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月6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一个没想到 一个想不通编辑同志:
我遇到一个没想到,一个想不通的事。
没想到的是:我家有台“上海牌”缝纫机,梭皮螺丝掉了,想买没买到。一天,我随便写了一封信,请上海缝纫机一厂寄几只来(信封里装了几角钱邮票)。我原来估计可能不会有回音。谁知过了几天,上海缝纫机一厂果真寄来了我需要的螺丝和梭皮,连寄费只花三角四分钱。
想不通的是:我们公社有一台“东方红”四十马力拖拉机,是洛阳东方红拖拉机厂的产品。因为几个零件损坏了不能使用。公社派人四出采购,一直没买到。前年冬天又派专人到洛阳东方红拖拉机厂去联系,这个厂一不接待,二不供应。公社花一万多元买的拖拉机,没用半年,闲放了一年。外出购买零件花掉几百元旅差费。寿县农机二厂修了一个多月,但加工不出机上的零件,还是白忙。洛阳东方红拖拉机厂不解决零件,我们公社花一万多元买了一堆废铁,等于贫下中农辛勤劳动生产的十五万斤稻谷被洛阳东方红拖拉机厂骗去了。这是什么性质的企业?!这个厂为什么采取这种态度,我真想不通。特此写信给你们,要求洛阳东方红拖拉机厂向上海缝纫机一厂学习。洛阳东方红拖拉机厂应该检查他们支援农业的态度。
安徽省寿县谢墩公社干部 冯本权


第3版()
专栏:

我们一定让贫下中农放心编辑同志:
收到你们转来冯本权同志的信,除责成销售处尽快解决信中提出的所缺零件外,还把冯本权同志信件全文印发至车间支部,组织全厂职工讨论。尤其是各级领导,都要据此检查工作,总结经验,吸取教训。
冯本权同志批评说:“公社花一万多元买了一堆废铁,等于贫下中农辛勤劳动生产的十五万斤稻谷被洛阳东方红拖拉机厂骗去了。”真是一针见血,说出了问题的实质。这对我们是多么有力的鞭策,多么深刻的教育啊!
我们厂是全国农机行业的骨干厂之一。对支援农业、加速实现全国农业机械化肩负着光荣的责任。产品质量不好,零件使用寿命短,配件供应不上,使广大贫下中农买的铁牛变成“死牛”。这究竟是支农,还是“坑农”?!事关方向,事关路线,决不能等闲视之。
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四人帮”对农业机械化事业进行疯狂的破坏。厂党委对提高产品质量、改进服务态度抓得不紧,要求不严,措施不力,没有牢固树立急贫下中农所急,想贫下中农所想,全心全意为贫下中农服务的思想也有很大的责任。我们要认真学习上海缝纫机一厂对用户负责的精神,努力提高产品质量,改进服务态度,让贫下中农放心。
为了接受教训,把坏事变成好事,我们将冯本权同志来信印发给全厂,组织全厂干部、职工就以下问题开展讨论:毛主席指示的“各行各业都要支援农业”和“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在我们头脑里树立起来没有?华主席号召在一九八○年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的战略部署在我们的岗位上落实了没有?有哪些差距?我们在生产每一个零件、完成每一道工序时胸中是否装有亿万贫下中农?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才能真正地支援农业?同时,结合揭批“四人帮”及其资产阶级帮派体系破坏工农联盟,破坏拖拉机生产,破坏农业机械化的罪行,健全规章制度,搞好企业管理,加强劳动纪律,表彰先进,帮助后进,为加速实现农业机械化贡献力量。
中共洛阳东方红拖拉机厂委员会


第3版()
专栏:读者来信

向洛阳拖拉机厂学习编辑同志:
我公社冯本权同志写信给你们,批评洛阳东方红拖拉机厂。你们把信转去后,他们非常重视,来信表示歉意,并询问拖拉机缺那些零件。接着又派懂得技术的老刘同志来到我公社,对拖拉机作了细致检查。老刘同志又领了公社拖拉机站两名司机同去洛阳拖拉机厂购买零件。司机回来高兴地说:工厂对这个问题真是重视,总厂曾开过各分厂负责人碰头会,要求各分厂及时安排供应零件。司机到各分厂提货,各车间也热情接待,顺利地购齐了所需的大小零配件。由于他们的支援,经过整修的拖拉机运行情况良好。
洛阳东方红拖拉机厂党委正确对待批评的态度和踏踏实实的工作作风,值得我们学习。公社党委最近召开全体社办企业干部、职工大会,号召大家向洛阳拖拉机厂学习。同时加强了对拖拉机站的领导,派了两名有经验的司机驾驶这台修好的拖拉机,建立健全各项制度,做到了拖拉机经常检查,定期保养,不让拖拉机带病工作。拖拉机站还开展各机组之间的竞赛,以提高耕作、运输效率,降低成本。
中共寿县谢墩公社委员会


