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1月9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东盟加强合作争取建成和平中立区
马来西亚报纸强调东盟对苏越条约必须提高警惕
据新华社北京十一月八日电 东南亚国家联盟(简称东盟)十一年来沿着加强政治经济合作、坚持为把东南亚建成和平中立区这一目标持续前进。
东盟是东南亚五个第三世界国家,即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组成的一个区域性组织。它于一九六七年在曼谷成立时发表的宣言中提出,它将通过共同的努力,“促进本地区的经济增长、社会进步和文化发展”和“促进东南亚的和平与安全”。一九七一年十一月,五国在吉隆坡开会,发表了《吉隆坡宣言》,即著名的《东南亚中立化宣言》,正式向世界宣告要采取联合行动,“以争取承认和尊重东南亚为和平、自由和中立区,不接受外来强国的任何形式的干预”。一九七六年八月,马来西亚代表在出席科伦坡不结盟国家第五次首脑会议时,曾郑重地提议大会通过建立东南亚和平中立区。由于受到阻挠,这个倡议未能通过。东盟建立东南亚“和平、自由和中立区”的倡议,和斯里兰卡提出的印度洋和平区以及墨西哥提出的把拉美变成无核区的倡议等,都是第三世界各国人民反对把有关地域变成大国争夺和战争场所的正义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斗争对促进第三世界的团结和反对超级大国的侵略和战争阴谋,具有重要意义。
一九七六年二月,东盟五国领导人在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举行了第一次首脑会议,签署了《东盟协调一致宣言》和《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促进了东盟各国人民团结合作、反对外来干涉、维护民族独立和经济权益的斗争。一九七七年七月,东盟第十届部长会议重申要在东南亚“建立一个不受任何形式的外来强国干预的和平、自由和中立区”。八月,在东盟成立十周年的时候,五国领导人在吉隆坡第二次首脑会议上再次强调要继续努力,为达到上述目标而斗争。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在这次会议上郑重宣布,菲律宾不再对马来西亚的沙巴州提出领土要求,这对改善菲马关系,加强东盟内部团结作出了贡献。
在经济领域内,东盟各国的合作近年来大大加快了步伐。一九七六年三月,东盟第二次经济部长会议上,五个成员国决定共同兴办五项工业企业,其中多数是化肥厂,争取自力更生地解决发展农业的需要。目前,五个工厂的资金、设施等正在逐步落实。在区域贸易方面,一九七七年二月,五国签订了关于成员国实行特惠贸易安排的基本协议,规定采取签订长期合同、提供低息贷款、扩大关税特惠等措施,以扩大五国之间在商品,尤其是食品和工业产品方面的贸易。
近年来,东盟同第二世界工业发达的国家如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及欧洲经济共同体各国的经济贸易关系也开始发展。一九七七年八月,在东盟第二次首脑会议结束的时候,五国领导人同来访的日本首相福田赳夫、澳大利亚总理弗雷泽和新西兰总理马尔登分别举行了会谈,就一些问题达成了协议。这是东盟成立十年来,成员国领导人采取共同立场,并且共同出席的第一次与外国进行的谈判,是东盟各国团结合作增强的新标志。
东盟各国目前正在进一步加强团结,加强友好合作,这对东南亚地区的和平和稳定具有重要的意义。
据新华社北京十一月八日电 马来西亚报纸发表评论指出,苏越条约是变相的“军事盟约”,已“使越南进一步倒向苏联集团”,东盟国家对苏越条约必须提高警惕。
《马来亚通报》十一月六日的社论说,“苏越条约中规定当任何一方受到攻击时,另一方则联合采取‘相应的有效措施’以共同对付,这赤裸裸地暴露了它的友好合作,不仅限于经济,科技文化,而把军事也包括在内了。”“它可能也是一份变相的军事盟约,与越南的宣称不结盟,在实质上已是背道而驰了。”
社论说,苏联的友好合作条约“极可能构成对和平的重大威胁,特别是东南亚地区,苏联的这类条约,似乎已成了在世界各角落点燃火头的药引了!”
《星洲日报》十一月七日发表评论说,“勃列日涅夫欢呼这项条约具有
‘特别意义’,事实也是如此。经过了长期的苦心经营,软硬兼施,苏联终于完全把越南拉到自己的怀抱里。今后它在东南亚有个更稳固的立足点。
评论说,对东盟国家来说,苏越条约却是个新的警惕。以前,越南极为敌视东盟,指斥它是“美帝搞出来的军事联盟”。但后来却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这一态度改变,无法消除东盟对越南的疑虑,前些时候,越南总理范文同突访东盟五国,展开“微笑外交”,宣称越南要遵循独立外交政策。然而,曾几何时,范文同言犹在耳,苏越条约却突然签订了,这不得不使东盟各国感到惊讶。


