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6年5月3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沿着毛主席指引的光辉道路前进
延安市南泥湾公社三台庄大队下乡知识青年小组
三十七年前的“五四”青年节,伟大领袖毛主席发表了《青年运动的方向》的光辉著作。在这篇著作中,毛主席用马克思主义总结了“五四”以来,中国青年运动的历史经验,制定了青年运动的正确路线。在深入开展批判邓小平和回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我们重温《青年运动的方向》这篇光辉著作,感到格外亲切,更加坚定了我们上山下乡、与工农相结合的决心。
一九七五年年底,我们积极响应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伟大号召,从江南水乡来到延安插队落户,继承延安青年运动的光荣传统,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以实际行动回击邓小平对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攻击。回顾几个月来的斗争实践,我们心中充满了幸福,深深感到:路,我们走对了!
延安,是我们革命青年非常向往的地方。在学校,每想到毛主席生活、战斗过的延安,想到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延安人民,想到宝塔山、延河水,心里就产生火一样的感情。延安在召唤我们!毕业前夕,我们提出了到延安农村插队落户的申请。那时候,邓小平刮起的右倾翻案风甚嚣尘上,我们的革命行动遇到了很大阻力。面对妖风,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学习毛主席《青年运动的方向》这篇光辉著作。“看一个青年是不是革命的,拿什么做标准呢?拿什么去辨别他呢?只有一个标准,这就是看他愿意不愿意、并且实行不实行和广大的工农群众结合在一块。”毛主席的教导,鼓舞我们坚持斗争。在党组织的支持下,我们终于胜利地到达了延安,在南泥湾公社三台庄大队落户了。
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使我们认清了邓小平的反动面目。他们对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恨得要命,叫嚷什么“要挑中学生好的,要直接上大学”,千方百计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算文化大革命的帐。斗争中,我们认识到,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对走资派来说,是可怕的。千百万知识青年踊跃上山下乡,积极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争做缩小三大差别、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反修防修的革命战士,走资派怎能不拚命地反对,疯狂地攻击呢?越是这样,就越是证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好得很。我们一定要沿着毛主席指引的这条金光大道坚定地走下去。
我们知识青年小组共有十六人。刚到农村时,我们组有的同志对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认识不足,觉得能从江南来到陕北,建设南泥湾,建设延安,就不错了。党支部发现了这种思想苗头,及时地对我们进行教育。老支书曹怀秀,从家史、村史,谈到当年南泥湾大生产,语重心长地说:“人到了南泥湾,头上拢起白手巾,肩上扛起老镢头,才算走了第一步,要真正学到南泥湾精神,还必须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刻苦锻炼自己啊!”老支书的话深深地教育了我们。在三五九旅烈士纪念碑前,我们又一次打开《青年运动的方向》,毛主席的每一句话,我们都感到那么亲切。大家联系实际,谈到了老支书。他今年五十多岁了,身体又不好,仍带领贫下中农一个心眼地走社会主义道路。阶级敌人煽动一部分社员闹分队,他带领群众开展大批判,狠狠打击阶级敌人,使他们的阴谋破了产。为了共产主义大目标,他真是豁上命干革命啊!比比老支书,我们感到有很大的差距。曾经有这样一件“小事”:我们一个知识青年,把一本《赤脚医生教材》送给队里的赤脚医生,帮助她一心钻研医疗技术。老支书知道后,却叫那个赤脚医生首先好好学习《纪念白求恩》,学习白求恩同志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的革命精神。大家从很多这样的事情上看到,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必要性。
在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党支部带领我们和贫下中农一道,冲锋陷阵。队里的阶级斗争、两条道路斗争极大地锻炼了我们。就拿批判邓小平鼓吹的“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来说吧。广大社员理论联系实际,给我们以深刻的教育。他们列举事实说:过去我们的一个生产队不抓阶级斗争,个别资本主义倾向严重的人利用小生产的影响,主张少交公粮,多吃多分,结果,人心散了,集体经济受损失。后来,大队党支部带领贫下中农,狠抓阶级斗争,狠批资本主义自发势力,粮食产量年年增加,农业机械化年年发展,社员生活年年提高,集体经济不断巩固。邓小平反对以阶级斗争为纲,走资本主义道路,要把我们拉回到旧社会去,咱贫下中农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贫下中农的批判,使我们对于什么叫资本主义复辟,什么叫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看清了“三项指示为纲”的实质。天安门广场的反革命政治事件发生后,贫下中农更是义愤填膺,在田间、地头、场院,开展了革命大批判,愤怒声讨邓小平和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的罪行,决心搞好革命和生产,以实际行动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保卫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贫下中农爱憎分明的态度,坚定不移的立场,又一次教育了我们。我们也和贫下中农一道冲上斗争的第一线,读报纸,讲形势,作理论辅导;开展小评论活动;充分利用广播、黑板报、专栏等战斗阵地,反击右倾翻案风。夜晚,我们走家串户,了解队里的阶级斗争情况,提高阶级斗争觉悟和革命警惕,大家争做阶级斗争的小闯将。
在火热的斗争生活中,我们不止一次地想起抗日战争时期那些有志青年,他们冲破反动派的层层封锁,跋山涉水奔赴延安。我们今天也是冲破了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的重重阻挠,冲破了旧的传统观念的束缚来到延安。回想起毛主席送毛岸英同志到延安农村读“劳动大学”的情景,我们决心继承和发扬延安青年运动的光荣传统,用青春的热血,谱写延安青年运动的新篇章!在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我们南泥湾的知识青年日夜想念毛主席!我们决心用生命和鲜血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谁反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我们就和他拚到底!
伟大的“五四”运动至今已有五十七年了。“五四”时期革命青年反帝、反封建的大无畏精神,激励着我们坚定地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延安的青年运动,曾经是全国青年运动的模范。作为一个延安青年,我们感到无比光荣自豪!斗争需要我们坚持乡村,彻底革命。我们知道未来的征途上充满着急风暴雨的考验,但是,我们坚信,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我们将用长满老茧的双手,把延安青年运动光荣的历史一笔一笔地写下去!


