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月6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挪威工人共(马列)机关报《阶级斗争》指出
第三世界在反霸斗争中取得巨大胜利
强调丢掉缓和幻想加强反对苏联侵略扩张政策
新华社斯德哥尔摩一九七八年一月四日电 奥斯陆消息:挪威工人共产党(马列)机关报《阶级斗争》一月二日发表社论,赞扬第三世界国家人民一九七七年在反对苏美两霸的斗争中取得巨大胜利。
社论说,“在世界范围内,一九七七年第三世界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斗争)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
社论指出,“在非洲大陆发生了激烈的斗争”。社论说,“南部非洲人民站起来了,他们给种族主义统治集团沉重的打击。他们拒绝苏联和美国插手的企图。”
社论接着说,一九七七年的形势证明了“第三世界人民是当前反帝斗争的主力军”的看法是正确的,并预示一九七八年第三世界的斗争将比一九七七年取得更大的进展。
社论还说,“两个超级大国在不断增加它们的军事力量。苏联进一步改进了部队装备。人们不再怀疑,苏联是在有目的地准备通过战争夺取世界霸权。在这一战争中,欧洲将成为战略关键地区。因此,现在是我们这部分世界的人们丢掉缓和幻想的时候了。”
社论说,“在过去的一年里,苏联加紧了对挪威的军事和政治攻击。”社论指出,苏联企图使它对巴伦支海和斯瓦巴德群岛的侵略扩张政策取得更大进展。一九七八年将更清楚地表明社会帝国主义怎样威胁挪威和世界各国的自主权。


第5版()
专栏:

第三世界是推动战后世界革命的强大动力
飞舟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世界历史,是全世界革命人民尤其是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超级大国霸权主义的斗争史;也是帝国主义殖民体系土崩瓦解、帝国主义和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走向没落的历史。在这个历史时期里,第三世界的国家和人民高举着反帝反殖反霸的伟大旗帜,成为战后世界革命变化的强大动力。如同任何事物都有其产生、发展、成长的过程一样,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成为反帝反殖反霸斗争的主力军,是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和时代背景的,也有一个发展和成长的过程。第三世界在当代反帝反殖反霸斗争中的主力军地位是历史形成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亚非拉的广大地区是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和附属国。二次大战削弱了老的帝国主义。民族解放运动的革命风暴席卷整个亚非拉地区。美帝国主义在战争中囊括了巨量的世界财富,乘机“填补真空”,把它的势力范围扩张到全世界,到处建立军事基地和军事集团,妄图以霸主的地位凌驾于全世界。然而,这一野心很快就遭到了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的沉重打击。中国革命的伟大胜利使得人类的四分之一摆脱了帝国主义的压迫,站到了反帝反殖反霸斗争的最前列,大大改变世界政治力量的对比。紧接着,美帝国主义在朝鲜战场上的失败,使得不可一世的
“金元帝国”纸老虎原形毕露。中国人民和朝鲜人民的伟大胜利,极大地鼓舞了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革命斗争。一九五五年召开的万隆会议对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的蓬勃发展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英法帝国主义妄图在亚洲卷土重来而进行的殖民战争遭到了可耻的失败。继之而来的是,埃及人民在苏伊士运河战争中的胜利;阿尔及利亚等一系列非洲国家通过长期的民族解放战争而取得独立;阿拉伯和巴勒斯坦人民不断取得反侵略战争的胜利;几十个非洲国家相继摆脱殖民枷锁而站立起来;南部非洲人民反对白人种族主义的斗争深入发展。越南、老挝、柬埔寨人民反对美帝侵略、维护民族独立的斗争取得了伟大胜利,使美帝国主义更加精疲力尽,狼狈不堪。英法等帝国主义也被迫从地中海以南、苏伊士以东撤退它们的殖民军队,结束了它们历史上充当强大的殖民帝国的不光彩的一章。拉丁美洲许多国家是第三世界中独立最早的。但是,一百多年以来,拉丁美洲仍然受到美帝国主义政治上、经济上、军事上盘根错节的控制。战后,民族民主运动在这里也蓬勃地开展起来。从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拉丁美洲国家和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一浪高过一浪,美国对一些拉丁美洲国家进行的武装干涉和侵略遭到了失败。拉丁美洲再也不是美帝国主义的后院,而是成了反帝反殖反霸斗争的前线。
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的一个又一个伟大胜利,都是对帝国主义的巨大冲击,都是对旧世界的摧毁性打击。
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用自己的斗争开辟了世界革命的新形势,使得帝国主义、殖民主义、超级大国再也不能为所欲为、任意欺凌弱小民族而不被惩罚了。
第三世界国家争取民族独立和捍卫国家主权的斗争是艰巨和曲折的。正当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尤其是美帝国主义这个超级大国在同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的较量中一败再败、江河日下的时候,另一个挂着社会主义招牌的超级大国——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出现在争霸世界的舞台上。它骨子里是反对民族解放运动的,但是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却打着第三世界国家“天然盟友”的旗号,挂着“援助”“支持”民族解放运动的招牌,到处渗透、扩张,同美帝展开了激烈的角逐。苏联极力鼓吹它的所谓“援助”对“民族解放运动是具有巨大历史重要意义的因素”,宣扬只有依靠它“才能赢得反对殖民主义和新殖民主义的战斗”,俨然摆出一付救世主的姿态,妄图一笔抹杀第三世界在反帝反殖反霸斗争中的决定性意义。然而,它对民族解放运动的扼杀和破坏,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正当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到处伸手争夺霸权的时候,却重蹈了美帝的覆辙。不是在别处,恰恰是在第三世界,人民的觉醒与斗争,使它不断碰壁,遭到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第三世界国家象斗美帝一样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第三世界反对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斗争,使世界各国人民反帝反殖反霸的斗争增加了新的内容,反映这一斗争有了新的广度和深度,进一步改变了世界形势。世界革命人民对苏联的社会帝国主义真面目和霸权主义野心的无情揭露和批判,给了这个超级大国的侵略扩张政策以沉重的打击。美帝国主义一系列侵略的失败,迫使它不得不放松对西欧的控制;西欧日益加强联合,增强了政治经济实力,也成为一支抗衡苏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力量。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的胜利,使帝国主义丧失了它的后方,大大加深了资本主义总危机。进入七十年代以后,第三世界的反帝反殖反霸斗争由政治领域扩展到经济领域,猛烈冲击了超级大国亟力维护的旧国际经济秩序。
第三世界反帝反殖反霸斗争的胜利和新的发展,使世界各种政治力量出现了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第三世界对这种新的历史形势的形成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正是在这时候,毛主席根据对国际形势的长期观察,提出了三个世界划分的伟大理论,科学地概括了当前世界范围内阶级斗争的客观现实。现在人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出,苏美两个超级大国特别是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是世界各国人民的主要敌人,第三世界是反帝反殖反霸的主力军,西欧、日本等是第三世界国家在斗争中可争取和联合的力量。毛主席关于三个世界划分的科学论断,是全世界人民特别是第三世界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强大思想武器。
第三世界是反帝反殖反霸的主力军,这是当代世界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实。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者力图否认这个事实,贬低第三世界反帝反殖反霸主力军的作用,恰恰说明第三世界的革命斗争打中了它们的痛处。对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来说,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者的这种叫嚣说明反帝反殖反霸的斗争正未有穷期,联合反霸的事业正任重而道远。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要争取彻底的政治和经济独立,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这一斗争的长期性,以及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同正在争夺世界霸权的苏美两个超级大国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决定了第三世界在全世界人民反帝反殖反霸斗争中主力军作用的长期性。第三世界反帝反殖反霸斗争的进一步发展,必将继续推动世界历史的前进,如同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就揭示的那样,继续“给整个的旧世界以决定性的摧毁性的打击”。


第5版()
专栏:

朝鲜《劳动新闻》发表文章
强调不结盟国家加强反帝团结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八年一月四日电 朝鲜《劳动新闻》一月四日发表文章,强调不结盟国家应加强团结,以便粉碎帝国主义的阴谋活动。
文章说:“随着不结盟运动的加强和发展以及它的成员国的增加,不结盟运动对世界力量对比关系和局势的发展正在给予越来越大的影响。这表明,不结盟运动是十分正当的运动,具有巨大的生命力。”
文章揭露了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势力正在世界各地不断地进行各种狡猾而恶劣的阴谋活动。文章说:“特别是帝国主义反动势力,正在把它们的这种侵略阴谋活动的矛头指向不结盟国家。由于不结盟国家所处的战略位置,它们具有的丰富的自然资源,它们在世界政治舞台上所起的巨大作用等,所以,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等支配主义势力在加强对不结盟国家进行干涉和渗透的同时,正企图从内部分裂、瓦解乃至扼杀不结盟运动。”
文章指出:“在这种情况下,不结盟国家加强团结,是有效地粉碎帝国主义等支配主义势力的干涉内政和分裂、瓦解的阴谋活动,牢固地保卫民族独立和自主权、进一步扩大和发展不结盟运动的保证。”
文章说:“每个国家的历史条件和地理环境不同,经济发展水平和当前斗争任务也各不相同。在这种情况下,每个国家只有坚定地坚持自主精神,才能够作到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根据本国实际情况和人民的要求,正确地解决建立新社会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文章说:“我国人民一如既往,今后仍将高举自主的旗帜,同所有不结盟国家紧密团结起来,为了不结盟运动的崇高信念和目的而积极努力。”