第6版()
专栏:

西伯利亚的寒流侵入了东南亚的暖洋
国际舆论对苏越条约普遍感到憎恶和不安
据新华社北京十一月八日电 新华社记者报道:苏联和越南签订了“友好合作条约”,西伯利亚的寒流侵入了东南亚的暖洋,国际舆论的反应是普遍的憎恶、不安。
不管缔约双方如何掩饰,没有什么人怀疑这个条约的军事性质。日本《产经新闻》的文章说:这一条约意味着两国的军事同盟化。这家报纸还说“打上友好合作标记的这一条约,只要看看迄今为止的情况,就可看出其军事色彩是极为浓厚的”,“越南在军事方面依靠苏联的姿态不是自今日始”。法新社十一月四日从曼谷报道说,苏联在越南的军事顾问近来已增加到四千人。南斯拉夫《政治报》驻莫斯科记者十一月五日报道说,“这个条约的性质与华沙条约盟国之间用条约规定的双边联系非常相似”,其差别只是形式而已。
不论越南当局如何辩白,现在再要说越南是一个独立的不结盟国家,这是对历史的嘲笑。今年六月二十九日,当越南正式加入了“经互会”、世界舆论指出“越南已经同苏联结盟”的时候,越南当局急急忙忙到处辩白,说什么“越南并没有倒向苏联”,“越南加入经互会是为了获得重建国家的资金”。现在,苏越签订了这个条约,进一步打开了人们的眼界,正如日本《每日新闻》所说,“今年春天正式加入了经互会的越南,在经济上已经加入苏联集团。这次通过同苏联签署了友好条约,越南领导机构钻进了苏联圈的军事一体化。”这家报纸还说:“越南象在非洲的古巴一样,从某种意义上讲,已被置于克里姆林宫的‘代理人’的地位。”还有许多报刊都一致认为,这个条约“表明了越南在政治上投入了苏联怀抱”(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河内的中立结束了”(法国《晨报》),“越南完全纳入了苏联阵营”(日本时事社)。
为什么越南领导人不惜撕下不结盟的假面具,亲自登门签订这个条约呢?瑞士《日内瓦论坛报》说:“在这样一种形势下,经济搞得很糟,而且拚命进行一场取得的结果与其野心不相称的战争的越南,需要物资、武器和保证的支持。”还有的报纸评论说,“就越南方面来说,这是图利的婚姻”,而从苏联来说,要在东南亚建立桥头堡。
这个条约的矛头指向谁?显然苏越勾结,有联合反华的一面。但正如世界舆论所指出的,这个条约将给整个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带来不安,而首当其冲的是东南亚国家,是“对东南亚联盟的冲击”。日本《每日新闻》说,“苏联领导想使越南起到接近东盟的‘尖兵’作用。”法国《世界报》指出:“看来很明显的是,这是苏联的缔结亚安条约的老主张。这个主张曾受到各种抵抗”,“但是,勃列日涅夫从未放弃他的主张,越南不言而喻是采用苏联在外交方面的主张的,所以苏联使它的卒子在越南挺进。”
苏越条约签订以后,越南侵略柬埔寨的步伐加快了。对东南亚其他国家的威胁也越来越现实了。正如日本《读卖新闻》所说,这个条约使“东南亚明显地感到不安”,东盟国家的外交人士认为,“这是苏联介入印支争端的决定性的登场”,“投出了强烈不安的目光”。
然而,苏越的军事结盟的确也反映了它们的处境更趋孤立。日本《产经新闻》的报道说,“越南肯定要脱离东南亚联盟,证实其古巴化”。《日内瓦论坛报》的一篇文章说,“单是越南的侵略行动”已经使西方国家对它的“热情”冷却下来,“现在只剩下莫斯科保护人了”。意大利《共和国报》十一月五日的文章指出,尽管有越南这一举动,“但莫斯科处于严重困境。在远东,它只有唯一的一个可靠盟友,那就是河内”。


第6版()
专栏:

越南企图掩盖在中越边境制造流血事件是徒劳的
应越南当局邀请前往现场观察的外国记者揭穿事实真相
新华社北京十一月八日电 河内消息:越南当局十一月一日在中越边境制造严重流血事件后,特别邀请了一些外国记者前往现场观察,企图利用这些记者之口来抵赖它的罪责。但是尊重事实的记者的报道使越南当局的打算落了空。
法新社十一月四日发自河内的报道指出,一些访问归来的新闻记者说:“他们不能证实进行这次袭击的是中国部队。可以看到的六具尚未埋葬的尸体(按:指被越南方面打死的中国边境群众)都穿着平民服装。”
报道说:“这些记者也没有看到任何东西能证明关于发生过有数千名部队参加的战斗的消息。”它还说,记者同样无法证实关于“数千名中国人”在这个地区附近集结的消息。从山顶上看到的只有平民活动。
法新社记者同一天发自中越边境的报道说,他只看到了“十来个越南民兵的眼睛和步枪都对准着中国”。他说:“同原先星期四和星期五河内官方公报所说的情况相反,越方没有人被打死。”
法新社的报道中的这些说法同越南当局关于十一月一日事件的说法完全不同。越南当局说,这个事件是由于“大批中国士兵”入侵和占领越南领土造成的。这些中国士兵向越南民兵开火,“使许多人伤亡”。“事后,中国方面‘派遣成千名武装士兵、警察和工兵来到这里的边界地区,使这个地区的局势继续紧张’。”
在中国方面说明事实真相之后,越南通讯社发表了一条消息,再一次为越南当局捏造的谎言辩解,还说:“十一月一日事件发生后,一些外国记者已前往现场观察明显的证据。”然而,外国记者却表示看不到这些“明显的证据”。因此,越南《人民报》十一月六日刊登这条消息时,尴尬地删去了这段话。


第6版()
专栏:

萨达特总统阐明在埃以和谈中的方针
新华社开罗十一月八日电 据开罗报纸报道,埃及总统萨达特十一月七日对记者发表谈话说,埃及不会同以色列签订和平条约,除非条约对以色列即将同巴勒斯坦人民的代表就决定巴勒斯坦人民在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前途进行谈判的前景作出明确规定。
萨达特说,他已指示在华盛顿进行和谈的埃及代表团向以色列方面提出巴勒斯坦人民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实行自治的必要性。
萨达特说,同巴勒斯坦人的谈判应该从埃以和平条约签订之日以后的一个月之内开始。
埃及内阁十一月七日举行会议听取了代理外交部长布特罗斯·加利所做的关于埃以和谈的详细报告。穆斯塔法·哈利勒总理十一月七日晚宣布,埃及内阁支持埃及代表团在华盛顿和谈中所遵循的方针。他说,埃及代表团在谈判中的方针基于以下原则:一、埃及将坚持遵循萨达特总统的和平主动行动的精神;二、埃及谋求全面解决阿拉伯—以色列冲突;三、在这一地区建立公正和持久的和平必须使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得到保证;四、把解决埃及前线的问题和全面解决巴勒斯坦问题联系起来,以保证这一地区的真正和平;五、和平的主要保障是建立在公正和维护有关各方的合法权利的基础之上的。
哈利勒说,内阁就下一阶段的谈判向布特罗斯·加利作了新的指示。


第6版()
专栏:

“前哨”反华 后台撑腰
苏联领导人公开支持越南扩张主义
新华社北京十一月八日电 莫斯科消息:苏联领导人公开支持越南当局扩张主义并且恶毒反华,成为今年苏联十月革命节苏联领导人言论中引人注目的内容之一。十月革命节前夕,苏联同越南签订了被国际舆论认为是军事同盟性质的“友好合作条约”。
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十一月四日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十月革命节庆祝大会上作报告时强调,苏越“友好合作条约”更加强了两国的“紧密关系”。他把越南的反华行径说成是“捍卫自己的独立和主权”,诽谤中国推行“大国扩张主义”,“同世界上最反动的势力结成无原则的同盟”,并且叫嚷要对中国的政策“给予坚决回击”。同时,他又故作姿态地说,“苏联一如既往地主张苏中关系正常化”。
柯西金指责美国和西方国家,说“缓和和停止军备竞赛的问题近期得不到应有的解决”,是由于西方想要苏联作出单方面的让步,想取得军事优势。他接着以恫吓的口吻说,苏联拥有一切必要手段来给予“侵略”行动以毁灭性回击。柯西金表示,希望苏美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会谈能导致“相互可以接受的解决办法”。苏联国防部长乌斯季诺夫十一月七日在莫斯科举行的阅兵式上发表讲话,鼓吹继续扩军备战,炫耀“苏联武装力量装备有现代化的技术兵器,常备不懈”。他诽谤中国“推行大国和霸权政策”。柯西金和乌斯季诺夫讲话时,以黎笋为首的越南党政代表团都在场。


第6版()
专栏:

