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6年7月22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举行六届九中全会
霍查同志主持会议并作重要讲话
新华社地拉那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日电 据阿尔巴尼亚通讯社报道,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第一书记恩维尔·霍查同志的主持下,从十九日到二十日举行了第六届中央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
会议发表的公报说,会议审查了政治局关于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对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一九七六——一九八○年发展经济和文化的第六个五年计划草案的报告,并进行了广泛的讨论,通过了相应的决议。
会议还决定,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将于一九七六年十一月一日举行。
恩维尔·霍查同志在全会结束时作了重要讲话。


第6版()
专栏:

圆结束对赞比亚的友好访问
孙健副总理率我政府代表团抵坦桑尼亚访问
卡瓦瓦第二副总统专程到边境城市通杜马欢迎
新华社卢萨卡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日电 以国务院副总理孙健为团长的中国政府代表团,圆满结束了对赞比亚的友好访问,七月二十日乘专车离开赞比亚前往坦桑尼亚。
在赞比亚访问期间,孙健副总理及其一行由赞比亚总理穆登达等陪同,参观访问了卢萨卡、钦戈拉、基特韦和利文斯通,到处受到赞比亚官员和群众的热情接待和欢迎。赞比亚总统卡翁达和赞比亚联合民族独立党总书记祖卢曾分别接见了他们,宾主进行了热情友好的谈话。
中国政府代表团同穆登达总理和赞比亚政府部长,就进一步加强和发展中、赞两国友好关系和合作以及共同关心的国际问题,举行了会谈,取得了满意的结果。
孙健副总理在七月十八日离开卢萨卡以前,同卡翁达总统和穆登达总理一起照了像,并在国家宫向卡翁达总统告别。
随后,孙健副总理及其一行,在穆登达总理和赞比亚外交部国务部长西尔维齐亚,动力、运输和工程部国务部长班达以及中国驻赞比亚大使李强奋陪同下,从新卡皮里姆波希车站乘坦赞铁路专车,在二十日早晨到达赞比亚边境城市纳孔德。在那里,中国政府代表团受到赞比亚国家领导人、高级官员、地方政府官员和许多群众的热烈欢送。
新华社姆贝亚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日电 以国务院副总理孙健为团长的中国政府代表团,在参加坦赞铁路交接仪式并对赞比亚进行友好访问后,七月二十日乘坦赞铁路专车到达坦桑尼亚姆贝亚专区首府姆贝亚。
中国政府代表团是应坦桑尼亚政府的邀请对坦桑尼亚进行友好访问的。
上午九时,专车到达坦桑尼亚边境城市通杜马。坦桑尼亚第二副总统兼总理卡瓦瓦、内政部长阿里·姆韦尼、外交部副部长伊萨克·赛佩图和坦桑尼亚驻中国大使卢辛德,专程从达累斯萨拉姆到通杜马,欢迎中国政府代表团。
坦噶尼喀非洲民族联盟姆贝亚专区书记万布拉、专区主席姆旺戈卡和其他官员以及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刘春,也到通杜马欢迎。
随后,孙健副总理及其一行在卡瓦瓦第二副总统等陪同下,乘专车于十二点三十分到达姆贝亚。
中国政府代表团在通杜马和姆贝亚车站受到当地人民和在姆贝亚专区工作的中国技术人员的热烈欢迎。
赞比亚驻坦桑尼亚的高级专员曼亚迪陪同代表团到达通杜马和姆贝亚。
代表团将于七月二十一日上午离开姆贝亚前往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
新华社卢萨卡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日电 中国政府代表团团长、国务院副总理孙健,七月二十日上午乘专车离开赞比亚时,打电报给赞比亚总理穆登达表示感谢。
电报说:“当我们满载赞比亚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离开你们美丽的国家时,我荣幸地再一次代表中国政府代表团和以我个人的名义,向你,并通过你向卡翁达总统阁下、祖卢总书记阁下,以及赞比亚政府和人民,对你们的热情的友谊和十分殷勤的接待,以及你们为保证我们的访问取得完全成功所作的一切,致以衷心的感谢。”
“祝愿中国和赞比亚两国人民之间的战斗友谊万古长青。”


