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0月19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老挝国家主席苏发努冯指出
敌人散布谣言企图在老中人民之间制造分裂
新华社万象十月十八日电 据老挝《人民之声报》报道,老挝国家主席苏发努冯指出,敌人最近散布的关于中国支持老挝流亡分子等谣言的目的,是企图在老挝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制造分裂。
苏发努冯主席是在十月十二日就纪念老挝独立节三十七周年同老挝爱国知名人士谈话时讲这番话的。
他说,尽管老挝取得了历史性的巨大胜利,但老挝还面临许多困难,特别是经济方面的困难。
他在谈到面临上述这些困难的原因时说,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反动派仍对我们进行极力破坏;严重的自然灾害连续发生;“资本帝国主义的思想及其思想残余还在我们的干部职工中严重存在,如对国家对自己的工作没有主人翁精神、自私、明哲保身、寄生、依赖别人和外国、不认真搞自力更生等。”
苏发努冯主席说,“帝国主义和国际反动派仍极力在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寻找种种方法和以各种方式隐蔽或公开地对我们进行反击。”他说,他们搞心理战,歪曲、诬蔑我党和我国的方针政策、制造内部分裂,分裂老挝与越南。
苏发努冯说,极其严重的是,近来他们进行了新的宣传,说中国是老挝流亡分子的新的靠山,中国将进攻越南,进而进攻老挝等等。
苏发努冯指出:“这种谣言是极其恶毒、极其阴险和极其危险的。其目的在于在广大群众中制造不安和恐惧,使人民对执行我党和我国的方针政策失去信心,企图在老挝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制造分裂。”


第6版()
专栏:

英国保守党举行年会强调
西方国家必须增强防务对付苏联威胁
西德国防部长驳斥华约组织对西德加强防务的指责
新华社伦敦十月十三日电 英国保守党十月十日至十三日在布赖顿举行了第九十五届年会。
保守党领袖撒切尔夫人在闭幕会上讲了话。她批评了工党政府,特别是在经济方面。同时,她概述了下次大选中保守党的政纲。撒切尔夫人还重申了关于“日益增长的苏联扩张的危险”的警告。
年会就海外事务辩论以后,在十二日一致通过一项动议,要求“重新检查缓和的概念,同参加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国家积极合作,审查使苏联和经互会国家得以执行增强军事实力政策的技术交流、贸易政策和信贷项目”。在辩论中,许多发言人谴责苏联利用“缓和”作“烟幕”,在世界上搞侵略扩张的行径。保守党外交事务发言人理查德·卢斯在总结辩论发言时还列举了苏联如何在世界各地搞颠覆活动和扩张活动的事实。他说,“我们不能回避这些事实”,要正视这一现实。他强调英国有必要加强防务,有必要同盟国及世界其他国家一道,勇敢地去对付来自苏联日益增长的威胁。
年会还重申保守党支持欧洲经济共同体的这一立场,并通过决议,要求保守党“为了使共同体更加强大、更加团结,发动一个运动”。
据新华社波恩十月十四日电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国防部长汉斯·阿佩尔十月十三日驳斥华沙条约组织对西德加强防务的指责。他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军备政策严格地以我们武装力量的需要为准则”。西德国防军的现代化“是考虑到可以证实的华沙条约组织的实力而进行的”。
西德国防部长是在策勒附近的下吕斯对陆军部队说这番话的。
他说:“当前,联邦国防军正处于各军种现代化的阶段。”“我们以此来完成我们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规定的联盟集体防御努力范围内的义务。我们不增加我们武装力量的人员。我们不改变所确定的联邦国防军的防御性质。”
在下吕斯,陆军接受了首批“155—1”野战榴弹炮。西德陆军监察长霍斯特·希尔德布兰特中将把这称之为提高联邦国防军防御能力的又一个步骤。他说,随着装备这种新的武器系统,从而可以淘汰那些技术上过时的、功效差的和部分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遗留下来的大炮。


第6版()
专栏:

