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6年5月20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毛主席语录
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翻案不得人心。


第1版()
专栏:

不许为“城市老爷卫生部”翻案
卫生部机关和直属单位深入批判邓小平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
在党中央两项重要决议的鼓舞下,卫生部机关和所属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医研究院、北京医院等单位到处摆开了革命大批判的战场,广大干部、群众同仇敌忾,斗志昂扬,集中火力批判邓小平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批判他插手卫生界,破坏卫生革命,为“城市老爷卫生部”翻案的罪行。在纪念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的中共中央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通知》十周年前夕,他们又召开了有六千人参加的批判大会,万炮齐轰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掀起了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新高潮。
卫生部机关和直属单位的广大卫生工作者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旧卫生部推行刘少奇修正主义卫生路线,只给少数城市老爷服务,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一九六五年,伟大领袖毛主席尖锐地批评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应改名为“城市老爷卫生部”。但是,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重新工作后不久,就对旧卫生部一个忠实执行修正主义卫生路线的负责人大加赞扬说,“你过去的工作还是做得不错的”,明目张胆地为“城市老爷卫生部”翻案。在他的煽动下,卫生界右倾翻案风的鼓吹者也大放厥词,攻击“文化大革命伤了元气”。他们还一唱一和,一个说“二十五年来”“是循着”正确路线走的;一个说“二十五年来”“取得很大成绩”,“卫生战线也应这样看”。总之,他们对于自己搞修正主义犯下的罪行不认帐,要翻案。“翻案不得人心。”卫生部机关和直属单位的广大卫生工作者愤怒地指出,文化大革命前,“城市老爷卫生部”造成的恶果铁案如山,这个案是永远翻不了的!
文化大革命前的十七年,由于卫生部的主要负责人忠实执行刘少奇推行的修正主义卫生路线,把卫生部变成了“城市老爷卫生部”,只为少数人服务,亿万劳动人民深受其苦。那时候,全国高等医药院校毕业的卫生人员百分之九十集中在城市,农村只占百分之十;卫生经费三分之二以上都安排在城市;在医疗设备上,农村连起码的刀、剪、钳、镊都很少;当时生产的中成药数百种,但旧卫生部准许下乡的只有四十三种;医院病床百分之八十以上设在城镇。有些医院即使办在农村,也不为农民服务。中医研究院有个医院设在北京郊区,同贫下中农虽鸡犬之声相闻,却是“老死不相往来”。贫下中农气愤地说:“这座小红楼不是为我们盖的,我们进不去。”这种情况,在文化大革命前比比皆是。旧卫生部对农村卫生事业非但不支持,反而千方百计地加以破坏。一九六三年实行什么“三权(人权、财权、管理权)下放”,把大量社队举办的卫生事业转变为所谓“医生集体办”的联合诊所,并且公开提倡医生私人开业,让他们“自负盈亏”,多“捞”多得,坑害群众。这股妖风一刮,到一九六四年,农村人民公社办的卫生机构人员比原来减少了百分之八十,而联合诊所人员和私人开业医生的人数却直线上升。一时间,农村卫生战线被搞得乌烟瘴气,象电影《春苗》中杜文杰、钱济仁、贾月仙一类人物,真是所在多有。旧卫生部搞了十七年,全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村人民公社没有自己办的卫生院,至于生产大队、生产队的医疗设施就更谈不上了。毛主席早在一九四五年就说过:“所谓国民卫生,离开了三亿六千万农民,岂非大半成了空话?”(《论联合政府》)旧卫生部置几亿农民的生老病死于不顾,到底是“很大成绩”,还是很大罪恶,不是一目了然吗?
