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6年5月23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金日成主席盛宴欢迎布托总理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二日电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席金日成,五月二十一日晚在平壤举行盛大宴会,热烈欢迎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理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和夫人。
金日成主席的夫人金圣爱,朝鲜领导人康良煜、朴成哲和夫人、吴振宇、林春秋、郑浚基、许锬和夫人、孔镇泰等出席了宴会。
布托总理的随行人员以及各国驻朝鲜的外交使节应邀出席了宴会。
在充满着朝鲜人民和巴基斯坦人民友好团结气氛的宴会上,金日成主席和布托总理先后发表讲话。
金日成主席说,布托总理这次访问“是对朝鲜和巴基斯坦两国人民友好合作关系的发展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
他在讲话中赞扬了巴基斯坦人民在布托总理的领导下正在为建设一个自由、繁荣的新巴基斯坦而进行的斗争。
金日成主席在讲话中热烈祝贺巴基斯坦人民在维护民族主权和建设自己国家的事业中取得的各项成就。
布托总理在讲话时对朝鲜人民给予的盛情接待表示衷心感谢。
布托总理谈到巴基斯坦对外政策时说,巴基斯坦始终一贯的政策是:在同一切国家建立关系方面,都要以主权平等为基础和反对任何霸权主义。
布托总理说:“朝鲜的统一是全体朝鲜人民固有的不能让步的权利,这一权利必须在没有外来势力的影响下,自由地得到行使。巴基斯坦完全赞成这一观点。”
金日成主席和布托总理的讲话博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
五月二十一日,金日成主席和布托总理在平壤举行了会谈。


第5版()
专栏:国际短评

高调和事实
苏联新任驻日本大使波利扬斯基到任伊始,唱了一通高调,发了一通谬论。话虽然不怎么新鲜,但却充分露出了苏修外交官惯有的那种盛气凌人、蛮不讲理的派头。
据日本报纸报道,这位大使十八日在他到任后的首次公开讲话中,侈谈“睦邻友好是日苏关系发展的原则”,并用教训的口吻说什么,现在“有必要使日苏关系免受”一种什么“势力”的“干扰”。人们只要稍加分析,就可以看出,这番含沙射影的论调,无非是企图掩盖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对日本关系中的霸权主义实质。
苏修先生高唱“睦邻友好”已有多年了。奇怪的是,这种动听的调子唱得越频繁,苏联对日本的欺侮、干涉和威胁不但不见减少,反而越来越肆无忌惮了。请看下面这些谁也无法推翻的事实:
苏修长期霸占着日本的北方领土,不仅不肯归还,而且在那里又是修建基地,又是扩充军港,把北太平洋的形势搞得日益紧张。日本人民要求归还自己的固有领土,苏修就横加辱骂,给日本人民加上“复仇主义”、“挑衅者”、“没有根据的非法要求”等等“罪名”,依势压人。难道这就叫做“睦邻友好”吗!
苏修仗恃它日益膨胀的军事力量,经常出动飞机、军舰,在日本附近的海上、空中横冲直撞,甚至侵犯日本的领空,威胁日本的安全。这能叫做“睦邻友好”吗!
苏修借“经济文化交流”之名,在日本国内大搞间谍和渗透活动。就在几天之前,一名以“记者”身份作掩护的苏联间谍被日本安全机关当场拿获。这也算是“睦邻友好”吗!
苏修充当海上渔霸,不仅不断扣留日本渔船和日本渔民,而且派出大批船队到日本近海掠夺海洋资源,破坏日本人民正常的渔业生产。这能叫做“睦邻友好”吗!
面对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欺侮、压迫和威胁,日本人民要求归还北方四岛、反对苏修霸权主义的斗争浪潮日益高涨。当前日苏关系中存在着的令人“遗憾”的问题及其症结,无一不是苏修霸权主义政策和行动所造成的。然而苏联大使先生却大放厥词,妄图转移人们的视线,把事情说成好象是别的什么人,而不正是苏修自己把苏日“关系搞得复杂化”了。这只能是欲盖弥彰。苏修先生们既然对日本搞霸权主义,又想用“睦邻友好”之类的词句来掩盖现实,以颠倒是非的手法来推卸自己的罪责,这是绝对办不到的。


第5版()
专栏:

第三世界国家坚持《马尼拉宣言》不断排除超级大国干扰
贸发会议朝着反对经济霸权主义方向发展
新华社内罗毕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二日电 新华社记者报道:联合国第四届贸易和发展会议从五月五日开幕以来,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加强团结,坚持《马尼拉宣言》和《行动纲领》的原则立场,不断排除超级大国的干扰和破坏,使会议朝着有利于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反对经济霸权主义的方向发展。
会议一般性辩论一开始,第三世界国家便显示了团结战斗的力量。由菲律宾总统马科斯代表拥有一百多个成员国的“七十七国集团”向会议提出的《马尼拉宣言》和《行动纲领》,成了大会讨论的基础。在持续两个星期的一般性辩论中,第三世界七十多个国家的代表先后发了言,他们异口同声地表示支持马尼拉文件,强调《马尼拉宣言》和《行动纲领》反映了第三世界国家关于破除旧的国际经济秩序、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改善发展中国家贸易条件、促进民族经济发展、维护国家主权等一系列正义要求和主张。正象肯尼亚代表所说,第三世界国家代表在内罗毕聚会,是为了用一个声音,即《马尼拉宣言》的声音,来表达他们的共同立场。阿尔及利亚代表指出,对旧的国际经济秩序的“反抗,已经不可逆转”。
会上,第三世界国家的代表纷纷走上讲台,愤怒地控诉了殖民主义、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剥削和掠夺,强烈谴责建筑在这种剥削和掠夺基础上的旧的国际经济秩序,使美苏两个最大的国际剥削者又一次坐在被告席上。第三世界国家代表指出,现存的国际经济秩序是为帝国主义、超级大国的剥削服务的,是造成第三世界国家贫穷的根源,不根本改变这种制度,第三世界国家就不能真正取得经济上的独立。突尼斯代表在会上明确指出,第三世界国家经济发展的障碍,“是来自外部的各种形式的霸权主义和新殖民主义造成的”。墨西哥代表说,“迄今的历史证明,强国的繁荣是建筑在弱国被剥削和贫困的基础之上的。”
许多国家的代表在发言中还要求改革不合理的国际贸易关系,特别是解决关于占发展中国家出口总额四分之三左右的原料价格问题。据会上揭露,由于原料价格不断下跌,第三世界多数国家的出口收入不断减少,国际收支逆差猛增,外债急剧上升。许多发展中国家代表强调,这种不合理的贸易关系必须改变,发展中国家“不能永远充当初级产品生产国和廉价劳动力的来源”。他们要求会议通过发展中国家提出的商品综合方案,其中包括建立共同基金,实行初级产品的缓冲库存,以稳定这些产品的价格;同时要求减轻外债负担,举行债务国和债权国的国际会议,进行讨论。
在大会辩论中,发展中国家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要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必须团结起来,实行自力更生,即主要依靠本国的力量,同时加强各国之间的合作。毛里求斯、马里、阿尔及利亚、塞内加尔、哥伦比亚、科摩罗等国的代表都强调自力更生发展本国民族经济的重要意义。
但是,和第三世界国家正义主张和合理要求成鲜明对照的是,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再次抛出了它们自己的所谓“方案”,企图继续顽固维护旧的国际经济秩序,分化第三世界,破坏内罗毕会议。
美国为了维护它的既得利益,炮制了一个所谓设立“国际资源银行”的建议,妄图以此取代第三世界国家提出的商品综合方案和其它合理主张。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则打着“支持”《马尼拉宣言》的招牌,抛出了一个实际上与《马尼拉宣言》相对抗的“具体行动纲领”。苏联代表在兜售这个“具体行动纲领”时,一面高唱“缓和”、“裁军”等滥调,一面鼓吹“签订长期贸易和经济协定”的“好处”,妄图把苏联剥削其“经互会”“兄弟国家”的那一套经验到处推广,把第三世界国家捆在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剥削体系上。
但是,两个超级大国破坏和干扰会议、诱骗第三世界国家的拙劣手法,遭到了谴责和抵制。第三世界一些国家的代表严正指出,超级大国企图扭转会议的方向,发展中国家不要上当。马达加斯加的代表说,“在内罗毕,某些大国为了破坏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的实行,施展了种种阴谋诡计。”印尼的代表指出,“不应因某些强国的建议,使会议的注意力从基本问题上转移开去。”
就是这样,两个超级大国的所谓“建议”遭到了第三世界国家的冷遇和唾弃,它们的阴谋没有得逞。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第二世界的发达国家表示支持第三世界国家关于破除旧的国际经济秩序、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的正义主张和合理要求。挪威和荷兰的代表在会上宣布支持第三世界坚持的商品综合方案和共同基金的建立。瑞典、丹麦、芬兰、加拿大、意大利等国也对第三世界关于通盘解决原料问题的方案表示支持。这些国家采取的这种态度,使两个超级大国更加孤立,受到了发展中国家的赞扬。


