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月1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军民鱼水情

鹰击长空降旱魔
——记空军某部人工降雨小分队的事迹
晋东南是山西有名的产粮区。入秋了,到处是一片丰收的景象,看着这大旱之年夺得的丰收,人们都赞颂空军某部人工降雨小分队鹰击长空降旱魔的事迹。
一九七七年,晋东南的临汾、运城等地区,久旱无雨。大秋作物播不下种,棉花出苗期待着雨水滋润。就在这紧急情况下,空军某部降雨小分队,在飞行副团长王志武的率领下,飞抵旱区。他们顾不上休息,第二天就飞往各作业区上空察看旱情。
旱区的广大社员,为了战胜干旱,“千里百担水,浇灌一亩田”。看到这人定胜天的壮丽场面,小分队的同志们更觉责任重大,决心尽快想办法把雨降下来。小分队的同志,为了抓住有利天气,不放过点滴降雨机会,积极克服各种困难,做好一切准备工作。指挥组的同志,在机场没有定向台、引导雷达、导航台和大天线的情况下,主动对三十多个作业区一一进行分析,掌握资料,确保空中作业准确指挥。副团长王志武发扬在革命战争年代那样一种拚命精神,带病坚持指挥飞行。地勤机械师刘殿生精心检查飞机的每个部件,保证飞行的绝对安全。
降雨的时机终于来到了。飞行员蒲林驾驶雄鹰进入云层作业,遇到了强大的气流,飞机颠簸得十分厉害。但蒲林同志沉着、勇敢,稳稳地操纵着飞机,和全机组的同志密切协作,共同奋战,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紧张作业,终于撒完了药物胜利返航。由于这次作业时机好,接着就大面积的下了一场雨,有的地方降雨量达一百毫米,一次就解除了旱情,保证了大秋作物的生长。
这个小分队从去年四月到九月,不失时机地进行了几十次降雨作业,使临汾、运城等地三十八个县、市征服了旱魔,保证了丰收。
本报通讯员


第3版()
专栏:军民鱼水情

他们比亲人还要亲
北京部队某部三营炮兵连“谢臣班”,是“爱民模范”谢臣同志生前所在班。几年来,“谢臣班”的同志以谢臣为榜样,发扬我军拥政爱民的优良传统,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深受人民群众的称赞。
在“谢臣班”的宿舍里,一个绣着“象谢臣,比儿亲”的红色针线包,格外引人注目。这是六十多岁的贫农张大娘,用整整一个通宵做好后赠送的,它表达了贫下中农对子弟兵的一片心意,记载着“谢臣班”对人民的爱。
孤身生活的张大娘,家住大湾子,离人民解放军某部“谢臣班”驻地二里多远。六年前,“谢臣班”刚驻到这里,就把她当作亲人,替老人背煤担柴,请医送药,照料得无微不至。去年,班里军事训练很忙,战士们还是利用休息时间去看望老人。每隔两天挑一次水,四季不误,风雨无阻。盛夏的一天傍晚,副班长张进堂和一个新战士下山,正要去给大娘担水。突然,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大雨迎面扑来。可是,他们想到大娘的水快用完了,便顶着风雨,向大湾子跑去。大娘看到两位战士淋得透湿,又心疼又感激地说:“啥个天气,还来给俺挑水!”说着便要生火给他们烤衣服。“不用了,过两天来看您。”等大娘追到门口,两个背影已经消失在大雨中。
这些年轻的战士,平时一个个生龙活虎,对待大娘却心细得象姑娘。刮风了,他们挂念着大娘家的窗户会不会进风,几次去看望;雨季,他们担心大娘走路不便,抽空去填沙土,修台阶;入冬,他们用一双持枪练炮的手,帮助大娘拆洗被子、缝棉衣。来自胶东半岛的战士薛永义,家中捎来一包花生米,他想到大娘这两天患感冒,吃饭不香,便给老人送去。大娘牙齿脱落咬不动,小薛就用擀面杖把花生米压碎,让老人放到稀粥里吃。战士真挚的心意,使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十分感激。
本报通讯员(附图片)
被国防部命名为“高原红色边防队”的西藏查果拉边防队的医务人员,积极为当地群众防病治病。 新华社记者摄