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亿万群众和广大卫生工作者狠批了刘少奇、林彪的修正主义卫生路线,认真贯彻执行毛主席的“六·二六”指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卫生革命,揭开了我国医疗卫生史上光辉灿烂的一页。文化大革命的丰硕成果同“城市老爷卫生部”造成的恶果,成为极其鲜明的对照。一九六八年九月和十二月,毛主席先后批示发表了上海市川沙县江镇公社赤脚医生和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合作医疗的调查报告,极大地鼓舞了群众办医办药的积极性。从此,赤脚医生、合作医疗象烂漫的山花,迅速开遍祖国农村的广阔天地。到一九七五年底,全国赤脚医生队伍已发展到一百五十多万人。几年来,他们一边参加农业集体生产劳动,一边防病治病,大搞爱国卫生运动,宣传、普及卫生知识,开展计划生育、妇幼卫生,全面地担负起农村基层的卫生工作,已成为农村卫生革命的一支强大的生力军。百分之八十五的农村人民公社生产大队办起了合作医疗,而且越办越好。卫生部门的人力、物力、财力的重点逐步放到了农村。先后有一百一十多万人次城市的和人民解放军的医务人员上山下乡巡回医疗,十几万名医务人员到农村安家落户,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高等、中等医药院校毕业生被分配到农村工作。目前,全国五万多个农村人民公社基本上都有了卫生院,加上生产大队的合作医疗站或卫生所,生产队的不脱产卫生员和接生员,初步形成了医疗卫生网。全国农村平均每一千人口就有八、九名脱产和不脱产的医药卫生人员。“医院办在家门口,看病吃药不用愁”。赤脚医生、卫生员不等季节性流行病到来,就事先给社员打预防针,发预防药,做到有病早治,无病早防。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农村卫生战线的这一深刻变化,是对邓小平“今不如昔”谬论的有力批判。
文化大革命批判了“城市老爷卫生部”,无产阶级和亿万革命群众拍手称快,而对于党内外资产阶级来说,确实是大伤了他们的“元气”。卫生部机关和直属单位的卫生工作者说,过去,旧卫生部把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用来为少数城市老爷扩大和强化资产阶级法权效劳,为他们“小病大养”、“无病呻吟”提供优越的条件。现在,大搞卫生革命,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坚持为大多数人服务,涌现出了大量新生事物,赤脚医生,合作医疗,城市医务人员上山下乡,开门办医院、办科研、办学校等,逐步地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缩小三大差别,铲除滋生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土壤,加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这大大触动了少数城市老爷的既得利益。“批资产阶级法权他们有反感”,他们怎么能不哀叹“文化大革命伤了元气”、“今不如昔”呢!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要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翻“城市老爷卫生部”的案,就是妄图把被群众批判过的旧卫生部那一套修正主义货色重新端出来,以恢复他们被夺去的“天堂”。
邓小平攻击赤脚医生“水平低”,大骂电影《春苗》“极左”,充分表现出他对卫生战线上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切齿痛恨。广大卫生工作者指出,邓小平特别在赤脚医生身上大做文章,就是因为百万“春苗”是他在卫生领域复辟资本主义的一大障碍。赤脚医生、合作医疗打破了几千年来剥削阶级对医疗卫生的垄断,使亿万贫下中农掌握了农村卫生大权。百万“春苗”敢于同杜文杰那样的走资派作斗争,把钱济仁、贾月仙一类害人精赶出卫生阵地;他们一手拿锄头,一手拿针头,热情为广大贫下中农服务,同修正主义卫生路线对着干,当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促进派;他们搞科研,上大学,参加领导班子,还派代表出席国际会议,誉满中外。对此,邓小平极为反感,大叫“赤脚医生不能一步登天”,恨不得一手把这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扼杀掉。卫生部领导成员、上海市川沙县江镇公社赤脚医生王桂珍,在一次批判大会上狠批了邓小平对赤脚医生的诬蔑。她说,邓小平抛出“赤脚医生穿鞋论”,就是一种腐蚀剂,是扼杀赤脚医生这个新生事物的软刀子。照他那条“赤脚——草鞋——布鞋——皮鞋”的邪路走下去,赤脚医生就要变成高踞于贫下中农之上的精神贵族,贫下中农掌握的卫生大权就要重新被资产阶级夺走,解放前那种“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悲惨景象就会重演。我们广大赤脚医生决不上他的当。我们决心紧跟领袖毛主席,永远“赤脚”志不移,用实际行动粉碎邓小平复辟“城市老爷卫生部”的迷梦!