第3版()
专栏:

一个与工农相结合的好青年
辽宁省新金县唐家房公社下张生产队的贫下中农,都称赞下乡知识青年王永惠,是一个与工农相结合的好青年。
小王是一九六九年下乡的。在农村,他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努力学习革命理论,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不断提高。
一九七一年秋天,王永惠担任了下张生产队的队长。当时,下张生产队是个后进队,粮食亩产只有二三百斤。王永惠坚信:只要按照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办事,后进的面貌一定能改变。
在大队党支部的领导下,王永惠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组织群众在政治夜校里认真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深入进行社会主义思想教育,狠批资本主义倾向。通过学习和批判,外流的人员回来了,资本主义倾向刹住了,干部、群众提高了社会主义积极性,掀起了学大寨的高潮。这一年,从六月份起,一连几十天没下一滴雨。面对严重干旱的威胁,王永惠和干部们组织社员学习大寨贫下中农艰苦创业的革命精神,全队男女老少,起早贪黑,挑水抗旱。王永惠虽然膀关节患有慢性病,但是他一根扁担不离肩,带头大干。在全队干部、群众的努力奋战下,终于战胜了特大干旱,迎来了丰收。这一年,全队的粮食亩产跨过了《纲要》,达到四百二十斤。
王永惠在成绩面前不停步。他和贫下中农一起,认真总结经验,坚持深入开展批林批孔运动,革命和生产的形势越来越好。一九七四年,粮食亩产跨过“黄河”,全队实现了一人一猪。去年春天,有人向王永惠建议搞烧碱的副业,说这是个“来财买卖”,原料燃料都可以想办法弄到。王永惠了解到,要搞原料就得套购,破坏国家计划,就断然拒绝了这个“来财买卖”。他积极引导群众,利用本地资源,办起了条织、草织副业。路线端正,生产跃进。去年,全队的粮食总产达到了十六万斤,平均亩产七百二十五斤,比一九七一年提高了一点五倍。
在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王永惠和贫下中农一起,口诛笔伐,批判邓小平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和反对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罪行,更加坚定了他与工农相结合一辈子的决心。 本报通讯员


第3版()
专栏:

立志普通劳动者
哈尔滨市郊区幸福公社下乡知识青年 郑秉生
我是一九七四年从天津市卫生学校毕业后重返农村的下乡知识青年。七年前,我响应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伟大号召,从天津市到哈尔滨郊区插队。在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下,我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不断提高,决心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当一辈子普通劳动者。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学校在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统治下,宣扬“读书做官”等黑货,他们妄图把青年培养成为骑在人民头上的精神贵族。经过文化大革命,学校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打破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独霸的一统天下,无产阶级占领了上层建筑各个领域,有实践经验的工农兵学员进了新型的社会主义大学,一代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正在茁壮成长。右倾翻案风的鼓吹者却叫嚷“大学只能培养干部、技术员,不能培养工农”,企图强化资产阶级法权,扩大三大差别,复辟资本主义。我们广大知识青年坚决走毛主席指引的上山下乡、与工农相结合的金光大道,不走修正主义的邪路;做普通劳动者,不做资产阶级的精神贵族。
一九七二年,贫下中农推荐我到天津市卫生学校医士班学习。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指引下,我在德、智、体几方面都得到了发展,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九七四年毕业时,组织上为了让我能够照顾多病的父亲,准备分配我到天津市和平医院工作。
是留在城市,还是回农村,我反复学习毛主席《青年运动的方向》等光辉著作,回顾自己的成长过程,想到党和贫下中农的殷切期望,我毅然向校党委提出申请,重返黑龙江省农村插队。消息传开,有的人说什么“分配到城里大医院不去,偏要到农村当赤脚医生,真不知好歹”。听到这些,我坚定地回答:“人民送我上卫校,我上卫校为人民。我要一辈子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不久,校党委批准了我的申请。去年四月,我回到了原来插队的幸福公社幸福大队当赤脚医生,得到党组织和贫下中农的热情支持。贫下中农说:“秉生没有忘了咱贫下中农,这回咱们可有自己的赤脚医生了。”
一年来,我在农村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坚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积极主动地为社员防病治病。我们贯彻执行预防为主的方针,防治常见病,治愈了一些疑难病症,抢救过危重病人,采集、种植了几十种中草药,试制出丸、散、酊、汤、针剂药品,还收集了一百多个单方、偏方、验方,受到贫下中农的欢迎。去年夏天,我们大队流行肠道传染病,发病率不断上升。贫下中农说赖毛草可以治肠道传染病。于是,我和另外几名赤脚医生到野地去采集。通过试验,取得了较好的疗效。
实践使我认识到,“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我要以坚持乡村干革命的实际行动,批判邓小平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把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进行到底。


第3版()
专栏:革命书信

坚持乡村不回城
——山东省临朐县杨善公社洼子大队青岛下乡知识青年刘凤云给她妈妈的信妈妈:您好!
看完您的来信,心里很不平静。在党组织和贫下中农的教育下,我深深爱上了农村这个广阔天地,立志当一辈子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普通农民,因此,我不同意您要我回城顶职的意见。
妈妈:通过批林批孔,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评论《水浒》,特别是当前教育界、科技界的革命大辩论,使我进一步认识到,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毛主席给我们指出的一条金光大道,是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缩小三大差别的重要措施,是反修防修,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伟大事业。是扎根农村干革命,还是“下乡镀金”,想方设法回城,这是一个执行什么路线的大问题,也是衡量一个知识青年是不是真革命的试金石。您叫我回城去电镀表厂顶您的职,我认为这样做,不利于逐步缩小三大差别,不利于限制资产阶级法权,也不利于我的锻炼成长。
妈妈:我下乡虽然时间不长,但在农村三大革命运动中,学到了不少的知识。我象一个刚刚学走路的孩子,贫下中农手把手地教我,政治上关怀我,生活上体贴我,使我感到无比温暖。在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上我刚刚迈出了第一步,我不仅学会了一些基本农活,更重要的是思想感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是在城市里能学得到的吗?如果我真的走了,怎么对得起党的培养和贫下中农对我的再教育呢?我上山下乡干革命的决心早就下定了,我要在农村安家落户,铁心务农一辈子,以实际行动回击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反对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罪行。
妈妈:我相信您通过学习,能够提高思想觉悟,会热情支持毛主席亲手扶植的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支持我扎根农村的革命行动。让我们携起手来,为缩小三大差别,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努力奋斗吧!
此致
革命的敬礼!
女儿 凤云
一九七六年二月六日


第3版()
专栏:

“朝农”毕业回乡来
黄定才 阎保卫想多久啊!盼多久,今日登上大山头。家乡的山啊我心中的山,
“朝农”毕业回乡来战斗。说什么呀“官、禄、德”,那是林彪一类骗子的“诱”;讲什么呀“名、权、利”,革命青年不喝这样的“美酒”。马列主义金钟长鸣,快起来呀,为共产主义战斗!让我们把炉火烧得更旺吧,举锄扬镐锻造无产阶级的地球!想多久啊!盼多久,今日回到了大山头。誓做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促进派,扛着共产主义红旗大步走!


第3版()
专栏:

辽宁省朝阳农学院第三届“社来社去”毕业生,以回乡务农的实际行动,反击右倾翻案风。他们回农村时,受到贫下中农的热烈欢迎。
 新华社记者 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