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1月9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思想再解放一点
本报特约评论员
(一)
华主席在今年国庆招待会的祝酒词中,号召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思想再解放一点,胆子再大一点,办法再多一点,步子再快一点”。华主席的号召,反映了全国亿万人民的强烈愿望,反映了形势发展的迫切需要,揭示了加快我国社会主义建设速度的关键,具有很大的针对性,意义极其深远。
在这四个“一点”中,首要的是思想再解放一点。思想得到解放,胆子才会增大,办法才会增多,步子才会加快。粉碎“四人帮”,除掉了前进道路上的最大障碍;党的十一大为我们制定了正确的路线;五届人大提出了新时期的总任务;我国人民开始了新的长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精神状态如何,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的精神状态如何,是思想解放,敢闯敢干,还是固守陈规,畏缩不前,直接影响着我们向四个现代化进军的快慢和成败,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
两年来,我们深入揭批林彪、“四人帮”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批判他们种种假左真右的谬论,在各条战线拨乱反正,正本清源。这个过程,也就是解放思想的过程,把人们从林彪、“四人帮”大量的歪曲宣传中,从他们制造的各种精神桎梏中解放出来。从粉碎“唯生产力论”、“管卡压”等枷锁,到推翻反动的
“两个估计”;从对“四人帮”反革命政治纲领的批判,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我们冲破了一个又一个思想“禁区”,人们的思想一步一步地得到解放,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可以说,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我们抓纲治国,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学技术等各方面取得的一切进展,无一不是思想解放的结果。
但是,我们的思想状况能否适应新长征的要求呢?应该说还不适应,甚至远远不能适应。我们的新长征,是一场根本改变我国经济和技术落后面貌,进一步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伟大革命。这场革命既要大幅度改变目前落后的生产力,也必然要多方面地改变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没有思想上的大解放,这场革命是很难实现的。由于思想上不够解放而造成的胆子不够大,办法不够多,步子不够快的情况,不是到处都可以看到吗?有些同志,一看到现代化的步伐正在冲击一些老框框、旧传统,就摇头不迭,顾虑重重,担心走偏方向;一想到要用实践这把尺子来衡量过去做的和当前面临的一切事物,就疑虑多端,犹豫不前,总觉得还是照搬“本本”为妥;一听到与前些年林彪、“四人帮”的鼓噪不相同的声音,看到群众拍手称快、完全该办但却触犯所谓常规的事情,就噤若寒蝉,虽三思而不行。凡此种种,说明我们有些同志的思想,还被左一根绳索,右一具枷锁束缚得死死的。不推动他们大大地解放思想,怎么能适应新长征的要求呢?
(二)
历史每前进一步,都需要解放思想。代表先进阶级的新思想向代表没落阶级的旧思想的挑战,是社会政治变革的前导。解放思想,无产阶级最彻底。历史上一切剥削阶级由于阶级的局限性,不能也不可能实行最彻底的思想解放。无产阶级则是历史上最伟大的阶级,它的利益同社会发展的规律相一致,能够始终面向真理。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是彻底解放思想的光辉典范。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当时盛行的各种各样思想和学说,从不盲目迷信,而是对人类思想所建树的一切,都重新探讨、批判,并在实践中加以检验,从而为无产阶级创立了“一个决不同任何迷信、任何反动势力、任何为资产阶级压迫所作的辩护相妥协的完整世界观”。