卫生部机关和直属单位的广大卫生工作者,愤怒控诉“城市老爷卫生部”在医学教育、科学研究和医疗方面推行修正主义路线的罪行,热情歌颂文化大革命以来医学教育革命和卫生革命取得的丰硕成果,有力地回击了邓小平在卫生界刮起的右倾翻案风。他们说,文化大革命前,“城市老爷卫生部”推行的那一套旧的医学教育制度,根本不考虑农村的需要,教给学生的一套检查、治疗方法,在农村用不上,在大学学了六年,还不能独立处理常见病、多发病,毕了业不愿到农村、基层、边疆去为工农兵服务,一心想留在大城市、大医院,当大医生。旧卫生部甚至还搞了一个八年制的医科大学,称之为“宝塔尖”。人们批评这种医科大学“三年不沾医学边,五年不沾临床边,八年不沾工农兵的边”。这样的医学教育,毒害了多少青年,广大工农兵要它何用!毛主席的“六·二六”指示,为医学教育革命指明了方向。现在的医药院校,面向农村,开门办学,培养学员的工农感情,走赤脚医生道路,主要在实践中学习提高,培养出来的学生受到工农兵的热烈欢迎。北京中医学院的工农兵学员说,文化大革命中缩短了学制,改革了教学内容,学员们从一年级起就到农村开门办学,使书本知识和医疗实践密切结合,三年毕业后一般都能独立工作。在开门办学和毕业分配时,大家争先恐后要求到农村、边疆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这样的医学教育成果,旧的医学院校什么时候有过呢?
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医研究院、北京医院的医务工作者说,文化大革命前,旧卫生部用“一把刀扬名天下”,“一本书名利双收”等资产阶级思想毒害医务人员,致使有的人为了捞取名利,竟然不择手段,拿病人作试验;不少单位资产阶级医疗作风泛滥,对工农兵冷漠无情。经过文化大革命,广大医务人员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不断提高,他们满怀革命豪情,纷纷走出高楼深院,来到工厂、农村、边疆和革命老根据地,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从大兴安岭的深山老林到河西走廊的戈壁滩和西藏高寒山区,从抗洪抢险、抗震救灾的战场到治山治水的工地,到处都可以看见医务工作人员的身影。广大医务人员以白求恩为榜样,不辞辛劳,把毛主席、党中央的亲切关怀送到千家万户。有许多同志为了抢救阶级兄弟,献血献皮,在炕头上做手术,从死亡线上夺回了一个个亲人的生命。在同工农相结合的过程中,医务人员变思想、变感情、变作风,促进了城市医院的斗、批、改。北京医院向劳动人民开门,每天门诊量相当于文化大革命前的五倍多。十年来,全院有八十多名卫生战士到西北地区安家落户,先后组织了二十五批医疗队奔赴农村、牧区巡回医疗,医务人员还不断下工厂、下地段,送医送药,开展群防群治,受到广大工农兵的赞扬。
医务工作者说,在医学科学研究方面,旧卫生部把大量人力、物力放在所谓“高、难、深”疾病的研究上,而对于一些常见病、多发病的预防和改进治疗问题却不去过问。一些“专家”、“权威”,闭门造车,“文献缝里找题目,跟着洋人的脚印爬”,“论文一篇篇,实际不沾边”。现在,科研人员把防治研究的重点转到了常见病、多发病和群众迫切需要解决的医药卫生问题上,大搞群众运动,加快了中西医结合的步伐,取得了一系列新成果。食管癌的研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过去这项工作在资产阶级专家把持下,少数人冷冷清清地关门研究,年复一年,一无成就。文化大革命以后,医药卫生科技人员深入华北地区,开门办科研,同广大群众和赤脚医生结合,在短短的时间里完成了五千万人口的调查,积累了大量关于食管癌的发病原因和诊断、治疗、预防的有价值的科学资料。医务人员们说,毛主席指引的“六·二六”道路越走越宽广,邓小平翻“城市老爷卫生部”的案,要想拉我们走回头路,绝对办不到!
卫生部机关和直属单位的广大卫生工作者说,天安门广场发生的反革命政治事件再一次告诉我们,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阶级斗争是多么尖锐,多么复杂。邓小平抛出“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猖狂地向无产阶级进攻。他翻“城市老爷卫生部”的案,就是反对毛主席的“六·二六”指示,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妄图让资产阶级在卫生领域里重新专无产阶级的政。“走资派还在走”,无产阶级要战斗。广大卫生工作者决心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继续深入揭发、批判邓小平闹翻案、搞复辟的罪行,搞好卫生革命,保卫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把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进行到底。 
新华社记者


