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6年5月7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沙特阿拉伯国王和科威特外交部次官强调
海湾国家加强团结合作顶住外来威胁
民主也门外长访问沙特阿拉伯强调联合对抗侵略
新华社科威特一九七六年五月三日电沙特阿拉伯国王哈立德·伊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五月二日在向科威特《火炬报》发表的一份书面谈话中强调指出,海湾地区的安全和稳定,应由这个地区的所有国家,不分大国和小国,通过合作和协调加以维护。
哈立德国王在谈到海湾国家之间关系的基础时指出:“我们认为,这种关系的基础应当是团结和互相支持,就象一个团结的家庭那样,而不是根据国家大小来建立关系。每个国家都能够为这个地区的安全、稳定和繁荣作出贡献。”
新华社开罗一九七六年五月四日电 据埃及《消息报》五月四日报道,沙特阿拉伯国王哈立德·伊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在单独接见这家报纸的记者时强烈谴责以色列对阿拉伯人民的暴行。
哈立德国王在谈到红海安全的问题时说:“沙特阿拉伯原则上愿意随时助邻国一臂之力,保护和维护红海,以对付以色列及其它势力的各种野心和侵略。”
新华社亚丁一九七六年五月三日电 据沙特阿拉伯利雅得电台广播,沙特阿拉伯国王哈立德·伊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五月二日晚上会见了正在沙特阿拉伯访问的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萨勒赫·穆提厄和随行代表团。
穆提厄外长在抵达利雅得时发表谈话说,这次访问将使双方有机会回顾两国之间的双边合作关系以及就这个地区的形势和阿拉伯世界最近的发展情况交换意见和观点。
他最后指出,为了联合起来对抗企图阻挠我们的人民走向幸福与繁荣的各种形式的侵略和外来干涉,以客观的态度来对待最近出现的种种情况是很重要的。
新华社科威特电 科威特外交部次官拉希德·阿卜杜勒·阿齐兹·拉希德强调说,海湾地区国家有必要进行合作,充分开发这个地区雄厚的自然资源,维护这个地区不受外来的任何威胁。
据《科威特时报》四月二十六日报道,拉希德在二十五日出国访问前对报界谈到了这一点。
他说,一个联合起来的海湾地区就能够很好地顶住任何威胁。


第6版()
专栏: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警惕苏修威胁
据新华社堪培拉电新华社记者报道:
大洋洲的澳大利亚,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内曾受到老牌帝国主义剥削、掠夺的富饶大陆,正在日益受到“北极熊”的觊觎,引起人们越来越大的警惕。
根据澳大利亚报刊的一些材料,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企图染指澳大利亚,已不是自今天始。但现在它的活动愈益频繁、愈加露骨。不断增多的苏联军舰、潜艇和各种“科研”、“旅游”船只,在澳大利亚海域附近游来荡去。一次,苏修军舰“利特卡”号闯进澳大利亚海域,竟然明目张胆地在澳大利亚珊瑚海的波克林顿礁岛上安设了一个营棚。当澳大利亚外交部向苏联驻澳大利亚使馆提出紧急抗议时,苏联却说什么是破冰船需要蒸馏它的用水。这艘军舰停泊大约一周离开后,澳大利亚海军却在岛上搜查出一部被隐藏下来的电子监听器。又有一次,打着“海洋研究船”旗号的一艘苏修间谍船,开进澳大利亚的珊瑚海,监听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和美国在太平洋举行的一次联合军事演习。后来在澳大利亚海军的追踪下,才灰溜溜地开走。
一九七四年,苏联提出在澳大利亚建立一个“联合科学基地”。据报道,这个“联合科学基地”,实际上是一个卫星追踪站。澳大利亚《先驱报》指出:“如果让俄国人的基地在这里搞成,那只会使大国冲突扩展到这个大陆。”澳大利亚政府对苏修的这个要求终于予以拒绝。
苏修还打着“科学技术合作”的幌子,大量派遣间谍到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副总理道格拉斯·安东尼曾指出,苏联特务机构“克格勃”在澳大利亚的活动比起它的对手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务的活动要厉害得多。据透露,苏联驻澳使馆人员有三分之一是“克格勃”成员。
苏联对澳大利亚的渗透和扩张已引起澳大利亚政府和人民的警惕和反对。弗雷泽总理指出,“俄国是当前一直在印度洋向前推进和张牙舞爪的主要大国”,苏联的活动已构成对澳大利亚的严重威胁。澳共(马列)主席希尔的文章强调,澳大利亚必须坚决提高警惕,坚决反对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每一个帝国主义行径。墨尔本的工人、学生以及其他劳动群众举行集会和游行示威,反对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人们高呼:“美国佬滚出去,谨防苏联进来!”
新华社讯 惠灵顿消息:新西兰代总理塔尔博伊斯四月二十七日对记者说,他向正在访问新西兰的一个苏联代表团表示,新西兰政府对苏联在印度洋集结海军和苏联干涉安哥拉感到关注。
据西方通讯社报道,塔尔博伊斯对苏联代表团团长维·帕·苏斯洛夫说:“新西兰政府和许多人都对正在(印度洋)出现的情况感到关注”,“我们还对安哥拉局势感到关注。”
据报道,苏联代表团的成员同新西兰外交部官员举行会晤时,他们还被告知:新西兰政府担心,苏联在印度洋加强海军力量,可能成为在太平洋扩大舰队的前奏。
新西兰前海军参谋长海军少将卡尔四月二十六日在一次讲话中说:“谁要是相信苏联要控制世界人民的军事、经济战略在一九七六年里会有什么改变,那就未免太天真了。”