一些非洲国家领导人纷纷发出呼吁
要求乌干达和坦桑尼亚停止武装冲突
综合新华社消息 据外国通讯社报道,近几天来,乌干达和坦桑尼亚两国部队在东非维多利亚湖西部的乌、坦边界发生武装冲突,一些非洲国家的领导人对此极为关切,纷纷呼吁乌坦两国以维护非洲团结的大局为重,立即停止武装冲突,并通过和平协商解决双方的争端。
几内亚总统塞古·杜尔十一月二日打电报给非洲统一组织执行主席,呼吁乌坦之间立即停火,并呼吁非统执行主席对这一冲突进行调解。
突尼斯总统布尔吉巴分别打电报给乌坦两国领导人,呼吁他们“尽一切努力立即恢复和平,并立即进行谈判,以便能够按照非洲统一组织宪章的精神和规定,求得和平、公正的解决办法。”
多哥总统埃亚德马十一月一日打电报给乌干达和坦桑尼亚两国总统,呼吁乌坦间实行“停火,以便使对话代替枪声”,“向世界表明非洲人在非统组织内是能够在没有外来干预的情况下,解决一切争端的”。
象牙海岸总统乌弗埃—博瓦尼十一月三日写信给坦、乌两国总统,呼吁他们通过对话来停止两国之间的战争,“因为这场战争不利于维护独立的非洲的荣誉和尊严”。他说,如果非洲国家进行一场残忍的兄弟厮杀的战争,那么,它们怎么能够有效地为实现非洲大陆的完全非殖民化而斗争呢?
肯尼亚总统莫伊十一月五日在一次讲话中呼吁乌干达为了和平与非洲团结的利益,把军队撤出坦桑尼亚领土。
向坦、乌两国总统发出呼吁的还有尼日尔最高军事委员会主席赛义尼·孔切、利比里亚总统托尔伯特、利比亚国家元首卡扎菲等。
据《喀麦隆论坛报》十一月七日报道,喀麦隆总统阿希乔最近写信给乌干达总统阿明,呼吁他“采取明智态度,立即停火,并谋求和平解决两个兄弟邻国之间的分歧”。
另据报道,非洲统一组织主席、苏丹总统尼迈里的特使菲利普·奥班格,携带尼迈里总统给乌干达总统阿明和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的信件,十一月五日离开苏丹首都喀土穆前往乌干达和坦桑尼亚。他和非统组织副秘书长彼得·奥努已经到达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尼迈里总统在信里呼吁乌、坦两国总统根据非洲统一组织宪章,用和平的办法来解决他们之间的冲突。
在这以前,据乌干达电台广播,乌干达总统阿明曾经指责坦桑尼亚人入侵了乌干达领土。他在十一月二日说,乌干达军队已把坦桑尼亚人赶走,并且控制了一千八百四十平方公里的卡格拉河突出地带。据坦桑尼亚通讯社报道,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在十一月二日下午向全国发表的讲话中,否认坦桑尼亚曾经入侵乌干达。他号召坦桑尼亚人对在坦桑尼亚国土上的乌干达军队进行反击。尼雷尔总统还说,阿明总统“自己已经承认并宣布他的军队确已侵入坦桑尼亚,占领了卡格拉河沿岸地区”。


第6版()
专栏:国际短评

用对话代替枪声
乌干达和坦桑尼亚两国部队在边界地区发生武装冲突的消息传出后,许多非洲国家的领导人纷纷发出呼吁,要求立即停火,撤退军队,通过和平谈判来解决两国之间的边界争端。这些呼吁,符合广大非洲人民的根本利益,也代表了关心非洲团结反霸事业的人们的共同愿望。
乌干达和坦桑尼亚都曾经受过殖民主义的侵略和统治,并在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中互相支持。取得独立之后,两国都面临着发展民族经济、巩固民族独立的严重任务。睦邻友好、团结合作,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彼此之间的纠纷是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对抗、分裂,甚至兵戎相加,其结果只能亲痛仇快,同受其害。
自从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大举入侵非洲以来,它一直在非洲国家之间扩大分歧,制造矛盾,甚至一再挑起流血冲突,搅得非洲很不安宁。在这种情况下,非洲国家信守非洲统一组织宪章的原则,加强彼此之间的团结和合作,对于反对超级大国霸权主义对非洲的侵略和干涉,无疑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超级大国,特别是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正在跃跃欲试,力图插手乌、坦两国之间的纷争,以便扩大事态,混水摸鱼。这种情况不能不引起非洲各国人民的高度警惕。两国边境发生武装冲突后,非洲国家对此普遍关注,强烈呼吁和平解决,这是重要原因之一。
目前,非洲统一组织主席尼迈里已经派出特使前往两国进行调解。我们衷心地希望,争执双方能尊重非洲各国的呼吁,迅速停火、撤军,用对话代替枪声,通过和平协商途径来解决争端,重新恢复两国之间的友好睦邻关系,为非洲团结反霸的共同事业作出贡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