第6版()
专栏:国际短评

野蛮的侵略行径
七月十七日,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哈托,不顾东帝汶人民的强烈反对和国际舆论的谴责,悍然签署了印尼国会关于吞并东帝汶的一项所谓特别法案,这是印尼当局对一个主权国家的赤裸裸的侵略行径。东帝汶民主共和国总理尼科劳·洛巴托在七月二十日发表文告宣布,东帝汶人民坚决反对印尼吞并东帝汶领土,并重申东帝汶人民将坚持进行民族解放战争,直到把印尼侵略军赶走。中国人民坚决支持东帝汶民主共和国的这一正义立场。
东帝汶人民为了争取民族解放,同葡萄牙殖民主义者进行了长达数世纪的英勇斗争,终于在一九七五年十一月挣脱了葡萄牙的殖民统治,宣告独立,建立了东帝汶民主共和国。但是,对东帝汶怀有领土野心的印尼当局,在这个新的主权国家诞生以后不几天,就对它发动了武装入侵,对东帝汶人民进行了野蛮屠杀。印尼当局的这种侵略行径,不仅遭到了东帝汶人民的坚决抵抗,而且受到了全世界主持正义的各国人民和公众舆论的强烈谴责。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在一九七五年十二月和今年四月先后三次通过决议,谴责印尼的侵略行动,要求一切国家尊重东帝汶的领土完整和东帝汶人民不容剥夺的自决权利,要求从东帝汶撤走印尼入侵军队。印尼政府拒不遵守安理会的决议,顽固地坚持和扩大对东帝汶的武装侵略,结果使它自己在国际上陷入了越来越孤立的境地。
最近,印尼当局为了给自己的侵略行动披上合法外衣,导演了一幕“东帝汶人民议会”“一致同意东帝汶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合并”的丑剧。在东帝汶傀儡“临时政府”召开所谓“东帝汶人民议会第一届会议”前夕,印尼政府邀请二十多个国家驻印尼使节参加会议,但是,大多数国家的使节拒绝出席。随后印尼政府又邀请五十个国家驻印尼使节去帝力“访问”,结果,应邀前往者更是寥寥无几。这个事实进一步说明了印尼当局对东帝汶的侵略在国际上是多么不得人心。
现在,东帝汶人民正在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和东帝汶民主共和国政府的领导下,继续同印尼侵略军进行英勇的战斗,他们控制着全国百分之八十五的领土。在东帝汶人民的沉重打击下,印尼侵略者处境狼狈,困难重重。印尼当局企图用一纸所谓特别法案在东帝汶建立殖民主义秩序,是绝对办不到的。六十多万热爱自由和独立的东帝汶人民的意志是不可摧毁的。东帝汶人民抗击印尼侵略的武装斗争将是长期的,他们在斗争中还会遇到种种困难,但是,我们相信,在第三世界各国和全世界人民的同情和支持下,东帝汶人民团结一致,发扬自力更生的精神,坚持武装斗争,一定会取得民族解放斗争的最后胜利。


第6版()
专栏:

穆登达总理和孙健副总理
向修筑坦赞铁路牺牲烈士献花圈
新华社卢萨卡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一日电 赞比亚总理穆登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孙健七月十九日在赞比亚北方省的姆皮卡烈士墓前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向为修筑坦赞铁路光荣牺牲的中国、赞比亚和坦桑尼亚三国烈士献了花圈。
献花圈时在场的有中国对外经济联络部部长方毅、外交部副部长何英、铁道部副部长苏杰和中国驻赞比亚大使李强奋。
在场的还有赞比亚联合民族独立党负责北方省的中央委员夏皮和赞比亚外交部国务部长格林伍德·西尔维齐亚。


第6版()
专栏:

日本福冈市日中友好等有关团体
举办中国展览会受到各界人民热烈欢迎
新华社东京一九七六年七月十九日电 由日本福冈市日中友好等有关团体联合举办的第九次福冈中国展览会,七月三日到十八日在九州福冈市举行,受到了当地各界人民的热烈欢迎。
约有三十一万人参观了中国展览会。
福冈县知事和福冈市长曾出席了展览会的开幕式。
展览会上展出了介绍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照片,以及福冈市“友好之翼”访华团不久前拍摄的反映日中两国人民友好的照片。还展出了日中两国儿童的书法和美术作品。
为了纪念中国伟大的思想家、革命家、文学家鲁迅逝世四十周年,展览会特设了鲁迅专栏,介绍鲁迅的战斗的一生。
展出结束后,日中友好协会(正统)福冈县本部事务局长西冈久隆说,“通过这次展览会,进一步增进了福冈县人民对中国的了解,加强了日中两国人民的友好。”


第6版()
专栏:

东帝汶游击队不断打击印尼侵略军
新华社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一日讯 达尔文消息:据达尔文收听到的东帝汶电台的广播,东帝汶民主共和国内政和安全部长阿里科·费尔南德斯最近宣布,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的游击队最近不断出击印尼侵略军,取得新的战果。
他说,在截至七月十九日为止的四天中,东帝汶游击队向敌人发动了几次战斗,共打死印尼侵略军八十七名,另外还打伤一批敌人。
在七月份头十天中,他们在埃尔梅拉地区同印尼侵略军进行了激烈的战斗,打死敌人七十多人,缴获一批弹药和军服。七月十二日,当印尼侵略军企图重新占领在阿苏地区的一个村子时,遭到了游击队的顽强抵抗,敌人死伤惨重,被迫撤退。七月十日,游击队在巴扎特特地区袭击敌人据点,消灭敌军二十多名。
在截至七月十三日为止的一个月中,东帝汶游击队还在利基卡地区消灭敌人一百九十多名。


第6版()
专栏:

波蒂略当选为墨西哥总统
新华社墨西哥城电 墨西哥联邦选举委员会七月十三日根据最终的计票结果宣布,墨西哥革命组织党、社会主义人民党和墨西哥真正革命党的候选人何塞·洛佩斯·波蒂略,在七月四日举行的总统选举中当选为墨西哥合众国下届总统。
当选总统波蒂略七月四日发表讲话说,他的政府将继续执行墨西哥的现行外交政策。
这位当选总统将于今年十二月一日就职,任期六年。


