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0月4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华国锋主席会见
朱利叶斯·陈副总理
同巴布亚新几内亚贵宾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新华社北京十月三日电 中共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华国锋今天下午会见了巴布亚新几内亚副总理兼初级产业部长朱利叶斯·陈和夫人以及随同来访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其他贵宾。
华主席同朱利叶斯·陈副总理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对巴布亚新几内亚贵宾们前来我国访问表示热烈欢迎。
朱利叶斯·陈副总理转达了索马雷总理对华主席的亲切问候。
华主席也请朱利叶斯·陈副总理转达他对索马雷总理的良好祝愿。
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外交部副部长王海容,外经部副部长魏玉明,农林部副部长刘锡庚,参加了会见。(附图片)
华主席同朱利叶斯·陈副总理进行亲切交谈。
新华社记者摄


第1版()
专栏:

适应高速度发展煤炭工业的需要
煤炭部抓紧工人技术培训工作
本报讯 适应高速度发展煤炭工业的需要,煤炭部狠抓技术培训工作,恢复和建立一批技工学校,轮训技术工人,计划三年内轮训完现有使用综合机械化采煤设备的队伍。使用和即将使用综采设备的各局、矿领导干部和技术骨干第一期轮训班,已在北京正式开办。
我国煤炭系统原有三十多所技工学校,先后为煤炭工业培养了近五万名技术工人。由于林彪、“四人帮”的干扰破坏,学校停办了,教师改了行,设备被拆散,技术培训工作停顿了十年之久。
随着煤炭工业的发展,我国煤矿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特别是自一九七四年以来,一部分局矿采用综合机械化采煤设备。这种设备性能先进,技术复杂,由于技术培训跟不上,工人的技术水平适应不了现代化设备的需要,有些综采设备不能充分发挥作用。
今年四月,煤炭部在徐州召开了全国煤矿技工培训工作会议,确定加强对技术培训工作的领导;对采用综合机械化采煤设备的,坚持先培训,后上岗;组织各种在职的技术工人的轮训;恢复和建立一批技工学校。今年七月,又召开全国重点煤矿技术培训座谈会,检查培训规划落实情况,具体研究分配技校招生指标,分配技校建校投资,调整技工学校的建设规划,到一九八○年计划建成五十八所技工学校,可容纳四万学生;建立华北、东北、中南、华东等九个培训综采工人的基地。今年,除现有七所技工学校,将有二十九所新办技校校舍陆续开始施工。
目前大部分局、矿已经成立技术培训领导小组,一般都由分管这项工作的局、矿长担任组长。平顶山矿务局成立了培训处,其他单位都在劳动工资部门设置了专管机构和专职人员。对师资问题、教材问题也提出了解决的办法。
煤炭部把培训综采工作为技术培训的重点。凡是新上的综采设备,每一个队都按一百人培训,脱产学习半年,经过考验符合规定,这套设备才能投产。还计划今年培训在职技工的百分之二十到三十,使其达到本岗位应知应会的水平。
煤炭部技术培训工作,采取两条腿走路的方法,既培训技术工人的预备队伍,又采取各种形式轮训在职技工;既采取多种措施办好技工学校,又注意抓好技术讲座、技术表演、岗位练兵等活动,然后进行技术考核。