解放思想,一切从实际出发,而不是从“本本”出发,是毛泽东思想体系的根本原则。毛泽东同志毕生致力于把马列主义同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来分析和解决我国革命的实际问题,在我国民主革命时期提出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提出了正确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学说;在国际斗争中提出了划分三个世界的理论。在毛泽东同志的革命生涯中,从来没有任何束缚思想的框框,他总是经常不断地教育全党同志要解放思想。早在一九三○年,毛泽东同志就提出反对本本主义,民主革命胜利以后又指出“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我们在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而斗争的时候,必须有这种大无畏的精神。”一九五八年,毛泽东同志向全国人民发出了“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打倒奴隶思想,埋葬教条主义”的战斗号召,又多次指出:“我们除了科学以外,什么都不要相信,就是说,不要迷信”。“要敢想、敢说、敢做,不要不敢想、不敢说、不敢做。这种束手束脚的现象不好,要从这种现象里解放出来。”毛泽东同志的这些光辉思想,指引着我们在革命的道路上夺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今天仍然具有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
(三)
要做到思想再解放一点,首先就要有勇气冲决林彪、“四人帮”编织的种种精神罗网。林彪、“四人帮”制造的这场浩劫,不仅给国民经济带来了濒于崩溃的灾难,而且给我们的思想建设造成了空前的破坏。直到今天,“四人帮”制造的无形的“精神枷锁”还禁锢着我们有些同志的思想,“四人帮”设置的不可逾越的“禁区”,还占据着他们头脑中一大片地盘。这些同志不敢思考问题,不敢提出问题,更不敢动手去解决问题。解放思想,最主要的就是要从林彪、“四人帮”的精神枷锁中解放出来。这就要求我们打好揭批“四人帮”的第三战役,把被林彪、“四人帮”颠倒了的是非颠倒过来。这是思想建设的百年大计,特别对青年一代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一代的青年人,正当长知识、确立世界观的时候,恰恰是林彪、“四人帮”疯狂歪曲、阉割和篡改毛泽东思想的时候。很多人自以为学到不少毛泽东思想,其实,他们所学到的很多是林彪、“四人帮”鼓吹的假毛泽东思想。而青年一代是新长征的生力军,如果他们头脑中真假马列尚未分清,怎么能迈开大步呢?
解放思想,也要同旧的传统观念、小生产的习惯势力决裂。我们是在一个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当新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时候,很多方面不可避免地还带着从中脱胎出来的那个社会的痕迹。直到今天,旧的传统观念、小生产的习惯势力还在多方面地影响着我们的思想和工作。再加上这些年来由于林彪、“四人帮”的倒行逆施,清除旧社会污泥浊水的工作,非但没有前进,反而倒退了。践踏民主的封建专制主义,不问实际情况只按“长官意志”办事的陋习,拒绝外国先进科学技术的“闭关锁国”政策,等等,竟被贴上马克思主义的标签,强行推销,助长了“贾桂思想”,发展了愚昧主义,阻碍了社会生产力前进。马克思、恩格斯早就说过,共产主义革命不仅要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而且还要同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在实现四个现代化的进程中,同传统观念决裂的任务已经越来越迫切地提到我们面前。
正确地认识过去所学的“苏联经验”,也是解放思想的一个重要问题。建国之初,我们曾提出向苏联学习的口号,在社会主义建设的不少方面借鉴了苏联的做法。在我们还缺乏经验的情况下,这样做是必要的,曾起过积极的作用。但是,当时苏联关于经济建设、企业管理的那套东西,也不是没有弊病的。我们在学的过程中,也出现过盲目照搬的教条主义倾向。我们现在的管理体制,特别是工业的管理制度,不少就是五十年代从苏联搬过来的,实践证明其中很多做法是妨碍生产力发展的。而我们有不少同志却习以为常,看不到其中的问题,不懂得必须对苏联经验进行具体分析,根据我们的情况大胆实行改革。
