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6年5月20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新华社记者述评

苏修推销的“经互会”“经验”不得人心
最近几年,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千方百计利用第三世界开展反对旧的国际经济秩序、争取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斗争的时机,拚命向发展中国家推销“经互会”的所谓
“经济一体化”、“国际分工”的“经验”。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第四届会议召开之前,苏联代表在日内瓦召开的有关会议上,更竭力鼓吹
“将经互会的经济一体化与不同制度国家间的贸易联系起来”。今年四月,苏联《国际生活》杂志接着又发表文章,进一步露骨地要求发展中国家“逐步参加国际社会主义分工”,参加“经互会”的“社会主义一体化过程”,同苏联“协同动作”。
苏修趁联合国第四届贸发会议召开的机会,如此卖力地向第三世界兜售“经互会”这套货色,是妄图如法炮制,把发展中国家纳入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剥削体系。岂不知,由莫斯科大加鼓吹的所谓“经互会”“经验”的名声越来越臭,就连苏联“大家庭”中的“兄弟国家”——“经互会”东欧成员国对这一套也怨声载道。
长期以来,苏修把“经互会”一些成员国当作自己的势力范围,对它们使用高压手段,强迫推行“经济一体化”,限制它们发展民族经济的主权,因而引起这些国家的强烈不满。例如,为了加强对“经互会”东欧成员国的控制,苏修大反这些国家的所谓“民族主义”,要它们将爱国主义“越出国界”,同苏联“逐渐接近”和“联合行动”。而东欧国家则要求尊重本国的民族利益。苏修在“经互会”里设立了名目繁多的超国家机构,以操纵其他成员国重要工业部门的生产;近年来还公然鼓吹所谓“国际所有制”,企图通过“国际经济联合公司”来剥夺“经互会”其他成员国对有关企业的所有权和经营管理权,实现这种实际上归苏联所有的“所有制”。这在保、匈等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应。保加利亚舆论反驳说,“不能认为本国所有制的特点阻碍社会进步”,“把建立国际所有制问题说成是发展各国间经济合作的主要的和首要的问题是毫无根据的”。匈牙利经济学家著书影射苏修,指出在“经互会一体化中”,各国应是“独立的,它们是不同的生产资料的所有者,所以最终也不可能由一个中心来制定计划、发布指示,规定这些国家的生产、分配和贸易”。苏修诡称“经互会经济一体化”和“合作”是“互利”的。波兰报纸则一语戳穿了这种“互利”的真相,指出“哪个国家的经济水平越高,这个国家就越容易在这种合作中取得自己的地位,并有可能从中获得更大的利益”。牢骚向谁而发,这是不言自明的。
苏修大肆吹嘘的“经互会”内部的“国际分工”和“生产专业化”在东欧一些国家更是不得人心。苏修在这些幌子下,逼迫东欧国家按照苏联的需要改组经济结构,从事莫斯科为它们“分工”的所谓
“专业化生产”。这种企图把别人变成苏联的经济附庸和它的附属加工厂的祸心,受到东欧各国日益明显的反对。苏联“分工”一些国家向它供应农畜产品,指定另外一些国家“分工”专门为苏联生产某些特定的工业品。对莫斯科这种强加于人的行径,保加利亚的出版物尖锐地指出,这种“国际分工”和“专业化”政策是“垄断资本固有的政策”。匈牙利出版的著作也揭露,莫斯科牌号的“专业化协作没有很好考虑到经济发达程度较低的国家的利益”,这种“专业化的形式为一些(国家的)国民经济造成了物质负担”。
苏修长期控制对东欧国家的原料、燃料供应,使这些国家处于对苏联的依赖地位。它动辄在原料、燃料供应上卡东欧国家的脖子。近年来,这些国家对苏修在这方面制造的困难公开表示焦虑不安。保加利亚出版的论述“一体化”的书揭露,“经互会”
“内部矛盾的最强烈的表现之一”就是由于“天然资源丰富的国家不愿开采超过自身发展需要的资源”而产生的,并抱怨“这一矛盾迟迟不得解决,使某些国家的发展遇到许多困难”。苏联去年大幅度提高了卖给东欧的原料、燃料价格,其中石油竟涨价一点三倍。东欧国家为此纷纷叫苦,说价格上涨给它们的经济“出了难题”,“意味着很大的负担”。苏修要东欧国家向苏联的基本建设项目提供资金、设备、人力,把这作为供应原、燃料的先决条件。光是在这个五年计划中,苏修就要“经互会”“有关国家”拿出九十亿卢布的原、燃料投资。这给这些国家增加了资金和劳动力困难,同样引起了它们的不满。
苏修的大国霸权主义和民族利己主义压得“经互会”东欧成员国喘不过气来,迫使这些国家最近几年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以削弱和摆脱苏联的羁绊。为了逐步改变在工业燃料、原料上仰赖苏联的状况,打破苏修的控制,这些国家都在努力挖掘本国自然资源的潜力,增加本国的原、燃料生产。它们还冲破苏修的阻挠,迅速发展了同西方国家和第三世界的经济联系。七十年代以来,它们同西方的贸易额在本国外贸总额中的比重在增长,同苏联的外贸额的比重则程度不同地在下降。它们不顾苏修的威胁,各自单独与西方国家发展双边贸易关系。据报道,还在一九七三年,它们同西欧国家之间签订的长期贸易协定就已达七十九个。
既然连苏联口口声声称作的“兄弟国家”都对它在“经互会”内部推行的那一套不断发出怨言,直言不讳或隐晦曲折地在反对苏修的控制和掠夺,既然连“经互会”的“篱笆”都已千疮百孔,那么,苏联社会帝国主义者在反霸斗争日益高涨的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中挥动“经互会”的破旗,招摇撞骗,企图“请君入瓮”,这种徒劳的努力不是太可悲了么!


