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月1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湘阴春光
康濯
湘江北去,在流入洞庭湖之前的三十里处,从容地绕过湘阴县城西。河面上波欢水跳。河边高高的堤岸上,青砖新房、红砖楼房和冲天的烟囱沿湘江列成纵队,由南向北直到远方。这就是我一九三八年离开的家乡吗?过去水浑浪浊的情景已一去不返,河边低矮的城墙、茅屋和越积越厚的垃圾更是毫无踪迹,只有西门外码头上那一溜阶石,怕还有几级是旧的吧!
下石级上船过河,船当然也不再是木划子。几里宽的水面,汽轮瞬息即过。年已半百的农场丰书记赤着脚,迎到船边来引我们走跳板,上堤岸。刘正春老模范,是解放初期湘阴第一任县委书记华国锋同志领导办起的湖南全省第一个互助组的组长,也在扣着上衣扣子走下堤岸。这农场原是过去和丰乡、和丰垸的一部分,一九三八年我去延安之前,曾在党的领导下,在这里搞过几个月抗日宣传工作,同当时这里的地头蛇伪乡长打过交道。我在上堤岸时问起那个伪乡长,老丰告诉我,那家伙早死了。这时,刘正春回过头来仔细看了我一阵,原来这位六十三岁的老组长竟是当年和我有过多次接触的,他甚至还记得我发过的一种宣传品的题目。意外的相迂,使我们都十分高兴。
“我们这里的地下党组织,是解放前几年建立的。”刘正春说:“当然,真正闹翻身解放,建设社会主义,那还是华主席一九四九年到湘阴以后,领导我们坚决照毛主席的话办,走互助合作的道路,才一步一步取得了胜利。”
刘正春个子不高,却精干结实,脸上红扑扑的,衬映得腮边银灰的胡子茬儿透明透亮,显出声气十分健旺。他和丰书记领我们登堤岸,进场部,上了二楼。从楼上环顾农场,处处是新颜新貌。堤岸内不远处的鹤龙湖一万来亩水面,过去能透过乱树丛和茅屋顶看到点影子,今天却由于田、林、水、路的规划和综合治理,几乎能一眼望穿那浩渺银波。这时,刘正春和老丰他俩手指鹤龙湖,深情地向我介绍华国锋同志一到湘阴就领导贫雇农进行革命和建设的斗争情景。
华主席在湘阴领导了支前、清匪、减租、反霸、救灾,特别是土地改革、互助合作和发展生产;抓了修堤、治水和消灭血吸虫。他曾多次深入鹤龙湖。当时刚解放不久,地下党和农会、自卫队公开活动后,决定要赶在秋季放鱼之前从地主手里夺下鹤龙湖和湖内水产,华书记热情支持。恶霸地主那时还有枪有势,农会同志进城找到华书记说:“我们要管湖,就是权力现在还没得地主大。”华书记说:“权力?夺回来嘛!”随即派去了干部,发给他们六条枪,领导他们成立了三十多人的全县第一个民兵排,缴了地主的枪,批斗了恶霸,把湖夺回到农会手里。
我们在农场的田边水边谈着走着,刘正春又讲起一九五○年春天,上级给这里派来个土改试点工作队,这个工作队是按照刘少奇的旨意搞和平土改。他们关门划成分,然后给划为地主的送白纸条子,给划为富农的送黄纸条子,“请”人家来工作队谈判分田。华书记来看了,不同意,经上级批准,亲自另搞了符合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土改试点。以后,这一带很快就按照华书记试点的办法,掀起了土改高潮。
“贫雇农分了田,高兴得上了天!可又叫种子、牛、犁硬是没一样齐全给难住了。”刘正春同志接着讲起了华书记领导他们办互助组的过程。他说:“当时我们几户最穷的缺东少西,逼得没办法,来他个几户打伙。团拢到一起育秧、插禾,帮帮凑凑解决了困难。一九五一年三月,华书记召开了全县劳模会,这也是全省召开的第一个劳模会。我在会上把我们没有土改想土改,土改以后还有困难,全靠你帮我凑才解决困难的事讲了讲。哪曾想华书记一听就高兴哪!华书记对我讲:老刘!你这是办的互助组!是社会主义萌芽!是土改以后农民的方向!又给我讲了毛主席的教导和老解放区一个老劳模的事迹,教育我要听毛主席的话,听共产党的话,把互助组办好。回来我们就搞了个八户互助组。华书记又派了两个干部帮助我们,互助组就正式办起来了。
“华主席一直很关心我们这个互助组。工作调动了,走以前还赶来看望我们。一来,就跟乡亲们一边车水,一边鼓励大家要好好干。华书记讲,过去你们讨饭,当长工,今后要时时想过去,干现在,看将来,永远紧跟毛主席。社会主义是由穷变富的必由之路。路还远,斗争还多。今后你们更要紧密团结,警惕敌人破坏,把生产搞好。”
从此,刘正春没有一刻忘记华书记的教导。当年他们被评为全县特等模范互助组,冬天参加了县、专区、省三级劳模会。在专区开会时,华国锋同志又找刘正春谈话,要他决不可骄傲,一心奔社会主义。刘正春从省里回来后,就同附近另一个互助组合并,成立了全县第一个初级农业社,一九五四年又转为高级社。一九五八年人民公社化以后,一九五九年就转成现在的农场了。真是每走一步,都有华书记引路啊。
“华书记还教育我们要用毛泽东思想培育社员、干部和青年。”刘正春边说边指了指离鹤龙湖不远的名叫知青扎根楼的房子:“小曹是农场不脱产的党委副书记,县委候补委员,目前正在一个农业大队蹲点。她十六岁从县城来农场,今年二十一岁。一个人喂猪喂到过一百四十多头。去年出席了第二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这个妹子不错,不忘本,对毛主席有感情,对华主席有感情。”
是啊,湘阴人民谁又不是对毛主席、对华主席有着特殊深厚感情的啊!农场丰书记也深有同感。他指着鹤龙湖周围一望无边、正在收割的稻田说,今年从他们农场直到全县和全省大部分范围,一半以上的水田都第一年普遍推广种植了杂交晚稻,亩产至少是五、六百斤;杂交晚稻从试验到推广,也是由于近几年里,华国锋同志坚决贯彻毛主席的指示,三大革命运动一起抓的成果!
天近黄昏,农场的同志送我们过河回县。走上河这边的堤岸,湘阴县城更显开阔,一览无遗。我忽然记起小时候曾爬上对岸的城墙,惊骇地看着和丰垸在洪水袭击下,堤岸忽然溃决,堤内一栋栋茅屋和男女老少、耕牛在一片呼喊救命声中,随洪水直冲往洞庭湖方向的悲惨情景。至于垸里的地主、富农,当然早已人、畜、财产一船船转移了。旧中国的黑暗统治给劳动人民带来了多少苦难呵!
一九二一年夏天,伟大领袖毛主席就来到湘阴进行过社会调查。大革命时期,湘阴的农民运动在毛主席领导下开展得如火如荼。在今天竖立着华国锋同志题词的革命烈士纪念碑的那个文庙中,一九二七年曾召开过群众大会,公审和枪决了两个大恶霸地主。湘阴的革命斗争一直向前发展。从鹤龙湖农场大堤远望对岸湘阴城西北,一座古老的宝塔依然矗立,那里名叫乌龙咀,是一九四九年八月二日清晨,华国锋同志带领南下干部一百○六人从岳阳乘船溯江登岸的地方。当天,华书记就在那个所谓文庙的大成殿里同地下党会师,做了重要讲话,从此领导湘阴人民高高举起了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与天斗,与阶级敌人斗,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再远望湘阴城东南,另一座古塔同样矗立,那里名叫八甲,塔下面广阔的烂泥滩,今天也已变成全国水产战线学大寨的先进红旗东湖渔场,那个渔场也是在华主席先后四次指示、鼓励下建立起来的。我又想起昨天县委书记对我讲起,今年九月华主席对湖南省委去京汇报的同志做指示时,又问起湘阴的工作。啊!英明领袖华主席,我的家乡湘阴,处处都充满您洒下的阳光雨露……
(写于一九七七年)


