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0月4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鸿雁迎着暴风雨飞翔
——记全国劳动模范、共产党员田凤林
一九六六年三月五日,首都北京的中南海,蓝天绿水,一派春光。这一天,我们敬爱的周总理接见了王进喜等六位全国劳模。面庞黑红、身体健壮的田凤林,坐在总理身边,心情格外激动。
“你是河北人,怎么到内蒙古去了?”总理微笑着问道。
“在旧社会被地主逼得呆不了,父亲领着我们全家逃荒要饭到了内蒙古。”田凤林回答说。
“河北的种子在内蒙古开花了。你要扎根边疆,继续革命呀!”总理风趣地鼓励田凤林。
周总理和劳模们交谈了一个多钟头,最后又一次握住田凤林的手,殷切地鼓励他:
“一朵红花不算春,万紫千红春满园。你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要把大家带起来。”
田凤林,原是呼和浩特市邮局的投递员,全国邮电战线上的劳动模范。内蒙古文艺团体曾根据他的先进事迹编演了一出大型歌剧:《鸿雁高飞》。
鸿雁果然高飞了!在浓云密雾里前进,在暴风骤雨中翱翔。
  一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田凤林和许多共产党员一样,决心在这场伟大的斗争中经受锻炼。可是,林彪、“四人帮”为了“改朝换代”,却大刮“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妖风,把斗争矛头指向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老干部、老党员、老工人、老劳模。田凤林被挂上了“工贼”的牌子,戴上了“黑劳模”的帽子,当作“走资派”大会批、小会斗。
田凤林和老干部们被关进了黑屋子。那些人强迫他们互相打耳光。共产党员田凤林的回答是:“共产党不打共产党,我的拳头是对付敌人的!”他看到这些跟随毛主席南征北战,在枪林弹雨中奋斗过来的老同志,遭受非人的折磨,实在心疼,便把家里人送来的细粮,和不晓得是谁悄悄送来的鸡蛋饼,全部送给老同志们吃,自己一直啃窝窝头。
田凤林被押送到“黑帮队”,去干打扫厕所一类的劳动。那些人把这看作是惩罚,要让他丢脸。田凤林却很高兴,他想的是:“又能为人民服务啦!”
田凤林又被打发去火车站装卸邮件。
一次,从北京开往包头的二四一次列车,预报晚点一小时。负责装卸邮件的转运组十二位同志利用这个间隙办事去了,留下田凤林值班。不料,列车提前二十多分钟进站了。打电话通知转运组的同志已经来不及。田凤林把刚要进嘴的窝窝头一放,就朝邮政车厢跑去。待卸的四百多件邮包中,一百斤重的有八十多件,五十斤以上的有一百六十多袋,田凤林头也不抬,一个邮件刚卸下去,又抓起另一个邮袋。他冒着零下三十度的严寒,把皮袄甩掉了,绒衣、衬衣也脱掉了,只穿一件背心干。在规定停车的十七分钟里,他终于在两位押运员的帮助下,把全部邮件卸完,又把外邮的八十多件邮袋装好。火车徐徐开动了,田凤林跳下火车,再也动弹不得。转运组的同志赶来时,只见田凤林躺在邮件堆上,汗水浸湿了的背心紧贴在身上,浑身在寒风里冒着热气。大家用皮大衣把他裹起来,搀扶到值班室。有人翻起他的背心,解开裤子一看,大家惊呆了:田凤林那经受长期折磨而脊椎断裂变形的腰上,还带着钢腰子,刚才不停地弯腰抢卸邮件,钢腰子上的两根窄竹片,把胯骨沟戳了两个洞。多么刚强的好同志啊,人们的眼睛湿润了。大家冒着替“黑帮”说好话的风险,你一句我一句,凑成一篇黑板报稿子,赞扬田凤林又防止了一次误接邮件的大事故,表示要学习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