第5版()
专栏:

日本《日中文化交流》月刊发表文章
苏修的诽谤挡不住日本要求归还领土斗争
苏联搜集情报的军舰在日本近海游弋,引起日本当局警惕
新华社东京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一日电 日本《日中文化交流》月刊最近一期上发表了日本归还北方领土北海道促进会委员细井敬三的文章,要求归还北方领土和反对苏联霸权主义。
文章说:“北方领土——国后岛、择捉岛、色丹岛和齿舞群岛,是日本固有的领土,也是日本领土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文章驳斥了勃列日涅夫对日本人民要求收复北方领土的斗争所进行的无耻诽谤。
文章说,要求归还北方领土是广大日本人民群众的正义要求。苏联却把日本民族的正义要求,硬说成是什么部分人的要求。这是歪曲事实的胡说八道。
文章说:“要求归还北方领土的斗争,是日本人民根据自力更生的精神自主地展开的一场斗争,同时也是反对苏联霸权主义的斗争”。
文章指出:“苏联把北方四岛变成一个庞大的军事基地。这个基地和其它的军事基地一起,正在加强对日本的军事威胁。”
文章说:“日本人民在进行要求归还北方领土的斗争中,必须对苏联的霸权主义进行针锋相对的、坚决的、彻底的斗争。不和苏联霸权主义斗争,就不可能取得收回北方领土斗争的胜利。”
新华社东京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二日电 据日本报纸援引日本防卫厅五月二十二日发表消息说,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反潜巡逻飞机二十一日上午十一时半在距福井县若狭湾北方大约六十公里的近海,发现一艘苏联搜集情报的军舰。
当天,这艘军舰还继续沿日本列岛西海岸南下游弋。
二十二日上午,这艘苏联军舰又到达离舞鹤港大约七十公里的海域。
日本海上自卫队舞鹤地方队曾派出舰艇进行监视。
据报道,这是苏联搜集情报的军舰第一次出现在若狭湾进行活动,已经引起日本方面的警惕。


