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6年5月6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狠批邓小平,把艺术教育革命进行到底
中央五七艺术大学 洪毅达
去年,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在教育、科技、文艺界大刮右倾翻案风的时候,教育、文艺方面的逆流向文艺院校双管齐下,它的矛头指向毛主席的革命教育路线和革命文艺路线,目的在于否定艺术教育革命的胜利成果,为十七年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和文艺路线翻案。在集中火力深入批邓的大好形势下,反击艺术教育领域的右倾翻案风,批判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对于坚持艺术教育革命的方向有着重要的意义。
艺术教育,必须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把转变学生思想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艺术院校,应当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这是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办好社会主义艺术院校的根本。而邓小平却大唱反调,极力鼓吹“白专”道路。在他的煽动下,什么“不管黑线、红线,培养出人,能搞出东西就行”的奇谈怪论就附声而出,业务第一的谬论又沉滓泛起。
列宁早就尖锐地揭露了“业务第一”之类的谬论是资产阶级伪善的说法。“提出这个原理的资产阶级自己就把资产阶级政治放在学校事业的第一位”。(《列宁全集》第二八卷第三八六——三八七页)回顾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艺术教育这块阵地受到修正主义的文艺、教育路线双重控制,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那时,资产阶级用什么“业务上要过得硬,生活上才能过得好”,什么“一招鲜,吃遍天”等名利思想毒害青少年,使不少学生迷失政治方向,画笔、乐器成了追名逐利的工具。有的原来出身和思想比较好的学生,为了去爬那个资产阶级的“小宝塔”,把阶级斗争、革命理想忘得一干二净。这就是十七年资产阶级在艺术院校实行专政的触目惊心的情景。邓小平鼓吹“白专”道路,就是妄图否定文化大革命以来艺术教育革命的胜利成果,使旧艺术院校那一套资产阶级教育体系死灰复燃。一句话,就是妄图在上层建筑领域恢复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专政。如果按照他们那条修正主义路线去办,决不能培养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而只能培养出资产阶级的精神贵族,只能培养出修正主义的接班人。
文化大革命以来建立的中央五七艺术大学,按照毛主席的“七·二一”指示,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战士中选拔学生。这是艺术教育史上一个深刻的变革。可是,党内资产阶级为了否定艺术教育革命,极力攻击这一无产阶级招生制度。他们说什么工农兵学员不行,“无论政治上、业务上都不如过去”。这种奇谈怪论,并不陌生。文化大革命前,资产阶级不就是说什么学艺术需要“特殊的天才”,污蔑工农子弟“笨”,说培养他们是“磨刀背”,白费功,把他们排斥在艺术院校的大门之外吗?
工农兵学员果真不能掌握艺术?果真“不如过去”?事实作了有力的回答。拿中央五七艺术大学来说,几年来,所属各院校招收了工农兵学员和工农兵子弟共一千二百多人。从政治上说,这些学生阶级素质、政治思想都比较好,他们把进艺术院校看作是阶级的委托,革命的需要。他们掌握文艺的武器是为了更好地为工农兵服务。比如,电影学校一九七三年毕业的一个工农兵学员,参加拍摄《再次登上珠穆朗玛峰》影片的工作,五登北坳,爬上了八千二百米的高度,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试问,如果没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能做到吗?他们学习目的明确,懂得为革命而苦练基本功,专业技能也大大胜过了旧艺术院校的学生。舞蹈学校三年级的学生就能排演整场的舞剧样板戏。戏曲学校二年级的学生,就能演出《打虎上山》,较好地表现了杨子荣这个英雄人物的气质,基本上掌握了这场技术比较全面的戏的基本功。而旧艺校呢,有的学生学了六年还没有上过台,上了台也不会表演。“不如过去”论者,完全是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为十七年的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和文艺路线评功摆好,算文化大革命的帐,翻文化大革命的案。铁的事实,完全戳穿了他们散布的所谓工农兵学员“不如过去”的谎言。
邓小平极力攻击开门办学“使教育质量降低了”。什么开门办学白白“占了好多时间”,“大学生真正象大学生还差得很远”。这是十七年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老调重弹。文化大革命前,刘少奇及其在文艺、教育界的代理人就是借口艺术教育的“特殊性”,反对艺术教育贯彻执行毛主席提出的教育方针。他们说什么学舞蹈的本身就是体力劳动,学器乐的拿锄头会弄硬了手指头,因而不适宜下乡、下厂。他们把师生禁锢在高楼深院之中,与工农兵隔绝,长年累月地去死抠名、洋、古,沿着封、资、修的道路去关门“提高”。