一九七○年初夏,田凤林“解放”了。
但长期的摧残折磨,使田凤林病倒了,他一连几天发高烧。就在这时,传来了周总理关于全国乡邮要实现摩托化的指示,呼和浩特市邮局正计划筹办摩托车修配厂。田凤林穿起钢腰子,一步一晃地来到市邮局党委,一再恳求:“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
十三年风里雨里投递电报、书信的战斗生活,使田凤林深切体会到周总理对乡邮员关怀备至的深情。内蒙古草原千里,戈壁浩瀚,乡邮员每天骑马、骑骆驼、骑自行车,甚至步行送报送信,现在要安上钢铁翅膀啦!田凤林多么想为实现周总理的指示出一把力啊!
在上级党组织的支持下,田凤林带领二十多个投递员、分拣员、押运员,办起了一个小工厂,大家提出了“大干四十天,装制摩托车”的战斗口号。
听说要装配和制造摩托车,可乐坏了投递员。他们每天都要到小工厂跑几趟,问这问那,同时也招来了不少风言风语。有人说:“送信的想装摩托车,真是异想天开。”有的说:“四十天想造出摩托车,用纸糊也糊不出来。”还有的干脆说:“这是田凤林想出风头!”
田凤林斩钉截铁地说:“干!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一定要搞出个飞奔的‘铁马’,为周总理争气!”
大干四十天,田凤林没有回过一次家,也没有歇过一个班。白天,他跟甲班干;晚上,又跟乙班干,经常是一干一个通宵。到了吃饭时间,他也不去餐厅,让别人把饭捎回车间,蹲在车床旁,一边吃,一边想,一边算,车、钳、铆、电、焊,什么活都干。他不会就学,干什么就学什么,他对摩托车上的五百多个部件,一件件地掌握它的性能、规格和加工方法。
在第三十七天头上,一批摩托车就装配出来了,零件的自制率达到百分之七十。第一辆摩托车突突地开出厂时,大家心里乐开了花,田凤林想:我们自己搞成摩托车,要能让周总理看看,该有多好啊!
 三
一九七六年一月,我们敬爱的周总理逝世了!亿万人民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田凤林在家里设起灵堂,在周总理遗像四周挂上了黑纱。他把长期保存在玻璃罩里的一块手表拿出来,捧在手心里凝视着,眼泪止不住地流。这是周总理亲手交给他的啊!一九六六年春天,南京的手表工人试制成功紫金山牌手表,请总理试戴鉴定。周总理说:“请你们这些最有实践经验的人观察鉴定吧!”就把它送给了田凤林。如今,手表在嘀达嘀达走着,亲人周总理却已离开了我们。望着不停转动的表针,田凤林哽咽地说:“总理!我决不辜负您的期望,我要象这表针一样不停地向前进!”
然而,前进的道路是不平坦的。继周总理逝世之后,伟大领袖毛主席、朱德委员长与世长辞。“四人帮”发了疯似地乘机向无产阶级扑来。一些刚刚解放的老干部,又被重新说成是“走资派”、“翻案派”、“复辟派”,“唯生产力论”、“整顿就是复辟”的棍子挥舞得更加凶狂。这时,田凤林是自治区邮电机械厂党支部书记。眼前的这场斗争,不能不使他想起了一九七四年的战斗岁月。
他是一九七二年底来到机械厂的,这是个长期不出产品,年年赔钱的落后单位。他和工人们一起努力奋战,一年就扭亏为盈,破天荒地上缴八万元利润。不久,在批林批孔中,一股阴风刮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污蔑邮电机械厂是什么“唯生产力论”的典型,“田凤林是只埋头拉车的代表”,甚至说:“谁不知道什么叫复辟,请到邮电机械厂参观!”田凤林迎着逆流,和朝夕相处的工人们促膝交谈。他问:“我们大干社会主义,难道有罪?”工人们说:“抓革命促生产是毛主席的教导,没错!”有的说:“若是有人为这批斗你,我们陪你去!”田凤林越听越受鼓舞。他激昂地说:“不让干,偏干,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如今,风更紧,雨更急,田凤林也愈战愈勇。他冒着被打成“反革命”的危险,痛切地对工人们说:“批‘唯生产力论’的调子越来越高,生产越来越下降,象这样下去,社会主义哪一天才能建成?不整顿才会复辟呢!”在他诚恳的帮助下,批林批孔中第一个给他贴大字报的工人,变成了学习和生产的骨干,过去声称和他没有共同语言,迎面避开的人,同他站到一起,动员别人坚持抓革命,促生产。有了群众的支持,田凤林心明胆子更壮。上边发来小册子,强令工人批判“三株大毒草”,他把书全部扣下不发。有的同志问:“上边催得紧,是不是开个批判会应付一下?”他说:“我们是共产党员,相信真理,不信邪!”邮电机械厂干部、工人团结一致,生产一天也没有停,批“三株大毒草”的会一次也没有开。
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全国人民得解放。田凤林,这个无私无畏的共产党员,如鸟出牢笼,鱼归大海,把自己的全部心血都花在大干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上。人们看到,他每天穿着一件满身油污的工作服,走到哪,干到哪。一九七七年,他领导的内蒙古邮电机械厂全面超额完成国家各项生产计划,到今年七月十五日,又超额百分之六全面完成今年生产计划,工业总产值比去年全年翻了一番。最近,田凤林又一次出席了内蒙古自治区工业学大庆先代会。 (新华社稿,本报有删节)(附图片)
一九六六年三月五日,周总理接见全国工业交通战线先进人物代表时,和田凤林同志亲切握手。中间是王进喜同志。 新华社记者摄