要做到思想再解放一点,还要从个人得失的小圈子里跳出来。对于我们每个革命同志来说,林彪、“四人帮”的流毒和影响是客观存在,但是,为什么有的人能够振奋精神,大胆工作,而有的人却老是心有余悸,畏缩不前?为什么群众的思想要比我们有些干部容易解放得多,“枷锁”、“禁区”也要少得多?看来,这笔帐除了主要算在林彪、“四人帮”的身上外,还应该从自己的主观世界去找找原因。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怕犯这样那样的错误。这些同志遇事不点头,不摇头,等一等,看一看,拨一拨,动一动,不怕工作搞不好,国家受损失,就怕损伤自己的私利。这些同志,应当从个人主义的小圈子里跳出来,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胆子大一点、再大一点,敢于担风险,当闯将,这样才能在加速现代化的大道上迅跑,而不致成为新长征的落伍者。
(四)
华主席指出“思想再解放一点”,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应。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朋友,对此感到由衷的高兴。但是,也有一些好心的人耽心,中国现在的作法会不会偏离毛泽东思想的轨道?我们说:当然不会。毛泽东思想过去是,现在是,今后仍然是我们行动的指南,是我们世世代代的传家宝。我们所说的解放思想,决不是“离经叛道”,而是把我们的思想和工作从林彪、“四人帮”的禁锢下解放出来,回到毛泽东思想的轨道,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研究新问题,夺取新胜利。
马克思主义的出现,本身就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人类思想大解放的结果。它的诞生,又把强大的思想武器交给了无产阶级。若干年的历史实践证明,离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发展是不可能的。但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开辟认识真理的道路。毛主席早就教导我们,应当把马克思主义理论看作是行动的指南,不应当视为僵死的教条,不应当“把马克思列宁主义书本上的某些个别字句看作现成的灵丹圣药,似乎只要得了它,就可以不费气力地包医百病”。这就告诉我们,决不能拘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个别词句和结论,必须根据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根本原理,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对新的历史条件下的新情况,作出新结论。这不是背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而是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丰富和发展。能不能这样做,既是对待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根本态度问题,又是解放思想的明显标志。
要真正做到思想再解放一点,就必须大力提倡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的“三不主义”,充分发扬党内外的民主。解放思想与发扬民主是密切相关的。林彪、“四人帮”经营的帽子工厂和棍子工厂虽然已经倒闭,但它在人们思想上造成的影响并不是一下子就能消除的。在我们有些领导同志中,听不得不同意见,动不动给人扣帽子,这种情况还是有的。这种压制民主的恶习如不改变,人们的思想就很难再解放一点,胆子也很难再大一点,办法也不可能再多一点,步子也不可能再快一点。我们一定要认真实行民主集中制,努力造成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这是解放思想的重要保障。
华主席关于“思想再解放一点”的号召,正在并必将进一步化为巨大的动力,促进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的改革,促进生产力的大发展,使我们的国家以更快的步伐奔向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