阿拉伯维持和平部队国家外长举行会议
通过解决黎巴嫩危机的原则性决议
新华社贝鲁特十月十七日电 据黎巴嫩国家通讯社报道,参加和资助在黎巴嫩的阿拉伯维持和平部队国家外长会议十月十五日至十七日在黎巴嫩贝特丁举行。会议通过了解决黎巴嫩危机的原则性决议。
决议强调:“在黎巴嫩的民主体制内保持国家的统一、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使国家能在整个黎巴嫩土地上行使它的权力,一切妨碍建立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权威和恢复由于某些事件而受影响的国家机构的现象和障碍都应结束。”
决议的其它原则包括:停止一切武装示威,集中武器,并取缔非法律范围内的携带武器;完全地实施利雅得和开罗首脑会议的决议;为了保持黎巴嫩全国团结,取缔一切非法宣传;为使军队能履行保障国家安全和负起目前由阿拉伯威慑部队在黎巴嫩担负的职责,制定一个重建黎巴嫩军队的时间表;实施旨在加强全国团结的改革,尽力谋求黎巴嫩互相冲突的集团之间的民族协调;实施有关惩办一切与以色列敌人私通分子的法律。
会议还决定成立一个由沙特阿拉伯、叙利亚和科威特代表组成的委员会,在黎巴嫩总统指示下,按照上述原则执行任务。
据报道,黎巴嫩总理和阿拉伯各国外交部长在会后分别发表谈话,希望实施这次会议通过的决议,解决黎巴嫩危机。


第6版()
专栏:国际短评

这是什么腔调?
越南挤进不结盟运动的行列,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年时间,但作为“特洛伊木马”(注),已为莫斯科从内部分裂和破坏这个运动效力不小。十月十三日越南《人民军队报》那篇题为《不结盟运动继续前进》的评论,又提供了一个新的自供。
这篇评论把不结盟国家分为“先进的革命国家”、“中间部分”和“落后部分”,并且诬蔑所谓“落后”国家正在“从内部破坏(不结盟)运动”。从这一十分耳熟的语言中,人们一下子就能听出,河内是在叫卖莫斯科那个臭名昭著的“分类法”。长时间来,苏联从霸权主义目的出发,以我划线,把不结盟国家分成“进步国家”和“反动国家”两类,极力在不结盟国家间挑拨离间,制造矛盾,企图分而治之。现在,河内公开鼓吹苏联这一个恶毒荒谬的论调,彼呼此应,配合得何其紧密!
特别露骨的是,《人民军队报》大肆宣扬不结盟运动必须与苏联结盟(所谓“团结”!),说什么“这是不结盟运动继续前进夺取新胜利的道路”。在这里,不结盟运动规定的主要宗旨之一:不与大国的军事集团结盟,被抹煞了;不结盟运动坚持反帝反殖反霸的斗争,被纳入了苏联霸权主义的轨道。在苏联的“大家庭”成员中,如此公开、如此卖力地为莫斯科破坏和取消不结盟运动阴谋效劳的,除了古巴,谁还能比得上越南呢?
惺惺惜惺惺。难怪《人民军队报》要把古巴吹捧一番,又是“富有革命精神和国际主义精神”,又是享有“巨大威望”。这个举世皆知的充当苏联雇佣军的角色,在河内的眼中,却成了多么崇高的形象啊!这是偶然的吗?
《人民军队报》还贼喊捉贼地嚷道:“当敌人加紧使用分裂武器,推行分而治之政策的时候,不结盟运动的重要武器只能是团结。”这完全是一副特洛伊木马扮演者的典型腔调。是的,现在不结盟运动正在面临日益严重的分裂和破坏阴谋,但干这种勾当的,不是别人,而恰恰是公开和暗中要把不结盟运动拉进同苏联结盟的国家,恰恰是那个远征非洲的古巴和这个近攻柬埔寨、觊觎东南亚的“亚洲的古巴”。它们打着“团结”的幌子,起苏联所不能起到的、对不结盟国家进行分而治之的作用。
注:特洛伊木马,也称“木马计”。古希腊传说,希腊王后海伦被特洛伊王子帕黎斯诱走。希腊人因此出兵攻打特洛伊,围攻九年没有成功。第十年,希腊将领奥德修斯献计,建造了一匹巨大的木马,在木马腹内埋伏一些精兵,将木马留在特洛伊城外,佯作撤退。特洛伊人发现木马,把它作为战利品拖到城里。夜间,伏兵从木马内出来,打开城门,放希腊兵入城,于是特洛伊城就被攻下了。后来,人们常常用这个名词来指从内部暗中进行破坏的活动。


第6版()
专栏:名词解释

阿拉伯维持和平部队
向黎巴嫩派遣阿拉伯维持和平部队,是一九七六年六月十日在开罗召开的阿拉伯联盟外长紧急会议上,为了帮助黎巴嫩结束内部冲突而作出的决定。随后,在一九七六年十月十八日,阿拉伯六方最高级会议决定加强这支部队。并明确规定,这支部队的任务是在黎巴嫩总统指挥下,强行实施停火,监督交战各方撤回到原有阵地。
这支部队共三万人。参加的有叙利亚、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苏丹等国,其中绝大部分是叙利亚军队。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卡塔尔等国为这支部队提供了经费。这支部队在黎巴嫩的驻扎期限经过多次延长,到今年十月二十六日,再次面临是否延长其驻扎时间问题。