第4版()
专栏:

华主席教育我们学大寨〔油画〕 张颂南 李鸿远


第4版()
专栏:

报春不用布谷鸟
北京有座太阳宫
天津制锁四厂工人
韩 芳北京城里刮春风,春风吹红万花丛,花中有座太阳宫,太阳宫里太阳红,太阳就是毛主席,照得五洲春意浓!
汗水洒在群众中
吉林扶余县 赵 荣密云水库战旗飘,长城岭下无寒冬,只因领袖华主席,汗水洒在群众中。
华主席录写新民歌
吉林宽甸县 张 放华主席录写新民歌,笑得河水过山坡,清泉淙淙催芽发,云彩缝里都长禾。
冻土烤成香饽饽
天津市东郊区务本大队 许向诚大干三九浑身热,汗毛眼里喷出火,冻土蹦到衣襟里,也要烤成香饽饽。
梯田修到银河梢
安徽怀宁县 孙必太梯田修到银河梢,白云在我脚下飘,手搭凉棚望北京,华主席对我微微笑。
煤海大庆花
大同矿务局工人
张荣科
百里煤海一锹端手拍胸脯喊声“干”,汗珠落地摔八瓣,一声炮响天地倾,百里煤海一锹端。
喜报铺到中南海我把煤海当砚台,一身大汗调色彩,跃进诗画日日新,喜报铺到中南海。
矿工都象王进喜雄文五卷照心里,胸中装上发动机,汗水化作乌金海,矿工都象王进喜。
掰开地球献宝藏煤矿工人骨头硬,铁人精神铸心中,掰开地球献宝藏,牵上黑龙进北京。
志在全球飘红旗身在井下八百米,胸怀世界三十亿,地球深处度春秋,志在全球飘红旗。
东海渔歌
山东烟台 孙国林翻浪山,越涛沟,穿海市,过蜃楼……渔轮似马扬蹄奔,渔网紧随水下走;任凭鱼儿插翅飞,怎逃渔家好猎手!恰逢大潮又涨时,猎马踏波回港口;白鸥结队喜相送,绿涛拦路偏挽留;马儿归心如箭去呵,背上驮着大丰收!
壮 乡 谣
广西交通局工程二队
周祖添
石磨当秤砣今造亩产有几多?忙得会计汗雨落:秤码太小不合用,扛来石磨当秤砣。
春 雷祖国南疆春来早,报春不用布谷鸟;遍地铁牛隆隆吼,化作春雷震云霄。
比着大寨来剪裁
四川昭觉县 罗定金去年曾到洛呷寨,山上山下摆擂台;今年又到洛呷寨,青山绿水放异彩;要问为啥变得快,比着大寨来剪裁!