第3版()
专栏:军民鱼水情

沂山红灯
一个漆黑的夜晚,人民解放军济南部队某部一机炮连,经过长途跋涉,野营拉练来到山东省东南部的沂山。指战员们正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前进。突然,前卫班走岔了路,跟前面的部队失去了联系,山路也走尽了。连队只得在深山老林中停了下来。
就在大家十分焦急的时候,一位老大爷手提马灯匆匆地赶来。他就是临朐县九山公社守山的贫农社员赵学东。赵大爷为什么来得这么巧?原来,这天晚上,赵大爷听说有支队伍从附近通过。他想,可能是野营拉练的部队,要在前面山林里宿营,就急忙披上衣服去看望子弟兵。可是出屋一看,黑洞洞的山谷中什么也看不见,部队已经走远了。赵大爷知道,再向前走,全是高山深谷,无路可走。解放军同志可能迷路了!
老贫农赵学东想,帮助子弟兵克服困难,是沂蒙山区革命老根据地人民的光荣传统,也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他回屋提上马灯,急急忙忙向深山赶去。他边走边喊,穿过一道道山谷,爬过一座座山岭,终于找到了一机炮连的同志。这时,指战员们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赵大爷对大家说:“同志们不要急,这里的路我熟,咱抄近路,很快就会通过沂山!”说完,赵大爷迈开大步,领着指战员在崎岖的山路上前进,顺利地通过了沂山,赶上了失掉联系的先头部队。赵大爷和子弟兵难舍难分,在指战员的再三劝阻下,他才站住了。部队走远了,赵大爷还站在高坡上,挥动着高高举起的马灯,久久不忍离去。
本报通讯员


第3版()
专栏:

柬埔寨驻华大使毕姜举行记者招待会
宣读民主柬埔寨政府于金边发表的声明
声明介绍了柬越边境武装冲突的有关情况,阐明了民主柬埔寨政府的立场
新华社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讯 民主柬埔寨驻中国大使毕姜在今天上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宣读了民主柬埔寨政府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于金边发表的声明全文。声明介绍了柬越边境武装冲突的有关情况,并阐明了民主柬埔寨政府的立场。
声明说,自一九七七年九月以来,来自河内的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军队的好几个步兵师,“在几百辆坦克、数百门大炮,有时还在飞机的支援下,对民主柬埔寨进行了一系列大规模的入侵,企图抢夺东部大区德罗边普龙、斯登、克列、棉末地区的稻谷。”接着,越南军队“在一九七七年十一月侵犯柴桢省,深入龙杜、帕索、磅罗、占知县几十公里的地方。一九七七年十二月,越南军队又大规模地侵犯了茶胶省的戈安德和基里翁县、贡布省的磅咋叻县。”同时,越南军队“在其他地方如腊塔纳基里省、蒙多基里省、桔井省、波萝勉省、干丹省和与越南接界和靠近柬越边境地区,每天都对民主柬埔寨国土进行挑衅、炮轰和扫射。”越南军队“抢掠了德罗边普龙、斯登、克列、棉末地区的柬埔寨人民两、三千公顷的稻谷,还抢掠了柴桢地区四千多公顷、茶胶省戈安德、基里翁地区两千多公顷的稻谷。”“不仅如此,越南侵略军还破坏柬埔寨经济,破坏橡胶园,烧毁森林。”
声明在谈到越南采取上述行动的原因时说:基本原因在于越南“长久以来确立的战略目标是企图把柬埔寨变成依附越南的‘印支联邦’成员。”
声明说:“对于越南以往的所作所为,柬埔寨总是本着真正友好睦邻相处的愿望,保持慎重的态度,努力维护同越南的团结。同时,柬埔寨也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原则,坚决维护自己民族和人民的尊严。”
声明回顾了柬越关系的历史和民主柬埔寨政府致力于友好解决的经过。声明说:“民主柬埔寨总是坚持与越南友好的立场,致力于友好解决,因为民主柬埔寨认为,只有这种立场,才能够保证两国之间的问题得以解决。”“但是,越南方面根本无视民主柬埔寨的诚意。”
声明说,“对于一些作为顾问、专家和直接进行指挥参与侵略柬埔寨的外国人,民主柬埔寨政府认为这些人及其政府就是直接侵略了民主柬埔寨和柬埔寨人民。”声明并警告他们“必须立即停止对民主柬埔寨的干涉和侵略”。
声明重申民主柬埔寨的外交政策,即:
“民主柬埔寨怀有真挚的诚意,希望根据相互绝对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原则,同接壤的所有邻国和世界上一切远近国家建立亲密的友好关系。”
“民主柬埔寨坚持独立、和平、中立和不结盟的政策;决不允许任何外国在柬埔寨国内建立军事基地;坚决同那些对柬埔寨内部事务的种种外来干涉作斗争;坚决同对柬埔寨的各种外来颠覆和侵略行径作斗争,不管是军事的、政治的、文化的、经济的、社会的、外交的还是所谓‘人道主义’形式下的颠覆和侵略。”
“民主柬埔寨决不干涉任何别国的内部事务。民主柬埔寨严格尊重各国享有主权和完全有权在没有外来干涉的情况下安排和决定本国事务的原则。”
“民主柬埔寨坚决置身于不结盟国家大家庭之中。”
“民主柬埔寨努力加强与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第三世界国家人民和全世界爱好和平、正义的人民的团结,在全世界反对帝国主义、新老殖民主义,争取真正的独立、和平、友好、民主、正义、进步的斗争中,积极地相互支援。”
毕姜大使还回答了记者提出的问题。