第6版()
专栏:

梵蒂冈选出新教皇
新华社罗马十月十六日电 波兰红衣主教卡罗尔·沃伊蒂拉十月十六日当选为梵蒂冈新教皇,取名为约翰·保罗二世。
前任教皇约翰·保罗一世是在九月二十八日突然逝世的,他担任这一职位只有三十三天。


第6版()
专栏:小资料

教皇的由来
公元四世纪初叶,君士坦丁大帝统一了罗马帝国。当时天主教会的组织仿照帝国形式,分为五个教区:罗马,君士坦丁堡,耶路撒冷,亚历山大和安提阿喀,由五大长老分掌各区教务。西罗马帝国灭亡之后,罗马教区的长老在西欧政治长期混乱之中逐渐扩张权力,便成了所谓“教皇”。
一八七○年,撒丁尼亚国王完成了意大利的统一,教皇退居罗马城西北部的一个小地方,叫做“梵蒂冈”。梵蒂冈是个独立国,面积一○八英亩。


第6版()
专栏:

葛罗米柯访问罗马尼亚
新华社布加勒斯特十月十七日电 据此间报纸报道,葛罗米柯于十月十三日至十五日率代表团访问了罗马尼亚。访问结束时发表了访问公报。公报说:双方在会谈过程中,“讨论了罗苏两党和两国关系的广泛问题以及国际形势和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紧迫问题”。


第6版()
专栏:

美国一瞥(三)
中国新闻代表团 王若水
吸毒问题
访美期间,我们看了两场美国电影。一部是《星球大战》,在休斯顿看的。这是科学幻想片,在美国轰动已久。看这个片子,对于了解现在美国电影的趋势是有用的,但我们代表团的同志对这部片子的评价都不那么高。
在华盛顿,中国驻美联络处招待我们看了另一部片子《一个有金手臂的人》,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部片子(大约拍于五十年代)讲的是一个吸毒者兼赌徒的故事。他从监狱出来后,想改邪归正,不再吸毒,也不再赌博,但是他找不到正当的工作,生活无着,而毒贩子和赌场老板象鬼一样地缠住他,对他软硬兼施,终于把他再次拖下水。影片淋漓尽致地刻画了吸毒者的痛苦。当毒瘾发作起来时,他变得不顾一切,如果得不到一针吗啡,他要么杀人,要么自杀。他在房间里,发疯似地蹦跳,撕裂自己的衣服,毁坏房间里的一切东西,从床上滚到床下,然后又在地上打滚。……
吸毒的人占多少?各个地方不一样。
我们访问过的一个底特律工人家庭的孩子说,他们班上吸毒的学生占三分之一,连老师也吸毒。
我们在华盛顿遇到的一个教师(他和夫人访问过中国)说:他们学校里吸毒的学生占百分之三到百分之四,有的学校可能超过百分之二十。吸毒成了时髦。(这时他的夫人插话:“就象抽烟在你们中国一样。”)有的学生从十二、三岁起就吸毒。在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这个问题发展得很严重,后来好了一阵,现在又多起来了。
为什么吸毒?
“这个问题很复杂。有些年轻人心理矛盾很多,不是吸毒就是酗酒。他们缺乏理想,他们觉得生活没有意义,他们不满,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另外有些青年就想从宗教中找答案。”
话题又转到了宗教。这位教师讲到,有一个从南朝鲜来的大骗子,创立了一个新的教派。此人自称见到耶稣显圣,得到神的启示,要完成耶稣没有完成的使命。美国有成千上万的人信仰他,特别是年轻人。有信徒就有捐款,现在这个骗子已经成了百万富翁,经营许多企业,在美国过着豪华的生活。
在美国,我们曾多次听到人们谈论这个江湖骗子。奇怪的并不是有人行骗,而是这一套荒谬的东西居然有那么多人受骗。
吸毒是受到法律禁止的,看来法律的效力并不大,而且,在美国还有人主张吸毒的自由。
由于我对哲学的兴趣,我们的主人安排我访问了哈佛大学的哲学教授罗伯特·诺思克。
他写过一本书,名叫《无政府状态,国家和乌托邦》,据说在美国很有影响。我询问这本书的内容,他答复说,主要是讲个人主义和自由。他的原则是:个人有权做任何无损于别人的事。他说,他的书遭到一些人的批评,因为他在书里反对用法律禁止吸毒。吸毒,照他看来,是只损害自己而不损害别人的,因此也应当有自由。
他的论点引起我向他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我不知道他如何解释吸毒只是损害自己而不损害家庭和社会。另外,既然要允许吸毒,那就要允许贩毒,因此教授先生并不反对贩毒。可是既然吸毒是损害自己,贩毒不就是损害别人吗?为什么在这里又承认损害别人的自由呢?
看来这样的争论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我转移了话题,询问美国哲学界当前的情况。教授说,现在美国哲学界关心的问题之一就是价值观念的问题。由于宗教的衰落,价值观念混乱了。衡量是非的标准还有没有?是什么?有没有真正客观的是非标准?这是目前讨论得最多的问题。现在许多科学家喜欢预测未来世界的情况,可是他们都是从物质上来谈的,没有涉及到精神。这方面的研究很少,谁也说不清。我问:是不是美国面临一个精神的危机?他说:可以这样说,但这也不是新的。
他所谈的这些情况使我想到:一个在物质上富裕的社会,可能在精神上是贫困的;一个在科学上先进的国家,可能在哲学上是落后的。
人 民
美国有许多吸引人的东西,然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美国的人民,是美国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友谊。
接待我们的美国报纸主编协会,为我们的访问作了周到的安排。我们所到的每一个地方,主人都是殷勤的,热情的。我们到处见到的是友好的眼光,善意的笑容。人们很愿意和我们接近,同我们攀谈。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情。作为中国人民的使者,我们感到自豪。
他们的生活习惯和我们大不相同,乍一接触,我们会觉得他们的奇装异服太多,正象他们会觉得我们的衣着太单调一样。在底特律一个工会干部家里,有一个太太对我穿的中山服觉得很好奇。可能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是什么衣服?你们平常也穿这种衣服吗?中国妇女穿不穿我们这种花衣服?中国青年为什么不穿牛仔裤?我说,中国青年不喜欢穿牛仔裤,这是习惯的不同。过去有些美国人到中国,发现许多中国妇女在夏天还穿长裤而不穿裙子,觉得非常奇怪。但现在中国姑娘穿裙子的多起来了,而你们的姑娘却不穿裙子而盛行穿喇叭裤或者牛仔裤了。
除了这种生活习惯的不同以外,更重要的还有社会制度的不同,意识形态的不同,历史和传统的不同,加上多少年的隔绝,就造成了这样一种情况:在许多美国人看来,中国是一个神秘的国家;反过来,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是一个古怪的国家。
但是,只要多接触一些,美国人将会发现,中国并不神秘;我们也会发现,美国并不古怪。我们两国人民是可以彼此互相了解的。
美国人民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固然,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离不开吃喝玩乐,但只看到这一面是片面的。
美国人以讲究效率闻名。他们在工作的时候是很有劲头的,是紧张的。玩归玩,工作归工作,分得很清楚。我们参观了不少报社、电视台、通讯社、工厂、研究所,对这一点印象很深。在这些地方,工作人员常常是抬头向我们打一个招呼,然后又埋头自己的工作。没有一个闲人,也没有闲聊天的现象。
美国青年中固然有花花公子和浪荡女郎,但是也有很多人刻苦地学习,勤奋地工作。美国人喜欢说他们的社会是“消费社会”,其实没有生产那里来的消费。如果一个社会的全部成员都只知道吃喝玩乐,这个社会早灭亡了。没有一大批工人和科学家的辛勤劳动,你无法想象美国的生产能达到今天的水平,无法想象美国怎样能够把人送上月球。
美国人不保守,不固步自封。在这个激烈竞争的资本主义社会里,谁不求在技术上进步谁就会被淘汰。虽然他们国家的科学技术水平是世界第一流的,可是他们并不拒绝学习外国。希特勒在德国当政时期,特别在希特勒德国垮台以后,美国收留了许多德国科学家,促进了美国科技的发展,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日本人也善于向外国学习。美国朋友对我们说,日本人向美国学习,而在有些方面又超过了美国。福特汽车公司的一个领导人承认,日本的丰田牌汽车是同他们竞争的劲敌之一。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经理室里放的两架彩色电视机都是日本货。经理坦率地承认:日本的电视机比美国的好。于是我想:日本人能做到的事,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到呢?
我们应当做得比日本人更好。日本人把美国的电子计算机和脱衣舞都学过去了,而我们要学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长处,同时抵制他们的一切腐朽东西。我们要学习他们的科学,同时拒绝他们的哲学。我们也要以他们的经验为前车之鉴。不少好心的美国朋友对我们说,希望我们在实现四个现代化的过程中,避免美国的缺点,比如能源的浪费,环境的污染等等,这确实是值得我们注意的。我们有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我们应该能够避免资本主义的流弊。
我们寄希望于美国人民,美国人民也寄希望于我们。
(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