第5版()
专栏:国际杂文

精神麻痹术
何迈
鲁迅有一篇著名的杂文《春末闲谈》,向读者介绍了细腰蜂身上一根神奇的毒针,它只要对其捕获物小青虫的“运动神经球上只一螫”,青虫“便麻痹为不死不活状态”,既不死,以长久保持肉食的新鲜;又不活,以听任细腰蜂的吞食。鲁迅从细腰蜂这种“很残忍的凶手”谈到古今中外反动派对人民群众的种种精神麻痹术,还提到有人曾发愁道,“不知道将来的科学家,是否不至于发明一种奇妙的药品,将这注射在谁的身上,则这人即甘心永远去做服役和战争的机器了?”诚然,一切反动统治者为了维持其吃人的筵席,使用过种种类似“奇妙的药品”的精神麻痹术来对付老百姓,结果都未奏效。今天,这样的“药品”,苏修先生们也发明了好多种,其中的一种,名曰“军事爱国主义教育”。据他们说,这种教育在“对青年进行日常教育的全部工作中,居于责任特别重大、特别主要的地位”。因此,苏修“二十五大”又进一步加以鼓吹与强调,妄图以此作为麻痹人民的一种特效“药品”。
何谓“军事爱国主义”?被苏修捧上了天的影片《这儿的朝霞是宁静的……》作了形象的回答。影片精心塑造并狂热歌颂一个叫瓦斯可夫的“爱国主义英雄”,他为了“祖国”,“一生都在执行命令”,“就象一架庞大的精心安装的机器上的一个传动齿轮一样,自己在转动,又带动其他的齿轮转动,并不考虑机器的转动从什么开始,朝着什么方向,造成什么后果”。瞧,在苏修眼中,这是一个多么可爱的“服役和战争的机器”!不管是“什么方向”,只要是社会帝国主义头子一声令下,就转动起来,而且带动别人转动;不管“造成什么后果”,即使是把坦克和军队开到别的国家去实行军事占领,也“执行命令”。苏修是多么需要把老百姓麻痹成没有头脑思考的战争工具和炮灰啊!苏修御用文人叫嚷:“祖国不能选择——人生下来就有了祖国。”管它是社会主义祖国还是社会帝国主义,管它前进还是倒退,管它为大多数人服务还是为一小撮官僚垄断资产阶级服务,你一概不要过问,只要象机器上的传动齿轮那样,不停息地为它卖命就行了。不仅自己为它卖命,还应带动别人为它卖命。而且要用武器效劳,为它“流尽最后一滴血”。这样,你就建立了“爱国主义的丰功伟绩”。这就是苏修用各种形式大肆宣扬的“军事爱国主义”。
这颇象细腰蜂的毒针。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大搞“军事爱国主义教育”一旦生效,岂不是也能使苏联青年象被细腰蜂的毒针螫了一下那样不死不活的小青虫,既不怕死,又不思想。苏修所谓的不怕死,则可为霸权主义去创造“奇迹”,去充当炮灰;不思想,则不致反抗,可以任其驱使。这算是“发达的社会主义”的一个“发达”之处:不是简单地用皮鞭驱使人们为其侵略扩张政策卖命,而是在“爱国主义”的招牌下,在“保卫祖国”的幌子下,向人们灌输“勇敢精神”、“战斗荣誉”、“军职至上”、“万古不变的俄罗斯精神”、沙皇军队的“战斗传统”、希特勒法西斯的“军国主义思想”和日本法西斯的“江田岛精神”,以便煽起扩张主义与霸权主义的狂热。
不过,苏修要做的实在比细腰蜂所做的难得多。细腰蜂只要向小青虫运动神经球上一螫,便告成功。而苏修叛徒集团无论怎样日施手段,夜费心机,也不能使苏联人民俯首听命,任其宰割。苏修“二十五大”收场后开展各种宣传活动,叫嚷要“回击意识形态的破坏活动”,这也不打自招地供认了苏联人民的反抗情绪正在增长。苏修叛徒集团越是欺骗、压迫人民,就越会激起人民的反抗。正如鲁迅在《春末闲谈》中所引的老沙皇的例子:老沙皇虽然善于玩弄几种精神麻痹术,但“还缺其一,便是:无法禁止人们的思想”,所以最终被人民送上断头台,罗曼诺夫王朝从此“覆宗绝祀”。新沙皇又何尝能禁止得了人民的革命思想呢!因此,苏修“阔人的天下一时总怕难得太平的了”,而且,其下场也不会比尼古拉二世更好些!


第5版()
专栏:

蒙博托总统谴责外国颠覆活动
阿希乔总统强调非洲命运应由非洲人自己决定
突尼斯报纸谴责苏美加紧在非洲争夺势力范围
新华社金沙萨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一日电 扎伊尔总统蒙博托五月二十日在金沙萨举行的一次群众集会上谴责“某些外国”对扎伊尔进行颠覆活动。
他说:“这些国家的代表是搞颠覆活动的专家。”
蒙博托总统指出,这些专家们通常利用我们派往他们国家留学的学生来进行颠覆活动。
蒙博托总统接着说,这些国家驻扎伊尔使馆的文化随员和商务随员不同扎伊尔进行文化和商务方面的任何接触,而把时间用来进行间谍活动。
蒙博托总统还揭露说,几天前,一个扎伊尔人在从某个外国使馆干了肮脏的颠覆活动后,回来时被扎伊尔当局抓住。
新华社雅温得电 喀麦隆总统阿希乔五月十一日强调说,“非洲的命运必须由非洲人自己来决定”。
他是在为正在喀麦隆进行访问的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举行的招待会上讲这个话的。
阿希乔总统指出,非洲各国人民“有权控制自己的自然资源,并且有权使自己的原料和初级产品得到公平合理的价格”。
他强调非洲统一和第三世界的团结。
阿希乔总统还说,非洲在摆脱殖民主义统治后,必须投入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以使非洲得到全部解放。
新华社突尼斯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日电 突尼斯《行动报》五月十八日发表题为《非洲面临着外国的野心》的评论,谴责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在非洲加紧争夺势力范围。
评论说:“争夺各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都毫不迟疑地在非洲国家之间以及非洲国家的内部煽风点火。”
这篇评论还揭露和谴责超级大国“以经援为名在中小国家扩大其势力的领域”。
评论说,当前,非洲国家应当在经济上联合起来,以对付外来的控制,特别是在“援助”幌子下的控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