第3版()
专栏:

首都新年新戏新影片
新年的首都舞台和银幕,以百花齐放的新局面,迎接抓纲治国的第二年——一九七八年。戏剧舞台剧目繁多,形式多样,出现了不少新题材、新创作,受到广大群众的热烈欢迎。


第3版()
专栏:

话剧舞台分外活跃
中央戏剧学院师生创作演出了话剧《杨开慧》,热情歌颂杨开慧烈士一生洁白、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光辉实践。他们的创作,从结构、情节到人物塑造,都富有独创性,较好地表现了杨开慧烈士的崇高思想境界。
在去年一年创作上取得丰收的中国话剧团,元旦期间上演《枫叶红了的时候》、《转折》、《他们特别能战斗》三个新剧目。这些话剧从不同的角度揭露和鞭挞了万恶的“四人帮”反党集团,热情地讴歌了我国人民在各条战线上,坚决反对“四人帮”及其党羽的伟大斗争。《枫叶红了的时候》是一出讽刺喜剧。它以讽刺喜剧所特有的表现方法,揭露了“四人帮”破坏一个科学研究所一项重要国防科研项目设计的罪恶活动,无情地揭露了“四人帮”及其党羽的丑恶灵魂。《转折》是一出历史和现实交错展开的戏剧。一、三、五场的故事发生在一九七六年秋天,二、四场写的是一九三四、三五年遵义会议前后。剧作者匠心独运,选择了中国革命历史上这两个最严峻的时刻,通过长征老干部陈豪同机会主义者、叛徒李少稚的一场针锋相对的斗争,深刻地描写了我党历史上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同“四人帮”反党集团的两次尖锐复杂的路线斗争。《他们特别能战斗》是一出反映煤矿工人战斗生活的戏。这出戏描写了老矿工宋广太教育青年工人的动人故事,这在当前抓纲治国的战斗中,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全剧语言生动活泼,生活气息浓郁,受到群众欢迎。


第3版()
专栏:

新彩色故事片——《熊迹》《青春》
今年元旦,全国上映了由长春、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的两部彩色故事片,一部是《熊迹》,另一部是《青春》。
《熊迹》是一部反特故事片。影片以一九七一年“九一三”事件后至一九七二年秋为历史背景,描写了以李欣为代表的公安战士,在党的领导和群众帮助下,破获一起盗窃我国重要战略情报的重大间谍案件的故事。
这部影片结尾,谢尔丘克等间谍被驱逐出境了,但是,敌人是不甘心失败的,十二年前离开我国的某国间谍彼得洛夫又被派到北京来了,斗争仍在继续。影片形象地告诉人们,敌人亡我之心不死。为了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必须把反对国内外阶级敌人的颠覆和破坏活动的斗争进行到底。
《青春》通过一个贫农家庭出身的聋哑姑娘沈亚妹,经过以老红军向晖为代表的解放军医疗队的精心治疗,逐步恢复了听觉,开口讲了话,并且参军当上了通讯兵的情节,歌颂了老一代革命者向晖为革命忘我地工作,永葆青春;新一代革命青年沈亚妹,在老一辈革命同志的培养教育下,克服种种困难,用自己的耳朵和声音为革命贡献青春。这部电影的文学剧本,曾在去年的《人民电影》二、三期发表,引起了读者注意,该刊去年第九期,又发表了《对剧本〈青春〉的几点看法》的读者来信。来信对主人公向晖的形象,以及对陪衬向晖和亚妹的人物蔡方成的处理,提出了一些不同的意见。


