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6年5月26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党的生活

不忘文化大革命的深刻教育
——记山东省荣成县委成员自觉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事迹
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的锻炼,中共山东省荣成县委成员,不论是年过半百的老同志,还是走上领导岗位不久的青年干部,不忘文化大革命对自己的教育,都能比较自觉地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他们密切联系群众,当“官”不象官,劳动带头干,不搞特殊化。看到这一切,人们称赞说: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成果。
把教训变为财富
为什么有的人在民主革命阶段能够积极工作,而到了社会主义革命阶段却不那么积极,甚至犯了走资派错误?在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过程中,中共荣成县委成员经常研究和讨论这个令人深思的问题。
荣成县委多数成员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同志。他们刚参加革命那阵子,一不讲报酬,二不论职位,一个心眼地跟着毛主席、共产党打日本侵略者,打蒋介石。进城以后,职位高了,薪水多了,有的人逐步脱离了群众,不想前进了,有的人甚至背离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犯了走资派的错误,给党的事业造成了损失。
这些同志为什么民主革命关能过得去,而社会主义革命这一关就过不去呢?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理论问题的重要指示,使县委“一班人”提高了认识。他们认为,尽管原因很多,但最根本的一条,是进入社会主义革命历史阶段以后,这些同志的思想还停留在民主革命阶段,对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对象、任务和前途认识不清,特别是限制资产阶级法权,触及到自己的既得利益时,就抵触起来,甚至站到了革命的对立面。新中国成立二十多年来,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以来的斗争实践证明,不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对资产阶级法权不是自觉地去限制它,而是去扩大它、强化它,就不能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过不了社会主义革命这一关。认识提高后,县委成员决心把教训变成财富,自觉地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坚持继续革命。为此,县委约法四章:一、努力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自觉地改造世界观。二、坚持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制度,保持普通劳动者的本色。县委成员除每年都要到农村当一个月社员外,在农村、工厂蹲点时也要经常参加劳动。三、不吃请、不受贿,不搞特殊化。四、实行轮流值班制度,除留下二人坚持机关工作外,其余全部深入基层,密切联系群众,搞好调查研究。如今,从县委书记到常委,大部分时间工作在基层,他们不分什么上下班,不分什么节日和假日,勤勤恳恳地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掌权不搞特殊化
荣成县委“一班人”在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实践中,认识到党和人民把权力交给自己,是让自己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如果利用职权来谋取私利,或者把自己过去为党做了一点工作当作向党、向人民伸手的资本,要照顾、闹特殊,那就要脱离群众,脱离人民,不前进了,甚至还反对别人革命,以至会蜕变为党内的资产阶级分子,成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因此,县委“一班人”努力做到掌权不搞特殊化,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不和群众分出“等”来。
县委书记马忠恩一家四口人,几年来一直和机关干部、职工住在一起,住房标准和一般干部相同。县有关部门曾多次要给他调整房子,他都没有去。去年,县委机关盖了几排新房,他主张把新房全部分给机关一般干部,自己却仍然住在原处。他对同志们说:“要继续革命,就不能有特殊感。如果今天要这个照顾,明天要那个照顾,慢慢地就会和群众分出‘等’来,甚至会变成资产阶级的官老爷。”他参加工作三十多年,熟人多,同事多,一些人想通过他走后门办私事,他都一律拒绝,并且还采取适当办法进行教育。他在荣成县是“老上级”,每到一地,有的干部总想专门给他做些好饭菜,但他说:“我和大家一样工作,就应该吃一样的饭菜。”坚决拒绝搞特殊化。他对家里人也这样严格要求。一次,他见老伴没买票就要去礼堂看电影,便把老伴拦住,要她和别人一样买票入场。
在马忠恩同志的影响下,县委“一班人”逐步形成了反对资产阶级思想作风,坚持无产阶级思想作风的好风气。县委成员自觉做群众中的普通一员。县委常委在机关每天和同志们一样,自己打水、扫地;到基层蹲点,和社员们一样推车、收割、耕种;平常看电影和大家一样买票,陪同客人吃饭按标准付钱。县委机关虽然有了小汽车,绝大部分常委却仍然坚持骑自行车或步行下乡。
坚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使荣成县委成员更深刻地理解了毛主席的教导:“干部通过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同劳动人民保持最广泛的、经常的、密切的联系。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一件带根本性的大事,它有助于克服官僚主义,防止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认识到脱离劳动就容易脱离群众,就容易变修。因此,他们把坚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当作坚持继续革命的重要内容,当作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重要措施。县委成员做到:蹲点时就队劳动,跑面时就地劳动,在机关的就近劳动,一扫过去坐守机关、脱离劳动的旧习气。
年近六十岁的县委副书记龙启芝,是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干部。过去由于受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的影响,渐渐脱离了劳动,脱离了群众,文化大革命中受到群众的批评教育。他重新担任县委领导工作以后,就带着劳动工具,手推胶轮小车,来到了毛主席批示过的黎明大队蹲点劳动。在那些日子里,他白天和社员一起上山干活,晚上和贫下中农一起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他和贫下中农吃一锅饭,睡一个炕。老龙在劳动中改造了思想,密切了与群众的关系。贫下中农高兴地说,当年的老八路又回来了。
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不仅使老干部保持着过去革命战争时期那种旺盛的革命斗志,同时也使青年干部提高了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自觉性。
文化大革命中成长起来的青年干部陈兴吉,担任县委常委后,他经常向自己提出这样一个尖锐的问题:青年干部怎样才能不辜负阶级的委托,做到地位变了,密切联系群众的革命本色不变呢?老干部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文化大革命十年的斗争实践,使他深刻体会到:要保持同群众的密切联系,参加劳动是非常重要的。几年来,特别是他兼任公社党委书记以来,始终严格要求自己,机关工作再忙,时间再紧,身体再累,也要见缝插针,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他经常检查自己,看看手上老茧退了没有,不断给自己敲警钟。他常说:参加生产劳动,对老干部十分重要,对我们这样的青年干部更为重要。通过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使我们永远保持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密切联系,自觉地限制资产阶级法权。这不仅仅是关系到个人变不变修的问题,而且是关系到自己所在的单位会不会搞修正主义的问题。群众称赞说:“这些青年人胜过老一代打土豪、分田地时的那股子劲。有了这样的接班人,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蓬勃向前,后继有人呢!”
本报通讯员