第1版()
专栏:短评

狠抓技术培训
建立一支能够掌握现代化生产技能的熟练工人队伍,是完成新时期总任务的重要保证。这个问题应该引起重视了。这些年来,由于林彪、“四人帮”的干扰破坏,在工矿企业中,工人技术水平大大下降。这是一些企业劳动效率不高、产品质量下降、设备和人身事故频繁、大量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使工人的技术水平能够适应四个现代化的要求,必须狠抓技术培训。
马克思说:“要改变一般的人的本性,使它获得一定劳动部门的技能和技巧,成为发达的和专门的劳动力,就要有一定的教育或训练”(《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195页)。我们看到,在资本主义国家一些著名企业,都把技术培训当成组织生产的一件大事来抓,把对工人的“教育”看作是一种必需的“投资”。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工人群众是厂矿企业的主人,为了充分发挥广大工人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加快社会主义建设的步伐,更应当注意技术培训,不断提高工人的工艺水平。
工人的技术培训可以通过多种多样的方式进行。七·二一大学,业余文化技术补习学校,以专业为对象的技工学校,都是好办法,尤其是办技工学校,更是培训工人的一种好方式。多年经验证明,技工学校毕业的工人,一般都具有本工种中级技术工人的全面操作技能、比较系统的技术理论知识和中等文化水平,这对于提高企业生产技术水平和产品质量,适应产品品种和劳动组织的改变,提高劳动生产率,都很有好处。
我国在职的工人中,很多是近几年补充到企业的,在“四人帮”的干扰破坏下,许多人到现在还没有很好掌握本工种的基础理论知识和基本操作技能。通过揭批林彪、“四人帮”的斗争,广大新工人学技术的热情空前高涨。我们要十分爱护这种学习热情,千方百计地为他们创造学习条件,广泛开展技术练兵活动,提倡苦练过硬的基本功。当然,这种学习原则上应安排在业余时间进行。那些工人人数超过实际需要的企业,也可以抽出一部分工人来专门进行技术培训(文化水平过低的,可以首先补习文化),这样做既有利于提高劳动生产率,扩大再生产,又有利于为扩建、新建单位储备技术力量。随着现代科学技术不断在工业生产上的应用,对于原来技术比较熟练的老工人,也要注意抓好技术培训,以适应新的技术要求。


第1版()
专栏:

夺取揭批“四人帮”斗争的全胜
本报特约评论员
(一)
揭批“四人帮”的伟大斗争,开展已经两年了。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命运的政治大革命,有力地荡涤着神州大地上“四人帮”的污泥浊水,迅速地医治着祖国肌体的内外创伤,深刻地改造着八亿人民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通过这场斗争,“四人帮”篡党夺权的阴谋和他们的罪恶历史充分暴露,他们的资产阶级帮派体系土崩瓦解,他们制造的冤案逐步得到平反昭雪,被他们搞乱的路线、思想、理论是非日益得到澄清,人民群众政治觉悟大提高,党的优良传统逐步恢复,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正在形成。濒于崩溃的国民经济,以很快的速度恢复和上升。遭到严重摧残的科学、教育、文化事业,开始迈出了大步。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紧密团结在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朝着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奋勇前进。短短两年时间,我们国家形势发展之好,面貌变化之快,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
两年来的实践充分证明,揭批“四人帮”的伟大斗争,是当前推动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前进的根本动力,是我们做好各项工作的决定因素。抓纲才能治党,才能治军,才能治国。抓纲才能实现安定团结,才有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的高速度。
两年来的实践同时证明,我们抓揭批“四人帮”这个纲是抓得好的。在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坚强、正确的领导下,整个运动有步骤、有计划地开展,始终坚持了毛主席的一贯方针和政策。这就使得我们的斗争既迅猛又健康,既坚决又谨慎,既解决问题又稳定大局。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就是在取得伟大胜利的基础上,再接再厉,坚决把这场政治大革命进行到底。是不是把揭批“四人帮”的斗争进行到底,关系到党的十一大路线能不能得到贯彻执行,关系到新时期的总任务能不能顺利实现。坚决贯彻执行十一大路线,就是要抓纲治国。抓纲就要紧紧抓住揭批“四人帮”的斗争。纲不举目不张,不紧紧抓住这个纲,十一大提出的各项战斗任务就不可能落实。把揭批“四人帮”的斗争进行到底,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绝对必要的政治前提。“四人帮”假左真右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流毒和影响,是发展生产力的最大障碍,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最大障碍,不坚决加以清除,我们就步履艰难,还谈什么现代化?
在粉碎“四人帮”两周年的时候,各个地区、各个单位需要回顾一下:我们对揭批“四人帮”的斗争究竟抓得如何?是抓得紧还是不紧?抓得好还是不好?抓得好的地区和单位,要好好总结经验,要研究如何打好第三战役,把斗争进一步深入开展下去。过去抓得紧、但对第三战役抓得不那么紧的地区和单位,要克服松劲情绪,继续发动群众,把运动推向前进。至于运动至今还很落后的少数地区和单位,那里的领导就要严肃地考虑:粉碎“四人帮”的初期,如果你那里由于种种原因揭批运动开展得迟一些,群众是可以谅解的;全国运动蓬蓬勃勃开展一年以后,你那里还是冷冷清清,群众就很难理解了;现在,粉碎“四人帮”已经两年,如果你那里这场斗争还是开展得不好,甚至很不好,那就是一个大问题了。群众就有理由提出:你对抓纲这样消极怠工、这样软弱无力,究竟是真执行还是假执行十一大路线?真要搞还是假要搞四个现代化?真高举还是假高举毛主席的伟大旗帜?这些单位和地区的上级领导机关,应该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区别不同情况,采取有效的措施,包括领导班子整风、发动和支持群众揭盖子等,推动运动,促进落后向先进转化。各级党委都要分析形势,总结经验,提高抓纲的自觉性,把揭批“四人帮”的斗争坚持下去,夺取全胜。
(二)
把揭批“四人帮”的斗争进行到底,就是要把同“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活动有牵连的人和事彻底查清,把“四人帮”制造的冤案统统昭雪平反,把被“四人帮”颠倒了的路线是非、思想是非、理论是非全部纠正过来,把被“四人帮”破坏了的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坚决恢复起来。完成这些任务,还要作巨大的努力。拿清查工作来说,从全国范围看,同“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活动有牵连的人和事基本上查出来了,然而运动的发展很不平衡,有少数地区和单位搞得不好,确有死角,确有捂盖子的,还需要采取有力的措施,加强领导,彻底查清。深入地系统地批判“四人帮”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和反动世界观,肃清其流毒,搞好各方面的整顿,则是更为艰巨的长期任务。当前正在全国开展的第三战役,是清除“四人帮”的流毒和影响,拨乱反正的决定性战役,一定要打好。
为了打好第三战役,就要按照党中央的部署,把“四人帮”和林彪连在一起批。认为这样做就会纠缠历史旧帐,就会破坏安定团结,就是什么“两箭齐发”,这种看法是很错误的。林彪和“四人帮”本来就是一丘之貉,他们不但在政治上早就互相勾结,狼狈为奸,而且在路线、思想、理论上也是一路货色。过去说“四人帮”“继承”林彪的衣钵,这种说法不准确。林彪伙同“四人帮”大搞假左真右,不论对军队还是对地方都造成了极大的危害。过去批林,主要是揭批了一下他的反革命武装政变阴谋,由于“四人帮”的包庇,对于林彪那一套假左真右的货色,根本没有触动。谁稍一触动,就犯了弥天大罪。因此,林彪垮台以后,“四人帮”得以变本加厉地继续推行假左真右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实际上,“四人帮”的路线同林彪路线是一回事。第十次和第十一次路线斗争就是这样密切相联的。一条错误路线未被清算,又被另一批代表人物恶性发展,后果就特别严重。十分明显,不揭批林彪,就不能把“四人帮”批深批透,就不能把路线是非彻底搞清楚,就不能把一些重大政治案件的祸根彻底挖出来,就不能把林彪、“四人帮”的流毒彻底清除掉。揭批“四人帮”联系揭批林彪,是运动发展的必然趋势,非这样做不可。林彪的帐过去就没有彻底清算过,现在必须加以清算。不纠缠历史旧帐只适用于人民内部,根本不适用于林彪一伙。那种“两箭齐发”的论调,实质上起着继续保护林彪、又保护“四人帮”的作用。
认为“四人帮”没有什么理论,这种看法是完全违反事实的。林彪、“四人帮”确实没有革命理论,但有一整套假左真右的反革命修正主义的理论,有一套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体系。如果他们没有这些假左真右的理论,怎么会欺骗那么多人,欺骗那么长的时间呢?特别是“四人帮”,以“理论权威”自居,不是在个别问题上,而是在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各个方面,全面地歪曲和篡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系统地散布修正主义谬论。
他们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早已解决了的很多根本理论问题,如理论和实践、精神和物质、政治和经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个人和人民群众、政治挂帅和物质鼓励等等,搞得混乱不堪。他们篡改党的基本路线,提出反革命的政治纲领,就是以反动的“阶级关系变动论”为根据的。他们歪曲和篡改毛主席制定的一系列具体的工作路线和方针政策,无不有其修正主义的理论根据。如果说“四人帮”没有什么理论,那就等于说第三战役没有什么批头了,这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对林彪、“四人帮”的思想流毒决不可以低估。要清醒地看到,林彪自我爆炸已经七年,“四人帮”垮台也已两年,但是他们的毒还在流,他们的阴魂并没有散,它不仅附在那些帮派人物身上,也伴随在我们某些同志身边。有些人即使在政治上是反过“四人帮”的,也不等于在思想上同“四人帮”划清了界限。为什么今天我们还要争论实践是否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样的马克思主义的ABC?为什么现在不少同志甚至一些领导干部还不敢讲打击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不敢讲批判资产阶级歪风邪气,不敢讲批判资产阶级派性,不敢落实党的各项政策,不敢讲经营管理,不敢讲按劳分配,不敢讲物质鼓励,不敢讲发挥知识分子的作用,不敢讲钻研科学技术,不敢讲学习外国先进经验,不敢实事求是地平反冤案、假案?这一切说明,抓紧思想理论战线上同林彪、“四人帮”的斗争多么必要。
