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0月1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九周年
许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发来贺电
新华社北京九月三十日电 许多国家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发来贺电,热烈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九周年。
发来贺电的有: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席金日成,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总理李钟玉,柬埔寨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书记、民主柬埔寨政府总理波尔布特,民主柬埔寨国家主席团主席乔森潘,柬埔寨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农谢,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总统尼古拉·齐奥塞斯库,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总理马尼亚·曼内斯库,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联盟主席、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总统约瑟普·布罗兹·铁托,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议会主席德拉戈斯拉夫·马尔科维奇,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联邦执行委员会主席韦塞林·久拉诺维奇,索马里革命社会主义党总书记、索马里民主共和国总统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少将,刚果劳动党军事委员会主席、刚果人民共和国总统、国家元首、部长会议主席若阿基姆·雍比—奥庞戈准将,利比里亚共和国总统小威廉·托尔伯特,摩洛哥王国国王哈桑二世,伊拉克共和国总统艾哈迈德·哈桑·贝克尔,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军政府首脑、武装部队总司令奥卢塞贡·奥巴桑乔中将,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统齐亚·哈克将军,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总统瓦尔特·谢尔,缅甸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总统吴奈温,缅甸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总理吴貌貌卡,荷兰王国女王朱丽安娜,奥地利共和国总统鲁道夫·基希施莱格,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总统贾亚瓦德纳,印度共和国总统尼兰·桑吉瓦·雷迪,印度共和国总理莫拉尔吉·德赛,阿根廷共和国总统豪尔赫·拉斐尔·魏地拉,加拿大总督朱尔·莱热,智利共和国总统奥古斯托·皮诺切特·乌加特陆军上将,土耳其共和国代总统瑟勒·阿塔莱,土耳其共和国总理比伦特·埃杰维特,毛里求斯代总督布伦乔巴伊,马耳他共和国总理多姆·明托夫,泰王国总理江萨·差玛南将军,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总理卢博米尔·什特劳加尔,古巴共和国国务委员会和部长会议主席菲德尔·卡斯特罗·鲁斯,新西兰代总理托尔博伊斯,波兰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会、波兰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


第5版()
专栏:

黄华团长在联合国举行招待会
新华社联合国九月二十九日电 出席联合国大会第三十三届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外交部长黄华九月二十九日晚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举行招待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九周年。应邀出席招待会的来宾共约七百人。
出席本届联大的一百多个国家的代表团团长或代表出席了招待会。其中有奥地利、孟加拉、不丹、博茨瓦纳、布隆迪、中非帝国、乍得、冈比亚、几内亚比绍、印度、伊拉克、象牙海岸、塞浦路斯、马达加斯加、马里、尼泊尔、荷兰、阿曼、巴基斯坦、菲律宾、塞拉利昂、索马里、斯威士兰、多哥、突尼斯、土耳其、乌干达等国外交部长、莫桑比克财政部长以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常驻联合国观察员等。
本届联合国大会主席、哥伦比亚外交部长因达莱西奥·列瓦诺、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副秘书长唐明照以及联合国其他高级官员也应邀出席了招待会。
参加招待会的还有阿扎尼亚泛非主义者大会、西南非洲人民组织、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等驻联合国办事处的代表、津巴布韦爱国阵线在纽约的代表以及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的代表。
美国助理国务卿理查德·霍尔布鲁克也出席了招待会。
应邀出席招待会的还有美国纽约州和纽约市政府的官员、美中人民友好协会代表、美国各界知名人士以及一些中国血统美籍学者等。
另据日内瓦消息:中国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常驻代表安致远于九月二十九日在日内瓦举行国庆招待会。出席招待会的各界人士八百人。


第5版()
专栏:

我驻南、罗大使举行招待会
新华社北京九月三十日电 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周秋野和驻罗马尼亚大使李庭荃分别于九月二十八和二十九日举行招待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九周年。
出席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招待会的有: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议会副主席基·哈季瓦西莱夫,联邦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布·伊科尼奇,南共联盟中央主席团执行书记费·科托里奇,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主席团秘书长斯·库哈尔和其他官员;
出席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招待会的有:罗马尼亚共产党中央政治执行委员会委员、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埃·博布,罗共中央政治执行委员会委员、政府第一副总理格·奥普雷亚,罗共中央政治执行委员会委员、布加勒斯特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扬·丁卡,罗共中央书记、对外联络部长瓦·穆沙特,罗共中央委员、国防部副部长兼武装部队最高政治委员会书记格·戈莫尤中将,罗共中央委员、罗中友协主席扬·波佩斯库—普楚里以及其他官员。


第5版()
专栏:

我驻西欧、北美、大洋洲一些国家的大使举行招待会
新华社北京九月三十日电 中国驻比利时、瑞士、法国、西德、英国、奥地利、意大利、西班牙、希腊、瑞典、挪威、丹麦、加拿大、斐济、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大使或临时代办分别于九月二十八日或二十九日举行招待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九周年。
出席招待会的有:比利时马克思列宁主义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费尔南·勒菲弗尔,法国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的代表、总统府秘书长让·弗朗索瓦—蓬塞,法国参议院副议长舒曼,西德联邦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格·施罗德,西德联邦议院国防委员会主席曼·韦尔纳,英国上议院议长埃尔温—琼斯勋爵,英国掌玺大臣兼上院领袖皮尔特勋爵,奥地利国民议会第三议长奥托·普罗布斯特,奥地利国防部长奥托·勒施,奥地利共产主义同盟中央委员会书记瓦尔特·林德纳,意大利参议院副议长图利娅·卡莱托尼·罗马尼约莉,希腊议长季·帕帕斯皮鲁,瑞典三军总司令伦纳特·荣中将,挪威议会副议长斯文·斯特雷,丹麦共产主义工人党主席本尼托·斯科科萨,斐济参议院议长罗伯特·林赛·蒙罗,澳大利亚副总理安东尼,新西兰代总理、外交部长、海外贸易部长和国家发展部长托尔博伊斯。
中国驻美国联络处也于九月二十九日举行了招待会。


第5版()
专栏:

波尔布特总理对瑞柬友协代表团发表谈话
柬埔寨能够打败越南侵略和颠覆
柬埔寨工人努力发展生产为国家建设作出新成就
新华社北京九月二十九日电 据民主柬埔寨电台九月二十七日广播,柬共中央书记、民主柬埔寨政府总理波尔布特八月二十四日在金边接见瑞典—柬埔寨友好协会代表团时,回答了他们提出的一些问题。
波尔布特谈到越南不择手段企图吞并柬埔寨。他说:“政变是越南不断使用的一种形式,其目的是推行它的‘印支联邦’战略。”他指出,越南几次试图在柬埔寨策动政变,但都失败了。在策动政变的同时,它还进行其他颠覆活动,在水陆边界和一些岛屿进行挑衅和侵略活动,并且企图暗杀柬埔寨共产党领导人。
波尔布特说:“不管越南玩弄什么花招,我们这样的党,这样的民族,这样的人民,这样的军队,一定可以打败进行侵略、扩张和吞并领土的越南,使它遭到惨痛的失败。”
关于不结盟运动,波尔布特说,民主柬埔寨一贯维护不结盟运动的根本原则。他说:“民主柬埔寨坚信不结盟运动的这一神圣原则,并且看到了不结盟运动这一原则的美好前途。”波尔布特还回答了关于知识分子的问题。他说:“对旧社会的知识分子来说,根据可能和他们的能力,他们享有同其他公民一样的工作权利。在我们柬埔寨革命运动中,无论是在以前,还是在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的五年战争时期,或解放以后,旧社会的知识分子根据自己的职责参加活动,并且作出了他们的重要贡献。在恢复和建设新柬埔寨的事业中,他们根据可能和他们的能力,也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据新华社北京九月三十日电 金边消息:柬埔寨广大工人发扬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革命精神,努力发展生产,为国家建设作出了新成就。
金边机械厂的工人为了支援国家建设,夜以继日地生产各种农业机具和其他机器。工人们决心进一步提高技术水平,生产更多的农业机具和其他机器。
今年以来,金边第六机械厂工人生产抽水机、锯木机和农具创造了新成绩。他们已经胜利地完成了今年上半年生产计划,并且在计划外制造了二十台刨木机和三十台碾米机。金边玻璃器皿厂自去年修复投产以后,目前已能生产医药和工业用的多种玻璃器皿,生产品种比解放前也有显著的增加。


第5版()
专栏:国际资料

新生的大洋洲岛国——图瓦卢
图瓦卢于今年十月一日宣告独立,大洋洲又诞生了一个新的岛国。
图瓦卢原称埃利斯群岛,属大洋洲三大群岛之一波利尼西亚群岛范围,位于太平洋中西部,它由九个大体上按西北——东南方向排列的环形珊瑚小岛群组成,其中八个有人居住。在岛民的方言中,图瓦卢就是“八岛之群”的意思。陆地总面积二十五点七平方公里。人口约七千五百人(一九七六年),另有一千五百人在海外谋生。图瓦卢是世界上人口最少的国家之一,但人口密度却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一,平均每平方公里约三百人。居民为图瓦卢人,属波利尼西亚人种。
图瓦卢人早就居住在这些岛屿上。一八九二年,图瓦卢沦为英国保护地。一九一六年,它与属于密克罗尼西亚群岛范围的吉尔伯特群岛一起,被划为英属吉尔伯特和埃利斯殖民地。
一九七八年二月十七日,图瓦卢和英国签署了同意图瓦卢在一九七八年十月一日独立的协议。根据协议,独立后的图瓦卢将成为英联邦成员国。在国际关系中,图瓦卢将奉行与各国友好的方针,优先发展同南太平洋各国的关系。
(新华社)