第6版()
专栏:工农兵论坛

苏修教育——一面镜子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系工农兵学员 梁毅
革命导师列宁指出:社会主义时期,学校应当培养超越资产阶级法权狭隘眼界的“能够最后实现共产主义的一代人”。(《列宁选集》第三卷第七四六页)苏修叛徒集团篡夺苏联党政大权以后,完全背叛了列宁的教导,把教育变成维护官僚垄断资产阶级专政的工具,使学校成为培养资产阶级精神贵族的场所。
学校为谁开门,这是直接关系到教育为哪个阶级服务的重大问题。列宁在十月革命后不久,就提出高等学校应该无条件地招收工农及其子女入学。而今,苏联的高等学校却重新变成了资产阶级的世袭领地。以新西伯利亚为例,在那里近百分之九十的农民子女被排挤在大学门外,而城市知识分子(包括官僚)的子女则百分之九十进入了高等学校。这两个“百分之九十”,就是苏修叛徒集团在教育领域对广大劳动人民实行资产阶级专政的有力证明。更有甚者,苏修叛徒集团还费尽心机地大搞“天才教育”,设立什么“天才学校”,挑选所谓的“天才生”,作为“精华中的精华”单独培养。实际上这些所谓的“天才生”,都是从享有资产阶级特权的上层人物的子女中挑选的。由此可见,苏修叛徒集团采取的种种措施,只不过是为了适应培养精神贵族的需要,进一步让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垄断教育大权,让他们的子女霸占学校,在教育领域对工农及其子女实行资产阶级专政。
在教育内容上,苏修叛徒集团竭力向青年灌输知识资本化、读书做官等一整套资本主义思想,大力推行“智育第一”等黑货。勃列日涅夫甚至亲自出马,公开宣扬青年上大学“提高文化水平”就是“宝贵的资本”,“这些在青年时代赚来而以后又不断添加的资本,将终身为你服务”。正是勃列日涅夫之流把商品交换、物质刺激推广到了苏联教育界。他们在学校中以卢布刺激为诱饵,提倡“知识越多,卖价越高”的陈腐观念,驱使学生走上修正主义的邪路,从而把他们培养成鄙视劳动、压迫工农的新的精神贵族。
今天,正是从苏联高等学校不断产生出来的一批批新的资产阶级精神贵族,构成了苏修统治集团的社会基础。苏修官僚垄断资产阶级通过学校培养他们的接班人,这些人通过学校这个阶梯进入上层建筑各个领域,包括政府的各个部门掌权。苏修头目承认:国家干部“主要是从经过高等学校培养的专家中吸收”,“共和国的党中央书记、党的边疆区委和州委书记中,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五的人受过高等教育”、“市委和区委书记中,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二的人受过高等教育”。这个绝妙的自白,再好不过地表明了,苏修教育特别是它的高等学校完全是为巩固官僚垄断资产阶级统治服务的。正如列宁所指出的:“这些人把知识当作专利品,把知识变成他们统治所谓‘下等人’的工具”。(《列宁全集》第二十八卷第六十九页)
苏修教育是一面镜子,可以拿来照一照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攻击和否定教育革命,他究竟要搞什么。邓小平反对工人阶级管理学校,要让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一统教育,反对大学“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这不正是要搞苏修资产阶级教育的那一套吗?我们工农兵学员绝对不能答应。我们来自三大革命实践,浩浩荡荡地开进高等学校,就是要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永远和工农划等号,坚定不移地沿着毛主席指引的“七·二一”金光大道走下去,把教育革命进行到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