第4版()
专栏:

怒 放〔中国画〕 李苦禅


第4版()
专栏:

华主席为我们导航
杨大群
太阳贴近树梢头的时候,载飞行员的大轿车开进了机场。飞行员们一下车就演练起来。全团响应华主席抓纲治国的伟大号召,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练兵、学习硬骨头六连的高潮。飞行员们提出飞要飞得精,飞要飞得硬,所以大家都争分夺秒地在地面上苦练,到天上去精飞。
飞行员们都爱在指挥塔台右边练,因为海城地震后,英明领袖华主席冒着余震的危险奔赴灾区慰问,他的专机就是在这里着陆的。华主席专机着陆的地点,深深地印在飞行员们的心坎上。他们在这儿练本领,就感到华主席似乎正站在旁边,用殷切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夜航第一个飞上天的飞行员是李明。他从这个飞机场起飞,转到另一个飞机场着陆,等飞机加满油再飞回来。现在,李明手里拿着小飞机,正一丝不苟地练着。夜间飞这么长的航线,在他还是第一次哩!
太阳落山了,夜幕下垂了,机场上也更热闹了!一架架战鹰停在起飞线上;各种为飞行员服务的车辆在跑道上飞驶;红的、白的、绿的、蓝的,各种颜色的灯亮了,象一串串、一颗颗闪光的珍珠。
开飞的信号弹射向空中。塔台上指挥灯亮了。李明驾驶的飞机冲上了天空。
隔了一段时间,李明从另一个飞机场飞了回来。他飞得很顺利。飞机的速度很大,天上的星群迅速地从机翼两边向后退去。着陆的机场就在前边。突然,飞机变得有些不平稳——空中有风,而且这风刮得很猛!为了抵抗风力,李明不时使飞机侧着一点飞。等到临近机场上空时,乌云已经盖住了机场,风也刮得更猛了。机场里,夜航灯一片暗淡,象溶在深水里一样,晃晃荡荡的,使李明看不清楚着陆的跑道。这时风的压力更大了,飞机不时发抖。李明紧紧地握住驾驶杆和狂风搏斗。他满怀信心地向地面指挥员——团长报告:“飞机很好。我一定把平日苦练的本领,用到这次着陆上来!”
团长叫李明把着陆动作简短地汇报一下。
李明把他怎么抗住强劲侧风的动作向团长汇报了,最后坚定地说:“团长,我一定很好地完成着陆任务,因为华主席的专机在这条跑道上着陆的。有华主席为我们导航,天大困难都能踩在脚下。”
李明说出了团长的心里话,说出了所有地面工作人员的心里话,大家决心做好一切准备,帮助李明战胜侧风着陆。
团长要李明仔细检查好着陆灯和起落架上的指示灯,然后向探照灯手下令——开灯!
探照灯强大的白光直刺夜空。往日没有侧风,那探照灯光就象从地面往天空铺下了一条乳白色的长带。飞行员对准这条白光将飞机往下一落,就好象落在一条厚厚的羊毛毯子上一样,非常绵软;可是今夜就不同了,强劲的侧风刮得飞机不平稳,使得跑道上夜航灯看不清楚,也使得探照灯光变得黄浊浊的,象一条湍急的激流一样滚动。
李明沉着地用飞机翅膀向强劲的侧风劈过去,就象两支有力的桨,深深地拨向激流中,使航船不偏不歪地前进。他对准探照灯冲下去。稍一仰脸,他看见了塔台指挥灯,心里的方向更明了,这机头对准的正是英明领袖华主席专机着陆的地点啊!
李明柔和地把驾驶杆一推,飞机的左右轮子接触到跑道,非常平稳地着陆了。耳机里传出团长的喊声:“好哇,李明,着陆成功!”战友们也围了上来,向他祝贺。李明心里热乎乎的,眼里涌出了泪水……
风停了,云散了。跑道上成串的夜航灯,象用水洗过一样透明锃亮。一架又一架战鹰冲上了晴朗蔚蓝的夜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