第3版()
专栏:

“六分之五”适用于一切科技人员
本报评论员
最近,本报陆续收到不少地、县有关业务部门和厂矿企业事业单位科技人员的来信,反映他们至今还不能保证有“六分之五”的业务工作时间。这个问题值得引起重视,切实加以解决。
党中央反复强调,科学技术人员应当把最大的精力放到科学技术工作中去,至少必须保证“六分之五”的时间搞业务。这里指的是一切科学技术人员,包括专业研究机构和地、县有关业务部门以及厂矿企业事业单位的科技人员。但是,不少地方和单位的领导同志,对这个问题很不理解。他们把有关业务部门和基层单位的科技人员视为例外,认为党中央关于“六分之五”的规定对这些同志不适用。这是不对的。我国的科学技术队伍,一部分集中在各级各类研究机构,大部分分布在企业事业单位和地、县有关业务部门。他们从事同工农业生产直接联系的科学技术工作,担负着指导推广科研成果、进行技术革新和技术改造等重要任务,有的还做一些研究工作。如果把专业研究机构的科技人员比作“野战军”,那么,这些分散在基层和行政业务部门的同志就是“地方军”。怎么能把“野战军”和“地方军”分割开来,说“六分之五”对这一部分适用,而对另一部分不适用呢?
认为“六分之五”的规定对一部分科技人员不适用的同志,实际上是认为科技工作是可有可无、可紧可松的工作。他们老是在科技人员身上打主意,指派做别的工作。比如,有的地方以服从“中心工作”为借口,抽调科技人员参加“学大寨工作队”或“一批双打工作队”,以顶替党政工作干部的工作;有的单位指定科技人员去五·七干校,或分配各种与业务无关的劳动任务。这些做法,影响了科技人员对业务的钻研,对科技事业的发展十分不利,亟需纠正。
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工厂、农村一切工作都要以高速度发展工农业生产为中心。为了加强党对农村工作的领导,某些地方在一定时期内派出精干得力的工作队帮助基层工作,是必要的。但是,不能因此就简单地把派工作队当作中心工作,也不能说科技人员只有参加工作队才叫做服从中心工作。现在,不少地区和部门,把围绕发展生产这个中心所做的许多带有突击性的工作,统统称作“中心工作”,以致把真正的中心工作遗忘了,形成了毛主席早就批评过的很多的“中心工作”,出现了凌乱无秩序的状态。他们为了强调某一项工作重要,就把它称为“中心工作”,以便到处拉人,拉来拉去,总要拉到科技人员头上,这样下去,还搞什么科技工作呢?
“科技人员就不要参加劳动锻炼了吗?”这样提出问题的同志,实际上至今还不承认科技人员是劳动者。在他们头脑深处有一种偏见,认为只有扛锄头、抡大锤才是劳动。因此,他们看到科学技术人员专心致志地搞科技工作,就认为是脱离“劳动”。这是一种十分狭隘的思想。他们还不懂得,科学是生产力。科技人员所从事的工作,是为了发展工农业生产,这正是一种劳动,而且是艰苦的劳动。我国工农业生产劳动强度之所以还很大,重要原因之一,是由于科学技术落后。这正需要发挥科学技术队伍的力量,大力开展科学技术工作,鼓励并支持科技人员钻研业务,哪能指责人家业务搞多了呢?
当然,科技人员应该积极参加政治活动(当前应该积极参加揭批林彪、“四人帮”的斗争),应该尽可能多接触工农群众,以不断提高思想政治觉悟,进一步树立无产阶级世界观。但政治活动也好,劳动锻炼也好,都必须以不影响科技工作为前提。不要让科技人员脱离本职工作去五·七干校或参加工作队下乡劳动。我们高兴地看到,上海、安徽、北京等地已经作出这样的决定,希望这些决定迅速付诸实现,更希望其他地区也能这样办。


