水而出的桥墩,巍然耸立。当奔腾咆哮的洪水带着滚滚浊浪赶来的时候,战士们屹立在江心桥墩上,笑指蛟龙来迟了!
新华社通讯员


第4版()
专栏:

圆满结束对我国的正式友好访问
尼泊尔首相比斯塔离广州
新华社广州十月四日电 尼泊尔王国政府首相基尔提·尼迪·比斯塔和夫人圆满结束了对我国的正式友好访问,今天上午乘火车离开广州经深圳出境。
前往车站欢送的有:
广东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习仲勋、刘田夫,广东省革委会副主任、广州市革委会第一副主任梁湘,广东省革委会副主任梁威林;
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和夫人王珍,副司长刘君培,中国驻尼泊尔大使彭光伟和夫人才桂兰。
广州火车站上空飘扬着中、尼两国国旗。两千多名群众在车站欢送贵宾,祝贺比斯塔首相访问我国圆满成功。
尼泊尔驻中国大使雅杜·纳特·卡纳尔和夫人也到车站送行。


第4版()
专栏:

廖承志副委员长会见比利时友好人士
新华社北京十月四日电 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廖承志今天下午会见比利时友好人士昂托纳·阿拉男爵和夫人及玛特·胡斯曼夫人,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七十高龄的昂托纳·阿拉男爵和七十八高龄的玛特·胡斯曼夫人都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也是廖副委员长的老朋友。为了促进比中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他们曾多次访问我国,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今天会见的时候,廖副委员长对此向他们表示感谢。
对外友协副会长楚图南、常务理事朱子奇等会见时在座。(附图片)
廖承志副委员长会见比利时友好人士昂托纳·阿拉男爵和夫人及玛特·胡斯曼夫人。 新华社记者摄


第4版()
专栏:

卡瓦瓦团长举行告别宴会
据新华社北京十月四日电 坦桑尼亚革命党代表团团长、中央委员、中央负责党的事务的常务委员会主席、坦桑尼亚国防和国民服务部长卡瓦瓦,今天晚上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告别宴会。
中共中央委员、中联部副部长冯铉,应邀出席了宴会。
卡瓦瓦团长首先在宴会上讲话。他在谈到他同中国领导人举行的有益的会谈时说:“会谈充满了友谊和谅解。”他对这次成功的访问表示十分满意。
他在谈到维护坦中友谊时指出:“反对坦中友谊的敌人时刻在伺机破坏坦桑尼亚与中国、非洲与中国的友谊,甚至有些人怀有恶意,说什么中国对非洲的援助是别有用心的。坦桑尼亚亲眼看到了你们给我们的经济、交通、农业以及非洲大陆的解放以大量的援助,我们亲眼看到了中国对友好国家所提供的援助,完全是遵照毛泽东主席所制定的方针、政策进行的。在我们同中国的长期交往中,我们尚未看到中国干涉过我们的内政。”
卡瓦瓦团长说:“第三世界国家的力量在于团结,真诚的团结就是坚强的保障。”他说:“我们对中国支持非洲和不结盟国家团结的政策感到非常高兴。”
冯铉副部长在祝酒时说:“坦桑尼亚革命党代表团的这次访问,为中坦两国人民之间早已存在的友好关系作出了新的贡献,在中坦交往史上增添了新的篇章。”
他说:“我们两国都是发展中的国家,我们都需要有一个和平安定的环境。共同的革命和建设事业把我们联系在一起。让我们携起手来,为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新老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为被压迫民族的解放事业,为发展本国经济和文化,进行坚持不懈的斗争,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应邀出席宴会的还有中共中央和政府有关部门,以及工会、共青团、全国妇联、对外友协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李耀文、吴学谦、陈野苹、李贵、陈光、布克、浦通修、罗士高、邢亦民、陈宇、王照华、吴全衡。
坦桑尼亚驻中国大使卢辛德和夫人,坦桑尼亚革命党代表团成员,出席宴会作陪。
代表团是在今天上午乘专机从常州抵达北京的。


第4版()
专栏:

全国妇联欢宴日本妇女代表团
新华社北京十月四日电 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今晚举行宴会,欢迎由田中寿美子率领的日本妇女代表团。
全国妇联主席康克清在宴会上祝酒。她说,日本朋友是全国妇联恢复工作之后接待的第一个外国妇女代表团。中日两国妇女欢聚一堂,我们感到格外高兴。她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订是我们两国人民和妇女共同努力的结果,条约符合两国人民和妇女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共同愿望。
田中寿美子团长在祝酒时说,我们看到过去的老朋友和姐妹们又站在第一线领导中国妇女运动,看到年青的接班人在成长,看到了重建的中国妇联生气勃勃的新起点,这使我们十分高兴和激动。她说,日本妇女将同中国姐妹们携起手来,为世界妇女的解放而共同斗争。
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黄甘英、林丽韫,以及北京市各界妇女代表和知名人士出席了宴会。
日本妇女代表团是应全国妇联邀请于昨天到达北京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