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锁 ChatGPT, Netflix, Disney+,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独家终身循环5.2%优惠码:JMS9272283
下单时使用,续费时自动享受。

1978年1月10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民主柬埔寨政府授权新闻和宣传部发表声明
指责越方只字不提越军侵入柬境纵深数十公里的事实
新华社一九七八年一月九日讯 据民主柬埔寨电台广播,民主柬埔寨政府授权民主柬埔寨新闻和宣传部发言人于一月六日在金边发表了一项声明。
声明说,“越南党和政府只字不提越南军队已经深深地侵入了柬埔寨领土。他们仅仅谈到了他们所谓的‘柬越边界的令人遗憾的冲突’。”声明说,事实上,越南军队侵入了柬埔寨,“深入民主柬埔寨境内纵深数十公里的地方”。
声明说:“在东部大区的七号公路沿线,越南军队的进攻和入侵从一九七七年九月就开始了。他们第一次进攻时占领了棉末和克列,并深入柬埔寨境内直至离边界二十公里的蓬斯栋。”“他们在一九七八年一月一日发动了第二次进攻,那是民主柬埔寨政府发表声明后的第二天。他们沿七号公路深入到离柬埔寨边界三十公里的波罗帖的交叉路口,同时沿公路向南、北深入。”
声明说:“在柴桢省,越南军队沿一号公路和十三号公路闯入柬埔寨领土,并且沿一号公路向南、北深入。一九七七年十一月越军发动突然袭击、深入柬埔寨领土也就是在这个地区。”“在一号公路沿线和南侧,越军攻占了巴韦、芝布,直逼离边界三十公里的西距柴桢市仅十公里的帕索。”“在十三号公路沿线和一号公路北侧,越南侵略军已经攻占了十三号公路至乍村的一段。乍村位于柴桢市北面十公里。”
声明说:“在西南部的茶胶省和贡布省,情况也一样。一九七七年十二月,越南军队也在这里发动突然攻击,深深侵入柬埔寨领土。”“在茶胶省,越南军队推进到罗门,距柬越边界十公里多;推进到戈安德县城,距边界三十公里;攻占了敦列和基里翁,距边界十五公里。”“在贡布省,越南军队攻占了普农洛和戈占洛村,并推进到县城磅咋叻,距边界十三公里。”
声明说,这难道就是越南党和政府所谓的“柬越边界冲突”?
声明说,越南企图迫使柬埔寨参加一个听命于越南的“印度支那联邦”。“柬埔寨人民和国家如同世界上一切小国和小国的人民一样,有他们的荣誉和尊严,并且珍惜和决心捍卫他们的荣誉和尊严。他们希望享有完全独立和主权地生活,成为自己的命运的主人。他们珍惜和决心捍卫自己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柬埔寨国家和人民在过去的解放斗争中承受了巨大的牺牲。柬埔寨的革命军队和人民作出了牺牲以使自己从一个大国的控制下解放出来,决不是为了受另一个大国的奴役和束缚,而是为了要享有独立和主权、荣誉和尊严地生活。”
声明说,至于越南提出的谈判问题,“只有事先造成相互信任的良好气氛,才能举行谈判。那就是说,当越南停止对柬埔寨的侵略,把它的军队从柬埔寨的领土上撤走,并且停止推行强迫柬埔寨参加它的‘印度支那联邦’的阴谋的时候,才能举行谈判。”


第5版()
专栏:

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领导人强调
依靠自己力量发展民族经济
指出必须优先发展农业特别是努力发展粮食生产
新华社洛美一九七八年一月五日电 据贝宁《革命报》报道,贝宁总统克雷库最近在科托努举行的一次群众集会上指出,必须“首先依靠自己的力量、资源和我们城乡广大劳动群众的创造性来使我们自己完全彻底地摆脱外国统治”。克雷库总统强调指出,在新的一年里,必须根据第一个国家计划自主地发展民族经济和加强国防。
据新华社卢萨卡电 据这里的报纸报道,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最近说,一九七八年是赞比亚恢复经济“开始的一年”。他号召赞比亚人民努力发展农业和矿业。
卡翁达总统说:赞比亚必须全力以赴增加农业生产。农业生产应该建立在小型农场和大型农场的基础上,小型农场人员占赞比亚人口的百分之七十五,它们“是我国的牢固基础”。他说:“我们必须以提供农具和投入资金来促进小型农场产量的增加,同时一有可能就要发展大型农场。”
据新华社达喀尔电 塞内加尔总统桑戈尔最近在谈到发展国民经济时,强调塞内加尔优先发展农业,还强调就地加工本国的农、矿产品。桑戈尔总统在塞内加尔社会党第九次代表大会上发表讲话时指出,农业居于最优先的地位。他特别强调发展粮食生产,要求在第五个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一九七七年七月一日至一九八一年六月三十日)结束以前能够大量减少食品进口。他还要求增加捕鱼量和海产品收获量以及发展肉类生产。
据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电 坦桑尼亚总理索科伊内发表新年文告,号召坦桑尼亚全国人民在新的一年里全力投入农业生产。文告说,为了保证达到全国粮食自给,一九七四年开展的全国性发展农业运动应该继续下去。
文告号召坦桑尼亚工厂的工人在新的一年里加倍努力,增加生产。
据新华社加拉加斯电 据此间报纸报道,委内瑞拉总统卡洛斯·安德烈斯·佩雷斯最近指出,农业是委内瑞拉从事的最重要的任务之一。“一个国家基本的民族财产就是自己的土地。”他说,农业得到发展,才能创办工业,满足人的基本需要。
这位总统强调开展农业研究工作、长期坚持农业基本建设和实现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性。
他说,委内瑞拉正在推行一项修建一万五千公里公路和农村其他基建工程的计划。
佩雷斯总统指出,为了促进农业发展,在塔奇拉州,一些财政团体根据政府的政策,在一九七四年三月到一九七七年七月提供了二亿八千四百万博利瓦的农业贷款。在一九七四年到一九七六年的三年中,委内瑞拉提高了二十八种农产品的价格。


第5版()
专栏:

越南外交部新闻司举行记者招待会发表文件
追述一九七五年以来越柬边界问题的历史情况
新华社一九七八年一月九日讯 据越南通讯社报道,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外交部新闻司一月六日在河内举行记者招待会,会上发表了一项说明越南、柬埔寨边界形势和说明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立场的文件。
越南外交部部长助理吴田向越南和外国记者介绍了这一文件的内容。
文件说:“越南和柬埔寨是两个兄弟邻邦。两国人民有着悠久的团结友好传统,数十年来,在反对共同敌人帝国主义侵略者的长期、激烈的斗争中,曾经并肩一道,互相支持和帮助,培育了越南—柬埔寨的特殊关系。两国人民的战斗团结和伟大友谊是各自国家革命取得一九七五年四月的彻底和辉煌胜利的决定因素之一。”
文件追述了越南和柬埔寨的边界问题的历史情况。
文件指责柬埔寨方面“侵犯了越南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文件说,在一九七五年五月以来的长时间里,“柬埔寨武装力量多次越过边界深入越南领土一公里到六公里(如一九七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夜间至二十六日凌晨对西宁省新边县的一些地方的进攻)甚至十公里(如一九七五年十二月对嘉莱—昆嵩省的沙太河地区的进攻)。”
文件重申越南对老挝和柬埔寨的政策是:“积极维护和发展越南人民同老挝人民和柬埔寨人民之间的特殊关系,在完全平等、互相尊重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互相尊重正当利益的原则基础上加强我国同两个兄弟国家的战斗团结、相互信任和各方面的长期合作与互助;使在民族解放斗争事业中本来就紧密团结的三个国家,将在建设和保卫祖国、争取各自的独立和繁荣的事业中永远紧密团结。”文件还重申越南将“努力捍卫和发展越南同柬埔寨两党和两国人民之间的特殊关系。”
在谈到解决越柬边界问题的途径时,文件说:“有关国家必须本着平等、互相尊重、友好和睦邻的精神来研究这个问题,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
“本着这一精神,特别是在目前越南和柬埔寨都取得了完全独立、自由的有利环境中,边界问题的一切困难和复杂都是可以克服的,以便共同设立各兄弟邻国之间的长期友好的边界线。”


第5版()
专栏:

津巴布韦人民军重创敌军
津巴布韦爱国阵线联合领导人强调要打得敌人走投无路
新华社马普托一九七八年一月六日电 津巴布韦爱国阵线一月四日发表一项战报说,津巴布韦人民军去年十二月袭击靠近乌姆塔利的格兰德里夫空军基地,取得重大战果。
战报说,在这次袭击中,人民军歼灭敌人四百人,击毁敌人飞机二十架、装甲车两辆、卡车十八辆、汽车十二辆、油库两个,还切断了乌姆塔利同索尔兹伯里之间的电线。
战报说,格兰德里夫空军基地是敌人“进攻我国东部游击区里的人民和侵略莫桑比克人民共和国的中心。因此,它对于敌人具有巨大的战略上的军事意义”。
战报指出,这次袭击敌人军事基地能赢得胜利“是由于人民群众给予我们战士越来越大的支持以及战士们自己的政治觉悟和军事技术不断提高的结果”。
新华社马普托一九七八年一月三日电 据“津巴布韦之声”电台一月二日广播,津巴布韦解放军去年十二月十一日在希雷德齐地区对史密斯种族主义政权设置的一个集中营进行袭击,解放了被拘留在那里的八十名津巴布韦平民。
广播说,集中营里的津巴布韦人配合自由战士进行了袭击。在袭击中,自由战士摧毁了这个集中营,打死敌军十一名,俘获集中营看守一名。所有被解放的津巴布韦人已到游击区。
新华社一九七八年一月七日讯 马普托消息:津巴布韦爱国阵线联合领导人穆加贝在一月三日发表的新年文告中,号召津巴布韦自由战士和人民在一九七八年加紧进行武装斗争,狠狠打击史密斯白人种族主义政权。
穆加贝要求津巴布韦人民把一九七八年变成“人民年,在这一年里,每一个村庄、地区、省份、城市、市镇、矿山或农场的被压迫群众,都要全部和有效地动员起来,支持他们自己的战争。”
穆加贝还号召津巴布韦人民狠狠打击敌人,不要让敌人有喘息的机会,要打得他们走投无路。
穆加贝在讲话中回顾爱国阵线在过去一年的战斗中的成就。他说,爱国阵线的自由战士袭击了敌人的一些军事基地,摧毁了敌人在农村里设立的一些伪政权,并在城市里开展了打击敌人的斗争。


第5版()
专栏:

博茨瓦纳国防军战士警惕地守卫在祖国的边境,时刻准备反击罗得西亚种族主义军队的侵犯和挑衅。
新华社记者摄


第5版()
专栏:国际简讯

巴西总统宣布下届总统候选人
巴西总统埃内斯托·盖泽尔一月五日正式宣布,现任国家情报局局长若奥·巴蒂斯塔·菲格雷多为下届总统候选人。
盖泽尔同时宣布米纳斯吉拉斯州州长奥雷利亚诺·河维斯为执政党全国革新联盟的副总统候选人。
据报道,盖泽尔总统在一月五日同全国革新联盟全国执行委员会十一名委员举行了会议,提出了上述候选名单。


第5版()
专栏:国际简讯

莫桑比克通过银行机构改革法
莫桑比克人民议会常设委员会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通过在莫桑比克实行银行系统机构改革法。根据这项法律,莫桑比克的私人银行停止活动,并创建人民发展银行。这项法律从一九七八年一月一日开始生效。这项法律是莫桑比克政府继独立初期对银行实行管理后,在经济领域内采取的又一重大措施。它将有助于加强国家对经济的领导作用,便利国家对财政资源的集中、分配和控制,消除包括使外汇遭受亏损在内的经济破坏活动,促进经济发展。


第5版()
专栏:国际简讯

阿拉伯军工组织和英国签订议定书
阿拉伯军事工业组织和英国一月四日在埃及首都开罗签订了一项技术合作议定书。
议定书规定,联合王国将帮助阿拉伯军事工业组织建立三个联营公司,生产反坦克导弹和直升飞机。阿拉伯军事工业组织是由埃及、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共同组成的。