第6版()
专栏:

竹乐清亮 茉莉芳香
——看菲律宾文化代表团的访华演出
中国歌舞团 辛歌 宋有宜
清亮的竹乐在耳边回响,芳馨的茉莉在心头飘香。盛夏时节,菲律宾文化代表团首次来华访问,第一站就到北京演出,生动而形象地介绍了他们国家富有民族特色的音乐舞蹈艺术,表达了菲律宾人民对于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这情谊,就象他们的竹乐一般清亮美好,象他们的国花茉莉一般芳香浓郁。
菲律宾文化代表团由菲律宾巴彦尼汉舞蹈团和潘卡特·卡瓦彦竹乐团联合组成。地处热带的岛国菲律宾,处处有竿挺叶秀的翠竹,它和当地人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密切不可分。曾经长期遭受殖民制度奴役的菲律宾人民,在获得国家独立以后,为排除殖民者的文化渗透,挖掘、宣传自己的民族文化,成立了富有本国特点的竹乐团,用多种竹子制成各式各样的民族乐器,如竹管、竹琴、竹圈鼓、竹竖琴、竹笛等等,演奏菲律宾的民间乐曲。乐团的演奏家们运用这些被誉为“菲律宾歌唱的竹子”,歌唱光明(《啊,光》),歌唱海洋(《海洋之歌》),描写工人的劳动生活(《工人进行曲》)和农村生活(《农村生活集成曲》)。在这一组竹制器乐合奏中,各种竹乐器发挥所长,特点鲜明。竹管音色浑厚深沉,大的可容四人合吹,小的一人可吹二管;竹琴声调明亮流丽,竹圈鼓节拍鲜明,竹竖琴音域宽广,竹笛声清亮圆润。各种竹乐器别开生面,有效地组成了和谐悦耳而又层次分明、力度适当的交响。
舞蹈团演出的《巴彦尼汉》组舞,具有浓厚的菲律宾民族民间特色。“巴彦尼汉”是菲律宾国语他加禄语睦邻互助和共同劳动的意思。这一组舞,宛如一幅色彩绚丽的菲律宾农村风俗画。舞蹈家们运用集中概括的舞蹈语汇,加上变化多样的舞台调度,使其中《种稻舞》这个舞蹈形象地再现了菲律宾农村从播种到舂米劳动的全过程。
这组舞蹈中除了这些以农民劳动生活为其表现题材的《伊萨,达拉瓦》、《种稻舞》等外,还有反映农村习俗的《椰壳舞》、《蒂尼克林竹竿舞》等。这类舞蹈,表演幽默别致,节奏清晰欢快,抒发他们劳动后的欢乐情绪,感染力很强。
在悠扬的音乐伴奏声中,舞蹈家们还满怀深情地为我们表演了《茉莉花舞》:在茉莉花开放的季节,菲律宾人民愉快地采摘这朵朵芳馨浓郁的珍贵花朵,编成花环,翩翩起舞。在表演进程中,演员们走下舞台,走向观众席,热情地把“茉莉”花环献给中国观众。
此时,台上、台下,掌声、花环,演员、观众连在一起,汇成一片热烈欢乐的花坛。
演出结尾,代表团全体演员热情洋溢地齐唱中、菲两国歌曲《东方红》和《我亲爱的菲律宾》,把精彩的访问演出推向沸腾的高潮。当《东方红》旋律响起时,我们心中不禁升腾起一股极为亲切的感情。朋友们歌颂我国人民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歌声,仿佛化成了友谊的热流,激荡着我们的心田,剧场里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菲律宾文化代表团在北京期间,尽量利用时间到我国许多单位参观访问,努力了解我国的文化艺术和人民生活,借以增进中菲两国人民的友谊。在中央五·七艺术大学舞蹈学校,他们全神贯注地观看学员们根据“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推陈出新”方针进行的新型的基本功训练和节目表演,不断地为富有时代气息的中国民间舞蹈以及优美而难度很高的演技大声喝采。
菲律宾文化代表团在马科斯总统夫人访问过的北京双桥人民公社为社员演出时,邀请公社的红小兵上台,一遍一遍地教给菲律宾全国闻名的《竹竿舞》。社员们也以老朋友重会的亲切感情,用我国民族乐器为他们演奏菲律宾民间乐曲《竹竿舞曲》和《茅草屋》。在中菲两国人民热烈联欢的气氛中,代表团朋友们唱起了中国歌曲《我爱北京天安门》。伴随着这明朗欢快的节拍,朋友们和社员们臂挽臂、手拉手地载歌载舞,直到尽兴,还不愿分开。
竹乐清亮传友谊,茉莉芳馨情意深。我们衷心祝贺菲律宾文化代表团的精彩演出!衷心祝愿中菲两国人民的友谊万古长青!


第6版()
专栏:

种稻舞
苗地 速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