第3版()
专栏:

看!产品质量不好带来的严重后果!
三个月前,我公司发生一起严重的撞车伤人事故,群众非常痛心。这起事故完全是产品质量不好引起的。
六月三十日,我公司青年司机吕纯刚同志驾驶一辆满载四十多名乘客的客车行驶着。在走到一个下坡的时候,只听得车辆底盘咔嚓一声响,刹车突然失去控制。客车顿时象脱缰的野马飞快地下滑,眼看一起恶性车祸就要发生。小吕沉着地握紧方向盘,大声喊道:“不要慌,大家都往车后窜。”并让乘务员喊话:“车辆失灵,闪开,让路!”客车顺山道放坡,越放越快,放到一千二百多米时,时速已达七十多公里。偏巧前面遇上同方向下坡的一辆货车,正超越路右侧一辆停着的汽车在路左侧行驶。这时整个路面被阻,客车无法通过。小吕当机立断打了一个左轮,使车子正面减少了冲力,从斜刺里撞上了货车的尾部,总算停了下来。两辆车共有十九人受伤,其中重伤四人。由于小吕有意识地用客车左前侧相撞,伤势最重。小吕的左腿严重挤伤,不得不从膝盖以下截肢,给二十五岁的小吕造成了很大痛苦。
这辆客车是用第一汽车制造厂生产的底盘改装的,交付使用刚半年。经检查鉴定,事故是由于中间轴轴管与花键轴焊接质量不好造成的。这真是一次血的教训。希望有关部门今后一定要重视提高产品质量,树立质量第一的思想,做到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
本溪运输公司青年司机 梁经绪


第3版()
专栏:

调查附记
接到梁经绪同志的信,我们立即派人去本溪运输公司调查。情况属实。
这辆客车的底盘是第一汽车制造厂一九七六年十一月份的产品,中间轴轴管与花键轴焊接根本不合格。花键轴周长约二百七十毫米,与轴管焊牢部分只有八十五毫米,有一百二十五毫米根本未焊。车辆行驶一定里程后,由于脱焊,打破储气筒,导致手、脚刹均失效,造成了这次严重的撞车事故。
在接到本溪运输公司的函件后,第一汽车制造厂感到事故严重,曾先后两次派人来本溪运输公司赔礼道歉,慰问伤员,赔偿事故造成的损失,并将脱焊的中间轴“背”了回去。这根中间轴是一九七六年十一月份的产品。他们在底盘分厂召开了现场会,分析了质量不好的原因,落实了保证质量的措施,坚决杜绝类似问题发生。最近,第一机械工业部就这起严重的质量事故发了文件,责令汽车厂严肃处理,并通报全国各有关重点企业。
本溪运输公司表扬了青年司机吕纯刚临危不惧的精神。小吕截肢后很乐观,说:“装上假肢后,我一定要求重返运输第一线,为社会主义多拉快跑,以实际行动报答党和人民的关怀。”
本报记者