第5版()
专栏:

非洲萨赫勒地区国家举行首脑会议
加强合作进行抗旱斗争
据新华社班珠尔电 非洲萨赫勒地区国家抗旱斗争常设委员会第三次首脑会议最近在冈比亚首都班珠尔举行。
佛得角、乍得、冈比亚、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日尔、塞内加尔和上沃尔特八个成员国的首脑出席了会议。
会议通过的公报说:“会议对持续的旱灾及其对成员国经济,特别是对佛得角、冈比亚、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目前的粮食状况所产生的恶果,表示极大关注。”
会议批准部长理事会“关于发动一场新的动员各种资源的运动,以便实施救助灾民的紧急计划”。
冈比亚总统贾瓦拉说,这次会议具有重大的意义,因为它使我们集体的决心具体化,“使我们能够履行保证萨赫勒地区人民改善生活的职责”。
他说:“萨赫勒地区干旱和粮食短缺问题的真正解决办法是进行规划,以保证我们的农业发展不是过分地依靠不稳定的季节性雨量。”
毛里塔尼亚总统乌尔德·达达赫在开幕会上发表讲话说,今年(一九七七年)又遭到了旱灾,但是,“救援活动已经开始进行”。他高度赞扬常设委员会成员国援助其他受灾的兄弟国家的行动。
贾瓦拉总统在致闭幕词中指出:“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加速实现我们水利资源的发展计划。”
在闭幕会上,塞内加尔总统桑戈尔代表成员国发表讲话,强调必须加强萨赫勒地区国家之间的合作。


第5版()
专栏:

日本发现“唐三彩”陶瓷器碎片
新华社东京一九七八年一月五日电 最近,在日本九州北部地区发掘出一块“唐三彩”陶瓷器的碎片,在日本考古学和美术陶艺界人士中引起了反响。
这块“唐三彩”陶瓷碎片是一九七七年九月十九日,在福冈县筑紫群太宰府町的观世音寺遗迹出土的,瓷片长约十二厘米,宽约八厘米。据九州大学教授、考古学专家冈崎敬说,这可能是“三脚罐”的肩的部分。同时出土的还有唐代的一些白瓷器的碎片。
“唐三彩”碎片曾在日本四个地方发掘出来过,但这次出土的碎片是其中最大的一块,虽然在地下埋了一千多年,仍能辨认出上面的色彩。
据日本有关人士推测,这可能是营造观世音寺的日本和尚玄昉从中国带回的“唐三彩”制品的碎片。玄昉和尚曾在中国留学三十多年。


第5版()
专栏:友好往来

友好往来
以流静为团长、刘庆齐为副团长的中国武术团结束了对喀麦隆的友好访问,于一月三日晚回国。
中国武术团在喀麦隆共举行了七场演出,受到了近五万名观众的热烈欢迎。
去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晚,中国驻喀麦隆大使魏宝善为中国武术团访问喀麦隆举行了招待会。喀麦隆青年和体育部长费利克斯·托尼亚等官员参加了招待会。
十二月三十日,费利克斯·托尼亚部长为中国武术团举行了招待会。中国河北省足球队结束了对阿拉伯也门共和国的友好访问,一月三日乘飞机离开萨那回国。
到机场送行的有也门社会事务、劳工和青年部青年体育委员会秘书长阿里·萨利赫·奥巴德和这个部的部长办公室主任阿卜杜拉·哈姆丹尼等。
二日晚上,赵禁大使举行招待会,为中国足球队送行。也门社会事务、劳工和青年部副部长艾哈迈德·卢杰曼,新闻和文化部副部长哈桑·拉乌齐,萨那省副省长穆罕默德·阿卜杜勒—哈利克以及也门体育界人士和运动员六十人出席了招待会。
中国河北省足球队是去年十二月十七日到达也门的。中国运动员先后同塔伊兹、伊卜、荷台达和萨那省的足球队进行了四场友好比赛,每到一省,都受到当地负责人和群众的热烈欢迎。(据新华社)


第5版()
专栏:

难忘的友情
——记中国广西杂技团在西非访问
中国广西杂技团不久前应邀到西非的加蓬、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加纳进行一个月的友好访问演出。杂技团所到之处都受到当地政府和人民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接待。人们赞扬中国杂技艺术是连结中国人民和非洲人民之间友谊的纽带。
雨露绽开友谊花
十月的加蓬正值春天时节,阳光明媚,果花飘香。中国广西杂技团就在这样美好的季节来到加蓬访问演出。
加蓬政府对杂技团的访问十分重视。杂技团一踏上加蓬的土地,就受到了邦戈总统的热情关怀。他当时正在国外,但特地指示加蓬有关部门“一定要接待好”从北京来的朋友。加蓬总理梅比亚梅在百忙中不仅观看了首场演出和告别演出,而且还两次接见了杂技团人员。接见时,梅比亚梅总理愉快地回忆起他访问中国时曾荣幸地见到了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和敬爱的周总理。他告诉中国朋友,他和毛主席、周总理的合影照片是他平生最珍贵的纪念,他一直珍爱地保存着,他要把照片传给子孙,让他们牢记加中两国人民之间的深厚情谊。梅比亚梅总理委托杂技团团长把他的最珍贵的礼物带给中国人民的英明领袖华主席,祝愿华主席健康长寿。
杂技团在加蓬逗留期间,先后访问了首都利伯维尔、滨海奥果韦省和上奥果韦省。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受到加蓬人民充满友好情谊的接待。给杂技团开车的加蓬司机为了保证演出,总是不辞辛苦,随叫随到。旅馆的厨师们想方设法,按照中国演员们的口味精心地调配饭菜。每当装卸舞台的时候,加蓬的工人和士兵积极热情地和杂技团人员一起动手。有一次,杂技团在排练的时候,发现变戏法用的花瓶不知什么时候摔碎了,但马上准备新的时间已来不及了,大家很着急。一位加蓬电工见景生智,立即找来胶水,仔细地把破玻璃一块一块地对准粘起来,及时地保证了演出。
欢迎你,中国兄弟!
广西杂技团在友好的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度过了难忘的十天。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人民十分喜爱中国的杂技艺术。每天的杂技票一清早就卖光了。在演出大厅里,早早就挤满了等候开演的观众。
达科斯塔总统在观看首场演出后对杂技团的负责人说,他要特别指出的是,杂技团的演出加深了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人民对中国人民的了解,增进了两国人民的友谊。
去年十一月十日,杂技团来到圣多美南部的一个小县城内维斯演出。这一天,内维斯市民们纷纷来到街头,热烈欢迎来自远方的中国兄弟。人们高兴地奔走相告:“北京的杂技团来了!”“中国兄弟来了!”
由于长期的殖民统治,这个小县城没有娱乐场所。在哪儿演出呢?为了能让内维斯人民看到中国的杂技艺术,演员们打破常规,在马路边选了一块平地作为舞台,就演了起来。这场别开生面的演出,博得了内维斯人民特别热烈的掌声。演出结束后,一位老人兴奋地对中国演员说,你们是到内维斯来的第一个最受欢迎的外国艺术团,我们爱中国,爱中国人民,祝愿两国人民的友谊与日月共存。
亲切的会见
去年十一月十二日到二十一日,杂技团抵达加纳访问。在首都阿克拉和“花园城市”库玛西演出五场,观众达一万二千多人。
十一月十六日,杂技团访问了阿克拉地区加族传统领袖加曼策。加曼策按照民族传统习惯,举行奠酒仪式,欢迎杂技团的访问。加曼策双手捧着用椰子壳制作的酒碗,把一些酒轻轻地洒在地上,象征着为远道来访的客人“洗尘”,并祝福他们在加纳的访问演出获得成功,旅途平安。
加纳人民非常喜爱杂技艺术。为培养自己的杂技演员,加纳政府在一九七六年十月选派了十名男女少年到中国学习杂技。这批学员的家长得知中国广西杂技团访问加纳的消息,早就盼望着能看到演出和同中国杂技演员见面。
一天晚上,学员家长们怀着亲切和兴奋的心情前来观看在阿克拉的最后一场演出。演出结束后,加纳小演员十二岁的格温多琳的妈妈,十一岁的康斯坦斯的爸爸和十岁的阿多伍的大姐来到后台亲切看望中国少年杂技演员。格温多琳的妈妈拉着十五岁的车技演员黄秋萍的手说:“我女儿的年龄跟你差不多,她也是学车技的。你们的表演很精彩,从你们的表演中看到了我们的孩子们的形象。”小黄一面感谢格温多琳的妈妈的赞扬,一面告诉她说,加纳学员在中国学习努力,进步很快,他们将来一定会成为优秀的杂技演员。格温多琳的妈妈说:“从女儿寄回的照片和信件中,知道她们在中国生活得很好,各方面也都有进步,将来一定会把优美的中国杂技艺术带回加纳来。”  新华社记者


第5版()
专栏:

图为中国广西杂技演员同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农民在一起亲切交谈。
新华社记者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