第4版()
专栏:

哪个阶级的“效果”
唐生平
“从工人、农民中一下子提上来,一般效果都不好。”这是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反对老、中、青三结合,为其翻案复辟做组织准备,制造的又一奇谈怪论。这不仅是对广大工农新干部的诬蔑,而且也是对马列主义的背叛。
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历来十分重视从工农中培养和选拔干部。早在一九二二年,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在口授的《给代表大会的信》的遗嘱中,建议直接从普通的工人和农民中选拔中央委员,明确指出:“在我看来,参加中央委员会的工人,主要的不应该来自那些做过长期苏维埃工作的工人(我在我的信的这一部分所指的工人总是把农民也包括在内的)”,“参加中央委员会的工人,主要应当是这样的工人,他们低于最近五年内被我们提拔为苏维埃职员的人”。(《给代表大会的信》,《列宁全集》第36卷第619页)伟大领袖毛主席也早就指出:“工人中间应该教育出大批的干部”。革命导师是这样满腔热情地欢迎和培养工农新干部,对他们寄予多么殷切的期望,给他们多么高的评价!可是,邓小平却诬蔑从工人、农民中选拔青年干部“效果都不好”,这充分暴露了他反对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反动面目。
评价选拔干部的所谓“效果”,也是有阶级性的,不同的阶级有着不同的标准,我们同党内走资派当然不可能有共同的语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一大批从工人、农民中选拔的青年干部,走上了党和国家的各级领导岗位。他们来自基层,来自三大革命运动第一线,对党和毛主席有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能够比较自觉地贯彻执行,对搞修正主义的“大官”敢顶、敢批、敢斗。在无产阶级看来,提拔和使用这样的青年干部好得很!相反,在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眼中,这些青年干部当然不理想。非但不理想,而且是他们推行修正主义路线、复辟资本主义的一大障碍,因此,非把他们打下去不可。
邓小平攻击从工人、农民中提拔干部
“不理想”,那么,他
“理想”的是些什么人呢?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中揭露的事实和天安门广场的反革命政治事件,清楚地告诉我们,他心目中的理想人材,就是那些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和一小撮反革命暴徒。他要把工农干部一棍子打下去,把一小撮反动力量扶上台,邓小平推行的就是这样一条为他的修正主义政治路线服务的组织路线。
从工人、农民中培养和选拔青年干部参加党和国家的各级领导,是由我们国家的性质,我们党的阶级路线决定的。邓小平反对从工人、农民中提拔青年干部,从反面告诉我们,大胆把工人、农民中的优秀分子提拔起来,实行老、中、青三结合,是反修防修、巩固文化大革命成果的大事,也是捍卫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大事。邓小平的诬蔑,不过是螳臂当车。千百万优秀的工农青年干部正沿着毛主席革命路线胜利前进,定将粉碎走资派复辟资本主义的黄粱美梦!


第4版()
专栏:

“儿童团”的“老团长”
——记四川自贡玻璃厂老干部王斌支持新生力量的事迹
在革命战争年代,我们的“儿童团”曾经创立了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当年的“儿童团”,如今大多已成为经验丰富的老干部了。过去的“儿童团”,应该如何对待今天的“儿童团”呢?被群众称为“儿童团”的“老团长”的四川自贡玻璃厂党总支书记王斌,用自己的行动,作出了很好的回答。
(一)
一九七三年九月,自贡玻璃厂要安装全厂的主机——平拉机组。这台设备的安装技术要求很高,别的厂一般都是由七、八级师傅亲手安装,可是当时自贡玻璃厂连个三、四级的师傅也没有。怎么办呢?青年学工丁荣绵等八人向厂党总支要求“自己动手安装平拉机组”。