第5版()
专栏:

苏联的威胁是“虚构”的吗?
新华社记者述评
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九月二十六日在第三十三届联大全体会议上讲话时说:“随着武器数量的增长、随着新型的更具有毁灭性的武器的出现,战争的危险在增长。人们不能接受象借口‘来自苏联方面的威胁’之类的任何理由。这种借口是彻头彻尾的虚构。”
在当今的世界上战争的威胁究竟来自何方?苏联外长从头到尾极力回避直接回答这个尖锐的问题。不过,只要稍微分析一下他这篇冗长讲话所涉及的内容,人们并不难得出明确的结论。
葛罗米柯谈到的第一点是:“今天,大家都承认的一个事实是,大笔资金耗于生产杀人武器。要知道,在和平时期还有二千五百多万人穿军装,这毕竟也是事实。而直接或间接从事军火生产的人还要多许多倍。”这些的确也是事实,但是为了弄清战争的威胁来自何方还必须进行具体的分析:
——苏联一九七六年的军事开支约为一千二百七十亿美元,比美国的一千○二十七亿美元超过约百分之二十四,而且苏联的军费还正在以每年百分之五的增长率继续上升;
——苏联现在军队的人数已达四百五十多万,等于美国的两倍,差不多相当于葛罗米柯所说的全世界“穿军装的二千五百多万人”的五分之一;
——苏联军火工业的投资和增长速度超过美国,据报道,“苏联有百分之六十的工业企业是直接或间接用于军事目的”。
显然,正是苏美两个超级大国把大笔资金用于生产杀人武器,把大量的人力用于扩充军队和从事军火生产,而苏联又是名列第一!
葛罗米柯谈到的第二点是:“冷静地观察一下实际情况,就必须承认,军备竞赛丝毫没有收敛”。“和平的最大威胁来自核军备竞赛”,“常规武器的作用就是在现今也是巨大的”,“军备竞赛在日益加剧”。究竟是谁同谁在搞军备竞赛,不仅“丝毫没有收敛”反而“在日益加剧”呢?
拿战略武器来看,洲际弹道导弹一九六三年美国有四百二十四枚,苏联是九十枚;一九七七年美国增为一千○五十四枚,而苏联则达到一千四百七十七枚。潜艇发射导弹一九六三年美国为二百二十四枚,苏联是一百○七枚;一九七七年美国增为六百五十六枚,苏联则达到九百○九枚。
拿常规武器来看,现在苏联的坦克相当于美国的四倍多,苏联潜艇的数量比美国几乎多三倍。苏联每年制造的大炮为美国的九倍,舰只和坦克为美国的六倍,潜艇和直升飞机为美国的两倍。从一九六六到一九七五的十年间,全世界常规武器的输出总额共七百○四亿美元,其中美国占三百四十九亿美元,苏联占二百○二亿美元。
显然,正是苏美两个超级大国一直在激烈地进行全面的军备竞赛,而苏联“军备竞赛的飞轮”又转得最快!
葛罗米柯谈到的第三点是:“到目前为止,已经形成了军备上的大致均势。而西方活动家也承认这一点。我们苏联再次重申这一点,我们对此不准备使其发生有利于自己的变化。”
在这里,苏联外长又故意避开究竟是谁同谁“已经形成了军备上的大致均势”?苏联的宣传机器曾公开宣称:“经过二十年的军备竞赛进行总结而自然得出的结论是:美国投入这一竞赛时,是有着军事上的优势的”,“现在,力量对比的变化对他们不利,美国丧失了过去的优势”,因此必须考虑“力量形成新的对比的现实”。但是,苏联绝不满足于已形成的苏美力量对比的现状,目前它正以更凶猛的势头来扩充常规军备,以更凶猛的势头来弥补其战略核武器的不足,其中包括发展多弹头分导导弹和远程轰炸机。
很显然,苏联是在野心勃勃地争夺全面的军事优势!
葛罗米柯谈到的第四点是:“苏联既不谋求政治统治,也不谋求租让权和军事基地。”
这真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人所共知,现在苏联仅常驻在别国领土上的武装部队就达七十多万人;苏联在欧洲、中东、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一系列国家派驻了数万名军事人员;苏联海军舰队的大批舰艇经常在世界各海域游弋,并且在波罗的海、地中海、红海、波斯湾、印度洋、大西洋、太平洋和加勒比海一带攫取了许多可供使用的军事基地或设施;另外,苏联还在欧洲直接控制着世界上兵力最多的军事集团——华沙条约组织的军队,在非洲直接支配着五万多名古巴雇佣军。试问:苏联的这些所作所为不是谋求政治统治和世界霸权又是干什么呢?!难道苏联常驻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二十个陆军师、在捷克斯洛伐克的五个陆军师、在匈牙利的四个陆军师、在波兰的两个坦克师以及在蒙古的几个师不是驻在军事基地里而是驻在空中楼阁里吗?!是谁在一九七五年秋,正当安哥拉人民经过长期武装斗争赢得独立的时候,公然在那里挑起内战,并派去一千多名军事人员和一万多名雇佣军对安哥拉进行血腥的武装干涉?是扎伊尔侵略了古巴,还是苏联指使雇佣军入侵扎伊尔,两次燃起沙巴战火?是谁蓄意挑起并卷入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之间的军事冲突,并乘机派去一万多名苏古军事人员?
葛罗米柯谈到的第五点是:“当非洲或世界其他地区的国家要求援助以击退侵略,我重复一遍,击退侵略和武装进攻时,它们有权指望(苏联)朋友的支持。”
试问:是谁一九六八年八月侵略了捷克斯洛伐克,是谁“要求”苏联对这个国家实行军事占领,苏联军队又是击退了哪个国家对捷克斯洛伐克的“侵略和武装进攻”?是谁在加紧插手红海地区,制造动荡局势,并乘机在这一带扩充自己的军事实力?又是谁在公然挑动和支持越南对柬埔寨进行侵略和武装进攻?
显然,葛罗米柯的这段话,只能表明苏联今后在非洲或世界其他地区准备更放肆地进行侵略和扩张!
大量事实表明:苏联现在是世界上军费开支、军队数量、杀人武器和在国外驻军最多的国家,也是称霸世界野心最大的国家!由于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全球激烈争夺而形成的战争危险在增长,而自称在全球“处于历史性攻势”的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则是最危险的战争策源地。“来自苏联方面的威胁”是不容置辩的严峻现实,绝不是什么“虚构”;而苏联外长企图用来否认“来自苏联的威胁”的理由,却是“彻头彻尾的虚构”!