毛主席指出:“文科要把整个社会作为自己的工厂。”开门办学是一切学校都必须走的道路,对于艺术院校来说,尤其必要。对于一个从事文艺工作的革命战士来说,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学习社会,改造世界观,是执行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的关键。工农兵的斗争生活是革命文艺创作的唯一源泉,只有在三大革命运动中,才能学好为人民服务的本领。
几年来,我们艺大一直坚持组织师生,分期分批、形式多样地到大寨、大港、小靳庄、户县等地进行开门办学。始终坚持把阶级斗争作为主课,把转变师生的思想作为首要任务。引导师生积极参加劳动锻炼,向工农兵学习,为工农兵服务。在开门办学中,我们结合三大革命运动的战斗任务进行教学改革。同时,坚持了专业的基本功的训练,学生有一定的时间练声、练功、练琴,画速写、素描。在深入生活的基础上,我们组织师生进行创作和演出的艺术实践活动。单以音乐学院来说,两年来就为工农兵演出了三百四十多场,观众达二十八万五千多人。美术学院、音乐学院史论专业的师生,在批林批孔运动中,同工人、解放军战士一起,编写了美术、音乐方面的儒法斗争史的教材和书籍。戏剧学院部分教师到西藏开门办学,和当地的文艺工作者一起,创作了反映西藏人民革命斗争的话剧,得到了翻身农奴的好评。美院一部分师生到户县开门办学,在八个月的时间里,绘制了毛主席像多幅,创作了大量的年画、连环画、宣传画、幻灯片、壁画、光荣榜先进人物头像、家史画、村史画等等。在美院教学多年的一位老教师感慨地说,这些学生不仅认识生活、表现生活的能力是过去旧美院学生所达不到的,由于联系实际密切,单就构图能力说,也超过旧美院学生的水平。
文化大革命以来,艺术院校打破了封、资、修文艺对课堂和教材的垄断,以革命样板戏和其它革命文艺作品作为专业课程的教材。这是亘古未有的大好事。而邓小平却大肆攻击革命样板戏,说什么样板戏不能“一花独放”。他极力反对无产阶级文艺占领文艺舞台和艺术院校的课堂,而要让封、资、修的文艺独霸舞台,把我们艺术教育的课堂,重新拉回到文化大革命前毒草丛生、牛鬼蛇神乱舞的老路上去!
以哪个阶级的作品为教材,这是艺术教育为谁服务的重要标志之一。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教材是属于上层建筑的意识形态,它反映经济基础,又为一定的经济基础和政治路线服务。无产阶级不仅不排斥过去时代的优秀作品,而且坚持在“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方针指导下,批判地借鉴古代和外国一切对我们有用的东西。但是无产阶级的艺术教育必须以本阶级的作品作为专业教育的教材。这不是一个任意的措施,而是根据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对于上层建筑的必然要求而提出来的。不这样就不能在教学阵地上实行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
在文化大革命前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统治时期,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统治课堂。什么《天鹅湖》、《二进宫》、《贵妃醉酒》、《茶花女》、《李香君》等,学生成天围着这一类东西转。为了“深入角色”,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就得去领会后妃在禁苑之中的思春之情,慢慢地受了潜移默化。这样不但在思想上严重地毒害学生,在艺术上也给学生带来种种束缚。许多学生拜倒在封、资、修的“经典”面前,只会亦步亦趋,只会模仿古人、洋人,这些触目惊心的情景,我们是永远不应忘记的。正是革命样板戏给艺术教育吹来了强劲的东风,横扫旧课堂的乌烟瘴气,它对学生在思想和艺术上的提高都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革命样板戏是我国无产阶级文艺的优秀样板,是向革命师生进行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教育的生动的形象化教材。许多院校以革命样板戏中的无产阶级英雄人物为榜样,
“演英雄、唱英雄、学英雄”,“演革命戏,做革命人”,不仅使师生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且大大促进了他们在艺术上的提高。
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大搏斗。天安门广场的反革命政治事件告诉我们,邓小平及其代表的党内外资产阶级和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决不甘心于他们的失败,斗争还将继续。我们必须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艺术教育革命的方向,坚决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狠批邓小平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把艺术院校办成无产阶级专政的有力工具!(附图片)
山西省昔阳县一支以贫下中农为骨干的业余美术创作队伍在斗争中迅速成长。这是他们在学习毛主席的文艺思想,批判邓小平攻击文艺革命的谬论。 新华社记者 摄


