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1月8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苏联不断扩充军备终将发动战争
西方一些军政界人士强调必须加强防务对付苏联威胁
综合新华社消息 最近西方国家的一些政界和军界领导人纷纷发表讲话,揭露苏联在军事上不断扩张势力,严重威胁着西欧和世界的和平与安全。
卢森堡首相兼外交大臣加斯东·托恩最近在卢森堡众议院就卢森堡一九七八——一九七九年度外事预算发言时说:“苏联继续象一个扩张中的大国那样行事。”他说,苏联“企图加强它在世界海洋上的存在,一有机会,它就毫不犹豫地推进,不论在非洲(直接地或通过安插的人)、在印度洋、在和阿富汗接壤的南部边境,还是在印度支那半岛”。他还指出,对于欧洲,“苏联在北面用军事手段或在东南面用外交手段来试探北大西洋联盟侧翼的抵抗意志。”
加拿大海军司令安德鲁·科利尔最近在新不伦瑞克省的圣约翰向联合服务学院发表演说时说,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海上大国的苏联,仍在继续扩充它的国家武装力量,这最终势必将发动一场战争。他指出,象俄国人所掌握的这样庞大的军事机器不会总是以玩弄战争游戏为满足的。他说,西方军事观察家们感到,一旦苏联认为它已足够强大,它就会发动进攻。
加拿大国防部长巴尼·丹森十月三十一日在安大略省佩塔瓦瓦军事基地发表一项声明,重申加拿大决心支持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防卫西欧的事业。
丹森部长在声明中说,在欧洲防御、特别是在挪威北部防御方面,加拿大政府对于在紧急情况下能够用经过考验的士兵去尽快增援北翼防线的能力继续给予高度重视。
瑞典新任外交大臣汉斯·布利克斯十一月一日在斯德哥尔摩总体防御协会讲话时指出,苏联派驻波罗的海的核潜艇是对北欧力量平衡的一种威胁,所谓“北欧无核区”必须把整个波罗的海包括进去。这是瑞典官方第一次正式提出“北欧无核区”应当包括波罗的海的主张。
汉斯·布利克斯还说,超级大国在靠近北欧的地区不断扩充军备使瑞典感到“不安”。他认为苏联在科拉半岛的军事基地“是特别引人注目的”。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欧洲盟军最高司令黑格十一月三日在日内瓦美国国际俱乐部发表题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我们未来的安全需要》的讲话时说,在过去十五年中,由于苏联每年增加军事费用百分之四到五,它已经从一个基本上是防御性的国家发展成为一个“全球性的超级大国”,把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十五用以扩充军备。苏联的这一军事计划使得它针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部署的军事力量实现了现代化。
在此之前,黑格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总部的一次谈话中强调北大西洋盟国必须增加防务开支,以加强“联盟的实力”。


第6版()
专栏:

苏联在联大玩弄“保证无核国家安全”的骗局
据新华社联合国十一月四日电 新华社记者报道,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最近讨论了苏联向本届联大提出的“缔结一项关于加强保证无核国家安全的国际公约”的所谓“新建议”。但是,许多国家的代表对这项建议不感兴趣,报名发言者寥寥无几,讨论的场面冷冷清清。
这个所谓“新建议”在第一委员会讨论时,第一天上午除了苏联代表上台自吹自擂一通外,因无人发言,只得休会。当天下午,只有两个代表发言。第二天上午又只有一人发言,时间一共不到二十分钟。下午虽有四个发言,倒有两个人是批评苏联提出的建议的。第三天上午因无人报名,会议被迫取消。尽管苏联代表几乎全体出动到处拉人发言表态,五天的辩论就这样冷冷清清地过去了。
为什么人们对苏联炮制的这个“新建议”不感兴趣呢?一个非洲国家的代表说,每年都作为“新议题”提出的苏联各项议程,都是一场空谈。什么“不使用武力”啦,“裁减军费百分之十”啦,都不过是为苏联自己制造“裁军骑士”的虚假形象而已。一位地中海国家的代表说,苏联的建议总是说自己一片好心,但是人们总也看不见它把裁减军备的话付诸行动。它的“建议”越多,核军备就越膨胀。
巴基斯坦代表在发言中指出,无核国家只能接受核国家无条件地不对它们使用核武器的安全保证。他说:“苏联提出的公约草案对无核国家安全问题的看法同无核国家自己的观点有很大差异”。这个发言在会场上顿时引起广泛的共鸣。第二天,墨西哥代表强调,对无核国家安全的保证,在于超级大国承认“核军备竞赛应当停止,直到实现了全部消灭核军备的目标为止”。


第6版()
专栏:

“栽军”图  方成画


第6版()
专栏:

警惕苏联破坏阿拉伯团结
新华社记者述评
苏联最近竭力利用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分歧,挑拨离间,扩大裂痕,破坏它们之间的团结。这个新的攻势从戴维营会议前夕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并且在进一步发展,很值得人们注意和警惕。
在苏美两霸目前在中东的争夺中,美国撇开苏美去年发表的关于尽快恢复日内瓦会议解决中东问题的联合声明,再次把苏联排除在外,促成埃、以签订了戴维营协议,随之又加紧推动埃、以签订和平条约,“独揽”了中东问题的“和平解决”。这对一心想通过日内瓦会议插手解决中东问题的克里姆林宫,无疑是一个沉重打击。为此,勃列日涅夫一再发表讲话,大骂美国。他先在九月二十二日指责美国在中东问题上“向苏联挑衅”,苏联
“将坚决抵抗”,“决不示弱”。接着,他又在十月五日抱怨美国“忘掉了日内瓦会议”,“忘记了它有两个主席——苏联和美国,以及由此产生的各项权利和义务”,并宣称苏联“将采取相应行动”。
勃列日涅夫气势汹汹向美国发出这种威胁性的警告,虽然并不意味着它要同美国直接对抗,但却对阿拉伯国家包藏着杀机。西方舆论指出,苏联提出要“采取相应行动”的警告,“含有不祥之兆”,“俄国人可能考虑在中东推行一种比较大胆的、进行公开分裂的政策”。事实上,苏联已把分裂政策由“可能”变成现实。
戴维营会议以后,在苏联开展新的外交攻势中,勃列日涅夫亲自上阵,为这一攻势确定了主攻方向和打击目标。十月五日,他在招待一位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的宴会上俨然以太上皇的口吻宣称:当前在中东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团结和调动一切反对在近东事务中搞投降主义的、反阿拉伯的路线”的“力量的积极性”,共同反对埃及领导人“俯首听命于美、以发号施令”。这显然是公开要阿拉伯国家和人民追随苏联,去集中地孤立和打击埃及。苏联按照这一方针开展了一系列的外交活动,借口反对埃、以“在美国保护下”建立“军事政治联盟的企图”,对一些阿拉伯国家软硬兼施,诱压它们同苏联建立“战略同盟”,妄图一箭双雕:既可把埃及彻底孤立,又可以控制参与同盟的一些阿拉伯国家。
据黎巴嫩《使者报》报道,苏联的这一企图,遭到某些阿拉伯国家的反对。一位阿拉伯国家领导人指出,同苏联结盟会使阿拉伯国家陷入“两个超级大国的竞争”,而“失去自己的民族独立”。同时,苏联在外交活动中,一方面利用阿拉伯国家在戴维营会议问题上的分歧,对它们进行分化和瓦解,拉一派,打一派,加剧它们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另一方面加紧利用埃及国内的困难和矛盾,从事破坏、捣乱和颠覆活动,甚至露骨煽动所谓“埃及民族力量和进步力量所代表的埃及人民”,起来“对抗埃及总统”,公开号召推翻埃及的合法政府。这在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中是罕见的。
在此期间,为了紧密配合外交攻势,苏联还发动一场新的宣传攻势,为挑拨和加深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分裂大造舆论。从戴维营会议以来,苏联报刊和通讯社连篇累牍地发表消息、文章和评论,竭力兜售在日内瓦会议的范围内解决中东问题的主张,强调苏联享有插手中东问题的“各项权利”。塔斯社、《真理报》等在文章中以我划线,把承认苏联有这种
“权利”的一些国家封为“阿拉伯进步力量”;而把不同意或反对苏联有这种“权利”的一些国家,骂为“阿拉伯反动派”、“亲西方的阿拉伯政权”。塔斯社九月二十四日的评论,极力渲染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对抗”,并幸灾乐祸地对它们相互“断绝外交关系”和“断绝经济关系”拍手叫好。《真理报》十月二十日的消息更是鼓动要“加强阿拉伯进步国家”,同“阿拉伯反动派的斗争”。尤其引人注目的是,苏联报刊把满腔仇怨集中地倾泄在埃及领导人身上。塔斯社和《真理报》、《消息报》等中央报刊发表的有关评论绝大多数都指名道姓地攻击埃及领导人,拚命渲染埃及“在政治上走进了死胡同”,“使自己和整个阿拉伯世界对立起来”等等。
苏联这些“相应行动”再次向全世界表明:利用国家之间或一个国家内部存在的分歧,挑拨离间,制造冲突和争端,已经成了苏联推行侵略扩张政策、同美国争夺世界霸权的一种惯常手段。从中东、南部非洲、非洲之角到东南亚,苏联都是这样干的,其目的都是服务于它的霸权主义的全球战略。苏联中央电视台评论员九月三十日坦率地承认:戴维营会议“直接涉及我国(苏联)的利益”和“苏联的国家安全”,苏联对“这一富有爆炸性危险的地区的事态不能袖手旁观”。
面对两个超级大国、特别是那个披着“天然盟友”外衣的超级大国的分裂、破坏的阴谋,阿拉伯国家当前最迫切的任务,是要提高警惕,排除外来干涉,克服分歧,加强团结,共同对敌。这是阿拉伯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正如阿拉伯世界舆论指出,阿拉伯历史“最有力的教训是:没有阿拉伯人的团结,就没有阿拉伯人的生存”。