第1版()
专栏:

政治统帅经济 为革命多发电
新安江水力发电厂干部和工人狠批邓小平反动的“唯生产力论”,第一季度超额完成国家计划,支援了工农业生产
据新华社杭州一九七六年五月十九日电 在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中,浙江省新安江水力发电厂广大职工认真学习毛主席的重要指示,深入批判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散布的反动的“唯生产力论”,提高了执行“抓革命,促生产”方针的自觉性,有力地推动了全厂生产的发展。这个厂今年第一季度超额百分之七十三完成了国家发电计划,四月份的发送电量又比三月份增加,支援了工农业生产。
新安江水力发电厂,是我国自己勘测设计、自己制造设备、自己施工安装的第一座大型水力发电厂。自一九六○年正式建成投产以来,年年超额完成国家计划,是我国水电系统学大庆的一个先进单位。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开始后,这个厂的广大职工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积极行动起来,深入批判邓小平抛出的“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党中央的两项英明决议发表以后,全厂干部、工人很快掀起了批判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的新高潮。他们在继续深入批判邓小平“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的同时,集中火力深入剖析了邓小平鼓吹的“唯生产力论”的反动实质。工人们在批判中指出,邓小平反对以阶级斗争为纲,鼓吹反动的唯生产力论,妄图熄灭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他到处鼓吹“一切为了四个现代化”,大刮“业务台风”、“经济台风”,其罪恶目的是为了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职工们在批判中回顾了新安江水力发电厂的发展历程。这个厂在一九六○年建成投产以后,在如何管理企业的问题上,存在两种思想、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有的领导干部受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的影响,不是充分发动和依靠群众,而是依靠少数“专家”、“权威”,照搬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企业管理方法,压制了广大职工的社会主义积极性。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广大职工奋起批判了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狠抓阶级斗争,深入进行上层建筑领域里的革命,坚持用革命统帅各项工作。文化大革命以来,这个厂不仅年年超额完成国家计划,而且发电能力大幅度增长。大家进一步认识到:只有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狠抓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才能使企业沿着毛主席指引的方向胜利前进。
这个厂的领导干部通过批判“唯生产力论”,牢记革命导师列宁关于“政治同经济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这一点,就是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最起码的常识”(《列宁选集》第4卷第441页)的教导,自觉地坚持实行无产阶级政治挂帅。他们说,邓小平鼓吹唯生产力论,否定政治对经济的统帅地位,我们就要强调政治对于经济的统帅作用,促进全厂生产进一步发展。今年这个厂为改善厂房内中央控制室的通风条件,急需制造四十多米长的通风管道,有的干部强调人少忙不过来,主张把这个任务交给外厂。厂领导把政治思想工作做到现场,发动工人进行讨论,使大家从中受到思想政治路线方面的教育。承担这项工作的修配分场工人,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大干三天,就把四十多米长的通风管道生产出来。“最强大的一种生产力是革命阶级本身。”(《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160页)新安江水力发电厂党委在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中,狠批了邓小平散布的“依靠工农兵是相对的”等反动谬论,更加坚定不移地依靠工人群众办好社会主义企业。


第1版()
专栏:

朱德委员长华国锋总理致电金日成主席朴成哲总理
深切哀悼洪元吉同志逝世
新华社一九七六年五月十九日讯 朱德委员长和华国锋总理五月十九日致电金日成主席和朴成哲总理,对洪元吉同志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电报全文如下:平壤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席金日成同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总理朴成哲同志:
惊悉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代表、中央人民委员会委员、政务院副总理洪元吉同志因病逝世,谨向你们,并通过你们,向洪元吉同志的家属,表示深切的哀悼。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 朱德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华国锋
一九七六年五月十九日于北京


第1版()
专栏:

昆明铁路局广通电务段各族干部和工人
认真学习 深入批邓
据新华社昆明电 在党中央两项英明决议鼓舞下,昆明铁路局广通电务段的各族职工满怀无产阶级战斗豪情,认真学习马列著作、毛主席著作和毛主席的一系列重要指示,深入批判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的反动罪行。
党中央两项决议传来,成昆铁路线上的广通电务段一片欢腾。广大白、彝、回、蒙古、汉等各族职工,坚决拥护中共中央的两项英明决议,愤怒声讨邓小平的反动罪行。这个段的各族职工乘党中央两项决议的浩荡东风,迅速掀起了学习马列著作、毛主席著作和毛主席一系列重要指示以及深入批邓的新高潮。工人理论队伍,在斗争中进一步发挥了战斗作用。理论小组成员、回族青年报务员虎琼仙说,邓小平对我们工人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恨得要死、怕得要命,千方百计进行破坏,我们坚决同他对着干。我们一定要把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作为反修防修的重大任务,长期坚持下去。为了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广通电务段的各族职工用办好七·二一工人大学的实际行动,回击邓小平恶毒攻击上海机床厂“七·二一”工人大学的奇谈怪论。
在深入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中,这个段的干部和技术人员更加自觉地深入实际,深入群众,同工人一起战斗。青年技术员林厚模是文化大革命前毕业的大学生,原来分配在铁道科学研究院工作。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使他受到了深刻的教育,主动要求到云南边疆去锻炼。他来到广通电务段后,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刻苦改造世界观,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思想觉悟和业务水平不断提高。几年来,他和工人群众一起,先后完成了轨道电路故障测试器等七项技术改造和技术革新项目,受到了各族职工的赞扬,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批判会上,林厚模气愤地说,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妄图挑拨知识分子和党的关系,把知识分子变为他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这是痴心妄想。我们革命知识分子要坚决走毛主席指引的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坚持继续革命,反修防修,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
党中央的两项英明决议,大大激发了广通电务段各族职工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他们团结战斗,抓革命,促生产,取得优异成绩。今年第一季度,各项任务都完成或超额完成了计划。在这个段所管辖的铁路线上,各族工人日日夜夜坚持战斗,保证了行车安全。


返回顶部