革命大批判是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强大武器。对林彪、“四人帮”的批判越深入,广大群众识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能力越强,心中的余悸越少,思想越解放,社会主义积极性越高。领导者的责任,就是要放手发动群众,密切联系实际,抓住林彪、“四人帮”为害最烈、流毒最广的问题,把大批判不断引向纵深。但是有的人不是这样,他们的精神状态不对头。他们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广大干部和群众,越批越心情舒畅。而他们,越批越觉得左右不是,坐卧不安。他们自己不带头揭批,还反对别人揭批,有的人甚至以所谓“保卫文化大革命成果”等等名义,下种种禁令,设重重障碍,束缚别人的手脚,挫伤别人的积极性,使人家余悸未除,新悸又来。他们不了解只有通过对林彪、“四人帮”的深入揭批,把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同林彪、“四人帮”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分个一清二楚,才能真正高举毛主席的伟大旗帜;只有把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我国人民取得的伟大成果,同林彪、“四人帮”一伙造成的严重恶果分个一清二楚,才是真正保卫文化大革命的成果。他们那样做,客观上是继续容忍林彪、“四人帮”以假乱真,不让人们把鱼目同珍珠分开。清查工作不彻底,就会留下后患;批判不彻底,也会留下后患。由于“四人帮”的干扰破坏,林彪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没有得到彻底清算,被“四人帮”变本加厉地推行,结果造成更大的祸害,这个历史教训我们永远不要忘记。今天我们就是要向林彪、“四人帮”算总帐,不但从组织上,而且从政治上思想上彻底挖掉这条又粗又长的修正主义路线的根子。“四人帮”要卷土重来是不可能了;但是,如果对他们那一整套修正主义货色不给予毁灭性的打击,不进行系统的批判,将来某个时候,有人借尸还魂,重新出现林彪、“四人帮”式的反革命阴谋家、野心家,重新出现假左真右的“理论家”,不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既要把清查搞到底,又要把批判搞到底。第三战役就是向林彪、“四人帮”发动的总攻击,不但要搞,而且要花大力气,认认真真地搞好,决不可等闲视之。
(三)
揭批“四人帮”是我党历史上一次极其严重、尖锐、复杂的路线斗争。两年来这场斗争所以发展得很健康,就是因为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从运动一开始就十分注意党的政策,坚决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办事。党中央还一再指出:运动越深入越要注意党的政策。这是我们把揭批“四人帮”的斗争继续推向前进,取得全胜的一个关键问题。
毛主席在文化大革命中指出:“对反革命分子和犯错误的人,必须注意政策,打击面要小,教育面要宽”。缩小打击面的问题,是关系到我们能不能做到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干部和群众,能不能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并且尽可能地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的问题。
缩小打击面,就要正确对待犯错误包括犯了严重错误的同志。两年来我们正是这样做的。同林彪、“四人帮”那种栽赃陷害、无限上纲、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做法完全相反,我们坚持正确区分和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坚持“团结——批评——团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样一些经过长期实践检验的正确方针。现在运动深入了,揭批“四人帮”联系揭批林彪,我们更要注意提高斗争的艺术和政策水平。应当明确,揭批“四人帮”联系批林,目的是彻底清算他们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更好地分清路线、思想、理论是非,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搞好团结,一般地不是要追究个人责任。当然,对有一种人是要追究责任并加以处理的,这就是在第十次路线斗争中犯有错误,坚持不改,又投靠“四人帮”干坏事的极少数人。除此,不要着重追究个人责任。犯了路线错误,不弄清思想是不行的。有错不认错,头脑里还是林彪、“四人帮”的一套,那怎么继续革命?同这样的人讲团结又有什么政治基础和思想基础?犯了严重错误,利用政策的宽大一面借机翻案,也是不行的。至于犯过路线错误,已经搞清楚和开始改正错误,或者已经不坚持错误,对这样的人,一般就不要追究个人责任,而且要帮助他们作好检查、得到群众的谅解,及时把他们解脱出来,否则就会变成纠缠历史旧帐,达不到团结同志的目的。
缩小打击面,就要正确认识和对待“四人帮”的资产阶级帮派体系。“四人帮”反党集团的一个很大特点,是结帮拉派,搞了一个资产阶级帮派体系,作为他们篡党夺权的骨干力量和主要工具。这个帮派体系能量之大,作恶之多,确乎超过了党内曾经出现过的各种反党宗派集团。但是,正如华主席在党的十一大的政治报告中所指出的,“我们所说的‘四人帮’及其余党的资产阶级帮派体系,是指‘四人帮’和那些参与‘四人帮’篡党夺权反革命阴谋活动的骨干分子。在同‘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活动有牵连的人当中,属于‘四人帮’及其余党的帮派体系的,只是极少数。”这就是说,“四人帮”的帮派体系只是一小撮。这一小撮主要包括“四人帮”的心腹、干将,加上极少数既有政治问题又有经济问题,即在政治上疯狂破坏社会主义法制和民主、残酷迫害好人、大搞打砸抢,在经济上大肆贪污盗窃、投机倒把,被人们称为“双面虎”、“双料货”的分子。这些人是“四人帮”的社会基础。我们说的“四人帮”的帮派体系,应该严格限于上述这几部分人。“四人帮”的帮派体系属于敌我性质的矛盾,只能是一小撮,不能随意扩大。
毛主席总是教导我们,对人的处理要取慎重的态度。党中央总结了历次政治运动和路线斗争的经验,在这次运动中采取“冷处理”的方针。冷处理,就是要经过充分的调查研究,力求把材料弄得准确无误,才对帮派骨干分子和犯错误的人作出组织结论。这样,就可以保证我们的处理更加实事求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同时,这也是为了等待犯错误者的觉悟,力求挽救更多的人。即使是帮派骨干,只要他真正认罪,确有悔改表现,也给出路,也可以从宽处理。对于犯严重错误的同志,当然更要实行“批判从严,处理从宽”的方针。只要我们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牢牢掌握斗争大方向,始终把矛头指向林彪、“四人帮”及其一小撮死党,同时对人的处理取慎重态度,揭批越深入,我们团结的人就越多,队伍就越壮大,安定团结的局面就越巩固、越发展。
我们党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一场伟大的政治斗争,由于领导不同,结局往往不同。有的是开始得好,发展得好,做到了善始善终。也有的是开始好,但搞到中间偃旗息鼓,半途而废。还有的是开始好,中间也好,但最后不好。我们要善于汲取这些历史经验,把揭批“四人帮”的伟大斗争坚持下去,象延安整风那样,做到善始善终。如果说,当年延安整风运动,统一了全党的思想,增强了全党的团结,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准备了必要的政治思想条件;那末,今天揭批“四人帮”的伟大斗争,必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统一全党的思想,增强全党的团结,为实现新时期的总任务准备必要的政治思想条件。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