第6版()
专栏:

伊朗国王向全国发表讲话
呼吁建立和平与稳定维护国家独立
据新华社德黑兰十一月七日电 据波斯通讯社报道,伊朗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十一月六日就当前国内形势向全国发表讲话,呼吁建立和平与稳定。
巴列维国王说:“大部分罢工和怠工原来都是有正确动机的,但是最近改变了方向,影响了工业和人民的日常生活,甚至停止了对我国极为重要的石油的生产。”这种情况“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已发展到我国的独立受到威胁的阶段”。
他说:“为了建立法治、维护和平与安全,我尽了一切努力建立一个联合政府。只有在证明这样做不可能之后,我才指定了一个临时政府。”
他说:“现在我再次向全国宣誓,并保证,以前的错误不会重犯,以前的腐败不会再出现,甚至会得到补偿。”
他说:“我保证,在实现和平与稳定之后任命一个国民政府,使人民享有基本权利和自由,举行自由选举,实施宪法。”
他说:“但在目前情况下,伊朗帝国军队的首要职责是确保和平与稳定。”
国王要求宗教领导人和人民保持和平和镇定。国王在讲话结束时呼吁:“我们大家在这种严重时刻都要替伊朗着想。……我要同你们一起全力维护国家的领土完整、我们的独立、国家统一和在国内建立自由。”


第6版()
专栏:国际简讯

国际简讯
施特劳斯当选巴伐利亚州总理
西德巴伐利亚州议会十一月六日以压倒多数票选举基督教社会联盟主席施特劳斯为这个州的总理。施特劳斯随即宣誓就职。
玻利维亚组成新内阁
玻利维亚总统胡安·佩雷达十一月六日宣布组成军人占大多数的新内阁。佩雷达是今年七月下旬在军方支持下就任总统的。
巴拿马教师结束罢教
巴拿马教师为要求增加工资和改善教学条件从九月十六日开始举行的罢教已经结束,各地学校从十一月六日开始上课。政府当局答应从一九八○年起把教师的月工资增加十五巴波亚(巴拿马币名,与美元等值)。
本格拉铁路恢复通车
联结扎伊尔和安哥拉的本格拉铁路恢复通车以及该铁路线上的迪洛洛铁路桥修复竣工的仪式,十一月四日在扎伊尔的边境城市迪洛洛举行。 (据新华社)