第6版()
专栏:

英国舆论指出要从三十年代绥靖政策后果中吸取教训
苏联军事力量在增长 西方必须加强防务
新西兰总理马尔登对苏联染指南太平洋岛国感到关切
新华社伦敦一九七六年五月十八日电 英国舆论对苏联日益增强的军事力量感到不安,强调西方在欧洲应该拥有足够的军备力量。
英国报业理事会主席肖克罗斯最近对报界指出,苏联是好战的,它“不会无缘无故”扩大它的军事力量的。
他说,目前美苏之间的缓和政策是一个大的错误。他批评了西方那些不愿“面对俄国现实”的人,要求人们从三十年代绥靖政策的后果中吸取教训。
英国空军上将安德鲁·汉弗莱在几天前的一次讲话中说:“俄国军事力量令人吃惊地增长。”他指出,不仅苏联的海军和陆军在增长,空军也同样在增长。
他说:“苏联在军事研究和发展方面花的钱比整个西方加起来还多。”
他说:“俄国一直在加强它的力量,而我们的许多盟国从一九五七年以来一直在削减我们的防务。”
汉弗莱指出,削减防务是危险的,西方在欧洲应该拥有足够的军备力量。
英国《每日电讯报》十七日发表的一篇社论指出:“苏联竭力扩大它在世界范围的军事力量,着重集中在进攻能力方面,特别是西方及其盟国最易受到攻击的地区。”
这家报纸说,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日益感到关注的一个方面是“俄国不断加强其对挪威施加压力、夺取不冻的海军基地的能力”。
社论表示支持那些反对削减防务的人们,要求加强防务。
新华社一九七六年五月十九日讯 惠灵顿消息:新西兰总理罗伯特·马尔登五月十八日晚在内阁会议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指出,他对苏联可能对南太平洋岛屿国家在经济上和军事上取得更大的势力表示关切。
据《新闻报》报道,马尔登总理说,苏联不可避免地将进入这一地区干一些勾当,在汤加王国已看到了这种迹象。他指出:“苏联在世界这一部分地区的兴趣越来越明显。”
马尔登总理说:“新西兰曾希望看到所有太平洋岛国都成为独立的国家,不受任何别国的影响。”
马尔登总理揭露,目前有四十艘俄国渔船在新西兰的领海内活动,而其中有些是考察船,根本不是新西兰人所看到过的拖网渔船。他说,苏联在这里的渔船数目还在不断增加。它的考察船正在搜集深海捕鱼的资料,这是可以用于军事目的的。
另据西方通讯社报道,苏联正企图在汤加建立军事基地。


第6版()
专栏:

瑞士联邦主席和瑞典国防大臣强调
加强防务对付外来军事威胁
新华社日内瓦一九七六年五月十五日电 瑞士联邦主席鲁道夫·格内吉五月十四日在伯尔尼对外国驻瑞士记者发表谈话指出:瑞士应主要依靠自己在防务上作好准备以对付一切突发事件;瑞士决心用一切手段捍卫自己的领土完整。
格内吉说,“不应该忘记,大量的大规模的杀伤武器正处于使用状态。”“对和平作出的保证是不能代替安全的。由于潜伏着威胁,我们今后就应该根据这个现实行事。”
他强调,对于瑞士来说,认识到这种现实就意味着在危险的情况下,瑞士应该主要依靠自己,因此我们国家的军事防务应该在一个小国可能的范围内作好准备,以对付一切突发事件。
新华社维也纳一九七六年五月十五日电 瑞典国防大臣埃里克·霍姆克维斯特五月十四日在维也纳指出,由于北欧所受到的军事威胁日益增长,瑞典必须加强自身防务。
霍姆克维斯特刚刚结束对奥地利为期四天的访问。他在对奥地利《新闻报》记者发表的谈话中强调瑞典要实现有效的防务。他说:“我们要对一个可能的入侵者进行有效的回击。我们过去和现在都清楚地认识到,我们必须拥有足够的进行威慑的手段。因此,我们认为,我们的防务开支应保持现有水平。”
霍姆克维斯特在谈到所谓“缓和”时说:“(苏联)在北欧大规模集结武装力量这一情况是不容忽视的。”(附图片)
面对社会帝国主义军事威胁,瑞士重视国防建设。图为卢塞恩附近曾帕赫的民防队员在演习敌机轰炸后抢救伤员。 新华社记者摄


第6版()
专栏:国际知识

第三世界在经济领域里的反霸斗争
第三世界国家在经济领域内反剥削、反掠夺、反控制的斗争,近一年多来有了新的发展。
为了捍卫国家主权、维护民族经济权益,第三世界国家团结斗争的趋势不断增强,联合组织迅速发展。七十七国集团已成为反霸斗争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其成员已发展到一百零九个。原料输出国组织已发展到二十多个。石油输出国组织在斗争中继续发挥强大的威力。第三世界区域性经济合作也在发展,有四十六国参加的“非、加、太区国家集团”宣告成立,西非十五国成立了“西非经济共同体”,拉丁美洲二十五国建立了“拉美经济体系”。
原料生产国为维护原料合理价格继续进行有力的斗争。去年石油输出国组织又把原油价格提高了百分之十。铜出口国政府联合委员会为维护铜出口的价格,决定削减铜出口量百分之二十。可可生产者联盟把可可价格提高百分之二十到二十八。在去年举行的联合国第七届特别会议上,第三世界国家提出“出口原料价格指数化”,要求出口原料同进口工业品价格之间,建立按指数进行调整的关系,以打破垄断资本对国际市场价格的操纵,减少通货膨胀对第三世界国家贸易的有害影响。
在联合反霸的斗争中,第三世界国家不断加强经济领域里的合作、相互支援。石油输出国组织对其它发展中国家在财政援助方面所承担的义务,一九七五年估计超过二百一十亿美元。今年一月,这个组织决定建立特别基金会,将向发展中国家提供长期无息贷款,并确定了一九七六年提供八亿美元的援助。安第斯开发协会一九七五年向安第斯条约组织成员国拨出三十六笔贷款,总额达八千六百八十万美元。这种新型的平等互利经济关系,对发展中国家发展民族经济起了有益的作用。
为了维护和有效使用自然资源主权,许多国家纷纷采取措施,同外国垄断资本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去年一年约有二十个亚、非、拉国家宣布把一些外资企业收归国有或征收接管。拉丁美洲二十四个国家专门举行会议,从经营范围、纳税标准等方面规定了跨国公司必须遵守的准则。海湾地区八个国家举行了关于维护和发展渔业资源的会议。
当前,第三世界国家正在大力发展民族经济。很多国家把发展农业作为当前的重要任务,力图改变殖民主义造成的单一经济体系。目前已有三十多个国家实现粮食自给或基本自给,另有二十多个国家粮食自给率超过百分之九十。许多产油国利用本国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发展炼油工业、石油化学工业和其它与石油有关的工业。其他一些国家也按照本国的具体条件,发展自己的民族工业。
此外,有些国家为建立新的国际金融秩序也展开了斗争。伊朗、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卡塔尔等产油国宣布切断本国货币与美元的联系,废除商品以美元计价的制度,开始用本国货币对外贷款和国际结算。海湾地区有六个国家决定建立海湾国际银行,有四个国家正在商谈采用统一的海湾货币。
第三世界国家团结反霸,争取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的斗争,受到了两个超级大国的阻挠。一个超级大国美国顽固地维护旧秩序;另一个超级大国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打着“缓和”、“裁军”的招牌,兜售所谓“国际分工”、“一体化”等破烂货,妄图建立它一家独霸的社会帝国主义剥削体系。苏修的伪善面目,被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所识破。第三世界在经济领域里的反霸斗争正在进一步发展。


