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6年5月22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布托总理抵朝鲜进行正式访问
金日成主席到机场热烈欢迎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一日电 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理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席金日成的邀请,五月二十一日乘专机到达平壤,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进行正式访问。
布托总理的夫人和随行人员同机到达。
金日成主席和夫人,朝鲜其他领导人康良煜、朴成哲和夫人、吴振宇、林春秋、郑浚基、许锬和夫人、孔镇泰,政务院各部、委负责人,朝鲜人民军将领以及平壤市劳动群众到机场热烈欢迎。
机场上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
当布托总理和夫人以及随行人员同机场上的欢迎群众见面时,人们挥动着花束,热情欢迎巴基斯坦贵宾的到来。
布托总理和夫人等乘车进入市区时,受到平壤市市民盛情、热烈的夹道欢迎。
巴基斯坦、中国等驻朝鲜的外交使节也到机场迎接。
据报道,布托总理五月十九日乘专机离开卡拉奇时,巴基斯坦国民议会议长萨希布扎达·法鲁克·阿里等高级官员,以及中国驻卡拉奇总领事和其他国家驻卡拉奇的外交使节到机场送行。


第5版()
专栏:

欧洲—阿拉伯对话正式开始
第一次会议就中东形势和经济问题交换意见
新华社卢森堡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日电 欧洲—阿拉伯对话总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十八日到二十日在卢森堡举行。
欧洲经济共同体同阿拉伯联盟国家从一九七三年底起就准备对话,在一九七四年七月双方在巴黎举行了部长级的筹备会议。
参加卢森堡会议的有阿拉伯国家联盟二十个国家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代表和欧洲经济共同体九国的代表。从这次会议开始,双方对话进入正式阶段。卢森堡首相加斯东·托恩十八日在开幕会上说,大家已经越来越相信,在今天的世界上,欧洲经济共同体同阿拉伯国家“注定要进行对话”。
双方在会上就中东形势和经济问题交换了意见。会议两主席之一、卢森堡驻意大利大使让·瓦格纳在会上重申,共同体九国认为以武力占领领土是不能接受的,以色列应该从一九六七年战争以后占领的领土撤出,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应该得到承认。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里亚德在会上说,阿拉伯国家希望欧洲国家促使以色列从所占领的阿拉伯领土上完全撤出,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民族权利,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代表巴勒斯坦人民。
会议发表的联合公报在谈到国际形势时指出,“欧洲的安全是同地中海的安全、地中海阿拉伯地区的安全联系在一起的。双方对中东的危险局势和由此对国际和平和安全所造成的威胁表示巨大关心。”公报指出,作为加强双方关系的组织机构的总务委员会,将在今年下半年举行第二次会议。
欧洲经济共同体同阿拉伯国家举行对话,是因为双方都有加强合作的要求。据报道,一九七四年,阿拉伯国家联盟各国出口的百分之四十六、进口的百分之四十八,是同欧洲经济共同体国家进行的。路透社在报道这次会议的消息中透露,欧洲经济共同体“想把(同阿拉伯国家的)对话作为一种手段,使得在以后另一次中东冲突时能保证石油供应”。


第5版()
专栏:

喀麦隆首都举行群众游行庆祝国庆
阿希乔总统出席庆祝仪式并检阅游行队伍
新华社雅温得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日电 喀麦隆首都雅温得五月二十日举行盛大群众游行,庆祝喀麦隆联合共和国国庆。
喀麦隆总统阿希乔出席了庆祝仪式并检阅了武装部队和游行群众。游行队伍举着的横幅上写着“国家独立万岁!”“民族团结万岁!”“独立自主发展万岁!”等标语口号。
在主席台上的还有:喀麦隆国民议会议长坦登·穆纳,总理保罗·比亚,经济和社会委员会主席萨巴尔·莱科以及政府各部部长。一些国家驻喀麦隆的外交使节也应邀出席了庆祝仪式。
喀麦隆全国各地这一天也举行了各种庆祝活动。


第5版()
专栏:

中央条约组织在伊巴边界举行军事演习
新华社安卡拉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一日电 据中央条约组织总部五月十七日在安卡拉发表的一项新闻公报宣布,中央条约组织最近在伊朗和巴基斯坦边界地区举行一次军事演习。
公报说:“在过去的两个星期中,高级军官和参谋在伊朗和巴基斯坦边界地区集合,参加两年一度的中央条约组织一九七六年地面部队指挥所的演习”。
公报说:“在演习中,检查了同演习地区有关的各种防御问题。这次演习的重点是在这个地区活动的地区部队的合作和协调问题。”