第5版()
专栏:国际简讯

坦桑尼亚和乌干达加强睦邻关系
坦桑尼亚和乌干达一月七日举行睦邻会议,同意加强两国之间的睦邻关系。
这次会议是由坦桑尼亚革命党西湖专区书记基索基和乌干达马萨卡省省长拉曼达尼在两国边境市镇穆图库拉举行的。会上,双方同意加强两国之间特别是两国边境省之间的贸易关系。双方表示,边界沿线需要保持和平和安全。
双方还同意在两国边境地区县一级官员间更加经常地举行这种睦邻会议。 (据新华社)


第5版()
专栏:肯尼亚通讯

兰花楹盛开的时候
——记中国青年田径队访问肯尼亚
去年十月到十一月是肯尼亚兰花楹盛开的季节。这时,以奇文祥为领队、李祖林为副领队的中国青年田径队,应肯尼亚业余田径协会的邀请,到肯尼亚进行了近二十天的友好访问。中国青年田径运动员一踏上肯尼亚国土,就沉浸在肯尼亚运动员和人民的友谊之中。
在中国青年田径队到达肯尼亚那天,一下飞机就受到肯尼亚政府和田径协会的官员们的热烈欢迎。肯尼亚优秀长跑运动员、业余田径协会技术委员会副主席菲利普·恩杜在机场高兴地对中国客人说:“我们斯瓦希里语里有句谚语:‘山山不相会,而人民常见面’。一九七六年肯尼亚田径队访问了中国,今天你们又来肯作客,因此你们不是陌生人,而是我们的老朋友,欢迎你们!”
兰花楹是一种高大的花树,每到开花季节,串串紫兰色的花束挂满枝头,鲜艳夺目。兰花楹盛开时也是肯尼亚玉米、小麦等农作物成熟季节。因此,肯尼亚人民常喜欢以美丽的兰花楹作为街道、学校、商店、旅馆的名称。这次,好客的肯尼亚主人特地把中国客人安置在“兰花楹旅馆”,以表达他们对中国朋友的美好心意。
中肯两国同属第三世界,过去的共同遭遇和今天面临的反帝、反殖、反霸的共同任务使两国人民心连着心。两国体育组织在国际体育事务中相互支持,两国体育界的友好交往日益增多。在访问期间,肯尼亚全国体育委员会和业余田径协会的负责人一再重申,肯尼亚坚决支持中国人民为在国际体育组织中驱逐蒋帮和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席位而进行的正义斗争。
两国运动员和教练员相互交流经验,切磋田径技术,加深了彼此的了解。肯尼亚和东非地区三级跳纪录保持者翁扬戈发现一位中国运动员在三级跳的动作上存在某些缺点时,诚恳地介绍了他自己在克服这些毛病时所采取的具体措施。他还主动向中国朋友介绍了肯尼亚中长跑运动员平时和赛前的训练情况。一位在肯尼亚邮电局工作的田径爱好者在中国田径队离开肯尼亚前夕,曾专门赶到旅馆热情地向中国教练员介绍了短跑方面的经验,使中国运动员和教练员深为感动。
肯尼亚是世界上长跑成绩较好的国家之一,不少肯尼亚运动员是参加过多次国际比赛和创造良好成绩的老手,他们的丰富经验对中国青年运动员很有帮助。
在比赛场上,经常可以看到肯中两国运动员相互观摩学习、热情交谈各自的体会的情景。有时因语言不通,他们就用手势和动作来交流经验。两国运动员的跳远比赛刚结束,肯尼亚全国跳远纪录保持者保罗·奥德希艾姆博和这次跳远比赛冠军姆巴布就拉着中国运动员李元樟的手交谈起来,相互介绍了训练弹跳方面的经验。中国女子跳高运动员和铁饼运动员也热情地向肯尼亚朋友介绍了自己的经验。
中国运动员处处感到肯尼亚人民的友情。为了让中国运动员适应肯尼亚的高原环境,更多地了解肯尼亚和接触肯尼亚人民,主人除安排中国客人在内罗毕参加肯尼亚全国比赛外,还特意让他们先到田径运动开展得较好的裂谷省进行访问比赛。陪同中国客人的官员还经常征求中国运动员对食宿、训练等方面的意见,努力使中国朋友就象生活在自己家里一样。
肯尼亚铁饼运动员、全国铅球纪录创造者姆·奥班格向中国铁饼运动员苏瓦迪告别时说得好,“我们的友谊是终生难忘的”。
新华社记者 徐洪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