第6版()
专栏:世界城市

内罗毕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第四届会议正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举行。
内罗毕位于肯尼亚中南部,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人口五十多万。工业有制革、制鞋、水泥、造纸、机械修配等。
内罗毕是非洲重要的交通枢纽,横越非洲的航空线就经过此地。市郊的恩克贝西机场,是个国际性的大机场,它通过十几条航线,与二、三十个国家的数十个城市有联系。内罗毕有铁路和公路直达乌干达、坦桑尼亚等邻国。
内罗毕座落在海拔五千五百呎的高原上,风光优美,气候宜人。离内罗毕市中心区约八公里处,有内罗毕国家公园,面积一百多平方公里。内罗毕国家公园是个野生动物园,每年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达数十万。
这座美丽的高原城市,早在八十多年前还是一片荒原。一八九一年,英国殖民者为了加速掠夺东非内地的物资,开始修建一条从蒙巴萨海港直达乌干达的铁路。当铁路修到近一半路程时,他们在阿西草原的一条小河边建立了一个营地。这条小河曾被放牧至此的肯尼亚马赛族称为内罗毕,意即“冷水”。以后,这座营地逐步发展成小市镇。随着大批移民的到来,英国的殖民中心也在一九○七年从蒙巴萨移到内罗毕。
随着肯尼亚的独立,内罗毕市区内遗留下来的殖民主义痕迹,被肯尼亚人民纷纷清除,如以殖民主义者的名字命名的街道改换了名称,其中最热闹的德拉麦尔大街,肯尼亚独立前夕就被工人们撤去旧路牌,换上了肯雅塔大街的新路牌。独立后,肯尼亚人民为清除殖民主义残余势力作了不懈的斗争。


第6版()
专栏:国际知识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
在第三世界国家反帝、反殖、反霸斗争深入发展的形势下,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第四届会议五月五日起在内罗毕举行,将于五月二十八日结束。这次会议主要讨论与国际贸易和经济发展有关的问题。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是在发展中国家的倡议和推动下成立的联合国在经济方面的一个重要组织。长期以来,国际贸易和国际贸易组织一直为帝国主义、特别是超级大国所控制和垄断。发展中国家强烈要求改变旧的国际经济秩序。根据发展中国家的建议,一九六四年在日内瓦召开了第一届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同年十二月,联合国大会决定建立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作为它的一个机构,每四年开会一次,它的职责包括:促进国际贸易,制定有关国际贸易和经济发展的原则和政策,并就实施这些原则和政策提出建议。贸易和发展会议现有一百五十多个成员国,执行机构是理事会,共有六十八个理事国,中国是理事国之一。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先后于一九六八年在新德里举行第二届会议和一九七二年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举行第三届会议。发展中国家在历届会议上控诉了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超级大国的剥削罪行,同苏美两霸进行了不懈的斗争,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维护民族经济权益,并且提出了许多合理的建议和主张。在第三届会议上,通过了关于制定《各国经济权利和义务宪章》的重要决定,以及关于初级产品贸易的决议等。一九七四年第二十九届联大通过了这个《宪章》。
从第三届贸发会议以来的四年中,第三世界国家在国际经济领域里的联合反霸斗争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在大好的国际形势下迎来了第四届会议。会议开始以来,超级大国虽然处境孤立,但仍坚持维护垄断和剥削制度的立场,破坏和阻挠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的建立。第三世界国家正在加强团结和合作,决心在这届会议上为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反对帝国主义特别是苏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剥削和掠夺,继续进行不懈的斗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