第3版()
专栏:建议与要求

山区需要推土机
我们这个地方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是老根据地,曾经设立过区、县级领导机关。那时候,我党的工作人员一到这里就和我们一起住草棚、吃糠菜、抬担架、送公粮、打游击,互相间知疼知热,体贴入微。
这种关系不知怎的慢慢地冷了下来。特别是在“四人帮”横行时,有些领导人看到我们很厌烦,咋看咋不顺眼。他们要么不到山区来,来一次也是坐上小车兜个圈子,而且往往责备我们山里人干劲小,守旧摊子,不创业。山路上小车子颠两下,他们也要发脾气,说我们一点事也办不成,连条路也修不好。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修路有时连炸药、锤、钎也买不到。
他们老是说我们干劲不大贡献小,可是哪里知道我们的沉重负担呢?就以我们冉庄大队第一生产队为例,全队共有四十二户人家,一百六十九口人,只有三十七个劳力。就是这一点点劳力,还被大队专业队抽去四人,民办教员一人,放牧员六人,协议工四人。这些人吃粮全由生产队负担。除了四名协议工,其他人都从生产队分红。全生产队仅仅剩下有限的劳力,其中还包括四名老弱病残。就是这样,一九七七年还生产了九万六千多斤粮食,平均每个劳力生产七千三百多斤。从全国来说,尤其是从我国北方来说,这个贡献不算小了。
我们并不满足。为了尽快改变山区面貌,为国家作出更大贡献,几年来我们一直迫切要求买一台推土机,可是一直未买到。有的领导干部说平川是肥肉,山区是骨头,油水不大。可是也不能只要肥肉,不要骨头呀!
我们四个人都是七十左右的老贫农、老党员,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到合作化、公社化,都担任村里的干部,作出过一定的贡献。这几年大搞农田基本建设,我们挑土垫地,抬石打坝,毫不含糊。可是我们也想在晚年看到推土机搬山填沟,迅速改变山区面貌。山西灵丘县冉庄大队 侯元 侯成秀 王存义 秦祥瑞


第3版()
专栏:批评答复

不要强迫储蓄
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农村搞储蓄工作。过去群众见了我们很热情,对银行、信用社有什么意见、要求,都能坦率地说出来。他们生活上有困难,我们也按政策贷款帮助。谁家号了猪,分了现金,就动员他们把暂时不用的钱存入银行或信用社。存多少,多长时间,存定期、活期,全由储户选择。何时需要何时取。我们还做到存、取、放、收四上门。
由于坚持了“存款自愿,取款自由,存款有息,为储户保密”的政策,存款事业健康发展,筹集了大量的闲散资金,支援了国家建设。银行、信用社在人民群众中也有威信。贫下中农称我们是人民的小银行、社员的贴心人。然而,如今群众看见我们就躲开,甚至有的讽刺说:“又来逼债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就是因为党的储蓄存款政策被破坏。现在储蓄是层层向下分指标派任务。县分到公社,公社分到大队,大队分到生产队,生产队分到户,限期交款,硬性定期一年。在压力下,有的社员被迫卖猪羊卖口粮存款。有的队照顾群众的困难,卖掉集体的东西代社员存款,完成分派的任务。有的职工把自己在城镇储蓄的存款取出,转到农村,顶替家中的储蓄。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
对群众强迫命令,对银行工作干部也是压任务,完不成分配的任务数,就挨批评,说是思想“右倾保守”,“没工作能力”,弄得银行的干部左右为难,被迫紧跟“形势”。群众纷纷向公社、县委反映,强迫风有所收敛,但至今没肃清。
不少同志不止一次地向县行主要负责人提出意见。他们不理不睬,还说什么:“工作难免出点问题,那是下边生产队干的,我们没叫他们这样搞!”还说:“有的人给储蓄工作吹冷风,当绊脚石!”
济宁中心支行也大力提倡滕县的经验,在全地区县行行长、农金股长会议上说:“要学习滕县,继续挖潜,大搞存款。不要受这样那样的干扰!”我县行负责人得到上级行的赞扬后,沾沾自喜,一些错误作法变本加厉。
中国人民银行山东
滕县支行营业所
农金员
答复
接到人民银行总行转来滕县支行营业所农金员反映强迫储蓄问题的信件后,我们立即派人到滕县调查核实。
滕县确实有层层摊派任务、强迫存款的错误做法,影响很坏。中央三十七、四十二号文件下达后,他们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对过去发生的问题,县委承担了责任,济宁中心支行和滕县支行的领导也检查了过去工作中的错误,表示坚决纠正,保证今后再不发生类似问题。
对滕县支行的问题,过去我们省行没有及时发现制止,是有责任的。为了接受教训,我们已将总行转来《人民日报》读者的来信,报告省领导机关,建议批转各地,在贯彻中央三十七、四十二号文件中,进行思想教育,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储蓄存款政策,严防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中国人民银行
山东省分行