第5版()
专栏:新华社记者述评

顽固维护旧秩序的方案
在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第四届会议上,苏美两个超级大国的代表先后抛出了他们的方案,一个叫做“国际资源银行”,一个叫做“具体行动纲领”。名目虽然不同,但都是地地道道的维护旧的国际经济秩序的货色。
几年来,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为反对帝国主义特别是超级大国的剥削、掠夺、控制和转嫁经济危机,为争取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展开了坚决的斗争,提出了一系列合理的建议。
商品综合方案是发展中国家从第六届特别联大以来一直坚持的一项重要建议,也是这次会议斗争重点。这个方案是为解决发展中国家初级产品
(农、矿原料,燃料和食品)的贸易问题而提出的一种综合解决办法。在本届会议上,这个方案不仅得到第三世界国家的拥护,而且有一些第二世界国家也已表示支持。
当前围绕这个方案,第三世界同两个超级大国斗争的焦点,仍然主要是维持旧的单一商品解决还是采取多种商品综合解决,是依靠传统的双边协议还是依靠国际共同保证的问题。也就是是否接受综合解决办法的问题。另外一个是债务问题,第三世界国家在债务减免问题上同样要求通盘解决。
在这次会议上,美国代表改变了过去硬顶的手法,抛出了建立所谓“国际资源银行”的建议以同商品综合方案和通盘解决债务的方案相对抗。在第三世界国家看来,“国际资源银行”仍旧是一个由它控制的富国俱乐部,目的是继续保持它的霸主地位。
另一个超级大国苏联,在会议上继续耍弄假支持真反对的惯伎。他们在会议上除了大肆贩卖“缓和”、“裁军”的破烂货以外,还大吹大擂他们的新殖民主义的“国际分工”和“经互会”经验,大讲对发展中国家的困难苏修“丝毫没有”责任。同时,苏联代表抛出了一个所谓“具体行动纲领”,其中第一条就是他们长期死抱住不放的“签订长期贸易协定”。这种协定的实质是要“长期”保证苏联掠夺第三世界的原料;要“长期”地保证苏修向第三世界的市场倾销工业制成品;还可用苏修的苛刻的贸易条件“长期”捆住第三世界。
苏修对第三世界国家的贸易条件究竟如何呢?且看:在贱买贵卖、扩大工农业品价格“剪刀差”上边它比老牌帝国主义更加贪婪。据报道,在苏印贸易中,苏修出口商品的价格一般比国际市场高出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有的甚至高出两倍;而苏修从印度进口的商品价格则比国际市场低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据《印度斯坦旗报》一九七三年十月报道:“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七三年度,俄国人以每公斤七十五卢比的价格购买毛针织品。国际市场的原毛价格已经上涨了四倍。但苏联甚至不愿每公斤付八十五卢比。”
在通盘解决债务问题上,两个超级大国也是一唱一和。他们要用双边解决来对抗第三世界所要求的通盘解决。苏修代表还宣称,“任何关于债务的决定必须考虑到社会主义国家(即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不同的信贷制度”。不同在哪里呢?那就是通过贷款向负债国索取种种特权,重利盘剥,甚至侵犯别国主权,索取军事基地,粗暴干涉内政,动不动就凶狠地向受援国逼债索利。苏修从一九五四年起向印度提供的十九亿四千万美元贷款,到还清时苏联收回的钱,竟等于原来贷款的百分之五百六十五点七。埃及最近揭露的苏修逼债勒索的丑恶嘴脸,更是人们记忆犹新的。这只能说明,社会帝国主义的高利贷剥削,比老牌帝国主义有过之而无不及。
列宁说:“帝国主义的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几个大国都想争夺霸权”。(《列宁选集》第2卷第810页)国际经济领域的争霸是两个超级大国争夺世界霸权的一部分。社会帝国主义利用另一超级大国的衰落,到处伸手,扩大它的势力范围,妄图重新瓜分世界。尽管它贴上“社会主义”的标签,也绝不能掩盖它维护社会帝国主义的旧经济秩序的险恶用心。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具体行动纲领”的实质在于:一是抗新,与第三世界国家的合理建议相对抗;二是保旧,推卸他们的剥削罪责,不许触动他们的剥削体系;三是取代,他们要发展中国家跟他们一道去同另一个超级大国斗,便于他们乘虚而入,扩大自己的殖民体系,以取而代之。
总之,不论是美国的“国际资源银行”也好,还是苏修的“具体行动纲领”也好,都只能证明两个超级大国是旧的国际经济秩序的顽固维护者,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的最大破坏者。但是,他们耍弄的种种花招,最终必然要在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的团结反霸的战斗中遭到彻底失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