第5版()
专栏:

苏联外长在联大重弹老调
新华社联合国九月二十六日电 苏联外交部长葛罗米柯九月二十六日在第三十三届联合国大会全体会议上作了一大篇老调重弹的发言。象历次在联大的发言一样,葛罗米柯在讲话中仍然自我打扮一番,吹嘘苏联的和平努力,吹嘘缓和、裁军。他甚至还提到苏联主张签订禁止在任何领域进行核武器的任何试验性爆炸的条约。但是,就在葛罗米柯在联合国讲坛上讲话后没有几个钟点,瑞典和荷兰的地震研究所就相继测到了苏联在巴伦支海新地岛又进行了一次相当于里氏震级五点八级的地下核试验,这已经是苏联今年以来为加紧试制新武器而进行的第十二次地下核爆炸。
葛罗米柯还在会上兜售苏联向本届联大提出的“缔结加强无核国家安全保障国际公约”的所谓新建议。它打着“保证无核国家安全”的旗号,实际却是要捆绑无核国家的手脚,剥夺它们拥有自卫核力量的权利。葛罗米柯在讲这段话的时候,有些无核国家的代表一边听,一边频频摇头。
葛罗米柯在谈到非洲局势时,拚命洗刷自己,掩盖苏联在非洲的扩张行径。他说什么苏联在非洲“既不谋求政治统治,也不谋求租让权和军事基地”。但是苏联近年来在非洲的所作所为,特别是它利用古巴雇佣军干涉和侵略非洲主权国家的丑行,已足够揭穿葛罗米柯讲话的虚伪和欺骗。他甚至在会上公开宣布:当非洲或世界其他地区的国家“要求援助击退侵略和武装进攻时”,“它们有权指望朋友的支持”。这就不打自招地说明,苏联决不会停止对非洲和世界其它地区的扩张和军事干涉。
关于中东局势问题,葛罗米柯在讲话中声称那里是个“火药库”,存在“新的爆炸的危险”。他在会上不指名地对有的阿拉伯政治家进行攻击,企图分裂阿拉伯国家的团结。
葛罗米柯还在联合国讲坛上公开表示“声援越南”,并摆出一副霸权主义的嘴脸,指名攻击了日本的外交政策,说什么“在日本的政策中流露出值得警惕的倾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