第6版()
专栏:平壤通讯

高处山花分外香
——访朝鲜阳德郡散记
朝鲜多山。为了了解山区人民的生活,我们在九月中旬访问了平安南道的阳德郡。
过平壤市以东的远郊区,眼前就逐渐呈现层峦叠嶂的景色。汽车在盘山公路上行驶将近四个小时,才到达郡城。城内街道宽敞,两旁的机关、电影院、文化馆、医院、学校等建筑物排列整齐,多层住宅的窗口飘着白色或浅色窗帘,家家户户的阳台上还安置着各色各样的花。住宅底层是商店,里面摆着本地工业品和土特产。听了郡行政委员会副委员长梁在俊同志的介绍后,我们沿着深山幽谷的公路逶迤前进。大约一个多钟头,车子驶进了隐下里,在阿虎飞岭山脉的麒麟山麓停下。
“黄金山革命事迹地”的讲解员朴春玉同志迎面而来,同我们一一握手。她一边引路一边说:“请诸位沿着当年金主席走过的崎岖小道翻山过岭”。说着便带我们开始爬山。山间小道沿着一弯溪水延伸。山路两旁有数不清的红松、枫树、木兰树、核桃树、橡子树,还有五味子、黄芪、桔梗、大黄等药用植物。约莫走了一个时辰,但见半山坡上出现一座草顶的木头房屋。屋前涧水潺潺,四周林木参天。朴春玉说:“这是一九四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上金将军上山来借住过的李吉父老人的家。”进了屋子,她边说边将房里金主席当时睡过的草席、枕过的木枕、用过的餐具等一一指点给我们。事情是这样:
金日成同志那天下午在清津、元山视察返回平壤途中,绕道到了这儿。他同这位七十岁的老人促膝谈心,询问山里有哪些野果、野菜,全家分到多少土地,生活过得怎样。他告诉老人说:你们可以采集山果、山菜、草药交售给国家,山上遍地就是黄金呢!
第二天清早,金将军踏着白霜,继续登山。春玉同志说:将军摘下五味子鲜红的果实对人讲:“这是好东西,要发展民间疗法”。他在山腰上发现了一片草地,就说:“这儿草肥,可以发展牧业。放羊吧!”我们去到那里的时候,早已有了一个大牧场,羊群咩咩,逗人喜爱。我们攀上了最高峰骑马台,在这儿可以展望咸镜南道、江原道、黄海北道青翠的群山。这里的事迹碑写着,金主席是如何关心山区人民,组织和动员人民做到靠山吃山,除了种庄稼外,要按季节采集山上土特产,同时发展林、牧、副业,培育水果、养蚕、养蜂。一句话,要充分利用山区一切资源和条件,发展国民经济,提高人民生活。
阳德郡狠抓了地方工业,这对开发山区生产建设和提高山区人民生活起了重大作用。现在,全郡工厂企业有三十个,其中郡办的占十九个,能生产铁器、农具、家具、针织、绸缎、布匹、服装、皮革、食品、饮料、乐器、药品、纸张、肥皂、化肥、刷子等二千多种产品,有的送往各地,有的甚至出口国外。
阳德郡面积八万町步(每町步合十五市亩),山林占了七万四千。山上到处都是松树,其中以红松为最。朝鲜中央植物研究院在郡里设有分院,对松和其他各种山林资源进行科学研究。目前,山林储材量达三万立方米。山上草药有四百多种,每年交售给国家五百吨。山菜更是漫山遍野,取之不尽。果园处处,每年可给国家提供水果四、五千吨。
阳德郡有耕地七千町步,种玉米、水稻、烟草、黄豆等作物。除拖拉机外,还有适于山区作业的插秧机等农业机械。全郡溪流很多,有扬水站六十个。山顶上也都修了水塘和水井。
阳德郡畜牧业的特点是养兔子很多。平均每户养十五到二十只兔子,全郡每年约产一百五十万只,可提供兔肉一百五十吨。
阳德郡文教卫生事业也有很大发展。全郡不但有人民学校、高等中学,还办起了高等山林专业学校。现在,一万五千多名青少年在校学习。本地中学毕业后,百分之七十的人可上道和中央办的林业、农业等大学,结业后,除按国家需要分配其它地方外,其余大部分回乡治山。外地大学毕业生也有分配来这儿的。全郡已有二千多名工程技术人员。有些中学毕业后参加工作的,实行半工半读,上函授大学,毕业后与一般大学毕业生一样享有专家称号。接待我们的朴春玉、梁在俊都是函授大学毕业生。党组织是有计划地培养和提高在职干部的。为了活跃山区人民文化生活、提高群众文化科学水平,郡里还有图书馆、文化馆、电影院等文化设施,每个工厂和合作农场都有放
映队。说到这里,梁在俊同志特别提请我们注意,公路两旁全是果树,但是没有一个小孩去摘集体的果实。他说,我们全社会都担负起教育孩子的责任。
这个郡有医院和医疗点四十多个,有一千五百个床位,医生实行“担当制”,对所负责的居民的身体健康情况了如指掌。人民的寿命比三十多年前平均增长了三十多岁。
老梁生怕自己的介绍有些抽象,就带我们到一些基层单位去参观,了解更生动具体的情况。我们参观了文具玩具厂、木制品加工厂、酿酒厂、食品加工厂。这些厂的共同特点是利用本地的原料进行加工,综合利用。例如,酿酒厂是用山葡萄、山秋子梨等制成二十多种酒,十多种清凉饮料。食品厂的一项重要任务是腌制山菜。目前正忙于采集加工松蘑,日产八吨。这个厂的一部分松蘑产品向日本出口。
我们还参观了凤溪合作农场。农场管理委员长、劳动英雄李文英同志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了农场的概况。他带我们去看了看朴永林和李善模家的住宅。卧房很宽敞,家具大都是本地产品,两家都有电视机。院子里按规定都各栽了五棵树,是苹果和梨,每年能收二百公斤。还喂有鸡和兔。最使山区农民满意的是各家实现了自来水化,给生活带来极大方便。
阳德郡设有全国第一个休养所,各地来疗养的人很多。金主席特地指示女工来这儿休养。因为这里是以温泉著称的。在这儿的温泉里洗浴,可以治妇科病、胃溃疡、皮肤病、关节炎等多种疾病。
夜阑人静,月色明亮。窗外紧贴着岩壁,松香、花香、草香随风飘来,沁人肺腑。在这里,无论是夏天,还是秋天,都没有蚊子。朝鲜同志说:“将来我们的祖国统一了,我们要把这里办成一个休养所郡。到那时,一定会出现更惊人的奇迹,更喜人的情景。”是的,这样的一天一定会到来的。
本报记者 施大鹏(附图片)
阳德郡的学生正利用业余时间挑选整理采集的松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