第3版()
专栏:

优秀传统剧重放光彩
评剧是一个大剧种,在北方各地有广泛影响。这次北京评剧团演出的评剧《夺印》、《祥林嫂》,都是深受群众欢迎的剧目。《夺印》是一九六二年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后,根据扬剧改编的,是配合阶级教育的一台好戏。周总理于一九六三年和一九六四年两次看了评剧《夺印》的演出,热情地给予肯定,并作了重要指示。可是,江青的“我不喜欢评戏”一句话,就枪杀了评戏,也把《夺印》打入冷宫。今天,北京评剧团演出《夺印》,用实际行动反击了“四人帮”的诬蔑。他们到工矿、农村中演出后,很受群众欢迎。
中国京剧团演出的《杨门女将》、《闹天宫》,北京市京剧团演出的《雏凤凌空》,中国戏曲学校演出的《雁荡山》等传统剧目,都是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在我国戏曲改革中出现的优秀节目,很受广大群众的欢迎。
《杨门女将》是中国京剧院四团一九五四年根据民间传说故事改编的。它表现了我国古代妇女不畏强暴,前赴后继,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保卫疆土的爱国主义精神。叛徒江青却诬蔑它宣传战争恐怖,把这个优秀节目打入冷宫。
北京市京剧团的《雏凤凌空》,是一九六二年根据杨家将传统剧目重新改编的。它生动表现了卑贱者最聪明的主题,热情地歌颂天波杨府烧火丫头杨排风的英雄形象,富有喜剧风格。
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部队政治部京剧团和北京风雷京剧团演出的《八一风暴》,是一出歌颂“八一”南昌起义的好戏。这出戏是文化大革命前由张家口京剧团创作演出的,歌颂了敬爱的周总理和贺龙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丰功伟绩,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本报记者


第3版()
专栏:

中央戏剧学院演出话剧《杨开慧》中的杨开慧(赵奎娥扮演)。
新华社记者摄


第3版()
专栏:

乌克亚布总领事举行招待会
庆祝尼泊尔国王诞辰
新华社拉萨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电 为庆祝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比尔·比克拉姆·沙阿·德瓦陛下诞辰,尼泊尔王国驻拉萨总领事觉登·乌克亚布今晚在拉萨举行招待会。
西藏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天宝、杨宗欣等应邀出席招待会。
招待会上充满热烈友好气氛,觉登·乌克亚布总领事和天宝副主任先后祝酒,共祝尼中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进一步巩固和发展。


第3版()
专栏:

新华社同西班牙埃菲通讯社交换新闻合作协定在京签订
新华社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讯 新华通讯社同西班牙埃菲通讯社交换新闻合作协定今天下午在北京签订。
新华通讯社社长曾涛和埃菲通讯社董事长兼社长路易斯·马里亚·安松分别在协定上签字。
新华社负责人彭迪和西班牙驻华大使馆公使衔参赞拉斐尔·萨尔拉参加了签字仪式。
安松先生将于日内离京经广州回国。


第3版()
专栏:外事往来

外事往来
美国友好人士、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霍华德·希亚特及其一家,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三十日离开北京前往我国南方访问,然后回国。
希亚特博士一家是应对外友协邀请来我国进行友好访问的。在京期间,王炳南会长宴请了他们,卫生部负责人杨纯会见了他们。
 由外经部副部长李克率领的中国政府经济代表团结束了对科威特的友好访问,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乘飞机回到北京。
外经部副部长石林、国家建委副主任张百发等以及科威特驻中国大使阿布哈桑到机场迎接。
由新华社国内部副主任冯健率领的中国记者组结束了对南斯拉夫的友好访问,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午乘飞机回到北京。
新华社副社长穆青,南斯拉夫驻中国大使馆参赞米列亚尼奇,到机场迎接。
(新华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