小将们的挑战,引起了厂党总支书记王斌的深思。他想,过去革命战争年代,许多十几岁的青年娃娃,在党的领导下,不是做出了许多被某些人认为“青年娃娃根本不可能做的事”吗?在我们党的历史上,从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到解放战争年代,从“土改”到“四清”,都培养和锻炼了成千上万的干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样一场空前伟大的革命运动,培养锻炼了更多的人材。因此,支持不支持小将们敢想敢干的革命精神,实际上是一个如何正确对待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涌现出来的新生力量的态度问题。于是,王斌在厂领导班子内谈了自己的看法,语重心长地说:“我们这些老干部都是从
‘儿童团’走过来的,我们这些昨天的‘儿童团’,可不能看不起今天的‘儿童团’啊!”厂领导班子决定坚决支持和积极帮助这些小将的敢想敢干的革命行动。丁荣绵等八个青年学工经过数十次的反复安装调试,终于使平拉机组安装成功了。
(二)
自贡玻璃厂在建厂过程中,厂领导班子曾考虑把一个青年干部安排为厂筹建铁路的负责人。可是有个别领导干部对他在文化大革命中的表现有不同的看法,认为不能重用。
听了这种议论后,王斌心里很不平静。他想,文化大革命中,这个青年人和革命群众一起,向刘少奇、林彪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发起猛烈的进攻,也批判了一些犯走资派错误的干部,这种革命精神好得很。为什么一些过去自己当“儿童团”时对反动派也是敢于斗争的老干部,却看不惯现在的“儿童团”的革命造反精神呢?说穿了,就是因为对群众揭露和批评了自己的错误而耿耿于怀。从根本上讲,这还是没有解决好正确对待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问题。于是,王斌在厂领导班子内现身说法,大讲自己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的教育,使厂领导班子的其他成员进一步认识到:群众的革命造反精神好得很,必须坚决支持,并一致同意把这个青年人提到领导岗位上来。
这个青年人担任厂筹建铁路专用线的负责人以后,更加认真看书学习,带领群众大干社会主义,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基本上修好了铁路专用线。通过斗争的锻炼,他进一步提高了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加深了对党的认识,不久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三)
青年干部敢想敢干,最少保守思想,这是一个很大的优点。但是,由于他们踏上领导岗位的时间短,还需要在斗争中不断提高。因此,王斌象当年老八路带领“儿童团”那样,十分注意用自己的亲身经验来帮助教育他们。
自贡玻璃厂党总支副书记罗培芝是一个年轻的女同志。她刚担任领导工作时,经常被一些具体事务所纠缠。看到这种情况后,王斌就主动找她谈心,讲自己在文化大革命以前,只抓生产,不抓政治,执行修正主义路线错误的教训。在王斌的帮助下,罗培芝结合学习革命导师有关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读了十多篇马列著作,提高了认识。王斌还帮助青年干部运用革命理论指导现实的阶级斗争。去年夏季前后,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刮起的右倾翻案风也吹到了自贡玻璃厂,唯生产力论、技术第一又冒了头。王斌同志就和青年干部一起学习革命导师关于政治和经济关系的论述,使他们进一步认识到:这实质上就是文化大革命中早已批判过的黑货的回潮。原料车间党支部副书记、新干部余荣谦写出了《土豆烧牛肉与反革命经济主义》等短小精悍的大字报,进一步从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高度批判了
修正主义谬论。目前,在批判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大好形势下,全厂职工共产主义精神大发扬,新人新事层出不穷,进一步发展了抓革命、促生产的大好形势。
本报通讯员