第3版()
专栏:

支农有功 坑农有罪
——洛阳拖拉机厂广大职工愤怒揭批“四人帮”破坏农业机械化的罪行
去年十月下旬,洛阳拖拉机厂党委收到用户冯本权的来信后,立即指示有关部门派专人和用户联系,解决信中提出的问题。同时,把来信加上处理意见,印发全厂,进一步发动群众,结合整顿企业,揭发批判“四人帮”破坏拖拉机生产,破坏农业机械化,坑害农民,破坏工农联盟的罪行。
下面发表的是部分职工代表在一次座谈会上的发言。


第3版()
专栏:

把产品质量当作大事来抓
洛阳拖拉机厂总工程师 罗士瑜
拖拉机质量的优劣,是企业各方面因素的综合反映,也是企业广大职工对国家、对人民是否真正负责的结果。如果出厂的产品物美价廉,那你就是真心实意支农,如果出厂的产品质量差、价钱贵,又不认真地加以解决,表面上是支农,实际上是坑农。
“四人帮”是破坏拖拉机生产的罪魁祸首。近几年我厂拖拉机质量严重下降,故障多、寿命短、性能差,到了用户手里,三天两头修,有的拖拉机用不多长时间,光修理费差不多又可以买一台新的。
我作为拖拉机厂的总工程师,看到产品质量问题如此严重,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看到贫下中农来厂排队买零件,满脸觉着发烧。拖拉机质量为什么下降?根子就在“四人帮”及其资产阶级帮派体系。他们煽动无政府主义,否定一切合理的规章制度,搞什么自由炼钢,自由加工,自由装配。全厂的产品设计、科研及质量检验部门都被砸烂了,全厂没有一套完整的产品图。同时,新产品试制车间、部件试验室和试验站也被砸烂。这样一来,产品质量严重下降了。
打倒“四人帮”以后,我们以揭批“四人帮”为纲,大力整顿企业管理,把提高产品质量当作大事来抓。针对质量存在的问题,我们发动全厂职工对产品质量进行普查,把提高产品质量的规划、措施,落实到车间班组和个人,组织质量攻关;初步建立了以岗位责任制为中心的各项规章制度;充实、加强了技术管理系统,对产品图纸和工艺资料开始整顿,给新工人上技术课,组织岗位练兵,提高工人的技术操作水平。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召开科学大会通知的精神,进一步落实了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广大技术人员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大大提高。经过初步整顿,过去那种混乱状态已经改变。对产品质量存在的问题,正在有计划、有步骤地加以解决。铸铁分厂的综合废品率已从过去的百分之二十八下降到百分之十点八二,拖拉机的一次装车合格率已上升到百分之八十以上。


第3版()
专栏:

深入揭批“四人帮”,誓把坑农变支农
洛阳拖拉机厂党委书记 郑维祥
要支农,不要坑农,这是社会主义企业,特别象我们这样一个直接为农业机械化服务的企业必须做到的起码要求。能不能真正做到支农而不坑农,这是检验企业党委是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还是执行刘少奇、林彪、“四人帮”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一个重要标志。我们厂围绕着这个问题,进行过尖锐的斗争。
我们厂是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国家重点建设的。一九五八年,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为我们制定了建厂方针:各种拖拉机样式和性能定要适应我国的气候和地形;并且一定要综合利用;其成本一定要尽可能降低。在毛主席光辉指示的指引下,我们厂建成以后,克服重重困难,为贫下中农生产出了我国第一批东方红牌拖拉机,受到了热烈欢迎。后来,由于刘少奇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散布“中国地少人多,不需要拖拉机”的谬论,并窜到我们厂干扰破坏,造成拖拉机生产将近十年达不到设计水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批判了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一九七○年产量突破了设计水平。不久,林彪伙同“四人帮”,大搞修正主义,大搞阴谋诡计,大搞分裂主义,对我厂进行疯狂破坏。特别是近几年来,“四人帮”及其在我厂的资产阶级帮派体系,为坏人翻案,大搞“双突”,把一些坏人拉入党内,塞进各级领导班子,篡夺了我厂相当大的一部分领导权。他们居心险恶地要把洛阳拖拉机厂搞成“生产管理越乱越好,拖拉机装车越少越好;故障拖拉机越多越好”的典型。他们的捣乱破坏,使我厂生产数量下降,质量粗劣,成本提高,消耗上升。一九七六年,就少生产拖拉机一万六千台。有些出厂产品,用不了多久就坏了。
粉碎“四人帮”,我们厂得解放。去年以来,我们遵照英明领袖华主席抓纲治国的战略决策,放手发动群众,联系我厂实际,深入揭批“四人帮”,粉碎资产阶级帮派体系,整顿和加强了领导班子。全厂生产蒸蒸日上,月月完成生产任务,产品质量不断提高,废品率大幅度下降。广大职工急贫下中农所急,想贫下中农所想。对已出厂的产品,我们认真执行包修、包换、包退的“三包”政策,坚持多生产配件,改进服务态度。为适应发展农业生产的新形势,全厂已经作出规划,决心依靠自己力量,大搞革新挖潜和技术改造,争取到一九八○年使拖拉机的产量增加一倍,在农业机械化的进军中贡献力量。