第3版()
专栏:

北京、上海市委分别作出决定
不再抽调科技人员去干校劳动
本报讯 北京市委最近发出通知:为了加强和提高教育、科研工作,保证教师和科技人员至少有六分之五的时间从事教学和科研业务,市委决定,今后一律不再抽调大、中、小学的教师、干部和科技人员参加普及大寨县工作队和去干校劳动。
本报讯 为了切实保证科研人员每周至少有六分之五的业务工作时间,上海市委决定,科研人员今后不再轮流到干校参加脱产劳动和政治学习。
根据市委的指示精神,上海各科研单位采取了下列措施:科研人员不参加与业务无关的下乡下厂劳动,不参加民兵值勤和训练活动;加强生活后勤、技术后勤工作;给担任管理工作的科研骨干配备必要的助手;如上级任意占用科研时间,科研人员有权抵制,等等。
目前,上海全市绝大部分科研单位的科研人员的六分之五业务工作时间,基本上得到了保证。他们认为,以后可以更加集中精力搞业务,保证科研的连续性。


第3版()
专栏:

湖南地质四一八队党委的措施具体可行
科技人员业务时间有了保证
本报讯 湖南地质四一八队党委,采取一些具体措施,切实保证地质技术人员六分之五的业务工作时间。这些措施是:
一、提高政治学习质量,减少学习时间。党委布置政治学习时,提出明确要求,及时督促检查,强调实际效果,不搞形式主义。除星期五半天和星期一晚上一个半小时外,不在其它工作时间安排政治学习。
二、不抽调技术人员脱产搞运动。另外,党委决定少开会,开短会;开会尽量一竿子插到底,不开重复会;只需行政干部参加的会议,就不叫技术干部参加。
三、不让技术人员参加搬迁钻机、装卸车等与技术业务无关的劳动。从今年开始,试行技术人员“工作日志”制度,把保证“六分之五”和每月从事野外工作不得少于十八天,作为技术人员考核评比条件之一。
四、改进后勤工作。一是保证普查组用车。普查组转移时,提前通知大队,届时派车接运。这样,一般当天就可开始工作,避免因走路或坐公共汽车而耽误工作。二是及时供应专用物资。大队增加一名懂地质技术的采购人员,专门负责地质技术方面物资材料的供应,使技术人员摆脱跑材料等非业务工作。三是解除技术人员的后顾之忧。给普查组配备炊事员,改变过去由技术人员轮流做饭的情况。大队定期派车给各工作点送菜送肉。随队家属的用粮用煤,也由大队集体购买,按月分送到各户。
采取上述措施后,技术人员的工作效率和质量普遍提高。铁矿组仅用了二十几天,就踏勘了五个县的十几处铁矿点。电法组自电野外作业,三个月完成的工作量和班台效率,为同类条件规范要求的一倍半到五倍。


第3版()
专栏:来信

中央规定不适于县的技术人员吗?编辑同志:
我们是文化大革命初期大专院校毕业的畜牧兽医技术人员,立志在家畜育种、防治畜禽疾病等方面贡献自己的才干。但是,长期以来,由于林彪、“四人帮”鼓吹的“政治可以冲击一切”、“技术无用论”的毒害和影响,我们常常被抽去干别的工作:每年蹲点劳动要达到一百天,割草积肥要完成一千斤,星期四又是义务劳动日,真是“夏收夏种连双抢,秋收秋种再下乡,平时突击不算账”。奇怪的是,有些领导干部却说,党中央规定的“至少必须保证六分之五的时间搞业务”,是指科研单位的科技人员,对县级机关技术人员不适用。事情果真是这样吗?
江苏武进县多种经营管理局 徐友龙 姚静华


第3版()
专栏:来信

厂矿技术人员能有“六分之五”吗?编辑同志:
我们厂里常常出现生产加工等待图纸的现象,对此大家很不安。但是,技术人员每周却要参加两个半天学习,两个半天劳动,一个半天非专业性会议。加上其他杂事,真正用于设计的总共不过三天。有人说,保证六分之五是指科研单位,不包括工矿企业中的技术人员。我个人认为,这种说法不符合党中央规定的精神。
包头市第二阀门厂技术科 赵忠元


第3版()
专栏:来信

“中心工作”把我们的业务时间占用了编辑同志:
我是学林业的,在常德林业局搞技术工作。这些年来,业务时间经常得不到保证,往往刚开始某项研究,就被抽去搞“中心工作”。从一九七六年冬到现在,我们这里不少科研人员被抽调参加农村工作队,长期脱离业务。这样下去,我们业务工作又怎样去完成呢?
湖南常德地区林业局 刘守邦


第3版()
专栏:来信

有了成就更应集中精力搞科研编辑同志:
我们厂第五车间技术员王肇坤同志,是出席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的技术革新能手。由于他在一项技术革新中作出了成就,各级领导机关就争相推荐,指名要他出席各种先进代表会,甚至一些检查团、慰问团也少不了他。从今年元月至七月,王肇坤先后参加较大的会议和社会活动共六次,累计一百一十天。
当前,我国正在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加速实现四个现代化。对科技人员来说,时间就是速度,时间就是成果。为此,建议各级领导机关注意减少科技人员的非业务性活动,对有成就的科技人员,更应该保证他们有六分之五的时间。
广西建华机械厂政治处 黄克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