第4版()
专栏:

出以公心 大胆提拔
陕西省西安化工厂党委书记 刘成岭
一九七○年,我们西安化工厂成立党委时,准备把二十九岁的女化验工裴碧荣提拔到党委来。消息传开,多数人同意,少数人有不同的议论:担心的,怀疑的,论资排辈的,甚至有个别人不服气。
面对这种情况,我反复学习毛主席的教导:“我们党如果没有广大的新干部同老干部一致合作,我们的事业就会中断。所以一切老干部应该以极大的热忱欢迎新干部,关心新干部。”联想三十年前自己刚参加革命工作时的情况。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自己才十几岁,天天行军打仗,革命道理哪有现在的年轻人懂得多,刚当班长时,连班务会都不会开。可老同志、老干部们并不嫌自己嫩气,而是以革命利益为重,满腔热情地培养,手把手地教,拉着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使我逐渐才学得了些革命道理和工作方法,肩膀也就硬一点了……。
通过学习和回顾,我想,现在这些年轻人,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锻炼,有较高的路线斗争觉悟,也有一定的工作能力,提拔起来,让他们在做的中间增添知识,增长才干,老干部再耐心帮一帮、带一带,就可以胜任嘛!如果认为我革命几十年,你才干了几天,我的党龄比你的年龄还长哩,生怕年轻人跑到自己前面去,这哪里是无产阶级的革命胸怀呢?于是,我就做同志们的思想工作,反复宣传培养青年干部,实行老、中、青三结合的意义。在党委“一班人”思想统一的基础上,我们又分头向群众宣传毛主席关于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指示,做耐心的思想政治工作,最后,大家都通了。这样,裴碧荣同志参加了厂党委的领导工作。以后又逐步地提拔了不少青年工人到厂级和车间的领导岗位上来,使全厂各级领导班子都实现了老、中、青三结合,朝气蓬勃地开展工作。


第4版()
专栏:

河北省张家口市毛纺厂党委注意老、中、青三结合,不断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图为新老干部在一起认真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 本报通讯员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