第3版()
专栏:

工人农民心连心
40发动机分厂曲轴车间党支部书记 全国旭
“四人帮”横行时,“技术无用论”、“规章制度是管、卡、压”等等反革命谬论,象一只只嗡嗡叫的苍蝇,散发着病菌,毒害着我们工人阶级队伍。我们车间有些干部和工人忽视产品质量,说什么“别看质量差,用户抢着要”。不按工艺要求生产,采取“自由加工法”,致使曲轴经常出现断裂的现象。
有一次,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贫农,诚恳地对我们说:我们三个生产队凑款买了一台拖拉机,谁知用了半年,这根轴就断了。当天夜里,三个队的队长都没睡好觉,社员们也是心如火烧。你们当工人老大哥的,不能想想办法给我们换一根好的吗?!咱们工农可是一家人啊!这位老贫农的一席话,象铁锤一样敲打着我们每个同志的心。我当时激动地代表工人同志对他说:你放心好了,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多生产一根曲轴,让你带回去修车。第二天,当这个老贫农拿到新的曲轴时,紧紧地握住我的双手,半天没说出话来。
工人农民心连心。通过揭批“四人帮”,同志们都能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和实现农业机械化、巩固工农联盟、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紧密地结合起来。大家严格按工艺规程加工,你追我赶,大干快上。到去年十月底,我们的曲轴生产已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国家计划。


第3版()
专栏:短评

要支农 不要坑农
“要支农,不要坑农!”洛阳东方红拖拉机厂的职工,说出了亿万农民的心里话,表达了工人阶级巩固工农联盟、全心全意支援农业大上快上的决心。
是支农还是坑农?反映了两条不同的路线。“四人帮”破坏革命,破坏生产,破坏农业机械化事业,千方百计地“坑农”,其罪恶目的,是要制造工农矛盾,破坏工农联盟,以便乱中夺权,颠覆无产阶级专政。近几年来,在“四人帮”的干扰破坏下,有些农机产品的质量下降,消耗上升,成本增加。有些出厂产品到了用户手里,用不多久就坏了,影响了农业生产,引起农民的不满。农机生产和服务部门,一定要紧密联系本单位实际,深入揭批“四人帮”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极右实质及其在农业机械化方面的表现,批判他们“坑农”,破坏工农联盟的罪行。
要教育干部和工人在分清路线是非的基础上,认真想一想:全心全意为农业机械化服务的思想是否树立了?毛主席提出的在一九八○年基本上实现农业机械化的伟大任务,在本单位是怎样落实的?为什么产品质量不好,问题在那里?对用户的维修配件供应和服务工作做得怎样?要从路线斗争的高度,总结经验教训,对这些问题作出认真的回答,并采取有效措施,努力提高质量,增加产量,充分生产、供应零件配件,降低成本,为农业机械化作出新贡献。


第3版()
专栏:

他们为牧区建设作出贡献
——记两名到内蒙古草原插队的知识青年
记者最近到内蒙古一些地方访问,了解到在草原和农村,有一大批知识青年不仅在政治上迅速成长起来,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党的基层干部,而且许多人刻苦钻研科学技术,在为实现农牧业现代化方面做出了贡献。
我们访问了被称为“种子迷”的天津下乡知识青年邱家恒。他现在是乌拉特前旗苏独仑公社东风三队的队长。邱家恒不怕“四人帮”扣“走白专道路”的帽子,九年如一日,坚持大搞种子科学实验,先后进行了几百个品种的对比试验,更新了队里所有农作物的种子,使他所在的生产队实现了良种化。他试验成功的七种杂交高粱,一九七五年在公社大面积推广,亩产达到千斤。在这之后,他又在丰产田里创造了春小麦亩产千斤的纪录。
邱家恒在科学实验中,废寝忘食,百折不挠,不怕苦不怕累,中午头顶烈日在试验田里劳动,深夜还提着灯笼观察谷子开花时一瞬间的变化情况。在邱家恒的住房里,除了他自己的行李以外,炕上、桌子上摆满了一个个装着各色各样种子的小布口袋和农业科学书籍,连墙上、房梁上也挂满了种子袋和各种农作物标本。为了进行农作物种子的科学研究,邱家恒认真钻研了与种子有关的作物栽培、土壤以及肥料、气候等科学技术理论。贫下中农和基层干部都称他为“种子专家”。一些农业科学工作者对他的研究成果也感到高兴。
记者还访问了知识青年武绍亮。他是一九六五年初中毕业后由呼和浩特市到乌拉特中后联合旗落户的。他看到这里的草原没有电灯,就想利用风力发电。从一九六八年开始,这个仅有初中文化程度的青年,一面放牧,一面翻阅国内外有关风力发电的科学资料,用自己积存的一千多元钱买了工具、材料,反复进行试制。经过七年的艰苦努力,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终于试制成了一种小型轻便的风力发电机。这种发电机适合一家一户使用,便于牧民转移牧场时携带。最近他又制成了一台附属装置——脉冲电牧拦综合用电器,用风力发电机冲上电以后,既能照明,又能供半导体收音机用电,还能接上拦羊用的电网。他曾携带自己做的小型风力发电机在全国土仪器展览会和全国风能利用会议上作过表演,得到了好评。
武绍亮为了研制风力发电机,刻苦读书,钻研科学理论。他几乎翻遍了呼和浩特市科技图书馆和自治区科技情报研究所图书馆有关的技术书籍,反复学习了高等物理、数学等基础知识,攻读了气象学、空气力学、流体力学和电子学。遇到不懂的地方就记下来,写信给几百里以外的老师、教授求教。有时还登门拜访。武绍亮在牧区结了婚,牧民说他的家是个图书馆、实验室和小工厂。
这样一个立志为牧区现代化建设而勤奋学习钻研的青年人,在“四人帮”横行时,却被污蔑为“不问政治,走的道不对”。那时,当反革命小丑张铁生跳出来以后,武绍亮的知心朋友曾劝告他说:“你看见报上登的《一份发人深省的答卷》没有?那可是有来头的呀!”武绍亮说:“不管他怎么说,反正答白卷不是什么功劳,凭白卷能建设社会主义吗?”武绍亮顶着“四人帮”的干扰,继续刻苦自学。目前,他又研制成功两台不同类型的风力发电机,能在最小的风力下发电。他设计的小型风力发电机已在旗办企业里试制,准备成批生产。
内蒙古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办公室的同志告诉记者,象邱家恒、武绍亮这样刻苦钻研科学技术,并做出贡献的知识青年,在内蒙古农村牧区成百上千。大量生动的事实说明,“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新华社记者(本报有删节)


第3版()
专栏:

排除拖拉机故障 首先要排除思想故障
75拖拉机装配分厂党委书记 张太义
拖拉机装配,是生产的最后一道工序。有了合格的零件,能不能多装、装好拖拉机,是对我们每一个装配工人是否全心全意为农业机械化服务的一个重要检验。
全心全意为农业机械化服务,多装、装好拖拉机,是我们装配分厂广大职工的共同心愿。但是,在“四人帮”横行时,这个愿望却不能实现。“四人帮”煽动无政府主义,破坏装配操作规程,搞什么“自由装配法”,致使装配质量越来越次。前年七月,一共装了十一台拖拉机,全部有故障。群众反映说:“装配厂,装配厂,装的拖拉机出不了厂,拖拉机来拉拖拉机,人抬肩扛排故障”。故障排除不彻底,出厂后到了用户那里,又开不动了,坑害了贫下中农,影响了工农联盟。事实教育我们,质量问题不仅是个技术问题,而且是个政治问题。
在工业学大庆运动中,我们围绕如何提高装配一次合格率问题,在全厂展开讨论,针对“故障车也有人争着要”的马虎、凑合思想,对职工进行质量第一的思想教育。装配工人朱国亮同志激动地说:“我们都是农村来的,贫下中农给我们吃,给我们穿,我们的产品不合格,怎么能对得起贫下中农呢?过去质量不好,那是‘四人帮’干扰破坏的,揪出‘四人帮’,我们再搞不好质量,怎么向党向人民交待!”大家纷纷表示,一定要把质量搞上去。有一次,总装车间发现一台机错装了一个螺丝钉。螺丝钉虽小,它却反映了“三老四严”的作风还没有落实到每一个人,每一个工位。总装车间党支部及时抓住这件事,召开了全车间质量分析会,大讲产品质量与实现农业机械化的关系,使大家受到了一次生动的路线教育,提高了支农的自觉性。由于大家思想上重视了,质量很快也就上去了。一次装车合格率由年初的百分之三十提高到百分之八十以上。通过装车一次合格率的提高,我们体会到,只要领导重视,全党动员,狠批“四人帮”破坏产品质量的罪行,不断进行全心全意为农业机械化服务的思想教育,拖拉机质量是可以提高的。正如同志们说的:要排除拖拉机的故障,首先得排除思想上的故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