第1版()
专栏:

耿飚副总理离京赴非洲五国访问
李先念、陈慕华副总理等到机场送行
新华社北京十月三日电 国务院副总理耿飚今天下午乘专机离开北京途经新疆前往刚果、几内亚、马里、加纳、尼日利亚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陈慕华,以及中联部、外交部、外贸部、外经部的负责人到机场送行。
刚果、几内亚、马里、加纳、尼日利亚驻华外交使节也到机场送行。随同耿飚副总理访问的有耿飚副总理的夫人赵兰香、外交部部长助理林中等。


第1版()
专栏:

方毅副总理离京赴西德、法国访问
李先念、陈慕华副总理等到机场送行
新华社北京十月三日电 国务院副总理方毅今天下午乘专机离京途经新疆赴西德、法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陈慕华,以及外交部、国家科委、教育部、中国科学院的负责人到机场送行。
西德和法国驻华外交使节也到机场送行。
方毅副总理的随行人员有: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严济慈,国家科委副主任赵东宛,安徽省革委会副主任顾卓新,四川省科技协会副主席杨超,教育部副部长高沂,科学院副秘书长李苏等。(附图片)
耿飚副总理,方毅副总理乘专机离开北京,分别前往非洲五国和西德、法国进行友好访问。
李先念、陈慕华副总理等到机场送行。 新华社记者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