第3版()
专栏:

文艺革命好
河北省临西县东留善固大队党支部
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睁着眼睛说瞎话,把文艺革命的大好形势说得漆黑一团,攻击革命样板戏是“一花独放”。事实是对这种谬论的有力批判。远的不说,就说我们东留善固大队吧,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在革命样板戏的带动下,群众性的文艺创作和演出活动越搞越红火,社会主义思想把农村的思想文化阵地占领了。人换思想地换装,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更加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现在俺大队一千六百多人中大多数人会唱革命样板戏选段,连七、八十岁的老人,六、七岁的娃娃,也都能唱上几段。批林批孔以来,有一百二十人参加了文艺宣传队。他们登台演唱,下地宣传,贫下中农非常欢迎。村里一放映革命样板戏电影,社员们扶老携幼,踊跃地观看。贫下中农说:“样板戏歌颂工农兵,诉说无产阶级感情,英雄人物是榜样,鼓舞俺们干革命。”大伙学英雄,见行动,牢记“征途上处处有阶级斗争”;在改天换地的战斗中,“越是艰险越向前”。抗旱时,俺们学习江水英,发扬“龙江”风格,把井水让给兄弟队,还抽出最棒的劳力,选出最好的高粱苗,帮兄弟队栽种。革命样板戏真正成了“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的武器”。邓小平妄想否定革命样板戏,为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翻案,俺们决不答应。俺们一定用战斗来保卫文艺革命的胜利成果。


第3版()
专栏:

谎言骗不了群众
广西冶建公司三工区工人评论组
邓小平说什么“样板戏都卖不出去票了”。这完全是谎言,骗不了群众。
我们广大工农兵群众最热爱革命样板戏。因为样板戏演的是工农兵,歌颂的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每看一次样板戏,就受到一次深刻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教育。工人们说:“我们越看越想看,放多少场,我们就看多少场。”我们公司每在露天放映革命样板戏影片时,场场人山人海。很多老工人不但自己看,而且领一家人都去看。
我们工人不仅爱看,而且爱唱革命样板戏。普及革命样板戏以来,我们工区从领导到群众,从职工到家属,从老人到小学生,都学唱革命样板戏,大多数人都能唱上几段。
工人们看革命样板戏,学剧中的英雄人物,提高了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自觉性,有力地促进了生产的发展。邓小平说“样板戏都卖不出去票了”,完全是造谣污蔑。但这丝毫无损于革命样板戏的光辉,相反,却暴露出他妄图否定文艺革命,搞资本主义复辟的丑恶嘴脸。


第3版()
专栏:

革命样板戏鼓舞俺们去战斗
山西省襄汾县北李大队贫下中农评论组
听到邓小平对革命样板戏的攻击,俺们贫下中农非常气愤。啥戏好,啥戏赖,俺们贫下中农心里最清楚。解放前,俺们村有七院二堡三个神社,由恶霸地主把持着。他们利用手中的戏班戏箱,向人们灌输孔孟之道,毒害革命人民。俺们贫下中农,政治上受压迫,经济上受剥削,文化上也受地主资产阶级的愚弄。解放后,俺们贫下中农政治上、经济上都翻了身,生活象芝麻开花节节高。可是,在文化大革命前,社会主义的舞台上仍旧看不到工农兵的英雄形象,仍旧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霸占着。看了这种戏,俺们恨不能一把揪住那些文艺界的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问个长短。俺们多么渴望能看到俺工农兵自己的戏啊!
随着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开展,一批革命样板戏诞生了。工农兵英雄形象在社会主义文艺舞台上傲然屹立。俺们贫下中农无不扬眉吐气,欢欣鼓舞。俺们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越看越爱看。现在俺们大队百分之七十的社员都学会了唱革命样板戏的选段。田间地头、街头巷尾、家庭院落,到处都可以听到革命样板戏那高亢激越的声音。大家越唱越爱唱,越唱越会唱。革命样板戏鼓舞着俺们去战斗。
邓小平攻击革命样板戏,就是妄图否定文艺革命,从文艺舞台到政治舞台复辟资本主义。但是,这是白日作梦。谁要搞修正主义,要算文化大革命的帐,翻文化大革命的案,俺们贫下中农就和他斗到底!


第3版()
专栏:

保卫革命样板戏
解放军某部畲族战士 兰高良
我们畲族人民同全国各族人民一样,最爱革命样板戏。每逢放映革命样板戏电影时,我的家乡白门山寨畲族人民都争先恐后地观看。青少年一收工回来,饭都顾不上吃,就往电影场跑。连六、七十岁的老人也拄着拐棍,长途跋涉去看。山寨象过节一样的热闹。我们所以那样爱革命样板戏,是因为革命样板戏把文化大革命前宣扬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坏戏赶下了文艺舞台,第一次塑造了我们工农兵的英雄典型。它演的是工农兵,宣传的是党的基本路线,唱出了我们各族人民的革命心愿。
革命样板戏鼓舞着我们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批判修正主义。在批林批孔运动中,我们在批判林彪效法孔老二宣扬“仁义”、“忠恕”时,贫下中农用革命样板戏里的黄世仁、龟田作反面教员,通过剖析“积善堂”、“王道乐土”的欺骗性,揭穿了“仁义”、“忠恕”的反动实质。我们山寨有一个地主分子在暗地里挑拨民族关系,妄图破坏民族团结,破坏集体经济。我们组织大家看《龙江颂》,进行党的基本路线教育,狠抓阶级斗争,大力宣传“龙江”风格,有力地揭露了那个地主分子,增强了民族团结,全队汉、畲两族人民团结战斗,垦荒、造林、种茶,使山区变了样。
事实有力地驳斥了邓小平的无耻谰言。我们就是要同他对着干,坚决保卫革命样板戏,反击右倾翻案风!


第3版()
专栏:

裕固族人民爱看样板戏
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电影管理站 华汉生
革命样板戏的问世,广大工农兵群众赞不绝口,拍手叫好。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攻击和污蔑革命样板戏的谎言,绝对骗不了广大工农兵。我们战斗在文艺宣传阵地的人最清楚。我县裕固族广大群众最喜爱革命样板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每当革命样板戏影片广告贴出后,售票窗前就挤满了人群。不到二千人的县城,每部革命样板戏电影至少得映三场,许多人看了一次还要看第二次。有时一晚连放几场,到深夜一、两点钟还是座无虚席。几年来,我县共放映样板戏影片一千八百多场,全县不到三万人,观众达三十多万人次。仅一九七六年春节期间,全县电影放映队,安排映出革命样板戏影片和其它革命影片就有七十场。
事实雄辩地证明:革命人民最爱看革命样板戏。这对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颠倒黑白、攻击和污蔑样板戏的谬论是一个有力的批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