第3版()
专栏:读者来信

答复
接到人民银行总行转来滕县支行营业所农金员反映强迫储蓄问题的信件后,我们立即派人到滕县调查核实。
滕县确实有层层摊派任务、强迫存款的错误做法,影响很坏。中央三十七、四十二号文件下达后,他们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对过去发生的问题,县委承担了责任,济宁中心支行和滕县支行的领导也检查了过去工作中的错误,表示坚决纠正,保证今后再不发生类似问题。
对滕县支行的问题,过去我们省行没有及时发现制止,是有责任的。为了接受教训,我们已将总行转来《人民日报》读者的来信,报告省领导机关,建议批转各地,在贯彻中央三十七、四十二号文件中,进行思想教育,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储蓄存款政策,严防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中国人民银行
山东省分行


第3版()
专栏:编者的话

干净彻底消灭“四害牌”产品
我们经常收到广大读者对产品质量提出意见的来信,内容广泛,呼声强烈。这里发表的是情况比较严重的一封。看来,质量不合格的产品不仅是一堆废物,有些还可能成为“定时炸弹”,危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群众称这类产品为“四害牌”产品:一害党,二害国家,三害人民,四害工厂。尖锐而又深刻!
我们生产的产品,都是为实现四个现代化、为人民生活服务的。毛主席指示我们:“一切产品,不但求数量多,而且求质量好”。我们所要求的质量好,是百分之百的合格,百分之九十九都不行。有的同志认为,产品达到百分之九十九合格就不错了,剩下百分之一,关系不大。但从用户来说,买了你那百分之一的次品,就是百分之百地“倒了楣”。
为了提高服务质量,商业部门曾开展过“假如我是一个顾客”的活动。今天,我们大打提高产品质量的人民战争,在工厂、运输单位等一切有关部门工作的同志,也不妨想一想“假如我是一个用户”这个问题。我们到商店买东西,有时要请售货员同志拿两三个挑一挑。挑什么?就是看哪一个质量更好一些。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只要心里有了群众,时时处处为人民群众着想,就能够精益求精,不断提高产品质量。对于那些至今还把产量当作硬任务,把质量当作软任务的人,人们不禁要问:同志,你的群众观点,对国家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哪里去了?
第一汽车制造厂脱焊的中间轴是一九七六年十一月份的产品。当时,“四人帮”刚刚被粉碎,他们长期形成的流毒还严重影响着产品的质量。现在粉碎“四人帮”快两年了,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三令五申要把产品质量放在第一位,人民群众强烈要求进一步提高产品质量,为什么有的单位还是老样子或起色不大呢?“质量月”活动在全国开展起来了。我们一定要通过揭批“四人帮”的第三战役,肃清流毒,形成一个生产优质品光荣,出次品可耻,弄虚作假、滥竽充数有罪的社会风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